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The heart is deceitful above all things and beyond cure. Who can understand it? “I the LORD search the heart and examine the mind, to reward each person according to their conduct, according to what their deeds deserve.”” — Jeremiah 17:9-10 Listen to chapter .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20年七月
« 6月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布鲁斯艾伦】《超自然生命的圣经秘密》(七)跟随先行者

 Nameless 无名译者 华语安琪 5/26

 

第七章:跟随先行者

我们学习凭信转移的同时,了解到神已经在每个世代有凭信转移的人。这些先行者们,能够鼓舞、教导我们。

我想介绍一位弟兄,他名叫【Grubbs(格拉布)】,当代的一位先行者。当我们的好友【Flo博士】在1987年采访【格拉布弟兄】时,【格拉布弟兄】已经超过65岁。我们这位朋友听说了【格拉布弟兄】的事,后者见证说,他已经连续30年不断经历转移到世界各地的事。两位天使会来把【格拉布弟兄】提起来,带他到地球上不同的地方去传讲福音。

在这些转移的时候,有时候他的妻子和家人会看见一道明亮的闪光,随即他就消失了。其他时候,她什么都看不见,只看见他的衣物留在床上。有时候,他会从其他国家打电话,告诉她他正在哪个国家服侍。

在【Flo 博士】听说【格拉布弟兄】后,格拉布弟兄夫妇定了一个接受录像采访的时间。1987年,凭信转移的话题还太过超前,所以,【Flo 博士】隐藏了采访视频,直到2003年,当她听说我和妻子教导转移。

她接近我们,说,“我有东西要给你们看”,于是给我们看那段采访视频。我们将其数码化,放进DVD,分享给我们有感动与之分享的人们。不幸的是,有人不考虑版权法,就把内容放到网上。我高度建议你研究【格拉布弟兄】及其见证,因为这将印证神在当前世代要做的事。

以下转写自那次采访的一个小片段(斜体字部分):

采访者:【格拉布弟兄】,有一次,当你被转移的时候……——【格拉布姊妹】(格拉布弟兄的太太)可否请你递给我那份文件?

格拉布姊妹:这个吗?

采访者:是的。这篇文章是来自“末世侍女”(译注:一个致力于列国宣教的非政府组织)的【格文肖】姊妹发送给我的,名叫《Stranger at the UN出现在联合国的陌生人》。这是一片文章,一篇文摘,来自某杂志的一个长篇报道,作者是【Paul Harvey保罗·哈维】(1918-2009,一位资深新闻分析师,曾就职于ABC-美国广播公司)。他的这篇文章谈到一位因转移而出现在联合国的人,而【格拉布弟兄】告诉我们,他就是那人。

格拉布弟兄,你告诉过我,你曾有几次中风,某种程度上伤及记忆,不过,能否为我们回忆一下当时发生了什么?

【格拉布弟兄】:是的,我记得一部分,就一点儿。

当我进去的时候,他们有保安。我是说,他们周围全都是保安。保安彼此站开六英尺的距离,从建筑的各门面向外站着。所有门都在开门的位置左右各有三名保安。除非有通行证,或有文件证明你的身份、且你有权进入,你进不去的。好吧,我走进去了。所以,我甚至“不在场”,他们甚至没看见我。我进去了,向下走。那是很宽的木质台阶,沿斜坡向下延伸到主要的讲台,就是所有人都能看到的讲台。

我顺着那个台阶向下走,谁都没有说一个字。直到我走到一半的时候,有人对我喊叫起来说,“嘿!你是谁?”

那个我记得,当时我转身说,“这不关你的事!”

他说,“嘿!到这儿来!”我没有听从,继续往下走。

当我走到斜坡底部的时候,那里在走道边就有一个空座位。我坐下,坐在一个人的右边。他把手放在我膝盖上,说,“欢迎,老兄!” 今我不知道他是谁,但我觉得我知道那是谁——那是神的一个天使。他穿着一套西装。你知道,天使大多数穿着白色衣服,但这一位穿着西装。他说,“欢迎,老兄!”

当现场的事情结束后,他和我一同走到斜坡上方,一同走出去。当我们走到最高处,从门出去的时候,有一个官员说,“嘿,我对你喊过,你是谁?”

我报出姓名后,他说,“你怎么进来的?”

