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When he had called together all the people’s chief priests and teachers of the law, he asked them where the Messiah was to be born. “In Bethlehem in Judea,” they replied, “for this is what the prophet has written: “‘But you, Bethlehem, in the land of Judah, are by no means least among the rulers of Judah; for out of you will come a ruler who will shepherd my people Israel.’”” — Matthew 2:4-6 Listen to chapter Copyright © 1973, 1978, 1984, 2011 by Biblica.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18年十二月
« 11月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胜过宗教之灵》    第三章 在宗教的泥淖中空转

汤美·费明芮《胜过宗教之灵》 第三章 在宗教的泥淖中空转 宗教之灵透过其名——宗教——来操作时,最有果效。 宗教使人依循一套特定的规条和仪式,而不需要倚赖与神的关系。我们被罪咎感或者恐惧感所驱策,藉着各样的仪式、惯例以及职责所引领,而不再是出于我们认识了那位独一的真神,也不再倚靠祂在爱中透过圣灵所要引导我们进入的自由和真理。宗教束缚我们,限制了我们的潜力。惟有那种个人与神的亲密关系才能使我们得自由,并释放我们,去成就我们生命的终极目标。 当神的子民都能开始实践各自生命的目标,而不只是履行一些宗教规条,仇敌和牠的工作就要面临完全失败的危险。然而,复兴与神大能的运动,常因宗教之灵在教会(基督的身体)暗中的渗透而受到阻扰:没有任何其它东西像宗教本身对基督的身体带来这么大的伤害。 仪式主义 由于宗教之灵仿冒神的计划与目标是如此汲汲营营,那些直接受到宗教所影响的人,常常根本不会察觉自己受到蒙骗。他们真心相信自己是在做正确的事。基督徒常受到愚弄,以致去守各项宗教的仪式。 所谓仪式,被定义为「一套带着特定意义,按照既定程序进行的言词或动作,每次固定被持守着」是否所有的仪式都不好?当然不是。例如:守圣餐、婚礼、按牧礼或洗礼、坚信礼等等仪式,全是正常基督徒生活的一部分。这些仪式都很好,能帮助我们了解当有的行为准则,和不可逾越的规矩。 但是,当这些仪式僵化成行礼如仪,我们不再是出于爱,荣耀神,以及与神持续交流的关系,而只是拘泥于这些仪式本身,问题就来了。当我们开始只守着这些仪文,不再时时跟随圣灵而行,那么就会落入宗教之中,无法在神的国度结出果子归给神。 就拿救恩为例。有许多人认为只要他们归属于正确的教会,或者做好宗教的事,他们就得救了,我的丈夫劳福就是这样。他在很保守的基督教家庭里长大,每天早餐时,全家人都有一段聚集灵修的时间。在信义会十八年,他从来没有在主日学上缺席过一次,还因此得了十八个全勤奖牌。这样,他理所当然地假设:既然家人都是基督徒,自己肯定也是基督徒。直到三十二岁那年,他才发现自己只不过是个挂名的基督徒,于是开口邀请耶稣进入他的生命中,作他个人的救主与生命的主。 罗马天主教的人认为只要去告解了,或者重复背诵一定数量的祷告文,就算得救了。浸信会的人则认为,必须全身都在水中浸透才能得救。 每个主日上教堂,参加主日学,或者领受浸礼等等,有什么不对吗?我不是这个意思。这些都是好事。问题是,当我们开始只倚赖这些事,而不再倚靠神的灵时,我们所做的一切,都只不过是落在仪式主义的范畴。这些事情可能让我们觉得很好,又相信自己把事情做对了,却一点也不讨神喜悦。 宗教之灵用两种方法,将我们绑入仪式主义里。第一,我们为那些旁观者的益处来进行这些仪式,确保让我们表面上看起来毫无差错,而且还让合宜的人来看我们做合宜的事。 其次,透过宗教的迷信,把我们绑入仪式主义。以为只要做这做那,就会得到保护,不会遭遇凶恶:或者神就不得不为我们做某些事。因此,我们变得受到执行某些仪式的捆绑:藉着进行某种仪式,以期得到特别的结果,而不再单单倚靠神自己。换句话说,当人陷入这种宗教迷信,就是表示仪式比神更有能力。 为了让人存着这种宗教迷信的宗教之灵侵入并附着于人性的两大破口:第一是恐惧,第二是人想要操纵神的欲望。 下面分别就这两方面加以论述。 