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I love the LORD, for he heard my voice; he heard my cry for mercy. Because he turned his ear to me, I will call on him as long as I live.” — Psalm 116:1-2 Listen to chapter Copyright © 1973, 1978, 1984, 2011 by Biblica.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19年六月
« 5月   7月 »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统治1000年以后,上帝为什么要释放撒但?

问题:统治1000年以后,上帝为什么要释放撒但?

回答:

 启示录20:7-10,”那一千年完了,撒但必从监牢里被释放,出来要迷惑地上四方的列国,就是歌革和玛各,叫他们聚集争战。他们的人数多如海沙。他们上来遍满了全地,围住圣徒的营与蒙爱的城,就有火从天降下,烧灭了他们。那迷惑他们的魔鬼被扔在硫磺的火湖里,就是兽和假先知所在的地方。他们必昼夜受痛苦,直到永永远远。”在这段经文中,圣经预言了由魔鬼所煽动的最后的叛乱以及叛乱的决定性胜利。 千禧年开始之时,只有信徒将会活着(启示录19:17-21)——那些经过苦难的人以及那些在主第二次降临之时与主同来的人。这将是历史上空前的一段和平时期(以赛亚书2:4,约珥书3:10;弥迦书4:3)。耶稣会坐在大卫的宝座上,统治他所有的创造。耶稣将确保每个人的每种需要得到满足,而且他不会容忍当今社会如此普遍的罪恶(诗篇2:7-12;启示录2:26-29;19:11-16)。我们只能想象”人间天堂”这样的时光。 经过苦难的信徒很可能终有一死,而且在千禧国重新居住在地上。没有罪恶的破坏带来损失,我们可以想象千禧年间人口将有巨大的增长。那些出生于千禧年间的人将享受基督统治地球的好处与祝福。然而,他们仍然是罪恶本质与生俱来,而且必须自由悔改并相信福音,个人选择基督为救主。 在千禧年的最后,撒但将脱离无底洞。在最后的叛乱中,他将开始迷惑广大群众跟随他。看起来似乎,苦难变成历史越是久远,人类就越认为他们的和平生活理所当然;有些人甚至深深怀疑上帝的良善。尽管据说与撒但一起叛乱的人”就像海边的沙”(启示录20:8),相比不叛乱的人,他们可能仍然是少数。 既然上帝知道撒但会在世界上(再一次)引起麻烦,他为什么释放他呢?圣经并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然而,其中一个原因可能是要给人类最后的试验。诱惑者将会被关1000年,而且地上的大多数凡人永远不会经历来自属灵领域的外部诱惑。上帝创造人类具有自由意志,而且他允许那种意志接受试验。未来的”千禧一代”——那些出生在千禧国的人——将仍然需要有意识的选择跟随耶稣基督或者跟随撒但。上帝释放魔鬼将为他们提供一个选择的机会。 上帝释放撒但另一个可能的原因是为了证明所有人类固有的罪恶本质的程度(见耶利米书17:9)。即使在地上经过1000年神圣的乌托邦,人类仍然怀有反叛的潜能。释放撒但的另一个原因可能是再次教导我们是多么容易受骗。就像亚当和夏娃因为欺骗者的几句话就拒绝了他们的伊甸园,亚当和夏娃的众多后代也会如此。我们是血肉之躯,我们容易受骗。 从无底坑释放撒但,上帝可能想要揭示他自己的本性。1000年来,他的恩典与良善不断显现,但是在末世的时候,他将不再容忍叛乱。他的公义将会降临,而且他不会再给那些选择叛乱的人提供”第二次机会”。 千禧年结束之时,上帝释放撒但还将表明,撒但一直且永远都是人类的敌人。因为上帝已经将他的爱集中在我们身上,撒但对我们特别仇恨。自从撒但堕落(以赛亚书14;以西结书28),他就一直是信徒的对手,而且他适于被描述为人类的终极骗子(约翰福音8:44)。所有他能给的或承诺人的是死亡和破坏(约翰福音10:10)。在启示录20中也显明撒但是真正被打败的敌人,而且他的最终命运肯定是和跟随他的人一样。撒但是被造物,在神面前无能为力。 为什么1000年结束之时,上帝要释放撒但?我们可能只是轻易问出为什么上帝允许撒但有任何一点自由,甚至到现在。这个答案最终一定会在上帝主权的计划中找到以揭示上帝荣耀的丰盛。上帝的主权甚至延伸到撒但,并且上帝能够使用任何一切——甚至是撒但邪恶的行为——带来他神圣的计划(见提摩太前书1:20和哥林多前书5:5)。

English

【翻译】生死之间(5)天堂的呼召

讲述人:马文.福特(Marvin Ford),美国 翻译:和爱稣(heheaiyesu)

来源:《25个来自最后边界的故事》(25 Stories from The Final Frontier)

