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Do not those who plot evil go astray? But those who plan what is good find love and faithfulness.” — Proverbs 14:22 Listen to chapter Copyright © 1973, 1978, 1984, 2011 by Biblica.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20年二月
« 1月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  

什么是信心

几年前,我教导我的男孩,信心是什么。我把他放在桌子上;那时他不过是个两岁的小家伙,我站在他前面三至四呎的地方,说:「威利,跳吧!」小家伙竭尽其力地要跳,可是一会儿又往下看,说:「我怕。」「威利!我没有告诉你,我会接住你吗?」小家伙第三次准备要跳,可是他看了看地板说:「我怕!」「我有没有告诉你,我会接住你?」「有!」最后我说:「威利,不要把你的视线从我身上移开。」我盯住这小家伙的眼光,说:「现在跳吧!不要看地面。」他纵身一跳,跳入我的怀抱中。然后他对我说:「现在,让我再跳一次!」我把他再次放回去,这回他一上桌子就跳了。自此之后,只要他在桌上,即使我站在五呎或六呎远,听道:「爸,我来了。」时间仅够我冲过把他接住。看来他是太过信赖我了。可是对于神,你绝不会信赖得太过份。

造就故事 – 传福音(1)

强盛时日已被吃掉

英国有位很出名的政治家格莱斯敦,在他年老之时,对一年轻的国外布道家说:“某人!你年纪还轻,我祈祷你再往国外去布道,可惜我现在已经老了。哦!虽然我在政治舞台上作了一最要紧的人物,作了柱子,为英国用了这么多的力气和时间,但是,我为着已过的时间痛心。若是我有三条命的话,必定叫每一条命都去传神的道。我今天已不能了,那些顶强、顶好的时日,已被吃掉了。所以我劝你去,为着主和福音奔跑。”

现在让我们每个人计算计算,那最强盛的时日已被撒但吃去了多少?哦!那些已失掉的是不会再来了,将来的日子你要如何定规?

22 Dec. 灵命日粮广播–星辰牧者

赞美取代忧愁

有一个母亲,她有两个儿子,一个是卖雨伞的,另一个是做米粉的。这个母亲是个多愁善感的人,心里总是不快乐。天下雨了,她就想起那做米粉的儿子,担心米粉晒不干;天不下雨,她又发愁那个卖雨伞的儿子没生意。后来她信了耶稣,结果她自己说:「下雨的时候,我就为那个卖雨伞的儿子感谢主;好天气的时候,我就为那个做米粉的儿子赞美神。这样,我也就天天都充满了快乐。」耶稣并未改变她的环境,但却改变了她的心境。由心境造成的快乐才是永恒且真实的,而这种快乐是在正确且真实的信仰中才可能获得。

造就故事 – 膏油涂抹的教训(7)

先车满别人田

有弟兄两人,是农民,也是基督徒。他们种的是稻田,位置在山腰。弟兄两人天天车水,天天发现山下的农民把他们车好的水用巧法引到山下的田里去。一连七八天的工夫,他们忍耐不说话,但是心里总是不喜乐。后来他们去问一个作工的弟兄,他就告诉他们说:“你们光是忍耐还不够。你们明天应当去把那偷你们水的人的田先车满水,然后再为你们自己的田车水。”弟兄二人,真的这样作。希奇得很,他们越作越快乐。结果,那偷水的人心里受了感动,不止再也不偷他们所车的水了,并且来向他们赔不是。当他们先车水到别人田里去时,所得到的快乐,就是膏油的涂抹,神的成分就涂到他们里头去了。他们有了神的成分,就能喜乐,作人所不能作的事,感动别人。

21 Dec. 灵命日粮广播–唯独上帝

罪与我们的距离

威伯.查普曼博士常常讲到一位德国大学的数学教授,他因为酗酒而失魂落魄。后来他信主并成为教会的一员。一次来参加查普曼博士的聚会,沮丧可怜,坐在房间的后面。查普曼博士有个习惯,每主日早晨站讲台之前,要和教会的弟兄相聚,简短地讨论有关基督徒生活的事。那天早晨,他告诉弟兄们,我们的罪已被除去,离我们好象东离西那么远。他看见眼前的老教授,就说:「教授,这对你是个数学命题,东离西究竟有多远?」教授伸手拿起铅笔和本子,忽然停住,眼泪夺眶而出。他对着众弟兄说:「弟兄们,你无法测量,假定你在此钉一木桩,面对东方,背向着西,你可以绕地球一周回到木桩这里,而东仍在你面前,西仍在你后面,这距离是无可测度的。感谢神,我的罪正是离我那么远。」