恐惧 任何迷信都是来自恐惧:例如,相信路上看见黑猫经过是不祥的兆头。或者,打破镜子会走七年霉运,或者,碰到十三号星期五就害怕会遭遇凶险恶事。宗教迷信的目的是想要趋吉避凶,就像随身带着兔子脚,墙上挂着马蹄铁,戴上宗教的饰品以求保护,或者刻意翻开圣经的某个经节那一页。 有些基督徒日夜不停地播放赞美诗歌,或者在家里每个镜子上贴圣经经节,他们似乎相信赞美诗歌或者这些经节会带着某种超然的保护力量。尽管这种「基督教」的迷信方式看来好像比世俗的迷信更文明了一些,然而,这许多信徒的心态同样落在迷信的桎梏中,一如那些活在非洲、亚洲或拉丁美洲原始文化的民族一般。再一次,问题不在于赞美的音乐或贴在镜面上的经节,因为这两者都是好的。问题在于这些信徒是因出于恐惧而如此做;他们把信心建立在他们做的这些事,而不是相信神爱他们,相信神乃是他们最大的保护者。 举教会里两个姊妹为例,一个名叫多萝西(Dorothy,化名),另个叫南西(Nancy,化名),她们都长年在脖子上挂着金色的十字架的项链。多萝西热爱主耶稣,与祂有着深入的关系。她喜欢戴着这金十字架作为她信心的象征,也向周围的人见证她乃是神的儿女。几年来,她从未将项链拿下来,因为这可以日夜提醒她神时时与她同在,因此,在任何情况她都可以倚靠祂。 相对地,南西则是一个热心上教会的人,参加诗班,又是妇女事工的领袖。而且固定参加每星期三晚上的祷告会。 可是对于自己无法控制的许多事物,南西常常活在恐惧之中。她担心遭遇车祸、遭受攻击、过敏反应、天灾……等等。持续担心「要是…..怎么办?」让她的心灵饱受折磨。她心中暗自相信,胸前所挂的金十字架可以保护她免受那些环伺周围的恶魔所侵害。几年来,她从未将项链拿下来,因为她认为只要一拿下来,立刻就会有破口,让她所担心的灾难有机会临到她。 多萝西的金十字架是她对神信心的一种感情的象征,而相对的,南西的金十字架,却已成为她生命中的驱邪符或护身符。相较于肉眼看不见的神,南西更相信这个她看得见的金十字架带着超自然的保护能力。这就是宗教之灵如何透过;恐惧进入人生命中的典型伎俩。 恐惧驱使人陷入仪式主义,是从两方面着手的:第一, 从人对可能临到的凶险的恐惧,就像南西那样。第二,从人对无法取悦神的恐惧,因为他们相信这时神就不再保护他们,甚至会容许不好的事情发生以作为惩罚。这种想法是出于迷信,绝不是从个人与神的关系而来。必须藉着进行一连串仪式来取悦神,只会迫使我们走进宗教,并远离那种神渴望与我们每个人建立的心对心(heart-to-heart)的关系。再者,我们会发现仪式永远做不完。必须不停地做这做那——仪式性地,好让凶险不致临到,或讨神喜悦。换句话说:仪式主义就像车辆的轮胎陷入泥淖中空转,没错,轮子确实在动,可是车子却前进不了。事实上,轮子愈转,就陷入愈深。 试图操纵神 另外一种人类的倾向,被宗教之灵用以使人上钩,至终落入宗教迷信之陷阱的,即人类透过操纵来控制的欲望。这时,宗教之灵让我们相信:只要做了某些事,神必会以某种特定的方式来回应;换句话说,我们有办法操纵神来做我们要祂做的事。结果,一些在圣灵的引领下原本是很好的事, 当它转变成宗教的仪式时,却被用来满足我们自己的欲望。 我看过人接受宗教之灵的驱使去禁食,而期待神为他做这或做那。还有些人则是点烛、焚香、每天读多少章圣经、 每天要三次祷告某些祷文,或者遵循某些五花八门的繁文缛节——目的是要引起神的注意,好成就他们的欲望。但是, 千万别搞错了:我们不可能用任何方法去控制神。不管我们做了多少宗教仪式,都不能叫神做任何事。相信我们这么做就有效力,乃是宗教之灵傲慢的谎言。 神喜悦为叫我们得益处而行动。祂乐意带头、引导,并保护我们。祂也要给我们美好的礼物,祂要我们健健康康地,行事有能力,又将怜悯和恩慈倾倒在我们身上。可是, 所有这些表善之事,都要从我们与祂的关系中流溢而出,而不是用什么仪式去取得,这一切是由祂开始,而不是由我们强求。这是关系中属于祂的层面。 在这份关系中,也有属于我们的责任。我要清楚指出:作为基督徒,有许多事情是我们应该、甚至是神吩咐我们要去做的。我们需要属灵的纪律,以及一些生活的准则。圣经在这方面说得很清楚,必须严肃以待。但是,所有这些事都要因着我们与祂的关系,从心里为要取悦祂、尊荣祂的愿望中自然涌流出来。里欧•罗森(Leo Lawson)精简地用一句话总结这意思:「仪式—关系=宗教」。 传统 有点像仪式主义般,宗教之灵也使用传统使我们陷入泥淖中空转。然而,我要先声明,传统本身并非坏事。家族中,自己的传统是大家熟悉又舒适的事,也令人感到窝心。 有些传统:像在圣诞节晩上——而非白天——交换礼物,或者在毎个主日晚上享受一顿待别大餐,或者在就寝前和孩子们合唱某首歌,像这样的传统根本没有什么不好:事实上. . . . → Read More: 《胜过宗教之灵》    第三章 在宗教的泥淖中空转

