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If you declare with your mouth, “Jesus is Lord,” and believe in your heart that God raised him from the dead, you will be saved. For it is with your heart that you believe and are justified, and it is with your mouth that you profess your faith and are saved.” — Romans 10:9-10 Listen to chapter Copyright © 1973, 1978, 1984, 2011 by Biblica.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18年十一月
« 10月   12月 »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胜过宗教之灵》 第一章「噢!神啊,我有宗教之灵!

汤美·费明芮《胜过宗教之灵》 第一章「噢!神啊,我有宗教之灵! 」 神的话像一把利剑剌透我的心。「宗教之灵」(religious spirit)这个词在我脑海中发出巨大回响,使我再也无法听进讲员在说些什么。 这事发生之前,特会进行得十分正常,和我参加过的无数次特会并没有什么两样。在这次特会中,我是事奉团的副团长,负责为寻求主触摸的人祷告,求医治、神迹、释放, 或者领受恩育。我照常坐在那儿,等候讲员结束信息,好为有回应的人祷告。哪知突然间,我发现自己急需有人来为我祷告!并非讲员长篇大论,专讲宗教之灵,她只不过在信息快结束时一语带过而已。可是就在她口中说出「宗教之灵」的一瞬间,我清楚地听见主耶稣对我说:「汤美,妳身上有宗教之灵!」 目瞪口呆了一下子之后,我在心中祷告说:「主啊,这东西我不要,我必须把牠除去!」 在我有机会进一步对这启示多加省思之前,事奉团的团长,恰克•皮尔斯(Chuck Pierce)已经拿起扩音机,呼唤事奉团前往讲台集合。我迅速祷告答应神,特会之后我一定会对这事追査到水落石出。然后,我捆绑这灵,不许牠在事奉时彰显或搅扰我。感谢神的恩典,事奉时间平安度过,多人出来接受祷告,在神的大能下从邪灵的捆绑中得释放。 第一个实例教训 当特会结束了,我正请讲员在一本书上签名;背后传来 一些嘈杂声,我也不以为意。可是讲员却明显受到搅扰,她抬起头来望着我说:「去叫他们别吵了!」我有点犹豫, 说:「他们不是在祷告吗?请问有什么差错?」她回答: 「他们彰显的是宗教之灵!」 我听了暗自心惊,「什么?宗教之灵!」我顺服地前往那群人当中,也想看看他们到底在干嘛。只见他们的首领「啊!啊!」地叫着,她的双腿高抬,头点点啄啄地似乎在寻找什么,一副好像学鸡走路的样子。通常,我并不怯懦于阻止别人,但那一刹那我却胆小如鼠,跟他们说:「对不起,讲员吩咐你们该停止了。」 「为什么?我们哪里不对了?」他们不服气并质问原因,我慢慢地说:「嗯,讲员说:你们有宗教之灵。」 「我们所做的事情,哪里有那么『宗教』了?」他们更不服气了。 我只好回来告诉讲员:他们想知道自己哪里不对劲了。 她走过去对那位领头的说:「你们所做的就是宗教仪式。」 那女人回答道:「但我是从多伦多(Toronto)承袭来的,那边有个神人为我按手,我就得到了。」 「我不在乎妳从谁,或者在何处得到这些,我只在乎这是宗教之灵。」她的大胆激怒了这伙人。他们很不高兴。 圣灵的彰显有时候确实会叫人做出一些奇怪的动作,或者发出一些奇怪的声音。可是,如果你只是模彷别人,而期待得到那人的能力或恩膏,那么,你所做的就是出于宗教之灵。