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  鼠   

哆,哆,哆,上帝啊,天好冷呀。   

他们都去冬眠了,可怜我得了失眠症,一直睡不着——看来我今年的失眠比往年更厉害了。往年我一祷告两三句就睡着了,现今呢,我跪了半天还清醒得很呢!   上帝呀,我的那些藏在第三号保险箱里的松果,我的放在枕头底下的橡子股票,不知道会不会被讨厌的田鼠发现,如果那些东西被偷,上帝呀,我真不想活下去。唉,我还是睡不着,怎么办。   

哆,哆,哆,天可真冷呀,他们打鼾的声音好大呀。   

他们真有福,他们太无知了,他们从来不去计算三天以后的事情。他们不晓得自己已经呼吸了多少原子尘,他们不晓得成年松鼠的死亡率,他们不知道图书馆里流行着什么主义。他们,他们真有傻福。   

至于我,上帝,我是一只有脑子的松鼠,我的神经系统很细致,真的,我是不容易睡得糊里糊涂的。   

而且,还有,上帝,我怎么知道我睡了以后一定会醒呢?我真怕睡呀,我的工作效率比别人高,我的跳跃姿势比别人美,我能唱好听的诗歌,我能讲长篇的道——但是,上帝,我不懂得怎样安安心心地睡。   

这真是要命啊——一颗松果,两颗松果,三颗松果,四颗松果,五颗松果,六颗松果,七颗松果,八颗松果,九颗松果……哆,哆,哆,哆,我快冷死了,我数到第几颗松果了,二百一十三颗松果,二百一十四颗松果……   

明年我打算装空气调节器,那样就好些了,但是,当然,我是说——如果你赐福给我,使我明年收入好些的话。我数到几了,二百四十四颗,二百四十五颗……我祷告到什么地方了?对了,空气调节器,一旦有了空气调节器,我想我大概就比较容易学会做一个能安息的信徒了。   

哆,哆,哆,我忽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我夏天买回来的花生不知道有没有发霉,还有前天换回来的栗子不知道会不会生虫,还有,连我认为最可靠的橡子股票,最近也显然有下跌的趋势,唉,我真不放心。   

对了,我的尾巴最近掉毛掉得厉害,怪不得我老感觉冷,我真怕我长了毛癌了,上帝呀,求你保佑我,我现在找不到医生,医生都冬眠了,你如果不可怜可怜我,我恐怕就一觉睡过去了。喔,还有,我的屋子有点漏了,不晓得会不会滴进雨来,我真担心。还有,还有……喔,我真累,可是睡不着。   

唉,我想起来了,你是不睡觉的,你一定不明白失眠的苦处。唉,我真怕我睡不着。   好,我要继续数松果了,二百九十七颗,二百九十八颗,二百九十九颗……

分享家:Addthis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