Verse of the Day

“[Ask, Seek, Knock] “Ask and it will be given to you; seek and you will find; knock and the door will be opened to you. For everyone who asks receives; the one who seeks finds; and to the one who knocks, the door will be opened.” — Matthew 7:7-8 Listen to chapter Copyright © 1973, 1978, 1984, 2011 by Biblica.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20年一月
« 12月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Netanyahu: Soleimani ‘sowed fear and misery, Trump should be congratulated’World Israel News

“President Trump should be congratulated for acting swiftly, boldly and resolutely,” the prime minister said in a speech in Jerusalem. By World Israel News Staff Though Israel has tried to keep a low profile in the aftermath of the U.S. killing of Iranian Quds Force commander General Qasem Soleimani last week, Prime Minister . . . → Read More: Netanyahu: Soleimani ‘sowed fear and misery, Trump should be congratulated’World Israel News

CXCY〈聖經考古〉哥林多

每日為以色列禱告指南:31天每日以聖經為基礎的呼求和宣告 ( 9 )

Day 9 UNITY: Abba, would You release on Israel a spirit of brotherly love that leads to unity as flesh-and-blood family members and children of one Father. Remind the Jewish people how good and pleasant it is when they dwell together in unity, for there You command blessing (Psalm 133:1). Heal strife and enmity . . . → Read More: 每日為以色列禱告指南:31天每日以聖經為基礎的呼求和宣告 ( 9 )

行在灵里 – 行在大能里 ( 2 )

