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Do not conform to the pattern of this world, but be transformed by the renewing of your mind. Then you will be able to test and approve what God’s will is—his good, pleasing and perfect will.” — Romans 12:2 Listen to chapter Copyright © 1973, 1978, 1984, 2011 by Biblica.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18年十月
« 9月   11月 »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来自锡安的信息

本周末為以色列和中東的守望禱告         2018年11月3日到4日(周六到周日) 请记住美国星期日凌晨2点的时间变化。 它已经在世界其他地方发生了变化。 请注意您当地的正确时间。 同其它禱告事工團隊一起在線上禱告 開始時間﹕美國東部時間11月3日凌晨5點(加州時間凌晨2點鐘)  結束時間﹕美國東部時間11月4日凌晨5點(加州時間凌晨2點鐘) 英语时段(美东时间)﹕11月3日上午﹕6–7, 9-12﹐晚上﹕9-11;   周日凌晨﹕ 4-5。 西班牙的(美东时间): 11月3日晚上﹕7-8  韓國只有(美东时间): 11月3日晚上﹕8-9  阿拉伯语时段(美东时间)﹕11月3日午﹕1-2 德語 (美东时间): 11月4日上午﹕3-4        中文时段(美东时间)﹕11月3日上午﹕5-6﹐8-9 午/晚上﹕12-1, 2-7, 11-12﹔ 11月4日凌晨﹕0-3。 加入祷告中心的新的方式   经由普通电话线:   这是一个新电话号码,以前的号码不再使用。 拨打 1-510-338-9438      因為技術問題,這次禱告會將使用新的會議號碼: 629 785 251#。 输入: #。 经由计算机或电子设备等: 如果您有带有麦克的耳机或耳塞,您与我们之间的通话会更清晰,所以推荐使用。 点击这个链接 。密碼 24×7. 在空白处输入您的姓名和邮箱地址,点击。 点击”使用计算机呼叫”之后,您就进入会议了。请注意,根据您电脑配置的不同,您可能需要测试一下扬声器或麦克风,这个选项出现在弹出的对话框中,您可以看见它,但是您也可以略过这个测试。 请把这个页面添加在您的收藏夹里面,以备不时之需。 当您离开会议时,点击”离开会议”,也可以直接关闭页面。 Light of Zion, PO Box 27575, Anaheim, CA 92809 SafeUnsubscribe™ aulifang2002@yahoo.com.au Forward email | Update Profile | About our . . . → Read More: 来自锡安的信息

唯独基督与牧师的职分 

唯独基督与牧师的职分

  Rod Rosenbladt

    我们现在准备谈谈教会事奉,就是牧师的职分。对牧师的呼召就是从圣经中宣讲神的律法和神的福音,按着基督的命令施行浸礼和圣餐。这就是改革宗牧师蒙召在会众中要做的事情。一个礼拜日接一个礼拜日,月复一月,年复一年,这呼召要求牧师在本地会众面前宣讲唯独基督的真理。在根据圣经抨击所有人,包括基督徒的罪性之后,他要按着圣经的经文宣告,为了满足神律法特别的要求,基督的死和复活所成就的事,即使对我们这些“依然犯罪的信徒”也是如此。

