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But when the set time had fully come, God sent his Son, born of a woman, born under the law, to redeem those under the law, that we might receive adoption to sonship.” — Galatians 4:4-5 Listen to chapter Copyright © 1973, 1978, 1984, 2011 by Biblica.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18年十月
« 9月   11月 »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2018 末日逼近,时间已定,不是巧合!

以色列,神的定时末日时钟!

新牧人(巴克斯特)

新牧人(巴克斯特) [日期: 2010-08-17 10:04:15 ] 作者: 来源:文章精选 [字体:大 中 小]

 

本书转自改革宗经典出版社,链接地址:http://www.china-truth.com/jingdianzhuzuo/xinmuren/xmr.htm     

新牧人   巴克斯特

 

帕克(J.I. Packer)博士引言节选   巴克斯特是清教主义[1]所产生的最杰出的牧师和福音使者。他在约有2000人口的柯德敏斯特(Kiddermister)的成就是惊人的。英格兰从未见过如此卓著的事奉。当巴克斯特来到之时,那里的人们无知、粗野并只喜欢寻欢作乐,但后来这种状况发生了明显的改变。「悔改归正者是如此之多,……一家一家的人,还有许许多多的人同时……走进教会,这都是神所喜悦的。」一个世纪之后,当怀德腓特(George Whitefield)访问柯德敏斯特时,他写信给一位朋友说:「巴克斯特所传讲的教义、所创作的著作和所主张的教规一直到现在还散发着馨香,我因这一发现而受到极大的鼓舞。」      巴克斯特相信,牧者的主要职责是教导人。他同时认为,基督徒应经常带着问题去请教他们的牧师,并且牧者也应常常向自己的会众讲解基督教要理问答。巴克斯特着重强调,牧者应当私下教导人要理问答,这种教导应针对每个人,而不是只针对年轻人。正是出于这个考虑,《新牧人》得以问世。      渥斯特席尔会(Worcestershire Association)的牧者们根据巴克斯特的这一方法,准备逐个教区向人们宣讲基督教要理问答。他们定下一日用来禁食祷告,寻求神的祝福,并邀请巴克斯特前来讲道。但是,巴克斯特由于病情严重而不能去他们那里;于是他所准备的材料《新牧人》便被刊印出来。巴克斯特写道:「愿神更新牧者的事奉,使他们忠心并充满热心地去履行自己的职责,这样,会众也肯定会得以更新。因为牧者事奉的成效决定着教会的兴衰。」      《新牧人》无论过去和现在都具有极大的感染力,它才一出现就引起了人们的注意。韦滋华斯(Thomas Wadsworth)在信中对巴克斯特说:「主向你启示了祂奥秘的事情,由于这个缘故,英国成千上万的人将会因你而兴起,为你而赞美神。」一封没有署名的信说道:「巴克斯特先生的《新牧人》是非凡的杰作……我为此而赞美神并感谢巴克斯特先生,全心希望所有的年轻牧者都……常常殷勤地读它。」巴克斯特大约在1665年写道:「许多牧者因我在书中的规劝而受激励去开展那项事工。我甚至收到发自国外的信件,要求我指导他们……」 虽然巴克斯特去世了,但他的书却仍流传于世。约翰.卫斯理的父亲撒母耳写道:「我希望重新拥有一本《新牧人》(我以前的那本在房子失火时失去了)……他(巴克斯特)对问题有着一种异乎寻常的洞察,他的心充溢着火热。」约翰在卫理大会上发言时说:「每个外出布道的人都必须挨家挨户地进行要理问答教导……我们能找到一种比巴克斯特这样更好的办法吗?