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Therefore he is able to save completely those who come to God through him, because he always lives to intercede for them.” — Hebrews 7:25 Listen to chapter Copyright © 1973, 1978, 1984, 2011 by Biblica.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19年四月
« 3月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  

造就故事 – 膏油涂抹的教训(5)

怕喜乐不能长久

芬兰布道家牧若马先生,当他于一九一二年蒙主恩召之时,心里充满了一种说不出来的喜乐。但他却怕这种喜乐不能持久,就向一位牧师谈讨这事。那牧师说:“你的喜乐可以持久,但有一个条件,就是必须与主常有交通,凡事顺从他的旨意。若是不顺从,喜乐必要消逝,若是你不与他常有交通,喜乐亦必归于无有。若是你能与主不断的有来往,在凡事上都以他的旨意为依归,你在主里的喜乐就能永无止息。”

19 Dec. 灵命日粮广播–无名火

闲言碎语

  早晨,易文去上学,边走边哼着头一个礼拜在学校里学的一首歌。他喜欢学校,朋友也多。今天是礼拜五,按惯例老师会给他们朗读一本书,有时会读四十五分钟呢。那本书里全是宗教故事,同学们听得都很入迷。

  故事可真是一种犒赏。没走多远,易文追上了葛雷。葛雷瘸腿,但他很坚强。他总是尽量快快乐乐,只要可能,就与其他同学在一起玩。易文与他是很要好的朋友,但其他男同学就不是很乐意与一个残疾人在一起。何况,葛雷从来不肯作坏事,不管什么时候,男孩们若想不服从老师,或者戏弄其他同学,葛雷都不肯同流合污。

  “嗨,葛雷,你好吗?家庭作业作完了吗?”易文问。

  “我们没有家庭作业吧?”葛雷一下子就紧张起来。

  易文眨眼笑了起来:“我只是跟你开玩笑呢。”

  “嗨,我们今天又有故事听了。我好开心,你呢?”

  “一样。来,我来帮你拿午餐。我喜欢警察以为汤姆在偷东西的那一段。真吓人!”

  “我喜欢汤姆与女基督徒交谈的那一段。它使我想到我自己的灵魂。”

  葛雷文静地说。易文不自然地咳嗽起来,没说什么。葛雷转移了话题,他才松了一口气。“易文,明天到我家来,我得了一个新游戏,我们可以一起来玩。”

  “好啊。什么时候?”

  “什么时候都行。”

  这时他们已经到了学校操场。易文把午餐还给葛雷,一溜烟地跑到足球场他那堆朋友里去了。“嗨!易文,葛雷今早说什么了?”

  鲍波叫道。易文讨厌他们嘲笑葛雷。他叹了一口气,咕噜道:“没说什么。”

  “别逗了!你们不会一路走到学校,一句话也没说吧!”麦可嘲弄地耸耸鼻子。

  鲍波咧嘴一笑:“他向你布道了吧?”

  “好葛雷总是在布道!”马轲怪腔怪调地添油加醋。

  “我们只是谈到罗洁小姐给我们读的故事,没说别的。”易文希望他们不要再谈葛雷,但他不敢跟他们这样明说。他不想失去朋友。

  麦可讽刺说:“我打赌葛雷仔一定喜欢它。那是最适合他的故事。至于我,我觉得它怪里怪气的。”

  “就是,她应该读些怪物的故事。”鲍波建议说:“不过对小葛雷来说,那会吓死他的。”

  男孩们又闹又笑起来。“伙计们,来,我们来玩吧。球哪儿去了?”

  马轲喜欢踢足球,不愿浪费更多的时间。“就是,孩子们,我们不要再浪费时间了。”

  易文模仿着老师。他很高兴他们转移了话题。模仿其他人是易文的专长,总能把男孩们逗得哈哈大笑。“易文,学苏珊!”

  鲍波催促道:“我喜欢看你学她。”

  易文一点也没有犹豫,就学开了苏珊。她不很聪明,考试不及格时,总是眼泪汪汪的。她戴着一付厚厚的眼镜,说话有些口齿不清。易文这一模仿她,男孩们哄得更厉害了。“学葛雷,易文!”

  麦可嚷嚷道。“快点啊,别娘娘腔!”

