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When he had called together all the people’s chief priests and teachers of the law, he asked them where the Messiah was to be born. “In Bethlehem in Judea,” they replied, “for this is what the prophet has written: “‘But you, Bethlehem, in the land of Judah, are by no means least among the rulers of Judah; for out of you will come a ruler who will shepherd my people Israel.’”” — Matthew 2:4-6 Listen to chapter Copyright © 1973, 1978, 1984, 2011 by Biblica.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18年一月
« 12月   2月 »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先知性事工 雷克·乔纳 13

第十三章 预言与属灵战争

使徒保罗这样指示提摩太:“我儿提摩太啊!我照从前指着你的预言,将这命令交托你,叫你因此可以打那美好的仗”(提前 1:18)。提摩太从保罗得知,其他人对他个人所发的预言是他与敌人战争的助力。当我们来到这个时代的末了,有关个人的预言变得越来越重要。

我得到许多关于自己的预言,都大大地坚固我,并且帮助我抵挡敌人的攻击。在有些情况下,敌人发动攻击想要夺定神所给我的应许。有一次神告诉我,神会很快的在我身上成全某个应许。后来,有两个不同的人都打电话告诉我,敌人要来偷窃神已经给我的一个应许。

我很重视这个警告,并且准备好面对这个攻击。后来,攻击在一个月内临到我,攻击程度比我想像的还剧烈,但是我已经刚强得足以持守自己,这个攻击很快就瓦解了,并且几个月后,我得到了神应许给我的东西。假若没有那些警告,我不认为我可以承受敌人如此密集的攻击。

一个主要的攻击

我生命中有一个最大的攻击,前后长达十年之久,最后是藉着一个预言才使我得释放。在我成为基督徒之前,基本上我是个物质主义者,也就是说我完全不相信超自然的事情。当我的一些朋友宣称他们能藉着咒语叫鬼魔显现,我只当他们吃了过量的迷幻药。后来有一次,我来到他们的一场聚会里,亲眼目击这些鬼魔显现出来,这使我震惊,但我知道它们都是邪恶的,我不愿跟它们有任何的关系。

接下来这些鬼魔开始每隔几天就出现在我面前,并且说我是属它们的,逃不出它们的手掌。当我告诉一个朋友这个情形,她立刻告诉我“用主耶稣的名字来对付它们”。所以下一次,当这些鬼魔出现时,我就用主耶稣的名字,结果它们都害怕地跑掉了。从那之后,我决定买一本圣经,来看看主耶稣的事,因为祂的名字能够驱逐如此邪恶的灵。

这导致我后来信主。但在起初,我真的以为整个超自然世界是很古怪的,但是我知道主耶稣是“怪”但“善良”,而其他的则是又“怪”又“恶”。这就是当时我神学的极限(但它却帮助我领许多人归主,远超过后来我的神学更正确的时候)。

在我信主后,我渴慕寻求神。我每周几乎花40小时来研究圣经,并且把原来的职业当作副业,所以我能花更多的时间研究圣经。渐渐地我戒掉许许多多邪恶的癖好。当我越研究,我越觉得自己是多么有福──能认识主耶稣。

可是鬼魔再度出现,它们告诉我,我不属于主,而是属于它们的。我“用主耶稣的名字”来对付它们,它们就会离开一下,可是它们的话继续地折磨我。我因学习认识主而得到的喜乐,转变成深度的沮丧,因为我可能不属于主耶稣。

当我的沮丧增加时,鬼魔出现得越来越频繁。不久我就不能睡,并且有寻死的念头。我一生中从未想过自杀,可是在那个时候我越来越想。我不能忍受我并不是真属于主的想法,更不能忍受是属于那恶者的念头。

有一个晚上,我醒过来觉得有人在我的房间。我很快地爬起来,心想又会看到某个鬼魔了,可是这次是主。在我房间的一个角落,祂离地站着。祂一言不发地看着我。当我注视祂的脸时,我所看到的都是爱。我知道祂爱我,并且我是属于祂的。祂开始向我走来,然后穿过我头上的墙壁。

整个过程不超过一分钟,可是祂挪走了所有鬼魔加诸于我的害怕,忧郁症立刻就离开我了,鬼魔再没有回来过。

从地狱来的启示

我加入事奉想要牧会,可是我失败得很惨。我让自己陷入事奉的工作中,竟然几乎忘记我跟主的关系。后来因为我曾经是个飞行员,我决定找飞行的工作,这样我就有余暇来寻求主,重新建立跟主的关系。

我那时要处理心中许多的罪恶感,因为我在服事上的不成熟造成许多被牧养之人的问题。后来这些人中有一群人,要我回到我曾牧会的城市,跟他们见面,听听他们领受的“重要的启示”。我就回到那里跟他们见面,并且听到他们的“启示”。这启示说,我是个假先知。

当他们把我抹黑为假先知时,他们宣称得到一些知识的言语,是关于我生命中隐密的罪,可是他们的“启示”所说的不是事实。我知道他们在讲多年前鬼魔所说过的话。但我觉得自己是个失败者,似乎鬼魔讲的是对的。