他的整本书……都值得我们去认真细读。」查尔斯.卫斯理和华瓦兹的格雷姆尚(William Grimshaw of Haworth)都一致赞同,牧者应该「按照巴克斯特先生的方式挨家探访」。在1810年,美国卫理公会的艾斯伯瑞(Francis Asbury)写道:「今天早上我得到了一本巴克斯特的《新牧人》,这是多么宝贵的一本书啊!」詹姆斯(John Angell James)写道:「巴克斯特的《新牧人》对我事奉的影响仅次于圣经。」司布真常常请他妻子在星期天晚上读《新牧人》给他听。      对今天的牧者来说,巴克斯特的书还有用吗?其三方面的特点表明,答案是肯定的。      首先是它的生动性。席尔迈斯特(Sylvester)说道,巴克斯特的写作犹如演讲,他的词句中充满了热情,因为它们不仅源自他的头脑,更是来自他的心灵。他的书燃烧着炽热的火焰,焕发着传福音的热望,充满着说服人的热忱。出自巴克斯特那颗充满热情之心的言语和思想是生动有力的,能穿越三个世纪的时间而深入人心。      其次,这书具有现实性。任何爱人如己、真正相信灵魂若无基督救赎就必失丧的基督徒,将会把传福音作为自己一生的主要职责。如果不这样的话,他就损害了他个人的见证。如果连自己都对自己所信的不真诚,那么他人怎会被他的信仰所影响呢?这种不一致在《新牧人》中得到最有力的揭示。谁会否认我们今天(特别是在事奉神的人当中)需要面对这样一种现实呢?      第三,这书是合理性的典范。巴克斯特知道,人都死在罪中,惟有神才能使他们归正。然而,他还知道,神运用使人蒙恩的途径,即恩典是借着人的悟性而进入他的灵魂的。因此巴克斯特坚持认为,牧者布道时必须让人们明白他们在传讲什么。他们也必须与人有个别的交往,因为单纯的布道常常不能让一般人产生深切的感受。巴克斯特的时代是这样,今天的情形难道不也如此吗?      《新牧人》让现代的牧者至少面对以下这些问题:我相信巴克斯特所信的福音吗?我与巴克斯特一样认为归正是绝对必要的吗?我是否真象我所应当的那样让归正的必要性这事实来塑造我的一生和事工?为了实现我所希望达到的目的,我是否象我所应当的那样合理地去选择达到这目的的途径?我努力寻找一种最好的途径,去与我所牧养的人私下常作关于他们属灵生活的交谈吗?现今的景况与巴克斯特生活时代的景况已有很大的不同,怎样在现今作到这点,这是一个必须加以解决的问题。然而,巴克斯特向我们提出的问题是,难道我们不应该常常努力这样作吗?如果他让我们确信应该这样作,我们就不可能找不到一种去作的恰当方式。有志者,事竟成!现在,我们最好还是让巴克斯特自己来说吧。         布郎(William Brown)前言节选      对于本书的优秀和卓越,再高的评价也不为过。当然,它没有囊括关于教牧学的所有内容,就这方面来说,它可能会被一些人认为不甚完善;但是,就其颇具影响、极富感染力和激动人心的论述来说,是其它关于教牧职分的著作无法相比的。如果我们可以想象,有一个天使或本性没有堕落的人读到这本书,他肯定会感到作者的推理和规劝全然不可抵抗;如果一个牧者读它而不为之感动、折服和倾倒,从而意识到自己身上的缺点,那他的内心一定十分刚硬;如果他没有受到激励而更加忠心、殷勤和积极地去争取更多灵魂归向基督,那他的心一定十分顽梗。这是一本每个字都值得用黄金铸就的书:至少它值得铭刻在每位读者的心版上。      然而,尽管本书十分卓越,但由于起初出版的时候存在许多不足之处,特别对今天的读者来说,它在内容上存在一些不尽如人意之处,因此,我们有必要删掉巴克斯特书中无关紧要的内容,并且,这样作往往是有益的;人的作品几乎没有不容节略的,比起其它书籍来,巴克斯特的作品需要删减的地方并不算多。这样的删减不会影响原作阐述的丰富,降低它的生动性,或者削弱它的感染力。但在我对原作进行浓缩的时候, 我相信并没有损害原作,相反使得这著作更好。    . . . → Read More: 新牧人(巴克斯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