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Therefore, get rid of all moral filth and the evil that is so prevalent and humbly accept the word planted in you, which can save you.” — James 1:21 Listen to chapter Copyright © 1973, 1978, 1984, 2011 by Biblica.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19年六月
« 5月   7月 »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跟耶稣建立关系

好讲章 聚会讲章 特殊讲章 分类讲章 圣经讲章 节日讲章 专题讲章 跟耶稣建立关系 经文:约3:16-18,诗16:2,雅4:8,来12:28

日期:2016-10-27作者:刘治国热度: 433 ℃推荐: 3

首页 > 聚会讲章 > 主日讲章 基督教讲章网欢迎您转载分享:http://www.jiangzhangwang.com/zhuri/10030.html   经文:约3:16-18,诗16:2,雅4:8,来12:28 人生活在这世界上,因着生活、学习和工作,会产生各种各种各样的关系。比如夫妻关系、父母与子女的关系、师生关系、同事关系、朋友关系等等。这些关系重要吗?很重要。有一位企业老总在分享他企业成功的秘诀时说了这样一句话:“有关系就没有关系,没有关系就有关系。总而言之,全靠关系!”因此,今天许多人在这世上动足脑筋,想尽办法,为了与那些有地位有权势的人拉关系、套交情,企图让自己在处世办事上游刃有余,如鱼得水。但圣经中提到了另外一种“关系”,就是人与神的关系。圣经特别说这位创造天地万物的主是“与我们有关系的主”。因此,我们应当跟这位与我们有关系的主建立美好的关系。 一、为什么要跟耶稣建立关系 路加福音16章19至26节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有一个财主,穿着紫色袍和细麻布衣服,天天奢华宴乐。又有一个讨饭的,名叫拉撒路,浑身生疮,被人放在财主门口,要得财主桌子上掉下来的零碎充饥,并且狗来舔他的疮。后来那讨饭的死了,被天使带去放在亚伯拉罕的怀里。财主也死里,并且埋葬了。他在阴间受痛苦,举目远远地望见亚伯拉罕,又望见拉撒路在他怀里,就喊着说:“我祖亚伯拉罕哪,可怜我吧!打发拉撒路来,用指头尖蘸点水,凉凉我的舌头,因为我在这火焰里,极其痛苦。”亚伯拉罕说:“儿啊,你该回想你生前享过福,拉撒路也受过苦,如今他在这里得安慰,你到受痛苦。不但这样,并且在你我之间,有深渊限定,以致人要从这边到你们那边是不能的,要从那边到我们这边也是不能的。”(路16:19-26) 为什么拉撒路生前贫病交加,死后却享福呢?难道是对他生前的补偿。为什么财主生前天天奢华宴乐,死后却在阴间受痛苦呢?难道是对他生前的惩罚。都不是,那是因为什么呢?乃是因为他们生前对神的态度和跟神的关系。财主,我们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可以肯定他是一个不认识神,没有跟神建立关系的人。拉撒路,这个名字的意思是神是我的帮助,显然他是一个认识神、跟神建立关系的人。可见,跟神建立关系是非常地重要,因为今生你对神的态度和跟神的关系,决定了来生的福分。约翰一书3章23节说,神的命令就是叫我们信他儿子耶稣基督的名,且照他所赐给我们的命令彼此相爱。 因此,跟耶稣建立关系是神给人的命令。耶稣,是神的儿子,是神给人预备的救主。耶稣曾宣告说,“人子来,为要寻找拯救失丧的人。”(路19:10)使徒保罗也为他作见证说:“基督耶稣降世,为要拯救罪人,这话是可信的,是十分可佩服的。”我们之所以需要主耶稣的拯救,因为你我都是罪人。