方言祷告所扮演的重要角色 大卫.罗伯森 Dave Roberson 第二章 我个人启示性知识的历程  我并没有接入神对我一生的计划,直到我成年时。小时候,生活中没有人能教导我怎么做。 开始我的母亲是我所谓的「间歇性酒鬼」,五十出头就死于肝硬化。我的父亲是传道人的孩子,但我并不知道;直到我成年,回应事奉的呼召之后很久,才发现。他是传道人的小孩,却变野了,一生中大部分时间是在监狱里进进出出。 当我小时候,他来来去去。我大到懂事时,妈妈告诉我,在我快两岁时,她终于把他赶出去了,因为他把我打得很惨。 我还记得把一架玩具飞机藏在床底下,那是妈妈省下买菜的零钱,来买给我的。当我爸爸来了,我必须把它藏起来;我只知道这么多。他总是恐吓我,说这类的话:「我要用装满盐巴的散弹枪射你! 」我不大记得挨打的事。当我成长时,有很多其他暂时的父亲来来去去,我也不大认识他们。  有时候,邻居会过来找我、我弟弟和两个妹妹。他们用力洗净我们的脸,把我们载上车,带我们去教会。显然我们是没人管的。 最后,我们的祖父收留了我们。在我整个高中时期,他把我当工作的马来用– 而当我说工作,就真的是工作!到了我进入美国海军,我的体能是处于最佳状况。我一生中从来没有锻炼过身体,或做过一次仰卧起坐或伏地挺身,然而我却赢得我那艘船上腕力比赛的冠军!也被要求为海军打拳击赛。我所有的体能和训练,都是来自青少年时期,祖父把我当动物来劳动。  祖父在教养儿女方面,是古老「严厉方式」的训练思想。我从来不太知道有关神的爱,也没有任何东西是属于我的。几乎一有机会,祖父就告诉我:「你永远一无是处,永远!你长大必定一无是处,就像你老爸罗伯森一样。 」 当我十六岁,有一个朋友(也是传道人的孩子)说服我,每周末和他去一间五旬节教会,原因只为了见女孩子。散会后,我们就出去喝酒。 嗯,牧师的讲道一点也没有困扰我朋友,但却开始影响我。有一晚,我很深的知罪,以至于聚会结束后就去牧师家。我敲牧师的​​门。他应门时,我告诉他:「我想我有些不对劲。 」 「那是知罪,」牧师回答。 「你所需要做的是,接受耶稣基督作为你个人的救主。 」于是他叫我跪在一把椅子旁边,然后带领我作决志祷告。 我离开牧师家,觉得轻松愉快,而下次我和朋友出去时,拒绝和他们一起喝酒。然而,教会并没有人「紧盯我」要我被圣灵充满,或帮助我的灵命成长。因此,我的善意只持续了两周左右,接着就回到宴乐的生活方式了。 当我十七岁,从高中辍学并离开家,就再也没有回去。那是在我加入海军时。海军服役期满之后不久,我在一间超圣洁教会回到神面前。就在那里,我遇到未来的妻子,罗莎丽(Rosalie)。 这些圣洁会人士告诉我,我的天父对我做和我生父相同的事 – 为我所犯的错而惩罚我。他们教导我行律法,但我并不明白。我心里想,嗯,看来我甩掉一个那样的父亲,却又得到另一个!  锯木厂传道人 我得救之后第一年,很困难持续去教会。但和罗莎丽结婚之后不久,受了圣灵的洗,就再也没有回到不敬虔的生活了,我绝不要再回去。  几年后,我们搬到奥勒冈一个叫拉派恩(LaPine)的小镇,那里惟一的教会是小小的圣洁会,甚至比我们离开的那间还要严厉。那里并没有别的教会或基督徒聚会。我在锯木厂找到一份工作,并在工作中开始传道! 我在锯木厂周遭的每一个人都活在罪中,但神坚固了我,使我站立在信仰上。地狱竭尽所能地打击我,要使我转离开神;但因着神的手支撑我,我站住了。 偶尔,有传道人会在我们这地区办培灵会。一有那种聚会,所有七个和我在锯木厂拉锯链的人,都会和我一起去培灵会;因为我在他们身上下了很多工夫,想要说服他们参加。 驱使我投入事奉的异象 我三十岁时还活在成长时期,在我心里所建立的形像。我永远一无是处。我不配什么,只有惩罚。 我重生了,也对神有这么强烈的饥渴。我心里知道自己蒙呼召要传福音,但却无法想像祂怎么能,或怎么会使用我。我是个圣洁会的孩子,在律法中迷失了。 但我用全心来爱神,而祂也怜悯我的魂。祂赐给我一个异象,使我开始投入全职事奉。那不是因为我晚上太晚吃东西,而有的经历;那是真实的。 我永远不会忘记。我们搬了几次家,住在一个叫橡树岭(Oakridge)的小镇,我继续在当地的锯木厂工作。一天清晨,我在神的同在里醒来。我睁开眼睛,以为会看到我熟悉的卧房,反而看见一个大礼堂。讲台上有几个坐轮椅的,我在左边第三排。 一位助理牧师正在带领敬拜,那聚会令人震撼,不知怎的我知道那是我的聚会。助理牧师在敬拜赞美结束之后,回到讲台,说:「现在,我们的传福音的……」他一面说,一面正视着我来回应。我的圣经打开了– 其实,我已经翻到犹大书20和21节,这段经文后来开始了我们的事奉!  亲爱的弟兄啊,你们却要在至圣的真道〔原文是:信心〕上造就自己,在圣灵里祷告,保守自己常在神的爱中,仰望我们主耶稣基督的怜悯,直到永生。– 犹大书 20~21 但是当我刚要站起来,助理牧师却转身,指着舞台布幕。一个金发女人出来,到台上。很明显的,她充满神的爱和恩膏– 圣灵的大能 – 像蜂蜜从她身上流出来,很浓厚,很甜,你几乎能切割!我跌坐回椅子上,难以置信,我知道那应该是我的聚会。 那女人拿起麦克风,把神的恩典展现得很优美。接着神的大能降下,所有坐轮椅的人都站起来,离开。讲台充满了承认耶稣是救主的人,整个聚会充满大能和恩膏。  当一切结束时,剩下的群众也消失了;只有我和这女人在礼堂里。然后她正视着我,说:「我不知道神为什么给我这种事奉,你们男人当中一定有人失败了。 」  我从那异象里出来,颤抖着。我叫醒罗莎丽,告诉她一切在异象中所看到的。我决定不能再过我一直在过的生活 – 在蒙召传道和深感不配之间拉扯着。我从里到外受击打。  我告诉妻子:「我必须回应事奉的呼召 – 下沉、游泳或淹死。如果我们吃豆子,睡在树下,或让孩子们穿粗麻袋,妳还会和我同行吗? 」 罗莎丽说愿意。所以也在那天早晨,她和我决定无论要付上什么代价,我们都会竭力进入神。两周后,我辞去工作,进入全职事奉。  祷告内室 辞去锯木厂的工作之后,我不知道该如何运用我的时间。于是,我想到罗莎丽和我在几个月前才成立的小教会。 (虽然我已经开始了教会,但我请一位服事者,每周从另一镇前来讲道。那时候,我还没有勇气自己讲道。 . . . → Read More: 行在灵里 – 行在大能里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