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Jesus answered, “It is written: ‘Man shall not live on bread alone, but on every word that comes from the mouth of God.’”” — Matthew 4:4 Listen to chapter .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20年七月
« 6月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第六章 灵,魂,体 (辛班尼)

Posted by 白帆 on 十一月 18th, 2018 第六章 灵,魂,体 撒但这个大骗子做了一件很了不起的事。它使世人,甚至致力於传福音的人,相信圣灵只不过是一种‘影响主或特别的能力’。这是撒但最看重的骗局,因为它知道一旦你发现圣灵的性格和真实,你的生命会有戏剧性的转变。 只要看看历史上的使徒,每个大复兴都是随著圣灵的启示而来的。连马丁路德都把宗教改革归功於圣灵的工作。他说加拉太书是圣经中他最喜欢的一卷书,因为其中有一节经文说:顺著圣灵而行,就不放纵肉体的情欲了。(加五16) 但今天却很少人知道‘顺著圣灵而行’是什么意思。‘行 ’(Walk)这个字的英文字根有‘和…… 一致 、和……有关,甚至有,和……相交’的意思。令人惊讶的是,竟然有许多在‘圣灵充满’教会里长大的人问我:“我是否应该和圣灵说话?” 最近我应邀在一个历史悠久的五旬节大教会中讲道,当我说:“你们虽然找回了圣灵,但却把祂关在围栏里” 时,会众都大吃一惊。我解释说:“你们以为天主教徒不会有圣灵同在,浸信会的人也不会有圣灵。但我告诉你们,圣灵已经跳出你们的围栏,走进圣马可教会、第一浸信会、卫理公会及其他宗派了。” 成千上万的人都曾经被圣灵摸到,但他们的属灵成长却因牧师不重视三位一体中的第三位而受阻了。不幸的是,耶稣基督的教会忽略了我现在跟你分享的这一点。然而,既然你正在读这本书,可见你很渴望能认识圣灵。是的,你可以被圣灵充满、被他触摸,但要深深的了解他,却不是一蹴就几的。我是花了许多年的时间,让他透过圣经经文引导找、启示我,才更深认识他的。如今我每天仍不断地在认识他。 神性 我要跟你分享的内容是关於神性,这使我对圣父、圣子、圣灵有正确的看法。我发现神是永生的灵,他并没有可见的形体。他常藉著人的样式及人性的其他特质来彰显他自己。 圣父 神通常用什么方式向人显现呢?当西元前五百九十三年,先知以西结看到神的异象时,他描述神坐在穹苍之上,这穹苍隔开了人与荣耀的神。以西结看到  穹苍之上有宝座的形像,彷佛蓝宝石;在宝座形像以上有彷佛人的形状(结一26)。 圣父的形状是什么呢?就像人的形状一样。你会说:“但我接受的教导说神是个灵。”对,但他是有神秘形状的灵,而不是飘在太空小的一些云雾。使徒约翰在启示录中描述圣父有如闪闪发亮的宝石。他说:“我立刻被圣灵感动,见有一个宝座安置在天上,又有一位坐在宝座上。看那坐著的,好像碧玉和红宝石,又有虹围著宝座,好像绿宝石。” (启四2~3) 先知以赛亚也很仔细地描述神。他说:“他的嘴满有忿恨 他的舌头像吞灭的火。他的气如涨溢的河水。” (赛三十27~28) 神也有眼能见:‘反倒行我眼中看为恶的。’ (赛六十六4)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我发现神被描述为有手指及脸孔。当神在西乃山对摩西说话之後,他就赐给他两块‘用指头写的’法版(参出卅一18)。 後来神又对摩西说: “你不能看见我的面,因为人见我的面不能存活。” (出卅三20)神甚至对摩西提到他的‘背’。他说:“我的荣耀经过的时候,我必用我的手遮掩你,等我过去,然後我要将我的手收回,你就得见我的背,却不得见我的面。” (出卅三22~23) 若神只彰显他是个不可见的灵,那么亚当和夏娃又怎能听到他的脚步声呢? 天起了凉风,耶和华神在园中行走。那人和他妻子听见神的声音。(创三8) 他也有一颗心:耶和华就後悔造人在地上,心中忧伤。(创六6) 像烈火 现在我们来看圣子。主耶稣末降世之前,他和父神在一起,是个非物质的形体。而神在世上那种有血有肉的躯体,是他在伯利恒降生时才被赋予的。他和你一样,也是渐渐长大成人的。若我问:“圣父、圣子和圣灵,哪一个是活生生的真人?”大多数人部会说是圣子。我们之所以可以认同耶稣,因为他具有人的形像。 事实上,若你不相信耶稣曾生於斯,死於斯,并且从死里复活,你就不可能成为基督徒,因为这是使你能得救的基础。圣经明白的说耶稣——三位一体中的一位--也有心思意念。他在末被钉十字架前,曾在客四马尼园对他的门徒说: 我心里甚是忧伤,几乎要死。(可十四34) 我们从圣经上得知有关耶稣肉体的描述,所以对他会有大略的印象。例如,我们知道他有胡须及长发。旧约论及弥赛亚受苦的预言时说:“人打我的背,我任他打!人拔我腮颊的胡须,我由他拔。” (赛五十6)主耶稣是拿撒勒人,而那城的人照惯例是留长发的。 现在,主以复活的身体坐在父神的右边。他是什么样子呢?使徒约翰在启示录中描述他所看到的:身穿长衣,直垂到脚,胸间束著金带。他的头与发皆白,如白羊毛,如雪;眼目如同火焰:面貌如同烈日放光。(启一13~14、16)他头上戴著金冠冕 (启十四14) 在他的衣服和大腿上有名写著说:“万王之王,万主之主。” (启十九16) 约翰所形容的这位不是父神,而是人子。他那荣耀的身体是有别於父神那属天的形状的。 照他的形像 那么圣灵呢?他也有思想、意志和情感吗?他有身体吗?当然有!大多数的牧师都不敢讨论这一点,但我真的亲身经历了圣灵。‘他是个灵’是我们绝无异议的,‘圣灵 ’这个称谓中就有‘灵’这个字存在。但是,他的内在是如何呢?他真的是个人吗? 首先,圣灵有他自己的心思和意念。保罗说:“鉴察人心的,晓得圣灵的意思,因为圣灵照著神的旨意替圣徒祈求。” (罗八27 )圣灵的心意和圣父、圣子的心意是有所区别的。 他也有情感。他就是情感太丰富了,才会感到忧伤和爱:不要叫神的圣灵担忧;你们原是受了他的印记,等候得赎的日子来到。(弗四 30) 他的心是会被你我感动的,而且他也会表达爱。保罗在写给罗马信徒的信上说:“弟兄们,我藉著我们主耶稣基督,又藉著圣灵的爱,劝你们与我一同竭力,为我祈求神。”(罗十五30 )你能想像毫无情感的爱吗? 圣灵的位格 圣灵也有自己的‘旨意’吗?也许你从未想过圣灵也会有做决定的时刻。他当然会,但他的决定总是和圣父及圣子一致的。当保罗提到属灵的恩赐时,他写道:这一切都是这位圣灵所运行、随己意分给各人的。(林前十二11 )换句话说,圣灵会做决定。 鸽子和羔羊 圣灵有没有形体?这个问题是最令人困惑的。最近有一个人对我说:“班尼,圣灵的形体就像鸽子,他就是那样从天而降的。”我回答:“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你一定相信耶稣真的是一只小羔羊了。因为启示录就是这样描述他的。” 使徒约翰在启示录中记载他听到一位长老说:“不要哭!看哪,犹大支派中的狮子,大卫的根,他已得胜。” (启五5) 他转身以为会看到一只吼叫的狮子,却看到一只被杀过的羔羊。虽然耶稣是以手上有钉痕的身体升天的,但约翰看到的却是一只羔羊。为什么?因为那象征了耶稣基督是神的羔羊。 耶稣受洗後立刻就看到圣灵:天忽然为他开了,他就看见神的灵彷佛鸽子降下,落在他身上。(太三16 )诚如圣父和圣子可以被看见一样,圣灵也可被人看到。但是,虽然他像美丽的鸽子从天而降,却不意味著他像鸽子一般在天上飞来飞去。同样的,耶稣也不是以羊的形体在天上走来走去。 在启示录中,圣灵又被称为‘七盏火灯’(启四5)。若圣灵在马太福音以鸽子的形状降下,你就不能期待他又变成七盏火灯。其实,圣灵既不是七盏火灯,也不是鸽子。羔羊、鸽子、灯,这些全是象征,并不是身体实质的形状。 能听、能说、能看 然而圣经告诉我,虽然圣灵没有耳朵或嘴巴,但他却能和我们沟通。他听我们说话,也对我们说话:“他所听见的都说出来。”(约十六13 )所以我们一定要听他的话:‘圣灵’所说的话,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启二7)虽然他不像我们一样有眼睛,但圣灵参透万事,就是神深奥的事也参透了。(林前二 10) 既然你被造成有耳朵、嘴巴和眼睛,难道你认为造物主——父、子、圣灵---会听不懂你的话,无法和你交谈吗? 我也相信圣灵能藉著有形的形体,并同时保有无所不在的特性,使人知道他的同在。圣经中曾明白的提到这点:“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 ”(创一2) 。 圣经并没有告诉我圣灵长什么样子。圣经曾略略提及父彰显他自己的方式,也大略描述一下基督,但关於圣灵如何向人彰显他自己,却鲜少提及。有时候看到他,却没听到他说话,有时候听到他说话,却看不到他。然而,他随时都可以藉著他所挑选的任何形式,来彰显他的同在并对人说话。 极为相似 圣灵长什么样子呢?你也许会问。虽然我从未见过父的容貌,但我相信,就像和圣灵一样,圣父也能像耶稣在世上的样子那样彰显自己。事实上,许多属天的性格和特征最能从人身上被看见,因为人是按著神的形像造的(参创一26~27; 雅三9)。 希伯来书提到耶稣时说:“他是神荣耀所发的光辉,是神本体的真像。” (来一3) 所以我得到一个结论:当我见到耶稣时,也就见到圣灵了。我相信耶稣彰显了圣灵,一如他彰显父一样。所以看到耶稣,也就看到圣灵了。 在不久的将来,我就可以验证这件事了,我相信那时候你也打算在那里。  我再说一遍,圣灵不是在天上吹来吹去的微风,更不是穿梭在你生命中的云雾。圣灵是神,而且他就住在我们里面。他在三位一体真神中的地位是和圣父、圣子同等的。保罗在写给哥林多教会的信上说:“岂不知你们是神的殿,神的灵住在你们里头吗?若有人毁坏神的殿,神必要毁坏那人,因为神的殿是圣的,这殿就是你们。(林前三16~17)他的意思是说,圣灵就住在神的殿中,而我们就是那殿,因此父与圣灵都一样在我里面。 圣灵与圣父、圣子同等。圣灵不只是有别於圣父和圣子的那一位,他和圣父、圣子一样,也是神。圣灵是无所不在的。换言之,他可以同时出现在不同的地方。邪灵不是无所不在的,但圣灵却是。他在列宁格勒就像在洛杉矶一样真实,一样充满了荣耀。有些人对撒但持有一些无谓的疑虑,他们以为撒但是无所不在的。我可以向你保证,其实它根本不是。它不能同时在不同的地方。为什么?因为天使无法同时在不同的地方。而撒但是天使长,自然也无法同时在不同地方出现了。天使米迦勒或加百列都不是无所不在的,撒但当然也不是。 诗篇就指出了圣灵是无所不在的。我往哪里去躲避你的灵?我往那里逃、躲避你的面?我若升到天上,你在那里,我若在阴间下榻,你也在那里。我若展开清晨的翅膀,飞到海极居住,就是在那里,你的手必引导我;你的右手也必扶持我。(诗一三九7~1O) 圣灵不只是无所不在的,他也是无所不能的。天使对马利亚说:“圣灵要临到你身上,至高者的能力要荫庇你。(路一35)至高者的能力就是指神的圣灵,所以圣灵是全能无所不能的。圣灵满有荣耀、满有机能,他是万军之耶和华。  圣灵也是全知“无所不知的。”每当我读到下面这段经文就很兴奋。 神为爱他的人所预备的是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人心也未曾想到的。  只有神藉著圣灵向我们显明了,因为圣灵参透万事,就是神深奥的事也参透了。除了在人里头的灵,谁知道人的事?像这样,除了神的灵,也没有人知道神的事了(林前二9~11) 想想看,圣灵能鉴察神的心意!并且他把神的心意显明给你知道。但他怎么能够参透‘神深奥的事’呢?因为他是无所不知的 。 另外,你也必须知道,撒但是参不透你的心的。天使参不透你的心,而撒但就是一个天使。如果说它能知道你在想什么,那么它就是无所不知的了。但那地方是为父及圣灵所保留的,所以撒但无法参透你的心。 该敬拜圣灵吗? . . . → Read More: 第六章 灵,魂,体 (辛班尼)