  见易文有些犹豫,马轲紧逼不舍。易文心中很明白,这样作不对,但他想博得众人的欢心。于是他开始模仿葛雷,夸张他的动作,摆出最滑稽可笑的姿势来。易文注意到有几个高年级的男孩也向这边张望,心里美滋滋的。突然,所有的男孩都安静下来。易文以为是老师来了,一转身,却发现站在那里的是葛雷!从他脸上的表情看来,整个表演他都已经尽收眼底。易文想吐。他等着葛雷哭,或者发脾气,没想到葛雷什么也没说。他只是转过身去,一跛一瘸地走开了。“葛雷,等等!”

  易文在后面叫。葛雷没有等他。易文从来没见过葛雷脸上这样一种受伤的痛苦表情。“易文,别担心,他会没事的。”

  鲍波尴尬地说。这并没使易文好过一点。那一天过得一塌糊涂,他几乎没跟任何人说话。作功课时他偷偷地瞄了葛雷好几眼,葛雷似乎又不是很专心。他希望自己能跑过去,揽住葛雷,痛痛快快哭一场;他但愿自己有勇气求葛雷原谅他。他感到自己像个叛徒,而明天他还约好去葛雷家里!易文又瞄了苏珊几眼,她正擦数学作业本上的一个错处。她似乎总是作错事,没有人敢对她表示友好,课间她总是一个人玩。易文深深感到羞耻。放学了。易文回到家中,径直冲到自己的卧室,关上了门。他一头栽到床上,哭了起来。

  妈妈经常警告他,不要随大流,而他却伤害了他最好的朋友,还戏弄苏珊!仅仅是因为想随大流!父母还教导过易文,应该把他所有的需要摆在神的面前。他想试一试,结果是哭得更厉害。神对他该是怎样的愤怒,他怎么才能纠正这个错误?葛雷还会跟他说话吗?他作了这样可恶的事,神还会听他祷告吗?

  “易文!”是妈妈在叫,“来喝点东西!”

  易文想答应一声,却说不出话来,他难过极了。“易文?”

  妈妈上楼来了,“儿子,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她看见他满脸是泪,心疼地问。易文想不哭,但怎么努力也没有用,泪还是一串一串地落下。妈妈把他揽在怀里,等着,直到他止住泪。然后温柔地说:“告诉我怎么回事。”

  易文向她坦白了自己的所作所为,自己想合群的动机,他真是希望自己没有作过这样的事情。“你为此祷告过了吗?”

  妈妈问。易文一听妈妈问这个,又哭了:“我试过,但我感觉神不会听我的。”

  “你是个非常顽皮的孩子,也很不友好,的确不值得神的垂听。但如果你向祂认罪,祂会愿意饶恕你的罪过。易文,你应该把事情一五一十地向神坦白,求圣灵在你的心里作工,使你真正悔改。”

  这一席话妈妈说过不止一次,但这次易文是用心在听。“儿子,我让你一个人呆几分钟,然后下楼来吃点东西。”

  易文试着按妈妈的建议去作,向神认罪,但他觉得比先头更难过了。如果神永远不再听他,他也不觉得意外。他觉得自己不配站在圣洁的神面前。最后他下楼去了,心里仍然沉甸甸的。爸爸一回来,妈妈就把他拉到卧室里。易文知道妈妈在跟他说这件事。他也知道爸爸饭后一定会跟他谈话的。晚饭后,像往常一样,他们收拾了桌子,呆在厨房里,读完经,祷告完了,到了谈论当天的经历的时候。爸爸问:“你准备怎么办?”

  “我不知道。葛雷要我明天去他家,但那是在……”

  他的声音哽咽住了,又想哭。晚饭时他吃得很少,甚至连动也没动他最爱的甜点。“你认为你应该等到明天吗?”

  爸爸问。易文的胃扭成一团,他觉得自己根本无法再面对葛雷。但他也知道爸爸是对的。“你必须向他道歉,“

  爸爸说:“但道歉并不能治愈你所造成的创伤,至少很长时间都不会。你也受了伤,儿子,你的灵魂受了伤,这伤只能由圣灵来医治。我希望你不会马上就忘掉这一教训。想摆脱我们不喜欢的事很容易,这就是其中的一件。也许到了下一个礼拜,你就会奇怪,自己为什么会对这件事这么不安。但神是不会忘记的,你的罪必须由神来饶恕。”

  易文点点头,他知道这个道理。但神会饶恕他的罪吗?”你想要我同你一起去葛雷家吗?”

