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When he had called together all the people’s chief priests and teachers of the law, he asked them where the Messiah was to be born. “In Bethlehem in Judea,” they replied, “for this is what the prophet has written: “‘But you, Bethlehem, in the land of Judah, are by no means least among the rulers of Judah; for out of you will come a ruler who will shepherd my people Israel.’”” — Matthew 2:4-6 Listen to chapter Copyright © 1973, 1978, 1984, 2011 by Biblica.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18年一月
« 12月   2月 »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先知性事工 雷克·乔纳 11

第十一章 解释异梦与异象

异梦与异象,是主在末世对祂子民说话的主要方式。约珥书、使徒行传都证实这点,因此,我们必须要能准确地解释它们。目前,先知事工在这一方面,犯下很多的错误。

一般的绊脚石

若想更准确的解释异梦异象,首先我们必须注意那些常绊倒我们的绊脚石。

1、傲慢

★主似乎有意提供给我们有相冲突的象征,所以我们必须倚靠祂来解释每一个来自于神的启示。 因为我们了解了一点圣经的比喻象征,我们很容易以为能用一些简单的公式去解释神的启示。一旦我们尝试去解释圣经,我们很清楚地看到,象征也有矛盾的地方。譬如,在圣经大多数的地方,蛇代表撒旦。可是当神告诉摩西用杖举起蛇来,使看到的人得医治,所以,摩西也用蛇来代表弥赛亚(民数记2l:6-9)。

主似乎有意提供给我们有相冲突的象征,所以我们必须倚靠祂来解释每一个来自于神的启示。山羊常代表魔鬼,可是当摩西用“代罪羔羊”这个词的时候,很显然是另一个弥赛亚的预言(参见利未记第十六章)。不论解释看来是多么简单,我们必须祷告求主赐下领悟力。真正的解释必须来自于圣灵的启示。

2、单从我们个人、目前的角度看

在现今的生活里,很少人心里没有任何重担。我们很容易假设我们得到的启示,都跟自己目前的情况有关。对这种倾向要小心,不要尝试用我们的处境去解释启示,因为主常讲到跟目前环境完全不同的事情。

神从永恒的角度看事情。祂从祂永恒的计划与旨意,那种超越的角度来看事情。假如要精确地解释祂对我们说的话,我们就必须从祂的角度,而不是我们自己的角度来看事情。

3、因惧怕而看,不是凭着信心

假如我们要从主的角度来看事情,我们必须了解,祂不是坐在天上,紧紧握住祂的拳头,担忧着事情。祂已经看见所有事情的结局,并且掌握住每件祂想掌握的事情。解释启示需要分辨的恩赐,许多人因着惧怕而落入用怀疑代替真正的分辨的陷阱里,而惧怕总是扭曲我们的观点。

真正的分辨只能在神的爱里运作,这种爱能驱走所有的惧怕(约一 4:18)。“神就是爱”(约一 4:8);假如我们要从祂的眼看事情,我们就必须从爱的眼光看。神绝不害怕敌人,任何涂上惧怕色彩的事情,是真正属灵观点的扭曲。

4、专注于小事情

先知事奉的首要呼召,就是为主预备道路,不是去找寻敌人。当我们花大部分时间在寻找敌人,会使我们的观点严重扭曲。有一件值得注意的事,就是今日所谓的“守望者事工”当中,从没有一个是预先看见主在兴起一个运动而为祂预备道路的。这是一项对这些事工本质的警告。假如看敌人超过看主,我们就陷入“吹毛求疵”的危险,正如犹大书说到的(犹大书第十六节)。有一些自命是“守望者”,散播惧怕与分裂的种子,所造成的伤害,远远超过他们所提防的邪教。

主称赞推雅推喇教会,因为她不晓得撒旦深奥之理(启 2:24)。我们将会改变成我们所注目的(林后 3:18)。假如我们注目主的荣耀,我们就会改变成祂的形象。假如我们花更多的时间注目我们的敌人,我们就会变成它的样子,也变成弟兄的控告者。

这就是为什么许多捕捉异端的人,变成非常地狭窄,很容易从圣经上纠正的教导偏离,虽然他们自称为圣经的保护者。我们必须警觉,并且能很快地认出敌人,可是我们也必须小心不要称某人为敌人,除非我们确定我们所看到的。假如一个人见过主以及祂正做的事情,没有远远超过他对敌人的认识,那么去相信这个人的异象是很不智的事情。

5、偏见

偏见可能是文化或宗教方面的。假如我们对种族、性别、年龄群、宗派或运动有偏见倾向的话,那就会大大地阻碍我们正在看到的。主耶稣来,是为了拯救全世界,并且在基督里,“并不分犹太人、希利尼人、自主的、为奴的、或男或女,因为你们在基督耶稣里,都成为一了”(加 3:28)。对任何这种群体的偏见是一种危险的属灵缺陷,假如我们不悔改并求主改变我们的心的话,就很容易被敌人侵蚀去我们的一切。

6、有偏见的教义

当然我们必须忠于健全的教义。然而,主并不是赐预言来证实教义,那是圣经的功能。那些使用预言建立教义的,是冒着严重分裂的危险。在大多数异端里,都能找到这种滥用先知恩赐的现象。

劝诫信徒维持或回到健全的信条上,这是先知性事工的功能之一。可是先知的启示不是用来建立信条的适当工具。我们不应该信赖那些尝试用预言来提倡个人“偏爱的教义”或计谋的人。

