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The heart is deceitful above all things and beyond cure. Who can understand it? “I the LORD search the heart and examine the mind, to reward each person according to their conduct, according to what their deeds deserve.”” — Jeremiah 17:9-10 Listen to chapter .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20年六月
« 5月   7月 »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  

中印爆嚴重死亡肉搏 衛星曝大軍集結 解放軍不公佈死傷隱情!? 川普遭爆求習近平助連任!?

马克·泰勒:接受保罗·R·奥贝尔牧师采访,眼下发生的事件与先知预言

马克·泰勒:接受保罗·R·奥贝尔牧师采访,眼下发生的事件与先知预言 Current Events, Prophecies, 11:11, and More With Mark Taylor on Cycles of Faith with Paul R Oebel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RYJt-Q8Mv4 Faith Unveiled Network 2020年5月31日 保罗·R·奥贝尔牧师:今天有很多罪恶被曝光出来了。 马克·泰勒:我们现在正在进行一场人历史上的大争战。而今天,有很多牧师都持一种“厄运与前途灰暗”(doom and gloom) 的看法,他们认为我们时间不多了,只剩下2-3年了。 但神赐给我的预言说:“我对那种厄运与前途灰暗的说法,已经很厌倦了!因这种看法,剥夺了人们的盼望,和他们想要起来反抗斗争的意志。”先知金·克莱门特(Kim Clemente)说过,逃避主义思维方式,就是一种最坏的命运杀手。 人们想说,反正只剩下2-3年的时光了,我就坐下消极等待,或者囤积灾难食品吧。可是圣经上没有一处说过,让我们放下武器,不去争战了。那是来自于无底坑的谎言。可就是很多教会牧师在講台上对会众们说的。 但神想要彰显神迹奇事。请你们为美国祷告吧!因为美国在世界的塔尖顶端,是争战的前沿阵地。如果神真的要惩罚美国的话,祂就会在2016年让希拉里·克林顿上台做总统。而且我们现在已经处在核武战争之中了,现在大家都已经藏身在地下隧道里面了,一切都已经毁,没有希望了。相比之下,你们还会认为现在情况很坏吗?想一想,为何神要让川普上来成为美国总统呢?因为神要在地上成就大事! 当耶稣对法利赛人说:“早晨天发红,又发黑,你们就说,今日必有风雨。你们知道分辨天上的气色,倒不能分辨这时候的神迹。”(马太福音16:3) 这就是现在很多受到多年的神学教义的教导以后的牧师和基督徒的问题。又被他们的牧师,不断地教导“厄运与前途灰暗”(doom and gloom) 立场的讲道。 我收到很多这样的电子邮件,人们告诉我,因为长期听这样的教导,使得他们身体感觉生了病,感到焦虑、抑郁,身体不适。神通过这些电子邮件对我 说话(谎言的邪灵进入了)。 有一个先生,发来电子邮件给我说: “我一直听我们牧师基于“厄运与前途灰暗”(doom and gloom)” 的讲道,又听主流媒体的声音,我已经来到一个快要自杀的边缘了。但是当我听了你的信息后,我就放弃了自杀,并且重新将我的生命交托给基督耶稣,现在我回到了战场上。“ 我收到国好几个这样的电子邮件。并且,主开始对我说:“马克,当你看到在自然界,有人犯了叛国罪的时候,不要以为这些牧师们没有犯属灵的叛国罪。”在过去的40-50年里,这种“厄运与前途灰暗”(doom and gloom)”的信息,将人们都带入了恐惧灵里面,那决不是神要的。因为那已经越过了红线,不是在拯救灵魂,而是杀害灵魂了。所以说,这些牧师们犯了属灵的叛国罪。 因此神要在这大地上做大事,祂要福音自由地广传,释放大地上那些遭受属灵压迫的人们。例如中国,我相信CCP正在迅速地走向垮台。不是中国人民要受到审判,而是他们的领导人。因为神要释放受压制的人民。因此神的福音要走向全世界! 现在正处于一个转换期,而往往在转换过程中时,人眼看起来情形不是很有利。此时此刻,我们更加要小心传讲那种基于恐惧的讲道,而是传扬基于信心的道。 我想要鼓励人们:当你看到一件事发生的时候,不要看的很肤浅和表面,而是要从属灵角度深入地观察。要求问神:“究竟幕后发生了什么呢?”因为有太多的事情发生,我们根本无法知道。数一数那些已经曝光的吧:恋童癖、儿童贩卖、人口走私、儿童献祭等等。这些都必须清理干净! 还有,说出来你可能不会相信,在我们的神学院里面、教会事工里面、在我们的教会里,正是人们非常挣扎的地方。但就像耶稣所说的那样,掩盖的事,没有不露出来的;隐藏的事,没有不被人知道的。(马太福音10:26)。 现在,大家要关注美国,因为FISA正在被揭露,大家都在服下红药丸,看到了我们那些政客们的真实嘴脸。当起诉书公布的时候,他们在暗中所做的事情,将会震惊人民。最近我还没有看到究竟有多少起诉书,上一次我看到的起诉书数量仅仅是在美国,就有9万份之多。还要在全世界范围之内进行大清理,因为恋童癖、儿童贩卖、人口走私、儿童献祭等严重罪恶已经失控!全都是关于针对儿童的犯罪。 有的基督徒对我说:“美国正在受到神的审判,因为那些堕胎。”但是我要告诉你们,审判不是针对美国的,而是针对教会、和教会系统的。为什么呢?因为自从教会与政府签署了501C3开始,十年后,祷告和圣经教导从我们的公立学校中被禁止了;教会不再是道德和属灵的指南针了。20年之后,【罗诉韦德议案】被国会通过批准了,因为教会为此保持了沉默。教会因30块银元,卖掉了耶稣!那是血钱。教会系统的手上沾满了那些被堕胎的婴孩的鲜血!所以说,审判不是针对美国的,而是针对教会、和教会系统的。 很多人认为,在美国基督教受到了攻击。好吧,他们说得对!然而,我在这里要提出另一个观点,让大家来思考: . . . → Read More: 马克·泰勒:接受保罗·R·奥贝尔牧师采访,眼下发生的事件与先知预言