造就故事 – 膏油涂抹的教训(6)

怎么可拜马利亚

有一位姊妹,她疑惑她的得救,就去请教一位老年姊妹。那位老年姊妹知道她里面有基督的生命,不过她自己尚不感觉而已。这位老年姊妹就用一个办法,她说:“我们来拜这位马利亚的像,请她帮忙我们得着救恩罢。”这位少年姊妹非常惊讶的说:“我们只可敬拜主耶稣,怎么可拜马利亚?”老年问她说:“你说的很对,你心里如何感觉呢?”她说:“刚才你说要拜马利亚的时候,我心里立刻非常难过,里面有一股力量,不许我去拜她。”老年姊妹就告诉她说:“这就是膏油涂抹的教训,这就是圣灵内住的凭据,也就是你得救的见证。因为每一个得救的人,都有圣灵住在他心里。当你违背他的时候,你就觉得痛苦;当你顺从他的时候,你就感觉舒服,就得着膏油涂抹的滋润。”

20 Dec. 灵命日粮广播–向主欢呼

我说, 神说….


我说,神说…

我说,我不能;神说,我能够。(路18:27 )

我说,我的前途渺茫;神说,我必指引你的道路。(箴3:5-6)

我说,我不能做这事;神说, 你凡事都能做。(腓4:13)

我说,这怎么可能?神说,信我的人凡事都能。(可 9:23)

我说,我应付不来;神说,我会供应你的所需。(林后9:8)

我说,我的信心不够;神说:我所分给众人的信心,是我量度过的。(罗12:3)

我说,我不够聪明;神说:敬畏我就是智慧的开端(箴9:10)

我说,我经常忧虑和沮丧;神说:将一切的忧虑,重担卸给我。(彼前5:7)

我说,我很害怕。神说:在爱里没有惧怕。我赐给你的,不是一个胆怯的心。(约一4:18,提后1:7)

我说,没有人真正爱我,关心我;神说,我的儿子为你而死. (约3:16)

我说,我不能原谅自己;神说:我赦免你。(约一1:9)

我说,我支持不住了;神说,我的恩典够你用(林后12:9)

我说,我觉得很孤单;神说:我总不撇下你,也不丢弃你(来13:5)

……

我说…

我总是在说,所以我听不见神的声音。

Continue reading 我说, 神说….

远志明神州最新大型系列片《彼岸》之二 四海学踪 在线观看

应广大网友的需求,《彼岸》系列的见证记录片最近会逐步上传。请大家关注。

第二集 四海学踪

Continue reading 远志明神州最新大型系列片《彼岸》之二 四海学踪 在线观看

造就故事 – 膏油涂抹的教训(5)

怕喜乐不能长久

芬兰布道家牧若马先生,当他于一九一二年蒙主恩召之时,心里充满了一种说不出来的喜乐。但他却怕这种喜乐不能持久,就向一位牧师谈讨这事。那牧师说:“你的喜乐可以持久,但有一个条件,就是必须与主常有交通,凡事顺从他的旨意。若是不顺从,喜乐必要消逝,若是你不与他常有交通,喜乐亦必归于无有。若是你能与主不断的有来往,在凡事上都以他的旨意为依归,你在主里的喜乐就能永无止息。”

19 Dec. 灵命日粮广播–无名火

闲言碎语

  早晨,易文去上学,边走边哼着头一个礼拜在学校里学的一首歌。他喜欢学校,朋友也多。今天是礼拜五,按惯例老师会给他们朗读一本书,有时会读四十五分钟呢。那本书里全是宗教故事,同学们听得都很入迷。

  故事可真是一种犒赏。没走多远,易文追上了葛雷。葛雷瘸腿,但他很坚强。他总是尽量快快乐乐,只要可能,就与其他同学在一起玩。易文与他是很要好的朋友,但其他男同学就不是很乐意与一个残疾人在一起。何况,葛雷从来不肯作坏事,不管什么时候,男孩们若想不服从老师,或者戏弄其他同学,葛雷都不肯同流合污。

  “嗨,葛雷,你好吗?家庭作业作完了吗?”易文问。

  “我们没有家庭作业吧?”葛雷一下子就紧张起来。

  易文眨眼笑了起来:“我只是跟你开玩笑呢。”

  “嗨,我们今天又有故事听了。我好开心,你呢?”

