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Ask, Seek, Knock] “Ask and it will be given to you; seek and you will find; knock and the door will be opened to you. For everyone who asks receives; the one who seeks finds; and to the one who knocks, the door will be opened.” — Matthew 7:7-8 Listen to chapter .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21年一月
« 12月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祷告的教会 – ( 2 )

祷告的教会

CHURCHES THAT PRAY

彼得魏格纳   编著 赵瑜 译

第二章

言语祷吿或行动祷吿

我对祷吿和教会增长之间的关系非常有兴趣;我在富勒神学院 (Fuller seminary) 教授教会增长已有二十多年了,最近五年致力于祷吿方面的研究。

我曾对国内各地许多牧师讲述这方面的事,有些模式如今已愈发显明。其中一项是我所谓的 – 言语祷吿和「行动祷吿」之间的差异。

祷吿和教会增长

我想我要说的事是不会错的,虽然我承认我没有很多统计数据支持我的论点。尽管如此,我从增长的教会中挑选一百位牧师作抽样调査,假设我问每一个人这个问题:「在你的经验中,祷吿在你教会的增长上扮演什么角?」

我大可确信几乎每一个人都会回答:「哦,祷吿在我们的增长上扮演了主要的角色。」我当然也相信对其中大约九十五位而言,这种回答很可能只是说说罢了。我并不是说那些牧师不相信祷吿或企图欺骗,但我的确认为,如果其教会的祷吿言活与同一社区中没有增长之教会没什么差别时,我不会感到讶异。

我可能错了吗?当然,我甚至希望我错了。我深知祷吿的力量,我期望能在祷吿的质与量,和教会增长速率之间发现密切的关联,而非毫无关系。

科克海德威(C.Kirk Hadaway) 的研究显示,在美南浸信会的一些教会中,不断增加的祷吿伴随着增长那就是为什么我假设一百间教会中,有五间或许真能显示出祷吿生活和教会增长之间的关联。到时候我会举例说明。但整体而言,恐怕我的观察是正确的。

「应该」和「是」

让我用一点讽刺来强调我的观点。据我所知,带头认真研究这问题的人是德州艾尔德斯盖特卫理公会 ( Aldersgate United Methodist Church in College Station,Texas) 的牧师泰瑞泰寇(Terry Teykl)

他所写的「祷吿和增长」(Pray and Grow) 是我所知唯一探讨祷吿对教会增长有何关系的一本书。这只是泰寇的初步研究,我前面所提到的统计部分还没有人做。不用说,泰寇同意我的看法,认为应该找出一个相关性作为前提来写他的书。

那么这些牧师为什么会这样回答?显然地,我们若不直接问他们祷吿, 在他们教会的增长上扮演角色,他们很可能连提都不会提。泰瑞泰寇书中的序,便肯定了这一点。这篇序是由和全国卫理公会牧师往来密切的卫理公会门徒董事会 (United Methodist General Board of Discipleship) 的以斯拉厄耳琼斯(Ezra Earl Jones) 所写的。

以斯拉厄耳琼斯列举出一些已完成的研究;他们挑选一些增长的卫理公会,要那些教会的牧师依序列出使其教会增长的十大因素。它们依序为:

充满活力的敬拜、团契、牧师、目标明确的事工、社区和世界宣教、基督徒教育、教会增长计划、设备和地点、信徒的事奉、传福音。十项中没有一项是祷吿!

当然,这些牧师或许认为不适合提及祷吿,但讽刺的是,一本主张祷吿应该是重要增长因素的书其序却提出不是的例证。至少这些教会增长的牧师没有用言语表达出它的重要性。

这样讲是什么意思?

希望大家明白我不是在批评这些卫理公会的牧师,我只是设法对许多美国教会的真实情况做正确的描述。教会增长的牧师不将祷告列入十大因素中,却说祷告是他们增长的关键,这是什么意思呢?

我相信他们的意思是:

·我们增长的背后有神的能力;耶稣说:「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太六 18)保罗说:「栽种了,亚波罗浇灌了,惟有神叫他生长。」(林前三 6)我们的教会增长,主要不是靠人,而是靠神的祝福!