20180422 忠心者的勝利_廖文華牧師

第五章 这是谁的声音?(辛班尼)

Posted by 白帆 on 十一月 18th, 2018

第五章 这是谁的声音? 班尼,我不准你在这间屋子里再提起任何关於耶稣的事!听懂了吗?我永远忘不了当年父亲因为我信主而怒斥的声音,在我遇见圣灵之後,他的怒焰更是高涨。但我同时也开始听到另一个声音,圣灵的声音。圣灵赐给我一颗爱父亲的心,那是我未曾有过的。无论父亲说了什么,我都能很平静地面对他。他愈生气,圣灵似乎就给我愈多的爱去爱他。 当圣灵进入我生命时,有三件事发生了。第一,永生神的话;圣经对我而言,成了有生命的话语。当我读经时,我不再像以前一样,这里读一点点马太福音,那里读一点点诗篇。现在,当我打开圣经时,我感觉自己就置身其中,圣经变得鲜活起来,因为圣灵引导我读经。 第二,我的祷告生活全然改观。我不再花好几个小时在那里一边祷告,一边拼命的打呵欠,重复著说一些话,而是和圣灵交谈。圣灵使神变得真实。圣灵赐我能力及勇气,使我看自己像是一个十尺高的巨人。 第三,祂改变我每天的基督徒生活,我常没有任何原因就唱起诗歌来,後来我读到圣经上的一段话,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要被圣灵充满。当用诗章、颂词、灵歌彼此对说,口唱心和地赞美主。’(弗五18~19) 发生在我身上的事并不寻常。圣灵掌管了我的生活,祂使我对人充满爱(尤其是对父亲)。诚如圣经所说的:“因为所赐给我们的圣灵将神的爱浇灌在我们心里。” (罗五5) 我整个人大大的改变了。以前凭天然的直觉及反应行事,现在则被圣灵的引导所取代。我这才明白‘把肉体钉十架’真正的意思,而且也深知靠自己是做不到的。你们若顺从肉体活著,必要死;若靠著圣灵治死身体的恶行,必要活著。因为凡被神的灵引导的,都是神的儿子。(罗八13~14) 圣灵的声音 你要怎样被圣灵引导呢?你要熟悉祂的声音,要认得这声音,回应这声音。你愈和圣灵相交,关系就愈深。 在创世之初 早在神创造天地之初,圣灵的位格和大能就清楚地彰显出来了。事实上,圣灵是三位一体真神中第一位彰显神性的,……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创一2)  当神取地上的尘土来创造亚当时,他是从捏一块泥土开始著手的。那泥士原是毫无生命的东西,直到生命的气息临到,才活了起来。圣经上说神‘将生气吹在他鼻孔里,他就成了有灵的活人。’(创二7) 神的气息就是圣灵。约伯就这么描述‘神的灵造我;全能者的气使我得生。(伯卅三4)神的气息一进入亚当里面,他就活了起来。当他一睁开眼,他最先接触到的,就是圣灵。因为圣灵就是涌流在亚当里面,并继续运行在他身上的那气息。亚当身上充满了神的同在。 圣经上说圣灵就是创造天地的那能力:“藉他的灵使天有妆饰。”(伯廿六13)然而,更令人兴奋的是,神要把这位圣灵赐给你、浇灌在你身上。 等到圣灵从上浇灌我们,旷野就变为肥田,肥田看如树林。那时,公平要居住在旷野:公义要居住在肥田。(赛卅二15~16)多美的应许啊!神要把祂的灵浇灌在你身上,祂要把祂的灵吹进你里面,祂希望你成为和亚当一样,是一个有灵的活人! 得知神的气息就是神的灵,我兴奋的就像挖到地下的宝藏一般。你曾听过万军之主对你说话吗?许多人听过,但那究竟是谁在说话呢?你听到的是哪一位的声音呢?我相信你听到的是圣灵的声音。圣灵是传达神声音的那一位。有关父神说话声音的描述,可在约伯记中看到。 听啊,神轰轰的声音,是祂口中所发的响声‘看雷声轰轰,大发成严,’神  发出……奇妙的雷声;祂行大事,我们不能测透 (伯卅七2、4~5)‘从天上来的声音’神如何对摩西说话呢?透过天使。在新约中,神实际开口说话只有三次。第一次是提到耶稣时,他说:“这是我的爱子,我所喜悦的。” (大三17) 於是耶稣求父荣耀祂自己的名。而以下就是所发生的事:“父啊,愿你荣耀你的名!” 当时就有声音从天上下来,说:“我已经荣耀了我的名,还要再荣耀。”(约十二28 )站在旁边的众人听见,就说:“打雷了。”(约十二29) 还有一次神直接说话,那是在变像山上,有云彩围绕著门徒。神说:“这是我的爱子,我所喜悦的。你们要听祂!” (太十七5) 神的声音再次产生了极可畏的结果:门徒听见,就俯伏在地,极其害怕。耶稣进前来,摸他们,说:“起来,不要害怕!” 他们举目不见一人,只见耶稣在那里。 (太十七6~8) 你会说:“班尼,我以为神透过圣经上的字句来说话。对极了!。但说话的那一位是圣灵。让我举以下的例子给你看,先知听到的是圣灵的声音,而不是圣父或圣子。 先知以赛亚提到他听见主的声音对他说:“你去告诉这百姓说:你们听是要听见,却不明白,看是要看见,却不晓得。”要使这百姓心蒙脂油,耳朵发沉,眼睛昏迷;恐怕眼睛看见,耳朵听见,心里明白,回转过来,便得医治。(赛六9~10)但到底是谁对以赛亚说话呢?要找出答案,我们来看使徒行传。常时使徒保罗被囚禁在罗马,但他仍不停止传讲福音,他说:“ 圣灵藉先知以赛亚向你们祖宗所说的话是不错的。他说:“你去告诉这百姓说:你们听是要听见,却不明白;看是要看见,却不晓得;因为这百姓油蒙了心,耳朵发沈,眼睛闭著;恐怕眼睛看见,耳朵听见,心里明白,回转过来,我就医治他们。” (徒廿八25~27) 这些话是谁说的呢?以赛亚所指的‘主’,保罗在这里更清楚地指明是圣灵。记住,新约是用来解释旧约的。以下是另一个例子。在耶利米书提到:“耶和华说:‘那些日子以後,我与以色列家所立的约乃是这样,我要将我的律法放在他们里面,写在他们心上。我要作他们的神,他们要作我的子民。’” (耶卅一33) 先知耶利米写下,耶和华说,但为了更明白经文所指为何,请看希伯来书的记载:“圣灵也对我们作见证;因为祂既已说过,主说:‘那些日子以後,我与他们所立的约乃是这样:我要将我的律法写在他们心上,又要放在他们的里面。’” (来十15~16 )是谁说的呢?圣灵说的。祂不只作见证,圣经上还强调:‘他既已说过 ’(来十15)。 耶和华 是谁? 当我发现圣灵就是神时,我的属灵生命有了极大的改变。成千上万的人,包括我在内,都曾误以为圣灵并不是神。我们以为既然祂是三位一体真神的‘第三位’,所以不算是真正的神。 你必须明白:圣灵就是神。