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For Christ also suffered once for sins, the righteous for the unrighteous, to bring you to God. He was put to death in the body but made alive in the Spirit.” — 1 Peter 3:18 Listen to chapter Copyright © 1973, 1978, 1984, 2011 by Biblica.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18年九月
« 8月   10月 »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为中国祷告 – 2

2018年9月为中国代祷 于2018-08-29发佈 2018年9月为中国代祷(来源:am-ccsm。蒙允刊载) 中国的「新武器」──观光 中国的经济成长已经创造出许多影响其他国家的新方法,包括友好国家和某种程度上与中国对立的国家。最近Stratfor分析了一个特定的领域-观光,中国在这方面的影响力特别有效。「有一个被忽略的战术,就是北京对于许可出国的国民人数和到访国家的控制-中国观光客的数量将成为意料之外的政略工具,它有潜力可以剧烈地影响旅游和航空业。其影响力远达东南亚,甚至及于印度洋和南太平洋的岛国。」 中国政府掌握这种新力量,有两个重要的原因。 第一是中国中产阶级的巨幅成长。 「1999年时,不到3%的中国人口-大约2900万人-会被视为中产阶级。(Pew Research)到了2013年,这个数字大幅提高到4亿2100万人,即超过中国人口的四分之一。」在不到20年内,从2900万人提高到4亿2100万人,代表有大量的金钱可供中国用来影响其他国家。 第二个原因是中国旅游人数的巨大成长。 正如Stratfor所说:「儘管开始的时间相对较晚,但现在中国在观光方面的人数和花费已经超越其他所有国家。北京直到1978年改革期间才开始许可国际旅游,但是自从中国于1990年代末期真正开放以后,观光业有了大幅的成长。在过去20年来,中国的观光客成长25倍,从1997年的530万增加到2017年的1亿3000万。」事实上,在2017年,「中国观光客为全球经济贡献了2580亿美元。他们的花费是美国观光客的两倍,是德国观光客的三倍。…而且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Goldman Sachs预测,到2025年时,每年会有2亿2000万以上的中国观光客。」 结果很明显。「中国政府在实现其外交政策目标时,将可利用这股人潮来影响各国。和其他近点式观光(near-peer tourism)的国家不同,中国观光业的结构使中国中央政府相对容易扮演这个获利市场的守门人。」举例来说,「透过颁给不同国家‘被批准的旅游目的地国家’(Approved Destination Status)。这种头衔规范了中国旅行团可以前往的地区,以及在中国行销观光的方式。在2017年时,有146个国家获得这个状态,…中国的旅行社尤其重要,因为它们为旅行团安排海外行程,佔中国海外旅游的44%。如果旅行社不销售前往特定目的地的旅行团,该地的中国观光客数量就会大幅下降。」 代祷事项: 为中国人到访的国家中的教会祷告,让他们能够把握机会和观光客分享福音。 为受到中国「观光武器」冲击的国家祷告,让他们知道该如何应对。 用提摩太前书2:1-6节为中国领袖祷告(祷告之前先读这段经文)。 在中国的美好比赛 不久之前,俄国的世界杯足球赛结束,普丁总统和俄国人民都享受极为成功的赛事所带来的后续效应。各国对于俄国的领袖,以及使得2018年世界杯得以成为一场顺利、安全而愉悦的竞赛的俄国人民赞誉有加。这场「美好的比赛」总是能使各国连结在一起。它在许多方面都是其他运动所不能比拟的通用语言。 但是在有资格参加2018年世界杯的国家中,有一些重要的国家缺席,其中包括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四个国家──中国、印度、美国和印尼,这四个国家的人口总和佔全球总人口的44%。这几个国家都有意并计画参加下一届世界杯。 意志最为坚定的非中国莫属。他们不只是要参加下一届世界杯,而且目标是要在2050年取得冠军! 他们也准备负责主办将来的世界杯。习近平在不久前告诉FIFA主席Gianni Infantino,希望中国能在2034年时主办世界杯。 主办世界杯符合习近平为中国的足球发展制定的计画。虽然他的野心与中国当前强调国家骄傲及世界地位的政策一致,但其中有更私人的原因。习近平热爱足球! 中国国家足球发展计画要求50,000所学校在2025年时强力重视足球;到2020年年底时,全国的足球场数目将从不到11,000座成长到超过70,000座。计画指出,到那时,将有5000万人(包括3000万名学生)经常踢足球。 因此,要在2050年时赢得世界杯或许并不是那麽遥远的目标。Nike似乎同意这个看法──他们刚刚在中国开播一个新广告,在广告中出现无人机裁判,而当英国球队抽签结果是必须和中国队比赛时,英国球迷流下泪来! 对基督徒而言,运动比赛往往是宣教的机会。世界杯期间,在俄国发送了60万本圣经。中国对于职业足球员和教练有很高的需求。有一份网上快速调查显示,现在有数百个职位虚悬。 习近平本人曾经建议中国的父母带孩子到提供足球训练的国家进行海外旅游。中国的旅行社正在寻找外国的合作伙伴来利用这个计画,因为这个计画得到最高领袖的背书! 使徒保罗必然会同意足球宣教。 他说: 「向软弱的人,我就作软弱的人,为要得软弱的人。向甚麽样的人,我就作甚麽样的人。无论如何,总要救些人。凡我所行的,都是为福音的缘故,为要与人同得这福音的好处。」(林前9:22-23) 值得我们深思! 代祷事项: 求主帮助我们寻找每一个可用的机会,让中国得闻基督,包括透过运动赛事。 求主帮助,让足球能够成为机会,使中国人跨越政治和文化的隔阂,能够更加认识基督教。 求主帮助基督徒能够把握中国父母想把孩子送到各国进行足球训练旅游的渴望,开发出具有创意的计画。 农村的挑战 农村教会领袖在规划教会成长时,会以蓬勃发展的大型城市教会为范例,这一点并不令人惊讶。但是据估计,中国有八成的基督徒是在城市以,而他们在农村的数目正在减少中。 最明显的原因是都市移民的现象,农村的年轻人被吸引到城市,以从事较高薪的工作,以及较新奇的大城市生活。年轻男性经常在週间离开妻儿,前去工作。如果父母都出外工作,就可能把孩子留给祖父母照顾。 农村的教会因为无法輓留教会领袖和同工而绝望。不需要多久的时间,都市的变化就会令他们失去同工,而留下来的领袖和同工主要是妇女或长者。 教会领袖已经竭尽所能,这一点无需怀疑。他们继续举行聚会和查经,但是因为会众人数减少,其他的活动很受限制。China Source访问一位农村教会领袖,他的教会是由许多年长者和单亲家庭组成。他叹气说:「我们想要展开单亲家庭的事工,但是我们教会的同工没有办法推动这件事。」此外,和1980及1990年代相对的自由相较而言,现在更不容易传讲福音。 那麽教会面对这些挑战,要如何调整其型态?他们要如何重新思考和重新设计宣教的方式?眼前的挑战是如何事奉和训练留在家乡的单亲和儿童,如何关怀年纪渐长的人口,以及和只回家短暂停留、就回到城市工作的男性。还有在大受限制的环境中向社区传福音……如何使大使命的热火继续燃烧,同时不让相信和悔改的福音被「凭善行得救」的假福音所取代。 2016的NGO法律可能为NGO提供一些有利的机会,得以投入社区服务。基督教非营利机构已经开始把握这个机会与社区接触,虽然不允许他们传福音。 至于未登记的家庭教会,如今数位监视已经延伸到村庄,家庭教会正在有系统地被关闭。会友不能再以团体的方式聚会。在这个新环境中,他们在传福音和训练门徒的各方面都受到挑战。 然而历史告诉我们,儘管有种种阻碍,神能够使祂的教会成长!回顾70和80年代,回想教会在乡村的快速增长。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农村教会经历到巨幅的成长,且有神蹟与奇事为记号。儘管逼迫很严重,神的话仍然能够传开,大多是透过家庭的连结。 代祷事项: 求神帮助中国农村的信徒,儘管面对种种挑战,仍然继续分享福音。 感谢神,祂在过去大逼迫的时期为教会开路,使祂的教会增长。 讚美神,祂「拣选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林前1:27)。即使是孩童,祂也能用他们来分享祂的爱和救恩的信息。 当农村信徒分享福音时,求主使神蹟奇事随着他们。 . . . → Read More: 为中国祷告 – 2