  “一样。来,我来帮你拿午餐。我喜欢警察以为汤姆在偷东西的那一段。真吓人!”

  “我喜欢汤姆与女基督徒交谈的那一段。它使我想到我自己的灵魂。”

  葛雷文静地说。易文不自然地咳嗽起来,没说什么。葛雷转移了话题,他才松了一口气。“易文,明天到我家来,我得了一个新游戏,我们可以一起来玩。”

  “好啊。什么时候?”

  “什么时候都行。”

  这时他们已经到了学校操场。易文把午餐还给葛雷,一溜烟地跑到足球场他那堆朋友里去了。“嗨!易文,葛雷今早说什么了?”

  鲍波叫道。易文讨厌他们嘲笑葛雷。他叹了一口气,咕噜道:“没说什么。”

  “别逗了!你们不会一路走到学校,一句话也没说吧!”麦可嘲弄地耸耸鼻子。

  鲍波咧嘴一笑:“他向你布道了吧?”

  “好葛雷总是在布道!”马轲怪腔怪调地添油加醋。

  “我们只是谈到罗洁小姐给我们读的故事,没说别的。”易文希望他们不要再谈葛雷,但他不敢跟他们这样明说。他不想失去朋友。

  麦可讽刺说:“我打赌葛雷仔一定喜欢它。那是最适合他的故事。至于我,我觉得它怪里怪气的。”

  “就是,她应该读些怪物的故事。”鲍波建议说:“不过对小葛雷来说,那会吓死他的。”

  男孩们又闹又笑起来。“伙计们,来,我们来玩吧。球哪儿去了?”

  马轲喜欢踢足球,不愿浪费更多的时间。“就是,孩子们,我们不要再浪费时间了。”

  易文模仿着老师。他很高兴他们转移了话题。模仿其他人是易文的专长,总能把男孩们逗得哈哈大笑。“易文,学苏珊!”

  鲍波催促道:“我喜欢看你学她。”

  易文一点也没有犹豫,就学开了苏珊。她不很聪明,考试不及格时,总是眼泪汪汪的。她戴着一付厚厚的眼镜,说话有些口齿不清。易文这一模仿她,男孩们哄得更厉害了。“学葛雷,易文!”

  麦可嚷嚷道。“快点啊,别娘娘腔!”

  见易文有些犹豫,马轲紧逼不舍。易文心中很明白,这样作不对,但他想博得众人的欢心。于是他开始模仿葛雷,夸张他的动作,摆出最滑稽可笑的姿势来。易文注意到有几个高年级的男孩也向这边张望,心里美滋滋的。突然,所有的男孩都安静下来。易文以为是老师来了,一转身,却发现站在那里的是葛雷!从他脸上的表情看来,整个表演他都已经尽收眼底。易文想吐。他等着葛雷哭,或者发脾气,没想到葛雷什么也没说。他只是转过身去,一跛一瘸地走开了。“葛雷,等等!”

  易文在后面叫。葛雷没有等他。易文从来没见过葛雷脸上这样一种受伤的痛苦表情。“易文,别担心,他会没事的。”

  鲍波尴尬地说。这并没使易文好过一点。那一天过得一塌糊涂,他几乎没跟任何人说话。作功课时他偷偷地瞄了葛雷好几眼,葛雷似乎又不是很专心。他希望自己能跑过去,揽住葛雷,痛痛快快哭一场;他但愿自己有勇气求葛雷原谅他。他感到自己像个叛徒,而明天他还约好去葛雷家里!易文又瞄了苏珊几眼,她正擦数学作业本上的一个错处。她似乎总是作错事,没有人敢对她表示友好,课间她总是一个人玩。易文深深感到羞耻。放学了。易文回到家中,径直冲到自己的卧室,关上了门。他一头栽到床上,哭了起来。

  妈妈经常警告他,不要随大流,而他却伤害了他最好的朋友,还戏弄苏珊!仅仅是因为想随大流!父母还教导过易文,应该把他所有的需要摆在神的面前。他想试一试,结果是哭得更厉害。神对他该是怎样的愤怒,他怎么才能纠正这个错误?葛雷还会跟他说话吗?他作了这样可恶的事,神还会听他祷告吗?