他并没有比耶稣及圣父小。祂和圣父圣子同样都是神。耶和华 (Jehovah) 是这三位一体真神的名字,而不只是其中一位的名字。父的名字叫耶和华,圣子的名字也叫耶和华,圣灵的名字也叫耶和华。当父神说话时,祂是透过圣灵说的。当耶稣差派十二个门徒时,祂说:“不要思虑怎样说话,或说什么话,到那时候,必赐给你们当说的话!因为不是你们自己说的,乃是你们父的灵在你们里头说的。” (太十19~20) 启示录一再地告诫我们:“圣灵,所说的话,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启二7、11、17)我们该听谁的声音呢?该听圣灵的声音。 连基督说话的时候也少不了圣灵。使徒行传提到耶稣被接升天之前 藉著圣灵吩咐拣选的使徒 (徒一2):希伯来书也提到主耶稣 ‘藉著永远的灵 ’(来九14),把自己献上为祭给神。 你明白了吗?圣灵就是把天国福音传人你心中的那一位。圣灵就是对你说话的那一位。你会说:“我知道是神在对我说话。”当然是神在说,只不过是神的圣灵在说。换言之,是圣父藉圣子透过圣灵来说话。 综上所述,你大概可以想像,如果你亲耳听到父神对你说话,会有什么结果。你一定受不了。我也怀疑你是否禁得起听到耶稣那 ‘如同众水的声音’(启一15)。圣经上说,当使徒约翰听见时,他扑倒在地,像死了一样。(启一17)。 然而圣灵却把圣父和圣子的意思,化为平静、可爱又极为清晰的声音。从我明白‘圣灵是神’ 的那一刻起,我就敬祂为神,视祂为神,渐渐的,我的生命就改变了。我不再把圣灵常作角落裹不起眼的模糊人物,我不再只敬拜圣父和圣子而已了。 让我再说一遍。圣灵是神,有威严、权柄、荣耀及永生。祂是神。耶稣怎样提到圣灵呢?祂说当圣灵来时:“祂不是凭自己说的,乃是把祂所听见的都说出来。” (约十六13 )圣灵听到什么呢?宝贵的圣灵听到的是父神的话,然後直接对你说出来。但祂对你说话时,并没有说:“父如此说,”而是说:“我说。”为什么?因为父、子、圣灵是一体的。 像天空中的太阳 人很容易把三位一体的神设限,或以不合乎圣经的方式来区分他们。初信主的人常会有疑问:“神怎么可能既是一位,同时又是三位呢?”神只有一位,但却是三位一体:圣父、圣子、圣灵。由於本书的重点是在介绍圣灵,因此我刻意做一区分,使你能更清楚认识这位三位一体的神。 神就像天空中的太阳。虽然你看到的是一个太阳,但实际上它是由三个独特的要素组成的:太阳本体、光及热,才使整个地球活了起来。三位一体的神也是如此。圣父可以比喻成太阳,耶稣可以比喻成光,圣灵可以比喻成你感受到的热。当你站在父面前,你感受到什么呢?你会感受到圣灵的温暖、活力及大能。若你直视父的面容,你看到的是什么呢?耶稣给腓力答案:“人看见了我,就是看见了父。” (约十四9) 当我一想到将来进天堂的那一刻,就很欢喜。因为三位一体的神在那里。当我站在圣父面前时,我会看到圣父、圣子、圣灵,他们全在场。 父神长得像什么样子呢?圣经中没有任何地方具体描述父神的长相。但圣经上提及司提反‘被圣灵充满,’定睛望天,看见神的荣耀,又看见耶稣站在神的右边(徒七55)。 这段经文让我们知道司提反清楚的看见耶稣,至於父神呢?他说他只看到环绕在父神周围的‘荣耀’。是的,父神有其形像,但无人知道那是什么样子(参腓二6)。从来没有人看见神,只有在父怀里的独生子将祂表明出来。 (约一18) 你若留意基督所说的话,就会明白圣灵是关键。耶稣说:“若不藉著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 (约十四6) 然後圣经上又说,是圣灵把人领到基督面前。由此可知,若你要得著三位一体的神,就一定先要有圣灵。当你拥抱圣灵,你同时也就拥抱圣父和圣子了。 我永远忘不了圣灵向我启示祂是主,如同耶稣是主的那一天。祂用经文向我显明祂是主。 保罗在写给哥林多教会的信上说:“主就是那灵,主的灵在哪里,那里就得以自由”(林後三17 )我们都承认耶稣是主,但圣灵也是主,祂是耶稣的灵。 虽然圣灵无所不在,但不幸的是,自由却不是到处可见。有些教会反而更像监牢,而不像充满赞美的殿。为什么?因为那教会并不尊圣灵为主。绝不要忘了主就是那灵!保罗在接下来的这段重要经文中写道:“我们众人既然敞著脸得以看见主的荣光,好像从镜子里返照,就变成主的形状,荣上加荣,如同从主的灵变成的。” (林後三18) 你怎么知道你得救了呢?. 接下来,你要明白三位一体是神的荣耀。父神是神的荣耀;圣子是神的荣耀;圣灵是神的荣耀。但由谁来彰显那荣耀呢?是圣灵。那是祂的工作之一。让我问你一个问题:“你已经从罪中被拯救出来了吗?好,你是怎么知道的?你是听到从天上来的声音对你说呢?还是耶稣以肉身向你显现,亲口对你说:‘你得救了’ 呢?” 你怎么知道你已超越了属灵的死亡而得到生命呢?你之所以知道,因为是圣灵告诉你的。你太明白了,以致为此而死也在所不辞。为什么?因为当圣灵说话时,祂是直接对你的内心说,直入你的血管及骨髓。 以同样的方式,我们才知道耶稣活著。不是因为我们见过,而是透过圣灵,我们知道祂活著。这位圣灵是三位一体神的第三位。最近有人问我:“班尼,你怎么知道你得救了呢?”我只能说:“我就是知道!我就是知道!”那是圣灵给我的力量和确据。 你不只听到圣灵的声音,你也会感受到祂的大能。先知弥迦说:“我藉耶和华的灵,满有力量、公平、才能。(弥三8) 圣灵是大有能力的神。天使对即将生下耶稣的马利亚说:‘圣灵要临到你身上,至高者的能力要荫庇你。’” (路一35 )圣灵就是那能力。 圣灵也是你的保卫者。你认为是谁使你免受撒但的攻击?是圣灵。因为仇敌好像急流的河水冲来,是耶和华之气所驱逐的。(赛五十九19 )当你读到这节熟悉的经文,往往会得到一个结论:仇敌像急流的河水冲来。但我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那急流的河水指的是圣灵,而不是撒但。 原来,在希伯来文中,这句经文是:急流的河水冲来耶和华之气所驱逐的 ,其中没有逗点,也就是指圣灵像急流的河水冲来。但钦定本圣经的译者却在‘急流的河水冲来’後面加了逗点,使我们以为仇敌比实际更有能力。 跟从我! . . . → Read More: 第五章 这是谁的声音?(辛班尼)