我常常讲祷告方面的道。并非我所有的道都是关于祷告,但我常提到祷告,并教导我的会友,祷告对我们个人生活和教会生活而言极为重要。

·我经常为教会及其生命和增长祷告。会众中也有许多人经常为我们的教会祷告!虽然以上的陈述是真实的,值得称许,但是如果这类教会每周的祷告生活以一到十做评估,结果会是蛮低的,即使是由牧师自己来评定等级也是如此。

我不知道我已经听牧师们说过多少次这样的话:「星期三晚上的祷告会是我们教会每周最重要的聚会。」其实并非如此,很少有例外的。它是一周中最沉闷、人数最少、最公式化、最无聊的聚会。在大多数的情况下,不论有没有周三晚间的祷告会教会都会以同样的比率增长。

诚实的结论是:至少在美国,大多数增长的教会之所以增长,是因为有意无意地应用健全的教会增长原则,伴随着程度颇低的祷告。不过,到目前为止,在这些教会当中,我还找不到完全不相信祷告,而且真的如此去行的。然而我赞同泰瑞泰寇,我相信如果这些教会能有高的祷告,其增长会更有动力。他们现在像是八汽缸的车子用四、五汽缸在跑。在本书中我想要鼓励牧师从言语祷告转变至行动祷告!

我相信行动祷告能:帮助增长的教会提高增长速率,提升教会的属灵品质。

扭转不增长的教会:改变整个社区的属灵气氛,使其朝向具社会公义,更能接纳福音的环境迈进。

从言语到行动

我自认在言语祷告上是个专家。我在担任传道的前廿五年一直在操练这种祷告。经过几年的转变,我现在努力操练行动祷告。最近五年的事奉显然是最令人兴奋和最有价值的。这是行动祷告造成的差异。

当我分析从言语祷告到行动祷告的转变时,我要指出至少有三方面是教会和教会领袖需要留意的。当然不止这三项,但我认为这些是最重要的。

一、了解祷告的本质;、认清祷告的力量;三、遵循祷告的规则。

了解行动祷告最有用的方式是明白:祷告基本上是种关系。我们藉着祷告住在神里面;祷告吸引我们进入与天父的亲密关系中。它是一种个人的关系。

了解祷告的本质

通常,人们认为祷告是向神求东西。但这只是祷告的一部分,并未确切描述出祷告的本质。了解行动祷告最有用的方式是明白:祷告基本上是一种关系。我们藉着祷告住在神里面:祷告吸引我们进入与天父的亲密关系中。它是一种个人的关系。

当耶稣教导他的门徒祷告时,祂要他们一开始就说:「我们在天上的父,」(太六 9)这不仅是关系的宣告,还是家庭式的关系。祷告最令人敬畏之处在于能够带我们进入与神的同在中,我们不是像坐在运动场上,看神的身影出现在下面的台上,像并肩同坐在客厅里。

祷告讨神喜悦

启示录只有两次提到祷告,两次都将祷告描述为香。在启示录第五章中,我们看到庄严的、宝座所在的景象,耶稣在那里从天父手中接下用七印封严的书卷。廿四位长老俯伏敬拜,各拿着「盛满了香的金炉,这香就是众圣徒的祈祷」(启五 8)。

接着在启示录第八章中,有一位天使拿着香,站祭坛旁,要和众圣徒的祈祷同献上。「那香的烟和众圣徒的祈祷,从天使的手中一同升到神面前。(启八: 4)

当使徒约翰在启示录中写下这些时,他自然是熟悉诗篇一四一 2:「愿我的祷告如香陈列在你面前愿我举手祈求,如献晚祭!」这是指会幕中的香坛。

祭司亚伦每天早晚在那儿烧香,象征神和祂百姓每日的关系。感谢耶稣基督,感谢祂在十字架上的死,使我

们不必依赖像亚伦这样的祭司烧香,好提醒我们与神之间的关系。我们的祷告本身就是那关系。我们每一个人都能直接到神面前。

神喜悦这种祷告的关系,祂喜欢香所制造的气氛。这样讲好像有点自大,不过神也因我们的祷告蒙福。因着耶稣,我们有极大的特权与宇宙的创造者建立父子关系。我们和祂并肩同坐在我们的客厅里。

行动祷告是双向的

虽然有些人或许不曾想过要将祷告定义为:与天父之间的亲密关系;但很少人会不赞同这点。然而许多人在意识上却尚未接受这个观念。如果祷告是一种关系,这关系必须是双向的,非只是单向。

新约教导我们将神当作我们的父亲,并假定我们已藉着人类关系上的学习,知道如何去行。写这本书时,我父亲八十七岁,住在三千里之外。我们彼此深爱对方,一直有着非常好的关系。我将本书献给他。我们藉着代替祷告的实用品 – 电话 – 维系我们的关系。我每周至少打一次电话给他,但是在我打去的时候,我们两个都会讲话。我从未预期只有我在唱独角戏。

