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For Christ also suffered once for sins, the righteous for the unrighteous, to bring you to God. He was put to death in the body but made alive in the Spirit.” — 1 Peter 3:18 Listen to chapter Copyright © 1973, 1978, 1984, 2011 by Biblica.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18年十一月
« 10月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禁食祷告隐藏的大能

麦海士 –  Mahesh Chavda

李美慧, 刘如菁 翻译

第 1 章

史蒂维的问题怎么办?

与基督同行初期,我会在德州鲁布克城 (Lubbock)的一所重度身心障碍儿童医院工作。如同耶稣被圣灵催到旷野一样,我也被催促而进入我
自己的旷野,就是这所德州州立重度身心障碍儿童之家。就我选择的去处来说,那真是最悲惨的地方之一。在充满恶臭的环境中,与一群心灵破碎、身心受创的孩子相处,常令人心酸不己。许多孩童根本无法控制大小便,还常把大便涂抹在自己身上、门上,甚至抹到你身上。我常问:「主啊!是祢吗?

真的是祢带领我来这里的吗?」

没多久我就明白了,我来此是出自神权能的指定,为了要教导我认识祂。于是,德州鲁布克城这地方,成为我个人的属灵学校。事实上,目前在我
事工中所运用的大部分原则,许多都是在那地方学到的。

这所医院有好几百位儿童,大部分是被遗弃, 或是父母疏于照护。虽说是政府监护,但实际上他们都是没人要、没人承认、人格破碎的孩子。主对
我说:「『我父母离弃我,耶和华必收留我。』我差遣你去爱这群孩子,作我爱的使者。」因此我就了。

刚开始,我所服务的病房里都是可以自由行动的孩童, 我在那里工作 9 小时之后,就转到因脑部受损而无法行动的婴儿病房。这些婴孩之所以有种
种症状,有的是因母亲吸食海洛因所造成;也有因父母酒醉失控、或酒精性的精神错乱中,被残暴地殴打而受伤。

婴孩通常会待在婴儿床中,直到他们长到再也睡不下婴儿床为止。我常把他们抱在怀里, 坐在摇椅上, 一边轻轻地摇,一边用方言祷告(我灵祷的
语言)。我知道耶稣爱他们,我也爱他们,就好像耶稣把祂的心撕下一片片贴在我心上。我真的很爱这些小孩。

主开始医治他们

突然间,我发现这些被认为不能行走的孩子开始行走了。一个小女孩,在她正式的医疗档案中载明, 她是天生眼瞎的,竟然渐渐能看见并有反应。
每次我默不作声地进入房间,她就转身看着我并对我伸出双手——这是真的,主开始医治这些孩童了。

在那段期间我被指派加入一个「心理任务团队」, 教一些十五、六岁到二十岁的孩子怎么系鞋带或自行洗澡,我们采用一些特别设计的行为修正
技巧来教他们。我永远无法忘记我遇见史蒂维的那一天。史蒂维是这群接受行为技巧训练中的一个十六岁男孩,同时是唐氏症患者。唐氏症是一种中度到重度的智能迟滞, 经常出现的症状是低智能及某些肢体上的崎形。史蒂维所受的折磨更糟,他会自残,还常常不由自主地大叫或捶打自己的脸。

德州首府奥斯汀(Austin)市政府考量安全,允许学校的心理师对史蒂维进行为期六个月的电击治疗。这种「反操作性制约作用」目的在矫正自残行为;每次史蒂维捶打自己,就施予电击。在那期间, 他们将史蒂维的行为表现制作成图表;我也看过那图表, 情况不但没有改善,反而越来越糟。我刚到那医院时,他的脸摸起来就象是干鳄鱼皮, 这是他不断自残的结果。

最后,看护只好用夹板固定住史蒂维的手, 使他的手臂无法弯曲,也碰不到他的脸。但是,新问题出现了: 与他同病房的孩童们发现史蒂维的手被
绑着,就想出了新玩法。他们喜欢跑到史蒂维的背后, 用力推他,他一失去平衡就摔倒在地。因为他的双手都被固定住了, 所以无法保护脸部, 每次孩子们一玩起这新游戏, 史蒂维的脸就朝地面直摔下去, 完全没有任何方式可以保护他或减轻伤害。

史蒂维的问题怎么办?

于是我们常发现血从他的鼻子、嘴唇,以及口中流出。每次我走过来,史蒂维总会把头靠在我肩膀上哭泣, 因他能从我身上感受到神的爱。

我终于向神说:「主啊!是祢告诉我,祢差我来这里爱这些孩子。那么史蒂维的问题该怎么办?」

我非常清楚地听见圣灵说:「至于这一类的鬼, 若不祷告、禁食 ,牠就不出来」这节经文你可能很熟悉,但是对我而言却是完全陌生。我曾在一所圣
经大学读了四年,并取得学士学位, 但我并不知道圣灵会向我引用马太福音十七章 21 节!

