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Life by the Spirit] You, my brothers and sisters, were called to be free. But do not use your freedom to indulge the flesh; rather, serve one another humbly in love.” — Galatians 5:13 Listen to chapter Copyright © 1973, 1978, 1984, 2011 by Biblica.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18年十一月
« 10月   12月 »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来自锡安的信息

圣经中记载的第一个代求祷告教给了我们什么? 本周妥拉读经的开启,创世记18章1节-22章24节 文章摘要:对于亚伯拉罕的代祷事奉的解读和开启可以奋兴你的祷告生活。本周妥拉读经的内容解释了原因。 圣经中记载的第一个代求性的祷告出现在这周的妥拉读经的经文中。这段经文中,亚伯拉罕热情地接待了三位陌生的旅客,其中一位很有可能就是主自己。(创世记18章1节-19章1节) 主以人的样式,由两位天使陪同,与这位先祖相遇并与他敞开地交谈。 上帝在这一段经文中称亚伯拉罕是他所拣选的立约的继承者。圣经的其他地方也称他是上帝的朋友(以赛亚书41章8节,雅各书2章23节)。古时候朋友的概念与现在脸书上从未谋面的朋友完全不同。古时的朋友是在真实的时空中认识,彼此相爱,相交,互相欣赏和信任的人。如果朋友之间立约的话,友谊就进入到一种更亲密和不可动摇的程度了。所以,成为和宇宙的创造者立约的朋友,这是多么不可思议啊! 因为亚伯拉罕是上帝的朋友,所以发生了一件史无前例的事。上帝在亚伯拉罕的帐篷中召开了天国议会。上帝向他的朋友启示他要审判附近的俄摩拉和所多玛两城长久以来的邪恶。然而,首先上帝”要下去察看”(创世记18章21节)是否情况如他所听说的那么坏。上帝当然知道在这两个城市所发生的每件事情的细节。拉比和基督教的学者们对于第22节经文的普遍解释是上帝特意要向天国议会、亚伯拉罕、所多玛、俄摩拉和我们显明他是极其公正的。 但是我认为还不仅如此。在17到21节经文中,上帝似乎在暗中邀请亚伯拉罕作为人类的代祷者向天国的议会陈词。上帝给了亚伯拉罕一个隐藏的机会为人类代祷。因为亚伯拉罕不仅是上帝的朋友,他是一个拥有独特权柄的义人。 还记得吗,上帝吩咐人类治理全地。(创世记1章28节) 因着这个任务,上帝给了我们权柄,他不会收回这个权柄。人类堕落之后失去的权柄因着十字架和复活重新归还给了弥赛亚耶稣和那些被他救赎的人。因此,被救赎的人有合法地位站在破口上为人类的事务代祷。非人类的天使,即使没有罪,也没有这样的权柄。 我怀疑亚伯拉罕直觉地感受到了上帝没有说出来的祷告邀请。之后就是你们所熟悉的对话。于是这位先祖问,如果有50个义人,是否所多玛可以被赦免。接着他又问了如果有40个,30个,20个,最终10个义人的话,这个城能否被赦免。或许亚伯拉罕感觉到因着不到10个义人而不施行审判是不公正的。也许这就是他没有继续要求下去的原因吧。 或许亚伯拉罕在第一次站在天地之间代求时还有些犹豫。他应该像律师来到法官面前正式地陈述他的案件吗?他应该祈求怜悯吗?他应该哭泣,谈判还是仅仅就事论事?我个人认为那段对话中包含了这所有的方面。但是最根本的一点是,亚伯拉罕的代求是亲密的立约的朋友之间的交谈。 我相信这位创造主君王很喜悦先祖在这段对话中的谦卑的勇气。我认为这第一次被记载的代祷完美地表明上帝喜悦我们谦卑而又放胆地为着公义站在破口之中。 在代祷的善行上你可能受到灰心丧志的试探。有时候你在挣扎着挤出时间祷告,有时候感受不到上帝的同在,不知道你的祷告是否有果效,或者你就是累了。我盼望这一周你在代祷的事奉中得着激励。 请记住,你站在破口上做代祷者的首要和根本的原因是你是上帝所亲爱的、立约的朋友。这位全能、充满慈爱的主喜悦与你说话。因为喜悦你,他邀请你为他国度的荣耀代祷。让他用他的喜乐加添你祷告的力量。复兴你里面代祷的崇高的呼召。通过你,他调动万有。因为,你若照他的旨意求什么,他就听你。(约翰一书5章14节) 安息日平安, 凯瑞和珊朵拉·泰普林斯基 . . . → Read More: 来自锡安的信息