Current Events, Prophecies, 11:11, and More With Mark Taylor on Cycles of Faith with Paul R Oebel – 118,545次观看•2020年5月31日

【關鍵時刻】20200622 完整版 三峽大壩潰堤危機大水直沖上海淹六億人 ( 求主怜悯 )

道在人間~大衛.鮑森 – 信心與盼望

【布鲁斯艾伦】《超自然生命的圣经秘密》(七)跟随先行者

Original Nameless 无名译者 华语安琪 5/26

 

第七章:跟随先行者 我们学习凭信转移的同时,了解到神已经在每个世代有凭信转移的人。这些先行者们,能够鼓舞、教导我们。 我想介绍一位弟兄,他名叫【Grubbs(格拉布)】,当代的一位先行者。当我们的好友【Flo博士】在1987年采访【格拉布弟兄】时,【格拉布弟兄】已经超过65岁。我们这位朋友听说了【格拉布弟兄】的事,后者见证说,他已经连续30年不断经历转移到世界各地的事。两位天使会来把【格拉布弟兄】提起来,带他到地球上不同的地方去传讲福音。 在这些转移的时候,有时候他的妻子和家人会看见一道明亮的闪光,随即他就消失了。其他时候,她什么都看不见,只看见他的衣物留在床上。有时候,他会从其他国家打电话,告诉她他正在哪个国家服侍。 在【Flo 博士】听说【格拉布弟兄】后,格拉布弟兄夫妇定了一个接受录像采访的时间。1987年,凭信转移的话题还太过超前,所以,【Flo 博士】隐藏了采访视频,直到2003年,当她听说我和妻子教导转移。 她接近我们,说,“我有东西要给你们看”,于是给我们看那段采访视频。我们将其数码化,放进DVD,分享给我们有感动与之分享的人们。不幸的是,有人不考虑版权法,就把内容放到网上。我高度建议你研究【格拉布弟兄】及其见证,因为这将印证神在当前世代要做的事。 以下转写自那次采访的一个小片段(斜体字部分): 采访者:【格拉布弟兄】,有一次,当你被转移的时候……——【格拉布姊妹】(格拉布弟兄的太太)可否请你递给我那份文件? 格拉布姊妹:这个吗? 采访者:是的。这篇文章是来自“末世侍女”(译注:一个致力于列国宣教的非政府组织)的【格文肖】姊妹发送给我的,名叫《Stranger at the UN出现在联合国的陌生人》。这是一片文章,一篇文摘,来自某杂志的一个长篇报道,作者是【Paul Harvey保罗·哈维】(1918-2009,一位资深新闻分析师,曾就职于ABC-美国广播公司)。他的这篇文章谈到一位因转移而出现在联合国的人,而【格拉布弟兄】告诉我们,他就是那人。 格拉布弟兄,你告诉过我,你曾有几次中风,某种程度上伤及记忆,不过,能否为我们回忆一下当时发生了什么? 【格拉布弟兄】:是的,我记得一部分,就一点儿。 当我进去的时候,他们有保安。我是说,他们周围全都是保安。保安彼此站开六英尺的距离,从建筑的各门面向外站着。所有门都在开门的位置左右各有三名保安。除非有通行证,或有文件证明你的身份、且你有权进入,你进不去的。好吧,我走进去了。所以,我甚至“不在场”,他们甚至没看见我。我进去了,向下走。那是很宽的木质台阶,沿斜坡向下延伸到主要的讲台,就是所有人都能看到的讲台。 我顺着那个台阶向下走,谁都没有说一个字。直到我走到一半的时候,有人对我喊叫起来说,“嘿!你是谁?” 那个我记得,当时我转身说,“这不关你的事!” 他说,“嘿!到这儿来!”我没有听从,继续往下走。 当我走到斜坡底部的时候,那里在走道边就有一个空座位。我坐下,坐在一个人的右边。他把手放在我膝盖上,说,“欢迎,老兄!” 至今我不知道他是谁,但我觉得我知道那是谁——那是神的一个天使。他穿着一套西装。你知道,天使大多数穿着白色衣服,但这一位穿着西装。他说,“欢迎,老兄!” 当现场的事情结束后,他和我一同走到斜坡上方,一同走出去。当我们走到最高处,从门出去的时候,有一个官员说,“嘿,我对你喊过,你是谁?” 我报出姓名后,他说,“你怎么进来的?” 我说,“那是个好问题,你来回答。” 他看着我,拦住我,四处看,而我只是平静地站在那里。我不会重复他那时说的话,因为不是什么好话。 我不理解为什么在那里,真的不知道。如果曾经有一个理由让我在那里,我已经不记得了。