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But after he had considered this, an angel of the Lord appeared to him in a dream and said, “Joseph son of David, do not be afraid to take Mary home as your wife, because what is conceived in her is from the Holy Spirit. She will give birth to a son, and you are to give him the name Jesus, because he will save his people from their sins.”” — Matthew 1:20-21 Listen to chapter Copyright © 1973, 1978, 1984, 2011 by Biblica.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17年十二月
« 11月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末世枢纽战 雷克·乔纳 著 2

第二章 种族歧视与死亡之灵

民要攻打民,国要攻打国。多处必有饥荒、地震。这都是灾难的起头。(马太福音24:7-8)

在这段经文中,译为“民”的这个字,希腊原文是ethnos。英文“种族”这个字,就是从它演变来的。这段经文是主耶稣回答门徒末世征兆问题的一小部分。祂宣告这个世代终结与祂再来的时候,会有一个很特别的征兆,那就是种族的冲突。其实这个预言正在实现。如今,世界与教会面临最大的问题之一,就是种族冲突。

世界对种族问题已经失控。主要原因是因为有一种不是用任何立法或人为机构可以阻挡的属灵势力。只有先在天上捆绑,才能在地上真正捆绑。假如教会不去面对这个问题,先克服自己内部的歧视,用属灵的权柄胜过它,那么这个世界就会很快陷入混乱、毁灭,与空前未有的苦难的深渊。这全都是因种族冲突而起。正如主耶稣在路加福音所说的:

日月星辰要显出异兆,地上的邦国也有困苦,因海中波浪的响声,就惶惶不定。 天势都要震动,人想起那将要临到世界的事,就都吓得魂不附体。(路加福音21:25-26)

启示录17:15叙述,“…你所看见那淫妇坐的众水,就是多民,多人、多国、多方。”所以路加福音经文的。海中波浪的响声当就是指万族中的动荡,或是种族冲突。这个现象会严重到令人因害怕而昏阙。种族问题不会随着时间而消失,反而会愈来愈严重。假如我们越延迟对付这个营垒,它就变得越严重。目前这个压力,在所有世界级的大都市里几乎都在增加。当这个问题爆发的时候,它将不限于都市。虽然是如此可怕,但主耶稣已经证明,祂有平息风暴与大海的能力。大卫王曾宣告,主耶稣是:

拯救我们的神阿,你必以威严秉公义应允我们。你本是一切地极,和海上远处的人所倚靠的。 祂既以大能束腰,就用力量安定诸山。 使诸海的响声,和其中波浪的响声,并万民的喧哗,都平静了。(诗篇65:5-7)

主会再站起来,用祂的话平静喧哗的大海。主曾来摧毁撒旦的工作,如今也以同样的目的差遣我们。我们不是站在原地观看,而是站着抵挡黑暗,把它向后推。

种族歧视不仅是一个鬼魔,或一个鬼魔首领,它是一个“世界的统治者”,它是地上最厉害的营垒之一。它已经散播比其他事物更多的死亡与毁灭,只要想想看最近发生的种族冲突,就能了解了!历史上最恐怖的战争,包含世界第二次大战,都是因种族歧视而爆发的。这个厉害的灵不但为死亡之灵铺路,也在增强死亡之灵的力量。使徒保罗很了解,当我们克服终极种族障碍的时候,也就是当外邦人在基督里被接上,克服犹太人和外邦人之间分化的时候,这就跟“死而复生”一样(罗 11:15),也可以说是胜过死亡了。

种族歧视根源

种族歧视有两个根源。第一个就是骄傲,即肉体的骄傲,这是骄傲最卑下的面貌之一。它按外表论断人,是骄傲的终极面貌。简单地说,骄傲就是我们觉得自足,不需要神以及其他的人。在这样的状态下,我们和别人之间竖立起一个明显的障碍。

种族歧视的第二个根源,就是害怕。无安全感是亚当堕落之后,神与人之间隔绝的结果。无安全感的人很害怕与他们不同的人。种族歧视是骄傲与害怕两个因素密切的结合,信赖是友谊发展的桥梁。你可能对人有爱,甚至有真正的饶恕,但是假如你没有信赖,就不可能发展出友谊。害怕与骄傲拆毁促成友谊的信赖,进而产生分化。

