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Who shall separate us from the love of Christ? Shall trouble or hardship or persecution or famine or nakedness or danger or sword? No, in all these things we are more than conquerors through him who loved us.” — Romans 8:35,37 Listen to chapter Copyright © 1973, 1978, 1984, 2011 by Biblica.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18年六月
« 5月   7月 »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  

深度文章:哭泣,但不丧胆!

为美国总统哭泣,为这个世代哭泣,但决不丧胆! 2015-07-06andycalgary 2015年6月26日上午,美国最高法院以5:4的投票结果裁定,同性婚姻合乎宪法。这是美国历史性的裁决,意味着同性婚姻在全美50个州全部合法,之前14个州原本对同性婚姻的禁令也随之撤销。美国成为全球第21个全境承认同性婚姻的国家。 消息传来,我们不禁为美国哭泣。 首先,我们为美国总统感到悲哀。看见这位就职时手按着圣经宣誓的最高领袖,第一时间在推特(twitter)上写道,“在通向平等的道路上,今天我们迈了一大步。今后,同性情侣可以和其他人一样拥有结婚权利了。”他表示,最高法院的裁定确认了所有美国人都受到同等的法律保护。他说,“当所有美国人都受到平等对待时,我们就更加自由了。”[1]看来总统先生原来对“平等”和“自由”的定义是不受圣经真理规范的。 撇开信仰不论,2015年06月27日中国新闻网报导,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 最新发布报告称,全美有120多万人患有艾滋病,而其中约1/8感染者不知自身病情。报告还强调,同性恋和双性恋男性正是HIV感染的最大群体。而在每年新增艾滋病毒感染病例中,超过60%为男性的同性恋和双性恋。[2]事实和严重的后果明摆着在这里。总统先生还要给这些人更多的“权利” 和“自由”吗? 美国总统先生最后还说:“Love wins. ”(爱得胜了。)[3]再一次,总统先生在上帝的真理之外来定义爱。要知道当人的爱不受真理规范时,罪恶和过犯也就没有范围了。将来有人会起来倡导跟自己的亲兄弟姐妹结婚,要跟两三个人一起结合,因为他们有爱。这是总统先生愿意热烈拥抱的爱吗?有这样的总统,真应该哭泣。 我们也为那些不明真理的基督徒哀伤。比如有位被人称作是基督徒的歌手说,“大家关注国际议题,我看到脸书大家都在刷屏,社群网站都在讨论,我觉得也该是时候,看到一大跃进,我觉得很好。”[4]他这句“我觉得很好”,让我想立马想起过去某基督教杂志对他的报导:“成长于基督教家庭的XXX,从小就享受到了主耶稣的爱,而且从父母身上看到了基督徒宝贵的精神,从而塑造了他很美好的品质——谦逊、守时、用基督的爱去爱那些需要帮助的人。”[5]一个所谓从小在基督教家庭长大,享受着主爱及恩典,在同性婚姻的立场上居然和抵挡神的人无异。一个抵挡真理的人能算是基督徒吗?教会中还有不少持类似观点的所谓基督徒,我们的心怎么能不伤痛,焦急? 