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Do not conform to the pattern of this world, but be transformed by the renewing of your mind. Then you will be able to test and approve what God’s will is—his good, pleasing and perfect will.” — Romans 12:2 Listen to chapter Copyright © 1973, 1978, 1984, 2011 by Biblica.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19年十月
« 9月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再忠告教会中的领袖

    
王明道

  

  在上期灵食季刊中我曾发表一篇文字,题目是「忠告教会中的领袖」。内容是警告教会中的领实现谨防那些擅长逢迎谄媚只为自己的利益打算的传道人。写过那一篇以后,我又想到教会中的领袖在用人这件事上还有一种危险,也是万不可忽略的,就是在教会中任用不真实信主的人作工办事。许多教会从很好的地步渐渐堕落到不可收拾的地步都中任用不真实信主的人作工办事。许多教会从很好的地步渐渐堕落到不可收拾的地步都是因为这个缘故。这种危险发生的起原大半是由于教会中人才缺乏。

比方说,一个教会需要一个干练能办事的人,但真实信主的人中间寻不到这种人才,不得已只好在不信的人中间去物色。物色着一个会办事的人对后,因为他不是信徒,教会中用他办事有些不适宜,不免要劝他先加入教会作一个基督徒。这个人如果是一个有气节操守的人,不肯为饭碗的缘故便盲目的作基督徒,这件事就好办了。但社会中这种有气节操守的人有多少呢。大多数的人都是眼中只看见金钱利益,如今既要在教会中作事,当然叫他作什么便作什么。

教会中的领袖因为需要人才的缘故,自然不能十分认真,他既然表示愿意加入教会,便模模糊糊的接纳他,随即聘请他在教会中任事。这个人既是干练能办事的人才,渐渐一定会攫得大权,再引用几个和他同类不真实信主的人在教会中作事,弄来弄去,教会中的大权都落到这个人和他的党羽的手中,到那时教会中的领袖虽然知道他不可再用,然而敢辞退他,也不能辞退他。教会中的领袖既然怕他,其它地位较低的职员和一般信徒们更不能作什么了。于是他便「挟天子以令诸侯」,在教会中为所欲为。真实信主的人看见这种情形只好洁身远引,没有信仰没有德行的腐败份子越聚越多,起初极良好的一个教会到这时就变成魔鬼的巢穴了。

不用说到不信的人中间去物色人才有这种危险。就是在教会中选用人才又何尝没有相同的危险呢。人心是多么诡诈的东西!许多人虽然加入了教会,表面上作了基督徒,然而从来未曾真实悔改。他们外面装得很敬虔,很热心,其实里面却充满了诡诈自私和不义。教会的领袖如果不谨慎用了这般人,一样的会发生我们上文所说的那种严重的结果。

自然有不真实信主的人任事的教会也不都一定败坏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有些教会里面虽然有这种人任事,但因为他们的地位不高,权柄不大,或是因为他们的人数不及敬虔的人多,所以他们不能明目张胆的作恶。但只要有他们在教会中任事。就好象病菌在人体内潜伏着,只要有了适宜的机会,他们便会作崇。要希望教会完全,根本就不可容一个这样的人在教会中任一天事。不用说不容这样的人居高位,就连下位也不要给他们;不用说不使大权落到他们的手中,就连极小的权柄也不容他们得着;不用说不多引用这样的人,就连一个这样的人也不可用。

不用说教会不可引用不真实信主的人作传道士或其它职员,就连一些微小的事务也不可容不真实信主的人办理,就如在聚会中领诗,弹琴,主席,招待等等。这些小事虽然没有很很大的关系,不敬虔的人就常常藉此为进身之阶,渐渐得到高位和大权。从另外一方面说,不敬虔的人在会中作领诗弹琴主席招待等等的事,常会使一般人的心中留下很大良的印象。因为在聚会中担任这些事务的人很容易为众人所注意,不敬虔的人在言谈举止动作服装上处处不免有不敬虔的表现,软弱的信徒很容易因为看为些人以致跌倒,不信的人很容易因为看这些人以致藐视教会和神的道。聚会中属灵的空气也很容易被这些人弄得污浊不堪。容我举两个例子:

一次我在某处一座拜堂中讲道几日。每次讲道以前由一个青年人领着会众唱诗半小时。这位领诗的青年人举止轻浮,态度亵慢,领着会众唱诗的时候,常常弄些丑态,说些浪谑的话,引得会众大笑。讲道以前唱诗本是为使会众预备好他们的心,以便领受属灵的道理。不幸这位不敬虔的人在那里领诗,不但与会众没有益处,反倒使会众受了损害。

