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So in everything, do to others what you would have them do to you, for this sums up the Law and the Prophets.” — Matthew 7:12 Listen to chapter .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20年五月
« 4月   6月 »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王康 – (文化学者、民间思想家)在5月18日去世之前归信基督

(文化学者、民间思想家)  编辑 讨论13 上传视频 王康,1949年生,男,汉族,重庆人。文化学者、民间著名思想家。 曾任重庆陪都文化有限公司董事长、北京光华战略俱乐部副理事长、学术委员会主席。他对中美关系、台湾悬案、中日现状以及马克思主义、港台新儒家皆有独到心得,自谓“人世”未尽解,而“天命”已略知。先后拍摄了《大道》,《抗战陪都》,《卢作孚》,《中美西部开发启示录》,《重庆大轰炸》等著名电视政论片,在国内外引起广泛的关注,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多年来他一直研究中国人的人权意识、生命意识。 他成为一个宿命论者和天生的理想主义者。大学期间以独具的风骨和才华成为西南最高师范学府自 1967 年来第一个学生文学社社长,并因此自绝于中国式经济仕途、学院翰林之外。耽于沉思,疏于著述,不求闻达,不意被封“民间思想家”。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以布衣之身撰写 “中国改革宪章”,名动京畿;九十年代初以《大道》为题,撰写叩问“中国往何处去” 之五集政论片,论者称为 “冷战结束后对中国道路,运思甚深的先知式作品”。同期有长篇诗评《俄罗斯启示》传布四方。 抗战胜利 50 周年以九集电视片《抗战陪都》倾服众多业内人士;60 周年又组织巨型长卷史诗国画《浩气长流》,尚未问世,已臻不朽。对中美关系、台湾悬案、中日现状以及马克思主义、港台新儒家皆有独到心得,自谓 “人世” 未尽解,而 “天命” 已略知。尽管首届当代汉语贡献奖的授奖辞较之后来显得简单,但对王康的颁奖仍透露了足够多的内容: 王康是一个小众范围内的汉语人格,他的 生存之道 首先是影响周围,成全自身,进而推动他人生命的自我完善;王康又是一个关怀悠远的中国布衣,他的存在直接汉语的历史、世界的当下经验,并有着极为人性的愿景。在王康那里,连接了汉语世界的历史和未来。确实,在相当大的程度上,就积极健康的一面而言,王康是传统文化在当代的人格象征。 1989年,王康离开公职,过上了一种“流亡”式的生活。 1993 年,在“流亡”途中,他写下中国九十年代惟一一部 – 究诘中国道路的政论片,曾引起中国最高层和思想界以及海外媒体强烈关注。 1994 年,又成立了重庆陪都文化有限公司 1996年至1999年,“流亡”途中的王康又两度参与有关台湾问题和国家统一的国家级专题片,并任总撰稿,他特有的话语风格和独到的历史视野曾对亿万观众产生了无形的影响。让王康自慰的是,他与中央电视台和重庆电视台 都有多次合作,但 “从来没有拍过一部商业片”。 2001 年5 月,北京当代汉语研究所学术委员会公告了首届 当代汉语贡献奖,王康是首届得主之一。学术委员会 公布的授奖辞是:王康先生怀抱理想主义,他以布衣之身忧国忧民,对于 俄罗斯民族 的启示,对于中国的统一前景的展望,在小范围内流传,影响了年轻一代学人。 2005 年6 月、2007 年11月,凤凰卫视的 “世纪大讲坛” 分别邀请他在北大作的《世纪大讲坛:俄罗斯的道路》、《世纪大讲坛:俄罗斯的精神与梦想》两个精妙无比,既让人冷思,又让人亢奋的演讲也是例证。在流亡前后,老康的主体学识魅力先后得到了耀邦夫人 李昭、长子胡德平、前辈学人大师 – 梁漱溟、美国著名华人 陈香梅、政界开明要人 汪道涵 等的青睐或认同。认识王康的朋友都叹他因“自我淡薄名利”与“社会敏感过滤”的双重关系,而使文章多未公开发表或不能公开发表。 主要成绩 抗战巨卷史诗国画 . . . → Read More: 王康 – (文化学者、民间思想家)在5月18日去世之前归信基督

特朗普正在破除“世界新秩序”