为中国祷告

每日禱告 網站簡介 奉獻參與 東三門 列國 中國 以色列 先知信息 各類禱告 禱告事項 分享 使徒中心 好站連結 聯絡我們 守望地圖下載繁體守望地圖下載簡體 首頁 中國 消息與代禱 當週守望2018年 守望中國 2018/9/4-10 於2018-09-05發佈 守望中國 2018/9/4-10(來源:我們的網站-PrayforChina) 1. 大多數中國精神病患者從未接受治療。這種疾病往往被社會大眾污名化,有些人甚至認為精神病患者是被邪灵所附。不少教會仍然简单化地看待精神疾病是属灵問題,或理解為医学問題。求主幫助教會願意接触和关心忧伤的心靈,給予精神病患者愛和怜悯,以及提供属灵上的幫助。 2. 不少人認為精神疾病是患者意志力薄弱的表現,並認為是社會性的傳染病:患有嚴重失調的人的親屬可能很難結婚。家庭有時會把他們的親人送到遠方,去隱藏他們病情的「恥辱」,或者把他們藏在家里。一般教會牧者沒有心理資訊的知识的裝備,更缺時間去幫助精神患者。求主怜悯 添力量給家中有此病患者的信徒,幫助他們能體諒患者的波動情緒,並聯同其他信徒形成支援系統來幇助患者和家屬。 3. 中國严重缺乏治療精神病的條件。1949年共產黨掌權之後,便废除精神病學系統。在毛澤東帶領下,期望每一個人都熱切崇拜社會主義,而那些表現出压抑症狀的人則被視為叛徒。現今,压抑症患者已可用藥物控制病情,治療過程也並不复杂。垦求我們偉大的醫生主耶穌,能親自护平忧伤的心灵,也供應病患適切的医护幇助。 4. 在上世紀九十年代以前,很少人被診斷患有压抑症,這全因那時的衛生部缺乏國家的經濟支持;醫院為要养活自己,不得不放放被視為「不能賺錢」的精神病服務。 关心教會中在心理健康方面有需要的人,這絕不是牧者一人能獨自承當的。求主興起各教會,呼召人願意付上愛心與時間,關注這個社群需要的肢体,能給予实则上的幫助。 5. 中國人近來終於意識到心理疾病不能一味忌諱不談,態度亦有所转变。精神病患門診人次每年增長超過10%,抗压抑药的使用亦正迅速上升。也有越來越多年輕及受過教育者使用互连网尋求心理辅导。有些教會還是無法完全接納 「異常」和「有殘障」的人。求主幫助弟兄姊妹体会主愛人的心腸,越過人的軟弱去幫助忧伤的灵魂。 6. 在新的宗教政策之下,已經向政府登記宗教团体的財務會受到更加嚴格的審查。前往海外學習的神學生也會受到更嚴密的監控。中國教會過去沒有設立健全的會計制度,往往無法通過政府審查。求主幫助眾教會的領袖手洁心清,經得起神與人的检验,做「神的管家,必須無可指責……不貪無義之財。」(多1:7) 7. . . . → Read More: 为中国祷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