又有一次我在一处灵修会中讲道。那是一次盛大的聚会,到会的人在一千左右。会将完毕的前一天,一位赴会的写一封信告诉我说,在会场中有一个坏人,每次在聚会中在众人面前有极憎的行为,以致许多人忿忿不平,在聚会的时候都注意这个人,再没有心听道。他又告诉我说,有些人因为看不下去这种事,不等到会期完毕便回去了。他责备我每次坐在台上怎么不过问这件事,他又责备会中负责任的人怎么都缄口不言。

我看过这封信以后,真不知道是什么事,写信的人又不具名,使我无法查讯。我只好将这件事告诉几位会中负责任的人,我们约定大家一同留意,不久我们发现这件可憎的行为就发现在讲台上面。原来这座讲台极大,一架大的风琴就放在讲台的右边。弹琴的人弹琴的时候面前向着听从。那次聚会是一个青年的男人弹琴。

从开会到举会那个青年人一直坐在那双琴凳上,两只眼睛不住向前妇女方面发媚笑,送秋波,我们再留意他的视线所集中的地方,便发现一个服饰妖艳眼目流荡的少女正在与这位弹琴的青年人眉目传情。从开会到闭会一小时半之久,他们两个人一直在那里以眉目互相挑逗。我们再向各方面探讯,才知道以往几天聚会中他们每次都是这样作。写信的那位所说的就是指着这件事。我们赶快禁止那个人再来弹琴,但是八天的会已经过了七天,亡羊补牢,已是太迟了。

请不真实信主的人讲道的危险更不用说了。请不十分可靠的人讲道,他讲出摇动信徒的信心或谬解圣经的话,你将要怎样对付他呢,半途禁止他讲么?这真是极没有道理的事。若是容许他讲下去,那何异于容人将毒物分给你所牧养的羊吃。教会领袖请人在讲台上讲道,真是应当谨慎上还加谨慎。若不十分清楚知道一个人是真实信主的而且他所讲的真是按着正意分解真理的道,就总不可轻易请人到讲台上去讲道,这件事是不怕太严格的。

或有人说,你所讲的这些话都十对,但我们怎样能分办谁是真实信主的,敬虔的,谁是不真实信主的,不敬虔的呢?是,不敬虔的人也会装作很警虔的人可以在一个时候假装敬虔,却不能永久这样作。如果我们同一个人谈几次话,听他说他自己怎热心,怎样敬虔,便信他真是这样的人,我们一定不免常常被人欺骗。如果我们看一个人多认几样罪,多聚几次会,多损几圆钱,便以他为真实信主的人,我们也不免错认了人。

但如果我们观察一个人到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半年,一年二,三年之久,不但听他说话,也看他的生活,不但看他在拜堂中怎样,也看他在家庭中怎样,不但在大事上留意他,也在小事上留意他。不但听他的朋友怎评论他,也听他的仇敌怎样评论他,此外再听那些不爱他也不恨他的人怎样论他。不但看他怎样对待你,也要看他怎样对待别人。

如果我们对一个人不存成见,也不轻信别人议论他的话,本着上面所说的原则观察一个要到几个月几年之久。我不敢说这样看人百不失一,大致总不至差得太多了。最怕见了一个人就先对他存上一个爱恶的心里,这样一来,你所喜爱的人有了坏处你也会看是好处,你所憎恶的人有了好处你也会看是坏处。又最怕轻易信他为自己作的见证。

人真是诡诈无比的东西。不用说一个人说自己好,他的话靠不住,有时一个人说自己坏,这些话也靠不住。诡诈的人最会揣摩人的心里。他们知道他们如果竟一个人说自己坏,这些话也靠不住。诡诈的人最会揣摩人的心里。他们知道他们如果竟说自己是怎样好,别人不能信他们的话,于是他们便从自己所犯过的罪恶中取出几样不甚重要的述说出来,然后述说他们怎样认罪悔改,或是捏造一些虚伪的事实,告诉人说他们以前怎样坏,主怎拯救了他们,改变了他们,藉些坚固别人信靠他们的心,然后可以乘机会利用人,欺骗人,为自己谋利益,谋地盘,或是藉此出风头。

