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Listening and Doing] My dear brothers and sisters, take note of this: Everyone should be quick to listen, slow to speak and slow to become angry,” — James 1:19 Listen to chapter Copyright © 1973, 1978, 1984, 2011 by Biblica.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20年五月
« 4月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祷告的教会 – ( 3 )

祷告的教会 CHURCHES THAT PRAY 彼得魏格纳   编著 赵瑜 译 第三章 聆听神的声音 一九九一年某个周六夜晚,我无法安眠,不断感受到某种属灵争战正在进行。当我醒来时,隐约记得我梦到了同性恋的灵。 这一切都是那么地不寻常。通常我睡得很好,不太作梦。直到目前我不像许多朋友那样会在梦中从主领受启示。一旦作梦,我很少留意甚至根本不去理会。老实说,我不太注意这个梦,在我生活中有许多问题,但是同性恋根本不会是其中之一。 从主来的话 然而在第二天早上的主日学课程中,我有感动想告诉全班一些话。这也是件不寻常的事。过去几年中,我可以屈指算出这样做了多少次。我感到那是来自神的话,所以我公开地说:「今天早上这里有某个人受到同性恋的诱惑,你不想要,但是很难拒绝,你需要帮助。神会给你那样的帮助。」我知道那是男同性恋的关系,但是我没有提及那部分。 第二天班上的会计洛基洛德(Rocky Lloyd)打电话给我。他说周日晚上他去教会,领受了一些很棒的圣经教导。他觉得教会的崇拜很好,回家后整个晚上都在读圣经。那天晚上他接到两个人的电话,这两个人彼此没有关系。洛基在过去曾对他们两人作过见证:他也知道这两个人都过着同性恋的生活。那天晚上两个人都要求和他发生同性恋的关系。 虽然洛基本没有那方面的倾向,但是他打电话来告诉我,他很感谢神透过我来警告他,他也赞美神在那天晚上用圣灵的宝剑装备他,而且那天早上他在祷告上也获得直接的帮助:在主日学的服事时段中,大卫蓝弗(Dave Rumph)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走到洛基那对他说:「神要我为你祷告,但我一点也不知道为什么。」大卫为洛基祷告,使他一整天都过得胜的生活。 这消息是从哪儿来的? 这显然是神直接和我以及大卫蓝弗沟通的实例。更重要的是,这是从神来的话语,透过我们向洛基洛德传讲。 在前一章中,我提到行动祷告是双向的祷告;我们对神说话,祂也对我们说话,就像我打电话给我在世上的父亲互相交谈一般。对遵从圣经的基督徒而言,这应该是不言而喻的。对许多人来说它的确是。但是教会中却有蛮多人无法赞同我们这时代还能听到来自神的声音。 们通常接受这样的想法:神藉着安排我们的生活来带领、指引我们,但是若假装「听到」神的声音,则是不值得被尊重的行为。 不管用什么方式,如果我们让人觉得是在引述神对个人说的话,或是我们把自认为听到的内容,用自己的话叙述出来,都会让人觉得格外可疑。我在众人面前,站起来分享我自认为来自神的话语,恰当吗? 大卫蓝弗说:「神告诉我……」恰当吗? 行动祷告是双向的祷告;我们对神说话,祂也对我们说话,就像我和在世上的父亲互相交谈一般。「约翰麦维尔今天祷告」 不久前,我在富勒神学院教五十位牧师宣教学博士班的课程。两周密集课程的每天早晨,我都会去拜访担任当日祷告班长的牧师,大约花四十五分钟与他一起祷告。在此之前,我会先在个人的晨祷中,拿出全班的名单,为每一位学生代祷,求神向我显明那天早上谁应该当祷告班长。 刚开始两三天,我会在有感动的十到十五人的名字旁边作上记号。