然而,我自己多年来的言语祷告,多多少少表明我期待和天父之间的关系是单向的。我向他说话从不聆听祂的回音。我寻求祷告的答案,主要经由生活中状况的变化而得着。但是听祂的声音?我知道约翰曾说:「我们将所看见、所听见的传给你们,使你们与我们相交。我们乃是与父并祂儿子耶稣基督相交的。」(约壹 3)可是我从未想过:神希望双向的交谈成为我们相交的一部分。祂何等期待祂的儿女能在祷告中聆听祂的声音啊!聆听神的声音对行动祷告而言是如此重要,因此我要在下一章中作某种程度的探讨。

认清祷告的力量

言语祷告若要变为行动祷告,需认清一个非常简单的真理:祷告有功效!我这样说的意思是我们若正确地祷告,便会看到祷告蒙应允。虽然不是每次都照我们期待的方式成就,但往往会成就。虽然不是每次都在我们期待的时候成就,但往往会成就。有时只有部分蒙应允,

但通常不仅照着我们所期待的成就,而且还有过之而不及。我们知道神「充充足足地成就一切,超过我们所求所想的」(弗三 20)。 我完全了解许多读本书的人已经是行动祷告者了,不需要说服他们祷告是有功效的。有些人则很难相信,今日在我们福音派基督徒圈中,竟然有人会劝阻我们不要在祷告中向神祈求,并且不该期望神在回应时会赐予。但确实有这样的人。

祷告蒙应允应该令我们兴奋吗?

我通常避免辩证,在此也不例外,我会避免提到名称和地点。但我认为在全力参与我们这时代规模的祷告运动时,这绝对是件重要的事;因此,我会尽可能清楚地说明这件事。为确认起见,我要说我是引用过去五年间所出版的一份著名、保守福音派期刊中的社论。

那篇社论的背景是由旧金山综合医院(San Francisco General Hospital)心脏病学家蓝道夫拜尔德(Randolph C.Byrd)针对祷告所做的一项满广泛、公开的实验。我在我所写的「如何开始医治事工」(How to Have a Healing Ministry)书中曾提及这项研究。拜尔德将四百名心脏病患者随意地分为两组,每组两百人。没有其他人知道谁在哪一组,连病人和医疗人员都不知道。小组有重生的基督徒为他们祷告,另一组则没有人为他们祷告。有人为他们祷告的那一组很明显地较少有并发症,死的人也较少。

我知道大多数基督徒都会为这项发现欣喜。但是写这篇社论的主编觉得,他应该警告读者留意这类证据背后隐藏的危机。例如,他坚决主张我们不应该用这类证据去教导我们的孩子祷告。如果我们这样做,他们会漏掉更重要的功课:顺服。他坚持主张:

「我们祷告首先是为了顺服,非获利。」他并建议我们不应用它来说服我们的朋友多多祷告。如果我们这样做,后来某个祷告未蒙应允,祷告便丧失吸引人了。他认为分享蒙应允的祷告就像是给我们的孩子糖吃。当时或许好吃,「但是一直以糖果作为日常饮食可不是件营养的事」。

那位主编总结他的立场:「将祷告缩减为一种满足自我的技巧,会使我们的神学不健全。」使言语祷告永存

「不期望祷告蒙应允」,这样的神学观点较为健全;这是普遍存在的观念。据我所知,再也没有什么比这种观念更能使言语祷告屹立不摇了。我所受的事奉训练便是这样的思考方式,但是我怀疑没有一位教授对此事敢如此直言不讳。

如果那位主编的太太是其中一位接受祷告的心脏病患者,不知道他的反应是什么?

