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When he had called together all the people’s chief priests and teachers of the law, he asked them where the Messiah was to be born. “In Bethlehem in Judea,” they replied, “for this is what the prophet has written: “‘But you, Bethlehem, in the land of Judah, are by no means least among the rulers of Judah; for out of you will come a ruler who will shepherd my people Israel.’”” — Matthew 2:4-6 Listen to chapter Copyright © 1973, 1978, 1984, 2011 by Biblica.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18年一月
« 12月   2月 »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先知性事工 雷克·乔纳 10

第十章 启示的层次

了解预言启示有不同的层次是很重要的,它们的范围可以从单纯的印象,到被提到第三层天,正如使徒保罗所经历的一样。

印象

★今天许多的“预言”事实上是个人的训诫。这些可能是主的心意,但以我们的话来表达。

大多数今天所谓的“预言”是属于印象的层次,是预言启示最低的层次。这些是一般性的启示,需要我们言语的传达。当我用自己的话表达这类的启示时,我不会在启示的未了附加“主如此说”来强调。主的话是宝贵的,我非常不愿把祂的名字加入我私人的话中。

假如某件事情确实是主的话,即使我们没有用夸张的修辞,祂的话也会成就祂的目的。我们滥用“主如此说”这名词,很可能已经比其他事情更损伤先知性事工的信誉。事实上,在预言的后面是否真的需要加上这个名词,是很令人争议的。旧约先知使用这名词的缘故,乃是为了区分主的话与当时其他神明的“先知”所说的话。今天许多的“预言”事实上是个人的训诫。这些可能是主的心意,但以我们的话来表达。很多时候从主来的这些印象会受到其他事情的影响,譬如我们所偏好的教义,或者摄取了太多咖啡因等。假若我们不喧染我们的印象,也不滥用“主如此说”这宝贵的词,那么我们反而会得到更大的权柄与更高的启示。

异象

另一层次的启示,就是异象。异象也可分成几个等级,从你用心眼看到的,到像看电影一样的“肉眼异象”。

当我为个人祷告的时候,我通常用我的心眼看见异象。这些异象是很柔和的,我必须心平气和地看。其中有一些我能解释它们的意义,因为我了解圣经中与他们相关的比喻的用法。譬如,当我为某人呼召作教师祷告,通常我会看见他们在淋雨。在圣经里,雨常是代表教导,正如摩西说:“我的教训要淋漓如雨”(申 32:2)。我可能看见打湿的脚,那就表示这人被呼召作传福音的人,出去传主平安的福音。

通常银子表示救赎,亚伯拉罕的妻子撒拉是用银子赎回的;约瑟代表新约的基督,他的兄弟出卖他而换得银子;在旷野地,每个以色列人需要付半舍客勒的赎罪银(出 30:15):主耶稣为了救赎我们而被人用银子出卖。我能看见主为救赎某人而付出银子。我也能看见一些人头上带着银环,他们正是主所要拯救的人。

异象中所使用的比喻大部分可在圣经里找到,但不是每个比喻都在圣经里。通常这些找不到的比喻是跟当事人有关的事情,藉着启示表达出来。

有一次当我辅导一位陌生人时,我看见一个异象,他在一个干地采矿,并没有找到什么东西。后来我看见一个大油罐车停在不远的地方,这个人就跳上去把车开走,他又再挖,结果发现了一个油田。这个异象对我一点意义都没有,可是对他却意义重大。他曾经从事一个油公司的生意,在那同时他也想建立一个教会。这个异象告诉他,他并没有用正确的工具,或者没有在对的地方挖掘。这些都说中了他的心事。

在另一个场合中,我为一位姐妹祷告,看见她在烤饼。第一个饼看起来既干又不新鲜,可是我看见主告诉她拿去给人吃,她就照着做。后来我看见她又烘烤一个饼,结果是一个最漂亮的饼,也是我看过最令人垂涎的饼。我事先并不知道,这位姐妹很喜欢烘烤饼,而最近也烤过两个饼派,完全像我描述的一样。后来这异象的解释临到我,她感觉她过去的事奉与话语既枯干又不新鲜,令她感觉耻于与人分享。可是主鼓励她忠心,仍赐给她机会服事,并且要给她更大的服事工场。

有一次我在一个退修会演讲,看见一个异象是关于第一排的一位年轻人。在异象中,他在清扫厕所,然后叫死人复活。我有感动暂停演讲,并且把我看的异象跟这位年轻人分享。虽然我一点都不知道这异象的意思,却看见这年轻人受到了冲击。后来他告诉我,为了顺服主,他离开他的服事而作一个清洁工。由于最近打扫了一个他所见过最肮脏的厕所,他得了忧郁症,因为他觉得神忘记了他,也离开了他。后来主对他说,假如他继续忠于这个清洁工的工作,有一天他会叫死人复活。我的异象证实了这件事情,对他也是个极大的鼓励。