全面揭露Event 2018-05-09 原文:https://aim4truth.org/2017/11/05/trump-conquers-the-new-world-order/ 在上一篇文章中,“匿名爱国者”(Anonymous)提出了一个清除华盛顿死气沉沉、腐败腐朽的“流沙沼泽”的程序。这是一份结束乔治·H·W·布什(以下简称老布什)企图从白宫内部篡夺《美国宪法》和《权利法案》并创建一个“世界新秩序”的任务清单。在这篇文章中,我们会提醒读者这个列表,并向你介绍最新的情报更新。 伙计们,我们要赢了! 继老布什之后的白宫黑手党的头目们,都向老布什磕头作揖,好像他是英国的国王一样。他在“刺杀肯尼迪”事件中扮演的CIA(以下简称中情局)领导角色已经被曝光,正如他通过中情局的秘密活动,企图刺杀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用伊朗门丑闻来造成里根政府的严重政治危机,制造“911恐怖袭击”事件,以及被腐败的联邦调查局(FBI)、司法部和国会拒绝诚实调查和起诉的许多其他罪行一样,这也彻底暴露了老布什对苏联的欺诈行为。

 

他们认为他们的罪恶会比我们人民更强大。然而,布什/奥巴马/克林顿的犯罪集团失败了,接下来的时间是属于我们的,绝对不是他们的。他们根深蒂固的腐败官僚机构、代理机构和秘密行动将在特朗普执政的八年中暴露、缩减、破产和关闭。这些罪犯将衰老、失败并死亡,留下的只是他们的罪恶尸首,由历史和比我们的更高级的力量来审判。 我们需要继续教育和启发我们身边的人们,以便我们能够保持每天摧毁老布什的“世界新秩序”的势头。我们需要继续把重点放在拆除这个邪恶的议程上: 执行法治 特朗普在恢复“执行法治”方面发动了一场全面的战争,而心惊胆战的老鼠们却正在跳船。即使是华盛顿特区最糟糕(伪造)的刑事执法者和最高的律师“纠察员”,比如科米、米勒、麦凯布、布兰南、罗杰斯、克拉珀、罗森斯坦、魏斯曼和其他许多人都拿起“法律”来作为与现任特朗普总统对抗的武器,并尝试他们能做的一切法律欺骗,但他们不会得逞,这些努力都是白费力气。华盛顿特区的罪犯将被起诉,而特朗普则依然坚不可摧。 结束美国与联合国的关系 特朗普开诚布公地说,明年美国对联合国的捐款将减少50%!他已经停止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供10亿美元的资助。他“高呼”联合国的“难民计划”是一个骗局,并指出了联合国“维和部队”的滥用行为。看起来,联合国很快就会成为过去。 退出《气候协议》 我们主张美国应该退出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的《巴黎气候协定》的5万亿美元的承诺,我们称之为“为阿尔・戈尔举办的筹款会”。现在,到处都能看到真实的数据,显示了用2000亿美元去解决所谓的“气候变暖将很快威胁到人类的生存问题”,这其实是一场骗局——这是政府资助的宣传,目的是为了重新分配财富和摧毁中产阶级的计划。 这个可悲的谎言是根据那些“伪科学家”所提供的欺骗性数据来编造的。为了获得政府“对进一步的研究”的资助,他们不得不继续捏造“气候变暖”的谎言。谢谢你,特朗普,你为美国节省了5万亿美元。 结束所有全球主义协议 我们希望所有“全球主义协议”都被终止,这些协议通过不公正的联邦税收来将美国人榨干,然后再通过北美自由贸易协议、伊朗核协议、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TIPP)、北约和许多其他组织、条约、条款和联盟而重新分配给其他国家。特朗普的“交易艺术(特朗普曾是商人)”拯救了共和国,使之免遭几十年来一直在出卖美国的跨国公司的侵害。 债务违约 因为拖欠美联储的债务,美国人被永久地困在了虚假的“战争”债务中。只有等到美联储被审计后,所有属于美利坚合众国的资产才会从这个欺诈计划中被收回,否则,美国这个经济监狱国家就不会有真正的变化。

对美联储(一家私营公司)及其中央银行的调查、审计和夺回控制权将受到谨慎的对待。对美国黄金储备和美国所有央行持有黄金的全面审计都需要同步进行配合。一旦美联储被美国财政部审计并冻结其所有资产,我们建议美国不要偿还其对这家腐败私人公司的一切债务。 在拆除“世界新秩序”的计划中,美联储将宣布破产,美国财政部将没收联邦储备系统的所有资产,其中包括美国各地的12家中央银行。黄金、法定货币和债券将交给财政部的外汇稳定基金,该基金曾经为美联储制定了美国的货币政策。 欠美联储的24.5万亿美元债务,要么会在美联储破产时被取消,要么财政部可以印制无用的法定货币来进行偿还,就像他们最近为了购买中国、沙特阿拉伯和其他国家在“非账面交易”中出售的美国债券所支付的4.5万亿美元那样。 重要的是要记住,结束美联储不会使货币、债券或股票市场崩溃。目前,所有这三个市场都由外汇稳定基金通过欧洲社会基金(ESF)和美国财政部的后门交易控制。事实证明, 欧洲社会基金控制着所有这三个“自由”市场。 正如我们所看到的,美国财政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和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对主要国际银行提起的许多黄金、白银和利率的诉讼都是“处于控制中”的,他们都知道市场是“固定的”。他们对这些大银行进行了数十亿美元的罚款,因为美国财政部不允许市场“失控”。

