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As a father has compassion on his children, so the LORD has compassion on those who fear him;” — Psalm 103:13 Listen to chapter Copyright © 1973, 1978, 1984, 2011 by Biblica.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18年十一月
« 10月   12月 »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胜过宗教之灵》    第二章 古老的彷冒者

汤美·费明芮《胜过宗教之灵》 第二章 古老的彷冒者 自从多年前我由宗教之灵得释放起,我便决意要透过对这个仇敌的认识,来帮助在基督里的其他肢体经历到类似的自由。相对于其他许多抵挡神旨意的邪灵,像贪欲之灵、死亡之灵或者叛逆之灵,为什么我会特别花这么多时间与精力彻底研究并了解宗教之灵呢?撒但每每针对神所创造的每个事物,弄出一个赝品来,而撒但手下那个说谎的、邪恶的宗教之灵也照样辛勤工作,为要彷冒圣灵在信徒生命中的工作。 由于这灵如此擅长于模彷神,牠无异于是在基督徒的雷达荧幕下逍遥地翱翔。这灵以宗教的形式捆绑信徒,更叫信徒弄不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以至于根本想都不想神真正想要在他们生命中成就的旨意。不像贪欲、死亡或叛逆之灵,从他们所结的果子可以很明显地辨认出来:宗教之灵可能显得端正无瑕又圣洁美善,因此,比起其他的邪灵,牠的欺骗就更加穷凶恶极。 事实上,宗教之灵可能是撒但用以对付个人、家庭、教会、全国、甚至全世界各个层面复兴的主要武器。我怎能说得这么有把握呢?因为宗教之灵的基本功能,是要让神的子民如此深陷于宗教性的思维与仪式当中,好叫他们再也听不见神要引领他们前进的声音。 当我们听不见神真实的声音时,我们的生活、家庭、教会和国家会一直停留在原来的状态中,无法突破,并进入复兴。为什么?因为复兴要求人以不同的方式来运作、思想、倾听,并回应从神而来的声音。我们不仅必须愿意改变,还得愿意将自己的意志降服于神的旨意之下,但宗教之灵却使我们失去这方面的认识。 宗教之灵是什么? 在接下来的章节中,我们将会讨论到宗教之灵是使用什么方法来达成其目的;首先,最重要的是从圣经上来了解宗教之灵到底是什么?以及圣经所记载这灵是如何活动的? 第一,请容我指出:宗教之灵并非撒但本尊,牠只是一个位阶很高的邪灵,被指派做特定的工作。 第二,彼得•魏格纳如此为之定义:「宗教之灵是撒但的一个使者,被指派去运用宗教为工具,以防止改变,并使一切都维持现状。」强纳斯•克拉克(Jonas Clark)复加上:「宗教之灵是一种人表现得很虔诚、自义或超属灵的邪恶力量。宗教之灵的任务淸楚明白:使人对耶稣的观念和认识溷淆不清,以阻挡神建造祂的荣耀教会的一切努力。」 一位掌权者,许多邪灵,为了要清楚描述出宗教之灵的定义,且容我再加上一个注解。我是在这样的基本假设下书写本书的:宗教之灵(the ,Spirit of Religion)是撒但笔下的一个使者,因为宗教之灵是单个儿的存在,无法靠牠自己造成巨大的溷乱,所以,这位将领手下还有一大群军队或宗教的邪灵(religious spirits)供其差遣。所以,还有许许多多位阶较低的宗教的邪灵。用这种方法,宗教之灵顺服于撒但的终极命令而运作,便足以捆绑许多人,无论信徒或未信者,皆为其囊中之物。 在第一章里,我所讲到的那位在我身上作怪的宗教之灵,我觉得相当肯定牠只不过是个小喽罗邪灵(areligious  spirit)而已,而非宗教之灵(the’Spirit of Religion)本尊。 自古以来的仇敌 了解了宗教邪灵的基本定义与其数量庞大之后,我们也必须明白宗教之灵并非新造的,牠甚至不是从新约时代才开始活动;自从有了天使以来,牠就已经存在了,而且牠是与撒但一起从恩典中堕落的。 「在天上就有了争战。米迦勒同他的使者与龙争战,龙也同牠的使者去争战,并没有得胜。天上再没有牠们的地方。大龙就是那古蛇,名叫魔鬼,又叫撒但,是迷惑普天下的。牠被摔在地上,牠的使者也一同被摔下去》」(启示录十二章7〜9节) 远在堕落之前,撒但的终极目标就是与神一比高下,并叫所有的敬拜都归给自己: 「明亮之星,早晨之子啊,你何竞从天坠落? 你这攻败列国的何竞被砍倒在地上?你心里曾说: 我要升到天上;我要高举我的宝座在神众星以上; 我要坐在聚会的山上•在北方的极处。我要升到高云之上:我要与至上者同等。」 (以赛亚书十四章12〜14节) 撒但心中极度渴望被敬拜,牠打发一群堕落的天使,在宗教之灵的统帅下,试图将神子民的心与眼转离神,而放在 「宗教」之上,不管这「宗教」的性质是什么。这灵蒙骗神的子民,在神的真理之外添加了许多的宗教;这样造出来的东西,早已不是神的原意了(在后面章节中,我们将再针对这一点作详述)。