玛格瑞特帕洛玛(Margaret Poloma)和乔治盖洛普世(George Gallup,Jr.)在最近所做的一项研究中发现,虽然百分之八十八的美国多多少少都会向神祷告,但是不到一半的(百分之四十二)会向神求物质上的需要,而且只有百分之十五的人经常在具体的祷告上蒙应允。很少人操练「恳求的祷告」,其原因很可能是我们那位主编朋友的神学已经获胜了,包括福音派在内。

帕洛玛和盖洛普发现,「许多祈求的人的确得到了他们所求的东西」。他们对此事的评论是:「现代理性的世界观或许将恳求的祷告视为一种魔法,但它却是有无数圣经实例可循的祷告形式。」

我并且要说,为物质祷告的主要圣经实例是主祷,耶稣在其中教导我们:「我们日用的飮食,今日赐给我们。」(太六 11)

神的主权和祷告的律

我记得在神学院所受的教导是:祷告最重要的功用是改变我、塑造我。神永不改变。祂是至高的,不论我是否祷告,祂都会照着祂的心意去做。叨雷(R.A.Torrey)那圣般贵的声音仍犹在耳,

他惋惜当时的教会不祷告,他说;基督徒「相信祷告是有益处的『反射作用』,亦即对祷告的人有益……但是谈到『不祷告就无法经历祷告所带来的祝福』时,他们则不相信,而且很多人如此坦承」,言语祷告在当时也是很普遍的。

所幸,祷告的态度在我们这时代正急速改变。如果祷告无效,大规模的祷告运动便不会横扫全球倡导行动祷告的人绝不会质疑神的主权。但是他们从圣经中明白,至高的神立下了祷告的律。神渴望做事,但除非基督徒用神给他们的自由祷告,祈求祂做,否则祂不会做的(参雅四 2)。 这种祷告并不违背我们对神的顺服,事实上,正好相反。它是顺服神的结果(参太六 8,七 7~11;路9~13)。

没有人能改变神,但是我们的祷告能直接影响神要做或不做的事。这是神自己成就事实的方式。「你求告我,我就应允你,并将你所不知道、又大又难的事指示你。」( 耶卅三 3)如果我们不求告祂呢?答案再明显不过了。

祷告不是在告诉神要做些什么,祂不能做违背祂心意的事。我祈求无论祂想要做什么都能成就。我假设,我若不祷告,神渴望的事便不能成就。我喜欢杰克海福德(Jack Hayford)所写的一本畅销书:

祷告就是攻入不可能之境 -(prayer Is Invading  the Impossible)中某一章的标题:我们不,他便不!

没有一个团体比加尔文派更尊重神的主权,因此我认为我的朋友艾尔梵德葛兰德对此事的看法十分重要。他来自基督教改革宗(Christian Reformed denomination ), 该 宗 派 以 约 翰  加 尔 (John Calvin)的名字为其神学院命名。梵德葛兰德说:

「神等候求告他并非因祂不能,是因祂选择这样的方式行使祂的旨意。我们不是大棋盘上的小卒,乃是息息相关。只有对神的主权和预定抱着冷酷、机械式观点的,才会认为神忽视我们的祷告,以为祂完全照着预定好决不变更的计划行事这不是圣经对神的观点,这种对主权的观点反而较像是圣经所驳斥的宿命、回教式的主权观点。」

祷告改变历史

没有人比传士德(Richard Foster)在他的名著「属灵操练礼赞」(Celebration of Discipline)中说得更好:「我们是与神同工以决定未来,如果我们祷告得正确,某些事会发生在历史中。」

最近我向富勒神学院的学生推荐一本关于祷告的书,书名有些挑动性:「神改变了的心意」(And God Changed His Mind)。是由安得烈弟兄(Brother Andrew)所写的。他说:「神对我们的计划不是雕刻在水泥里,只有祂的性格和本质是不改变的,祂的决定则不然!」

圣经中有好几个因著代求使神改变计划的例子。其中一个是当摩西带着法版从西乃山回来时,神欲倾倒祂的烈怒,灭绝以色列。但是摩西为以色列人代求。「于是耶和华后悔,不把所说的祸降与祂的百姓。」(出卅 14)

我们必须明白一件很重要的事:这世上所发生的一切并非神的心意。这虽不是个令人愉快的想法但撒旦确实被形容为「这世界的神」(参林后四 4)。

例如,神的心意是不愿有一人沉沦(参彼后三 9 ),但许多人仍旧沉沦,因为这世界的神弄瞎了他们的眼睛(参林后四 3 – 4)。 圣经告诉我们,但以理祷告,神在那一天就应允了他的祷告。然而,这应允花了廿天才到达,不是因为神耽延,是因为「波斯国的魔君」成功地拦阻(参但)。谈到这一点,华特威克建议:

「这项影响祷告的新发现 – 敌挡神旨意的权势使『神是一切事件之因』这观念有了决定性的转变。」如果但以理没有继续禁食祷告,应允究竟会不会到达?可能不会。这就是祷告如此重要的原因,也是历史属于代祷者的原因,就像威克所说的。