早安 圣灵 第四章 面对面 (辛班尼)

Posted by 白帆 on 十一月 18th, 2018 第四章 面对面 你准备好要和圣灵有亲密和切身的接触吗?你想听到祂的声音吗?你准备好要认识祂了吗? 这正是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我的生命因此有了戏剧性的转变。这不但是个人很切身的经历,并且还有神的话做基础。你可能会问我:“你是藉著系统研经而得到这些结论吗?”“不,那是在我邀请圣灵成为我的知已朋友时发生的,祂时刻引导我,带领我进入‘一切真理。’祂在经文中对你所启示的一切,会使你的研经更有活力。 以下我要和你分享的事,是从一九七三年十二月圣灵进入我房间的那一刻开始的,至今祂仍未停止过。不过其中的惟一差别是:我比第一次遇见祂时更认识祂。 我就从头开始说吧。圣灵改变了我一生,从我开口邀请耶稣进入我心、重生的那一刻起,祂就与我同在了。然後,我领受了圣灵的洗,我被圣灵充满、说方言,又蒙圣灵赐下祂的同在及属灵的恩赐。我知道许多基督徒都有这样的经历,但却往往就此打住。他们不晓得在五旬节那天所发生的事,只是圣灵赐下的其中一个礼物而已。 但在这本书中!我希望你知道的事是超乎救恩、超乎以水施洗、超乎圣灵充满的。我希望你明白,三位一体真神的第三位;圣灵,正等著你亲自认识祂。祂渴望与你建立一生之久的关系,这正是你将要发现的。 进入关系 假如你曾经在两年前打电话给我,你我因而认识,但我们却一直没有见面,那么你对我的认识会有多少呢?也许你会说:“我能在电话中认出你的声音。”是的,仅止於此。但若你在街上看到我,你也不知道是我。然後,终於有一天,我们见面了。你跟我握手,看到我的长相,我头发和眼睛的颜色,以及我的穿著打扮。也许我们会一起吃饭,然後你会知道我喜欢咖啡还是茶。你必须跟人‘面对面’,你才会对这个人有所认识。 不再苦恼 圣灵和我的相遇正是如此。我开始了解圣灵的性情,我的基督徒生命也因而改变了。基督所赐的救恩改变了我,而圣灵则大大地影响了我每天的信仰生活。当我开始了解圣灵,我对祂就愈敏感。我开始知道什么事会令祂伤心,什么事会使祂喜悦。我知道祂的喜好及憎恶,以及什么事会令祂生气,什么事会令祂高兴。 我也开始明白圣经是圣灵写的。祂藉著各式各样的人参与其中,而这些人是蒙圣灵的引导去写的。 长久以来,我为著不明白圣经而苦恼。有一天,我抬头仰望说:“奇妙的圣灵,请你告诉我这段经文是什么意思。”圣灵真的对我说话了,祂向我解释圣经上的话。主用凯撒琳.库尔曼的聚会,让我对将来要在我身上发生的事有心理准备,但是我从来没有坐在库尔曼女士的旁边听她谆谆教导有关圣灵的事。我所学到的一切,都是从圣灵而来的。这就是为什么神的灵是如此新鲜、如此个人化的原因。 认识你 我永远忘不了当时我是多么的紧张,但从那天起,我愈来愈认识祂,就像是自己的兄弟一样。祂真的成了我家里的一份子。 祂是谁 你会问:“圣灵是谁?” 我希望你知道,圣灵是世上最美善、最宝贵、最可亲的。神的儿子现在不在世上,此时,圣父与圣子都在天上。那么谁在世上呢?圣灵在世上。因为圣父是藉著圣子来成就祂的工作,当圣子复活升天,神的圣灵就降临,如今圣灵仍在世上做祂的工作。 想想看,当圣子离开世上时,祂并没有带彼得和约翰跟祂一道走。祂说:“小子们,我还有不多的时候与你们同在;後来你们要找我!但我所去的地方你们不能去。” (约十三33) 但是,将来当神的圣灵要离世时(许多人认为这不会太久),祂会把神所救渎的百姓一起带走。这就是所谓的‘被提’。我们将要在空中与主相见。这位圣灵是谁?有一度我以为祂如云雾蒸气般,飘浮在我四周,是我永远无法认识的。但後来我发现祂不只真实地存在著,而且像人一样,有祂自己的性情。 里面的人 到底是什么让我能成为一个人?是外在的躯壳吗?我想不是。我相信你参加过丧礼,看过躺在棺材里的人。那时你看到的是人吗?不,你看到的是尸体。你要明白,人之所以为人,并不是因为有躯壳而已,除了身体以外,还有情感、意志、知识、感觉。这些特质使人成为一个人,并拥有人格。那些看著我讲道的人并不是在看‘辛班尼’,他们看到我的只是身体。真正的我是隐藏在我的肉体内。因此‘里面的我是谁’才重要。 圣灵和你我一样,有感觉,有知觉,有反应。祂会受伤,也有爱憎。祂说话,也有自我的意志。 但祂到底是谁呢?圣灵是圣父的灵,也是圣子的灵。祂是三位一体真神的能力。祂的工作是什么呢?圣灵的工作是具体展现圣父的命令,以及圣子的作为. 若要明白圣灵的工作,我们首先要明白圣父及圣子的工作。圣父是下达命令的那一位。祂说有就有,是命立就立的那一位。从创造天地以来,都是圣父在下达命令。 而另一方面,执行父神命令的那一位,就是圣子。当父神说:‘要有光’时,圣子就执行命令,然後圣灵就把光带出来。容我以下列比喻来说明。若我对你说:“ 请开灯。” 这句话就涵盖了三种动力。第一是我这个下命令的人,第二是走到开关处开灯的人。换句话说,你是执行命令的人。但最後是什么使灯亮起来呢?不是你我,而是电力。 圣灵就是神的能力,祂是圣父及圣子的能力,也是使圣子的作为具体呈现果效的那一位。此外,他有情感,并且以其独特的方式展现。有人问我:“班尼,你是不是忘了耶稣才是最重要的呢?”我从未忘记。我怎么会忘了爱我又为我而死的耶稣呢?但有些人只专注在圣子身上,以致忽略了那位爱他们并差祂儿子来的父神。永远别担心我会忘记父神及圣子,但是若少了圣灵,我就无法和圣父、圣子相交了(参弗二18)。 相交 在我初与圣灵相交时,有一次我感动得流下泪来,那时,就像和你说话一样,我对圣灵说:“我该怎样对待你?可不可以请你告诉我,你长得像什么样子?”老实说,我就像小孩子在学习新的事物一样!而且我认为他不会怪我问这些问题。 与圣灵相交 结果,圣灵回答我说:“我是和你相交的那一位。”立刻有一节经文闪入我脑海。‘愿主耶稣基督的恩惠、神的慈爱、圣灵的感动(相交)当与你们众人同在 ’(林後十三 14) 我心想:‘是的,圣灵就是感动我、和我相交的那一位。’接著我问:“但我怎么会是与你相交,而不是与圣子耶稣相交呢?”他回答:“事情本当如此,我在这裹的目的就是帮助你向父神及圣子祷告。 ” 我的祷告从此改变了。就像有人把打开天堂之门的钥匙交给我一样。从那一刻起,我就拥有一位帮助我奉主名跟父神说话的知己朋友。祂指引我祷告,使我在与父神交通一事上变得容易。 何等美妙的相交啊!这正是圣灵渴望的与你相交。容我解释一下,‘相交’不同於祷告,相交本身不带任何请求或要求的意味。若我说:“请你带些食物给我好吗?”这是请求。但相交是更注意对象本身的,例如 “你今天好吗?我们一起共进早餐吧!” 这就是相交(团契)。 记住,相交并不涉及个人的需求或要求,相交纯粹是友谊、相爱、心灵相通。在我祷告之前,我会先等候圣灵。我会说:“宝贵的圣灵,请你现在来,帮助我祷告,”好吗? 圣经上说:“况且我们的软弱有圣灵帮助,我们本不晓得当怎样祷告,只是圣灵亲自用说不出来的叹息替我们祷告。”鉴察人心的,晓得圣灵的意思,因为圣灵照著神的旨意替圣徒祈求。(罗八26~27)当我们不知道该如何祷告时,圣灵会帮助我们。 我另外学到的一个原则是:圣灵是惟一的圣经教师。我们所领受的,并不是世上的灵,乃是从神来的灵,叫我们能知道神开恩赐给我们的事。并且我们讲的这些事,不是用人智慧所指教的言语,乃是用圣灵所指教的言语,将属灵的话解释属灵的事。(林前二12~13) 有圣灵为伴 从我初次与圣灵相遇起,我就开始明白祂是个伟大的圣经教师,是带领我 进入一切真理的那一位。所以我会问祂:“可不可以请你告诉我这节经文是什么意思?” 但我仍想知道 ‘你是谁?为什么你如此与众不同?’所以我便对祂说:“ 我很想知道你像什么样子。” 温柔但大有能力 以下就是我所看见的:‘圣灵向我彰显祂同时是一个很有能力又像小孩子的人。’祂对我说:“当你伤害那小孩时,祂会离你远远的,当你爱祂时,祂会紧紧的跟著你。” 这正是我亲近祂的方式。我觉得圣灵很温柔,然而祂又是大有威严及能力的,祂像个小孩一样,只想靠近那些爱祂的人。 你看过紧拉著妈妈的裙角或爸爸裤子的小男孩或小女孩吗?无论父母走到哪里,他们总是跟前跟後。由此可以看出这些小孩是被爱、被关心的。圣灵和我们的关系正是如此。他紧跟著那些爱祂的人。 为什么伟大的布道家芬尼(Charles Finney) 一开口传福音,人就会‘倒在能力下’,承认自己的罪?当约翰.卫斯理(John Wesley) 站在墓碑上传福音时,所降下的能力是什么呢?乃是在他们的事奉中有圣灵伴著他们。 当凯撒琳.库尔曼才刚在纽约结束在全福会的讲道,有人带她经过一处厨房去搭电梯,免得被人群包围。厨师根本不知道有聚会,也从未听过她的名字。他们头戴白帽,身系围裙,根本不知道她经过厨房。但你可知道接下来发生什么事?他们全都倒在地上!为什么?库尔曼并没有为他们祷告,她只不过是经过而已。当她离开聚会的会场时,圣灵同在的大能也随著她。 圣灵是谁?祂是主的大能。 我独自在我的房间里祷告时,主的大能非常明显。日复一日,我高举双手说道:“宝贵的圣灵,你可不可以现在就来跟我说话?”我可以向谁求助呢?全家人都跟我对立,我的朋友也很少。我只剩下圣灵了。 有时候,圣灵像一阵风似的来到,像夏日清新的微风一样,主的喜乐充满我,直到我再也装不下为止。当我们相交时,我会对祂说:“圣灵,我爱你,我喜欢与你相交。”我发现这种关系是互相的,祂也渴望与我相交。 晚餐可以等一下! 有一次在英国,我住在一个基督徒家里。我的房间位在那栋房子的最顶楼。有一天晚上,我陶醉在圣灵中,正享受与祂甜蜜的交谈时,听见女主人大声喊说: 班尼,晚餐煮好了。 但我正陶醉其中,不想离开。於是她又大喊:“晚餐煮好了!” 当我起身要离开时,我感觉有人握著我的手说:“再五分钟,只要再五分钟。” 圣灵渴望与我相交。你会问:“你们谈些什么呢?” 我问祂问题。 例如,有一天我问祂:“如何区分你和圣父及圣子呢?” 圣灵立刻提醒我司提反被石头打死的一幕,祂说:“当时司提反看到圣父及圣子,而我就在司提反里面。”这三位是独特的个体。 圣灵,是赐给司提反能力来忍受苦难的那一位;耶稣,是等待圣灵来的那一位;父神,是坐宝座的那一位。这些在使徒行傅七54~56都有记载。 . . . → Read More: 早安 圣灵 第四章 面对面 (辛班尼)

圣灵 (辛班尼) 第三章 传统!传统!