祭坛转化特会 10

祷告的力量 二

启示录7 耶稣书简2 刘志雄

启示录6 耶稣书简 刘志雄

启示录4 耶稣基督的启示 刘志雄

启示录3 耶稣基督的启示 刘志雄

启示录2 耶稣基督的启示 刘志雄

大衛鮑森新約縱覽 – 啟示錄(四) 墮落的淫婦

大衛鮑森新約縱覽 – 啟示錄(三) 大患難

新約中的以色列~啟示錄(二)

合神心意的男人(三)男女的位分

读经笔记

 新浪博客

白石新名–我和祢的秘密

他们二人的眼睛就明亮了,才知道自己是赤身露体,便拿无花果树的叶子为自己编做裙子 (创3:7):一切来自人意的,知识,哲学,无神的文化和无十字架的宗教,都是“无生命的遮盖”。无花果叶子一旦离开树不多久就枯干,羞耻就露出来。遮盖其罪的,只有血。先是律法下暂时献祭的血与兽皮。后是耶稣宝血。[/cp]

[cp]因为他说有,就有,命立,就立。 (诗篇33:9):常有人问:神是什么?神的回答是:我是。人又问:祢是什么?神仍然回答:我是。人继续问:祢到底是什么?神只好说:我是那自有永有的“我是”。这就是神。“我是”是祂的属性,我是什么的什么,都是受造的。而神是自有永有的绝对起点,万有的秩序才能建立[/cp]

[cp]"圣灵的争战"被现代心理学描述为"人格的分裂"之后,人类便从恩典中坠落下来,上帝被置换成"伊底"(弗洛伊德语:本我),文化随之开始变质。"心灵病"被视作"心理病",医生僭越了神的位格充当了神,又将神降格为医生。灵、魂、体三个层面被混淆,开始了病人医治病人、瞎子领着瞎子的盲目之旅。[/cp]

[cp]因为时候要到,人必厌烦纯正的道理,耳朵发痒,就随从自己的情欲,增添好些师傅,并且掩耳不听真道,偏向荒渺的言语。 (提摩太后书4:3-4):首先是信仰偏离,然后是假先知和伪精英出来,接着是价值观出问题,继而文化堕落,继而人的行为尊崇欲望走向邪恶,最后,社会病态崩溃死亡。这条路径非常清晰。[/cp]

[cp]免其过、遮盖其罪的,这人是有福的!凡心里没有诡诈、耶和华不算为有罪的,这人是有福的(诗32:1-2):关键词(钥字):遮盖,算。因罪性犯罪,有了罪行,在神那里产生罪案。这罪自己从来未解决过,得救也未解决,是神替我们解决的。罪还在,只是主的血遮盖了它。我们是神算为义的。唯恐惧战兢仰望主。[/cp]

[cp]我们纵然失信,他仍是可信的,因为他不能背乎自己。” (提后2:13):上帝有一个名字叫以罗欣,意即:强有力者起誓约束自己,或译:信实的大能者。两译一意:强有力即大能,信实就是起誓约束自己。多奇妙!信实的前提竟是约束自己,连上帝都要约束自己,且正是祂信实的根据和原因。而人却滥用自由意志。[/cp]

[cp]日光之下有一宗祸患重压在人身上,就是人蒙神赐他资财、丰富、尊荣,以致他心里所愿的一样都不缺,只是神使他不能吃用,反有外人来吃用。这是虚空,也是祸患(传道书6:1-2):神赐人财富必有让他托管的旨意,不可能捉弄他。故这里必有前提:对于积攒财富在地上而非在天上的人,神使他不能吃用这些财富[/cp]

[cp]为这缘故,我也受这些苦难。然而我不以为耻;因为知道我所信的是谁,也深信他能保全我所交付他的,直到那日 (提后1:12):受苦的前提是知道所信是谁。这“知道”太难。某传道人“贫病交加”信心低落,昔日老师讥讽可怜昔日天才落魄!传道人忽见荣耀衣裳从天而降!降为最低升为至高,在高处他看见了荣耀[/cp]

[cp]劳碌的人不拘吃多吃少,睡得香甜;富足人的丰满却不容他睡觉(传道书5:12):人的财产在哪里心就在哪里。关键是心不是财产。有衣有食并不意味着偶尔不会有缺乏,仍要睡得香甜,靠的是注目供应的主,故主祷文说我们所需饮食“今日”赐给我们,明日呢?仰望主。人爱财富,财富却不会因为你爱它而不失去。[/cp]