基督徒生命中心

一九八 年代早期,威蒙罗杰斯牧师在肯塔  基州的路易斯维尔创立了基督徒生命中心。中心顺利增长至五百人,但后来锐减至二百人。罗杰斯感到气馁,开始寻找另一个教会。后来神对他说了一句话:「我呼召你到路易斯维尔,我要把这城市的钥匙给你。」

结果这钥匙是祷告。如今已与主同在的罗杰斯当时向七位执事挑战,每天和他一起祷告一小时。他向会众提出这需要,二百人中有一百人同意经常为教会祷告。他开始祷告,并维持一天廿十小时的祷告网。教会在信心中跨了出来,购买了三百四十六英亩的地,设计成一座韩国式的祷告山,有祷告洞、附卫浴的套房式房间和一间小教堂。他们将每周四定为禁食祷告日。

在基督徒生命中心,祷告不仅是言语也是活泼的行动。教会几乎一夜之间被翻转过来。增长至二千人,然后六千人。到那时,它已在美国拓植了五十五间新教会。祷告是大有力量,大有功效的!

遵循祷告的规则

我已经数不清过去几年来读过多少关于祷告的书。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几乎没有两本书是一样的。祷告或许是个谈不完的话题。我们已有许多「祷告的规则」,但是有四点是我所要强调的,我们这些向来操练言语祷告的人,若渴望转变为行动祷告,便需要持别注意以下四点。

我认为这四点最重要的祷告规则是:

以信心祷告

以清洁的良心祷告

以能力祷告

以毅力祷告

规则:以信心祷告

雅各告诉我们,我们若缺少智慧,就应该向主求(参雅 5)。然后他又说:「只要凭着信心求,一点不疑惑:因为那疑惑的人,就像海中的波浪,被风吹动翻腾。」(雅 6)这有多重要?雅各说差别可大了。疑惑的人「不要想从主那里得什么」(雅一 7)。信心显然是一条重要的祷告规则。

耶稣用一个生动的例子教导的门徒信心的功课:带着信,若是叫这座山投到海里,就必成就(参可 123)。然后他说:「凡你们祷告祈求的,无论是什么,只要信是得着的,就必得着。」(可124)

什么是信心?「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之事的确据。」(来 1)我们当然不会向神求已经有的东西,而是求还没有的东西 – 希望得到,但还未见到。如果我们有信心,所期望的未见之事将会有实底。这实底不会是物质的,它一定是属灵的:尽管如此,它还是实底。如果我们不将实底放在所求的事上,我们就是怀疑者,像海中的波浪一样,我们的祷告也不会蒙应允。我们将会违背祷告的规则。

许多人不喜欢这个教导,他们认为太危险,因为我们自己承担太多的责任。他们不喜欢面对这个事实:就是有时(当然不是每次)我们的祷告未蒙应允要怪我们自己。行动祷告需要信心。神是否让这规则有例外的情况?所幸对包括我在内的大多数人而言是有例外的。但是我们要清楚那些是例外,不是规则。

成功神学

多年来,我听过人们对「信心的话语」或「成功神学」阵营的批评。但是据我看,这些对「信心」最热心的拥护者,只是设法强调一项许多人容易忽略的圣经真理,把平衡带入教会中。而这真理是:期盼神的旨意成就时,我们的信心能在其中扮演重要的角色。

我也听过有人批评「意象式」(visualization)的操练。当我第一次从赵镛基或罗伯舒勒(Robert Schuller)等好友那儿听到「意象式」时,我只能承认这些人知道一些我所不知道的事。他们帮助我了解希伯来书十一 1 中「实底」的含意,我很感激他们。

某些主张「信心话语」或「意象式」的人,是否过分强调他们的主张?的确是。但是当某些重要观念的修正进入基督身体时,出现一些偏颇确是可预料的。是否有一些长老会信徒太强调预定论?是否有一些基督教会(Church of Christ)的信徒太强调浸礼的重要?是否有一些拿撒勒教会信徒太强调圣洁?是否有一些神召会的信徒太强调说方言

是否有一些信义会信徒太强调律法和福音?当然有。平衡会来到。成功神学的阵营已有一些人承认他们过于强调祷告蒙应允时信心的角色;有些人已察觉他们有操纵神的危机,他们知道不应该那样做

有些人已发觉神所赐予的成功,和极端贪婪之间并无明显的界线;有些人已坦承他们求却得不着,是因为他们妄求,「要浪费在你们的宴乐中」(雅四 3)。

尽管要冒这些风险,我们仍必须同意:凭信心祷告是极重要的祷告规则。祷告是否蒙应允是以此为基础。

我们要如何更有信心地祷告?