Posted by 白帆 on 十一月 18th, 2018 我走进自己的卧室,像被磁铁吸住似的,走到那本黑色的大圣经面前,那是我家唯一的一本圣经,我父母他们自己也没有。我不知道这本圣经是从哪里来的,只知道从我有记忆以来,它就是属於我的。 自从我们搬到加拿大,那本圣经就一直没有打开过,但现在我却祷告说“主啊,你一定要让我明白今天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我打开圣经,开始吸取其中的内容,就像饥肠辘辘的人刚得到别人给他的面包一样。圣灵成了我的圣经教师,虽然当时我并不知道。参加祷告会的那些孩子并没有教导我:‘唔,你看,这就是圣经所说的,’他们什么也没有告诉我。事实上,他们压根儿不清楚过去的二十四小时内,我发生了什么事。当然,我也没有对父母透露半句。 我从福音书开始读起。我发现自己竟大声的说:“耶稣,求你进入我心,主耶稣求你进入我心。” 我在经文中一再看到主救赎人的计划。那一刻,我就像从未读过圣经的人一样感到惊奇。圣经的话句句充满了能力,那些话像喷泉般涌流出来,供我免费畅饮。最後,在凌晨三、四点时,我带著一种从未经历过的宁静和平安入睡。 归属感 次日,我到学校去找那群我从前认为是 ‘疯子’的人,对他们说:“嗨!我希望你们能带我去教会。”他们说每周他们都会去参加团契,再过几天就可以带我去。 那一周的星期四,我来到了他们所谓的 ‘地下墓窖 ’。人们就像那天早上在晨祷会一样,高举双手敬拜主。这一次,我也和他们一起高举双手敬拜了。  他们一再地唱:“耶和华以勒,祂的恩典能够供应我一切需要。”打从我第一次听到这首诗歌,就非常喜欢,而当我知道那是牧师的太太茉拉.瓦特生(Merla wat son) 所写的时候,我就更喜欢它了。默夫.瓦特生(MerV)牧师正是这群羊的牧人。 ‘地下墓窑’并不是一所传统的教会,他们是每周四晚上在圣保罗大教堂聚会的一群火热的基督徒。圣保罗大教堂是位在多伦多市中心的一所圣公会教会。  那时正是‘耶稣运动’(Jesus Movemeflt)盛行的日子,当时嬉皮得救的速度远比他们把披肩长发剪掉还快。仔细想一想,我也好久没去理发店走一遭了。 我放眼看去,到处都挤满了和我年纪相仿的孩子。你真该看看他们,他们手舞足蹈,在主面前高兴的欢呼。我简直不相信世界上有这种地方存在。不知怎么的,打从那天晚上起,我就有了归属感。 上前去吧! 在聚会结束时,默夫牧师说:“凡是想公开承认自己罪的人都上前来。我们要在你邀请主进入你心中时,和你一起祷告。” 我开始发抖颤动起来,但我心想:我不必上前去,因为我已经得救了。主在星期一早上七点五十五分已掌管了我的一生,而今天才星期四而已。你猜对了。我在几秒之内很快到了走道。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样做。但我内心似乎有个声音告诉我:‘上前去吧!’ 就在那一刻,在一个圣公会教会的露恩聚会中,从希腊东正教家庭出来的一个小天主教徒,公开承认接受主耶稣了。我说:“耶稣,求你成为我生命中的主。”    圣地也比不上这个地方好。有主在的地方,比主曾经去过的地方好太多了。 当天晚上我回到家时,我满有主的同在,决定把发生的事告诉母亲(我还不敢告诉父亲)。 “ 妈,我一定要跟你说一件事,”我小声的说:“我得救了!” 我妈马上抬起脸来,瞄我一眼,简短有力的问:“从什么事情中得救?” 我说:“相信我,你会了解的。” 星期五一整天,无论我在学校、在摊子工作,不管我去哪里,眼前都浮现一幅画面:我看到自己在讲道,那真是不可思议!但我却一直看到那画面,我看到成群的人,而我穿西装,头发乾净整齐,大声的在讲道。 那天我去找鲍伯,他曾把经文张贴在冰淇淋摊子的墙上。我跟他分享了一点点那个星期所发生的事,还告诉他我看到自己在传道的一幕。我说:“鲍伯,我整天都这样,一直看到我在大型的露天场所、体育场、教会、音乐厅讲道的画面。”我结结巴巴地说:“我放眼一看全是人,我是不是疯了?你想那是什么意思呢?”他回答:“神很可能要预备你做一番大事,那太棒了!” 逐出家门 但是我在家里就得不到这样的鼓励。我真的没法把神所做的告诉他们.情况很糟糕。 羞辱 我家人开始不断的抨击我、嘲讽我。那种情形真可怕。虽然我早料到父亲会如此,但没想到母亲也会如此。从小母亲就很爱我,姊姊和弟弟妹妹们也是。但现在他们却以我为耻,好像我是不受欢迎的不速之客一样。 在 ‘屋上的提琴手’(Fiddler the Roof) 这部电影中,有首歌的歌词唱道:“传统!传统!”对东方人来说,打破传统是一件不可饶恕的事。我想西方人很难了解它的严重性。违背传统的人给他的家族带来羞辱,而那是不可原谅的。 我的家人对我说:“班尼,你毁了我们家的名声!”他们求我不要坏了他们的名誉。我父亲曾经做过官,他也提醒我要注意这一点。全家的 ‘声誉 ’都岌岌可危了。 请了解我为什么会这么说,因为希腊东正教徒以及从东方其他 ‘高教派 ’宗教体系出身的人,可能是最难接受这么‘个人化’基督教的一群人。当我成为重生得救的基督徒时,这对他们简直是奇耻大辱。原因何在?因为他们自认才是 正统的基督徒。有历史文献可以证明他们做基督徒比任何人来得更早。 问题就是出在这里,而且我也一直在这背景下成长。他们信仰的长处是在仪典及教条方面,在神的恩膏方面却很缺乏。他们忽略了神的能力,结果,他们无法明白何谓听神的声音或被圣灵引领。 若我希望能继续在家里待下去,就必须关上门才能和耶稣交谈。然而,什么也无法消灭我初信的火热。我就像永不熄灭的炭火一样。 每天清早,我的大本圣经是打开的。圣灵继续启示祂的话语。但那还不够,在每个我能跷家的晚上,我都去教会参加聚会、青年团契及祷告会,星期四晚上我则回到墓窖教会。 我永远忘不了我在家中提到‘耶稣’的那一天,我父亲走上前来赏了我一个耳光。我觉得很痛,但这不像是跪在耶路撒冷磐石上的那种疼痛,而是另一种痛。我心中为家人感到难过。我很爱他们,而且为他们的得救感到烦恼。 事实上,这是我的错,因为我父亲早已警告我:“要是你敢再提耶稣一次,你会後悔!”当他恐吓要把我逐出家门时,他的咆哮声中充满了愤怒。我开始把耶稣介绍给我妹妹玛莉,但不知怎地被我父亲知道了,他的怒火再次高涨。他禁止我再跟妹妹提属灵的事。 看精神科医生 连我的弟弟都逼迫我,他们对我冷嘲热讽,冠上各种不雅的绰号,这种情形持续了好长一段时间。我常在房间里祷告说:“主啊,这种情形会结束吗?他们将来会不会认识你呢?” 我走到一个地步,无法再和家人沟通,以致根本用不著去查‘放逐’的定义了。 他们甚至把外婆从以色列请过来,为的是告诉我:我疯了。外婆说:‘你让我们家族很难堪!你难道不了解你让大家丢脸吗?’我父亲帮我约了一个精神科医生,显然他认为我神智有问题。结果医生的结论是什么呢?他说:“贵子弟可能是遭受到什么刺激,我想过一阵子就会好起来。” 於是,父亲使出下一招。为我找一份工作,好让我忙得无暇去想‘耶稣’这码子事。他去找一个朋友,拜托他说:“希望你给小犬班尼一份差事。” 父亲开车带我去那个人的家,当我进去时,他在车子里等我。那个人是我所见过最粗鲁、难缠、坏心眼的人。我是不会为这种人工作的。我回到车子里对父亲说:“爸,我永远不要他当我的老板。”其实我也挺为我父亲难过的,他真是无计可施了。他说:“班尼,我到底要拿你怎么办?告诉我?只要你肯离开你的耶稣,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我说:“爸,你可以叫我做任何事,但若要我放弃我所发现的宝贝,我会死。” 那是很难看的场面,父亲的脸色由慈父一变成为嘲讽我的陌生人。他能回报我的是一顿咒骂和怨恨。在接下来的一年,甚至几乎快要有两年的时间,我和父亲几乎没有讲话。在餐桌上他也不看我一眼,我完全被弃绝了。最後,情况恶化到连我坐下来和家人一起看晚间新闻,都觉得如坐针毡。 於是,我只好待在自己的房间里。现在回想起来,我才明白主的美意。我花了上百个,甚至上千个小时与他单独在一起。我的圣经一直是打开的,我祷告、查经、敬拜。我以天上的吗哪为粮,不知不觉中为将来的年日而预备自己。 我必须顺服主! 上教会成了一个大问题。我很想去,但我父亲说:“绝对不准!”场面屡见不鲜。事实上,那可说是我们之间惟一的对话,就是为了去教会一事争论。 东方人都知道违逆父母是不孝的。那时我快满二十一岁了,我记得有一天晚上,我鼓足勇气对父亲说:“什么都可以听你的,除了去教会这件事以外,因为我必须顺服主。” 他很惊讶,就像被人开了一枪似的。此後他似乎比以前更容易发怒了。 基於敬重,我尽可能地听从他。我会先问他:“今晚我可以去教会吗?”他说不行。然後我就进房间祷告说:“主啊,求你改变他的心意。” 然後我走下楼再问一次:“我能去吗?” 他咆哮说:“不行!”於是我又上楼去了。 慢慢的,他开始妥协了。他知道这场仗他是注定要输的。後来,墓窖教会租了另一栋建筑物举行主日的聚会,我也躬逢其盛到场了。周二和周五有查经班,周六晚上有青年团契,这些聚会成了我生活的全部。 在我归信後的两年间,我的属灵成长有如火箭升空一般。到一九七三年年底,默夫牧师夫妇邀我和他们一起在台上带领敬拜及唱诗,但我仍不敢对公众开口说话。 吉姆.波尹特,这位圣灵充满的自由派循理会牧师,就是在那聚会中看到我。有一天,他专程到我工作的摊子来谈关於主的事。就是那时候,他邀我和他一起去参加库尔曼在匹兹堡举办的特会。 我与圣灵在那次聚会後的接触,令我感到敬畏。我花了好几天才慢慢了解神向我彰显的那些事。就在这时候,我也换了工作,在多伦多天主教校委会负责档案管理的工作。我相信那里的人有时一定会觉得我很奇怪,因为当我一想到神在我身上的作为时,会迳自微笑了起来。 每天一下班,我就直接回家,立刻冲上楼和祂说话:“哦,圣灵,我好高兴回到这里,单独和你在一起!” 是的,祂一直与我同在,但我的卧室对我而言成了一个很神圣、特别的地方。有时候常我没上班时,我会整天待在房间里,为的只是和祂相交。我在做什么呢?就是和圣灵团契、和圣灵相交。如果我不上班或不在卧室内,我就会想办法去教会。但我并未把在我身上发生的事告诉任何人。 每天早上当我离家时,圣灵也和我一起离开。我真的感觉到有人在我旁边。甚至在公车上,我也有股冲动想跟祂交谈,只是我不希望被别人当成疯子,所以才没那么做。即使在工作时,我有时还是会轻声地跟祂说一些事。午餐时间,祂是我同伴。日复一日,我一回到家,就会兴高采烈的冲上楼,锁上房门,说:“现在我们单独在一起了!” 我的属灵之旅就这样持续著。 在车上的恩膏 有好多次,我并未察觉他的同在。我知道圣灵与我同在,但因为太习以为常了,以致根本感觉不到祂同在的那种震撼力。但别人却感受到了。许多时候,当我的朋友来找我时,因为感受到圣灵的同在,竟会开始哭泣起来。 有一次吉姆.波尹特打电话来说:“我想带你去循理会教会,我要在那里献诗,如果你喜欢的话,也可以和我一起献诗。” 我并没有很好的歌喉,但偶而也会去帮忙。 那天下午我又沉浸在圣灵的恩膏中。当我听到吉姆车子的喇叭声时,我就下楼,上了他的车,我感受到主的同在也和我一起下来。我一跳进前座,关上车门,吉姆就哭泣了起来。他开始唱 ‘哈利路亚 ’那首赞美短歌,并转向我说:“班尼,我感受到圣灵就在车内。” 我说:“当然祂在车内,不然祂要在哪里?”因为对我而言,这是很平常的。但吉姆却无法开车,他继续在主面前哭泣。 . . . → Read More: 圣灵 (辛班尼) 第三章 传统!传统!