另外一项我在四年的圣经学校训练中没有学到的就是禁食。我自忖:「禁食,不就是不进食、不喝水吗?」所以我就为史蒂维那件事禁食,不吃亦不喝。我可不知道,禁食时会梦见炸鸡、烤马铃薯和牛排。我也没想到,当你连水也不喝时, 生活的优先次序就会改变。在我禁食、禁水的第三天,
一听见盥洗室有人洗手的声音,就嫉羡交加。有一次, 我对一个刚从盥洗室出来的人说:「你知道吗? 那水是可以拿来喝的!」他说:「你说什么?」我连忙说:「没什么,当我没说。」

为史蒂维祷告

到了第四天,主对我说:「你可以喝水。」所以我开始喝水。但我仍然禁食直到第十四天,主又对我说:「现在,去为史蒂维祷告。」那天,当我到学校值班时,我将史蒂维带到我办公室的小房间,然后对他说:「史蒂维, 我知道你的头脑可能无法了解我所要说的, 但你的灵魂是永存的; 我要告诉你,我是主耶稣基督的仆人, 我来向你传讲好消息。我要你知道耶稣基督来, 要使被掳的得自由。」

我接着说:「奉耶稣的名,你这自残的恶灵, 我奉主名命令你,现在放开他。」突然间, 史蒂维的身体被摔到八英尺远以外, 撞到房间的墙上, 他的身体离地约有三英尺高,然后滑到地上, 并叹了一口长气。我立即闻到房间里有一股鸡蛋腐坏的恶臭及硫磺燃烧的气味, 之后气味渐渐散去。

我迅速走到史蒂维那儿,将他抱在怀里, 除去他手臂上的木板夹。他瞪大眼睛看着我。然后, 史蒂维开始弯曲他的手臂, 轻抚他的脸、眼睛、鼻子
和耳朵,摸着摸着,他开始哭了起来。他很清楚这是他第一次停止那种不由自主的自我伤害, 他己经得释放了! 在那难忘的时刻, 主启示我一项十分有力的武器,可以攻破坚固营垒并释放被掳的得自由。

不出几个月,史蒂维脸上累累的伤疤全都脱落; 他己经渐渐痊愈, 不再捶打自己了。坦白说,你能阅读此书全是因为史蒂维。我不只要为这个年轻人感谢神,也要感谢神使用我怜悯的心, 在这绝望的情况中, 教导我此项神圣真理,就是我即将传授给你们的。

这个使你我藉由此书相遇的奇迹,其实还得回溯至 1962 年, 我住在东非肯亚的第十六年。我生长于一个虔诚的印度教家庭,一生的命运早己按古
老的东印度传统做好安排,我是军事贵族之子, 从小就被训练,将来要在印度教群体中承担领袖之责, 我也精通印度教经典。

我从幼年时,就被教导一个主要信念:「你是真理的追寻者。」所以我遵此信念,努力追寻真理。虽然我生长于肯亚,而且父亲在我五岁时就过世了,
但只要我的父母来自印度,我便隶属军事贵族阶级, 那时我已得过许多奖项光耀门楣。

1962 年的一个炎热天气里,一位浸信会传教士的妻子在我家附近帮助一些儿童, 遇见她之后, 我追求真理的努力大大转向。这事的前因后果只有神
知道。这位从德州西部来的娇小妇人被神引领来到这家印度教徒家门口敲门;凑巧的是, 我正好在家, 且去应门。她向我要了杯水,我给了她一杯水,而她给了我一本圣经。那时我们两人都不知道, 一杯水和一本圣经的交换, 竟然在未来的日子中, 造就七十万人转向耶稣。有时我们顺服神一些看似无关紧要的事情,常能带出超乎想象的伟大目的。

我开始读圣经,因为我是个真理的追寻者。我就是这样遇见耶稣的,他是我所读过最奇特的人物。因为追寻真理,我被这位圣者所说的一句话吸引:
「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翰福音八章 32 节)我说:「这就对了!」于是我继续读约翰福音。

当我读到约翰福音十四章 6 节:「耶稣说: 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蒙敝我心眼的鳞片,就从我这位以传
统、军事贵族阶级为傲的虔诚印度教徒身上掉了下来。我一直在追求真理,突然间,我看到耶稣基督就是真理, 他以前是,现在仍是。但即使如此, 我
仍然没有立刻接受他成为我的救主。

代价太高

尽管读了圣经,我仍不断地思考是否要成为基督徒?因为要付的代价似乎太高了。假如我承认基督, 我的家人,包括我母亲及兄弟姊妹, 都会排斥我,我在印度教社会中的崇高地位亦将丧失。事实上, 就我所知,我可是军事贵族阶级中, 第一位背叛印度教信仰的人。最后,我对自己说:「我不要
再读圣经了,也不要再去想耶稣了。」