教牧侍奉之内外召要素

教牧侍奉之内外召要素 布雷克   我们已经看到,教牧必须要有来自上帝的差遣。我们现在将要进一步探讨这种差遣的细节。   一. 教牧侍奉之内在呼召的要素   这一差遣既有内在的因素,也有外在的方面。   一个特别的、来自上帝的宣告并不是这种内在差遣的要素。上帝并不这样做,或者说只在极少情况下这样做,因此人不必等待这样的宣告。可以藉着其他一些事情确知自己得蒙上帝内在的呼召:   1. 要对教牧侍奉这一职份有认识。   蒙召者必须知道,作基督的仆人,上帝的出口,宣讲伟大的福音,教导蒙昧的人救恩之道,担当救人脱离魔鬼并归向基督的器皿,这些到底意味着什么?   他必须知道:教牧侍奉的内容包括安慰伤心的人,激励怠惰的人,使那些背道的人回转,让那些假冒伪善的人和具有暂时性信心的信徒认识自己的真面目,抵挡谬误并为真理辩护,责备不敬虔的人,帮助逐出那些生活不检点的人,妆点教会,通过那些认信真理之人的圣洁生活把荣耀归给基督。   他必须知道:教牧侍奉包括作群羊的榜样,能够把托付给自己的灵魂在上帝面前交帐。   一个人如果对于这些事情没有透彻的了解,没有认识到这一负担的沉重性,不把它放在心上,那么他怎能有对主忠心的倾向呢?蒙召者必须清楚所有这些事情,思考这些事情,经历这些事情,然后才能明白自己的呼召。   2. 蒙召者必须对自己在教牧侍奉方面的能力有一定的认识。   如果对于上帝的真道仅仅具有基本的知识,从而对上帝的真道满足于头脑上的了解,是远远不够的。毋宁说,他必须在自己的心灵中真正经历到上帝的真道的大能,并因此归向基督。这样,他才能根据自己的亲身经历讲话。他还必须有能力清楚地表达自己思想,他的声音也能被别人听清楚。尽管连那最有资质的人也都在说:”这事谁能当得起呢?”(林后2:16),但人仍要清楚自己具有一定的能力。   3. 蒙召者必须以下几个方面有特别的爱:   1)对基督有特别的爱,并渴望使众人都认识基督;   2)对教会有特别的爱,并渴望把教会如同贞洁的童女献给基督(林后11:2),使教会为上帝的荣耀而发出明亮和圣洁的光芒;   3)对尚未归正的灵魂有特别的爱,渴望把他们从烈火中抢救出来,也爱那些已经归正的灵魂,渴望给他们力量、安慰,持续不断地供应他们灵粮。   4. 蒙召者必须甘愿舍弃世上的一切,比如荣誉、属世的财物;是的,甚至自己的生命。   如果有人社会地位较低,想要藉着教牧事奉出名或者得到物质财富,那么他的目的就是完全错误的。他去当鞋匠也许会更快乐一些,因为在我看来,教牧若是自己未重生,只是利用上帝的圣物来赚取私利,就是世界上最可憎的人。   5. 蒙召者必须非常渴慕教牧侍奉。      他必须一直心中火热,渴望藉着这一侍奉把自己完全交给主,并且一直关注自己是否蒙召。有时,他察觉自己心中有隐秘的动机,就想不要从事这项侍奉,这使他心中充满焦虑。有时,他觉得这项使命太沉重,感到自己无力承担,就想脱离这项事工,就像当初摩西、耶利米一样,这也使得他心中忐忑不安。尽管如此,他对教牧侍奉的热心仍然继续存在,胜过这些异议。反过来,这一切异议使他在主面前更加坦然,他发现自己比以前更愿意事奉主,因为这些异议使他更清楚地认识到了自己心中的动机。然后,他的心不再责备自己,而是使他更加确信自己在教牧侍奉的呼召上确实是出于至诚。   藉着诸如此类的证据,就可以查明自己是否有内在的呼召。我们将进一步探讨外在的呼召。 二. 教牧侍奉之外在呼召的要素      外在呼召在本质上也不是特殊的呼召。只有先知和使徒才得蒙特殊的呼召。先知和使徒所受的呼召,有时完全是顷刻间发生的,有时则是借助某种蒙恩之道。“他们事奉主,禁食的时候,圣灵说:‘要为我分派巴拿巴和扫罗,去做我召他们所做的工。’于是禁食祷告,按手在他们头上,就打发他们去了”(徒13:2-3)。外在呼召在本质上也不是特殊的呼召。   1. 对于一般性外在呼召,上帝不是藉着国家发出这一呼召,而是藉着教会发出。   若是在某个国家中需要建立教会,而又缺乏获得蒙上帝差遣的牧者的各种蒙恩之道,那么此时教会有权从自己的会众中呼召一些能够胜任的人来从事这一伟大的使命,发动他们委身这一事奉,尽管他们不能以按手的方式按立牧者。教会始终保留这种呼召牧者的权柄,即使是在教会成型之后仍是如此。任何人都不可挑战或者剥夺教会的这一权柄。在已经成型的教会中,若是有人利用圣职设立权(Jus Patronatus)设立牧者,乃是一种可憎的行为。