[cp]你在神面前不可冒失开口,也不可心急发言;因为神在天上,你在地下,所以你的言语要寡少 (传道书5:2):一传道人论到言语时说:不说不妥,说又太过。可见灵之敏锐。需谨记:神在天上,我们不过在地下。在肉体受割礼中,嘴受割礼最是不易,事似小却亏损最大。因为“言语多,就显出愚昧”。故寡语为妥。[/cp]

如何能作基督的新妇

摘自 – 王明道文库精选

  照前章所说,基督的新妇所得的应许是何等的美好。一个信徒读过那些应许,必是迫切的羡慕能得着这上好的地位。但是我们必须知道,作基督的新妇是有条件的。我们都知道一个有智慧的男子或女子要选择一个配偶是何等的谨慎。他(或她)总要用多少的时光,费多少的心力,去考验她(或他)的性情如何,德行怎样,知识的优劣,体格的强弱。及至他(或她)确知对方的一切景况都是与自己相配适宜,以后才要进行他们的婚事。

        必须这样,方能免去异日的悔恨与失望。基督对于他的新妇,也是这样。信徒除非能适合基督所要于他们的条件,便没有什么希望能作他的新妇。我们既是希望要作他的新妇,承受他的应许,便不能不先考察,自己到底有没有资格作他的新妇。如若我们不先考察自己的真象,也不预备所当预备的,我们现在的希望,必定成为我们后来的悔恨。正是因为这个缘故,我们现在要十分注意的研究,如何能作基督的新妇。

  一、作基督的新妇须有基督所有的德行

  若有一个诚实、圣洁、善良、温柔、端谨、谦逊的男人,选择一个诡诈、污浊、凶狠、乖僻、放佚、狂妄的女子,作他的妻子,我们必定以为是一件极可惜的事。决不可这样。一个有高尚德行的男人,必须得一个德行相同的女子作他的妻子。若不是这样,她便不能称为他的配偶,因为她不但不能使他得少许的益处,恐怕反要使他大遭苦痛与失败了。基督是怎样的一位呢?他在世上的时候,天上的神两次为他作见证说:“这是我的爱子,我所喜悦的。”(太三17;十七5)从来有谁曾得着神的嘉纳奖誉象他呢?从来有谁配称为神所喜悦的爱子呢?

         一个人能蒙神的喜悦,他的德行是何等的美好,他的义是何等的完全呢?除了神为他所作的见证以外,人也是这样为他作了美好的见证。人最难在每日与自己往来同处的人中间显为完全。若有人在每日且是长久与自己同处的人中间,得他们的景仰,使他们不能挑剔一点瑕疵,真是一件不可能的事。但是我们现在看见了基督几年同处的使徒们,怎样见证基督的德行。彼得为基督作见证:“他并没有犯过罪,囗里也没有诡诈。”(彼前二22)约翰为基督作见证说:“你们知道主曾显现,是要除掉人的罪,在他并没有罪。”(约壹三5)

没有诡诈、没有犯过罪,这是何等有德行的一位。我们既然看见基督是在神和人面前显为极其完全圣洁的,这样,他的新妇当是怎样的一个女子方能与他匹配呢?必是当有他的德行了。诚然是这样。请听经上的话说:“我们现在是神的儿女,将来如何,还未显明。但我们知道主若显现,我们必要象他:因为必得见他的真体。凡向他有这指望的,就洁净自己,象他是洁净的一样。”(约壹三23)这是何等宝贵的应许:“主若显现,我们必要象他。”但这又是何等严格的条件:“凡向他有这指望的,就洁净自己,象他是洁净的一样。”

 

  基督是圣洁的;若是我们要作他的新妇,必须离弃一切污秽淫邪的思念、言语、行为、习惯、生活、作圣洁的人。基督是诚实的;若是我们希望作他的新妇,必须离弃一切诡诈虚伪的心思、言语、行为、习惯、生活,作诚实的人。基督是慈爱的;若是我们希望作他的新妇,必须除尽一切自私、自利、恼恨、嫉妒、毁谤、辱骂、竞争、杀害,等等的罪恶,作慈爱的人。基督是谦卑的;若是我们希望作他的新妇,必须除尽一切好大、喜荣、沽名、钓誉、狂妄、骄傲、自恃、侮人,等等的罪恶,作谦卑的人。更要紧的,就是应当知道,我们若是能检点谨慎自己的言行,渐渐的很容易在人前显出一宗敬虔善美的态度;那时,人便容易认我们为有德行的人,我们自己也很容易沾沾自足,志得意满了。