当我回家后,默想经文“凭着果子可以认出来”(参见马太福音7:15-20)。我就开始查验我的服事所结的果子,可想而知,结果一定是不好的。我唯一能看见的果子,就是在神的儿女身上造成的伤害与心痛。从我沮丧的角度看,我看不到任何我生命与事奉所结的好果子。忘记了我曾带领信主的人当中,许多人仍然认真地跟随主。我只看见坏的事情。

这股沮丧的浪潮冲击我厉害的程度,超过我过去十年所经历的。我很肯定,当时若不是我的太太茱莉伴随着我,我会故意让自己(从自驾的飞机上)摔死。这不是一般的忧郁症,它是超自然的,我无法再活下去。在绝望中,我又想寻死。

当茱莉跟我回到我们的公寓,我看到我们好朋友的小卡车。达克(Doc)不但是位外科医生,也是我们的牧师。他早在等我们回来,当我们一到家,他就从他的小卡车跳下来,也不问安就直接说:“我不知道你在洛利(Raleigh,我们去的城市)听到什么,可是那些话不是从神来的!”

在前一个晚上,达克与全教会被带到主的面前。他们只从主得到一句话,就是我在洛利从敌人那里听到的那句。主也要他们立刻警告我不要接受那句话。于是达克在我们公寓外面耐心坐着,决定等到我回来。

我知道达克或教会任何人都不知道我所经历的,因为我甚至没告诉我的太太他们说的话。当他讲到前晚聚会时,主说到我的事情,忧郁症立刻就离开我。我真心地相信,我的生命是因为教会对神的灵敏锐而被救回来的。

避免一个“黑洞”

多年之后,那些曾被利用而攻击我的那群人,开始参加我们举办的一些聚会。我是真心欢喜地见到他们,因为我知道我们不是跟有血肉的争战,而是跟空中那些执政掌权的争战。我一直认为这些人是被敌人利用,因为敌人藉着他们的伤口出入。我们在聚会中有一些很好的交通,但后来我看到的一些事情令我不安。其中一件事情,他们以迎合他的伤处与寂寞的方式,亲近我的一位先知朋友,这不是个好现象。

正当我在揣摩思量着,主带这些人回到我的生命中,到底是为了旧事重提,还是另一波攻击的已经开始的时候,马贺斯·查达(Mahesh Chavda)找我谈话。他说敌人从东方(洛利在我们的正东)正对我发动一个攻击,而那个攻击的方法,是要吸引我去努力医治过去的伤痕。马贺斯警觉到,这只不过是一个“黑洞”罢了,这个黑洞是因为他们不愿意宽恕而形成。

虽然我觉得马贺斯的话已经很清楚,主仍给一个信号来证实这件事,后来这个信号也发生了。这些人心中苦毒的根立即浮现出来,很显然,事情的真相是敌人想要勾引我误入“黑洞”。

我将来会再对这些人敞开心胸吗?是的,我相信放弃别人是不对的。即使我相信他们在某方面受敌人蒙骗,并且让苦毒的根在心中滋长,但我仍看他们是主内弟兄姐妹。神救赎与拯救的能力仍然够他们用,我也祈求神的恩典,让我不放弃任何人。

我为什么不跟这些人在一起,直到他们得释放为止?对某些人来说,那样做似乎是“属灵”的,但主藉着先知的话叫我不要那样做。如果我那样做的话,可能几年之内我都会分心,甚至永远都不能集中精神。我确实为他们祷告,但我知道受主差遣去领他们得医治的人,不是我。

保护性的预言

在末世对教会最大的一种攻击,是从假弟兄来的。这些人不是假牧人、假先知、或假教师,而是假弟兄。他们被差去偷窃神儿女的食物,占用去牧师百分之九十的时间、精力与资源,但是他们的生命并没有真正的改变,也没有结出果子。

正如守望者与牧羊人,我们必须学习找出这些属灵的陷阱,避免它们。假弟兄是自我中心与自怜的“黑洞”。假如我们不能认出他们,又不拒绝服事那些不结与悔改相称果子的人,就是让他们偷窃神儿女的食物。

在属灵争战中,预言能用在许多其他方面,譬如,梦中与异象中的警告。是约瑟被警告,要他带着婴孩耶稣到埃及去,以躲避希律王。同样地,东方三博士也在梦中被警告不要回到耶路撒冷。我有一位先知朋友被启示怎么对国税局人员说话,来避免稽核。他并没有隐瞒任何事情,只不过敌人想要在未来几个月把他绊住,以造成他的事工停顿。能免去被查税是他所乐见的。

威廉·琼司(Bob Jones)多次打电话给我,讲到关于对我的一个小孩被攻击的启示,然后再告诉我如何祷告,阻断它们的攻击。他与甘保罗(Paul Cain)不但辨识,并且也相帮阻止仇敌对我们职员的那些特定攻击。有时候,与我们太亲近的人,我们反而看不准,所以家庭或事工以外的人讲的话,这时就能帮大忙。

预言的目的之一,是帮助教会预备好面对将来发生的事。我们要为复兴作准备,也同样为冲突作准备。当我们来到这世代的未了,有个很重要的事情,就是需要有值得信赖的预言事工,来服事整个基督的身体。

在本书里,我不花时间来主讲我自己预言的经历,因为我计划写一本书去专门讲它。但下一章里讲到我的一个经验,相信对大家会是有帮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