不是动作本身有什么问题,而是你们想模彷神在别的地方,于别的时间,透过别人所做的事。最后,讲员说道: 你们可以选择带着这个宗教之灵回家,也可以选择从其捆绑中得释放。」那群人最后选择留下来接受释放的服事。 当此事正在进行的时候,有个姊妹来到我面前,说:「汤美,请告诉我,我里面是否也有宗教之灵? 」随即,我清清楚楚看见了那灵潜伏在她里面,而且我也必须实话实说。她坚持我必须为她祷告,直到她完全得释放后才肯回家。我心里暗想:「这下可好了!神说我有宗教之灵,可是今天怎么我周围所有的人都得释放了,而我却仍然带着这个宗教之灵回家?」 我得释放的过程 特会结束回家之后,我禁食三天,哭求神让我明白这宗教之灵如何诱引我,使我行事不讨神的喜悦。那几天,神给我许多的看见,让我看到这宗教之灵是在什么情况下进入我的生命中开始运作。在这段禁食期间所学习到的功课也成为这本书的主要根基。然后,神让我看见宗教之灵第一次是何以能够进入到我生命中的。 那是发生在几年前•我与贝丝.艾维仕(Beth_Alves) — 起前往德国(Germany)的时候。贝丝是一位神大有能力的使女,从1972年起.她走遍世界各地,教导、说预言以及 进行权能服事,我对这位了不起的属灵母亲十分敬重。那次,我的身分是作为她的代祷者。在我的心目中,她是讲员,而我只不过是个代祷者。我后来学到了一个功课,千万要小心,不要轻易使用「我只不过是个……」来为自己定位:无论你之后是用调停者、母亲、技工,或者是大卖场的接待员! 出乎预料地,有一天,贝丝对我说:「汤美,今天上午我有个会议必须参加,该妳上台了,今天的信息归妳讲!」 我大吃一惊,我仅有的时间就是从房间后面走上讲台,来思索该说些什么。我迅速向神祷告:「神啊,我没有什么可分享的,所以祢得自己来!」 当我站上讲台,打开圣经,目录上有个辞「恩膏」吸引 了我的视线;我听见主对我说:「讲这个题目吧!」那天所给的信息,我从来没听任何人传讲过;主把话语传递给我, 几乎就像从电脑下载信息一般。我就着自己所领受的速度传讲。 信息之后,神的大能开始运行在会众当中。突然,喜笑的灵席卷整个会场,这些通常举止庄重保守的德国人,竟然开始满地打滚、大笑、两脚在空中乱踢,久久不停。有个妇人站在我面前,高举双手,将近三个小时一动也不动,像个凋像般。有个年轻人跪在讲台前哭泣,接受神医治他儿时经历的许多创伤。另外,有许多人深深地被神触摸了。我站在讲台上,目瞪口呆,惊奇莫名。我从未见过这种景象! 就在这时候,我抬头看见贝丝•艾维仕走进房间。由于我认为她是神摆在我之上的权柄,当我看到她时,立即想到自己的母亲。在我成长的环境中,孩子不许抢父母的风头, 因此,我觉得自己彷彿被母亲当场逮到偷饼干吃的小女孩般难堪。 我急着想把讲台交还给贝丝,可是她却不愿意上来。我所能想到的惟一理由就是,她在生我的气。我觉得自己像个大祸临头的调皮小女孩。虽然,不是有意识地 ,但我已决定不再去使用神所给我的行神迹奇事的恩赐。我深爱贝丝,我渴望让她得到尊荣,而不要让她相形见绌,特别是在属于她的特会上,更该如此。但事实上,我是选择去尊荣她胜于尊荣神。我选择不再使用自己的恩赐来表达自己对她的敬意,而拒绝让神照祂的旨意和拣选在我身上运行。这样,在我的生命中就出现了一个破口,让宗教之灵有机可乘。尽管我看似圣洁、谦虚,神却向我显示那天的这个决定得罪了神,也让仇敌在我生命中打开了欢迎之门。 当主耶稣让我看清这一切时,我在祂面前哭了。同时,也为宗教之灵在我生命中运作所带来的其它罪行,一一认罪悔改。当我接受了神的饶恕,并察觉祂洁净的大能在我身上涌流时,我开始命令那宗教之灵离开。就在这时,我觉得好像有条大蟒蛇紧紧地缠住我的脖子,使我无法呼吸。我拼命呼叫主耶稣的名来释放我得自由。这样挣扎了一阵子,那宗教之灵在我生命中的魔爪终于松开,并被破除了。呼吸顺畅、体力恢复之后,我向神承诺,愿意照祂的旨意去使用祂给我的行神迹奇事的恩赐。 更有意思的是,好多年之后,当贝斯听到我在教导中述说这段过去的经历,她才告诉我:那天,当她回到德国的会场时,她立即感到神在现场动工。