        但是基督却是鉴察我们的心思意念,他看清我们的心意如何。他判定我们是怎样的人,不单是照着我们的言语、行为、习惯、生活,也是照着我们的志愿、心思。我们在人前显为好的时候,或者心思中仍是充满了狂傲、爱名、嫉妒、怨恨、贪婪、淫邪、诡谲、伪善、自私、恋世,或别样神所不喜悦的事。我们也当恨恋这些、丢弃这些,因为这些也是拦阻我们不能作基督的新妇,象那些不良的言行一样。我们断不可因着人的夸耀敬重就自满。我们的新郎乃是基督。他要用敏锐的目光,公正的态度,判断我们能否作他的新妇。因此我们当时常仰望他,要追求在他的面前没有愧怍。

  

  有一个最难的问题在这里要发生,就是说:“信徒怎样能有基督的德行呢?”许多人想,我们可以试着学好,渐渐除去不好的思想言行,能学几分好,便学几分好就是了。若是要我们成圣洁象基督一样,这总是一件不可能的事。卑微软弱的信徒,怎能希望象基督呢?朋友们,这样的说法是不对的。每一个信徒都是软弱卑微,与罪恶战争屡试屡败的。但我们不要忘记了,使我们完全、使我们成圣,乃是救赎又拣选我们的主我们的新郎基督所要作成的事。听使徒保罗的话说:“你们作丈夫的,要爱你们的妻子,正如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要用水藉着道,把教会洗净,成为圣洁,可以献给自己作个荣耀的教会,毫无玷污皱纹等类的病,乃是圣洁没有瑕疵的。”(弗五25-27)在这里我们读到基督所要的新妇,是一个荣耀的教会,毫无玷污皱纹等类的病,乃是圣洁没有瑕疵的。但是他怎样得着这样的一个新妇呢?

         他乃是先舍了自己将她买赎了来,然后要用道当作水洗净她,使她完全无疵,成为圣洁,到可蒙悦纳的地步。真是这样。我们自己虽然是极污秽,但是神的道足能光照我们、责备我们、指教我们、引导我们、洗涤我们、坚固我们,使我们渐渐可以成为完全。我们只要将自己完全交托于那有权能的主,并殷勤学习他的道,他自己必要用那能涤除一切污秽大有能力的水(道),洗涤我们、洁净我们,使我们到完全圣洁的地步。

  

  我们常常因为想到我们的软弱,便丧胆灰心,这真是一宗极大的错误。人真不容易知道自己的软弱,知道自己软弱的人又多是流于失望自弃。朋友们,这是不可的。我们实在应当知道自己的软弱;知道了以后,便当信靠基督的应许说:“我的恩典够你用的;因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林后十二9)从此可知我们的软弱非但不能拦阻我们成圣;反是一个良好的机会,使基督的大能在我们身上多多的彰显出来。

         我们的主又应许给我们权柄可以践踏蛇(魔鬼)和蝎子(罪),又胜过仇敌一切的能力,断没有什么能害我们。(路十19)我们既能得着权柄胜过仇敌一切的能力,还有什么地步不能到呢?使徒保罗深信信徒能以成圣的道理,他也清楚知道信徒成圣的来源,因此他为教会祝福说:“愿赐平安的神亲自使你们全然成圣,又愿你们的灵,与魂,与身体,得蒙保守,在我主耶稣基督降临的时候,完全无可指摘。那召你们的本是信实的,他必成全这事。”(帖前五23-24)看哪,这些都是何等能安慰能鼓励我们的话。来罢,容我们丢弃自己,将身心献与神,仰望我们的主的大能大力,让他作工好了。

  

  朋友们,我们不要与世人同流合污,也不要注目那些自欺的信徒。我们所仰望的新郎乃是基督。是他要给我们诸般的应许。是他可以作我们的标竿。是他率领我们,并且加给我们力量,容我们走在他的后边罢。

  二、作基督的新妇须存基督所存的心志

  在先知阿摩司书上有话说:“二人若不同心,岂能同行呢?”(摩三3)每一个有经验的人,都能知道不同心的两个人同住在一处是何等的苦恼,在夫妻间更是如此。因为他们本来是要同工的,但现今他们的心志不同,旨趣各异;丈夫以为美的事,妻子却厌恶,因而在后边掣他的肘,使他处处感到无穷的苦痛。许多人都知道在一个夫妻不能同心的家庭中,是何等的苦闷,没有快乐,没有平安。现在基督既然要得一群人作他的妻子,自然他也必要他的妻子与他有同一的心志,除非这样,她便不能作他的配偶。