其次,我们为这个全球性的快速堕落趋势感到哀伤难过。 就在美国最高法院重新定义神所设立的婚姻制度(一男一女,一生一世,一夫一妻,一心一意)的同时,在太平洋彼岸的中国也正在酝酿着摆脱神所设立的婚姻制度。我们知道2014年中国已经有高达360万对夫妻离婚。而婚外情又是离婚的头号杀手。作为80后一代人的“意见领袖” 韩某,在被媒体曝光他私会女星有了婚外情之后,公开回应专访时说:“婚姻应该是开放的。我甚至希望我太太和女友之间能够友好互助和平共处”。[6] 又有收藏名人马先生在节目里表示,现行一夫一妻的婚姻形式未必是合理的,因为它是最没生命力的一种关系。他说:“如果现在的家庭80%左右的婚姻都有各种各样的问题,那一定是婚姻制度本身有问题。”[7]言下之意,是婚姻制度造成了今天婚姻的问题,而不是婚姻中的人。照马先生的逻辑,每年有那么多人违反交通法规而出意外,那就表示交通法规制度出了问题。应该废掉它!其实大家都知道,不是制度出了问题,是人出了问题。 更有甚者,性学专家李银河女士一向主张“性的权利在人自己”。她说,“从爱的形式上看,未来的爱情将会在更大程度上挣脱婚姻制度的束缚,婚姻制度有可能走向消亡。”[8]所以,越来越多的婚外情,性开放,尽力想甩脱神所设立的婚姻制度,这些都正在中国大地上如火如荼的酝酿和进行着。我们有什么理由不为中国成千上万的家庭哭泣? 我们哭泣!因为真理在各国、各族、各方、各民被“偷换概念”地抛弃了。明明这是道德的问题,人却说这是人权,是平等权利的问题;明明这是羞耻的问题,人却被诱导去相信它是值得骄傲的、有尊严的事情;明明是抵挡真理,并且有严重后果的,人却说这就是爱,是该包容,该允许多元化,是挺好的。为着这么多人偷换概念地扭曲了真理,我们战兢,我们哭泣。 但我们不丧胆!我们依然要挺身昂首。 有一位从密歇根州来到华盛顿的退休妇人克里斯汀,这两个多月以来,她每天都在最高法院前的广场前举着一个大型的告示牌(见上图):“警告:神要世人与同性婚姻划清界限。”克里斯汀说,“我必须警告他们(同性恋者),因为我是爱他们的。”她指着广场上庆祝的人们继续说道,“我们竟然有一群最高法官,给予同性恋这样的非法车票,让它们搭上错误的列车。这让我心碎——为这个国家、为我的上帝、为这些美丽的同性恋者。” 当最高法院宣判同性婚姻合法之后,一个当地的LGBTQ(同性恋,双性恋,变性者,跨性别者)博物馆人士跟克里斯汀说,当天傍晚六点他们要来到现场取走她的抗议告示牌,把它收到博物馆中,作为捍卫传统婚姻失败的历史记录。克里斯汀妙答道:“我知道,他们会有很大的庆祝派对。但没关系,我还有很多面告示牌,我还会继续跟随神。”[9] 说得好!我们还有好多面告示牌要警告这个世界。我们还要挺身昂首跟随耶稣。虽然环境越艰难,但越黑暗就越需要光,越腐败就越需要盐。虽然作光作盐要付代价,但这就是基督徒的呼召。基督徒啊!不要放下你、我的号角,要继续发声,继续作光作盐。直到最后一口气。我们要挺身昂首。我们要继续跟随神。 不管发生什么事,我们不要忘记:世界的历史每天都在朝着上帝所设定的结局迈进。今天我们在同性恋的战场上节节败退,似乎世界各个角落也一再的被各样的罪恶所攻陷,但千万不要忘了,我们的救主耶稣基督已经赢得了战争的最后胜利。当主再来那日,所有的罪恶和羞耻都将除尽。公义的圣洁的神要掌权。我们现在的每一天都在迈向那一天。因此,我们不必丧胆。 虽然我们盼望我们下一代能活在干净的环境里,没有污染,枪击,凶杀,拐卖,性侵,同性恋,人兽苟合,乱伦的环境里,但我们必须说,“主,你的意思高过我们的意思,你的意念高过我们的意念。愿你的旨意成就,愿你更新一切的日子早日来到!”