许多有恩膏的男或女先知,想要变成教师,结果都一败涂地。有些人同时有先知与教师的恩赐,但通常他们是要承接使徒任务的人。当一个人是先知而想要作教师,或者一个教师想要作先知,下场都很惨。

7、排斥

★学习宽恕是基本的基督教信仰。何时我们不能原谅人,我们就远离了生命之道。

前面花了些篇幅说明,先知常被人排斥。然而他们绝不能让排斥控制他们的心灵。一旦被排斥影响,就一定有妥协的危机。思想停留在过去的排斥中,会使我们停滞在自我中心里,而不是以基督为中心。很显然地,这样会造成我们异象的扭曲。假若排斥没有得到医治的话,会造成下一个扭曲异象解释的严重问题──苦毒。

8、苦毒

旧约的祭司不能有长癣的(利未记2l:20)。癣是个没有得到痊愈的小伤口。一个人若有未痊愈的伤口,他会过份敏感并且很难与人相处。未痊愈的属灵伤口有传染性,并且会变为苦毒。希伯来书的作者警告过,这种苦毒的根会玷污许多人(来 12:15)。

主曾对我的先知朋友说,一只保护羊群的属灵牧羊犬与吞吃羊群的狼,他们之间唯一的差别是:狼有未痊愈的伤口。许多假先知曾被召成为主的先知,像犹大书警告教会所说的一样,那些发怨言的与毁谤的,原都是有恩赐的先知与守望者,但他们都变成苦毒与好批评的。学习宽恕是基本的基督教信仰。何时我们不能原谅人,我们就远离了生命之道。

9、叛逆

叛逆通常来自于排斥或自我主张,这两者都可能是先知性事工的致命伤。若有人宣称只听从神不听人,通常那是此人极度叛逆的现象,也是他们心中真正惧怕人的掩饰。因为通常神藉着人说话与行事,所以,有这种想法的人乃受到极大的蒙骗。对神真正的敬畏,不但可以不受惧怕人的辖制,也能自由地承认、尊敬与顺服有神恩膏的人。神常藉着人说话做事,这些人是被蒙骗了!

在启示与行邪术之间,有一个微妙的界线。因为“悖逆的罪,与行邪术的罪相等。顽梗的罪,与拜虚神和偶像的罪相同”(撒上 15:23),我们必须警觉地防御我们的心,不容许悖逆与顽梗,否则便会敞开大门让敌人进来,扫罗王的生命正是如此。

10、不圣洁的恩慈

不圣洁的恩慈,就是对神所审判的事物心生怜恤。代祷者常担负着别人的担子,可是先知必须担负着主的担子。许多时候,这两者是互相冲突的。彼得为此受到圣经中最严厉的斥责之一:“撒旦退我后边去罢!你是绊我脚的,因为你不体贴神的意思,只体贴人的意思。”(太 16:23)

主耶稣不回应人的需要,祂只回应祂看到天父正做的事情。祂怜悯人的需要,但是怜悯并不能左右祂的行动;唯有天父才能引导祂。那些被人的恩慈而不被圣灵引导的人,就常会被敌人所利用,来消耗信徒的资源。这是敌人的主要策略之一,就是用“假弟兄”渗透教会,消耗掉领袖们大部分的时间与精力,使教会没什么果效与改变。

11、结党

★敌人的主要策略之一,就是用“假弟兄”渗透教会,消耗掉领袖们大部分的时间与精力,使教会没什么果效与改变。

当我们从一个机构树立了我们的名声时,通常就会有压力要按那机构的利益说预言,因此容易妥协先知事奉的品格。真正事奉的权柄,是从主来的,不是从教会,更不是从教会的某一小部分而来。按立的证书相当于第一世纪的推荐信(林后 3:1),它对认证事工是很有帮助的。我们顺服于当地的教会,是理所当然的,并且有时候应该顺服于教会联合的运动。可是我们必须知道,真正的权柄来自于神。

对我们所要服事的人,我们若要作主的代言人,那么我们就必须提防,甚至有时要反对这种党派的心态。假如我们不小心,就会歪曲先知事奉的品格,损害我们服事的教会或运动。正如大祭司在胸前(在胸牌上)戴着代表所有支派的宝石,假如我们要在属天的呼召上服事的话,在我们的心中,我们必须带着整个教会,而不只是单一会众、宗派或运动。

12、不顺服基督的身体

不论是什么原因,或出于叛逆、排斥、或只是疏忽,不顺服基督身体的代价是很高的。我发觉,即使那些有特殊解释恩赐的人,也很难解释他们自己的异梦与异象。主这样立下限制,是因为祂要使每个人都需要身体的其他部分。

我们解释别人的启示的时候,会比解释自己的更客观。我所认识说预言的人,他们经常在最高的层次上听到主说话,但是他们很少从主那里听到关于他们自己生命重大的事情。当他们需要的时候,他们经常需要听别人对他们说预言。

在我所知的每个事工中,虽然它们都可能有一些杰出的先知在里面,但是它们都有一个主要的盲点,使得它们不得不依赖别人去看出某些事情的端倪。假如我们不学习同工,也不信赖别人特殊的恩赐,在我们的盲点上,我们会不断地遭受敌人的攻击。

. . . → Read More: 先知性事工 雷克·乔纳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