或许,是为了给他们看到什么,好让他们意识到:在他们不知道的情况下,可以有某些事发生,等到他们知道,就已经太迟了;以便他们知道,有人可以进去的,而他们无法及时抓到他们。不过,那人说了些很脏很污秽的话,而我就站在那里,他却看不到我,也看不到我身边的天使——而我并不是透明的。 采访者:你有没有检查过你的身体?你的身体有没有超自然的变化? 【格拉布弟兄】:记忆中,并没有。或许,主让我变得隐形,以致他看不见我。我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 【格拉布姊妹】:有时候,他们察觉他的身体。有时候,他们察觉他的灵,而他的身体是在这里。 【格拉布弟兄】:我不知道神是否可以让一个人的灵以物质方式显现。 这只是【格拉布弟兄】的生活和见证的一小部分。我在此鼓励你观看整个的采访,因这会为你的思维打开有关 国度的可能性的 一些门户,特别是有关 转移的事。 我必须加上一点说明:当他消失的时候,坐在他身边的(天使)也与他一同消失了。而那警官如此恐惧,以致开始咒骂,就是当他意识到那是一个天使的时候。 这种经历,对于【格拉布弟兄】来说,是家常便饭。如今他已离世与主同在,但他的见证存留。去年,我们收到一封邮件,来自【格拉布弟兄】在俄勒冈州波特兰市的老邻居,他说,“感谢你们使我们看到【格拉布弟兄】的视频。过去我时常看到他消失的情形,而且我们很高兴,终于有人给予他他所应得的尊荣了,因为,教会整体曾全然视他为异端。” 【格拉布】夫妇,曾因转移而被教会伤害、视为异端。他们无法进入当地的教会,因为人们说他们是异端。他领许多人进入神的国度,且是一位先行者。 【格拉布弟兄】种下了种子。他提供了一个地板,可以作为你的跳板。神已经释放许多属祂的人行在同样水平的启示和能力中。你是他们中的一员吗? 来自Reshma Allen(布鲁斯艾伦之妻)的话 我想分享,我凭信转移的旅程是如何开始、如何发展的: 我在斐济群岛长大,参加了圣经学院大约四年,乃学到了有关神的事情的许多头脑上的知识。尽管我学习了神的话,读了圣经中超自然的故事,却从没想象过,这类经历会临到我。我学了许多有关主的事,但没有作过超自然的联结。 从我是小女孩起,就有许多的异梦。我的家庭以为我被附身了,因为我会(在梦中)看到末世事件,并与家人分享。我并不懂得,直到15岁,开始领受关于梦的启示,学到它们的含义,了解到主如何使用梦、以及祂为何通过梦给我看到一些事。 当布鲁斯和我,我俩刚结婚的时候,会去世界各地不同的地方服侍,我见证到神做了奇妙的事。突然,人们开始问我诸如“你看到什么?听到什么?是否像你丈夫那样看见灵界的事”这类问题。 我思考这些问题,因为起初我很紧张,不愿与人们交谈。我爱他们,但我不愿意站在人群面前服侍(讲道),因为我以为美国基督徒们什么都知道。心想,我知道什么是他们需要听到的?我只是来自一个小岛的一个女孩罢了,对吗? 在聚会中,布鲁斯会服侍,事情就发生。他会问我,“你有没有听到那个?有没有看到那个?有没有感觉到那个?” 我说,“什么?你在说什么?” 很长时间,我坐在那里,就好像我是灵性死亡的。我思量人们的问题,心里作出一个决定:我知道经文中有这教导,白纸黑字。这是神的作为,所以这事也属于我。看到这真理以后,我回家对主说,“神,我在这里,我将看到,我将听到,我将参与超自然的事,因为,它属于我。” 我不是对人们说谎,而是解释:曾经我并不像我丈夫(布鲁斯艾伦)那样能看到(灵界)、感受到。我们心里的态度很重要。我本可以说谎,可以嫉妒我丈夫,可以编造故事,但没有。我就是诚实地说,“不,我看不到/听不到/感觉不到。” “还没有开始,不过我会看到/感觉到的。” 那时,事情开始转变。我开始在研经时间那样祈祷,献上自己供主所用。我开始有了不同的感受和看见。 . . . → Read More: 【布鲁斯艾伦】《超自然生命的圣经秘密》(七)跟随先行者

The Hillsong Israel Tour from the Steps on the Temple Mount – 悉尼新颂教会在耶路撒冷西墙的圣殿山敬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