         使徒保罗是基督的忠仆,奉基督的差遣,要为他预备一个同心的妻子。(自然保罗自己也在其中)因此他就教训那被召的童女说:“你们当以基督耶稣的心为心。”(腓二5)到底基督的心是怎样的心呢?保罗继续着说:“他本有神的形象,不以自己与神同等为强夺的,反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象,成为人的样式;既有人的样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腓二6-8)保罗告诉我们说,基督耶稣的心就是顺服至死的心,顺服能至于死,是何等不容易的事,但他再进一步告诉我们说,基督不单是死,并且是死在十字架上,现在容我们略加思想,死在十字架上有什么意思。

  

  十字架的死是十分苦痛的死。他的手和脚都被钉子钉透,他全身百几十磅的重量,都是在两手掌中的钉子上。他的头被荆棘所刺,已经不晓得有多少疼痛,但他的手和脚上的疼痛,更是千百倍于荆棘的刺伤。而且他被挂在那里要经过几小时的长久,这是何等大的苦痛!十字架的死是十分羞辱的死,他本来没有罪;他被挂在十字架上,是顺服父的旨意,担负世人的罪恶,但四围的人不能谅解他。他们想,好人怎能被挂在十字架上呢?两旁的既都是强盗,中间的也不能是善类。

         他们因此喊着说:“你这拆毁圣殿三日又建造起来的,可以救自己罢!你如果是神的儿子,就从十字架上下来罢!”(太廿七40)祭司长和文士并长老也是这样戏弄他说:“他救了别人,不能救自己。他是以色列的王;现在可以从十字架上下来,我们就信他。他倚靠神,神若喜悦他,现在可以救他;因为他曾说,我是神的儿子。”(太廿七41-43)就是那因罪被钉的强盗,也是振振有辞的讥诮他说:“你不是基督么?可以救自己和我们罢!”(路廿三39)他不但受了最大的痛苦,他又蒙了不白的冤屈,忍受了这一切的毁谤、讥诮、嬉笑、轻藐。这又是何等大的羞辱! . . . → Read More: 如何能作基督的新妇

基督的新妇所得的应许 (续)

摘自 – 王明道文库精选

  许多的信徒常想,每一个信的人将来都在天国里蒙恩惠、享福祉,作天国的国民。不错,凡因信得救的人都必定得着这福分,但基督的新妇所得的却是远超过这个,真实的婚姻必是有最恳挚的爱情在夫妻两个人的中间。因为有这种爱情的缘故,丈夫对妻子,并不是要把自己的好处幸福,取出几分来赐给她;乃是把他一切所有的,都拿来放在两个人的面前,使她与他一同分享。他不要将任何种福祉隐藏起来,独自享受,不容他的妻子得着。丈夫待妻子不是象家主待仆人,也不是象君王待人民。真实的爱情,不容许他这样作的,教会既是基督未来的妻子,基督爱她的心,是真挚恳切的,所以他也把他一切所有的,都应许他的新妇将来与他一同分享。论到这事,在圣经中我们可以得到下面的几种应许。

  

  一、基督应许他的新妇与他同住一对夫妻结婚以后是要同住的。 

  一个有爱心的丈夫,决不能自己住在高楼大厦中,却使他的妻子住在陋室茅屋里;他也决不肯自己到海浜山顶去纳凉,却使他的妻子在炎天赤日底下劳苦作工。若是享福,他必是要他的妻子与他一同安乐;若是遭难,他也必是甘心和他的妻子一同受苦,他住在什么地方,也必使他的妻子与他一同住在什么地方。

         照这样,基督在快要离开他的门徒的时候,也是这样对他们说:“在我父的家里,有许多住处,若是没有,我就早已告诉你们了;我去原是为你们预备地方去,我若去为你们预备了地方,就必再来接你们到我那里去;我在那里,叫你们也在那里。”(约十四2-3)保罗论到这应许有话说:“主必亲自从天降临,有呼叫的声音,和天使长的声音,又有神的号吹响,那在基督里死了的人必先复活;以后我们这活着还存留的人,必和他们一同被提到云里,在空中与主相遇;这样,我们就要和主永远同在。”(帖前四16-17)“我在那里,叫你们也在那里。”这是何等宝贵的应许。基督已经升到天上,在父的家里,后来又要在荣耀里显现,在世界上作王;他的新妇在被他接去以后,便总不离开他。她要和他一同在父家、一同在婚筵上,后来也要与他一同在荣耀里显现,一同在世界上作王。基督徒若确知且相信这个应许,心中将要充满多少快乐安慰与希望,更是将要怎样轻看抛弃这世界上属于肉体暂时的安逸宴乐与幸福呢?    二、基督应许他的新妇与他同得荣耀。

  一个男人衣冠楚楚的驾了车出去宴会,却叫他的妻子敝衣褴褛的在路上奔走,这是断不可有的一件事。每一对夫妻结了婚以后,便成为一体,如同一人。丈夫受辱,妻子也蒙羞;妻子荣显,丈夫也快乐。所以凡丈夫所有的荣耀,也必使他的妻子与他同享,丈夫的心才能满足。若不是这样,他自己虽然有荣耀,也不觉得快乐。这样,基督爱他的新妇,以她为与自己同体的,他的荣耀若不分与他的新妇,他的心也必不能满足。