启示对我们可能毫无意义,但对接受的人却如从天而来的大雷声。有的时候,我们所看到的异象对那人起初并没有什么意义,但后来却不同。假如对接受的人当时并没有意义的话,我们必须有耐心,而不要开始怀疑预言的解释,因为那样常会混淆了预言的解释。假如那真是神的话,到了时候他就会证实的。

肉眼异象

“肉眼异象”是比我们用心眼所看到温和的异象更高形式的启示。这些异象是生动鲜明的,这种形式使我们不会错过主所要告诉我们的话。新约哥尼流的事情就是属于这一类的例子。这位百夫长“明明看见神的一个使者进去”(徒 10:3)。这个启示十分清楚,甚至在异象中哥尼流跟天使对话。这种层次的启示不多,常被主用来沟通很重要的事情,譬如在此他是为了要打开外邦人的信心之门。

虽然通常主保留这些高层次的启示,作为沟通极端重要的事情之用,但也有例外。我知道有少数的人经常有这种启示,甚至生活中细微枝节的事情,也得到清楚特定的启示。神是有主权的,可以不按我们所立的属灵原则行事。因为那些最属灵的人所见的也是“有限”,并且是“对着镜子观看,模糊不清”(哥林多前书13:9,12)。即使如此,我们必须分享我们所看到的,并且知道我们所看到的是有限的。

异梦

异梦也是一种普遍形式的启示。就像异象一样,异梦有不同程度的清晰度与启示。有些异梦是主轻微的触动,而另外一些则是直接又大胆的;甚至还有一些是从昨晚多吃的披萨而来!

我们的梦大部分只是白天的活动累积下来散乱、无意义的印象,或多或少这些梦在反应我们的心理状态,但绝对不是从主来的信息。假如我们对昨夜的梦只是有一点模糊的感觉的话,它很可能不是从主来的。虽然我们不能立刻了解梦的意思,但凡从主来的梦通常是很容易分辨的。

魂游象外

主用的下一种最高层次的启示,就是主启示使徒彼得他将要前往哥尼流家的那种“魂游象外”(徒 10:10)。我对魂游象外最好的描述,就是在你醒着的时候作梦。突然之间,你被带到一个异象当中,彷佛你身在其中,可是你却是醒着的,并且知道何时离开、何时回来。

在旧约与新约当中,这种经验很频繁。约翰在拔摩岛的启示就属这一类。许多以西结的经验也是这类的,因为在灵里他被提离开巴比伦,回到耶路撒冷。使徒保罗被提到第三层天,甚至他不知道他是在身内或身外被提(哥林多后书12:2-4)。

彼得在异象中看见一块布充满了不洁净的动物,这是一种指示性启示的例子(参见使徒行传第十章)。神给彼得这个异象的缘故,是为了帮助他克服到哥尼流家云的抗拒之心。这异象帮助他作一个重大的决定,也拆毁他的一个大营垒。这件事导致当时教会在神学上一个很不容易的改变。因为那个时候,福音只传给犹太人,就连要彼得到那么虔诚的外邦人哥尼流家,也是很困难的。

无论何时,当预言启示要改变一个教义时,我们必须要小心。彼得做得很对,他立即顺从圣灵到哥尼流家,并且把这个启示转告给耶路撒冷议会去证实。当圣灵赐下这种命令时,我们必须让信徒个人有反应与顺服祂的自由。然而,在这种改变做为教义上的修正之前,我们必须把它提交教会的长老,并且要用圣经来证实。

因为彼得是使徒,有些人会说只有领导阶层才有权柄判断这种命令。但后来在使徒行传11:19-21,我们看见一些信徒在安提阿主动传福音给外邦人。假如教会要顺从圣灵而行,我们必须学习平衡两种常对立的原则:个人有自由主动回应从主来的启示,以及顺服神在教会设立的权柄。这不是容易的事情,只有少数的人能做到,但这对教会的活力与保护却是很重要的。

其他种类的先知性经验

★凡以经验为导向的基督徒,一定是信仰上最软弱与最不稳定的人。

还有其他种类高层次的先知性经验,譬如听见主的声音,天使来访,或甚至主耶稣亲自显现(参见使徒行传23:11)。因为我们处在圣灵浇灌的时代,这类的经验会越来越普遍。

即使神命令我们要“切慕属灵的恩赐”,追求属灵经验并不都是有智慧的事情。人有一种倾向,觉得他们有这类经验,譬如看见天使或像保罗一样被提到第三层天,他们就不需面对眼前信心的难处了!这样想未必正确。撒旦看见神的荣耀,住在祂面前,并且常出现在祂宝座前,但是它仍然堕落。

这些经验无疑地能帮助我们完成任务,否则神不会赐给我们,可是我们更需要的是恩典。凡以经验为导向的基督徒,一定是信仰上最软弱与最不稳定的人。那些把信心建立在启示与异象的人,是很愚蠢的(参见歌罗西书2:18-19)。这些特殊的经验只是建造的工具,它们本身不是那建筑物,甚至不是主要的工具。