  易文想说不,但有爸爸支持他会好一些。于是他悄声说:“我想。”

  去葛雷家的路从来没有这么短过。易文想抱住爸爸的手,但他不愿任何人看见他这样子。

  他按门铃时,手抖得很厉害,心跳得很急促,嘴唇发干。他只想拔腿跑开。但葛雷的爸爸开了门,要他进去:“葛雷在客厅里,易文。约翰,请进。”

  后面那句话是对易文的爸爸说的。 葛雷正费劲地在读一本书,他已经听见了前门的对话,等着易文迈进客厅。

  “嗨,易文。”他向客人打招呼。

  易文应了一声。突然之间他明白了自己作的是什么。他似乎对葛雷有了一种新的认识:一个瘸腿的男孩,经常要忍受疼痛,动过好几次手术;一个神的孩子。而他易文竟然当着所有男生的面拿他当笑柄!他感到自己只有被扔进地狱,公义才能得到伸张。除此以外,他不配得到其他待遇。 ”你生我的气了吗?”

  他知道这是一个愚蠢的问题,但他不知该问什么。“不。”

  “为什么?”易文瞪着葛雷,“怎么可能?”

  “易文,我被饶恕过许多更可怕的罪,我不应该生你的气。”

  “可是葛雷,我所作的,实在太可恶了。我知道我伤了你的心!”

  泪又要夺眶而出,易文使劲把它憋回去了。“是的,你伤了我的心,“

. . . → Read More: 闲言碎语

圣诞快乐! 送贺卡 传福音

造就故事 – 膏油涂抹的教训(4)

求主买回缝纫机

一作裁缝的弟兄,被主的爱摸着,觉得该在建造会所的事上有分,但他没有积蓄,也无财产,就把仅有的一架缝纫机献给教会。教会负责的俞成华弟兄,知道他的情形,没有缝纫机,一家的生活就没法维持。于是为他祷告,求神再给他预备一架缝纫机。并且求主,最好有弟兄把这架缝纫机买来送给他。当他祷告时,里面忽然有一意思,你就去买来送给他吧!他就答应主的要求,很欢喜的照着估价把它买来,送给这位裁缝弟兄。这给我们看见,神要作工必须藉着有负担的人。

18 Dec. 灵命日粮广播–耶和华以勒

神是真的

  医院的一间病房里,躺着一个病人。他不时发出几声呻吟。护士们尽了最大努力,要使他舒服一些。这会儿,医生来给他作检查。他问病人感觉怎样,病人恶狠狠地诅咒起来。医生听了很难过,劝他:“别诅咒神,你应该用祷告来代替诅咒。”

  “我不相信有什么上帝!”

  病人脾气很大,“我看不见祂,听不见祂,也闻不着祂,感觉不到祂。”

  医生沉默了几分钟,然后开口说:“先生,我相信你有任何病痛。我已经全面检查过你,但我找不到任何疼痛。我看不见它,听不见它。你一定是向我撒了谎。”

  “那不是真的!”

  病人抗议说:“我知道我的病痛是真的,因为我的体内感觉到它!”

  “这就是我怎样知道神是真的。因为我感到祂在我里面的存在。”

造就故事 – 膏油涂抹的教训(3)

耶稣拉一腿撒但拉一腿

有一个六岁的孩子,名叫雅各。他有一个离家外跑的坏习惯。有一天,他的母亲对他说:“倘若你再出去乱跑,一定要受惩罚。”不久这个外跑的试诱来了,他又顺服了它。当他回家之时,他的母亲对他说:“雅各,你还记得我曾对你说过‘你若再乱跑,我要处罚你’的话吗?”雅各说:“是,我记得。”他的母亲便问他说:“那么,你为何还去作呢?”雅各回答说:“母亲,是这样的,当我站在路上思想这事的时候,耶稣来拉我的一条腿,同时,撒但也来拉我的另一条腿,但我只略略的倾向撒但的一面,就被他拉走了。”一个体贴肉体的基督徒,也常这样拒绝圣灵的引导,而落在撒但的辖制之下。“不要叫神的圣灵担忧。”(弗 4:30)

17 Dec. 灵命日粮广播–果中之王

不停止祷告

  几个牧师聚在一起,讨论一些难题。有人问”不可停止祷告” 的命令该怎样才能遵行。各人七嘴八舌地提出了些建议,最后指定一个牧师就这个问题写一篇文章,下次聚会时用。一个年轻的女佣正在房里侍侯,听到他们的讨论,叫了起来:“什么?整整一个月就用来讨论这段经文的含义?这在《圣经》里其实是最容易也是最好的经文呢。”

  “真的吗,玛丽?”