带着信心祷告的主要关键是明白神的旨意,约翰告诉我们:「我们若照祂的旨意求什么,他就听我们。」(约壹五 14)

好个「如果」

有些人不知道如何运用信心祷告,结果他们的祷告生活苦不堪言。他们很担心会僭越和操纵神,因此他们发展出一种万无一失的祷告方式。他们发一现当他们谨慎地将「如果」这个字加进他们策略性的祷告中,便不需要担心祷告是否蒙应允。

约翰毕撒格诺在他所著「积极祷告的力量」一书里,将其中一章定名为「若是你的旨意」。他写道:「许多美好的祷告未蒙应允,因为在中间有『如果』这个字,使其变得无力。」他们为什么这样做?毕撒格诺提到其背后的真正原因是:「我们不是真正地相信神会成就任何事情,所以我们这样做,好在祂不成就时自圆其说 – 好比契约书中细则部分的免责条款。

换句话说许多人没有合乎圣经的信心。」约翰加尔文会同意毕撒格诺的看法。在他所着的「基督徒信仰的原则」一书中,加尔文质疑这样的祷告:「主啊,我怀疑祢是否会听到我的祷告,但是因为忧虑压迫着我,我逃向祢那里,如果我配得,祢或许会帮助我。」加尔文强调,圣经中众圣徒的祷告并未依照这模式。他提醒我们要遵从圣灵的教导,「坦然惧地来到施恩的宝座前」(来四 16)。

约翰加尔文说:「容我这样说,只有从这种信心的推断中产生的祷告,以及以稳固确切的盼望为根基的祷告,才是神所悦纳的祷告。」

在「若是祢的旨意」这句话背后常常有一个微妙的假设:我们在祷告以前不可能知道神的旨意有人引用雅各书四 15:「你们只当说,主若愿意,我们就可以活着,也可以做这事,或做那事。」来证明这假设。也许他们没有注意到其前后面是讲出远门作买卖,而不是祷告时,对天父讲话。

明白神的旨意

但是我们在祷告前能知道神的旨意吗?当然能!明白神旨意的两个主要方式是:1.由圣经中得知(参提后三 15 – 16); 2.求问神,得到答案(参约四 26,六 13;提后二 7:雅 15󺗑�7)。有关神的旨意,我们所需要知道的,大部分已启示在圣经中。我们知道神的旨意是关乎喂养饥饿者、外遇问题、为受压迫者伸张正义、纳税、孝顺父母和种族和谐。圣经在这些方面说得很清楚。因此,当我们为他们祷告时,我们知道我们是照着神的旨意祷告!

一些团体愈来愈喜欢把许多祷告时间花在「以经文祷告」使用柯渥(Judson Cornwall)所写的一本有关祷告的好书之名。柯渥在他的书中建议我们,经文可以成为我们的祷文。他说:「当我们用神的话作为祷告的媒介时,神的话能表达出圣灵深处的渴望及思想。」当我们用经文祷告时,我们是照着神的旨意求。

照着神的旨意祷告的第一个方式是求问祂,在祷告前先寻求祂的旨意。耶稣说祂只作祂看见天父所作的事(参约五 19)。我们也要这样行。

明白神旨意的主要关键在于花时间亲近他。我们能知道配偶的心意吗?我和我的太太一起生活四十多年了,我最好知道她的心意,而我的确知道。

她也知道我的。然而结婚当天,我们两人都不晓得现在所知道的这些事。但是我们学习,而且很快发现,学得愈快就愈喜乐。我们和天父之间也是如此。我们愈花时间亲近祂,也就愈确定什么是祂的旨意什么不是

在下一章我会详细探讨当我们花时间亲近神时,要如何聆听祂的声音。不论经由圣经或直接与神交通,当我们确知神的旨意时,我们便可以满怀应有的信心祷告,并看到我们的祷告得蒙应允。

规则:以清洁的良心祷告

既然祷告的本质是与天父间的亲密关系,那么显然地,任何妨碍这关系的罪,即使只是一小部分,也会减弱我们祷告的果效。

以赛亚肯定神渴望聆听并回应我们的祷告:「耶和华的膀臂并非缩短,不能拯救,耳朵并非发沉,不能听见。」(赛五十九 1)然而罪却能拦阻此事。「但你们的罪孽使你们与神隔绝;你们的罪恶使祂掩面不听你们。」(赛五十九 2)对付罪,并且拥有一颗清洁的良心是既定的祷告规则。