我的好友 – 圣地亚哥地平线卫理宗教会 (Skyline Wesleyan Church)的牧师约翰麦维尔正好选了这门课。然而我没有在他的名字旁边作记号,因为他素以「牧师的教师」著称。我思索: 一、约翰不需要再一次在众人面前展现自己的才能; 二   我不希望别人认为我专门钟情于我们当中的名人,我决定这一次要由其他人来祷告。神却作了不同的决定。第二周的星期一早晨,当我为作记号的名字祷告时,我清楚地听到神在我的灵里说:「约翰麦维尔今天要祷告。」那就够了。 我去拜访约翰麦维尔,由他带领,结果那是两周中最深入、最有力的一次祷告。第二天约翰和我共进晚餐。他说:「我知道你昨天会来找我一起祷告。前一晚我对大卫费雪(Dave Freshour )说:『明天早上我要祷告!』」 这次,我们两人都没有公开分享我们从神那里听到的话,但是当我们私下交通时,都十分喜乐。我们两人都认同非常保守的神学传统,但是我们都相信神今日说话,而且可以清楚地引述他的话。那一次我们真的听到祂说话了。 「我引述神对我说的话」 杰克海福德早在约翰麦维尔和我之前就接受这真理了,他无比大胆地说出来。当他使用「神对我说」这个用语时,他说:「我是指比一般启示或个人内在感动更明确的指示。只有神在我的灵里直接对我说话时,我才会使用它,那是罕见、特殊的情况。我不是指「我有感动』或『以某种方式感受到』。」海福德肯定神对他说话:「那些话是如此清晰,使我几乎可以说:『我引述神对我说的话。』在完全承认自己的罪性和人性下,我感到自己引述至高神对我说:「约翰麦维尔今天祷告」是很恰当的。 我也知道对一些人而言,这听起来简直就是高傲。「彼得魏格纳以为他是什么人,能让宇宙的创造者屈身对他说话?」尤其是这些枝微末节之事,像是:在并无太大诱惑的情况下,拒绝同性恋的求爱,或是拜访某个人,请他在课堂上祷告。 今日来自神的启示? 我完全了解这种想法,因为身为被正式按立的传道人,在过去的事奉中就常有这样的想法。我在神学院中所接受的教导是:神一般的启示经由创造临到所有的人类,而他特殊的启示则局限在圣经中。神可能直接对使徒和先知说话,但是他们已把祂的话写了下来。当新旧约正典正式完成并经认可后,就不再需要直接的启示了。毕竟,希伯来书一 1 – 2 说:「神既在古时藉着众先知多次多地晓谕列祖,就在这末世藉着祂恶儿子晓谕我们」 神已经说了祂要说的话。我们若阅读、应用圣经,就不再需要从神来的启示。如今我仍确信圣经无误,但我也发现神要告诉我们圣经以外的事。例如,我决定和桃乐丝结婚时,没有一句经文告诉我「就是她」。当我蒙召成为勒神学院的教授时也是如此。在邀请艾莉丝史密斯(Alice Smith)成为桃乐丝和我的第一顺位代祷者时,情况仍然没有改变。 读过「祷告战士系列」的第二本书「祷告的盾牌」的,都知道我喜欢将蒙召特别为我们和我们的事工祷告的人,区分为第一、第二、第三顺位代祷者。目前桃乐丝和我有十八位第二代祷者和一位第一代祷者,结合成一支由十九位亲密祷告同伴组成的团队。 我相信第一代祷者只能由神拣选,所以在建立这样的关系之前,非得听到神的声音不可。由神亲自来巩固这种关系,这件事之所以重要,原因之一是祂通常会将有关代祷对象的事,直接告诉这位代祷者。例如,一九九零年十一月十五日,艾莉丝在她的日记中写道: 「休斯敦时间下午一点十五分左右,彼得魏格纳有危险。当我开始代祷时,主给我一个异象:有一个掌权的恶魔从南方来,他有人形那样大,盘旋在魏格纳的头上,手中拿着箭瞄准他的心。我大叫:『主啊,救他!怜悯他,救他!』主启示这是死亡的灵。我求问圣灵,魏格纳是否无恙,祂说:『他的生死还不确定。 我痛苦万分!打电话要艾迪(艾莉丝的先生)祷告!当我呼求怜悯,提醒天父祂对魏格纳的计划,引述经文并和黒暗的势力争战时,主对我说诗篇第一四四篇是给彼得的话。 . . . → Read More: 祷告的教会 – ( 3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_jMXBGYQTq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