“You Know My Name” sung by the Brooklyn Tabernacle Choir

早安,圣灵 (辛班尼) 第二章

Posted by 白帆 on 十一月 18th, 2018 第二章 从雅法直到地极 一九五二年,以色列的雅法。辛克莱门丝(Clemence Hinn) 在医院里,远眺妇产科病房窗外的美丽景致。她即将在此生下她的第二个孩子。湛蓝色的地中海一望无垠,但这位亚美尼亚裔的小妇人却心神不宁,她的心几乎被怨恨、恐惧、羞辱撕裂了。 在不远处,她可以看到海中有一群黑色的岩石,安德洛墨达岩(Andromeda”s Rocks)。在希腊神话中,提到安德洛墨达(Andromeda) 被锁链锁在岩石上,後来珀耳修斯(Perseus)骑著他的飞马下来,杀死海怪,解救了她。克莱门丝多么希望也有人能从天而降,救她脱离羞辱与臭名。她是一个虔诚的希腊东正教教徒,但她对神的认识并不多。然而,就在医院里那间简陋的小房间里,她试著要跟神讨价还价。 她伫立窗边,凝视著天空,从内心发出呐喊:神啊,我只有一个请求。若你赐给我一个男孩,我会把他奉献给你。她一再地说:主啊,恳求你,若你赐给我一个男孩,我会把他奉献给你。 雅法 六朵美丽的玫瑰 辛可士坦迪(Costandi Hinn) 和克莱门丝的第一个孩子,是一个可爱的女孩,名叫玫瑰(ROSe)。但根据中东的习俗——特别是辛氏家族的历代传统,头胎应该生个儿子来继承产业。 从希腊移民到巴勒斯坦来的可士坦迪家族逼迫克莱门丝,只因她没有生个男孩。他们嘲讽她说:“好歹你的嫂嫂和弟妹都生了男孩呀!”她被人取笑,以致常常暗自饮泣。在这个由双方家长费心撮合的婚姻中,她感受到的是难堪及耻辱。那天晚上她入睡时,眼眶仍是湿的。 就在那天晚上,她做了一个梦,至今她仍记得 ‘我看到我手上有六朵美丽的玫瑰,我还看到耶稣走进我房间,向我要一朵玫瑰,我给了他一朵。’然後,在梦中,有个黑发、瘦小的年轻人走向她(至今她仍记得他脸上的每一个特征),用一块温暖的布把她裹住。 当她醒来时,心里暗忖著:这个梦是什么意思?到底指的是什么事呢?次日,也就是一九五二年十二月三日,我出生了。我们家总共有六个男孩,两个女孩。我母亲永远忘不了她和神讲价的那件事。後来她把梦告诉我,原来我就是她献给主的那朵玫瑰。 我是由耶路撒冷族长班尼迪克特斯(Benedictus) 为我施洗,归入希腊东正教教会的。在洗礼的仪式中,他用自己的名字为我命名。在圣地出生意味著深受浓厚宗教色彩的气氛影响。 两岁时,我就在天主教的托儿所正式接受修女的训练,接著受教於修士,共有十四年。在我眼中,我的出生地:雅法,是个美丽的城市。事实上,那正是 ‘雅法 ’的意思——美丽。阿拉伯文的雅法(Jaffa) ,古希腊文称为约帕 (Joppa) ,希伯来文则是亚弗 ( Yafo) 。不管在哪一种语言中,它的意思都是一样的。 我从小就爱听历史故事。早在有文史记载之前,就有了雅法这个城市。这个迦城市是西元前十五世纪时,埃及法老图特摩斯(Thutmose) 三世的贡物,它的历史甚至比约书亚攻打耶利哥城那场仗还早。腓尼基辖下的推罗国王希兰,就是在雅法卸下所罗门王建殿用的香杉木。 虽然雅法很美,但历史对她却不太仁慈,因为它一再地被入侵、掳掠、毁坏和重建。西门.马加比(Simon the Maccabee)、罗马皇帝韦斯巴乡 (Vespasian) 、马穆鲁克王朝 ( Mamelukes) 、拿破仑和艾伦比( Allenby) 将军都曾占领这地。在我出生前六年,雅法才自成一省,但居民并不是犹太人。 我的父亲 在我小时候,父亲曾是雅法市的主要领导人。他很强壮,身高六尺二寸,体重二百五十磅。他是个天生的领袖,样样都行,无论身体、心理、意志,都很坚强。 他的家族从希腊迁徙到埃及,後来又定居在巴勒斯坦。从外地来到雅法是很普遍的事,在我小时候,雅法就是一个国际性的城市。从拉里(Raziel) 街一路走到高塔广场(Tower Square) ,你可以在沿途看到阿卜杜勒.哈米德.牛比 ( Abdul Hamid Jubilee) 钟塔、石墙监狱,以及一八一 O年兴建的大清真寺,你可以听到周遭的人操法语、保加利亚语、阿拉伯语、意弟绪语及其他语文,而在报摊及露天咖啡店,到处可见具有各国特色的小点心。 而我呢,在以色列出生,却不是犹太人,在阿拉伯的文化中成长,却不是阿拉伯裔,读的是天主教学校,家里却是信奉希腊东正教。在雅法这种地方学好几种语言是很平常的事,我以为每个人理当会讲三、四种语言。我在家里说阿拉伯话,天主教学校的修女则是用法语教学,而研读旧约时,则是用古希伯来文阅读。 在我童年时,雅法就因其北方特拉维夫的犹太人人口递增,而被吞噬了。今日,这个都会区的正式名称是,特拉维夫-雅法 ,有四十万以上的人在这里定居。事实上,早在一九O九年,曾有六十个犹太家族买下雅法以北,面积三十二英亩左右的沙丘,并在那里定居。後来因为他们对这一处既拥挤又嘈杂的居住环境感到厌烦,所以才又往外延伸出去!直到特拉维夫成为以色列最大的都市为止。 虽然我父亲不是犹太人,但是以色列当局的官员都很信任他。他们也乐见雅法有人能和各国政要的关系如此密切。我们也以父亲的朋友为荣,因为当中不乏各国的政要和官员。曾经有人邀请父亲出任以色列驻海外的大使,但他仍选择留在雅法。 不过,我们家人相处的时间却很少。坦白说,我并不是真的很了解我父亲。因为他总是有一些重要的会议要开。我父亲不是一个爱表现的人,他很严谨,很少流露情感(我母亲则补足了这一点)。这也是我们的文化,男子汉就要像个男子汉!. 我们过著很舒适的生活。因著父亲的官职,我们得以住在郊区。那是一个美丽的家园,围墙上都安装著玻璃。我母亲是传统的家庭主妇,全职抚养我们这一群孩子。 天主教的茧 在我读书的那些年日里,我一直自认是个天主教徒,我很小的时候就有这样的认知了。我小时候就读的托儿所很像个修道院,因为要常望弥撒。我父母对此点并不反对,因为私立的天主教学校是当时公认最好的学校。 修女们在周间教我读书,到了礼拜天,我就和父母去希腊东正教的教堂崇拜。在多元化的雅法,忠於某个特定的教会并不是一件那么重要的事。我算是天主教徒吗?绝对是!天主教的内涵深深影响了我的祷告生活,它占据了我一周中的五天,包括外在的时间和内心的世界。 在修院中,我和外面的世界是隔绝的。造成我和外界隔绝的另一个原因,就是口吃。从我很小的时候!我就有严重的口吃。只要受到一点点外在的压力或紧张,我就会开始结巴起来,那实在是很难堪的。我很难交到朋友,因为有些孩子会取笑我,有的则对我保持距离。 我对世界大事所知甚少,除了老师要我知道的以外。但我在有关天主教的事情方面却是专家。後来,当我继续求学时,我上的是修士学院,老师都是修士。  小小的年纪,我就很虔诚,我会祷告再祷告,也许比现今的一些基督徒祷告更多。但我所知道的祷告内容,就是玫瑰经、使徒信经.主祷文,以及其他固定的铸文。  我很少和主有真正的交谈。偶尔当我有特别的请求时,我会向祂提出来。总之,我的祷告生活是很形式化的,像是例行公事罢了。 有句格言说:祷告时要觉得痛,那很容易。因为在耶路撒冷,除了到处可见的白色大石头外,你无法选择在其他地方跪下祷告。大多数的住家都是用这种石头砌成的。我就读的学校没有铺地毡,同样也是用这种白色的石头铺成的。 我几乎愈来愈相信,若你不觉得痛,主就不听你祷告,因受苦最能讨神喜悦了。虽然我所接受的教导几乎没有什么属灵的内涵,但我仍很珍惜那时所打下的圣经基础。我常想:有多少孩子有幸用希伯来文学习旧约,而我们到圣地旅行时,使圣经上的话语生动了起来。 记得有一次,我们去内盖夫(Negev) 旅行,那时我们站在亚伯拉罕常年所掘的井旁,听人讲述他的故事,那是一种永远难忘的经验。 祂的袍子比雪更白 我一生中有好几次在异象中听到神对我说话,但在我住在雅法的那些年日中,只有一次,那时我才十一岁,我相信神在那时候便开始在我的生命中动工。我至今仍记得那异象,就像昨天才发生的一样。我看到耶稣走进我房间,祂穿著一件比雪更白的袍子,袍子外还罩了一件深红色的披风。我看到祂的头发,祂的眼神,祂手上的钉痕。我看到了一切。你要知道,当时我并不认识耶稣,也从未邀请祂进入我心。但是当我一看到祂时,我一眼就认出祂,我知道祂是主。 当时我在睡觉,突然间,我的小小身躯像触电了一般。就像有人把我整个人插入插座,我全身麻木,觉得有上百万只针在我身体里面窜来窜去。 主站在我面前,用世上最美的眼睛看著我,祂微笑著,又张开双臂。我感受到祂的同在,那真是好美,我永远也忘不了。 主并没有跟我说半句话,祂只是望著我,後来就不见了。我立刻醒过来,那时我并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那肯定不是做梦,因为那种感受绝不会在梦中发生。当我还年幼时,神就给了我这种一生难忘的印象。

