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By day the LORD directs his love, at night his song is with me— a prayer to the God of my life.” — Psalm 42:8 Listen to chapter Copyright © 1973, 1978, 1984, 2011 by Biblica.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18年八月
« 7月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DEVASTATING HAMAS FIRES STRIKE SOUTHERN ISRAEL

United with Israel The Global Movement for Israel ™ DEVASTATING HAMAS FIRES STRIKE SOUTHERN ISRAEL Help Israeli Farmers Recover by Planting Fruit Trees Today! “…for the Lord your God is bringing you into a good land… a land of wheat and barley, vines, figs and pomegranates, a land of olive oil and . . . → Read More: DEVASTATING HAMAS FIRES STRIKE SOUTHERN ISRAEL

基督徒在以色列復國中的角色

 

於2018-07-11發佈

基督徒在以色列復國中的角色 作者:大衛·帕爾森(David Parsons) 翻譯:Marina Chang 中譯、來源:台灣ICEJ 2018.07.10。蒙允刊載。

當以色列人民慶祝這個在1948年重生的現代國家復國70週年之際,他們帶著極大的尊崇回顧那些建立這個國家並在獨立戰爭中勇敢且堅立戰勝的人們。在這些人當中,包括一些在70年前以色列復國之時,擔當重要角色的基督徒。 基督徒對聯合國分治計畫的影響 在一些不知名基督徒朋友的幫助下,1947年11月29日聯合國通過了巴勒斯坦分治計劃,為以色列獨立鋪設了道路。 由於阿拉伯和以色列的衝突在巴勒斯坦託管地不斷升級,聯合國巴勒斯坦特別委員會(UNSCOP)在1947年夏天被派駐,以進行查詢並提出解決方案。當地猶太人增長,令委員會的成員印象深刻;但他們拒絕與散布在歐洲各地營中的25萬猶太難民會面,直到知道了「出埃及47號」難民船的故事;那艘船裝載著4500位絕望的大屠殺倖存者,並在靠近海岸線的時候遭到了英國軍隊的攻擊。 約翰格勞爾牧師(Rev. John Grauel),一位猶太復國主義者是基督教同情者,自願作為唯一一名非猶太籍船員見證了英軍在海法附近對出埃及記號的攻擊。他急忙趕到耶路撒冷,在委員會面前給出了令人信服的證詞。這艘船是如何被撞七次的,然後武裝的水手登上船,射擊,把那些毫無防禦的男孩擊斃。 「出埃及47號沒有任何武器,」格勞爾牧師堅稱 「他們用來打仗的就是土豆、罐頭食品和他們的赤手空拳。」這些難民最後回到了德國。這場悲劇在全世界觀眾面前上演了幾個月,促進了委員會日益增長的人道主義使命感。 威廉·赫爾牧師(Rev. William Hull)也在那個夏天影響了聯合國巴勒斯坦特別委員會(UNSCOP),尤其是加拿大代表伊凡·蘭德(Ivan Rand)法官。威廉·赫爾牧師也來自於加拿大,自1935年起就在耶路撒冷服事,他對英國人和阿拉伯人對猶太定居者不公情況有著第一手情況的暸解。一天晚上吃飯時,蘭德(Rand)法官聽取了赫爾牧師的意見,並且後來承認他們的遭遇,澄清了他對此爭端的理解。蘭德(Rand)法官在委員會中是一個令人尊敬的委員,因為加拿大是英聯邦的一部分,他的反英傾向大有影響。他持堅定立場,認為英國人限制了猶太移民和對土地的購買。 瓜地馬拉大使豪爾赫·加西亞·格拉納多斯(Jorge Garcia-Granados),一位在聯合國巴勒斯坦特別委員會(UNSCOP)裡面備受尊敬的基督徒外交官,他明白猶太人回歸的真正意義。在以色列誕生時,格拉納多斯(Granados)在那年夏天寫了在聯合國巴勒斯坦特別委員會在特拉維夫的熱情歡迎詞:「我凝視著充滿在廣場上那大量的人群,湧入街道上⋯仍在鼓掌⋯⋯仍在歡呼⋯⋯在那時我第一次真正意識到我們委員會的到來對猶太人民的意義。在我們手中握著的是生與死。」 聯合國巴勒斯坦特別委員會大部分成員建議結束英國在巴勒斯坦的角色,將該地劃分為具有經濟聯繫的猶太和阿拉伯國家,將耶路撒冷交由一個聯合國託管理事會來託管。