有些人会说我是个害羞的人,但这种形容都有些过头了。如果我不得不站在两到三个人面前时,我甚至都无法口吃,因为我不会说一个字。我在俱乐部演奏爵士乐,但始终站在乐团的后面,因为我害怕与人接近。然而,有一天晚上,乐队的人灌醉了我,令他们惊讶的是,也让我惊讶的是,我成了乐队中最逗乐的人。如果我喝醉了,我可以逗笑和与人交谈,我可以做任何事情,甚至可以嘲笑自己讲的笑话!如果没有喝酒,我就是沉默的,“后排”的家伙。 不久以后我就戒了酒,因为我成了一个基督徒,不再想要这样的生活方式了,但我还是那个在歌唱团后排的沉默家伙。在娶了奥利弗之后,她是一个很棒的古典钢琴演奏家,我与音乐的关系更深了,但即使如此,我一直都是“后排”的家伙。六十年代后期,在我们的教会里举办了很多大型会议,许多人告诉奥利弗和我说他们相信我们要参加全世界巡回的传教工作,他们相信我们会去我们从未听说过的国家旅行,去传讲耶稣。虽然那时我不愿讨论这事儿,但我认为他们错了! 1971年12月29日,我还是确信他们错了!那一天我的心脏病发作了。医生告诉我那是急性下壁心肌梗死,我被送到了医院,那天晚上我开始努力祷告!似乎每一个我认识的人都走进医院来为我祷告,但是还是感到好像有一只大象坐在我胸口上。后来我的胸口疼痛变得非常剧烈,那种感觉就像那只大象走了,然后召唤大象群的其它大象来到我胸口上,他们在我胸口上跳来跳去一样。 那时我简直不能再忍受了,我记起耶稣在十字架上做的最后一次祷告是:“父啊,我将我的灵魂交在你手中。”就在那一刻,我的灵魂离开了身体。 我遇到的情况在医学上叫心脏骤停,你的心脏停止了跳动,血液不再流经你的大脑。我的灵一离开身体,就看到了“大君王的城”,可以在诗篇48篇一到二节读到。我并没有经过一条长隧道,从上往下望去,可以看到不可想象的非凡景象。这种不可思议的景象美丽、辉煌、生动、多彩而又壮观,但这些形容并不足以描述这个地方。在《启示录》21章中,给了我们这个大城的尺寸,它超过美国的面积的一半大,长宽差不多都是1500英里,除了12个出口外,都被碧玉造成的墙围起来,城墙的高度和宽度一样。这些入口是12道珍珠做成的大门,每道门是一颗珍珠做成。城墙非常厚,但是在城墙外面却没有一个影子,因为光辉是如此强烈,没有任何东西能留下影子。 在这些城墙的根基上我看到了很多珍贵的和一般的宝石,如红宝石、红玛瑙、绿玉、紫水晶、翡翠,和许多其它宝石。城墙有12根柱子,每根柱子代表一个使徒。这座城有三层,有着成千上万的街道。这儿有精金的街道,为金子所铺砌,这金子是纯净的,同时也是透明的,这是我们所能想象到的最纯、最干净、最明亮的金子,就像透过放大镜看到的丝带一样。就我的目力所及,这里的街道上到处都是无数的大厦。 在《约翰福音》14章,耶稣说他去是为我们准备地方。我想主曾经呼召我担任他的建筑管理人之一,因为那是我在那时的主要职业。当我从上俯视这城中三层的结构时,是想弄清他们使用的是什么样的材料,但我最后意识到这里的街道没有一条是正在建造中的,他们都完工了。耶稣说到的这些大厦,他已经准备好了。 我看到的另外一件事是这里有无数的闪闪发光的,耀眼的光点儿,我认出他们都是死去圣徒的灵,他们都与耶稣同在。我认识他们每个人,有先知、有使徒,还有门徒。他们也都认识我,我们不需要相互介绍。这里的有些人我认识和见过他们本人,我是在地上见到他们的。但我看到的都是他们的灵,就像我一样,这些灵都有耶稣——神的羔羊的样子。 我所看到是神的大家庭,在这里没有教派之分。我能看到神的儿子和女儿们的灵体,神是没有孙子辈的。我加入了他们的合唱,没有人跑调,也没有人跟不上拍子,每个人都在歌颂和崇拜万王之王,万主之主。 经过所有这些美妙景象和彩虹一般的色彩以后,我第一个愿望就是见到天父,这绝对是最重要的事情。 我年幼的时候遇到的家庭问题,让我与继父无法建立起真正亲密的关系,我那时恨他。我曾听到传道人讲到《罗马书》第八章说神是“阿爸父”,这显示了一种亲密的关系,但我无法理解这是什么意思。 当我进入父神的同在时,我只能将此描述为就像进入了最大规模的容器并装满了最强大的清洗剂,这种清洗剂会让每件事都变得纯净而又清晰,就像没有瑕疵的水晶一样。似乎我的灵是被伤疤所覆盖,而且从未被抹去。虽然神已经宽恕了我,我后来也曾请求自己的继父原谅我,仇恨的伤疤却留了下来,直到我进入神的同在。