《圣经》预言以色列1948年复国

2015-08-15andycalgary 《圣经》预言以色列1948年复国 摘自林献羔——《奇妙的数字》 GrantR. Jeffrey给我们提供了宝贵的意见。 以色列复国,圣经有很多的预言,旧约有,新约也有。现在我们不是说以色列的复国怎样应验了圣经的预言。这是铁的事实,是无人能推翻的,以前我们也谈过不少。现在我们所注重的是复国的日期(1948年5月14日)。圣经有不少的预言是关乎以色列复国的“事实”,但圣经有没有预言以色列那一年那一月是复国的“日期”呢?许多人说没有,也有许多人说不知道。我们说,圣经不单预言以色列复国的“事实”,更有预言复国的“日期”,1948年终于在圣经里找到了! 当然,圣经没有一节明说“1948年”。如果有,你今日看不见,明日就会看见了;你看不见,他也看见了。但我们可以从几节经文里计算出以色列复国的日期。而且按经文的本身,是说到以色列受惩罚的年日,而不是乱套的。当我们看见计算的结果,就会使我们心悦诚服的了。 以色列于1948年5月14日复国了!这“日子”是偶然的吗?原来圣经在2,000多年前就预言到这个日期了:“……你要向左侧卧,承当以色列家的罪孽;要按你向左侧卧的日数,担当他们的罪孽。因为我已将他们作孽的年数定为你向左侧卧的日数,就是三百九十日,你要这样担当以色列家的罪孽。再者,你满了这些日子,还要向右侧卧,担当犹大家的罪孽。我给你定规侧卧四十日,一日顶一年。”(以西结书4:3-6) 390 + 40 = 430日 “一日顶一年”,也就是430年(以西结书4:5-6节)。 一、以色列下埃及到出埃及 以色列下埃及到出埃及,共430年(出埃及记12:40-41)。满了430年,他们就从埃及出来了(加拉太书3:17)。 二、统一王国时期 扫罗是以色列第一位王,大卫是第二位,所罗门是第三位。这时,以色列是统一的。到所罗门的儿子罗波安(列王记上11:43),以色列就分为南北(列王记上12:16-24),北称以色列,南称犹大。 北国没有好王,神就让亚述把他们掳去了(列王记下17:1-6),这是在公元前721年。 南国犹大(犹大人就是犹太人):犹大有8个好王(包括初好后变的亚撒利雅),但多半还是不好的。神让他们长留百多年,最后于公元前606年被掳去巴比伦(列王记下25:1-12)。他们在巴比伦受苦70年(耶利米书25:11-12),于公元前536年就归回本国。 三、亡国到复国的年日 现在让我们看看他们亡国到回国的年日。北国以色列被掳到亚述,并没有归回,而当时南国犹大还存在,不是全亡。 犹太人亡给巴比伦70年,以后还继续亡给其他国家。 公元前536年,犹太人从巴比伦归回。 他们本来要受430年的苦。他们在巴比伦受了70年,按理他们还要受360年(430-70 = 360)的苦才能回国。 四、回国后犯罪受罚 可惜在他们回国后,他们继续犯罪,神就要“7倍”惩罚他们:“你们因这些事若还不听从我,我就要为你们的罪加七倍惩罚你们。”(利未记26:18,参21节,23-24节,27-28节)24,28节的“7次”,也就是7个360年。 360 × 7 = 2520(以色列年)。 五、以色列年 以色列年是360日(每月30日),世界公用阳历每年是365日5小时48分46秒,相差约6小时,所以每4年多1日为润年,加在2月28日之后,就是2月29日。 现在我们把2520以色列年变为公元年: 2,520以色列年 × 360日 = 907,200日 907,200日 ÷ 365.25 = 2,483.7(2,484年)。 这就是说,犹大在被掳归回后,还要受2,484年的苦才能复国。 六、被掳归回后 他们在巴比伦受苦70年,70年满了,正是公元前536年,他们就归回本国了。这就是说,当他们被掳归回后,受536年的苦,这就到公元元年了。以后他们还要受多少年的苦,才能复国呢? 公元前2484 – 536 . . . → Read More: 《圣经》预言以色列1948年复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