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When he had called together all the people’s chief priests and teachers of the law, he asked them where the Messiah was to be born. “In Bethlehem in Judea,” they replied, “for this is what the prophet has written: “‘But you, Bethlehem, in the land of Judah, are by no means least among the rulers of Judah; for out of you will come a ruler who will shepherd my people Israel.’”” — Matthew 2:4-6 Listen to chapter Copyright © 1973, 1978, 1984, 2011 by Biblica.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18年一月
« 12月   2月 »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先知性事工 雷克·乔纳 16

第十六章 神军队的守望者

作一个“守望者”是先知事工中一项最基本的事情。旧约的先知常被称为守望者,因为那是他们事奉的特点之一(参见以西结书3:17)。当先知事工正在基督的身体中恢复之际,了解并运用守望事奉,愈形重要。

先知之所以被称为守望者,是因为先知在属灵范畴的功能,跟实际生活中的守望者相似。所以,先知也被称为守望者。生活中的守望者是驻守在城墙的岗哨里,因此他们的视野很广。当王公贵族接近的时候,守望者就发布消息。他们也要注意敌人,或任何在城内及以色列人营内的动乱。

这些守望者受过特别的训练,他们能区别谁是敌人,谁是以色列同胞。只有具备最好眼力与判断力的人,才能胜任。他们的分辨力必须很精确,不能轻易地发出警报,或通报打开城门。若错误的警报太多,人们就开始不信任他们;但假如他们不小心让敌人进入城门,就会危害整个城市。这是一个责任重大的职位,需要超凡的准确性与可信度。

唯有教会里的事工能彼此配搭合宜时,各个事工才能有效地运作出来。因为各个事工仍然在恢复的过程中,还没有达到圣经里原有的地位,所以,那些在守望上服事的人,仍无法完全发挥。但在那个时刻来到之前,我们必须在我们受召的职责上尽力。这样做,才能让其他事工清楚我们服事的功能。

今天有许多人自以为是守望者,事实上他们并没有被召。有时他们很高雅地接管别人空下来的位置,因为原本被召的没有尽忠职守。即使如此,这名称的滥用,已经造成人们对守望者角色的混淆,甚至有些人完全排斥守望者的角色。问题的答案不是拒绝这个事工,而是需要由那些真正被召的人,发挥他们恰当的功能。当我们越接近这世代的未了,这事就变得越来越重要。

守望台

★守望者的功能不单是守卫,也有祷告,因为我们大部分的分辨力来自于祷告。

在圣经里,守望者所在的位置是:(1)在城市的城墙上(以赛亚书62:6-7);(2)在城市里行走(歌 3:3);以及(3)在山上或在乡村里(耶刊米书31:6)。这些整合起来,对这个事工的运作,我们就有一个很好的慨念。

因为神的城市是教会,即羔羊的新妇(启示录2l:2)的一个画像,在城墙上的守望者的角色,就跟教会有关。这可能是一个地方性的教会,或者是普世性的教会。城墙上的守望者应该是站在一个视野开扩的位置,所以他们能看见城外和城内。这些人受过训练,可以从很远的地方辨认出是敌是友。但他们没有权柄与来者碰面。他们只是传递消息给坐在城门口的长老,只有长老有权柄命令打开城门或发布警报。

被派在城内行走的守望者,能够更仔细观察城里的动态。这些人受过特别训练,能够替国王或贵族开道,或察觉并处理百姓的骚动与不法的行为。他们能搜索暴乱者,但是不能逮捕入狱或判罪。长老才能作审判的工作。

山上的守望者是巡逻边界与乡村的,他们能从很远的地方,看见接近城市的敌人或贵族。他们能分辨出他们的同胞、敌人、来做生意的或外国的使者,同样地,他们没有权柄去动员军队,也不能让外国人自由通行,他们只能将所看到的传报给长老。

今天,主已经呼召属灵的守望者,他们要在这三个位置上服事。主差派一些人,在教会里,单单地注意我们的主的动向,并且为祂开路。有些人也被召去留意并向长老报告任何骚动与不法的事情。又有些人所得的异象的位置,能够看见教会内外的事情。有些守望者被召主要是去巡回的,就像世界上的前哨一样,他们能够认出新邪教或攻击教会的主要迫害等。

儆醒与祷告

守望者的功能不单是守卫,也有祷告(以赛亚书62:6-7)。这是很重要的一点,因为我们大部分的分辨力来自于祷告。在以西结书3:17里,我们看见守望者是要听主口中的话,并且警告百姓的。许多被召作守望者的离开了他们的岗位,寻找敌人多过寻求主,这就扭曲了他们的视觉与分辨力。