  “易文!”是妈妈在叫,“来喝点东西!”

  易文想答应一声,却说不出话来,他难过极了。“易文?”

  妈妈上楼来了,“儿子,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她看见他满脸是泪,心疼地问。易文想不哭,但怎么努力也没有用,泪还是一串一串地落下。妈妈把他揽在怀里,等着,直到他止住泪。然后温柔地说:“告诉我怎么回事。”

  易文向她坦白了自己的所作所为,自己想合群的动机,他真是希望自己没有作过这样的事情。“你为此祷告过了吗?”

  妈妈问。易文一听妈妈问这个,又哭了:“我试过,但我感觉神不会听我的。”

  “你是个非常顽皮的孩子,也很不友好,的确不值得神的垂听。但如果你向祂认罪,祂会愿意饶恕你的罪过。易文,你应该把事情一五一十地向神坦白,求圣灵在你的心里作工,使你真正悔改。”

  这一席话妈妈说过不止一次,但这次易文是用心在听。“儿子,我让你一个人呆几分钟,然后下楼来吃点东西。”

  易文试着按妈妈的建议去作,向神认罪,但他觉得比先头更难过了。如果神永远不再听他,他也不觉得意外。他觉得自己不配站在圣洁的神面前。最后他下楼去了,心里仍然沉甸甸的。爸爸一回来,妈妈就把他拉到卧室里。易文知道妈妈在跟他说这件事。他也知道爸爸饭后一定会跟他谈话的。晚饭后,像往常一样,他们收拾了桌子,呆在厨房里,读完经,祷告完了,到了谈论当天的经历的时候。爸爸问:“你准备怎么办?”

  “我不知道。葛雷要我明天去他家,但那是在……”

  他的声音哽咽住了,又想哭。晚饭时他吃得很少,甚至连动也没动他最爱的甜点。“你认为你应该等到明天吗?”

  爸爸问。易文的胃扭成一团,他觉得自己根本无法再面对葛雷。但他也知道爸爸是对的。“你必须向他道歉,“

  爸爸说:“但道歉并不能治愈你所造成的创伤,至少很长时间都不会。你也受了伤,儿子,你的灵魂受了伤,这伤只能由圣灵来医治。我希望你不会马上就忘掉这一教训。想摆脱我们不喜欢的事很容易,这就是其中的一件。也许到了下一个礼拜,你就会奇怪,自己为什么会对这件事这么不安。但神是不会忘记的,你的罪必须由神来饶恕。”

  易文点点头,他知道这个道理。但神会饶恕他的罪吗?”你想要我同你一起去葛雷家吗?”

  易文想说不,但有爸爸支持他会好一些。于是他悄声说:“我想。”

  去葛雷家的路从来没有这么短过。易文想抱住爸爸的手,但他不愿任何人看见他这样子。

  他按门铃时,手抖得很厉害,心跳得很急促,嘴唇发干。他只想拔腿跑开。但葛雷的爸爸开了门,要他进去:“葛雷在客厅里,易文。约翰,请进。”

  后面那句话是对易文的爸爸说的。 葛雷正费劲地在读一本书,他已经听见了前门的对话,等着易文迈进客厅。

  “嗨,易文。”他向客人打招呼。

  易文应了一声。突然之间他明白了自己作的是什么。他似乎对葛雷有了一种新的认识:一个瘸腿的男孩,经常要忍受疼痛,动过好几次手术;一个神的孩子。而他易文竟然当着所有男生的面拿他当笑柄!他感到自己只有被扔进地狱,公义才能得到伸张。除此以外,他不配得到其他待遇。 ”你生我的气了吗?”

  他知道这是一个愚蠢的问题,但他不知该问什么。“不。”

  “为什么?”易文瞪着葛雷,“怎么可能?”

  “易文,我被饶恕过许多更可怕的罪,我不应该生你的气。”

  “可是葛雷,我所作的,实在太可恶了。我知道我伤了你的心!”

  泪又要夺眶而出,易文使劲把它憋回去了。“是的,你伤了我的心,“

. . . → Read More: 闲言碎语

圣诞快乐! 送贺卡 传福音

« 1 ... 469 470 471 472 473 474 475 476 477 478 479 ... 49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