  一个老牧师说,“你是怎样理解它的?你能一直祷告吗?”

  “当然了,先生!”

  “真的啊?那怎么可能?你要作这么多事!”

  “先生,要作的事越多,我就祷告得越多。”

  “是吗?玛丽,告诉我你是怎样作的。大多数人不会同意你呢。”

  “先生,早晨我一睁开眼,就祷告说:主啊,开我悟性的眼睛;穿衣服时,我祷告说:愿我穿上主的义袍;洗漱时,求神将我的罪洗净;干活时,祈求神给我力量,让我干好一天的活儿;扇火时,我祷告我心中的灵火也能旺旺的;预备和吃早餐时,我求神用生命的粮和纯净的灵奶喂养我;打扫房间时,我祷告求神将我心中的不洁都扫干净;忙着照顾孩子们的时候,我仰望神,祈求我能总是有小孩子一样信靠的爱,当我……”

  “够了,够了!”

  牧师嚷道:“主说过:‘这些真理,向聪明通达人,就藏起来,向婴孩,就显出来。 ‘坚持下去,玛丽,不要停止祷告。至于我们,弟兄们,让我们为这一课感谢神。”

  这个女佣是怎样用她的生活经历解释”不停止祷告”的意思的?

造就故事 – 膏油涂抹的教训(2)

鸽人

阿拉伯的大沙漠里,有一向导员,永不迷途,他的著名绰号叫作“鸽人”。因他行路之时,总在怀里藏着一只鸽子、鸽子脚上缚了一根细绳。每当向导捉摸方向不定之时,立刻放出鸽子,牵着绳子,对准鸽子飞翔的方向领路。照样,圣灵是天上鸽子,他能丝毫无错的引导我们。但是这样的引导,仍然需要一个条件,就是我们“积极的跟随”,换句话说,只有在完全降服的生命里,才能清楚感到圣灵的同在。

16 Dec. 灵命日粮广播–成为完全

好牧人看顾他的羊——约翰·布朗兹

  1517年,马丁·路德将他的《九十五条》钉在威腾堡教会的门上时,约翰·布朗兹年方十八。他住在德国一个叫哈雷的城市里,是一个敬畏神的人,在教会和威腾堡州的影响巨大。这当然让罗马天主教很不高兴,他们对他恨之入骨。

  1546年,哈雷城的居民听到了一个可怕的消息:皇帝查理五世派阿尔瓦公爵率军队来征服他们的城市,迫害新教徒。阿尔瓦公爵决意要铲除一个人,就是约翰·布朗兹。哈雷城被攻下以后,公爵下令,命士兵去找布朗兹,把这个异教徒带给他,死的活的都行。凶恶的士兵冲到了牧师的家。布朗兹听到前门传来的擂门声,吓了一跳,立刻决定逃走。他刚从后门出去,就听见士兵的斧子劈碎前门的巨响。士兵们搜遍整所屋子,也没找到布朗兹。阿尔瓦公爵带着士兵离开以后,布朗兹返回家乡,继续传讲耶稣基督的福音。查理五世听说这事,气得暴跳如雷,决定不惜任何代价,也要抓住布朗兹。

  7月14日是布朗兹的生日,他与家人共享生日晚餐,丝毫没有意识到他正面临着巨大的危险。皇帝派手下格兰威尔率部队开进哈雷,要逮捕布朗兹。格兰威尔径直去了市政厅。所有议会成员就座后,他宣布:皇帝有秘密圣旨。很自然,这些议员们都急于知道是什么样的圣旨。格兰威尔说:“首先你们得郑重其事地宣誓,不把我告诉你们的泄漏给任何一个人。”