突然间,我睡着了,既非被敲昏头, 也非渐渐入睡, 那是——种不寻常的经验, 我的头一碰到桌上就立刻被带到一个从未去过的地方。我走在黄金
的街道上, 听见最美好的和声,唱着我没听过的曲调, 也看到我未会见过的色彩。我进入一种浑然忘我的完美境界 ( 这经验对印度教徒可是意义非凡的)。

我周围的东西都是完美的,但是当我看到那位完美的源头走向我时, 四周美丽的事物就变得毫无意义了。当他走向我时, 我看到一道比一万个太阳
更亮的光,这光却不会伤害我的眼睛。我知道祂就是耶稣!我永远也忘不了祂的眼光, 当我仔细看他眼晴深处时, 我似乎看见他正感受到世人的所有痛楚, 正在为地上流泪的人掉泪。纯全的爱融合了完全得胜, 从祂眼光中照耀出来。然后, 祂把祂的双手放在我的肩膀上说:「我的小弟兄……」

我突然醒来,发现浸信会那位女士送我的圣经正摊开在我面前,恰巧是马太福音中耶稣对少年官所说的话:

「耶稣说:『你若愿意作完全人,可去变卖你所有的, 分给穷人,就必有财宝在天上; 你还要来跟从我』那少年人听见这话,就忧忧愁愁地走了, 因为他的产业很多。耶稣对门徒说:『我实在告诉你们, 财主进天国是难的』」 ( 马太福音十九章 21-23节 )

读了此段经文后,我明白这位富有的少年官来到主面前,结果却是忧忧愁愁地走了, 原因是要付的代价太大了。主对我说:「你要像他一样吗?」
我回答:「主啊!我不要。」当下我便接受主耶稣成为我的救主, 断绝了不知流传多少代的家族传统, 以及虔诚的印度教信仰。

后来我从东非来到美国,就读基督教大学的圣经学校, 距离史蒂维那件事更靠近一步。我在那所大学取得学士学位, 接着念研究所。我承认, 我常以自己的聪明才智为傲。我打算攻读文学博士学位, 作个「知识分子」,努力学习将简单的事复杂化。

当我就读研究所,全力追求知识上的成就及自我价值时, 接到母亲在伦敦病危的消息 (那时我的家人都己经从东非迁居伦敦)。她罹患了骨癌末期,
医生认为她只能再活几周, 因为无法治疗的癌细胞正快速地转移且侵袭她的身体。

走到自己的尽头

我对自己或母亲的病都没有答案。她就快死了, 很想见我最后一面。当时我人在德州, 只是个穷学生, 根本没钱去英国,这光景叫我心碎。我己经走
到自己的尽头, 所能做的只有频频拭泪; 在伤心痛哭了三天之后, 第三天晚上,我经历了一件不寻常的事。

当我睡着时,再一次被带到好几年前看到黄金街的那个地方, 这次我发现自己是在青草地上, 跪在耶稣脚前。我双手合握,注视祂的脸, 向祂歌唱;
耶稣将祂的双手放在我肩膀,我自己也很惊讶, 因我正用一种连我自己也不明白的语言对祂歌唱。然后, 我就醒了, 我立刻知道有奇妙的事发生了。

我感觉到一股冲动催促着我去祷告,我立刻遵行说:「是的,耶稣。」就在那一剎那,一阵风吹进我的房间, 把我的气息带走。之后, 我觉得我里面有东西在沸腾;当我尝试开口时,竟然涌出一首歌, 歌词是我无法明白的语言, 理智告诉我:「好怪!」但我的直觉却说:「怪就怪吧,这却是最美妙的经历
呢!」

大约有一个半小时之久,我以这种奇异的语言唱着。当时我只认识一个属灵的人, 是在研究所认识的天主教修女马莎。我迫不及待想告诉人在我身
上发生的事, 于是跑去找马莎修女;述说完我的经历后, 我问:「我发疯了吗?」我永远无法忘记她的回答。她将书放下,充满喜乐地看着我说:「赞
美主!弟兄,你已经受圣灵的洗了。」

从那天起,「圣灵」变得非常真实。祂开始向我说话,并且我也很快明白祂是有位格的。祂开始对我传讲耶稣。他说:「耶稣基督,昨天、今天、直到永远,都是一样。」那时我尚未读到希伯来书十三章 8 节,所以我回答:「什么?」祂又说:「耶稣基督,昨天、今天、直到永远,都是一样。」