圣经说:“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罗3:23)又说:“罪的工价就是死。”(罗6:23) 希伯来书的作者说得更加严厉:“按着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后且有审判。”(来9:27)人都活在罪恶、死亡和没有盼望当中,人却没有办法自救,神知道我们悲惨的光景,因着他的怜悯和慈爱,就差遣耶稣基督来拯救世人。耶稣是神为世人预备的救主,且是唯一的救主,使徒彼得曾为他作见证说:“除他以外,别无拯救,因为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徒4:12)耶稣也说过:“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约14:6)因此,我们要跟耶稣建立关系。 二、怎样跟耶稣建立关系 神差遣他的独生爱子耶稣降世为人,并且主耶稣为拯救罪人甘愿被钉在十字架上。他已经为人成就了救恩。那么人怎样才能获得耶稣的救恩呢?必须藉着相信来支取耶稣的救恩。罗马书10:9说得很简单:“你若口里认耶稣为主,心里信神叫他从死里复活,就必得救。因为人心里相信,就可以称义;口里承认,就可以得救。”基督教有一个很重要的真理,就是因信称义。“ 因信称义”就是就是藉着相信耶稣与神建立一种和好合宜的关系。事实上,基督道成肉身,舍身流血,十架代赎,正是为了解决人与神因为罪的缘故所带来的关系破裂问题。我们要跟耶稣建立关系,只有藉着相信他是神的儿子,是我们的救主,为我们的罪死在十字架上。我们一旦跟耶稣建立了关系,那许多属灵的福分就会临到我们。 圣经说:“祂(耶稣)到自己的地方来,自己的人倒不接待他。凡接待他的,就是信他名的人,他就赐他们权柄,作神的儿女。”(约1:11-12)约翰福音3:16说:“上帝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凡得永生。”弟兄姐妹,我们看到这是何等的祝福,我们相信耶稣,我们就可以作神的儿女,我们就可以得到永生。《诗篇》是一些属灵伟人的灵性经验结晶,其中所讲论的都是神人关系的一种自然流露,诗篇中有许多这样的句型:耶和华是我的牧者、耶和华是我的高台、耶和华是我性命的保障、耶和华是我的避难所等等。 请注意:“我的”二个字,它所表达的就是一种关系。如果把“我的”这二个字省略,剩下的则仅仅是一种冰冷的介绍。如“耶和华是我的牧者!”这见证的是一种火热的关系。但若去掉“我的”二字,就剩下“耶和华是牧者!”这充其量只是一种“宗教知识”罢了,与你谈不上有什么关系!正因为“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才有“我必不之缺乏”的恩典!正因为“耶和华是我的(盾牌)”,才有“我不至摇动”的应许!正因为能谦卑地祈祷说“你是我的主”,才能够欣喜地说“我的好处不在你以外!”这让我们看到到“关系”在前,“好处”在后。 与耶稣的关系既然这么重要,请问弟兄姐妹你觉得你跟耶稣的关系如何?当年耶稣在世上时,曾有很多人拥挤耶稣、跟随耶稣,这些人当中有为了吃饼得饱而跟随的,有为了病得医治而跟随的,还有看神迹、看热闹等等。今天来教会的人,是否有将耶稣看成慈善家、医生、财神、月老等呢?若果是这样,那将非常可惜。 马太福音12:46-50有这样几句话:“耶稣还对众人说话的时候,不料他母亲和他弟兄站在外边,要与他说话。有人告诉他说,看哪,你母亲和你兄弟站在外边,要与你说话。他却回答那人说,谁是我的母亲?谁是我的弟兄?就伸手指着门徒说,看哪,我的母亲,我的弟兄。凡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就是我的弟兄、姐妹和母亲了。”有人觉得耶稣说的这句话不尽情理,好像耶稣不认母亲、不认兄弟,其实主耶稣是希望我们跟祂建立一种属灵的关系,而不是一种肉身、血缘、利益上的关系。 