基督的十架对付又克服了人的骄傲与他的不安全感。父差遣圣灵到世界上唤醒有罪的世界,当我们对罪醒悟了,我们才会到十架前寻求主的恩典与饶恕。因此当我们建立对救主的依赖,恢复对祂的信赖,进而可以拆毁我们的骄傲。十字架在我们里面的工作越深,我们就越谦卑,也能在祂爱里越有安全感。我们原来与神的本性迥然不同,但是借着祂的恩典,我们回到祂那里,并在我们里面产生对个性不同的人有宽容的心。同时,属灵成熟的人,能开始从属灵的层面判断人,而不从肉体。

所以,我们从今以后,不凭着外貌「原文作肉体本节同」认人了。虽然凭着外貌认过基督,如今却不再这样认祂了。 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哥林多后书5:16-17)

在一切事情之上,教会不该按人的肤色、人的文化背景论断人。我们必须学习倚靠圣灵看,也只倚靠圣灵判断。就如主耶稣所说: 耶和华的灵必住在他身上,就是使他有智慧和聪明的灵,谋略和能力的灵,知识和敬畏耶和华的灵。 他必以敬畏耶和华为乐,行审判不凭眼见,断是非也不凭耳闻。(以赛亚书11:2-3)

假如我们要学习像祂一样的生活,我们就要学习做同样的事情。以马忤斯路上的两个门徒,就学了这伟大的功课。复活的基督向他们显现,并且对他们详细讲解祂自己。这是基督在传讲基督,再没有其他事情比这种事情更有恩膏了!可是,他们仍然没认出祂。这是因为“祂变了形像,向他们显现”(可 16:12)。

主试图接近我们,我们却常错过祂。这种现象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我们倾向于用外貌来认主,而不是根据圣灵。假如我们是灵恩派的人,我们就倾向有灵恩显现的时候,我们才认出祂来。假如我们是浸信会信徒的话,我们就倾向当祂藉浸信会的信徒显现时,我们才认出祂来。可是,祂常用不同于我们过去熟悉的样式来接近我们。在祂复活后,祂甚至对祂的门徒也是这样。这就是为什么祂一直要我们按着圣灵来认祂,不是按着外貌。

正如主曾宣告。“我告诉你们,从今以后,你们不得再见我,直等到你们说:‘奉主名来的,是应当你颂的!’” (太 23:39)除非我们学会不按外貌来祝福祂差到我们身边的人,我们才会看见主。当主用人想像不到的面貌,来到世上时,甚至连以色列人都没有认出祂来。所以,这并不是神百姓的新问题,但却是一个严重的问题。

多元性中的荣耀

教会拥有并要反映出人类所有基本问题的答案。种族歧视是历史上最古老,又可怕的问题之一,此刻它的势力正壮大中。可是教会将不再一样,这就是主为什么宣告:“我的殿必你为万国(万族)祷告的殿。”(可 11:17)除非教会成为万族祷告的殿,否则教会就不能达成她的使命。

使徒保罗曾说。“方言…作证据。”(林前 14:22)到底作什么证据呢?教会跟巴别塔互为对比。那时人的语言开始混淆,并且形成不同的种族与文化。然而,后来在五旬节,也就是教会诞生的时候,我们第一次看到这样的证据:

那时,有虔诚的犹太人,从天下各国来,住在耶路撒冷。 这声音一响,众人都来众集,各人听见门徒用众人的乡谈说话,就甚纳闷。(使徒行传2:5-6)

教会是人再一次联合的地方,她跨越人的种族、文化,语言等。从天下各国来的犹太人,都用同一种语言听,并且了解,这是不是很有趣呢?主耶稣就是“神的道”,或者说祂是神给我们的信息。当人看见祂的荣耀,当祂被高举起来时,所有的人都要归向祂,并且再次同心领悟。所以,一个真正敬拜主的教会,就是这种联合的证明。正如使徒保罗教导加拉太人,在教会里,不论从任何文化背景或性别而归主的人,在神面前都有同等的地位,

你们受洗归入基督的,都是披戴基督了。 并不分犹太人、希利尼人、自主的,为奴的,或男或女,因为你们在基督耶稣里,都成为一了。(加拉太书3:27-28)

虽然我们在神面前有不同的职位,或在事奉里我们有不同的角色,但那都跟种族、性别、或文化背景一点关系都没有。即使一个刚重生的基督徒,他也能像世界上最伟大的传道人一样,大胆地来到神的宝座前。神不偏待人,假如我们专靠圣灵行,我们也就不会偏待人。