聯合國分割計劃 (181號決議) 在1947年11月29日經表決,最後由33票贊成,13票否決,10票棄權而在聯合國大會上被通過採納。 猶太移民事務局接受了這個決定,但是阿拉伯國家對這個計劃採取了軍事抵抗。當1948年5月14日英國的任務結束時,阿拉伯和猶太人的戰爭導致了以色列的事實分割,猶太人準備宣告他們古老國家的復活。 5月14日下午4點,猶太領袖大衛·本-古里昂(David Ben-Gurion)在特拉維夫藝術博物館向聚集的會眾發表演講。在宣告新以色列國立國時,他宣稱說「貝福爾宣言、聯合國分割決議,復國先鋒的犧牲和近年來猶太人所遭受的折磨」已經奠定了道德和法律基礎。 那天晚些時候,聯合國在紐約會面考慮阿拉伯國家臨時提出的提議來阻止猶太人建國。在辯論中,美國代表來到主席台前正式確認哈利杜魯門總統已經在晚上6:11分承認以色列國實事上成立。儘管他的國務卿和國防部長強烈反對,然而杜魯門總統仍沈浸在聖經中,同情這個被圍困的少數民族。過了一會兒,曾經作為聯合國巴勒斯坦特別委員會成員之一的加西亞·格拉納多斯(Garcia-Granados)大使站起來宣佈瓜地馬拉為第二個承認這個新國家的國家。 基督徒保衛這個新的國家 人數眾多的猶太軍隊在本-古里昂(Ben-Gurion)的指揮下,已預備好面對即將從黎巴嫩、敘利亞、約旦、埃及和伊拉克,這五國的入侵。非正規軍的領袖們,或者稱為猶太地下軍,曾被英國軍官歐弟·文革特(Orde Wingate)訓練以參與在1930年代後期阿拉伯起義的戰爭中。作為一個堅定的猶太復國主義基督徒,文革特(Wingate)教導他的軍官們總是從前方戰場指揮,而不是在後方基地指揮—這個教導至今仍然被以色列國防軍執行著。 在獨立戰爭期間,從59個國家來的4700多名志願者參加了當地的猶太軍隊來幫助猶太人保衛以色列。其中大部分是二次大戰退役猶太軍人,也有約200名基督徒加入他們,包括很多以色列羽翼未豐的空軍飛行員。這些勇敢的志願者們被稱為「馬克尼克人Machalniks」,他們為新成立的以色列國防軍帶來了無價的戰鬥技巧和經驗。 湯姆·德瑞克·鮑登(Tom Derek Bowden )是1948年最有名的基督徒馬克馬尼人的其中一個,被他的猶太軍團稱為大衛·阿佩爾(David Appel)上尉。鮑登(Bowden)的軍事生涯開始於擔任駐巴勒斯坦的一名騎兵軍官,在文革特(Wingate)手下的一個反恐部隊服役。其後,在二戰中,他回到了與盟軍在敘利亞作戰的地區,在一次戰役中,他受重傷,在同一戰役中中士摩西·代揚(Moshe Dayan)失去了他的眼睛。在這片土地的這段時間,平易近人的鮑登(Bowden) 交了許多猶太朋友,還和一個猶太女孩約會。這後來使他在戰爭快結束的時候在荷蘭的戰鬥中付出了很大代價。 鮑登(Bowden)轉入傘兵旅,參加了阿納姆之戰,在那裡他再次身受重傷,並被德國軍隊俘虜。在一次大膽的越獄後,他重新被捕,並被黨衛軍衛士搜身。他們從鮑登(Bowden)身上搜出巴勒斯坦猶太朋友給他的信件。所以他被送往卑爾根貝爾森死亡營一個月,在那裡他被迫把猶太人的屍體運至露天礦坑中埋葬。 鮑登(Bowden)後來回憶提及這段經歷改變了他的生活。當戰爭結束,他離開了英國軍隊。但是當他在1948年5月聽到阿拉伯威脅以色列時,他坐船和飛機趕往海法參加戰役。因著他在卑爾根貝爾森親眼所見的,鮑登(Bowden)說他只是覺得有必要在另一次企圖殲滅猶太人的攻擊中保護猶太人。 起初他參加了第七次拉特蘭戰役。他負責一組剛從歐洲難民營到達的波蘭猶太人。雖然他不懂他們的語言,卻用手勢教會他們如何拿步槍。他還參加了耶路撒冷緬甸路的鍛造工作,並且繼續參加戰役,一路打到加利利。 隨著1949年停戰,鮑登(Bowden)被要求開設一個降落傘學校。作為以色列第一降落傘團72營的總司令和首席講師,鮑登(Bowden)從英格蘭帶來了軍隊剩餘的降落傘,「每天早飯前」跳傘四次。他還寫了以色列第一部傘兵旅訓練手冊,這本手冊在1956年西奈戰役和1967年六日戰爭中聲明遠揚。 今年德瑞克·鮑登 (Derek Bowden )96歲了,和他的妻子夏娃(Eva)住在英格蘭諾福克附近。他是1948年戰爭中最後一名還活著的基督徒馬克馬尼人。他依舊為自己是以色列國防軍中第一個基督徒指揮官感到自豪。在最近被ICEJ英國董事大衛·埃爾姆斯(David Elms)牧師一次禮貌性拜訪中,鮑登(Bowden)也肯定地道出是他的基督教信心和同情心,驅使他在以色列重生時,前去保衛這個新生的國家。 以賽亞書66:8-10 國豈能一日而生? . . . → Read More: 基督徒在以色列復國中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