主耶稣为了让人能够更清楚知道与祂所建立的关系的重要,祂说:“凡称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进天国,唯独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进去。”马太福音7章里,主耶稣也说到有些人也“奉主的名赶鬼、医病、行异能”,可是,到最后主却明明地告诉他们说:“我从来不认识你们……”这告诉有些人看起来似乎与主有关系,其实与主没关系。因为与主没关系,所以他们后来的关系就大了:(主明确地说)“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太7:23)盼望我们跟主所建立的关系是合祂心意的。 三、怎样持守跟耶稣的关系 人常说:“生命在于运动,关系要靠走动!”可能我们都有这样的体会,本来很要好的朋友,因为好长时间没有走动,感觉关系已经很淡了。我们跟主的关系也是如此。常听有些信徒说,最近我远离主了,最近感觉主离我好远。对基督徒而言,我们不仅要与耶稣建立生命的关系,更要持守与耶稣的关系。怎样持守与增进跟耶稣的关系? 1、要亲近主 雅各书教导我们说:“你们亲近神,神就必亲近你们。”(4:8)这是何等大的一个应许和恩典。今天我们在世上要去亲近那些有权势有地位的人,人家不一定看得上跟我们交往。但是我们亲近神,神就必亲近我们。 神一直在等着我们来亲近他,打个比方,我们亲近神就好像打电话一样,神那边的电话从来不会出现欠费、停机、不在服务区、无法接通等,只要我们一拨打,神马上就接通了。我们可以藉着读经、唱诗、祈祷、默想、作礼拜来亲近神。 诗篇1:2节说:“惟喜爱耶和华的律法,昼夜思想,这人便为有福。”假如我们不亲近神,我们就会亲近世界,我们越亲近世界,我们就会越远离神。在亲近主的事情上,亚伯拉罕堪称我们的榜样。创世记当中记载,亚伯拉罕每到一个地方,他首先要做的一件事就是,筑坛献祭,与神亲近。亚伯拉罕把与神的关系放在他人生的首位,他是爱神、敬畏神,常常与神灵交的人。 他跟神的关系近,神跟他的关系也近,有圣经的话语为证,当上帝要毁灭琐多玛的时候,神说我所要做的事,岂可瞒着亚伯拉罕呢?在以色列人的历史里,以色列人称呼上帝为“亚伯拉罕的上帝”,这个称呼可见亚伯拉罕与神的的关系何等亲密,从圣经中也可知道神对亚伯拉罕的赐福也是何等的大。 2、行主眼中看为正的事 有个信徒给他儿子起名叫“耶正”,意思是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正的事,我觉得这个名起得非常好,是对儿子人生的一个期盼。一个人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正的事,这人一定跟主的关系美好,这人一生一定蒙福。因为神不是喜悦恶事的神,诗篇15篇1至2节说,耶和华啊,谁能寄居你的帐幕?谁能住在你的圣山?就是行为正直,作事公义,心里说实话的人。但愿我们都能行主眼中看为正的事。 3、要侍奉主 耶稣来到人间是带着使命的,他来为要拯救罪人。主拯救罪人的工作要延续下去,需要那些听见主呼召的人来跟从他。耶稣在世上呼召拣选了12个门徒,主栽培他们,也差遣他们出去为他传福音、作见证。主升天之前给门徒颁布的大使命是: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万民听。(可16:15)我们今天信耶稣的人,都是别人传福音给我们,我们才信的。 弟兄姐妹,我们不仅要作一个信耶稣的基督徒,更要做一个侍奉主的基督徒。使徒保罗这样劝勉我们说:“所以,弟兄们,我以神的慈悲劝你们,将身体献上,当作活祭,是圣洁的,是神所喜悦的,你们如此侍奉,乃是理所当然的。”(罗12:1)希伯来说的作者也劝勉我们说:“所以,我们既得了不能震动的国,就当感恩,照神所喜悦的,用虔诚、敬畏的心侍奉神。”(来12:28) . . . → Read More: 跟耶稣建立关系

圣灵 (辛班尼) 第三章 传统!传统!