清洗剂似乎融化了所有的伤疤,52年来的第一次,我能说“阿爸父”了。《罗马书》第8章现在是我喜爱的圣经中的一章,神已经完全掌管了我的生命,因为我信任他。 接着我想见到耶稣并因他为我而死,让我能有永生而感谢他。我知道这听起来有些奇怪,就是我们相信耶稣能同时在天上,也能在地上,因为他是无处不在的。耶稣坐在父神的右边,他与父神一样地耀眼,但还是有区别的。我无法描述他的样子和穿的衣服,因为他被光包围着,那光就像天堂上明亮的弧光一样,能照亮两三英里之外,每一道弧光看上去都有极大的能力。 想象一下取来成百上千支或者百万支这样的弧光,把它们聚集成一束,想象一下你试着直视这些弧光以区别这光的灯丝,即使是这样,也不足以描述耶稣的明亮。没有任何事物能与耶稣的耀眼相比,在他面前,我发现自己只能敬仰和敬拜他。 其它让人惊讶的事情是我得到了耶稣全部的,一心一意的关注。记得吗?我是一个害羞胆小的人,是一粒小到可以忽略的尘土,然而我也是耶稣荣耀和爱的焦点。耶稣欢迎我进入他的同在,我问了他一些问题。我最想知道的是这数百万的人都在需要他的注意,然而我似乎还是能拥有他专心的关注。甚至就在我的提问完成之前,耶稣说:“你一定知道有足够的‘我’去到各处。“ 我关心的下一个问题是关于教会成员的,他们的一些人是我最好的朋友。耶稣告诉我说每件事都在他的掌控中,他从未输过一场战斗,甚至小的战斗也从未输过,他是得胜者。 另一个问题是关于他的再来。耶稣告诉我说他再来之前,他将要送来前所未有的,能力与荣耀的光临,那将是有史以来圣灵在世上最大的运行,我知道自己将会成为这次伟大运行的一部分,我必须返回世上,实现那些关于我的预言。 我回头望去,透过那座大城的精金的街道和三层结构,我看到了自己躺在医院的身体,就像什么人打开了那座建筑的屋顶一样,我能看见。我看了医院的外边一眼,发现我的牧师拉尔夫. 威尔克森博士正在急速赶往医院。 那一天神曾经对我的牧师说话,但不是以听得见的声音。他感到某种力量驱使他赶到医院为我祷告,于是他放弃了为那天早晨服侍而进行的准备工作,以极快地速度冲向医院!他冲出汽车,奔向医院,来到重症监护病房叩开了房门。他走到病床边,拉起周围的帘子。躺在床上的尸体(我的)是你曾见过的最怪异的尸体,就像灰烬一样灰,还混杂着绿色与紫色。他并没有按手在我身上,而是双手扣在一起向天仰望。我听到他引用了一句圣经的经文,这句经文说的是“盗贼来要偷窃、杀害、毁坏,耶稣来是要人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约翰福音10:10)接着他又引用了《约翰福音》11章,在那里耶稣告诉马大说复活在他,生命也在他;接着他又引用《罗马书》第8章,那句经文说叫耶稣从死里复活者的灵,若住在我们心里,那叫基督耶稣从死里复活的,也必藉着住在你们心里的圣灵,使你们必死的身体又活过来。说完经文的时候,他抓住我冰冷的,潮湿的,没有活气的手,开始斥责死亡,并命令我的灵回到身体。 我问主我该做什么,他的回答是:“你想做什么?”如果我自己选择,我告诉耶稣,我宁愿呆在天堂里,接着我认为自己做了有生以来最大的交易,“主啊,如果你与我在一起,我愿意回去。” 就在此时主阻止我再说下去。“你不知道在圣经里我是怎样告诉你们的吗?我永不离开你,也不撇弃你,我要与你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既然你已经把自己的生命给了我,我也永远不会离开你,一秒钟也不会。” 我很快就将刚才话中的“如果”换成了“当”。我知道他想让我回去,知道他要呼召我去传福音。“当我回去的时候,主啊,你愿意给我一些记号吗?”他很慷慨,告诉我说如果我去到他让我去的地方,传讲他所要求我讲的,那么人们总是来认识耶稣,把他当做救主和主。 在一阵冲击中我的灵回到了身体,好冷啊!而且我在发抖。拉尔夫牧师开始拍打我的脸,接着用力地掌掴,他拉起围绕我脖子的被子,开始摩擦我的四肢,帮助血液在我身体里循环。 我从来没有为自己回来的决定后悔过,神那天行了三个神迹,他对一个顺服的人说话,让他来为我祷告。第二,离开我身体的灵,在主的陪伴下,回到了身体。第三个神迹是,无论我的大脑发生了什么,我喜欢这个新的大脑,它比我以前的那个好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