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Righteousness exalts a nation, but sin condemns any people.” — Proverbs 14:34 Listen to chapter .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20年七月
« 6月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祷告的教会 – ( 3 )

祷告的教会 CHURCHES THAT PRAY 彼得魏格纳   编著 赵瑜 译 第三章 聆听神的声音 一九九一年某个周六夜晚,我无法安眠,不断感受到某种属灵争战正在进行。当我醒来时,隐约记得我梦到了同性恋的灵。 这一切都是那么地不寻常。通常我睡得很好,不太作梦。直到目前我不像许多朋友那样会在梦中从主领受启示。一旦作梦,我很少留意甚至根本不去理会。老实说,我不太注意这个梦,在我生活中有许多问题,但是同性恋根本不会是其中之一。 从主来的话 然而在第二天早上的主日学课程中,我有感动想告诉全班一些话。这也是件不寻常的事。过去几年中,我可以屈指算出这样做了多少次。我感到那是来自神的话,所以我公开地说:「今天早上这里有某个人受到同性恋的诱惑,你不想要,但是很难拒绝,你需要帮助。神会给你那样的帮助。」我知道那是男同性恋的关系,但是我没有提及那部分。 第二天班上的会计洛基洛德(Rocky Lloyd)打电话给我。他说周日晚上他去教会,领受了一些很棒的圣经教导。他觉得教会的崇拜很好,回家后整个晚上都在读圣经。那天晚上他接到两个人的电话,这两个人彼此没有关系。洛基在过去曾对他们两人作过见证:他也知道这两个人都过着同性恋的生活。那天晚上两个人都要求和他发生同性恋的关系。 虽然洛基本没有那方面的倾向,但是他打电话来告诉我,他很感谢神透过我来警告他,他也赞美神在那天晚上用圣灵的宝剑装备他,而且那天早上他在祷告上也获得直接的帮助:在主日学的服事时段中,大卫蓝弗(Dave Rumph)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走到洛基那对他说:「神要我为你祷告,但我一点也不知道为什么。」大卫为洛基祷告,使他一整天都过得胜的生活。 这消息是从哪儿来的? 这显然是神直接和我以及大卫蓝弗沟通的实例。更重要的是,这是从神来的话语,透过我们向洛基洛德传讲。 在前一章中,我提到行动祷告是双向的祷告;我们对神说话,祂也对我们说话,就像我打电话给我在世上的父亲互相交谈一般。对遵从圣经的基督徒而言,这应该是不言而喻的。对许多人来说它的确是。但是教会中却有蛮多人无法赞同我们这时代还能听到来自神的声音。 们通常接受这样的想法:神藉着安排我们的生活来带领、指引我们,但是若假装「听到」神的声音,则是不值得被尊重的行为。 不管用什么方式,如果我们让人觉得是在引述神对个人说的话,或是我们把自认为听到的内容,用自己的话叙述出来,都会让人觉得格外可疑。我在众人面前,站起来分享我自认为来自神的话语,恰当吗? 大卫蓝弗说:「神告诉我……」恰当吗? 行动祷告是双向的祷告;我们对神说话,祂也对我们说话,就像我和在世上的父亲互相交谈一般。「约翰麦维尔今天祷告」 不久前,我在富勒神学院教五十位牧师宣教学博士班的课程。两周密集课程的每天早晨,我都会去拜访担任当日祷告班长的牧师,大约花四十五分钟与他一起祷告。在此之前,我会先在个人的晨祷中,拿出全班的名单,为每一位学生代祷,求神向我显明那天早上谁应该当祷告班长。 刚开始两三天,我会在有感动的十到十五人的名字旁边作上记号。我的好友 – 圣地亚哥地平线卫理宗教会 (Skyline Wesleyan Church)的牧师约翰麦维尔正好选了这门课。