  议员们宣誓保守秘密。格兰威尔一脸狡诈的笑,拿出皇帝的信,大声宣读起来:必须把约翰·布朗兹抓获归案。如果诸位协助他捕获这个异教徒,皇帝将有重赏;否则,整个城市要为此承担一切后果。议员们这才意识到上了当,不由又惊又怒。狡猾的格兰威尔知道有不少议员是布朗兹的朋友,因而要他们宣誓保密。这样,他们就无法向牧师报信。议员们知道自己落入了圈套。他们不愿背叛他们敬爱的牧师,又害怕皇帝会施行报复。最后,恐惧占了上风,他们决定帮助格兰威尔。格兰威尔这下有把握布朗兹逃不出他的手心了。他立刻派出一个士兵,去将布朗兹带来。没想到的是,天父的眼睛在看顾布朗兹。就在议员们宣誓保密时,格兰威尔没有注意到有一名议员不见了,过了一小会儿又回来了。这个人一知道逮捕布朗兹的计划,就写好了一张便条。信使到的时候,布朗兹还在与家人共进晚餐。他打开条子,上面写着:“快逃!快逃!快逃!”

  布朗兹迅速换好衣服,离开了家。就在街上,他与前来抓他的士兵撞了个正面。士兵叫住他,问:“你知道约翰·布朗兹住在哪里吗?”

  布朗兹一点没动声色:“知道。我来指给你看。”

  他同士兵一起往回走了一小段路,指给他看街尽头的牧师公馆,然后两人就分手了。士兵到牧师家,布朗兹则出了城门,到了一个叫斯图加特的城市。斯图加特的公爵尤瑞奇热忱欢迎布朗兹,将他藏在宫里。但不久,一个奸细把这事告诉了皇帝,皇帝马上派了一队西班牙骑兵去抓布朗兹。士兵们上路后,在巴伐利亚的选举官家里过了一夜,享受了美味佳肴和一顿好觉。饭间,带队的军官说明了他们此行的目的:“我们从皇帝查理五世那里受命,要带异教徒约翰·布朗兹给他,死的活的都可以。我们已经查明他是藏在斯图加特的尤瑞奇公爵家里。我们打算给他一个’惊喜’。他做梦也想不到我们要去。”

  第二天,骑兵们到了斯图加特。军官径直去了公爵家,命令道:“快把约翰·布朗兹交出来!我知道他藏在你家。这是皇帝查理五世的命令!”

  看来军官是胸有成竹。但他错了。他可没让公爵大吃一惊,相反,公爵让他吃了不小的一惊:“布朗兹不在这儿!”

  “那他会在哪里?他肯定在这里!”

  “我真的不知道他在哪里。”

  公爵又说。军官狐疑地盯着他,公爵又重复道:“先生,是真的。我根本不知道他在哪里,我可以发誓。”

  军官怒火熊熊,但也只得离开,心里还纳闷:布朗兹怎么会发现他们的企图。是那位掌管一切的神在照看着祂的孩子。前一天晚上,士兵们在巴伐利亚选举官家吃饭的时候,军官得意洋洋地解释了他的差事。当时选举官的太太也听见了。军官可没想到这女人是牧师的朋友,把布朗兹藏身的地方也抖露出来。于是她赶紧派人送信给尤瑞奇公爵。公爵接到信时已经是后半夜。他立刻叫醒布朗兹:

  “恐怕你又得去逃命了。一个奸细向皇帝告了密,明天他的士兵就要来抓你了。你必须马上离开。不要告诉我你去哪里了,这样我就什么也不能告诉他们。愿神与你同行,一路上祝福你。”

  布朗兹匆匆拥抱了公爵,只带了一条面包,离开了公爵府。夜很暖和,月光也很轻柔,一只猫头鹰在附近的什么地方叫着,一只小动物在路旁的茂密的灌木丛中奔跑。没人看见布朗兹穿过公爵府的重重大门,然后停下 。他该去哪儿呢?悲伤和疑惑突然淹没了他,他扑通跪下,祈求神帮助。然后他拣了一条路,穿过似乎是无边无际的山毛榉树林。小小的房子到处都是,但除了最后一所,所有的门都是锁住的。他好像听见一个声音对他说:“进去。”