要点是,牧师要根据圣经经文宣讲基督的死是如何能够拯救人,即使对一个基督徒也是如此! 在圣经里有许多主题可以宣讲,但是他要特别宣讲基督代替我们,作成罪的赦免这个中心主题。 如果牧师做了任何掩盖这件事的事情,他就犯了弃绝他呼召的罪。比如说,如果他只是利用圣经经文呼吁人过更进深的基督徒生活,他就是弃绝了对他的呼召。如果他只是树立基督作为我们基督徒靠着我们里面圣灵的能力去效法的榜样,他就是弃绝了对他的呼召。如果他只是宣讲基督,作为对我们所觉察的需要的答案,而不讲他是对我们罪得赦免的需要的回答,他就是弃绝了他的呼召。如果他只是传讲教会应当采取的某些值得赞许的社会或政治行动,他就是弃绝了对他的呼召。如果他只是按着圣经里某些实在的题目,进行一些坚实的,以圣经为本的教育,他就是弃绝了对他的呼召。     传讲”钉十字架的基督” 一位改革宗牧师是蒙神呼召向会众宣讲钉十字架的基督,并向会众施行圣礼。有人说,“但你的意思肯定不是说牧师应当站在讲台上给信徒传福音吧?”极大多数的福音派基督徒没有向一群信徒传讲基督的观念,他们唯一的传福音的观念就是向不信的人传福音。正如后者十分重要,但前者并非就没有那么重要。 1.向基督徒传讲。请思想保罗对提摩太的劝告。在那起初的,那特别的“立下根基”的使徒工作刚刚完成之后,提摩太出现了,这工作只是由使徒去成就的,直到世界的末了也不会再次重复。提摩太的事奉 (除了向异教徒传福音之外) 应该是日常向一群归信的人传讲福音和施行圣礼。这具体包括什么内容呢? 这包括了我们已经讲过的工作。提摩太蒙召一个星期接着一个星期向他的会众传讲基督拯救的职分,给他的会众施行圣礼。 请想一想许多基督徒一周复一周所经历的内心独白。

    “当我还是一个罪人,当我刚刚归信的时候,神也许给我有恩典。但是现在,在我有了神的灵之后,我担心我变得越来越糟,而不是越来越好。我大大滥用了神给我的一切美好恩赐。在开始的时候,当牧师告诉我,基督在我身外为我死了,用他的死无条件拯救了我,圣灵现在住在我里面,要帮助我跟随基督,我是如此乐观。我有如此大的盼望。但这一切都变得很糟糕。其他人毫无疑问作了神装备他们要去做的事,但我没有。我用了神的恩典和基督所流的血作为借口,去做了我还没有信的时候恐怕也不会做的事。我已经多次把我自己再次委身献给基督,次数多得我已经数不过来了。但不管我做什么,事情看来还是一样,甚至更糟。不管基督的恩典设立了怎样的限制,我肯定已经越过了。我已经完全,清醒,有预谋地把这一切都破坏了。我猜一开始我就不是一个基督徒,因为如果我是,我就会在基督徒的生命中有一些进步的。也许我从来就不是选民的一分子。如果我不是,我自己也毫无办法。无论怎样,我现在是没有指望了。我要尝试再上教会一段时间,但我想我已经试过教会告诉我要做的每一件可能的事情。在这之后,我想我要回到异教徒的光景,在我剩下的时间里‘吃喝快乐’。我还可以做些什么呢?”

一个牧师该向这样的人宣讲唯独基督的真理呢?     首先,他意识到律法已经在他/她人身上动工,正在动工。牧师意识到在这种情形下,需要的不是律法,而是福音。循道宗复兴主义在这个国家里成就的其中一个后果就是让人普遍认为,真正的相信总是表现在可以衡量的道德进步上 (相应地,缺少这样的进步就是还没有真正重生的证明。) 所以依旧犯罪的信徒被带领,去认为他现在还根本不是一个信徒。马丁路德认识到这种神学的致命之处。他知道任何让人回到我们自己里面去找确据的建议都根本不是确据。把事情说白了,马丁路德知道基督代替我们的死和复活,其果效有足够的威力,甚至可以救一个基督徒!