Posted by 白帆 on 十一月 18th, 2018 我走进自己的卧室,像被磁铁吸住似的,走到那本黑色的大圣经面前,那是我家唯一的一本圣经,我父母他们自己也没有。我不知道这本圣经是从哪里来的,只知道从我有记忆以来,它就是属於我的。 自从我们搬到加拿大,那本圣经就一直没有打开过,但现在我却祷告说“主啊,你一定要让我明白今天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我打开圣经,开始吸取其中的内容,就像饥肠辘辘的人刚得到别人给他的面包一样。圣灵成了我的圣经教师,虽然当时我并不知道。参加祷告会的那些孩子并没有教导我:‘唔,你看,这就是圣经所说的,’他们什么也没有告诉我。事实上,他们压根儿不清楚过去的二十四小时内,我发生了什么事。当然,我也没有对父母透露半句。 我从福音书开始读起。我发现自己竟大声的说:“耶稣,求你进入我心,主耶稣求你进入我心。” 我在经文中一再看到主救赎人的计划。那一刻,我就像从未读过圣经的人一样感到惊奇。圣经的话句句充满了能力,那些话像喷泉般涌流出来,供我免费畅饮。最後,在凌晨三、四点时,我带著一种从未经历过的宁静和平安入睡。 归属感 次日,我到学校去找那群我从前认为是 ‘疯子’的人,对他们说:“嗨!我希望你们能带我去教会。”他们说每周他们都会去参加团契,再过几天就可以带我去。 那一周的星期四,我来到了他们所谓的 ‘地下墓窖 ’。人们就像那天早上在晨祷会一样,高举双手敬拜主。这一次,我也和他们一起高举双手敬拜了。  他们一再地唱:“耶和华以勒,祂的恩典能够供应我一切需要。”打从我第一次听到这首诗歌,就非常喜欢,而当我知道那是牧师的太太茉拉.瓦特生(Merla wat son) 所写的时候,我就更喜欢它了。默夫.瓦特生(MerV)牧师正是这群羊的牧人。 ‘地下墓窑’并不是一所传统的教会,他们是每周四晚上在圣保罗大教堂聚会的一群火热的基督徒。圣保罗大教堂是位在多伦多市中心的一所圣公会教会。  那时正是‘耶稣运动’(Jesus Movemeflt)盛行的日子,当时嬉皮得救的速度远比他们把披肩长发剪掉还快。仔细想一想,我也好久没去理发店走一遭了。 我放眼看去,到处都挤满了和我年纪相仿的孩子。你真该看看他们,他们手舞足蹈,在主面前高兴的欢呼。我简直不相信世界上有这种地方存在。不知怎么的,打从那天晚上起,我就有了归属感。 上前去吧! 在聚会结束时,默夫牧师说:“凡是想公开承认自己罪的人都上前来。我们要在你邀请主进入你心中时,和你一起祷告。” 我开始发抖颤动起来,但我心想:我不必上前去,因为我已经得救了。主在星期一早上七点五十五分已掌管了我的一生,而今天才星期四而已。你猜对了。我在几秒之内很快到了走道。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样做。但我内心似乎有个声音告诉我:‘上前去吧!’ 就在那一刻,在一个圣公会教会的露恩聚会中,从希腊东正教家庭出来的一个小天主教徒,公开承认接受主耶稣了。我说:“耶稣,求你成为我生命中的主。”    圣地也比不上这个地方好。有主在的地方,比主曾经去过的地方好太多了。 当天晚上我回到家时,我满有主的同在,决定把发生的事告诉母亲(我还不敢告诉父亲)。 “ 妈,我一定要跟你说一件事,”我小声的说:“我得救了!” 我妈马上抬起脸来,瞄我一眼,简短有力的问:“从什么事情中得救?” 我说:“相信我,你会了解的。” 星期五一整天,无论我在学校、在摊子工作,不管我去哪里,眼前都浮现一幅画面:我看到自己在讲道,那真是不可思议!但我却一直看到那画面,我看到成群的人,而我穿西装,头发乾净整齐,大声的在讲道。 那天我去找鲍伯,他曾把经文张贴在冰淇淋摊子的墙上。我跟他分享了一点点那个星期所发生的事,还告诉他我看到自己在传道的一幕。