 

最终,特朗普可以终结美国现有的法定货币——美元,并创造一种新的货币,用包括黄金、白银、其他贵金属和大宗商品在内的一篮子大宗商品来进行支撑。旧有的“联邦储备债券(美元)”将变得毫无用处,因为它们已经成了未被征税的那部分资金的离岸账户和避税天堂。 这一行动会立即根除非法离开美国的所有海外避税资金,非法毒品资金,被盗和通过洗钱以及外国持有的货币。新货币将在美国中央情报局(CIA,以下简称中情局)隐藏的黄金和资产被美国财政部进行审计和没收后建立。 没人知道中情局(老布什的巴里克黄金公司)已经积累了多少吨被盗的战争黄金,但这足以将世界黄金储备的天平倒向美国。这些黄金将缓和为消除当前美国体制中的“全球主义”所必须发生的根本性而又简单的变革,这些“全球主义”制度由持有顶级国防公司大多数股份的同一股东控制。顺便说一句,这些股东几乎都是“全球主义者”,他们借钱给我们所对抗的敌人,并向他们出售武器。 在我们的民族主义者特朗普的乌托邦中,我们曾希望世界经济的最大威胁——世界上最腐败的银行——国际清算银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被关闭,它控制的500万亿美元的金融衍生品市场,必须与所有衍生品和对冲基金押注一起被废除。 解散外交关系委员会 爱国者们继续要求解散跨国的、国际性的、全球化的、耶稣会控制的、洛克菲勒资助的、被称为“外交关系委员会(CFR)”的战争机器,并摧毁其鹰派政策。这个反美组织几十年来一直在决定美国的外交政策,并告诉总统们他们将要做什么而不能做什么。 特朗普会见了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 天龙人),并对基辛格的建议表示“不,谢谢”。基辛格是“外交关系委员会”中最强大、最邪恶的政治军阀,他因反人类罪在多个国家受到通缉。不过,特朗普根本不听这些贪婪的银行家、代理人和军阀所说的“全球主义”。 废除“国防授权法” 我们主张废除奥巴马政府在《国防授权法》上的所有越权行为。这些史无前例的增补令使国防部在美国运作合法化——这在历史上是第一次。美国人现在成为了“战争角色”和“国家的敌人”。奥巴马创建了一个警察国家,对特朗普和所有美国人进行非法监视。现在,是时候让特朗普扭转我们国家的真正敌人——企业情报机构和企业军阀的立场了。

 

退出北大西洋公约组织 废除老布什的“世界新秩序”的一个关键行动是:退出“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大西洋理事会(Atlantic Council)以及要求美国保护其他国家的所有条约或协议。特朗普曾多次暗示北约已经过时,成员国没有支付自己的公平份额。 关闭纽约证券交易所 与纽约证券交易所及其所有者的“美国洲际交易所”(以下简称ICE)断绝关系。在股票、债券、抵押贷款支持证券(MBS)、期货和衍生品方面,ICE是最强大的参与者。基本上,ICE是世界上最大的“赌博娱乐场”,这里有部分投资,高速交易,以及所谓的“私人避税所”,完全控制着市场、规则、美国的投资和退休资本。 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每年有1千万亿美元的交易——所有这些在投资的一年里基本上都是免税的。市场是ICE赌场经营的骗局,它们根本不该存在。在纽约证券交易所的大约1.2万家公司中,每家公司都可以私下筹集资金,这样就看不出里面有“多头和空头”、“看跌和看涨”、期货、对冲、衍生品或其他的“合法赌博形式”。 股票市场可以简单地关闭——这是努力从美国纳税人那里窃取财富的私人公司。 终止抵押贷款电子注册系统 取消抵押贷款电子注册系统(MERS),停止其在股票市场上与美国住房抵押贷款进行赌博,因为将其捆绑到“抵押贷款支持证券(MBS)”中已经导致一次股市崩盘。改用美国土地抵押贷款来作为一种新型的土地银行抵押贷款,它是由发行所有权的州县(使用区块链技术)跟踪的,而不是由“抵押贷款电子注册系统”控制的贷款机构和银行来进行发放。 改变银行规则 商业银行家不应该是投资银行家——这只不过是内幕交易。结束衍生品互换、部分银行业务、投资银行业务,并以国有银行、土地银行、社区银行和邮政银行取而代之。特朗普已经多次直接处理这些问题,一旦他进入第二个任期,就可能真正改变银行和经纪人的犯罪活动。 结束企业对食品药品管理局的控制 . . . → Read More: 特朗普正在破除“世界新秩序”

CXCY〈誠心呈義〉功過爭論中的馬丁路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