若是期望上帝祝福自己和自己的事奉,就不要以这种方式勉强自己进入教会圣工。  2. 尽管教牧的按立是由上帝差遣的牧者来实施,但教牧的外在呼召与会众有关。   会众呼召教牧有两种方式,一是让所有弟兄投票选定(荷兰一些教会至今仍然保留着这样的习俗),另外也可由众长老来选举牧者,因为:   (1)长老代表会众;   (2)教会并不是因长老而存在,但长老却是因教会而存在,他们不是教会的主,而是教会的仆人;   (3)会众有义务留心他们的教义和生活,察验那些灵是否出于上帝(约壹4:1),一定要警惕假先知,不要听从或跟随他们(约10:27);   (4)在初期教会中,由会众选出两个人,然后以摇签的方式选出其中的一个(徒1:23)。全体会众选出七名执事(徒6:3,5-6),会众差派一些人往安提阿去(徒15:22-23)。每当保罗使用上帝国度的钥匙时,他总是希望与会众一起使用这个权柄(林前5:4)。这与保罗委派提多在各城设立长老并不矛盾,因为:1)那里仍然需要建立教会,2)保罗吩咐他以通常的方式,也就是根据保罗自己的作法设立长老,即由会众举手表决。因此,毫无疑问,无论是监督还是教牧(被赋予权柄)都无权直接呼召牧者,惟有教会自身才有这样的权柄。   3. 在一个已经建成的教会内(她有呼召牧者的特权),人很容易区分:圣职人员的设立、特定教会的呼召以及教会中的按立。   设立发生在众长老聚集的区会或总会上。  (1)首先,必须仔细审查那些愿意委身在教会中事奉基督的个人的生活、教义和能力。”你在许多见证人面前听见我所教训的,也要交托那忠心能教导别人的人”(提后2:2);”给人行按手的礼,不可急促”(提前5:22);”这等人也要先受试验,若没有可责之处,然后叫他们作执事”(提前3:10)。   (2)审查之后,就是设立,奉基督的名,赋予他们讲道、施行圣礼、劝惩以及其他与教牧职分相关的权柄。   (3)但在预备性审查阶段,不能赋予候选人这样的权柄。在这一阶段,这些候选人没有任何权柄,甚至无权作为基督的使者讲道。因为作上帝的使者传讲福音与施行圣礼是不可分割的。在《马太福音》第二十八章十九节中,主耶稣把传福音和施洗的权柄授予同样的人。   这些候选人只可在某些当地教牧的监督下,在教牧空缺的教会中操练自己的恩赐,让会众听到他们的声音。只有受到一个地方教会的呼召,得到长老会委派的教牧按立之后,他们才有这样的权柄。   (4)在有些地方,进行了预备性的审查之后,就赋予候选人上述权柄,他们就被差派出去担任圣职,不必要有某个特定教会的呼召。这一设立赋予了他们作为基督的使者传讲福音的权柄和施行圣礼的权柄,即使在他们受到某个教会的呼召之前也是如此。这一设立赋予了他们在呼召的基础之上,从一个教会到另一个教会去的自由。但这一呼召并不是一个新的设立。而是把它当作一个请求:”到这里来,帮助我们,”求问上帝之后,已经被设立的教牧就可以根据怎样才对教会最有利而接受或拒绝这一呼召。   这种性质的设立,不仅赋予他在自己所牧养的教会里作为基督使者来行事的自由,而且无论他走到哪里,他都是基督的使者;这种设立是一种普遍性的设立,不受特定教会的局限。   (5)这些候选人必须由教会或教会的长老,依据上帝的律法和教会的规矩,选举出来,基于这种选举和呼召,他们使自己预备好,可以事奉主,这是任命以及预备性审查的目的所在。这些通过预备性审查的候选人接受呼召之后,要再一次接受察验。然后,他们由长老会指派的教牧,在特定的教会为他们行按手之礼(这是依照圣经中的榜样以及教会中确立的传统。)然而,当因着呼召,这位牧职候选人转到另一个教会时,就不必再为他行按手之礼。   4. 教会成员在对教牧呼召方面的责任   教会成员无法看到教牧内在的呼召,因此他们不必考虑这件事,他们也不必过于仔细地审查教牧们的内在呼召。   当某个人受到教会众长老的呼召之后,会众必须承认他是基督的使者。如果这位教牧确实是个犹大,那只是他自己的事情。不敬虔的教牧也是使者,就连犹大也是,会众必须听从。”文士和法利赛人坐在摩西的位上,凡他们所吩咐你们的,都要谨守遵行;但不要效法他们的行为”(太23:2-3)。如果众长老在呼召教牧时疏忽大意,如果他们允许自己因威逼利诱就呼召了这样的教牧,他们要为此承担责任。 . . . → Read More: 教牧侍奉之内外召要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