为你的母亲祷告

这次我回答:「是的。」祂又再重复一次:「耶稣基督,昨天、今天、直到永远,都是一样。」最后我问:「主啊!祢要告诉我什么呢?」祂说:「两
千年前耶稣施行医治,今日祂仍然医治。」我又问:「主啊!那么祢的意思是什么?」

祂对我说:「为你的母亲祷告!」既然我所懂得不多(到那时都不会听过有人刻意教导, 今天已没有从耶稣得医治这种事了), 我就按着我所听见的
祷告。几天后,我接到消息,我母亲骨癌末期的症状己完全得医治; 之后她又活了二十四年, 并且在她去世之前接受了耶稣基督。打从领受圣灵之洗开始,圣灵就一直引领我。

就在那段期间,神引领我到德州鲁布克城。就是在那里,我遇见史蒂维和许多可爱的孩子, 他们非常需要神的爱与大能。二十五年前,我在那里学到的禁食真理, 成为我生命中活泼的道。1971 年, 我开始进行几次一天的禁食。1972 年初, 我先进行几次三天的禁食,之后, 完成了一些七天及十四天的禁食。到了 1973 年,在神的指导下, 我先后进行了几次七天、十四天, 以及四十天的禁食。

(我要事先提醒,假如你正怀有身孕、哺乳中、或药物治疗中,在你禁食前要先咨询医师。)

进行两次四十天的禁食

1974 年我在德州利物兰城(Levelland)牧养一间教会期间,主对我说:「进行一次四十天的禁食。」于是我遵命而行,得着许多恩典。次年,我又进行一次四十天的禁食,还有几次十四天、二十一天的禁食。我和波妮(Bormie)在 1976 年结婚。那一年, 主对我说:「现在进行两次四十天的禁食。」之后的几年, 我每年遵行二次四十天的禁食, 以及一次至少二十一天的禁食。

1977 年,我再度蒙神带领,进行了两次各四十天的禁食, 并在圣灵引导下,另增几次不同天数的禁食。此后一直到 1988 年,我都遵行每年两次四
十天的禁食模式,并顺从圣灵带领,另外增加几次较短的禁食。1989 年, 我只蒙引领进行了一次四十天的禁食。靠着圣灵引导,我总共进行了二十九次四十天的禁食。前十九次中,我只喝水;之后的禁食, 主允许我饮用果汁。我妻子说, 在我建立生命及事奉根基的那段期间, 我每年平均禁食一百二十天。

在那些年间,我并不完全了解主在做什么。但我知道我爱耶稣, 我也知道是祂要我禁食并为祂所爱的人祷告, 我只需要顺服。仅有一些与我有密切
联系的牧者或教会领袖知道我在禁食, 超过十几年之久, 主不允许我在公开的众会中宣称、解释或教导有关禁食的原则。直到最近,主才吩咐我将祂所进行的奥秘之事公开, 绝大部分的禁食似乎都应该如此听从主的吩咐。

并非每个人都了解

我很快便发现,并不是每个人都能了解并接受我所做的。有人指责我是宗教狂热者, 也有人认为我太过虔诚了。最糟糕的是, 有人批评我自以为义,
这些批评和误解常令我感到痛苦。然而, 我只知道, 信主的人听见主的话或要求, 就应该去行。顺服神的命令有时会带来反对, 甚至是教会肢体的反对, 这都是无法避免的。这些反对绝大多数是仇敌竭尽所能制造出来的, 特别是威胁到牠黑暗国度的活动, 牠更要反对。当你在祷告、赞美、敬拜、代求及禁食中进行属灵争战时, 我保证, 仇敌一定会在你所行之路上制造超自然的阻碍和干扰。

自从神在少年史蒂维得救的事上, 启示我禁食的奥秘之后, 有好几十年, 这启示如同活的道, 成为我在基督里生命及事工的基石。如今我明白了,
这是神给我的神圣使命,要我在祂末世的教会中, 恢复有关禁食的真理。在新约末世的教会生活形态中, 禁食是很重要的一环; 神要我进行二十九次四十天的禁食, 就是因为一个基本的真理,你无法传授你没有经历过的事。

直到十年前,神告诉我:「我已经将真理放在你里面,我现在授权给你,去将这项真理传给末世教会,就是做耶稣基督之工的弟兄和姊妹。」
当我写这些话时, 我知道这是命定的,也是永恒的实现。那些懵懂的日子里,我只知道要顺从神的话, 而这本书正是那时所撒下种子的成果。神也许不会要求你进行四十天的禁食 ( 即使祂要求, 你也能靠着祂的恩典完成 )。但有一项事实是清楚且不容争议的, 就是;神要基督教会的每一位成员都进行或长或短的禁食。禁食是成为主结果子的枝子及荣耀的新娘不可缺少的, 也是我们至高的典范 – 耶稣基督的生活方式。

分享家:Addthis中国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