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The Armor of God] Finally, be strong in the Lord and in his mighty power. Put on the full armor of God, so that you can take your stand against the devil’s schemes.” — Ephesians 6:10-11 Listen to chapter Copyright © 1973, 1978, 1984, 2011 by Biblica.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19年三月
« 2月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祈祷出来的能力 8

八 “祈祷是人类的心思所能从事的最高最费力的活动,那就是说,需要运用我们一切官能的集中力量在祈祷。属世的民众与许多常识渊博的人,完全没有从事祈祷的力量。”

——寇勒利

威尔逊会督说:“在马尔丁的日记中,最引起我注意的,是他祈祷的精神,他所献与这职责的时间,以及他祈祷的热切。”

倍逊因长时间的祈祷,而使他所跪的硬木板上留下许多穴印。他的传记中说:“他的有恒而极久的祈祷,完全不受环境的影响,是他的一生中最惹人注意的事实,这事实指明一切想追上他的功业的人所必须尽的职责,他的显著而几乎毫无挫折的成功,无疑的大部份是由于热切而有恒的祈祷所获致的。”

那以基督为最宝贵的狄仁特侯爵,在祈祷以前吩咐他的佣人在半小时以后叫他。到了时候,他的佣人从一个小洞里望见他面上那种充满了神圣气氛的样子,不愿叫他。他的嘴唇在动,却完全无声。佣人等了三个半小时才叫他,他起身时说:“半小时与基督谈话这样快就过去了。”

布锐奈德说:“我喜爱独自在我的茅屋内,在那里我可以多用时间祷告。”

在循道会的历史中,卜拉威是以圣洁虔敬,讲道上的奇妙成就,及其令人惊异的祈祷效验而著名的一位传道人。他常常用数个钟头祈祷。他几乎在膝上过生活。他象火焰一样在他所负责的布道区内巡行,在他祈祷的时候灵火就在教会中燃烧起来。他一次进入内室祈祷就要用四个小时。

安得烈会督将每天五小时的大部分用在祈祷与灵修上。

亥甫拉克爵士每天把首两小时献与神。如果他的军队在六时前进,他就提早于四时起身。

克尔斯伯爵每日六时起身,为要在七时三刻领导家庭崇拜以前取得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来读经祷告。

耶德逊博士在祈祷上的成功,被认为是因为他多用时间祈祷。关于这一点他说:“如果可能,你要把一切事务安排好,使你可能从容不迫的将二三个小时用在灵修与在隐密处与神相交上。你要努力追求每日七次放下事务,离开友伴,在内室中将你的心向神举起。半夜起身祷告,以之为一日的开始,在夜间的宁静与黑暗中作这神圣的工作;在黎明时,在九、十二、三、六、九各时辰都作同样的事。以任何可能的牺牲与代价来维系它。你要思想你的时光是短的,决不可容让事物与友伴把神从你夺去。”我们说:这是不可能的,是颠狂的指导!但耶德逊博士为基督影响了一个国害,以不灭的花岗石把神国度的根基立在缅甸境内。他是成功的,是那以大能感动世人归向基督的少数人中之一。许多比他更有才能恩赐与学问的人,不能留下这样的痕迹。他们的工作好象沙上的脚印,但是他把他的工作刻在金刚石上,其成就的深刻与持久,是由于他用许多时间祈祷。他藉祈祷使铁红热,神的匠手就以持久的能力加以铸造。没有一个不祈祷的人能为神完成伟大而持久的工作。没有一个不多用时间的人能成为一个祈祷人。

祈祷是否仅是惯例式的,沉闷而机械化的一种活动。祈祷是否是一种琐屑的动作,我们反复行之直至它的主要品质不过是驯静、短暂与浮浅而已?里登说“祈祷果真如许多人所想,只是在舒适的出神幻想的几分钟或几个钟头中,所作的一种散漫的,半被动式的感情活动么?让那些真正祈祷过的人把答案告诉我们。”他们有时与雅各同用摔跤两个字来形容祈祷——与一种不可见的力量摔跤,这摔跤在那些诚恳热切的传道人的生活中,常常持续至深夜,甚至直到黎明。他们象保罗一样,将代求称为挣扎。在祈祷的时候,他们将眼睛注定在那客西马尼园里流泪的伟大代求者的身上,注定在那因顺服与牺牲的痛苦而滴下如血点一样的汗滴的主身上。恳切是成功的祈祷原质。恳求不是昏沉沉的作梦,乃是全力以赴而持续的工作。“天国是努力进入的,努力的人就得着了”(太 11:12)。这句话就祈祷来讲,尤其真实。哈米顿会督说:“没有一个人可能藉祈祷有什么大的成就,除非他在开始祈祷时,就认为它是一种需要动用一切热诚来准备并坚持的工作,这热诚就是我们在我们所认为最有益最重要的事上所表现的。”

上章 下章

【核战与被提】Part2 -萧丹平讲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