我说,“那是个好问题,你来回答。” 他看着我,拦住我,四处看,而我只是平静地站在那里。我不会重复他那时说的话,因为不是什么好话。

我不理解为什么在那里,真的不知道。如果曾经有一个理由让我在那里,我已经不记得了。或许,是为了给他们看到什么,好让他们意识到:在他们不知道的情况下,可以有某些事发生,等到他们知道,就已经太迟了;以便他们知道,有人可以进去的,而他们无法及时抓到他们。不过,那人说了些很脏很污秽的话,而我就站在那里,他却看不到我,也看不到我身边的天使——而我并不是透明的。

采访者:你有没有检查过你的身体?你的身体有没有超自然的变化?

【格拉布弟兄】:记忆中,并没有。或许,主让我变得隐形,以致他看不见我。我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

【格拉布姊妹】:有时候,他们察觉他的身体。有时候,他们察觉他的灵,而他的身体是在这里。

【格拉布弟兄】:我不知道神是否可以让一个人的灵以物质方式显现。

这只是【格拉布弟兄】的生活和见证的一小部分。我在此鼓励你观看整个的采访,因这会为你的思维打开有关 国度的可能性的 一些门户,特别是有关 转移的事。

我必须加上一点说明:当他消失的时候,坐在他身边的(天使)也与他一同消失了。而那警官如此恐惧,以致开始咒骂,就是当他意识到那是一个天使的时候。

这种经历,对于【格拉布弟兄】来说,是家常便饭。如今他已离世与主同在,但他的见证存留。去年,我们收到一封邮件,来自【格拉布弟兄】在俄勒冈州波特兰市的老邻居,他说,“感谢你们使我们看到【格拉布弟兄】的视频。过去我时常看到他消失的情形,而且我们很高兴,终于有人给予他他所应得的尊荣了,因为,教会整体曾全然视他为异端。

【格拉布】夫妇,曾因转移而被教会伤害、视为异端。他们无法进入当地的教会,因为人们说他们是异端。他领许多人进入神的国度,且是一位先行者。

【格拉布弟兄】种下了种子。他提供了一个地板,可以作为你的跳板。神已经释放许多属祂的人行在同样水平的启示和能力中。你是他们中的一员吗?

来自Reshma Allen(布鲁斯艾伦之妻)的话

我想分享,我凭信转移的旅程是如何开始、如何发展的:

我在斐济群岛长大,参加了圣经学院大约四年,乃学到了有关神的事情的许多头脑上的知识。尽管我学习了神的话,读了圣经中超自然的故事,却从没想象过,这类经历会临到我。我学了许多有关主的事,但没有作过超自然的联结。

从我是小女孩起,就有许多的异。我的家庭以为我被附身了,因为我会(在中)看到末世事件,并与家人分享。我并不懂得,直到15岁,开始领受关于的启示,学到它们的含义,了解到主如何使用、以及祂为何通过给我看到一些事。

当布鲁斯和我,我俩刚结婚的时候,会去世界各地不同的地方服侍,我见证到神做了奇妙的事。突然,人们开始问我诸如“你看到什么?听到什么?是否像你丈夫那样看见灵界的事”这类问题。

我思考这些问题,因为起初我很紧张,不愿与人们交谈。我爱他们,但我不愿意站在人群面前服侍(讲道),因为我以为美国基督徒们什么都知道。心想,我知道什么是他们需要听到的?我只是来自一个小岛的一个女孩罢了,对吗?

在聚会中,布鲁斯会服侍,事情就发生。他会问我,“你有没有听到那个?有没有看到那个?有没有感觉到那个?”

我说,“什么?你在说什么?” 很长时间,我坐在那里,就好像我是灵性死亡的。我思量人们的问题,心里作出一个决定:我知道经文中有这教导,白纸黑字。这是神的作为,所以这事也属于我。看到这真理以后,我回家对主说,“神,我在这里,我将看到,我将听到,我将参与超自然的事,因为,它属于我。”

我不是对人们说谎,而是解释:曾经我并不像我丈夫(布鲁斯艾伦)那样能看到(灵界)、感受到。我们心里的态度很重要。我本可以说谎,可以嫉妒我丈夫,可以编造故事,但没有。我就是诚实地说,“不,我看不到/听不到/感觉不到。” “还没有开始,不过我会看到/感觉到的。” 那时,事情开始转变。我开始在研经时间那样祈祷,献上自己供主所用。我开始有了不同的感受和看见。

当我们去聚会的时候,布鲁斯通常不告诉我他将说些什么。我会问他,“亲爱的,今天你打算说什么?”

