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I have chosen the way of faithfulness; I have set my heart on your laws.” — Psalm 119:30 Listen to chapter Copyright © 1973, 1978, 1984, 2011 by Biblica.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18年四月
« 3月   5月 »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Software Engineer Vs. Software program Developer

Software developers (or pc programmers) will be the brains behind the look, installation, testing and protection of software systems. Instead of carrying out arts and crafts where persons put popsicle sticks collectively in a part with some lame actions director, we started selecting college-level professors and undertaking real programming. Developers usually work carefully with . . . → Read More: Software Engineer Vs. Software program Developer

Before You Carry out Anything To Your Matted Head of hair!!!!

An initial coin giving (ICO) is certainly a controversial method of crowdfunding centered around cryptocurrency , 1 2 which is often a way to obtain capital for startup companies 3 Within an ICO, a level of the crowdfunded cryptocurrency comes to shareholders in the kind of “tokens”, in trade for legal tender or various . . . → Read More: Before You Carry out Anything To Your Matted Head of hair!!!!

《反犹主义的根源》

叶光明《反犹主义的根源》  

  罗马天主教历史学家费兰尼(Michael Flannery)在他撰写《犹太人的痛苦》(The Anguish of the Jews)一书中,对过往2,300年来持续不断的反犹主义作出了一个既简略又真实的总结。他说:”反犹主义是人类历史上最长和最深远的仇恨。其它仇恨的严重程度或许在某一历史时刻超越了它,但这些仇恨到头来已不复存在,或正逐渐掉进历史的废物箱。有甚么仇恨能持续23个世纪?为什么经过六百万人的种族灭绝行动后,这种仇恨竟然仍然存在,并且拥有继续发展下去的潜质?这种历史现象实在令人大惑不解。这种绵延不断的仇恨和压迫是怎样来的?有谁应当为此负上责任?”   作者费兰尼提出了他自己对反犹主义的理解。他的结语很有启发性,但按我个人的意见,他并没有提供足够的解释。多年来,我曾听过不少对反犹主义不同的理解,分别从神学、哲学、社会学和经济学角度加以分析,但没有一个能抓到问题的关键。   1946年(以色列复国前两年),我和我的第一位希伯来文老师石嘉(Zion Segal)讨论这个问题。他是新成立的希伯来大学的秘书。石嘉相信反犹主义的问题基本上是社会学方面的,犹太人是拥有独特文化的少数民族,与寄居的外邦国家的文化并不协调;他认为一旦犹太人拥有自己的国家,反犹主义的问题当可迎刃而解。   对他的意见,我作出这样的响应:「倘若可以从社会学角度解释反犹主义的根源,那么,从以色列复国到彻底解决反犹主义这问题,肯定还有漫漫长路。我的想法是:反犹主义的根源是属灵的,倘若这看法正确,犹太人复国并不会解决问题,反而提供了一个聚焦点,使问题更为严重。」   我说这番话到现在已差不多50年了,很遗憾,历史证实我的看法是对的。以色列复国,只是提供了一个「政治上正确」的字眼──「反锡安主义」取代了昔日的「反犹主义」。犹太人复国后,倘若有任何改变,那便是对神选民的仇恨更加增强。   虽然我正确地指出反犹主义的根源原是属灵的,但一直以来,我并不觉得自己已找到问题的所在。