然而我没有在他的名字旁边作记号,因为他素以「牧师的教师」著称。我思索: 一、约翰不需要再一次在众人面前展现自己的才能; 二   我不希望别人认为我专门钟情于我们当中的名人,我决定这一次要由其他人来祷告。神却作了不同的决定。第二周的星期一早晨,当我为作记号的名字祷告时,我清楚地听到神在我的灵里说:「约翰麦维尔今天要祷告。」那就够了。 我去拜访约翰麦维尔,由他带领,结果那是两周中最深入、最有力的一次祷告。第二天约翰和我共进晚餐。他说:「我知道你昨天会来找我一起祷告。前一晚我对大卫费雪(Dave Freshour )说:『明天早上我要祷告!』」 这次,我们两人都没有公开分享我们从神那里听到的话,但是当我们私下交通时,都十分喜乐。我们两人都认同非常保守的神学传统,但是我们都相信神今日说话,而且可以清楚地引述他的话。那一次我们真的听到祂说话了。 「我引述神对我说的话」 杰克海福德早在约翰麦维尔和我之前就接受这真理了,他无比大胆地说出来。当他使用「神对我说」这个用语时,他说:「我是指比一般启示或个人内在感动更明确的指示。只有神在我的灵里直接对我说话时,我才会使用它,那是罕见、特殊的情况。我不是指「我有感动』或『以某种方式感受到』。」海福德肯定神对他说话:「那些话是如此清晰,使我几乎可以说:『我引述神对我说的话。』在完全承认自己的罪性和人性下,我感到自己引述至高神对我说:「约翰麦维尔今天祷告」是很恰当的。 我也知道对一些人而言,这听起来简直就是高傲。「彼得魏格纳以为他是什么人,能让宇宙的创造者屈身对他说话?」尤其是这些枝微末节之事,像是:在并无太大诱惑的情况下,拒绝同性恋的求爱,或是拜访某个人,请他在课堂上祷告。 今日来自神的启示? 我完全了解这种想法,因为身为被正式按立的传道人,在过去的事奉中就常有这样的想法。我在神学院中所接受的教导是:神一般的启示经由创造临到所有的人类,而他特殊的启示则局限在圣经中。神可能直接对使徒和先知说话,但是他们已把祂的话写了下来。当新旧约正典正式完成并经认可后,就不再需要直接的启示了。毕竟,希伯来书一 1 – 2 说:「神既在古时藉着众先知多次多地晓谕列祖,就在这末世藉着祂恶儿子晓谕我们」 神已经说了祂要说的话。我们若阅读、应用圣经,就不再需要从神来的启示。如今我仍确信圣经无误,但我也发现神要告诉我们圣经以外的事。例如,我决定和桃乐丝结婚时,没有一句经文告诉我「就是她」。当我蒙召成为勒神学院的教授时也是如此。在邀请艾莉丝史密斯(Alice Smith)成为桃乐丝和我的第一顺位代祷者时,情况仍然没有改变。 读过「祷告战士系列」的第二本书「祷告的盾牌」的,都知道我喜欢将蒙召特别为我们和我们的事工祷告的人,区分为第一、第二、第三顺位代祷者。目前桃乐丝和我有十八位第二代祷者和一位第一代祷者,结合成一支由十九位亲密祷告同伴组成的团队。 我相信第一代祷者只能由神拣选,所以在建立这样的关系之前,非得听到神的声音不可。由神亲自来巩固这种关系,这件事之所以重要,原因之一是祂通常会将有关代祷对象的事,直接告诉这位代祷者。例如,一九九零年十一月十五日,艾莉丝在她的日记中写道: 「休斯敦时间下午一点十五分左右,彼得魏格纳有危险。当我开始代祷时,主给我一个异象:有一个掌权的恶魔从南方来,他有人形那样大,盘旋在魏格纳的头上,手中拿着箭瞄准他的心。我大叫:『主啊,救他!怜悯他,救他!』主启示这是死亡的灵。我求问圣灵,魏格纳是否无恙,祂说:『他的生死还不确定。 我痛苦万分!打电话要艾迪(艾莉丝的先生)祷告!当我呼求怜悯,提醒天父祂对魏格纳的计划,引述经文并和黒暗的势力争战时,主对我说诗篇第一四四篇是给彼得的话。 . . . → Read More: 祷告的教会 – ( 3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_jMXBGYQTqc