  乘着月光,牧师顺着楼梯,悄悄地爬上了阁楼,一点也没惊醒房子的主人。他在阁楼的地板上坐下,为这个避难处感谢了神。等他吹干净一块地方,躺下时,第一缕晨光已经长地平线上照了出来。几个小时以后,他醒来了。他四处张望,想知道自己在哪儿。几步以外,有一大堆柴草,他觉得柴草的另一边也许会好一些。他一声不响地爬过柴草堆,一眼就看到阁楼的角落有一根粗大的横梁。“非常棒的藏身处。”

  他想着,在横梁后坐下来,吃了一点面包,一边竖着耳朵,想从各种声音里辨别出他在哪儿,发生了什么事。过了一会儿,他听见一阵马蹄声。没错,是马蹄声,他的心跳加快了。一定是皇帝的马队,抓他来了。邻居们站在外面,议论纷纷,每一个字都没逃过布朗兹的耳朵。马蹄声渐渐远去,人们也走远了一些。几个小时以后,牧师听到人们在下面讲话。一个女人说:“城门真的要封上吗?”

  一个男人回答:“是真的。士兵要搜索村里的每一所房子,一定要抓住那个异教徒!”

  傍晚时分,布朗兹听见柴草堆里有沙沙的响声。他平躺在横梁后面,屏住呼吸。声音越来越近,在他头边停住了。布朗兹慢慢地把头转过去一看,不禁为自己的害怕笑了起来:来的是一只鸡!可马上,他的心里又开始发慌–那只鸡下了一个蛋。“鸡一咯咯达,就会有人来拣蛋,轻而易举地就能发现我。”

  可母鸡并没叫,而是像来时一样,静静地踱开了。牧师的担心转为对神的感谢。他想起了乌鸦曾按照神的命令给先知以利亚送饼送肉。他就着鸡蛋吃了一片面包,深信主会照看他。神没让他失望。每天,那只鸡都来到老地方,下一个蛋,又一声不吭地走了。

  但西班牙军队越来越近了。布朗兹听见人们在楼下议论说:“今天士兵就会来搜索我们这个地区。”

  果然,很快士兵就出现了,门也没敲就闯了进来。牧师将自己交到信实的救主手中,在藏身之处尽量往后缩。现在有几个士兵爬上阁楼来了,要看异教徒是不是藏在那里。他们到处找,一个士兵用剑在柴草堆里捅了好几次;另一个则往茅草屋顶猛戳。“他不在这里!”

  一个士兵嘟嘟囔囔地抱怨着。“去下一家搜!”

  长官发了令,部队离开了这所房子。至今为止,布朗兹已在小阁楼上藏了十五天了。每天母鸡都来,在他身旁下一个蛋。第十六天,鸡没有来。皇帝的军队也在同一天离开了。布朗兹从楼下的人那里听见了这个消息。等到天黑,他就静悄悄地离开了这个难忘的藏身地,回到了公爵府。公爵与老朋友重逢,是多么高兴啊!神用奇妙的方法保护,喂养约翰·布朗兹,真是叫他赞不绝口。

  没有人的力量,也没有能力的使者,没有奔腾的骏马,也没有好战者的夸口,能救你于追捕中。但神从死亡和羞辱中拯救敬畏和信靠祂名的人,他们永不缺乏。

造就故事 – 膏油涂抹的教训(1)

拉带子

盖恩夫人曾对膏油涂抹的教训之感觉和性质说了一个比方:当一个一岁的小孩子刚学走路的时候,母亲常在他的腰间扣着一根带子,另外一头拉在自己手里,让小孩子学习自己走路。当小孩子走动自如的时候,她就放松这根带子,任其自由行动;惟当小孩快要跌倒,或者快要碰着危险,临近火炉之时,就立刻将带子一拉,使他不致遭遇危险。圣灵在我们里面也象母亲的那根带子一样,当我们的行动、言语、思想不离开主的路,他便让我们里面感觉平安。若是我们说错、行错事情的时候,或者将要做错的时候,里面就有一个那样的感觉,好象母亲拉小孩子身上的带子一样,这种感觉就是膏油涂抹的教训。

15 Dec. 灵命日粮广播–奇妙话语

« 1 ... 465 466 467 468 469 470 471 472 473 474 475 ... 49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