原来,她有一些紧急的属世的事必须前往银行处理。当她回到特会现场时,立即感受到神圣洁的临在,并体会到自己所立之地是圣的。她深深觉得自己从俗事的沾染得洁净以前不可冒然上台。否则可能得罪神。就这样,由于那天的事件,我学习了多少功课啊! 行走在释放的大能中 在我得释放之前不久,好友碧黎•薄莱特(Billie Boatwright)——她常与我一起旅行、传讲信息——有时候会觉得自己心跳异常得很厉害。虽然有许多人为她作了医治祷告,但是情况却愈来愈恶化。很明显地,她必须开刀,否则性命不保。 负责为她开刀的这位医生很有名,这套手术程序是他首创的,成功率极髙。因此,开刀之前,这位医生很有把握绝对能医好她的心脏。可是,花了十个小时。后来,甚至麻醉药都失效了,医生仍然没能解决她心脏的问题。对我亲爱的朋友来说,这真是一段极其痛苦,饱受折磨的日子。十小时的手术之后,她的身体再也无法负荷下去,医生只能被迫终止手术,并宣告手术失败。医生困惑而不知所措地在病历记录中写下:「这病人活着一天,这问题就要折磨她一天。手术失败了,我不晓得她还能撑多久。这手术原是碧黎惟一可以指望的自然(指非神迹)医治的方法。 碧黎开刀的时间,正好是我和贝丝•艾维仕前往德国开特会的时间,也就是神向我启示宗教之灵占据我之时,我得在到底是要去德国参加特会,或者是陪伴碧黎度过生死关头之间,作出选择。我知道神要我出席会议,因此我出席了。 手术后几天,碧黎打电话给我:「汤美,神给了妳拯救列国的策略。如果妳再不快求神告诉妳医治我的策略,我马上就要死了 。妳就得另外训练人陪妳旅行事奉了!」她坦率的话语让我心中刺痛,因为她说得没错,她就快要死了。 前面已经说过,在碧黎开刀以前,曾经有许多大有医治恩赐的人为她祷告过。特别记得有一次,有个人为她按手祷告,那人有很大的医治事工。当时我心想:她不需要我为她祷告。既然有这人在场为碧黎按手祷告,那么,我按不按手并没什么差别。因此,我只站在圈外,为他们所祷告的内容而认同祷告,却没有为碧黎按手。如今我才明白:当时,是那个宗教之灵使我认为我按不按手都没有差别。 但如今,主耶稣已经把我从那宗教之灵的蒙骗中释放了,而我也已为拒绝使用神所赐的医治、神迹等等恩赐认罪悔改。神在时机上的安排似乎愈发清楚了。设若我没有遵从神的旨意到德国参加特会,我就不会得着释放,也不会得着医治的新恩膏。这样,当碧黎在绝望中打电话给我时,一切似乎都连贯了起来,我知道神正透过她的口呼召我去为她祷告,并经历一个大神迹。所以我答应她,我会立即向神求问医治她的策略,也立即着手去做。 神也很快向我显明,我们要有三个人一起去为碧黎按手祷告。每个人都拥有拼图中的一片,三片拼合在一起,将构成碧黎得医治之所需。至于我这片的角色乃是带着能力和权柄摇撼诸天,命令撒但的权势,使她被释放得自由。我必须从请愿式的祷告,例如:「主啊,求祢……」改换成命令和宣告,例如:「奉耶稣基督的名,我命令顺从神的旨意,并且宣告……即将发生。」这听起来似乎是骄傲的,但那却是宗教之灵一直拦阻我去承认,和接受神在我身上的权柄,现在正是我操练运作这恩膏的好机会。 . . . → Read More: 《胜过宗教之灵》 第一章「噢!神啊,我有宗教之灵!

饶恕带来改变和祝福!

这是在北领地的一个土族领袖画的图画,画面是一个澳洲地图。从十字架的底部,可以看见停留在澳洲地图的中心。主的灵,感动画家,要代表澳洲的土族人,饶恕澳洲白人曾经对土族人的伤害。因为主耶稣基督的死已经赦免了人的罪,赦免了澳洲白人对土族人过去的伤害。从政府到民族都向土族人,表示了道歉。如果土族人饶恕了白人过去对他们的伤害,上帝的爱就要更大的进来,上帝要祝福这片土地,祝福澳洲,祝福澳洲的土族人,使整个澳洲进入到上帝所预备的,要复兴的进程里面!哈里路亚,感谢赞美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