除去这两样最怕的事以外,还最怕轻易信别人评论一个人的话。不错,我们常常可以从许多人的口中认识一个人,但我们也常常从许多人的口中误会了人。人的常情都是在爱一个人的时候便竭力说他怎样好,在恨一个人的时候便竭力说他怎坏。再加上许多人听见别人传说过什么事便不问真伪虚实,也随同任意传说,在这种情形之下,我们若轻易信人的话,以别人的批评断定一个人的好坏,自然不免弄出极大的错误来。别人的话不可不信,但别人的话也不可尽信。以别人的话为参考的材料,再自己去详细观察,而且不要只观察一两件事,要观察他整个的人生。这样作去,方可以不受人的蒙蔽,清楚认出一个人的真像。

最要紧的,在教会中用人第一当注重信仰和德行,才干怎样还是第二步的事。这话并不是说在教会中作领袖的只去寻找一些无知无识的人去作工。那不是我的意思。我愿意主的工场上有各样有才干的信徒,能牧养的,能讲道的,能着作的,能办事的,能唱诗的,能弹琴的,有口才的,有智谋的,但如果有人有这些才干却不是真实主爱爱主的敬虔人,我宁可舍弃这些人才,选用一些才能较低的真实信主爱主的敬虔圣徒。我不用这些人才最大损失不过是工作不能有更大的发展而已,如果我用了这些人才,连现在所有的工作都要被他们完全毁坏,结果只是造成一座受神咒诅的巴别塔,这种损失将要有何等大呢?

我曾在几个地方看见几处教会差不多要走到死灭的地步。中西传道的人简直没有道理可传,只是讲一点毫无生命的教训,作一些社会的事工而已。可是一查考他们的历史,便晓得几十年最多一百多年以前,这几个教会初创立的时候会有过极光荣的历史:他们的信仰十分纯正,他们所作的见证极有能力,他们在那时曾发过很大的光辉,谁料到只有几十年以后就会堕落到这种地步呢!这样好的教会一变而到这种地步,一个大原因便是会的领袖用人不当啊。

还有一件可注意的事,越是敬虔热心的教会领袖越容易任用不诚实不警虔的人才。一个原因是他们自己诚实,所以很容易想别人也是像他们一样的诚实,因此便受了人的欺骗。另一个原因就是他们误以为专心靠就是自己完全不用心思和知识的意思。如果有人劝戒他们,告诉他们说用人的时候当详加考查,他们便以为这是靠自己的智能,是不信赖神的表示。

他们想信靠神就是自己作愚人的意思。他们引用经上的话说,「耶和华护愚人」(诗百十六篇六节)却忽略了经上的教训说,「你们要谨慎行事,不要像愚味人,当像智能人。要爱惜光阴,因为现今的世代邪恶。不要作糊涂人,要明白主的旨意如何」。弗五章十五至十七节。因为有这两个原因,所以他们使极容易受不诚实的人的欺编和利用。甚至他们的工作已经被那些不诚实不敬虔的人毁坏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他们还在那里向人述说他们的同工是怎样忠心,怎样可爱,这是何等令人痛心的事呢!

真理是这样:我们决不当有一点诡诈,但我们却不可不知道别人的诡诈;我们决不可欺编别人,但我们却不可不防备别人欺骗我们。如果我们受了别人的欺骗,不过是我们受鼎脶胸,这并没有很大的关系,但如果因为我们受了欺编使神的教会和神的工作受了损害,这真是了不得的事啊!我们的主「没有犯罪,口里也没有诡诈」,世上没有一个人比他更诚实;但是他却看得出来他的仇敌心中所存的诡诈和他们所设的恶谋,并且用极有智能的言语聪明的态度应付他们,免得自己在不当受害的时候受了他们的害,使神的工作受了亏损。

我们作他的仆人作他的门徒的人应当像他一样的诚实,同时也当像他一样的明智,一样的谨慎,一样的防备恶人的陷害和利用,发免使神的名因我们的无知受羞寻,使神的工因我们的愚味受亏损。不错,我们的主实在曾教训过我们,叫我们驯良像鸽子,但我们不要忘记,他同时还教训过我们,要我们灵巧像蛇。

迷途未远,今是昨非;往者不谏,来者可追。在教会中作领袖的弟兄姊妹们,求神赐给我们智能,使我们会分办人,认识人,好使神的教会和神的工作不再因我们的愚味无知受亏损。

分享家:Addthis中国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