守望事奉是属灵的,并且真正的异象是在属灵领域里面,而属灵领域又是藉着祷告与敬拜进入的。祷告帮助净化我们看见的东西。守望者的祷告,有时也能够安抚骚动或直接驱散敌人。

这个服事的首要原则不是去寻找敌人,而是与主密切的联络。耶利米书6:17,以赛亚书21:5-10与哈巴谷书2:1-3都在说明守望者这方面的工作。

知道时辰

★守望事奉是属灵的,并且真正的异象是在属灵领域里面,而属灵领域又是藉着请告与敬拜进入的。

守望服事中的一个重要功能,就是知道时辰。这个功能常被忽视,但却是迫切需要的。我们在以赛亚书21:11-12中,看到这件事。

你可能记得一部老电影,里面描述一个守更者在城里走动并喊着:“十二点钟,一切安好”。我遇到过许多有先知恩赐的人,可是,只有少数人能够准确地预测事件与它们发生的时间。当我们来到这个世代的末了,时辰对我们所做的每件事,是愈来愈具关键的地位了。我们必须祷告,求主兴起这末世的“以萨迦支派,有二百族长,都通达时务,知道以色列人所当行的,他们族弟兄都听从他们的命令。”(历代志上12:32)

我们若问约伯曾问过的问题,对我们是有益的:“全能者既定期罚恶,为何不使认识祂的人看见那日子呢?有人挪移地界,抢夺群畜而牧养”(约伯记24:1-2)。约伯记第24章的后半段读起来,感觉几乎是今日基督身体的素描。当我们不知道主的时辰,就连我们的属灵边界,都会变成模糊了。

诗人为他正被包围的国家,所作绝望的哀歌:“我们不见我们的标帜,不再有先知。我们内中也没有人知道这灾祸要到几时呢?”(诗 74:9)。主希望祂的子民知道:祂何时行动?审判何时到来?敌人何时会来?时辰是先知事工主要的一方面。我们必须恢复,并且将它在身体中好好的定位,否则我们会继续碰上不必要的挫折与惨败。

要确认权柄的范围

★每个关系都在受考验,我们忍受考验越大,关系到最后就越强固。 守望者不是城里的长老,没有权柄开关城门。他们也不能动员军队来抵抗敌人。他们的工作只是把所看到的,报告给有权柄的人。目前,大多数的牧师或长老,尝试替他们的会众做守望的事情,只使他们从被召的事情上分心。我们必须开始认出那些有这种恩召的人,加以训练,适当地安置他们,并确定我们已建立和维持良好的相互沟通管道。

我们可以了解,为什么许多领袖提防那些宣称是守望者的,又厌烦他们。某些占有守望者职份的人,是出于惧怕或有疑心病,以为自己有这方面的呼召。许多真正有这方面呼召的人,却利用他们的恩赐篡夺长老的权柄,以掌控政策或行动。信赖是关系的桥梁,没有信赖就没有真正有效的关系。除非在长老与守望者之间建立起信赖,否则他们就不能照他们所呼召地运作。

许多领袖已经被那些擅自作守望者或先知的人,弄得伤痕累累,十分疲惫,所以,他们不喜欢再跟这种事工有瓜葛。同样地,许多守望者受牧师很大的伤害,以致于他们失去对教会的信赖。双方都有很多要克服的,因事关主的计划,真正有异象的人,就会克服这个障碍。假如我们要走在主所要求的合一当中的话,那么,我们就毫无选择余地。任何一方想要建立信任的桥梁,都是不容易的,但那是值得的。

除非守望者适当地发挥他们的功能,牧师与长老绝不会到达原来他们所被召的事工程度。可是,我们要了解──忠心才会带来双方所需要的信任。这就是说,我们任何一方都绝对不要放弃。每个关系都在受考验,我们忍受考验越大,关系到最后就越强固。除非长老与守望者的关系适当地重新建立起来,否则守望者就不能发生作用,而教会领袖还会继续受敌人的蒙骗。

使徒保罗讲到,他怎样小心不超过他被任命的范围(哥林多后书10:12-14)。他知道,超过神设定的范围,他就软弱无力地面对敌人。领袖必须让守望者照神定意的去运作,同时守望者必须学习,让他们的工作只是传递讯息,不是去掌控政策。同样地,假如本该在世界上巡逻的守望者(譬如,研究邪教、政治或哲学的潮流等)想要监视教会里面的事情的话,他们就会变成一个绊脚石。同时,那些本该守望教会的人,当他们开始尝试在教会里找寻在世界发生的事时,通常他们会发展出一种不健康的偏执狂。