耶稣领悟这一点,便在主祷文中教导我们每天祷告:「免我们的债(罪)。」(太六 12)(「债」或「过犯」trespasses,这些较普遍的字已过时了,且无法表明这祷文在今日的真实含意。)因为所有的基督徒有时都会犯罪,如果我们期望祷告蒙应允,便需要确定自己每天都是无罪的。彼得提醒我们:「因为,主的眼看顾义人:主的耳听他们的祈祷。惟有行恶的人,主向他们变脸。(彼得三12)

要有好的祷告,悔改和认罪是不可或缺的,而且不要继续犯罪。故此耶稣要我们祷告:「不叫我们遇见试探。」(太六 13)这些对洁净内心而言贡献良多。但是在所需要对付的罪中,有一事对罪而言,似乎比其他都要醒目:饶恕。

饶恕他人

「免我们的债(罪)」的第二个部分是「如同我们免了人的债(罪)」(太六 12)。我之所以说饶恕在有效祷告上比其他都要醒目的理由,是因这是耶稣讲完主祷文后,紧接着再次强调的惟一一点。

祂说:「你们饶恕人的过犯;你们的天父也必饶恕你们的过犯。你们不饶恕人的过犯,你们的天父也必不饶恕你们的过犯。」(太六 14󺗑�15)

如果你遭受很大的误解呢?如你是诚实的受害者呢?如果你都没有错,却受到别人极大的伤害呢?如果他们拒绝道歉呢?如果他们告诉别人都是你的错呢?你要怎么办?饶恕他们!耶稣就是这样。

如果你真的去饶恕,你的心会被洁净。祷告是否蒙应允,不是看你的对头做了或没做什么,是看你做了什么。

雅各书第四章探讨祷告不蒙应允,是因违背了清洁良心的规则。「你们求也得不着。」(雅四 3)为什么?你们有错误的欲望。你们淫乱、你们斗殴争战、你们贪恋(参雅四 2)。 你们有错误的动机。你们妄求,你们不照着 神的旨意求,所以你们误入歧途(参雅四 3)。

你们有错误的目标;你们祈求是为了满足你们自己的喜好。你们是自私的(参雅四 3)。 我们生命中圣灵的果子将再次把我们引至亲近神的道路上。圣灵将给我们:

1. 正确的欲望;和天父有亲密的关系;

2.正确的动机 – 荣耀神;

3.正确的目标 – 神的旨意 ,这会帮助我们回到正道上,运用以清洁的良心祷告的规则。

规则三:以能力祷告

祷告容易缺乏信心的原因之一是:我们并不完全了解,当我们奉耶稣的名来到天父面前,我们有多少能力。我们必须遵守的祷告规则,是使用已经赐予我们的能力。有能力的祷告和软弱的祷告之间其差别在于圣灵。圣灵是耶稣神奇能力的来源(参太十二 28;路四 1、14󺗑�18;徒二 22,十 38),耶稣告诉祂的门徒,他们会有同样的能力,且做和祂一样的事(参约十四 12)。 他离世前告诉门徒,他去原是与他们有益,因为那样他们才能领受圣灵完全的能力(参约十六 7󺗑�14)。 祂指示他们要在耶路撒冷等候,直到他们领受这能力(参路廿四 49)。然后就在耶稣升天前,祂说:「但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就必得着能力。」(徒一 8)

虽然每一位重生的基督徒都在祂的生活中享受圣灵的同在,但是每个人享受的程度不尽相同。有些人随时都会被圣灵充满,有些人则不会。我今天可能被圣灵充满了,但是明天我会需要更新我和祂的关系(参弗五 18)。有些人称它为「浸」,非「充满」。不同的群体在教义和实质上给予它不同的修饰,但是现象都一样:虽然我们都有圣灵的同在,但是圣灵能力的多寡却各不相同(参提前四 14;提后 6

彼得是在五旬节那天「被圣灵充满」的人之一(参徒 4),尽管如此,他在使徒行传四 8 中为着在公会作见证,又一次「被圣灵充满」。显然一次是不够的。

圣灵同在,使我们每日持续不断地更新,也在祷告的其他方面帮助我们。祂帮助我们维持清洁的良心,因为圣灵的工作之一是叫我们知罪(参约六 8)祂帮助我们在祷告时能确实明白神的旨意。因为祂引导我们到天父那里(参罗八 16:加四 6)。