我说:“鲍伯,我整天都这样,一直看到我在大型的露天场所、体育场、教会、音乐厅讲道的画面。”我结结巴巴地说:“我放眼一看全是人,我是不是疯了?你想那是什么意思呢?”他回答:“神很可能要预备你做一番大事,那太棒了!” 逐出家门 但是我在家里就得不到这样的鼓励。我真的没法把神所做的告诉他们.情况很糟糕。 羞辱 我家人开始不断的抨击我、嘲讽我。那种情形真可怕。虽然我早料到父亲会如此,但没想到母亲也会如此。从小母亲就很爱我,姊姊和弟弟妹妹们也是。但现在他们却以我为耻,好像我是不受欢迎的不速之客一样。 在 ‘屋上的提琴手’(Fiddler the Roof) 这部电影中,有首歌的歌词唱道:“传统!传统!”对东方人来说,打破传统是一件不可饶恕的事。我想西方人很难了解它的严重性。违背传统的人给他的家族带来羞辱,而那是不可原谅的。 我的家人对我说:“班尼,你毁了我们家的名声!”他们求我不要坏了他们的名誉。我父亲曾经做过官,他也提醒我要注意这一点。全家的 ‘声誉 ’都岌岌可危了。 请了解我为什么会这么说,因为希腊东正教徒以及从东方其他 ‘高教派 ’宗教体系出身的人,可能是最难接受这么‘个人化’基督教的一群人。当我成为重生得救的基督徒时,这对他们简直是奇耻大辱。原因何在?因为他们自认才是 正统的基督徒。有历史文献可以证明他们做基督徒比任何人来得更早。 问题就是出在这里,而且我也一直在这背景下成长。他们信仰的长处是在仪典及教条方面,在神的恩膏方面却很缺乏。他们忽略了神的能力,结果,他们无法明白何谓听神的声音或被圣灵引领。 若我希望能继续在家里待下去,就必须关上门才能和耶稣交谈。然而,什么也无法消灭我初信的火热。我就像永不熄灭的炭火一样。 每天清早,我的大本圣经是打开的。圣灵继续启示祂的话语。但那还不够,在每个我能跷家的晚上,我都去教会参加聚会、青年团契及祷告会,星期四晚上我则回到墓窖教会。 我永远忘不了我在家中提到‘耶稣’的那一天,我父亲走上前来赏了我一个耳光。我觉得很痛,但这不像是跪在耶路撒冷磐石上的那种疼痛,而是另一种痛。我心中为家人感到难过。我很爱他们,而且为他们的得救感到烦恼。 事实上,这是我的错,因为我父亲早已警告我:“要是你敢再提耶稣一次,你会後悔!”当他恐吓要把我逐出家门时,他的咆哮声中充满了愤怒。我开始把耶稣介绍给我妹妹玛莉,但不知怎地被我父亲知道了,他的怒火再次高涨。他禁止我再跟妹妹提属灵的事。 看精神科医生 连我的弟弟都逼迫我,他们对我冷嘲热讽,冠上各种不雅的绰号,这种情形持续了好长一段时间。我常在房间里祷告说:“主啊,这种情形会结束吗?他们将来会不会认识你呢?” 我走到一个地步,无法再和家人沟通,以致根本用不著去查‘放逐’的定义了。 他们甚至把外婆从以色列请过来,为的是告诉我:我疯了。外婆说:‘你让我们家族很难堪!你难道不了解你让大家丢脸吗?’我父亲帮我约了一个精神科医生,显然他认为我神智有问题。结果医生的结论是什么呢?他说:“贵子弟可能是遭受到什么刺激,我想过一阵子就会好起来。” 於是,父亲使出下一招。为我找一份工作,好让我忙得无暇去想‘耶稣’这码子事。他去找一个朋友,拜托他说:“希望你给小犬班尼一份差事。” 父亲开车带我去那个人的家,当我进去时,他在车子里等我。那个人是我所见过最粗鲁、难缠、坏心眼的人。我是不会为这种人工作的。我回到车子里对父亲说:“爸,我永远不要他当我的老板。”其实我也挺为我父亲难过的,他真是无计可施了。他说:“班尼,我到底要拿你怎么办?告诉我?只要你肯离开你的耶稣,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我说:“爸,你可以叫我做任何事,但若要我放弃我所发现的宝贝,我会死。” 那是很难看的场面,父亲的脸色由慈父一变成为嘲讽我的陌生人。他能回报我的是一顿咒骂和怨恨。