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For this reason, since the day we heard about you, we have not stopped praying for you. We continually ask God to fill you with the knowledge of his will through all the wisdom and understanding that the Spirit gives,” — Colossians 1:9 Listen to chapter Copyright © 1973, 1978, 1984, 2011 by Biblica.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19年三月
« 2月   4月 »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祈祷出来的能力 – 2

邦兹著 滕近辉译 二 “在一切之上,他是一个在祈祷上有优越表现的人。他有内在属灵的涵养,灵性的重量。他的讲章与行为都表现敬虔与严肃,他的少而意义丰富的言语,甚至常使陌生者感到惊异而钦慕,他用这些话去安慰人、勉励人。在我所见所觉的一切事物中,最可畏、最敬虔的就是他的祈祷。他的祈祷是一个见证,他比其他的人更认识更亲近主。那些越熟识他的人,到他面前时就愈有一种最恭敬而畏服的态度与感觉。” ——宾威廉 最优美的品德,可能因稍微的变质而产生苦果。太阳将生命给予万物,但是日射病能使人死亡。讲道能使人得生命,但是它也能使人的灵性死亡。钥匙是在传道人的手中,他能开也能关。讲道是神为了灵命的孕育与成长而设立的重要工作。如果做的恰当,他的益处是不能概述的;但是如果做的不正确,它的恶果甚至过于任何恶行为。如果牧人疏忽职责或草场被毁坏,就可不费力的将羊群伤害;如果守望的士兵睡觉或水源与食物被下毒,就可不费力的取得敌人的城池或阵地。撒但既看见传道人身享受各种神所赐的特权,并且身上担着关系重大的各种责任,他如果不趁机以强大的力量来破坏他的品格与讲道,他以诡诈著称的威名便要扫地了。面对这一切的危险与仇敌,保罗所说的“谁能担当的起呢?”是十分合适的。 保罗说:“我们所能承担的,乃是出于神,他叫我们能承当这新约的执事,不是凭着字句,乃是凭着精意。因为那字句是叫人死,精意是叫人活”。真正传道人的工作(新约的执事)是神的手所摸过的,所帮助的,所完成的,神的灵带着他膏抹的大能与传道人同在,圣灵的果子存在于他的心中,使他与他的信息充满生命与能力。他的信息使人得生命,正如春天带来生命一样,正如复活使人得生命一样。他的信息更能使人得热烈丰盛的生命,如夏天所给于花卉的生命一样;也能使人得结果子的生命,像秋天使百果成熟一样。那能将生命给予人的传道人,是神人,他的心中时常渴慕神,他的灵时常“紧紧的跟随”神,他的眼对于神是专注的,肉体与世界在他里面已经因神的能力而被钉死了,他的服事与工作象那给予生命的滔滔河水。 使人死的讲道,是不属灵的讲道。其讲道的才能并不是由神来的,其力量与刺激乃是由较低的泉源而来的。圣灵的工作并不在讲道者的身上与讲章中显明。使人死的讲道,也可以发动各种的力量与作用,但是并不是属灵的力量。它们可能与属灵的力量相似,但仅是影子与赝品而已。它们似乎能给予生命,但仅是象临时所加的磁力而已。使人死的讲道是字句的讲道,可能十分文雅得体,但仍然只是字句—— 干枯、空洞、荒脊,象糠枇一样的字句。字句可能含有生命的种子在内,但是没有春天的温暖使它生长,它只是冬天的种子而已,与冬天的土地一样僵硬,与冬天的空气一样冰冷,不得暖力,没有芽蕊。 字句的讲道中不是没有真理,但是真理自己并没有给予生命的能力,必须有圣灵的能力来使用它,然后它才拥有神的大能。没有被圣灵充以生命的真理,与谬理一样的使人死。即使是纯净无杂质的真理,它的阴影与作用仍然置人于死地,其真理无异于谬理,其光亮无异于黑暗。字句的讲道是没有“恩膏”的讲道,既无成熟,又无圣灵之工。他可能使人流泪,但是眼泪并不能发动神工作的机器,眼泪可能只是冰山上一丝夏天的微风,除了表面的一触之外,别无作用。它可能造成新的感觉与热诚,但仅是人所造成的感情与演说家的热诚而已。 传道人可能因他自己所发出的火花而有情绪上的激动,可能解经时口若悬河,热心于将自己头脑的产物传讲出来;一个教授可能仿效使徒心灵里的火、头脑的智慧与精神的力量,可能冒充圣灵的工作。字句藉着这些辅助可能闪烁发光,很象圣灵的亮光所照耀着的一节经文,但是这样的闪烁没有生命,象一块撒满珍珠的田地没有生命一样。他的字句后面,气氛后面,态度后面,动作后面,所有的是死的质素。 那造成这种情形的基本原因,是在传道人自己身上;他里面没有那能产生生命的大能力。他可能在信仰上是纯正,动机是诚实的,具有热诚与洁净的生活,但是“他里面的人”在其深秘之处尚未在神面前破碎,尚未向神投降,他内在的生命与生活,尚未成为传达神的信息与能力的通道。仍然是自己居于心中的至圣所中,而不是神住在那里。在他里面的某处,仍有“不传导体”存在着,使神的电流不能通过。他内心的深处尚未感觉到他属灵的极度破产与绝对的无能,他尚未学会发出一种不能形容的对自己绝处的呼喊,直到神的能力与火进入他的心中,充满他,洁净他,加力量给他。那有毒的“重视自己”与“依靠自己”侵占并污秽了那应该归神为圣的心殿。传道人必须付上重大代价才能获得那能给予生命的讲道。处死自己,以死对世界以及心灵经历生产之苦。只有经过十字架的传道人才能有经过十字架的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