所以一个牧师的的呼召就是唯独宣讲基督,抵抗人内在知觉虚假的看法和他信以为真的复兴主义的虚假意见。怎样做到这点? 牧师一定要宣讲圣经关于基督的死有充分能力的应许,这死充分,甚至可以拯救一个在道德上犯罪的基督徒。 2. 对罪的赦免。对一位路德宗的牧师来说,所传讲的福音,基督徒得蒙赦免,通过主的晚餐基督替死充分果效的分发,这些是居中心地位的。不管他相信的会众是否知道,其中牵涉的很简单,就是对罪的赦免。问题是基督徒是否完全因着基督为他的替死和复活,得着了赦罪的应许。是还是不是? 圣经的答案是一个毫不动摇的“是”!这就是事关唯独基督的问题。这当然也是和改革宗唯独恩典和唯独信心互相关联的主题相关的。 这对一位美国牧师来说是如此困难,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复兴主义思想在我们当今所取得的胜利。复兴主义的重点是“人里面的基督”,而胜过“在我们之外的基督。” 马丁路德面对过他极好的同工墨兰顿的这个问题。墨兰顿是一位天才,他比马丁路德更为“内在导向”。在写给马丁路德的一封信中,墨兰顿焦虑地写道,“我不知道我信靠基督是否足够? 也许我不信靠? 那么怎么办?”路德在他那著名的回信中斥责道,“墨兰顿,去大胆犯罪! 然后到十字架大胆认罪! 整个福音是在我们以外的!” 那拯救我们的不是基督在我们里面的工作。拯救我们的是基督不受人主观操控的死,他在一不受人主观操控的十字架上不受人主观操控的流血。这听起来是如此简单,但它是真正的福音(它是完全不受人主观控制的)和内在主义的虚假福音之间的一场争战。当我们的自我反省导致绝望 (它们是很可能会导致绝望的,因为我们是不断犯罪),基督不受人主观操控,果效充分的工作必须要由我们的牧师向我们重复宣讲。 3. 牧师的工作。马丁路德相信我们是不能向自己这样做的。这必须要由那蒙召为我们这样做的牧师向我们宣讲。我们不可试图“向我们自己传福音。”我们要请求我们的牧师奉基督的名为我们宣告赦罪。我们要由他的手领受为赦免我们的罪的基督身体和血。我们要从他的讲坛上听,“愿基督籍此为你们所有的罪作了完全赎罪的宝贵身体和血,加力量给你们,保守你们在真信心中直到永生。平安去吧,愿主与你们同在。” 有人会回答说,“不可能这么简单的! 只是基督,只是他的死? 我就得赦免了吗? 在我的世界里是没有相应的例子的。这不可能是真的。” 但这并非是没有类比的。西方文学充满了类比。当然,它们都是附生于伟大的福音故事,但它们是类比。比如人只需要想想狄更斯的《双城记》,里面的主人公为他的替身献出生命。不要看那么远,电影《星传传奇》里的斯波克为船员而死。或者电影《申肖克的救赎》里的故事。或者想想那些一个钟头付上200美元去听他们的心理医生说话的人,心理医生没有罪的教义,更不用说赎罪的教义了,他们告诉人说他们多多少少都是OK的。这些和许多其他的例子都是那幅伟大图景的低程度的缩影而已。     在我们今日所传讲的假基督 唯独基督的意思就是只有一位真实和可以拯救人的基督。他不仅在他的流血和死上满有能力,可以拯救我们,他还是唯一的基督。今天的美国文化里有许多的“基督”,其实根本并不是基督。宣讲 唯独基督就意味着一个改革宗的基督徒要拒绝与唯独基督论相对立的立场,把它们看作是假冒的。我只提提这些立场的一些例子。 . . . → Read More: 唯独基督与牧师的职分 

再忠告教会中的领袖

     王明道

  

  在上期灵食季刊中我曾发表一篇文字,题目是「忠告教会中的领袖」。内容是警告教会中的领实现谨防那些擅长逢迎谄媚只为自己的利益打算的传道人。写过那一篇以后,我又想到教会中的领袖在用人这件事上还有一种危险,也是万不可忽略的,就是在教会中任用不真实信主的人作工办事。许多教会从很好的地步渐渐堕落到不可收拾的地步都中任用不真实信主的人作工办事。许多教会从很好的地步渐渐堕落到不可收拾的地步都是因为这个缘故。这种危险发生的起原大半是由于教会中人才缺乏。