Shema Yisroel Medley – Freilach Band, Shira Choir, Daskal, Benny, Leiner & Green / מחרוזת שמע ישראל

来自锡安的信息

 庆祝耶路撒冷日: 53周年纪念 耶路撒冷日的庆祝从今天晚上开始并持续到明天。耶路撒冷于1967年归回以色列,今年是耶路撒冷归回第53个年头。这一天是在城中的街道上载歌载舞献上赞美、感谢的喜乐时刻。(以色列疫情管控放松了。) 所以,如果你们愿意,也可以与我们一同简短地庆祝一下。下面的这段录像是耶路撒冷非官方市歌“金色耶路撒冷”。这首歌是 1967年 三日战争发生的三天前写成的。歌曲的作者 Naomi Shemer 当时不曾想到战争那么快地爆发了并使耶路撒冷归回到犹太人手中。 Shemer 创作的这首歌充满了圣经的主题,歌词描述了一座吸引人的、金色的城市。松树的香味弥漫在耶路撒冷清新的山风中。古老的歌声依然在整个耶路撒冷沉睡的街道和城墙上回响着。 但是,这首歌里也包含了对耶路撒冷荒凉的哀叹。这座孤寂的城渴想她的百姓归来,就像百姓也渴想可以回到城中一样。 “金色耶路撒冷”这首歌所描述的耶路撒冷与今天这个繁华喧闹的城市是不同的。如今(2020年),路上车辆的喧嚣、人流穿梭、喧闹的中东式的商业销售打破了任何残存的一点点宁静。这一切见证着神奇迹般地和先知预言性地恢复了他古时立约的百姓。 不止如此。 从这首以色列的经典歌曲中,我听到了整个以色列民族的呼求。这个呼求不是仅仅为着这座城市,这个呼求是要神的同在和荣耀再一次回到他的百姓中间。只有弥赛亚耶稣基督能够回应这个呼求。 请借由欣赏这首歌来庆祝耶路撒冷日。让我们继续为耶路撒冷求平安!同时让我们回应使徒的呼召为耶路撒冷的救恩祷告: “耶路撒冷啊,耶路撒冷啊!你常杀害先知,又用石头打死那奉差遣到你这里来的人。我多次愿意聚集你的儿女,好像母鸡把小鸡聚集在翅膀底下,只是你们不愿意。 看哪,你们的家成为荒场留给你们!  我告诉你们:从今以后,你们不得再见我,直等到你们说:‘奉主名来的是应当称颂的!’” (约翰福音23章37-39节)  “耶和華這樣說:‘論到這地方,你們說:“這地荒廢,沒有人煙,也沒有牲畜。”但在這荒涼、沒有人煙、沒有居民、也沒有牲畜的猶大各城和耶路撒冷的街上,必再聽見11 歡喜和快樂的聲音,新郎和新婦的聲音;還要聽見那些帶著感恩祭到耶和華殿的人的聲音說:“你們要稱謝萬軍之耶和華,因為耶和華是至善的,祂的慈愛永遠長存。”因為我必使這地被擄的歸回,像起初一樣。’”這是耶和華說的。(耶利米书 33:10-11) 我们要铭记的一点是:神对耶路撒冷的信实从未改变过,同样,对于你们,祂的信实也从未改变过! 我们一家如此蒙福和荣幸地住在耶路撒冷,我们从耶路撒冷送去对你们的祝福:耶路撒冷日快乐! 珊蒂 泰普林斯基 . . . → Read More: 来自锡安的信息

祷告的教会 – ( 2 )