虽然我们很难持守在我们权柄的范围内,可是假如我们不那么作,必有毁灭性的后果。为了彼此合作和谐,我们需要认出何时已经跨过神所赐的权柄范围,然后,我们就能分出一些担子给那些有适当权柄的人来处理。

一些实际的应用

★假如我们真有恩赐,并且也彰显圣灵的果子,我们的恩赐必然会替我们找到服事的岗位。 我已经亲眼见过许多先知性事工,在守望者方面的实际应用。其中的例子之一是发生在我担任讲员的会议当中。在会议主办者中有一个说预言的人,他是来自于赞助这会议的教会。他作了一个梦,在梦中得到一个有人名的启示,知道那人会参加会议,并企图要通过一项不合主心意的议案。当主办单位查核名册,那人的名字果然正在名册之中,但这位守望者与教会的领袖事先都不认识那个人。结果梦中的那人果真如预期地进行游说,倘若他的提案被通过,那很可能就会分裂教会。这个具有先知性守望者的梦,避免了这个教会很可能的多年挫折。

在我们教会里,我们把有分辨恩赐的人,跟招待者以及家庭小组领袖放在一起。他们在那里,并不是疑心病,而是能够先判断出主所要做的事情,也能很快地辨认仇敌的拦阻。我们是个很年轻的教会,这样做,已经救了我们脱离一些长期的问题。假如我们不分辨,反让敌人在我们的事工上设立一个据点,或者建造一个营垒的话,这些问题就会发生。因为敌人正发动一个主要的攻势,要对抗年轻的一代——主在他们身上有远大的计划,所以我们特别关注,把守望者安置在儿童与青少年事工上。

在基督的身体里,“属灵的守望事奉”是即将兴起的先知事工的一个主要功能。这个事奉会出现在每个层面——有的人被派在地方上的教会或事工中,有的则在全国或国际性的层面上。当这些守望事工越来越成熟又可靠的时候,我们就会越少受敌人的突击;因我们对它的攻击会有击退的准备;甚至有的时候,我们可以伏击它们!单单这一点,对整个教会就有很大的影响。

当守望者变得有效时,一些沉重的担子就会从教会领袖身上卸下来,领袖能更专心于他们被召的事情上,带来更大的属灵增长。因此若我们有守望的呼召,愿我们耐心等候我们在基督身体上的位置。假如我们真有恩赐,并且也彰显圣灵的果子,我们的恩赐必然会替我们找到服事的岗位。

我们主要的目标,一定是先得到神的认可,而不是人的。想要神的认可,我们必须委身于真理,建立品格与对圣灵的顺服。假如别人认可我们需要一些时间的话,我们在等待的时候,可以致力于在恩典与见识上的成长。“若吹无定的号声,谁能预备打仗呢?”(林前 14:8)。当你能吹特定的号声时,教会就能听见你的声音了。

带来纠正

★无论在何时要纠正,必须永远记得我们正在纠正别人的子女──主的儿女!

我们也必须了解,守望事工不是要纠正教会的。纠正教会是长老的功能。守望者是被召传递正确的讯息给长老,然后凭着信心,去支援根据那些讯息所带出的行动。旧约先知的工作常有纠正的功能,即使如此,通常这种纠正只是对国王或长老说的。但我们并没发现新约先知是像旧约那样运作的。在新约里,那种纠正是使徒与长老的责任。

假如我们被召去作纠正,我们必须遵守在马太福音18:15-17里所列举的圣经的程序。若主启示我们别人的私生活中有问题,我们第一个反应必须私下去找那个人。若主启示在教会里有问题,我们必须把这个问题私下带到教会负责人那里。我亲眼看见几个可悲的错误:不该公开的反在会众面前公开纠正;而要公开纠正的,我也没看见它们。

主使用知识的言语,来纠正那位井旁的妇人(约翰福音第四章)。我们应该从主学习这种大智慧与温柔。主对这妇人的纠正,造成整个城市对福音的开放,也可能为腓利后来传福音,以及那地区的大复兴铺路。无论在何时要纠正,必须永远记得我们正在纠正别人的子女──主的儿女!

旧约的先知常常很严厉地纠正,这反映出他们所运作的约,是律法。律法是严厉又没空间的。现在我们在恩典当中,所以,新约的先知应该反映出他运作的新约的本质。正如主为我们立下清楚的榜样,如今的纠正必须伴随着恩典,这样不单带来赦免,也有脱离罪恶的能力。恩典也会分给那些在生活中顺服主的人,有关神所应许的先知异象。我们总要以使人得自由的真理来事奉。

. . . → Read More: 先知性事工 雷克·乔纳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