比方说,一个教会需要一个干练能办事的人,但真实信主的人中间寻不到这种人才,不得已只好在不信的人中间去物色。物色着一个会办事的人对后,因为他不是信徒,教会中用他办事有些不适宜,不免要劝他先加入教会作一个基督徒。这个人如果是一个有气节操守的人,不肯为饭碗的缘故便盲目的作基督徒,这件事就好办了。但社会中这种有气节操守的人有多少呢。大多数的人都是眼中只看见金钱利益,如今既要在教会中作事,当然叫他作什么便作什么。

教会中的领袖因为需要人才的缘故,自然不能十分认真,他既然表示愿意加入教会,便模模糊糊的接纳他,随即聘请他在教会中任事。这个人既是干练能办事的人才,渐渐一定会攫得大权,再引用几个和他同类不真实信主的人在教会中作事,弄来弄去,教会中的大权都落到这个人和他的党羽的手中,到那时教会中的领袖虽然知道他不可再用,然而敢辞退他,也不能辞退他。教会中的领袖既然怕他,其它地位较低的职员和一般信徒们更不能作什么了。于是他便「挟天子以令诸侯」,在教会中为所欲为。真实信主的人看见这种情形只好洁身远引,没有信仰没有德行的腐败份子越聚越多,起初极良好的一个教会到这时就变成魔鬼的巢穴了。

不用说到不信的人中间去物色人才有这种危险。就是在教会中选用人才又何尝没有相同的危险呢。人心是多么诡诈的东西!许多人虽然加入了教会,表面上作了基督徒,然而从来未曾真实悔改。他们外面装得很敬虔,很热心,其实里面却充满了诡诈自私和不义。教会的领袖如果不谨慎用了这般人,一样的会发生我们上文所说的那种严重的结果。 自然有不真实信主的人任事的教会也不都一定败坏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有些教会里面虽然有这种人任事,但因为他们的地位不高,权柄不大,或是因为他们的人数不及敬虔的人多,所以他们不能明目张胆的作恶。但只要有他们在教会中任事。就好象病菌在人体内潜伏着,只要有了适宜的机会,他们便会作崇。要希望教会完全,根本就不可容一个这样的人在教会中任一天事。不用说不容这样的人居高位,就连下位也不要给他们;不用说不使大权落到他们的手中,就连极小的权柄也不容他们得着;不用说不多引用这样的人,就连一个这样的人也不可用。 不用说教会不可引用不真实信主的人作传道士或其它职员,就连一些微小的事务也不可容不真实信主的人办理,就如在聚会中领诗,弹琴,主席,招待等等。这些小事虽然没有很很大的关系,不敬虔的人就常常藉此为进身之阶,渐渐得到高位和大权。从另外一方面说,不敬虔的人在会中作领诗弹琴主席招待等等的事,常会使一般人的心中留下很大良的印象。因为在聚会中担任这些事务的人很容易为众人所注意,不敬虔的人在言谈举止动作服装上处处不免有不敬虔的表现,软弱的信徒很容易因为看为些人以致跌倒,不信的人很容易因为看这些人以致藐视教会和神的道。聚会中属灵的空气也很容易被这些人弄得污浊不堪。容我举两个例子: 一次我在某处一座拜堂中讲道几日。每次讲道以前由一个青年人领着会众唱诗半小时。这位领诗的青年人举止轻浮,态度亵慢,领着会众唱诗的时候,常常弄些丑态,说些浪谑的话,引得会众大笑。讲道以前唱诗本是为使会众预备好他们的心,以便领受属灵的道理。不幸这位不敬虔的人在那里领诗,不但与会众没有益处,反倒使会众受了损害。 又有一次我在一处灵修会中讲道。那是一次盛大的聚会,到会的人在一千左右。会将完毕的前一天,一位赴会的写一封信告诉我说,在会场中有一个坏人,每次在聚会中在众人面前有极憎的行为,以致许多人忿忿不平,在聚会的时候都注意这个人,再没有心听道。他又告诉我说,有些人因为看不下去这种事,不等到会期完毕便回去了。他责备我每次坐在台上怎么不过问这件事,他又责备会中负责任的人怎么都缄口不言。