   从迦萨走廊到格兰高地

住在六O年代的以色列,你可以感受到政局情势的紧张。阿拉伯游击队几乎天天沿著埃及和约旦、叙利亚的边界,突击以色列占领区。而以军也常常予以反击。 一九六七年五月,以色列和其他三个阿拉伯国家都整装备战,因为当时埃及要求联合国部队撤出迦萨走廊及西奈半岛。果然,在一九六七年六月五日,以色列空袭埃及、约旦及叙利亚的领空,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六日战争 ’。在短短不到一星期内,以色列几乎把阿拉伯国家的空军全数歼灭。以军占领了迦萨走廊、西奈半岛、约旦河西岸及叙利亚的格兰高地。一夜之间,以色列所占领的阿拉伯领土几乎是以色列本土的三倍以上。 我永远忘不了一九六八年初,父亲召聚我们全家,说他已为我们做了移民的打算。他说:“别跟任何人提这事,因为我们的出境签证可能还有问题。” 我们原先打算去比利时,因为父亲有些亲戚住在那儿。想到要搬去讲法语的国家,我很兴奋。毕竟,那是我上学时所用的语言。後来,有一天晚上,有位加拿大大使馆的职员到我们家,放了一部关於加国生活的短片给我们看。在影片中,首都多伦多看起来很繁荣。虽然父亲有两个哥哥住在那儿,但他们的财力似乎不够格当我们的保证人。 移民的种种问题似乎与日俱增,甚至有一段时期,父亲告诉我们,五年内我们可能无法离开。 . . . → Read More: 早安,圣灵 (辛班尼) 第二章

2017 08 20 奢侈地給予_ 廖文華 牧師

早安,圣灵 (辛班尼) 第一章

早安,圣灵 (辛班尼)第一章 Posted by 白帆 on 十一月 18th, 2018 第一章 「我真的能认识你吗?」 一九七三年圣诞节的前三天,寒冷多湿的加拿大多伦多清晨,太阳仍高挂天空。突然间圣灵来了,祂进到我房间。那天清晨,祂对我而言是那么真实,好像你现在手中拿的这本书对你一样真实。      接下来的八个小时,我和圣灵有一段不寻常的经历,祂改变了我生命的方向。当我翻开圣经,找到圣灵对我的问题所提出的答案时,不禁流下喜乐和赞叹的泪水。 那时我的房间好像是被举到了天堂一般。我真想永远待在那里。我才刚满二十一岁,圣灵的来访可说是我有生以来收到最棒的生日及圣诞礼物。 爸妈就坐在客厅里,他们绝对不会知道他们的班尼发生了什么事。老实说,要是他们知道,我和他们那早已濒临瓦解的关系,可能会崩溃的更快。因为,自从我把一生交托给主的那天起,几乎有两年的时间,我和父母之间完全没有沟通。那真是可怕! 我们家是从以色列移民来的,我这种违背传统的行为,对家人而言是极大的羞辱。我所做的事没有比这件事更具破坏力了。然而,在我房间却满溢著喜乐。那是无法言喻、充满荣耀的。 若你在四十八小时以前告诉我会发生什么事,我一定会说:「不可能。」但从这一刻起,圣灵在我生命中活了起来。祂不再是三位一体中那遥不可及的一位,祂像个人一样真实的存在。      现在,我就要跟你分享有关祂的事。 朋友,若你期待和圣灵有一种远超乎你所能想像的个人关系,就继续往下读吧! 否则,我劝你现在就把这本书永远的搁起来。是的,把书搁起来,我要跟你分享的事将会改变你的属灵生命。    我所分享的事,将会突然发生在你身上,也许是在你阅读时,祷告时或开车上班的途中。圣灵乐意回应你的邀请,成为你最亲密的朋友、导师、安慰者及一生之久的同伴。那时,你会对我说:「班尼,让我告诉你圣灵在我生命中所做的事!」 神彰显祂的大能,在匹兹堡的一晚  我有一个朋友,叫做吉姆.波尹特(Jim Poynter) 。他邀我跟他一起搭游览车去宝州的匹兹堡参加聚会。我是在我聚会的教会认识吉姆的,他是循理会的牧师。他们一行人要去参加医病布道家凯撒琳.库而曼(Kathryn Kuhlman) 的聚会。 老实说,我对库而曼的服事知道的不多。我在电视上看过她,但对她一点儿也不感兴趣。我觉得她说话的样子很滑稽,长相也有点怪。所以我并没有很想去参加。但吉姆是我的好朋友,我不想令他失望。   在车上时,我对吉姆说:「你绝对想不到我跟我爸妈说我要去匹兹堡时,有多么难受!自从我信主以来,我爸妈就尽可能地阻止我上教会。而现在要去匹兹堡,简直是不可能的事,但他们最后还是很勉强答应了。 我们大约是在星期四中午离开多伦多。结果,这趟为时应该是七小时的车程,因著一场突然的暴风雪而延长了。我们在凌晨一点才到达旅馆。吉姆说:「班尼,我们五点就得起床。」 「早上五点起床?为什么?」我不解地问。他说如果我们六点还到不了聚会处的大门口,就别想找到位子了! 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有谁会在日出前,冒著刺骨的寒风,排队上教会呢?但吉姆说我们必须如此。 天气冷极了!五点我就起床,穿上我所能找到的行头:靴子、手套、厚重的衣物,我看起来像个爱斯基摩人一样。 天色仍暗,我们就到了市中心的第一长老教会(First presbyterian Church) 。令我惊讶的是,已经有上百人在那里了。那时离大门打开的时间还有两个多小时呢。 个子小就是有一些好处,我朝大门口一吋一吋地移动,后面拉著吉姆。我看到甚至有人睡在前面几排的阶梯上呢!有位妇人告诉我:“他们整晚都在这里。” 当我站在那里时,突然开始抖了起来,就好像有人抓着我的身体猛摇一样。我一度以为是天气太冷的关系,但我穿得很暖和,而且当时我也不觉得太冷,但就是这样不由自主地颤动了起来。这种情形以前从未发生过,我抖得停不下来,也不好意思告诉吉姆。我感觉我的每根骨头都在抖动,膝盖、嘴唇都在抖动。‘我到底怎么了?’我自忖道:“难道这是神的大能吗?”我真的一点也不明白。 冲进教会 大门快打开时,人群挤得我动弹不得,但我仍在抖。吉姆说:“班尼,大门打开时,尽快冲进去!” 我问他:“为什么?”  “你若不跑快一点,别人就会挤到你前面去。”他来过这里,所以可以料到会有这种状况。 我从来没想到自己有一天用“冲”的方式进教会,但现在正是如此。当教会的大门打开时,我就像奥运的短跑选手一样,开始起跑。我超越过每个人:男女老少,所有的人。事实上,我可以说是一路冲到第一排的位子。后来,有位招待同工告诉我第一排是保留区。后来我才知道,库尔曼的幕僚会挑一些人坐在第一排。库尔曼对圣灵很敏锐,所以她只让积极代祷的支持者坐在她正前方。 我因为有严重的口吃,自知跟招待同工理论是没有用的。第二排早已客满,因此我和吉姆只好坐在第三排的位子。 这时,离聚会开始还有一个小时。我把大衣、手套、靴子都脱下来,想好好先休息一下。就在我卸下所有行头,想放松一下时,我发现自己抖得更历害了,一直停不下来。那种抖动贯穿我的手脚,就好像我被贴在一部机器上一样。那种感觉对我而言是很陌生的,老实说,我很害怕。 当风琴声响起时,我心里所想的还是我身上的抖动。那不像是生病,也不像得了感冒或感染病毒。事实上,那感觉愈来愈美好,它似乎不像是出自肉体的。 就在那时候,库尔曼突然出现了。整栋建筑物的气氛顿时活跃了起来。我不知道要期待些什么。我感觉不到周遭发生的事。没有声音,也没有天使唱歌。什么都没有。我唯一清楚知道的是我已经抖了三个小时了。 开始唱诗歌了,我发现自已做了一件从来没有想过的事,我站起来,高举双手。唱“你真伟大”这首诗歌时,我的泪水沿著脸颊滑下。我好像崩溃一样,我从来没有那么快就掉下眼泪。那是一股非常强烈的荣耀感使我落泪。 当我唱诗时,和平日在教会时不一样。我是用“整个人”在唱。当我唱到“我歌唱,赞美救主我神”时,是发自内心灵在唱。我整个人陶醉在那首诗歌中,以致过了片刻之久,才发现自己已经完全不抖了。 但那聚会的气氛仍然持续著。我想我是完全被深深吸引了。我的敬拜远超乎以前所经历的任何事,那就好像是与纯净的属灵真理面对面一样。不管别人有没有感受到,我是感受到了。 在我初信主时,神已经触摸了我的生命,但从来没有像那天那么强烈地触摸我。 像一阵波浪 当我继续站立敬拜主时,我张开眼睛四处望望,因为我感觉到有一阵风。我不知道它从何处来,它非常的轻柔徐缓,就像一阵微风。  我看看教堂的彩绘玻璃窗,发现它们全部紧闭著,而且它们很高,风不可能进来。然而,我感受到的那阵不寻常的微风,不如说更像是一阵波浪,从我一边的手臂往下移动,然后又往上移动到另一边的手臂,我真的感觉到它在动。到底怎么一回事?我有勇气把我的感受告诉别人吗?他们会以为我神智不清哩!   大约有十分钟之久,那阵像波浪的风继续席卷我。我感觉就像有人用一条温暖毛毯把我裹住。 库尔曼开始服事众人,但我太陶醉在圣灵里,以致完全不在乎周遭发生的事。此刻,主似乎比以往更加亲近我。我觉得需要跟主交谈,但我口中只能轻声地说:“亲爱的耶稣,怜悯我。”我又说了一遍:“耶稣,求你怜悯我。” 我觉得自己很不配,就像先知以赛亚进到神的面前一样。 “祸哉!我灭亡了!因为我是嘴唇不洁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洁的民中,又因我眼见大君王,万军之耶和华。”(赛六5) 当人们看见基督时,同样的事会发生。他们会立刻看出自己的污秽和极需要洁净。那正是我。就像有个巨大的聚光灯照著我,使我看到自己的软弱、错误及罪。我一再地说:“亲爱的耶酥,求你怜悯我。” 后来我听到一个声音,我知道那一定是神的声音,它非常的温和,但绝对错不了。主对我说:“我对你的怜悯是极其丰富的!” 在这之前,我的祷告生活就像一般基督徒一样。但现在,我不只是在对神说话,神也在对我说话。多么美好的交通啊! 其实,当时我并不知道我在匹兹堡第一长老教会第三排座位上所经历的事,只不过是预尝神对我未来的计划罢了。 “我对你的怜悯是极其丰富的!”这句话一直在我耳边环绕。我坐在位子上哭泣。这一生中,没有任何事堪与那时刻相比。我被圣灵充满,被圣灵更新,以致其他事都无关紧要了。我不在乎这时是否有原子弹命中匹兹堡,或把全世界都炸了。那时我的感受就像圣经上所说的:“出人意外的平安”(腓四7 )。 吉姆曾经告诉过我,在库尔曼的聚会中有神迹奇事。但我没想到在接下来的三小时会亲眼目睹这些事发生,耳聋的人突然听得见了;有位妇人从轮椅上站了起来;肿瘤、关节炎、头痛及其他病症得医治的见证,比比皆是。就连那些严厉批评她的人,也不得不承认在聚会中有真正的医治发生。 聚会的时间很长,但却像转瞬之间一样。我一生中从未这么感动及被圣灵触摸过。 . . . → Read More: 早安,圣灵 (辛班尼) 第一章

