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Therefore, get rid of all moral filth and the evil that is so prevalent and humbly accept the word planted in you, which can save you.” — James 1:21 Listen to chapter .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20年六月
« 5月   7月 »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  

Netanyahu, Kushner talk annexation; July 1 set as deadline – 内塔尼亚胡、库什纳谈吞并;7月1日定为最后期限

总理在电话中与特朗普高级顾问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谈了有关以色列在犹太和撒马里亚的主权进程的工作,该进程将于7月开始。 以色列世界新闻社 据坎恩报道,周一,内塔尼亚胡总理在电话中与美国官员进行了会谈,讨论以色列扩大对犹太和撒马利亚犹太社区主权的计划。 具体来说,内塔尼亚胡与唐纳德·特朗普总统的顾问贾里德·库什纳讨论了这一过程,特朗普政府的中东和平计划的建筑师之一。 内塔尼亚胡将7月1日定为开始吞并进程的最后期限。 但是,以色列的第13频道报道说,以色列消息人士说,美国人希望减慢这一进程,因为在明尼阿波利斯的一名警察杀害一名黑人之后,政府在全国各地引发骚动和抗议。同时,它仍在处理冠状病毒大流行及其由此造成的经济打击。 会谈之前,国防部长本尼·甘茨和美国驻以色列大使戴维·弗里德曼分别进行了审议。据报道,以色列驻美国大使罗恩·德默(Ron Dermer)也参与了讨论。 担任国防部长的甘茨已命令以色列国防军采取与吞并有关的必要措施。预计巴勒斯坦方面会发生暴力。 The prime minister spoke on the phone with top Trump advisor Jared Kushner about Israel’s sovereignty process in Judea and Samaria, which is set to begin in July. By World Israel News Staff On Monday, Prime Minister Benjamin Netanyahu spoke on the . . . → Read More: Netanyahu, Kushner talk annexation; July 1 set as deadline – 内塔尼亚胡、库什纳谈吞并;7月1日定为最后期限

祷告的教会 – ( 7 )

祷告的教会 CHURCHES THAT PRAY 彼得魏格纳   编著 赵瑜 译 第七章 赞美⾏进 ⼀九九⼀年秋天,桃乐丝和我在德国的纽伦堡 (Nurnberg); 纽伦堡曾是希特勒纳粹势⼒的中⼼。在这⼉,军队接受校阅,希特勒则向世界夸耀他的军事⼒量。纽伦堡是⼀九三⼋年⼗⼀月九日恶名昭彰的全国性「清除之夜」(“crystal nigh”)发⽣的地点之⼀。希特勒便是从那天开始,残酷地屠杀六百多万名犹太⼈。 柏林宣⾔ 在由德国教会增长协会和更正教会更新运动联合赞助的教会增长会议中,我受邀担任主要讲员。前者⼤半是非灵恩派,后者则是灵恩派。这本身就是件值得注意的事,因为⼤家都知道德国是灵恩派与非灵恩派罪不相往来的国家之⼀。约有五千⼈参加那次会议,两派的领袖都有同等的机会在台上分享。 历史上,德国基督徒合⼀的主要障碍是源于⼀九零九年由敬虔运动和福音联盟 (The Evangelical Alliance) 的领袖所提出来的「柏林宣⾔」(The Berlin Declaration)。这是有史以来最强烈的反灵恩声明, 将灵恩派 (或五旬节派) 的活动视为「来自下面」的⼒量,⽽非来自上面的。多年来那些自称敬虔的⼈定期宣吿他们坚守柏林宣⾔。这件事成为敌⼈真正的营垒,使基督肢体分裂。 在纽伦堡⾏进 我们到达后不久,就得知会议的主办⼈已经计划于会议进⾏期间,在纽伦堡街道上为耶稣⾏进,就在希特勒发动「清除之夜」的露天市场上开始及结束。⾏进那天又湿又冷,然⽽⼤约有⼋千五百⼈拿着横幅标语、汽球、装饰的雨伞出现,并带着愉悦、欢庆的⼼情。 ⾏进结束时,厢型车载来讲员,并搭起了讲台,举⾏祷吿会。在那⼀天⾏进队伍经过纽伦堡市中央约⼆里长的街道。该市的信徒聚集,齐声颂赞神。桃乐丝和我加⼊⾏进的⾏列。她因着膝盖退化⽽坐在轮椅上 (后来接受⼿术治疗)。 我们两个情绪激昂,刚开始⼗分钟都⽆法说话或唱歌。我们⼀直在圣灵同在之下哭泣,圣灵让我们瞥见那令⼈不可思议的属灵胜利,战胜了那看不见的⿊暗权势。 其中⼀位会议领袖向我⾛来。他显然和我们有同样的感受。他说:「我们决定今晚改变我们的节目,我们需要公开认罪。我们也希望你变更原来的信息,改谈悔改。」 那天晚上圣灵强烈动⼯。我说到三股合成的绳⼦不易折断的预⾔ (在第⼀章曾提过),也说到在马尼拉的洛桑会议,神的灵把灵恩派和非灵恩派联合起来,成为世界宣教的两股绳⼦。我也不讳⾔地表示,当德国代表公开抗议杰克 • 海福德在⼤会中的事奉过于灵恩,冒犯了他们时,我们这些马尼拉会议的领袖感到失望。他们⽆异暗示这也冒犯了神。 我详述⼀九九零年神在东京带领我公开认罪的事件,作为结论。身为美国⼈,我在约⼀千名日本领袖前降卑我自⼰,为第⼆次世界⼤战在⼴岛和长崎投下原⼦弹之事认罪。接着,日本牧师拿起麦克风激动地认罪,承认日本不仅对美国、也对其他许多国家犯下了罪。 弃绝柏林宣⾔ 当我讲完后,圣灵强有⼒地降临在纽伦堡的会众中。五千名参与者中有许多⼈发出哭泣声。然后非灵恩派的领袖克劳斯 • 艾克霍夫 (Klaus Eickhoff) ⾛上讲台,以流利的⼝才表达了悔意,宣布柏林宣⾔⽆效,并承认在这件事上他们不仅得罪了神,也违背了马丁路德的教导。 灵恩派的领袖佛德瑞屈 • 艾斯科夫 (Kriedrich Aschoff),以恰当的话语表明饶恕之意,并且也为属灵的骄傲和自⼤认罪。德国媒体⼤⼤报导了这会议。有些负面的看法,来自仍然肯定柏林宣⾔的神学家。但对许多⼈⽽⾔,这会议是德国基督肢体合⼀的历史转捩点。 我为什么提到这件事? 身为第⼀线的观察者,我相信神用来带动悔改与合⼀的主要⼯具之⼀是「为耶稣⾏进」。那次在纽伦堡赞美⾏进中所释放的属灵能⼒,是令⼈可畏的。 街道上的教会 「为耶稣⾏进」是由英国的作曲家和敬拜领袖葛拉汉 • . . . → Read More: 祷告的教会 – ( 7 )

CXCY〈圣经考古〉复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