  在经上我们念到基督要使他的新妇得荣耀以前,先要改变他们(组成新妇的小群)卑贱的身体,和他自己荣耀的身体相似。(腓三20-21)基督复活以后,得了属天的荣耀身体,方得那属天的荣耀,他的新妇若不改变象他一样,就不能承受那属天的荣耀。因此保罗在经上告诉我们一件奥秘的事,他说:“我们不是都要睡觉,乃是都要改变,就在一霎时,眨眼之间,号筒末次吹响的时候;因号筒要响,死人要复活成为不朽坏的,我们也要改变。这必朽坏的,总要变成不朽坏的,这必死的,总要变成不死的。”(林前十五51-53)这是何等希奇的事!更是何等佳美的应许!必朽坏的身体要变成不朽坏的,必死的身体要变成不死的,卑贱的身体要变成荣耀的。这样的事,虽然是我们的智慧所不能测度,我们的能力所不能成就的,但我们因着经上坚确的应许,和耶稣基督复活的事实为证据,便使我们毫无疑惑的相信,并且盼望等候了。

  经过这个变化以后,基督的新妇便要被接到荣耀的婚筵中,这婚筵是摆设在新郎和他父的家里。在这婚筵中有分的,除了新郎和新妇以外,还有陪伴的童女,(诗四五14;太廿五10)和被请赴羔羊婚筵的客人。(太廿二2-14;启十九9)注意那些陪伴的童女,和那些客人,并不是基督的新妇,乃是被请来与新郎和新妇一同赴席、一同欢乐的。他们不能承受新妇所要承受的;他们的地位和荣耀,都是次于新妇的。他们是圣徒,他们是有德行和顺服的,只是他们跑的不是最好,未曾得着那奖赏。他们所得的是赏赐,但是基督的新妇所得的乃是奖赏。

        赏赐是每一个有德行和顺服的人可以得着的,但奖赏乃是在比赛以后成绩最优良的方能得着。因此能得着奖赏的,乃是极少数的圣徒,这样的理在一个婚筵中是很明显的,陪伴的童女可以有好几个、五个、十个、或再多;赴婚筵的客人可以有几十、几百位;但是新妇只能有一个。信徒有了德行、有了顺服,便可以进入婚筵,很好;但是我们当再前进,求作基督所爱的新妇。保罗所以勉励信徒奔跑,(林前九24)并且他自己也奋力的奔跑,(腓三13-14)原因就是在这里啊。

  基督的新妇和他成婚以后,便成为王后,(因为她的丈夫是王)。所以从这时候起,她便有王后的尊荣。(诗四五9)过些时候,基督偕同他的王后离开天上,在世人面前显现,那时就是保罗所说:“他显现的时候,你们也要与他一同显现在荣耀里”的时候了。(西三4)。 

  三、基督应许他的新妇与他一同承受基业

  一对夫妻结婚以后,丈夫不单是要他的妻子与他同住、同得荣耀,也是要把一切的产业资财与他的妻子一同分享。丈夫待妻子,不是与她订定每月作多少工,给多少钱。这乃是主人待仆妇和婢女的态度。夫妻是一种由于爱情的结合,所以丈夫乐意把一切所有的都和他的妻子一同分享。他的产业,就是他妻子的产业;他的资财、就是他妻子的资财。现今教会既是要作基督的新妇,自然也必要与基督一同承受产业了。因此我们念到圣经上所记基督应许门徒的话说:“你们这小群,不要惧怕,因为你们的父,乐意把国赐给你们。”(路十二32)我们念到但以理书七13-14,就知道荣耀、权柄、国度,本是基督从神所承受的基业:但是现今他说,父要把国赐给属他的小群,这就是因为这小群将来要作基督的新妇的缘故。

         使徒保罗在他所写的书信里,论到基督的新妇将要承受基督的基业有话说:“圣灵和我们的心,同证我们是神的儿女;既是儿女,便是后嗣,就是神的后嗣,与基督同作后嗣;如果我们和他一同受苦,也必和他一同得荣耀。”(罗八16-17)他又告诉我们他得知从前所设有人知道的奥秘,就是:“外邦人在基督耶稣里,藉着福音,得以同为后嗣,同为一体,同蒙应许。”(弗三6)他又说:“感谢父,叫我们能与众圣徒在光明中同得基业。”(西一12)