熟悉带来的肆虐

“熟悉的肆虐”是最强悍的属灵枷锁之一。它捆绑堕落的人,并且继续阻碍教会。这个枷锁叫心理学家很为难,因为他们不了解为什么在有酗酒父亲家庭长大的女孩,仍会跟一个贪杯的人结婚。这种现象有很高的比例,她们竟不顾过去所受的痛苦与折磨!虽然过去熟悉的事物是那么痛苦和危险,但它们仍比不熟悉事物的不确定性更容易掌握,她们也就不在乎陌生事物能给她们更多的希望。

同样的枷锁使许多族群不能突破社会与经济的障碍。不论经过怎样的劝告与困苦,大部分的人都害怕改变。我们为什么这么容易被熟悉所捆绑?这是因为我们倾向把安全感建立在我们的环境上。而不是放在主身上。我们若要产生真正的改变,我们就要建立一个坚固的信赖,用它作为走出我们处境的桥梁。通常这个过程是需要花上时间和功夫的,并且超过大多数人所愿意付出的量。所以,这并不是一个新问题。我们甚至看到以色列子民也有这样的捆绑。当他们开始想念埃及的肉锅,而不去思想神超然的供应,就有了这问题。论到摩押这个国家时,耶利米书48:11-12也提到这个问题:

摩押自幼年以来,常享安逸,如酒在渣滓上澄清,没有从这器皿倒在那器皿里,也未曾被掳去,因此,他的原味尚存,香气未变。 耶和华说,日子将到,我必打发倒酒的往他那里去,将他倒出来。倒空他的器皿,打碎他的坛子。

主在这里说,从这器皿倒在那器皿,就是指着改变。这是当时提炼纯酒的情形,把它倒入一个器皿,让它停一会儿,当它停一会的时候,杂质就会沉到底部。然后再把它倒入另一个器皿,再让它静一会,使剩下的杂质下沉。因此,越多次把酒从器皿倒在另一器皿里,酒就变得越纯。摩押没有受到这种提炼的改变,所以,那国的“酒”就不纯,主起誓要将它倒出。

这就是为什么主常让剧烈的改变,来震动我们的生活的原因之一。它们总是令人觉得不舒适,就像酒每次倒入新器皿时,它都不稳定,总有骚动与混乱,这样好滤出剩下的杂质。每当我们被迫改变的时候,有许多事情从我们的生命中浮现出来。通常我们会很快地看出,我们是多么信赖我们所在的“器皿”,而不是信靠主。但是我们再度稳定下来时,我们会变得更纯净。改变会带来洁净。这就是为什么神让以色列在旷野中,不断地迁移。

美国酒

现在我们来看看,应用这个真理在一个国家的情况。有一个很好的例子,就是美国黑人的问题。大多数美国的(黑人)贫民区inner cities犯罪率与暴力的问题,都可以追溯到家庭的问题。黑人家庭中父亲在家的比例很低。那些留在家的,大多数都是很差劲的榜样。到底什么是这个问题的根源?就是奴隶制度。

在以前的黑人社会里,有件不易理解的事情,就是作父亲的每晚睡觉时,想到第二天他可能会被卖,并且可能再也看不到他的家庭,他的心情会怎样?他的妻子或小孩,可能都会被卖,而且他可能永远都不知道他们会到哪里去。这些事情对他们会有怎样的影响呢?这种不能避免的痛苦使父亲、母亲、和小孩都不能真实地向对方敞开自己的心。

西印度有位奴隶主人叫做威尔逊·林治Wilson Lynch。在1712年,他写信给维琴尼亚的英属殖民地。他设计了一个策略来捣碎奴隶的家庭与完整性,免得他们起来叛乱。他预测,当他们摧毁黑人对家庭忠实的时候,黑人唯一剩下的忠实,就只有对他们的主人了。林治宣称,当这个策略实现的时候,它会毁坏黑人家庭的关系结构达几百年。这种恶魔似的预言结果变成真的。几个世代以来,黑人妇女必须兼作父亲和母亲。她们很难接纳那些负起父亲该有的责任的男人,作父亲的也确实很难胜任此任。

. . . → Read More: 末世枢纽战 雷克·乔纳 著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