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So in everything, do to others what you would have them do to you, for this sums up the Law and the Prophets.” — Matthew 7:12 Listen to chapter .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20年五月
« 4月   6月 »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Worship w/ Corey Asbury, Lauren Daigle and Amanda Cook | Heaven Come Conference 2018

拉维·撒迦利亚5月19日离世:与最优秀的头脑对话

Original 境界君 ijingjie 21 May 2020 撒迦利亚:对最优秀的头脑说话 From ijingjie00:0029:40 在担任印度内政部副部长的父亲眼中,拉维是彻底的失败者、羞耻的来源。17岁时他不知该如何活,自杀又失败。没想到有一天他在哈佛大学开设真理论坛,去各大学演讲,帮助精英走出空洞的成功。一个信主的穆斯林对他说:越了解其他信仰,对我来说耶稣就越美丽。 编者按:著名的福音布道者、护教学家拉维·撒加利亚(Ravi Zacharias)于2020年5月19日死于癌症,享年 74 岁。家人已在Rzim的官网上确认这一消息。 离世前,拉维满有盼望地说:“福音的故事就是永生的故事。我的生命是独一无二的,我将永远与上帝同在,我永远不会‘不再存在’。我不至灭亡,因为我要与救我的主同在。”拉维希望他在世界各地的队友们能够继续前行,让千千万万的人认识他忠实侍奉的耶稣,他现在面对面看到的那位。 拉维的女儿莎拉写道:“我父亲一直最想谈论的是他的救主耶稣基督。甚至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天,直到他没有精力说话,他仍然把每一次谈话都转向耶稣和主所做的事上。他总是惊叹上帝接受了一个17岁的怀疑论者,在绝望和不信仰中被击败,并召唤他进入一个充满荣耀的希望和对圣经真理的信仰的生活——一个他将在全球宣扬48年的信息。” 境界 – 曾报道拉维的生命故事,今日重发作为纪念。正如他的女儿所说,拉维此刻比任何时候都更有活力。 2018 年9 月22日,日本首届RZIM(拉维·撒迦利亚国际事工)公开论坛在东京举行,事工创办人、著名的护教学家拉维·撒迦利亚 (Ravi Zacharias)和他的团队,在一整天的一系列演讲中讨论了人类的价值、道德和信仰问题。 拉维是目前在世的最著名的护教家之一,常年在全球为基督的福音积极辩护。其创办的RZIM已经成为一个全球机构,工作人员驻在16个国家。该机构资助宣教士和护教者(如《境界》曾报道的印尼第一超模特蕾西、去年病逝的纳比尔•库雷希等人);为基督教领袖举行会议;在世界各大高等学府举办论坛等。 “谎言是人的盐” 已经在北美生活了四十多年的拉维,原本出生在印度。他感谢上帝赐予他东方的部分。他在印度的成长经历让他真正理解了东方人的想法。同样地,他从二十岁起就住在西方,他相信他已经理解了西方人的想法。 拉维看到,在东方文化中,表象和本质被微妙地接受为现实的两个不同部分,可以相互对立。“事实上,在许多东方文化中,你的宗教生活和你的道德生活并没有必然的联系。一个男人点燃神圣的蜡烛,走出圣殿或寺庙,然后在买卖中撒谎,这是完全可以接受的。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甚至连虚伪可能都算不上,因为他真诚地相信,商业规则与他的宗教不同。事实上,有一个中东谚语说,‘谎言是人的盐。’每个人最终都会发现如何绕过真相,让自己显得可敬。” 这种脱节在拉维很小的时候就出现了。他清楚地看到,在他认识的印度许多家庭中,情况都不太对劲。在德里炎热的夏夜,拉维全家常常睡在公寓前的草坪上。这对他们来说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他经常和兄弟姐妹们一起欢笑和玩枕头大战。 但就是在那些夜晚,当他们躺在户外的床上时,经常能听到楼上公寓里发出的辱骂声。有时,晚上的寂静会突然被丈夫殴打妻子的可怕声音打破。拉维能听到他的手重重地落在她身上的声音。这对拉维来说是可怕的记忆。 拉维回忆道:我静静地躺在那里,像我的兄弟姐妹一样,惊恐万分。我意识到,这是不对的。怎样才能让它停止?第二天早晨,破晓时分,我们会被这对在一起唱歌敬拜的夫妇吵醒,仿佛昨晚什么事也没发生过。就像一场噩梦,它来了又去,新的早晨又是新的一天,在这一天里,我们可以像一切都很好一样生活下去。 拉维的父亲在英国诺丁汉大学从事劳资关系的研究。回到印度后,父亲在政府中接连获得晋升,直至在印度内政部担任副部长。虽然父亲拥有令人垂涎的政府职位,但家里并不富有。事实上,父亲正在帮助偿还他继承的许多家庭债务。 外表成功的父亲,却用暴躁的脾气在家里制造了许多令人心碎的时刻。当父亲的愤怒达到顶峰时,就会变得非常不理智。 一天下午,拉维和一个朋友在聊天,父亲在隔壁房间想午睡。父亲认为他们太吵了,拉维的朋友被父亲的拳头吓得浑身发抖。两三天后,父亲显然有些懊悔。但他永远不会对拉维说出歉意的话。他只会把拉维叫到床边,问:“你还好吗,孩子?”“是的,爸爸。”然后他会拍拍拉维的脸或者抚摸他的下巴说:“我想,让我们忘掉它,继续往前看。” 对拉维来说,这意味着他的待遇会有几天改善,就像缓刑。拉维会对自己叹口气:“我现在可以休息一下了。”但同样的事情总是会反复发生,拉维不明白为什么父亲无法兑现他的承诺。