虽然我相信出于错误的动机渴慕属灵经验不妥当,但出于对的动机而追求是绝对不会出问题。你有这样的渴慕,很可能就是主在预备你要给你这类的经验。这里讨论的每一种先知性的经验我几乎都有过,可是我只求其中的两种。主赐给我其他经验,都是为了当时信息或任务的需要。

肉耳听得见的主的声音

有一天,我求主让我的肉耳听得到祂的声音。我有一些朋友常听得见主那样对他们说话,虽然我在灵里常听见祂的声音,但我从未用肉耳听过祂的声音。当我求的时候,祂答应了我。所以我就找一张椅子坐下,稳定心情,心想将要听见祂的声音,那真是太棒了。当祂说话的时候,祂对我讲了一件我一生中最亲切、优美又慈爱的事情,是祂从未对我说过的。可是我无法描述我心中的惧怕!

主的声音不很大声,我想连窗户都震动不了。然而那些话里面有深邃无尽的能力,使我觉得自己像一个小原子站在太阳面前。实际上我听到了无限,那是远超过我这个脆弱躯体所能承受的!我立刻不再批评以色列人要求摩西代为转达神给他们的信息,因为这样他们不会直接听到神的声音。我深深地珍惜祂对我说的话,可是祂却让我过了好一会儿才想再听见祂的声音。如今我完全满足于让祂决定何时再让我听见。

天使

我在许多的机会看过天使,而每次的经验都是很受安慰与得激励的。可是我十分确定一件事情:凡见过天使的人,没有一个敢贸然命令他们!就如我的朋友法兰西斯·福格本(Francis Frangipane)喜欢这样说:“这些天使不是有翅膀的嘉宝婴孩(译注:嘉宝,婴儿食品的品牌),像许多艺术家所描绘的那样!”甚至主耶稣在地上的时候,暂时“比天使微小一点”(参见希伯来书2:5-9),祂也不敢命令他们。祂只说假如祂求父的话,祂就会差遣他们(太 26:53)。

当然主耶稣现在比天使更高,有一天我们也要审判天使。即使如此,我们命令我们不了解的事情,那是很愚蠢又无用的。我们怎么知道我们需要的是一个旅的天使,或只是一个大天使?正如主耶稣,我们只要问天父就好了,祂会照顾一切的事情。

贸然命令天使,不但我们显得很傲慢,好像我们是老板;我们也有敬拜天使的危险。使徒约翰显然是跟主耶稣最亲密的门徒,并且在主升天后,他在灵里与主同行至年老。虽然他与主有这样深的关系,启示录前三章也记载他见过主荣耀的形像,稍后约翰在异象中却俯伏敬拜一位天使!(启示录22:8-9)

假如那会发生在约翰身上,那一定也会发生在我们身上。我们不应该注意天使,而要定睛于主。在圣经里有关天使的启示很少,因为祂不要我们去注意他们。他们是服役的灵,奉差遣为那将要承受救恩的人效力的(来 1:14)。他们是在主的管辖之下,主知道如何使用他们。

初期教会显然很熟悉天使的显现。当彼得从监狱里被释放时,叫别人误认为他的天使站在门外,要比他本人站在门外更容易(参见使徒行传第十二章)。在许多场合,天使为信徒的缘故出面干预,事后教会并没有夸大天使的作为,他们只是归荣耀于主。愿我们都这样行。

是启示或是算命?

★我们必须追求作个敬拜神的人,在主耶稣基督的恩典与知识上增长,并且在纯正的教义上稳固地建立起来,而不作追求经验的人。 启示与算命之间有一条微妙的界线。不谨慎的态度会使我们跨过那个界线。撒旦假冒的魂游象外是邪教当中较普遍的经验之一。当我们需要超自然的经验时,神就会赐给我们。我们必须追求作个敬拜神的人,在主耶稣基督的恩典与知识上增长,并且在纯正的教义上稳固地建立起来,而不作追求经验的人。除了被提到祂面前,或者瞻仰祂的荣耀的经验之外,我们从真正敬拜中所得的喜乐与兴奋,要比大多数的属灵经验更多。

主在群众面前行了许多大神迹,可是祂似乎把最好的留给少数的门徒,譬如在水上行走。根据我的经验,主在预言这方面也有同样的作法。在一个聚会当中,我曾看过一些最清晰、最仔细的启示,却没有人回应,当时我们被人看不起,认为我们很无聊。但会议结束后,那些原该领受预言的人,常会前来找我们,对我们说他们“不能确定”那预言是给他们的!我有一段很长的时间,认为主用这些事使我们谦卑,然而祂似乎确实想用一种亲密、私下的方式,对祂想触摸的人行最特殊的神迹。

. . . → Read More: 先知性事工 雷克·乔纳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