我看过这封信以后,真不知道是什么事,写信的人又不具名,使我无法查讯。我只好将这件事告诉几位会中负责任的人,我们约定大家一同留意,不久我们发现这件可憎的行为就发现在讲台上面。原来这座讲台极大,一架大的风琴就放在讲台的右边。弹琴的人弹琴的时候面前向着听从。那次聚会是一个青年的男人弹琴。

从开会到举会那个青年人一直坐在那双琴凳上,两只眼睛不住向前妇女方面发媚笑,送秋波,我们再留意他的视线所集中的地方,便发现一个服饰妖艳眼目流荡的少女正在与这位弹琴的青年人眉目传情。从开会到闭会一小时半之久,他们两个人一直在那里以眉目互相挑逗。我们再向各方面探讯,才知道以往几天聚会中他们每次都是这样作。写信的那位所说的就是指着这件事。我们赶快禁止那个人再来弹琴,但是八天的会已经过了七天,亡羊补牢,已是太迟了。

请不真实信主的人讲道的危险更不用说了。请不十分可靠的人讲道,他讲出摇动信徒的信心或谬解圣经的话,你将要怎样对付他呢,半途禁止他讲么?这真是极没有道理的事。若是容许他讲下去,那何异于容人将毒物分给你所牧养的羊吃。教会领袖请人在讲台上讲道,真是应当谨慎上还加谨慎。若不十分清楚知道一个人是真实信主的而且他所讲的真是按着正意分解真理的道,就总不可轻易请人到讲台上去讲道,这件事是不怕太严格的。 或有人说,你所讲的这些话都十对,但我们怎样能分办谁是真实信主的,敬虔的,谁是不真实信主的,不敬虔的呢?是,不敬虔的人也会装作很警虔的人可以在一个时候假装敬虔,却不能永久这样作。如果我们同一个人谈几次话,听他说他自己怎热心,怎样敬虔,便信他真是这样的人,我们一定不免常常被人欺骗。如果我们看一个人多认几样罪,多聚几次会,多损几圆钱,便以他为真实信主的人,我们也不免错认了人。

但如果我们观察一个人到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半年,一年二,三年之久,不但听他说话,也看他的生活,不但看他在拜堂中怎样,也看他在家庭中怎样,不但在大事上留意他,也在小事上留意他。不但听他的朋友怎评论他,也听他的仇敌怎样评论他,此外再听那些不爱他也不恨他的人怎样论他。不但看他怎样对待你,也要看他怎样对待别人。

如果我们对一个人不存成见,也不轻信别人议论他的话,本着上面所说的原则观察一个要到几个月几年之久。我不敢说这样看人百不失一,大致总不至差得太多了。最怕见了一个人就先对他存上一个爱恶的心里,这样一来,你所喜爱的人有了坏处你也会看是好处,你所憎恶的人有了好处你也会看是坏处。又最怕轻易信他为自己作的见证。

人真是诡诈无比的东西。不用说一个人说自己好,他的话靠不住,有时一个人说自己坏,这些话也靠不住。诡诈的人最会揣摩人的心里。他们知道他们如果竟一个人说自己坏,这些话也靠不住。诡诈的人最会揣摩人的心里。他们知道他们如果竟说自己是怎样好,别人不能信他们的话,于是他们便从自己所犯过的罪恶中取出几样不甚重要的述说出来,然后述说他们怎样认罪悔改,或是捏造一些虚伪的事实,告诉人说他们以前怎样坏,主怎拯救了他们,改变了他们,藉些坚固别人信靠他们的心,然后可以乘机会利用人,欺骗人,为自己谋利益,谋地盘,或是藉此出风头。

