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So in everything, do to others what you would have them do to you, for this sums up the Law and the Prophets.” — Matthew 7:12 Listen to chapter .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20年五月
« 4月   6月 »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Shema Yisroel Medley – Freilach Band, Shira Choir, Daskal, Benny, Leiner & Green / מחרוזת שמע ישראל

来自锡安的信息

 庆祝耶路撒冷日: 53周年纪念 耶路撒冷日的庆祝从今天晚上开始并持续到明天。耶路撒冷于1967年归回以色列,今年是耶路撒冷归回第53个年头。这一天是在城中的街道上载歌载舞献上赞美、感谢的喜乐时刻。(以色列疫情管控放松了。) 所以,如果你们愿意,也可以与我们一同简短地庆祝一下。下面的这段录像是耶路撒冷非官方市歌“金色耶路撒冷”。这首歌是 1967年 三日战争发生的三天前写成的。歌曲的作者 Naomi Shemer 当时不曾想到战争那么快地爆发了并使耶路撒冷归回到犹太人手中。 Shemer 创作的这首歌充满了圣经的主题,歌词描述了一座吸引人的、金色的城市。松树的香味弥漫在耶路撒冷清新的山风中。古老的歌声依然在整个耶路撒冷沉睡的街道和城墙上回响着。 但是,这首歌里也包含了对耶路撒冷荒凉的哀叹。这座孤寂的城渴想她的百姓归来,就像百姓也渴想可以回到城中一样。 “金色耶路撒冷”这首歌所描述的耶路撒冷与今天这个繁华喧闹的城市是不同的。如今(2020年),路上车辆的喧嚣、人流穿梭、喧闹的中东式的商业销售打破了任何残存的一点点宁静。这一切见证着神奇迹般地和先知预言性地恢复了他古时立约的百姓。 不止如此。 从这首以色列的经典歌曲中,我听到了整个以色列民族的呼求。这个呼求不是仅仅为着这座城市,这个呼求是要神的同在和荣耀再一次回到他的百姓中间。只有弥赛亚耶稣基督能够回应这个呼求。 请借由欣赏这首歌来庆祝耶路撒冷日。让我们继续为耶路撒冷求平安!同时让我们回应使徒的呼召为耶路撒冷的救恩祷告: “耶路撒冷啊,耶路撒冷啊!你常杀害先知,又用石头打死那奉差遣到你这里来的人。我多次愿意聚集你的儿女,好像母鸡把小鸡聚集在翅膀底下,只是你们不愿意。 看哪,你们的家成为荒场留给你们!  我告诉你们:从今以后,你们不得再见我,直等到你们说:‘奉主名来的是应当称颂的!’” (约翰福音23章37-39节)  “耶和華這樣說:‘論到這地方,你們說:“這地荒廢,沒有人煙,也沒有牲畜。”但在這荒涼、沒有人煙、沒有居民、也沒有牲畜的猶大各城和耶路撒冷的街上,必再聽見11 歡喜和快樂的聲音,新郎和新婦的聲音;還要聽見那些帶著感恩祭到耶和華殿的人的聲音說:“你們要稱謝萬軍之耶和華,因為耶和華是至善的,祂的慈愛永遠長存。”因為我必使這地被擄的歸回,像起初一樣。’”這是耶和華說的。(耶利米书 33:10-11) 我们要铭记的一点是:神对耶路撒冷的信实从未改变过,同样,对于你们,祂的信实也从未改变过! 我们一家如此蒙福和荣幸地住在耶路撒冷,我们从耶路撒冷送去对你们的祝福:耶路撒冷日快乐! 珊蒂 泰普林斯基 . . . → Read More: 来自锡安的信息

祷告的教会 – ( 2 )

祷告的教会 CHURCHES THAT PRAY 彼得魏格纳   编著 赵瑜 译 第二章 言语祷吿或行动祷吿 我对祷吿和教会增长之间的关系非常有兴趣;我在富勒神学院 (Fuller seminary) 教授教会增长已有二十多年了,最近五年致力于祷吿方面的研究。 我曾对国内各地许多牧师讲述这方面的事,有些模式如今已愈发显明。其中一项是我所谓的 – 言语祷吿和「行动祷吿」之间的差异。 祷吿和教会增长 我想我要说的事是不会错的,虽然我承认我没有很多统计数据支持我的论点。尽管如此,我从增长的教会中挑选一百位牧师作抽样调査,假设我问每一个人这个问题:「在你的经验中,祷吿在你教会的增长上扮演什么角?」 我大可确信几乎每一个人都会回答:「哦,祷吿在我们的增长上扮演了主要的角色。」我当然也相信对其中大约九十五位而言,这种回答很可能只是说说罢了。我并不是说那些牧师不相信祷吿或企图欺骗,但我的确认为,如果其教会的祷吿言活与同一社区中没有增长之教会没什么差别时,我不会感到讶异。 我可能错了吗?当然,我甚至希望我错了。我深知祷吿的力量,我期望能在祷吿的质与量,和教会增长速率之间发现密切的关联,而非毫无关系。 科克海德威(C.Kirk Hadaway) 的研究显示,在美南浸信会的一些教会中,不断增加的祷吿伴随着增长。那就是为什么我假设一百间教会中,有五间或许真能显示出祷吿生活和教会增长之间的关联。到时候我会举例说明。但整体而言,恐怕我的观察是正确的。 「应该」和「是」 让我用一点讽刺来强调我的观点。据我所知,带头认真研究这问题的人是德州艾尔德斯盖特卫理公会 ( Aldersgate United Methodist Church in College Station,Texas) 的牧师泰瑞泰寇(Terry Teykl) 他所写的「祷吿和增长」(Pray and Grow) 是我所知唯一探讨祷吿对教会增长有何关系的一本书。这只是泰寇的初步研究,我前面所提到的统计部分还没有人做。不用说,泰寇同意我的看法,认为应该找出一个相关性作为前提来写他的书。 那么这些牧师为什么会这样回答?显然地,我们若不直接问他们祷吿, 在他们教会的增长上扮演角色,他们很可能连提都不会提。泰瑞泰寇书中的序,便肯定了这一点。这篇序是由和全国卫理公会牧师往来密切的卫理公会门徒董事会 (United Methodist General Board of Discipleship) 的以斯拉厄耳琼斯(Ezra Earl Jones) 所写的。 以斯拉厄耳琼斯列举出一些已完成的研究;他们挑选一些增长的卫理公会,要那些教会的牧师依序列出使其教会增长的十大因素。它们依序为: 充满活力的敬拜、团契、牧师、目标明确的事工、社区和世界宣教、基督徒教育、教会增长计划、设备和地点、信徒的事奉、传福音。十项中没有一项是祷吿! . . . → Read More: 祷告的教会 –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