祷告的教会 CHURCHES THAT PRAY 彼得魏格纳   编著 赵瑜 译 第二章 言语祷吿或行动祷吿 我对祷吿和教会增长之间的关系非常有兴趣;我在富勒神学院 (Fuller seminary) 教授教会增长已有二十多年了,最近五年致力于祷吿方面的研究。 我曾对国内各地许多牧师讲述这方面的事,有些模式如今已愈发显明。其中一项是我所谓的 – 言语祷吿和「行动祷吿」之间的差异。 祷吿和教会增长 我想我要说的事是不会错的,虽然我承认我没有很多统计数据支持我的论点。尽管如此,我从增长的教会中挑选一百位牧师作抽样调査,假设我问每一个人这个问题:「在你的经验中,祷吿在你教会的增长上扮演什么角?」 我大可确信几乎每一个人都会回答:「哦,祷吿在我们的增长上扮演了主要的角色。」我当然也相信对其中大约九十五位而言,这种回答很可能只是说说罢了。我并不是说那些牧师不相信祷吿或企图欺骗,但我的确认为,如果其教会的祷吿言活与同一社区中没有增长之教会没什么差别时,我不会感到讶异。 我可能错了吗?当然,我甚至希望我错了。我深知祷吿的力量,我期望能在祷吿的质与量,和教会增长速率之间发现密切的关联,而非毫无关系。 科克海德威(C.Kirk Hadaway) 的研究显示,在美南浸信会的一些教会中,不断增加的祷吿伴随着增长。那就是为什么我假设一百间教会中,有五间或许真能显示出祷吿生活和教会增长之间的关联。到时候我会举例说明。但整体而言,恐怕我的观察是正确的。 「应该」和「是」 让我用一点讽刺来强调我的观点。据我所知,带头认真研究这问题的人是德州艾尔德斯盖特卫理公会 ( Aldersgate United Methodist Church in College Station,Texas) 的牧师泰瑞泰寇(Terry Teykl) 他所写的「祷吿和增长」(Pray and Grow) 是我所知唯一探讨祷吿对教会增长有何关系的一本书。这只是泰寇的初步研究,我前面所提到的统计部分还没有人做。不用说,泰寇同意我的看法,认为应该找出一个相关性作为前提来写他的书。 那么这些牧师为什么会这样回答?显然地,我们若不直接问他们祷吿, 在他们教会的增长上扮演角色,他们很可能连提都不会提。泰瑞泰寇书中的序,便肯定了这一点。这篇序是由和全国卫理公会牧师往来密切的卫理公会门徒董事会 (United Methodist General Board of Discipleship) 的以斯拉厄耳琼斯(Ezra Earl Jones) 所写的。 以斯拉厄耳琼斯列举出一些已完成的研究;他们挑选一些增长的卫理公会,要那些教会的牧师依序列出使其教会增长的十大因素。它们依序为: 充满活力的敬拜、团契、牧师、目标明确的事工、社区和世界宣教、基督徒教育、教会增长计划、设备和地点、信徒的事奉、传福音。十项中没有一项是祷吿! . . . → Read More: 祷告的教会 – ( 2 )

Worship w/ Corey Asbury, Lauren Daigle and Amanda Cook | Heaven Come Conference 2018