         使徒彼得在他的书信中,也告诉我们说:“神曾照自己的大怜悯,藉耶稣基督从死里复活,重生了我们,叫我们有活泼的盼望,可以得着不能朽坏,不能玷污,不能衰残,为你们存留在天上的基业。”(彼前一3-4)约翰在他所得的启示里,得见将来的新天新地,与圣城新耶路撒冷,他便将神藉着圣灵告诉他的话写出来说:“得胜的,必要承受这些为业;我要作他的神,他要作我的儿子。”(启廿一7)我们当注意,以上这些应许都不是给那些单单因信得了永生的人的。“作神的儿子”、“承受基业”,这原是基督所当独得的分。但是他因爱他所聘定的妻子,所以他把这些应许都给了她。惟独他的妻子,可以站在他所站的地位,可以承受他的基业、国度、荣耀、权柄。他这样应许她,是出于乐意;他的信实,也必使他到底成就他所应许的。

  亲受的朋友啊,一切全是归于基督的,若是我们能作他的新妇,一切便也全要归于我们。我们在这罪恶污浊的世界中,又何必同那些苦恼失望的世人劳力竞争,希望得一些快要过去的金钱、名誉、地盘、势力、逸乐、幸福呢?有了基督,便有了一切。容我们厌弃这一切罪恶中的快乐,速速起来,寻求怎样可以作基督的新妇罢。

  四、基督应许他的新妇与他一同掌权一同作王

  前面我们已经论过,神创设婚姻的起源,就是因为人独居不好,要为他造一个配偶帮助他。一个好的女子,是怎样的能帮助她的丈夫。智慧人称赞才德的女子说:“她的价值远胜过珍珠。”又说:“她丈夫心里倚靠她,必不缺少利益。她一生使丈夫有益无损。”(箴卅一10-12)基督从神得了权柄,要用铁杖打破列国,将他们如同窑匠的瓦器摔碎;(诗二8-9)神又赐给他行审判的权柄;(约五22-27)使他在地上作王。(林前十五25)他不是一个人要作成这些事,乃是要使他的新妇与他一同担负这重要的使命,一同作成这宝贵的工作。我们念到经上的应许,就可以证明这事是不错的。基督曾有话应许他的教会说:“那得胜又遵守我的命令到底的,我要赐给他权柄制服列国;他必用铁杖管辖他们,将他们如同窑户的瓦器打得粉碎;象我从我父领受的权柄一样。

       (启二26-27)又说:“得胜的,我要赐他在我的宝座上与我同坐,就如我得了胜,在我父的宝座上与他同坐一般。”(启三21)他应许他的十二个使徒说:“你们这跟从我的人,到复兴的时候,人子坐在他荣耀的宝座上,你们也要坐在十二个宝座上,审判以色列十二个支派。”(太十九28)使徒保罗告诉我们,不只是十二个使徒要与基督一同作审判者,除他们以外还有别的圣徒也要与基督同作审判者,审判世界和天使(林前六23)他又告诉我们说:“我们若能忍耐,也必和他一同作王。

       (提后二13)使徒约翰在启示录中记载四活物和二十四位长老所唱颂赞羔羊的新歌:“你配拿书卷,配揭开七印;因为你曾被杀,用自己的血从各族、各方、各民、各国中,买了人来,叫他们归于神,又叫他们成为国度,作祭司归于神;在地上执掌王权。”(启五9-10)他又论到那些在第一次复活有分的圣徒说:“在头一次复活有分的,有福了、圣洁了;第二次的死在他们身上没有权柄;他们必作神和基督的祭司,并要与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启二十6)看过以上几段经文,就可以知道基督将他所得的权柄,都应许要分给他的新妇,使她和他一同掌权一同作工,他的新妇要在一切事上帮助他,正如一个妻子在一切事上帮助她的丈夫一样。

  亲爱的朋友们哪,在基督未曾再来在地上掌权以前,我们不要在这罪恶的世界上,同那些将要遭遇败坏的人竞争权利、地位、势力。经上已经告诉我们,这些必定快要过去。我们也不要妄想可以改良这个淫乱邪恶的世界;神已经给我们多少预言,使我们确知这世界决不会改善,却是日趋于败坏堕落,直到不可收拾的地步,然后基督要来,亲自管辖治理这世界。

        到那时,黑暗罪恶方能除去,一切的苦痛祸害才要消除,神的国方能降临,神的旨意才要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一般。(赛十一1-9)我们若真希望担负改革世界的使命,作成利济群众的工作,只有在现今努力奔跑,得在基督所选召的小群中有分,得作他的新妇;这样,那极重要的使命,和伟大的工作,在将来必要交付我们了。

  照上文说,基督应许他的新妇将要与他同住、与他同得荣耀、与他一同承受基业、与他一同掌权、一同作工,这些应许自然是极美无比的了。但是我们要问,这一切美好奇妙的应许,他果真肯赐给他的新妇么?他爱她的心真是这样热烈恳挚,以致他乐意把他一切所有的好处都分给她么?是的,他果然肯。

    . . . → Read More: 基督的新妇所得的应许 (续)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 2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