在接下来的一年,甚至几乎快要有两年的时间,我和父亲几乎没有讲话。在餐桌上他也不看我一眼,我完全被弃绝了。最後,情况恶化到连我坐下来和家人一起看晚间新闻,都觉得如坐针毡。 於是,我只好待在自己的房间里。现在回想起来,我才明白主的美意。我花了上百个,甚至上千个小时与他单独在一起。我的圣经一直是打开的,我祷告、查经、敬拜。我以天上的吗哪为粮,不知不觉中为将来的年日而预备自己。 我必须顺服主! 上教会成了一个大问题。我很想去,但我父亲说:“绝对不准!”场面屡见不鲜。事实上,那可说是我们之间惟一的对话,就是为了去教会一事争论。 东方人都知道违逆父母是不孝的。那时我快满二十一岁了,我记得有一天晚上,我鼓足勇气对父亲说:“什么都可以听你的,除了去教会这件事以外,因为我必须顺服主。” 他很惊讶,就像被人开了一枪似的。此後他似乎比以前更容易发怒了。 基於敬重,我尽可能地听从他。我会先问他:“今晚我可以去教会吗?”他说不行。然後我就进房间祷告说:“主啊,求你改变他的心意。” 然後我走下楼再问一次:“我能去吗?” 他咆哮说:“不行!”於是我又上楼去了。 慢慢的,他开始妥协了。他知道这场仗他是注定要输的。後来,墓窖教会租了另一栋建筑物举行主日的聚会,我也躬逢其盛到场了。周二和周五有查经班,周六晚上有青年团契,这些聚会成了我生活的全部。 在我归信後的两年间,我的属灵成长有如火箭升空一般。到一九七三年年底,默夫牧师夫妇邀我和他们一起在台上带领敬拜及唱诗,但我仍不敢对公众开口说话。 吉姆.波尹特,这位圣灵充满的自由派循理会牧师,就是在那聚会中看到我。有一天,他专程到我工作的摊子来谈关於主的事。就是那时候,他邀我和他一起去参加库尔曼在匹兹堡举办的特会。 我与圣灵在那次聚会後的接触,令我感到敬畏。我花了好几天才慢慢了解神向我彰显的那些事。就在这时候,我也换了工作,在多伦多天主教校委会负责档案管理的工作。我相信那里的人有时一定会觉得我很奇怪,因为当我一想到神在我身上的作为时,会迳自微笑了起来。 每天一下班,我就直接回家,立刻冲上楼和祂说话:“哦,圣灵,我好高兴回到这里,单独和你在一起!” 是的,祂一直与我同在,但我的卧室对我而言成了一个很神圣、特别的地方。有时候常我没上班时,我会整天待在房间里,为的只是和祂相交。我在做什么呢?就是和圣灵团契、和圣灵相交。如果我不上班或不在卧室内,我就会想办法去教会。但我并未把在我身上发生的事告诉任何人。 每天早上当我离家时,圣灵也和我一起离开。我真的感觉到有人在我旁边。甚至在公车上,我也有股冲动想跟祂交谈,只是我不希望被别人当成疯子,所以才没那么做。即使在工作时,我有时还是会轻声地跟祂说一些事。午餐时间,祂是我同伴。日复一日,我一回到家,就会兴高采烈的冲上楼,锁上房门,说:“现在我们单独在一起了!” 我的属灵之旅就这样持续著。 在车上的恩膏 有好多次,我并未察觉他的同在。我知道圣灵与我同在,但因为太习以为常了,以致根本感觉不到祂同在的那种震撼力。但别人却感受到了。许多时候,当我的朋友来找我时,因为感受到圣灵的同在,竟会开始哭泣起来。 有一次吉姆.波尹特打电话来说:“我想带你去循理会教会,我要在那里献诗,如果你喜欢的话,也可以和我一起献诗。” 我并没有很好的歌喉,但偶而也会去帮忙。 那天下午我又沉浸在圣灵的恩膏中。当我听到吉姆车子的喇叭声时,我就下楼,上了他的车,我感受到主的同在也和我一起下来。我一跳进前座,关上车门,吉姆就哭泣了起来。他开始唱 ‘哈利路亚 ’那首赞美短歌,并转向我说:“班尼,我感受到圣灵就在车内。” 我说:“当然祂在车内,不然祂要在哪里?”因为对我而言,这是很平常的。但吉姆却无法开车,他继续在主面前哭泣。 . . . → Read More: 圣灵 (辛班尼) 第三章 传统!传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