至于外族人,他们被蒙骗去接受各种虚伪的宗教,敬拜事奉受造之物与偶像,而不敬奉那造物的主耶和华,以及他们的救赎主耶稣基督。 在伊甸园中 至于宗教之灵所使用的战术,我们可以在圣经所描述伊甸园的故事中略窥一瞥。这时撒但亲自出马,询问亚当与夏娃:「神岂是真说不许你们吃园中所有树上的果子吗? 」(创世记三章1节下)来开始他们之间的对谈。撒但蒙骗他们,使他们误以为神所说的,不见得是祂的真意。这样,亚当和夏娃就从他们起初天真无邪的状况中堕落了。藉着扭曲他们对神所说之话的了解,仇敌说服了亚当和夏娃去质问、 怀疑,最后否定神的话。否定意味着:「指出所宣告或相信为真的事其实不是真的,拒绝承认或明了,以没有权柄或约束力而否认。」 亚当和夏娃拒绝相信神所说的:那棵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不可吃,因为吃的日子必定死。这件事仇敌简直不费吹灰之力就把他们说服了,因为到那时为止,对他们而言,死亡根本是不存在的。因此,神不可能真的会叫他们「死」,因为他们受造是不死的。他们的结论是:他们从未尝过死味,神不可能改变这情况。因而不理会神的话在他们身上的权柄,宁可选择去相信那更加令人心动的谎言。 然而,亚当和夏娃很快就发现,他们的结论是错误的。 因为神说了,祂就这样行,纵使会改变那时他们未曾经历的。仇敌不只成功地玷污了他们对神的信念,而且还破坏了他们与神的关系,因为从此以后,他们再也不能面对面地与神谈话;此外,撒但也成功地将死亡带进人类的世界里。 圣经清楚说到是撒但自己——而非牠的一位属下,去找夏娃并将她蒙骗了。尽管这里的主角不是那位宗教之灵,而牠们所使用的战术,正是典型的宗教之灵最擅长的骗术。直到如今,宗教之灵仍然一再使用这古老的骗术来阻挠并挫折神的子民。宗教之灵努力迷惑我们,叫我们舍弃寻找神所该有的方式,或倾听神的声音,结果就把复兴成功地消灭了。 得胜后的争战 宗教之灵甚至攻击神伟大的仆人——先知以利亚,那是在他于属灵的争战中大大地战胜巴力的众先知之后(参考列王纪上十八〜十九章)。在这段记载中,以利亚挑战巴力的众先知,在神大能彰显之下,那些假先知和假神巴力、亚舍拉都被彻底击溃。 在这巨大的胜利之后,耶洗别,一位巴力虔诚的敬拜者,誓言要取以利亚的性命,经文记载以利亚「自己在旷野走了一日的路程,来到一棵罗腾树下(小树名:松类;下同),就坐在那里求死,说:『耶和华啊,罢了丨求祢取我的性命,因为我不胜于我的列祖。』」(列王纪上十九章4 节) 神差遣一位天使让以利亚得到食物、水和充分的休息后,他走了四十昼夜,到了何烈山,就是神的山。在那里, 神来造访以利亚,并询问他在那里做什么,以利亚回答说:「他说:『我为耶和华万军之神大发热心;因为以色列人背弃了祢的约,毁坏了祢的坛。用刀杀了祢的先知,只剩下我一个人,他们还要寻索我的命。』」(列王记上十九章14节) 从以利亚的两次回答中,可以明显看出宗教之灵典型的战术或伎俩:使以利亚的思想由专注于神身上,转而变为自己凄凉的惨况。第一,以利亚否定了才刚透过他自己大施神迹的神有能力拯救他从苦境中转回;他甚至灰心到觉得自己 一文不值,而向神寻求结束生命。第二,他觉得自己被遗弃了,他觉得自己是被只身一人遗留下来的。就此,神以他并不孤单来安慰他,说:「但我在以色列人中为自己留下七千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的,未曾与巴力亲嘴的。」(列王纪 上十九章18节) 就连神的伟大先知以利亚,应该对神有更深的认识,却仍然在仇敌的蒙骗之下,束手毫不抵抗,因为他不再相信神真的那么大有能力。以利亚,在他的软弱中,反倒受骗,相信自己一文不值,被神遗弃,孤独地为神大发热心。这事似乎有点不可思议,以利亚,不像亚当夏娃那么天真,竟然也在他自己的软弱中接受了仇敌的的耳语,而至堕落了。虽然,圣经没有指明这是出于宗教之灵的攻击,但据其被攻击后的反应看来,以利亚很有可能是受到了宗教之灵攻击。另一方面,我们也要注意:宗教之灵最憎恨神的先知,因为先知乃是神的话语在这地上的出口,而宗教之灵则是倾尽其全力,试图摧毁神在地上先知性的话语。 上面只举出旧约中两个实例•说明宗教之灵如何有策略地想叫神的子民误以为:神不会照祂所说的那样行事,神不是全能的,神也不会实现祂的应许,不会贯彻祂的命令。神的选民,整体而论,常常受到仇敌的谎言所欺骗。以为他们可以在独一的真神以外找到什么力量,来蒙引领、得拯救, 并承受祝福。宗教之灵所使用的这些典型的骗术,直到如今仍被用来蒙骗神的子民。 法利赛人的灵 圣经中有关宗教之灵的彰显,最容易辨认的,就是那些所谓法利赛人身上流露出来虚伪、骄傲、教条式的传统,以及顽固的律法主义。尽管宗教之灵在历史上的活动,其出现的年日还早于法利赛人这个宗派,然而因着耶稣经常抨击他们这种虚伪的作风,以致「法利赛人的灵」(Pharisee . . . → Read More: 《胜过宗教之灵》    第二章 古老的彷冒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