“我成为父亲的羞耻之源” 不只是怒气的管教,还有言语和精神的虐待。父亲毫不犹豫地对拉维的人生说出以下判词:“你是个彻底的失败者,你让家里很尴尬。你的人生将一事无成。” 随着时间的推移,拉维开始感到无助和自卑。有一个印地语词叫“baysharam”,字面意思是“没有羞耻心”。称呼一个人“baysharam”,是一种强烈的侮辱。父亲让拉维觉得,他就是一个“baysharam”。 拉维小心翼翼地保护着自己内心的痛苦,不让别人知道。拉维说:“当我15岁的时候,我坐在学校的教室里想,我将来会怎么样?我问自己,我是个彻底的失败者吗?我能从生活中解脱出来吗?” 一天晚上,父亲把一家人都赶出了家门。这一切始于他对拉维母亲的口头谩骂,随后又开始辱骂孩子们。拉维记得,那是德里一个寒冷的夜晚,他们都穿着睡衣,在屋外瑟瑟发抖。母亲很快就把他们带到公寓间的楼梯旁。在那里,她把孩子们聚集在一起,打开她的纱丽温暖着大家。“我对妈妈说,我们为什么不去朋友里?‘不,不,’她回答。‘这样做会让你父亲在社区里的名声不好的。我们不能那样做。’于是我们坐在楼梯旁,裹着妈妈的纱丽,这是我们唯一的避难所。” 父亲很清楚,拉维的成绩是不会被好的大学录取的,所以他把社区大学看作是拯救拉维未来的唯一希望。拉维16岁进入社区大学。 有一天,他骑自行车回家后,像往常一样拐进后院,却发现父亲站在门口。那个时候他通常不在家。一看到父亲,拉维吓了一跳。他站在那里,好像要挡住拉维的路。“嗨,爸爸!”拉维尽可能一边用天真地语气打招呼,一边把自行车停在后院的树旁。他感到父亲正怒目而视。 “学校怎么样?”父亲问道。恐惧在拉维心中升起,父亲很少问这样的问题。“很好。”拉维边说边走到门口,试图像往常一样行事。但当拉维接近父亲时,却禁不住颤抖起来。父亲不让他进屋。 “我现在和他面对面了,这是我一生中最难受的一次。关键时刻到了。刹那间我恍然大悟,我的成绩单一定已经到了。他抓住我,把我拖进房子,释放前所未有的愤怒。他对我拳打脚踢,气势汹汹。一开始我本能地举起手来保护自己,但没有用。很快我就转过身来,蹲在那里,用后背挨他的拳头。每当我试图回答他那些愤怒的问题时,另一个拳头就随之而来。那天晚上,我站在受罚的地方。我的伪装结束了,但那并没有使我得到解脱。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被我内心的挣扎所禁锢。我父亲的鞭打从未奏效,只会加剧我的不适。” 拉维说,他没有因为自己的失败而责怪父亲,但他的确相信父亲犯了一个错误。“我自己也是个父亲,我相信我爸爸应该带我到一边去谈谈。他本应该说:‘孩子,坐下,我想和你谈谈。告诉我,你内心在想什么?你为什么要撒谎?你为什么要这样对自己?你想去哪里?我怎样才能帮你到达那里呢?’” 很多父亲都不想做这样的谈话。无论出于什么原因,他们宁愿避开它。他们似乎认为事情会自行纠正。或者,他们希望有人能进入他们儿女的生活,并提供答案和方向。拉维回忆:“我毫不怀疑,在父亲那个时代和当时的环境下,类似我们这样的父子关系并不少见。当然,就文化而言,我是他的羞耻之源。但事实是,他没有给我真正的帮助,也没有带来任何希望。这令人心痛。” “我不知如何活,也不知如何死” “我是谁,我在做什么?”拉维日复一日不断地问自己这些问题。法国存在主义者萨特说:“我问了自己很多问题并且回答了所有的问题。我不能回答的是我为什么不自杀。”拉维开始意识到自己有自杀的冲动,这种冲动潜伏在他的脑海里,作为最后的逃避。印度文化更倾向于这种想法。他多次听到一些同学谈到类似的事情。 1963年的一个早上,17岁的拉维走进了学校的化学实验室,里面一个人也没有。他一个货架接着一个货架地看,直到看到一些标有“剧毒”的包装。他抓了几个,塞进口袋。然后从学校直接回家,把放毒药的包藏了起来。“我不知道这些化学品是什么。据我所知,它们可能是某种酸性物质,可能会烧穿我的内脏。” 第二天,当家庭成员一个接一个地出门上学或工作,母亲奇怪拉维为什么还在家里。他告诉母亲,晚些时候才上课。然后,等家里的人都走了,拉维走进了浴室。他关上身后的门,然后闩上。“我打开瓶子,把里面的东西倒进杯子里。有毒的混合物开始冒泡。我做了最后一次呼吸,我想不出任何理由停下来。我必须喝下去,我的第一反应是恶心,因为它太咸了。几乎在一瞬间,我的身体似乎对它做出了反应。” 一旦呕吐反应开始,他不只是吐了毒药,而且还出现脱水症状,不久他就瘫倒在地。他试图抓住水槽,但几乎抓不住。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力量渐渐离开。最后,佣人听到了他的挣扎,冲进浴室,送他去医院。“我记得当时我躺在床上,身上扎着针,医生们拼命地抢救我。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突然我感到害怕。我不知道如何活着,而现在我也证明了我不知道如何去死。我在这两方面都失败了。” 大约过了一天,一个叫弗雷德·大卫(Fred David) 的人来拜访,他是青年归主协会(Youth for . . . → Read More: 拉维·撒迦利亚5月19日离世:与最优秀的头脑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