他会说,“从圣经说起。”

“好吧,”我会说,“我会祷告。”

我在聚会中闭上眼睛,对主说,“主,我向你献上我的感官,献上我的肢体。求你给我看到 (灵界)正在发生的事。” 主回应我的祷告,开始给我看到室内的一些情形,我会看见有关布鲁斯将要讲话的主题的异象。然后,如果现场有人有病痛,我身体里面也会感觉到。我也会体会到他人正在经历的情感/情绪。

最初领受知识的言语的时候,我什么都不说,但后来我会告诉我的丈夫。他就问,“你当时为什么没告诉我?那是知识的言语,有人正为此受苦。” 然后他加上,“当你看见或听见的时候,就告诉我。”

起初,我说,“你告诉他们。”于是,他会分享,而我不站起来。但当他分享神给我的话语时,我看见结果,这鼓励了我。终于我说,“这个我可以做!” 并开始站起来,释放知识的言语。

神也会用这种方式使用你。《圣经》说,当一个小孩子向地上的父亲要面包时,父亲不会给他石头(见《马太福音》7:9)。我们在向我们的天父要启示和领悟,祂必赐给我们,告诉我们该如何行。

我们睡觉的时候,神使用我们

在美国威斯康辛州服侍的时候,我有了一个生动的异梦,当时发现自己在一个海滩上。我在海滩上下奔走,警告人们将临的危险,带他们去更高的地方。梦的中途,我起身去洗手间,然后回来继续睡去。一睡着,立刻又回到那个梦中。

整晚,这海滩上的经历非常真实。第二天早晨,我对【布鲁斯】说,“我真的感觉需要打开电视,看看发生了什么。”随即震惊地发现日本刚刚收到了海啸袭击。我意识到,我整晚的经历,并不只是梦。它不单发生了,而且,我真的在那里!这个梦中,有一个年轻人如此恐惧以致僵住不能动,于是我拉住他的手,带他到了更高的地方。

神在睡梦中使用我们。我们就寝时可以说,“主,甚至在睡梦中,也请使用我。” 我们在事工中已经定意,说,“主,给我们一群会首先回应你的人,这样,无论世界上什么地方有需要,我们将转移到那个地区带去所需的帮助,并看到生命改变、得救。我相信,神在预备一群这样的人来做这些事,而你是其中的一部分。”

异梦异象

我曾梦见在一个地方与一个女人和她的两个小女孩在一起。其中一个小女孩在房子里,在一桶水中,当时我不懂那是什么意思。另一个小女孩在外面与母亲在一起,而她正在做不该给孩子看到的不敬虔的事。

看见这情景,令我困扰。我想,这孩子不该看着这里正在发生的事。突然,这两个小女孩由我带了,我带她们去到一个地方,在那里与她们玩耍、照顾她们。

下一幕,我在一个满是活动和儿童的建筑里面,那里正在进行某种预备。我带那两个女孩进入房子,那里是安全的。安顿她们与其他孩子待在一起以后,我看见一个女人。“我能帮你吗?” 我问她。“我能做点什么,来帮你准备吗?”

“是的!”她说。她解释说,外面有一个空花园,需要栽上美丽的植物,因为一周内会有一次评判临到。人们会从世界各地来此观看、评测这园子。

“我们想得到头等奖。”她对我说。

“我会帮助你。”我说。

我开始思考,我真的很想帮助这些人,我的确热爱园艺。我的脸书(facebook)页面满是家中夏季的花朵。带着对鲜花的热爱,我自忖,我将帮助他们预备这个花园,我们会赢的!

我来到房子正面,向上看,突然看到,主站在那里。我跑到祂身边,抱着祂的腿,说,“求你了,主,赐我一些点子,来塑造这个花园,以便我们能赢得头等奖。”在这美丽的地方,我突然被金粉盖满——一层又一层,闪耀着盖满我全身。

预备花园的时候,我看着自己,又转眼看花园,两个人——布鲁斯和我——出现了。尽管我在梦中,我也看见我自己进入花园,因为我们准备好了要在园中工作。

我祈祷着,并求神赐我理解力,相信这个梦与转移学校(超自然学校)有关因为,当我们教导这些有关转移的启示时,我们是与那些需要受教的人们在一起。我们预备的时候,是从主研习。神供应的特别的恩典,来为这个季节预备。

布鲁斯和我旅行在世界各地的时候,看见一批又一批的人们对神的事物饥渴。他们对主的渴慕和热情引发了超自然的事。一些读者以此方式去到不同地方,且是这园中的先锋。这世界必会看到的!感谢你允许我们在你的园中。我们非常兴奋,能成为你的旅途的一部分。

布鲁斯艾伦对这个梦的解释

有两个女儿的母亲,是指教会。在一桶水中的那个女孩,是用神的话语之水来浸没自己的人。另一个小女孩,则是属肉体的,跟随其母的带领,而其母正与世界的事物相混杂,来玷污自己。

园子是主的园子。我们都是主所栽种的,而主在说,是时候照料这园子了,以便你能赢得奖赏。审判不是来自世界。有一位审判者(神),我们想听到祂说,“做得好,你这又良善又忠心的仆人!”