最近我不经意地从圣经中得着两次连续的亮光,令我相信可以追溯反犹主义的根源。有一次当我在耶路撒冷教会讲道时,我没预期听见自己说出这句话:「反犹主义可以以一个字总结──弥赛亚!」那一刻,我才明白到从一开始,反犹主义的源头就是撒但,牠知道弥赛亚将要战胜牠,而弥赛亚是借着神的选民而来的。从以色列成为国族开始,撒但一直不停地努力做两件事:引诱他们拜偶像;这计谋若失败,便全然毁灭这国这民。   历史上记录了撒但几次企图毁灭以色列国。在埃及,法老下令杀害他们全部男婴。如果这命令真的彻底执行,这民族便会被歼灭。后来,波斯帝国的哈曼差点儿执行法令,歼灭帝国内所有犹太人,即当时世界上所有犹太人。主前第二世纪,叙利亚的独裁者安提亚古.以法彼尼斯(Antioch Epiphanes)企图逼使犹太人放弃独特的文化信仰,融入希腊帝国的拜偶像文化。后因马加比人勇敢顽抗,他的图谋终不能得逞。一个半世纪后,耶稣终于在犹大地出生,成为神所预备的弥赛亚。   借着在十字架上成为祭牲,耶稣成就了祂降生的目的:作为以色列和万国的代表,祂为我们满足了神公义的要求,除去撒但对我们一切的控诉。借着十字架,祂使撒但遭受完全、永恒、不可改变的挫败。不过,这挫败的全面体现还要待耶稣再来时才实现。撒但比许多神的仆人更留意圣经的预言;耶稣再来前,撒但知道牠仍然可以自由地继续牠的罪恶活动,作「这世界的神」。(林后4:4)   有一件事比任何事情令撒但更恐惧万分,牠会在自己能力范围内,用尽各种方法去敌挡这件事:耶稣将会带着权柄和能力,满有荣耀地再来,在地上建立祂的国度,从地上驱逐撒但。   主耶稣在有关耶路撒冷的预言中,指出祂再来之前有两件事必然发生。在马太福音24:14,祂说:「这天国的福音要传遍天下,对万民作见证,然后末期才来到。」在祂将完结地上的职事时,耶稣给祂门徒明确的命令:「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万民听。」(可16:15) 「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太28:19)耶稣从来没有撤销这命令,直到今日这命令仍然有效。祂不会再来,直到祂的门徒完成这使命。因此,撒但在牠能力范围内,会竭尽办法阻挠教会完成主的使命。教会拖延愈久,撒但保留牠的领域也愈久。   耶稣将传递天国福音的使命交付门徒之前,对耶路撒冷的犹太人说:「看哪,你们的家(圣殿)成为荒场留给你们。我告诉你们:从今以后,你们不得再见我,直等到你们说:『奉主名来的,是应当称颂的!』」(太23:38-39)撒迦利亚书12:10预言主必预备祂子民的心,迎见他们的弥赛亚:「我必将那施恩叫人恳求的灵,浇灌大卫家和耶路撒冷的居民。他们必仰望我,就是他们所扎的;必为我悲哀,如丧独生子,又为我愁苦,如丧长子。」这里主自己以第一身来说话,祂说:「就是他们所扎的。」   圣灵将以超自然的方式开启犹太人的心,使他们看出耶稣就是弥赛亚;犹太人会因曾拒绝主并钉祂在十架上痛悔万分。请留意:这预言是关乎「大卫家和耶路撒冷的居民」。这件事发生之先,犹太人必先归回应许之地和耶路撒冷。否则,撒但被彻底打败的时候还未来到。   耶稣再来前必先成就的另一件事,就是犹太人在应许地和耶路撒冷,心田预备好承认耶稣就是弥赛亚。耶稣第一次藉犹太人而来是历史的事实,祂再来的时候,也会先临到犹太人中间。   这次圣灵的开启,使我对因以色列所引发的世界性动荡和骚乱有全然崭新的理解。为什么处于地中海东岸、人口只得五百万、面积仅仅相等于威尔斯或新罕布什尔州的以色列国,却成为世界传媒、联合国和各国政府的聚焦点?   我对约珥书3:1-2也有了崭新的理解:在末后的日子,神会按列国如何对待回归应许地的以色列的态度来审判他们。「到那日,我使犹太和耶路撒冷被掳之人归回的时候,我要聚集万民,带他们下到约沙法谷,在那里施行审判;因为他们将我的百姓,就是我的产业以色列,分散在列国中,又分取我的地土。」   这些启示的含意既深远又使人颤栗不已。我们对耶稣再来的态度究竟如何?我们是否关心将福音传遍整个世界?我们对犹太人在应许地上重建家园是否关注?倘若我们对福音遍传世界漠不关心,表明我们对耶稣再来同样漠不关心。   不少基督徒会把要将福音遍传世界的迫切性挂在嘴边,却对以色列的回归和复兴不闻不问,心灵里也没有任何洞见。这两件事都是圣经预言的主题,也是主耶稣自己宣讲的话语。   以色列回归和复兴这件事,超越神学的探讨或理性上的理解。这是属灵的事。反对以色列回归复兴的灵,就是反对耶稣再来的灵。虽然它可能穿戴上不同的面具伪装,它始终是撒但自己的灵。   面对这些清清楚楚的圣经课题,我们要问自己一个决定性的问题:我是否真诚地委身于以合法方式支持福音遍传这使命,支持以色列在自己国土上重建家园?我们的答案,会将我们内心对主耶稣再来的态度显露出来。     叶光明牧师   一九一五年叶光明(Derek . . . → Read More: 《反犹主义的根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