祂建立我们的信心,因为当我们看到超自然的能力经由我们流出去触及他人时,我们便得着激励。我们有圣灵便能真正地以能力祷告。

规则四:以毅力祷告

我先前提到:有时我们的祷告不像我们所期盼地那么快蒙应允。若是如此,我们应该继续祷告!正如我们所看到的,但以理祷告了廿十天,应允才临到(参但十 12 – 13):藉此也彰显恒切祷告的规则。耶稣说:常常祷告,不可灰心。(路十八 1)

接着用寡妇和不义的官这个比喻来说明;虽然那官不打算处理寡妇的案子,但他最后因她的毅力而改变心意。这是个恶劣的官,但毅力打动了他的心。然而神不是恶劣的,祂是美好的。如果毅力在最糟糕的情况下都能发挥作用,那么对一位满怀慈爱和怜悯的神而言,岂不是好得无比?

显然,毅力会被滥用,我相信如果我们有信心和清洁的良心,我们应该继续祷告,直到以下三种情况出现其中一样为止。当你看到蒙应允时便停止祷告。这是三者中最明显的。

记得我在德州参加会议时,在一个休息时间里有位男士向我走来,他显然有呼吸困难的问题。他知道他那危急的哮喘病正在发作,会有生命危险。我他为他祷告,他便大声用力地咳嗽。一团奇异的白云从他口里出来,消散在空气中。他开始正常地呼吸。

那是我能确实看到祷告蒙应允的其中一次。所以我停止祷告,和他一起赞美主。直到会议结束他都平安无事。我不曾再为他祷告。当圣灵让你确信已赢得属灵争战时便停止祷告!一位来自赞比亚的牧师在富勒神学院读了一段时间后,终于安排他的妻子和五个孩子来美国。起初,他要求我们祷告他的家人能订到机位,否则他们必须等待候补。要找到六个空位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我们祷告的第一天,这位牧师的家人没有获得机位。但是在第一周中我们每天恒切祷告。他太太又有两次订不到机位。第二周的星期一,我好心地建议大家继续为她祷告。但是那位牧师说我们不应祷告,神已在周末告诉他,祂应允了我们的祷告。他觉得我们若继续祷告,会显示我们对神已供应的东西缺乏信心。他说应该从信心转为盼望。

这对我而言是新的经验,但对那位赞比亚牧师则不然。非洲人或许会知道美国人所不知道的事。我依从他的建议,然而神是信实的。他的家人就搭乘下一班飞机抵达了!当基督徒更准确地配合祷告的本质,在祷告的能力中行动,并切实遵行祷告的规则时,我们会看到许多教会翻转过来,我们的社区会向福音敞开大门。

当神说「不」时便停止祷告。使徒保罗想要摆脱他肉体上的刺,不论那是什么。他三次恒切求神把它挪去。在这件事上神说不,并且告诉保罗原因,虽然他不是每次都这样做。神说保罗需要这根刺在肉体上,免得过于自高(参林后十二7)

当然,像保罗那样在这件事上只祷告三次,并不是原则性的作法。神或许要我们祷告三十次或三百次。我想我们很容易在还没有被回绝以前,就断定答案是否定的。我在为我父母得救祷告时就几乎犯了这个错误。在四十二年恒切祷告(我必须承认,有时不太稳定)之后,他们将生命交托给耶稣基督。

我们的言语祷告可以变成行动祷告;我在美国各地和世界其他地看到这样的事发生。当基督徒更准确地配合祷告的本质,在祷告的能力中行动,并切实遵行祷告的规则时,我们会看到许多教会翻转过来,我们的社区会向福音敞开大门。

问题思考

一、为什么有许多牧师说,祷告是他们教会最重要的活动,但事实却不是如此呢?

二、如果我们同意祷告真正的本质,是与天父之间的亲密关系,那么在我们个人的祷告生活中,必须有哪些具体的作法?

三、有些人认为我们应该热切地分享具体蒙应允的祷告,有些人则对明确的应允持较含蓄、保守的态度。讨论正反双方的主张。

四、从哪方面来看,祷告能如同某位作家所说的 – 使神「改变祂的心意」?神有什么是人无法改变的?

五、「若是祢的旨意」常常是我们祷告的一部分。列举一些适用这句话的实例,然后列举一些或许不适用的实例。

分享家:Addthis中国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