God Of All My Days – Casting Crowns – with Lyrics

How Great Is Our God/How Great Thou Art (Live)- Chris Tomlin

Hillsong-Emmanuel (with LYRICS)

prepare the war

From News 444 Daughter speak to the women of Babylon (USA). Your men will be busy fighting in a war. . What will you be doing . ? Have you prepared your household as I have instructed you to do?. The enemy wants you and your children.You have value being alive. Have you made . . . → Read More: prepare the war

紧急信息!!逃离兽的印记,和非人类实体

摘自天国近了,当悔改信福音 Julie Whedbee repentbeholy2019年5月22日美国, DNA, 逼迫与殉道, 先知预言异梦异象启示等, 兽印, 基因增强, 教会, 混合怪物, 主耶稣基督再来 文章导航 先前 2019年5月16日晚上,我大女儿和我都得到了预言性的异梦。它们呈现了即将要来的事情,就是在敌基督和兽系统的印记的时间里,许多人都要面对的事情。 在我的梦里,我经历了一种将发生在那些必须逃离兽系统之人身上的情况。我在另一个人的身体里,目睹并亲身经历了,被那时的当权者追杀的恐怖。我和我的家人在逃命。我们正尽我们最大的努力在夜晚旅行,为了避免被抓住,从一个偏远的地点到另一个地点。无论我们旅行到那里,我们总是被追踪,跟踪,被攻击性地追逐。我们所做的一切都在监控之下。 这个时候的人口,已经因着审判而被大大地减少,初熟果子余民已经被转化了。那些依然在公众面前露面的人,就是那些已经接受了兽的印记并被“改变了”的人。作为一名信徒,我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如果你们接受了这个印记,这个系统所呈现的诱惑就是你们可以长生不老——你们永远不会生病,永远不会变老,永远不会死亡。 但是,我知道这是一个谎言,它的目的只是让尽可能多的人,在不真正理解它的含义的情况下接受兽的印记。 许多,许多的人自愿地接受印记,被永远地改变了,因为它重组了他们的DNA,然后他们就不再是完全的人类了,这意味着,他们不能再通过父(主耶稣基督与父原为一)在十字架上的血祭而被救赎了。他们已经变成了撒旦国度的一部分,变得比人类更像机器人,更容易控制,几乎没有情感,因为他们不再为他们自己考虑了,他们只是做他们被告知要去做的事情。 对我来说,恐怖是显而易见的,因为我像一个动物那样地被追杀。我记得感觉到了极大的恐惧,因为似乎没有办法,从系统的技术监控中逃脱。 当那些被派来抓我的人,最终追上我和我的家人时,我知道这意味着他们会强行给我打上‘印记’,否则我会死在拒绝之中。然后我就从梦中醒来了。 我女儿的梦,发现她和我们的家人们在一个家里,也在躲避这个系统。我们的家人被安全地保护和供应着。因为第一次转化已经发生,我们在那里帮助其他寻求庇护的人。 我们在一个家里,在那里,我们已经被指示要呆在室内,不允许任何人进来,除非他们是被父亲所差派来的。我们被赐予了分辨力,知道谁是父差来的,谁不是来自于父的。许多人不顾一切,大声呼喊,乞求我们允许他们进来。 但是,我们被告知,由于外面恶魔活动的增加,以及印记的实施,许多人已经被“改变”了,不再是他的百姓了,即使他们把自己装扮成朋友、家人、亲人,甚至是非常年幼的孩子们。 我的女儿告诉我,最困难的部分是不能允许某些孩子们进来,因为他们哭泣,害怕,显然处于困境之中。 但是,我们的灵知道,他们不是完全的人类。他们是那些已经被撒旦的种子所败坏,已经接受了兽的印记的父母们的后代,他们不是来自于父的。 她告诉我,我们的家人被完全地保护着,我们被告知要严格遵守我们的指示,不允许任何人,除了来自于父的人进入他的避难所。 她的梦结束了。 我现在所呈现的一切,请把这带给父和圣灵,为分辨祷告。我们向你们所呈现的这些事情,你们可以在上帝的话语里找到。所有即将发生的事情,都已经被预先告知了,它将正如预言的那样发生。 无论何时,我从Yahushua(耶稣)那里得到一个梦或异象,我总是问他是否愿意对此说话,分享任何的启示。接下来的就是他对所有他的孩子们的话语。 Yahushua(耶稣)说: REPORT THIS AD 女儿,告诉他们,这是出于我对我的孩子们伟大的爱,我才赐给你们这些异象,和梦,以及以前如此之多,发自我内心的话语和警告。 我希望没有人灭亡,但可悲的是,许多,许多的人会灭亡。这已经被显示,以及许多已经被预言的其它事情,都将发生。 我的话语不会徒然地返回到我这里。我警告,我揭示将要来临的是什么,甚至现在就已经在这里的事情,以便更多的人会屈膝,破碎,谦卑地到我这里来,为他们的罪,他们刚硬的心,他们的不顺从,而来寻求饶恕。 我会被所有那些寻求我的人找到,我会保守那些人免于现在就临到地球上的试炼,如果他们会只寻求我的面,和我给他们生命的旨意的话。 没有人会站在他/她自己的力量里,因为在这里的黑暗,远比这个地球曾经经历过的更大。你们不是敌人和牠的地狱军团的对手,没有我,你们就会被压垮。 一旦我剥夺了你们所有的物质享受;一旦我移除了所有你们寄予希望的根基;一旦我毁灭了所有你们的偶像们,把荒凉留给你们,那时,为了要生存下来,你们会转向谁呢? 那些现在没有完全与我同行的人,将会在我带走我初熟的果子之后被留下来,他们会发现他们自己正处于他们生命中最绝望的境地。 你们所能想象的任何事情,都无法与未来的相比,你们所能做的任何事情,都无法改变你们突然发现你们自己所处的境况。 这就是为什么,我已经教导了如此长的时间,唯一的安全避难所就是我,我是磐石,我是堡垒,你们的高塔,你们的防护。没有别的可以,并拯救你们。这是真理,在这些事情发生之后,那时,你们就会知道,已经在这里说过的,和在我的话语中的,都是真理和光,已经赐给了你们去照亮道路。 那些在初熟果子已经被转化之后的人,将被追杀。他们将被史无前例地迫害。那些活过饥荒,瘟疫和战争,被风暴和大火所毁坏之审判的人,将会发现他们自己,为了他们的生命而逃亡。 这些话语不是要引起惧怕,而是要搅动你们去悔改,去彻底地转变,为了使你们知罪,因为你们继续在你们的罪中,走在通向毁灭的宽阔路径上。 那些必须逃离的人,向我降服的人,如果他们真正地拥有一颗改变的心,并且只依赖我作为他们的避难所的话,他们就依然可以被保护和供应。 独有我可以为那些前往我的避难场所的人,和那些协助的人隐形,而不被撒旦已经设计来追踪你们的任何科技方式检测成为可能。我的天使们也会协助你们,因为我的女儿和其他人,现在已经被显示许多年了。 那些隐藏在这些地方的人,在我再次回来,也把他们转化之前,将会有机会在与我的关系中,进一步地成熟和成长。 我的警告再一次地对你们大声呼喊:不要接受兽的印记!! 不要为了买,或卖,或经商,而在你们的身体里,在你们的前额上,或在你们的手上接受任何东西。因为通过这样做,你们的DNA就将被改变,被重组,被编程。你们就将不再是完全的人类了,你们将不属于我。 许多,许多在那个时候声称我的名,并拒绝印记的人,将殉道,但是,这是给那些为了我的名的缘故而受苦之人的,一个极大的荣誉。 一旦接受了兽印,那些有印记的人将被敌人使用,去引诱那些还没有接受印记的人,进入圈套来欺骗他们。 REPORT THIS AD 这些已经被改变了的,被编程的个体,不再是我的了,为了捕获你们,他们会以你们所认识,和所爱的人的形式出现。 在它们发生之前,你们知道这些事情是必要的,这样你们就会被告知,并非常的小心谨慎。 如此多的人会因为缺乏知识而灭亡。不要成为他们的其中之一!比你们所意识到的更多的人,甚至就是现在,他们正行走在你们当中,却不是完全的人类。他们是没有魂的生命,可以采用形态,或任何熟悉的形式来欺骗你们。 只有那些与我亲密同行的人被赐予了分辨的恩赐,来区分这些改变了的生命和我的创造物。 正如我在过去,已经通过我的女儿所说过的,曾经知道的混合怪物和后代,也正被释放出来,再次作为敌人对我的百姓的大战的一部分。牠已经竭尽全力集结一支军队,在这最后的日子里,与我和我的百姓作战。 . . . → Read More: 紧急信息!!逃离兽的印记,和非人类实体

超自然大能與使徒性教會特會 – 信心是超自然的起點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 2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