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When I said, “My foot is slipping,” your unfailing love, LORD, supported me. When anxiety was great within me, your consolation brought me joy.” — Psalm 94:18-19 Listen to chapter Copyright © 1973, 1978, 1984, 2011 by Biblica.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18年九月
« 8月   10月 »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禁食祷告隐藏的大能

麦海士 –  Mahesh Chavda 李美慧, 刘如菁 翻译 第 1 章 史蒂维的问题怎么办? 与基督同行初期,我会在德州鲁布克城 (Lubbock)的一所重度身心障碍儿童医院工作。如同耶稣被圣灵催到旷野一样,我也被催促而进入我 自己的旷野,就是这所德州州立重度身心障碍儿童之家。就我选择的去处来说,那真是最悲惨的地方之一。在充满恶臭的环境中,与一群心灵破碎、身心受创的孩子相处,常令人心酸不己。许多孩童根本无法控制大小便,还常把大便涂抹在自己身上、门上,甚至抹到你身上。我常问:「主啊!是祢吗? 真的是祢带领我来这里的吗?」 没多久我就明白了,我来此是出自神权能的指定,为了要教导我认识祂。于是,德州鲁布克城这地方,成为我个人的属灵学校。事实上,目前在我 事工中所运用的大部分原则,许多都是在那地方学到的。 这所医院有好几百位儿童,大部分是被遗弃, 或是父母疏于照护。虽说是政府监护,但实际上他们都是没人要、没人承认、人格破碎的孩子。主对 我说:「『我父母离弃我,耶和华必收留我。』我差遣你去爱这群孩子,作我爱的使者。」因此我就了。 刚开始,我所服务的病房里都是可以自由行动的孩童, 我在那里工作 9 小时之后,就转到因脑部受损而无法行动的婴儿病房。这些婴孩之所以有种 种症状,有的是因母亲吸食海洛因所造成;也有因父母酒醉失控、或酒精性的精神错乱中,被残暴地殴打而受伤。 婴孩通常会待在婴儿床中,直到他们长到再也睡不下婴儿床为止。我常把他们抱在怀里, 坐在摇椅上, 一边轻轻地摇,一边用方言祷告(我灵祷的 语言)。我知道耶稣爱他们,我也爱他们,就好像耶稣把祂的心撕下一片片贴在我心上。我真的很爱这些小孩。 主开始医治他们 突然间,我发现这些被认为不能行走的孩子开始行走了。一个小女孩,在她正式的医疗档案中载明, 她是天生眼瞎的,竟然渐渐能看见并有反应。 每次我默不作声地进入房间,她就转身看着我并对我伸出双手——这是真的,主开始医治这些孩童了。 在那段期间我被指派加入一个「心理任务团队」, 教一些十五、六岁到二十岁的孩子怎么系鞋带或自行洗澡,我们采用一些特别设计的行为修正 技巧来教他们。我永远无法忘记我遇见史蒂维的那一天。史蒂维是这群接受行为技巧训练中的一个十六岁男孩,同时是唐氏症患者。唐氏症是一种中度到重度的智能迟滞, 经常出现的症状是低智能及某些肢体上的崎形。史蒂维所受的折磨更糟,他会自残,还常常不由自主地大叫或捶打自己的脸。 德州首府奥斯汀(Austin)市政府考量安全,允许学校的心理师对史蒂维进行为期六个月的电击治疗。这种「反操作性制约作用」目的在矫正自残行为;每次史蒂维捶打自己,就施予电击。在那期间, 他们将史蒂维的行为表现制作成图表;我也看过那图表, 情况不但没有改善,反而越来越糟。我刚到那医院时,他的脸摸起来就象是干鳄鱼皮, 这是他不断自残的结果。 最后,看护只好用夹板固定住史蒂维的手, 使他的手臂无法弯曲,也碰不到他的脸。但是,新问题出现了: 与他同病房的孩童们发现史蒂维的手被 绑着,就想出了新玩法。他们喜欢跑到史蒂维的背后, 用力推他,他一失去平衡就摔倒在地。因为他的双手都被固定住了, 所以无法保护脸部, 每次孩子们一玩起这新游戏, 史蒂维的脸就朝地面直摔下去, 完全没有任何方式可以保护他或减轻伤害。 史蒂维的问题怎么办? 于是我们常发现血从他的鼻子、嘴唇,以及口中流出。每次我走过来,史蒂维总会把头靠在我肩膀上哭泣, 因他能从我身上感受到神的爱。 我终于向神说:「主啊!是祢告诉我,祢差我来这里爱这些孩子。那么史蒂维的问题该怎么办?」 . . . → Read More: 禁食祷告隐藏的大能

我们的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