世界会留意所发生的。不单我妻子和我是你的旅途(你的园子)的一部分,在这个季节,神也会带来他人一同帮助种植、培养这个园子。这会速速发生,就像Reshma说的。这会在很短时间内发生。7是安息的数字,也是盟约的应许得到完满实现的数字。神将迅速成就这事。

【Michael Van Vlymen 麦克·范·弗里曼】在读过我的书《凝视入荣耀》后,开始照书中的真理以及Sid Roth《超自然》节目上(我)的教导而行。他的妻子,【Gordana高达娜】对神的事物同样热情,正在被神以这些方式使用。下面是对她的旅程的一瞥:

来自Gordana Van Vlymen的话:

【Gordana Van Vlymen 高达娜·范·弗里曼】生于1986年,她得以认识圣灵,圣灵成了她最好的朋友。她见证说,圣灵许可她经历并见证了许多超自然事件。【高达娜】曾经阅读《圣经》中有关医治和其他超自然经历的事,尽管她和丈夫【麦克】造访了不同的教会和事工,却没有看到《圣经》中所讲述的那些事的彰显。她感到不满足,因为,她知道,存在某种缺失。

2011年,她对主说,“主,够了。我放弃了。我将回到小时候的信仰。” 【高达娜】曾是来自马其顿(前南斯拉夫共和国)的东正派基督徒,那里多数基督徒都是东正派背景。

在一个特别的日子,【麦克】和【高达娜】参加【比尔强生】和【兰迪克拉克】在密苏里州举办的一个医治特会。尽管她说那是一个很不错的聚会,心里却向神哭求。【麦克】并不知道这个,但她对神说,“够了。我再不回教会了。所有那些我相信却看不到的事物,要放到一边。” 她绝望地哭喊出来,因为,尽管她知道超自然是真的,她在圣经中读到的,和在教会中看到的,却不是同一回事。

2011年11月11日(11/11/11),主垂听她的哭求,并且回应。主真实地把祂的手放进她的胸膛,开始从里面震动她。她有点害怕正在发生的事,因为,她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情形。她在电视上看过人们经历类似的事,但她说,亲身经历是不同的。

这震动持续了整晚。任何人若要靠近她或触摸她或试着握她的手,就会被圣灵击倒。她一点不懂正在发生的。

当她和【麦克】回到家后,她必须隐藏所经历的,因为她的家庭从来没有见过类似的事。她的母亲和他们的孩子们与他们同住,而且像他们一样,他们都对这种经历毫无概念。

她跑上楼,因为她感到里面有什么在涌上来。她闭着嘴,把手放在嘴上,希望什么都不能跑出来。她感觉像要爆炸了,突然开始大声地说起华语,因为她无法控制,于是,她禁闭他们的房门。

从那一晚起,主每晚带她去世界各地的不同地方进行服侍。祂时常许可她在中.国.讲道、歌唱、敬拜主,她在那里看到许多许多的人。其中一趟旅途中,在向人群讲道时,人们都开始飞奔,因为警.察.来抓他们了。【高达娜】通常很害羞,所以对她来说,对人群讲道、用汉语讲话、唱歌,显然是主在做。

结果,他们的孩子们不再害怕这种超自然的经历。随着她委身于主,对主说,“主,不论您想做什么,请做吧。我看起来多傻,都没关系。” 这些经历是主与她一同经历超自然事情的开端。

一连四、五年,他们家中不能有客人,因为主透过她在做的事。或许有一天,主会许可她分享一切。

主籍圣灵带她去了许多地方,包括意大利和以色列。根据不同地方食物的气味,她就能知道她在哪里。她也造访过天堂,在那里听见并参与合唱。

当她重生的时候,由于曾经历的伤痛,主把祂的手放在她的心上。她说那就像我曾分享说主给我剑时的感受:它不断燃烧。当神医治她的心时,她没有感到痛苦,只有爱。

【高达娜】总是知道当神在她身边的时候。祂让她看到天使,她见过天使以肉身走在她的家周围。她也见过两个天使,一高一矮,到处陪伴她。

【高达娜】说,如果你献上你的体、魂、灵,神就能使用你,带你去(许多)不同的地方。她说,正如Reshma(我妻子)说的,预备你自己!祂将透过你来做大能的事。

(待续,全书十章)

(华语安琪,译于2020-5-26)

分享家:Addthis中国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