除去这两样最怕的事以外,还最怕轻易信别人评论一个人的话。不错,我们常常可以从许多人的口中认识一个人,但我们也常常从许多人的口中误会了人。人的常情都是在爱一个人的时候便竭力说他怎样好,在恨一个人的时候便竭力说他怎坏。再加上许多人听见别人传说过什么事便不问真伪虚实,也随同任意传说,在这种情形之下,我们若轻易信人的话,以别人的批评断定一个人的好坏,自然不免弄出极大的错误来。别人的话不可不信,但别人的话也不可尽信。以别人的话为参考的材料,再自己去详细观察,而且不要只观察一两件事,要观察他整个的人生。这样作去,方可以不受人的蒙蔽,清楚认出一个人的真像。

最要紧的,在教会中用人第一当注重信仰和德行,才干怎样还是第二步的事。这话并不是说在教会中作领袖的只去寻找一些无知无识的人去作工。那不是我的意思。我愿意主的工场上有各样有才干的信徒,能牧养的,能讲道的,能着作的,能办事的,能唱诗的,能弹琴的,有口才的,有智谋的,但如果有人有这些才干却不是真实主爱爱主的敬虔人,我宁可舍弃这些人才,选用一些才能较低的真实信主爱主的敬虔圣徒。我不用这些人才最大损失不过是工作不能有更大的发展而已,如果我用了这些人才,连现在所有的工作都要被他们完全毁坏,结果只是造成一座受神咒诅的巴别塔,这种损失将要有何等大呢? 我曾在几个地方看见几处教会差不多要走到死灭的地步。中西传道的人简直没有道理可传,只是讲一点毫无生命的教训,作一些社会的事工而已。可是一查考他们的历史,便晓得几十年最多一百多年以前,这几个教会初创立的时候会有过极光荣的历史:他们的信仰十分纯正,他们所作的见证极有能力,他们在那时曾发过很大的光辉,谁料到只有几十年以后就会堕落到这种地步呢!这样好的教会一变而到这种地步,一个大原因便是会的领袖用人不当啊。 还有一件可注意的事,越是敬虔热心的教会领袖越容易任用不诚实不警虔的人才。一个原因是他们自己诚实,所以很容易想别人也是像他们一样的诚实,因此便受了人的欺骗。另一个原因就是他们误以为专心靠就是自己完全不用心思和知识的意思。如果有人劝戒他们,告诉他们说用人的时候当详加考查,他们便以为这是靠自己的智能,是不信赖神的表示。

他们想信靠神就是自己作愚人的意思。他们引用经上的话说,「耶和华护愚人」(诗百十六篇六节)却忽略了经上的教训说,「你们要谨慎行事,不要像愚味人,当像智能人。要爱惜光阴,因为现今的世代邪恶。不要作糊涂人,要明白主的旨意如何」。弗五章十五至十七节。因为有这两个原因,所以他们使极容易受不诚实的人的欺编和利用。甚至他们的工作已经被那些不诚实不敬虔的人毁坏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他们还在那里向人述说他们的同工是怎样忠心,怎样可爱,这是何等令人痛心的事呢!

真理是这样:我们决不当有一点诡诈,但我们却不可不知道别人的诡诈;我们决不可欺编别人,但我们却不可不防备别人欺骗我们。如果我们受了别人的欺骗,不过是我们受鼎脶胸,这并没有很大的关系,但如果因为我们受了欺编使神的教会和神的工作受了损害,这真是了不得的事啊!我们的主「没有犯罪,口里也没有诡诈」,世上没有一个人比他更诚实;但是他却看得出来他的仇敌心中所存的诡诈和他们所设的恶谋,并且用极有智能的言语聪明的态度应付他们,免得自己在不当受害的时候受了他们的害,使神的工作受了亏损。

我们作他的仆人作他的门徒的人应当像他一样的诚实,同时也当像他一样的明智,一样的谨慎,一样的防备恶人的陷害和利用,发免使神的名因我们的无知受羞寻,使神的工因我们的愚味受亏损。不错,我们的主实在曾教训过我们,叫我们驯良像鸽子,但我们不要忘记,他同时还教训过我们,要我们灵巧像蛇。

. . . → Read More: 再忠告教会中的领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