拉维·撒迦利亚5月19日离世:与最优秀的头脑对话

Original 境界君 ijingjie 21 May 2020 撒迦利亚:对最优秀的头脑说话 From ijingjie00:0029:40 在担任印度内政部副部长的父亲眼中,拉维是彻底的失败者、羞耻的来源。17岁时他不知该如何活,自杀又失败。没想到有一天他在哈佛大学开设真理论坛,去各大学演讲,帮助精英走出空洞的成功。一个信主的穆斯林对他说:越了解其他信仰,对我来说耶稣就越美丽。 编者按:著名的福音布道者、护教学家拉维·撒加利亚(Ravi Zacharias)于2020年5月19日死于癌症,享年 74 岁。家人已在Rzim的官网上确认这一消息。 离世前,拉维满有盼望地说:“福音的故事就是永生的故事。我的生命是独一无二的,我将永远与上帝同在,我永远不会‘不再存在’。我不至灭亡,因为我要与救我的主同在。”拉维希望他在世界各地的队友们能够继续前行,让千千万万的人认识他忠实侍奉的耶稣,他现在面对面看到的那位。 拉维的女儿莎拉写道:“我父亲一直最想谈论的是他的救主耶稣基督。甚至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天,直到他没有精力说话,他仍然把每一次谈话都转向耶稣和主所做的事上。他总是惊叹上帝接受了一个17岁的怀疑论者,在绝望和不信仰中被击败,并召唤他进入一个充满荣耀的希望和对圣经真理的信仰的生活——一个他将在全球宣扬48年的信息。” 境界 – 曾报道拉维的生命故事,今日重发作为纪念。正如他的女儿所说,拉维此刻比任何时候都更有活力。 2018 年9 月22日,日本首届RZIM(拉维·撒迦利亚国际事工)公开论坛在东京举行,事工创办人、著名的护教学家拉维·撒迦利亚 (Ravi Zacharias)和他的团队,在一整天的一系列演讲中讨论了人类的价值、道德和信仰问题。 拉维是目前在世的最著名的护教家之一,常年在全球为基督的福音积极辩护。其创办的RZIM已经成为一个全球机构,工作人员驻在16个国家。该机构资助宣教士和护教者(如《境界》曾报道的印尼第一超模特蕾西、去年病逝的纳比尔•库雷希等人);为基督教领袖举行会议;在世界各大高等学府举办论坛等。 “谎言是人的盐” 已经在北美生活了四十多年的拉维,原本出生在印度。他感谢上帝赐予他东方的部分。他在印度的成长经历让他真正理解了东方人的想法。同样地,他从二十岁起就住在西方,他相信他已经理解了西方人的想法。 拉维看到,在东方文化中,表象和本质被微妙地接受为现实的两个不同部分,可以相互对立。“事实上,在许多东方文化中,你的宗教生活和你的道德生活并没有必然的联系。一个男人点燃神圣的蜡烛,走出圣殿或寺庙,然后在买卖中撒谎,这是完全可以接受的。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甚至连虚伪可能都算不上,因为他真诚地相信,商业规则与他的宗教不同。事实上,有一个中东谚语说,‘谎言是人的盐。’每个人最终都会发现如何绕过真相,让自己显得可敬。” 这种脱节在拉维很小的时候就出现了。他清楚地看到,在他认识的印度许多家庭中,情况都不太对劲。在德里炎热的夏夜,拉维全家常常睡在公寓前的草坪上。这对他们来说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他经常和兄弟姐妹们一起欢笑和玩枕头大战。 但就是在那些夜晚,当他们躺在户外的床上时,经常能听到楼上公寓里发出的辱骂声。有时,晚上的寂静会突然被丈夫殴打妻子的可怕声音打破。拉维能听到他的手重重地落在她身上的声音。这对拉维来说是可怕的记忆。 拉维回忆道:我静静地躺在那里,像我的兄弟姐妹一样,惊恐万分。我意识到,这是不对的。怎样才能让它停止?第二天早晨,破晓时分,我们会被这对在一起唱歌敬拜的夫妇吵醒,仿佛昨晚什么事也没发生过。就像一场噩梦,它来了又去,新的早晨又是新的一天,在这一天里,我们可以像一切都很好一样生活下去。 拉维的父亲在英国诺丁汉大学从事劳资关系的研究。回到印度后,父亲在政府中接连获得晋升,直至在印度内政部担任副部长。虽然父亲拥有令人垂涎的政府职位,但家里并不富有。事实上,父亲正在帮助偿还他继承的许多家庭债务。 外表成功的父亲,却用暴躁的脾气在家里制造了许多令人心碎的时刻。当父亲的愤怒达到顶峰时,就会变得非常不理智。 一天下午,拉维和一个朋友在聊天,父亲在隔壁房间想午睡。父亲认为他们太吵了,拉维的朋友被父亲的拳头吓得浑身发抖。两三天后,父亲显然有些懊悔。但他永远不会对拉维说出歉意的话。他只会把拉维叫到床边,问:“你还好吗,孩子?”“是的,爸爸。”然后他会拍拍拉维的脸或者抚摸他的下巴说:“我想,让我们忘掉它,继续往前看。” 对拉维来说,这意味着他的待遇会有几天改善,就像缓刑。拉维会对自己叹口气:“我现在可以休息一下了。”但同样的事情总是会反复发生,拉维不明白为什么父亲无法兑现他的承诺。

“我成为父亲的羞耻之源” 不只是怒气的管教,还有言语和精神的虐待。父亲毫不犹豫地对拉维的人生说出以下判词:“你是个彻底的失败者,你让家里很尴尬。你的人生将一事无成。” 随着时间的推移,拉维开始感到无助和自卑。有一个印地语词叫“baysharam”,字面意思是“没有羞耻心”。称呼一个人“baysharam”,是一种强烈的侮辱。父亲让拉维觉得,他就是一个“baysharam”。 拉维小心翼翼地保护着自己内心的痛苦,不让别人知道。拉维说:“当我15岁的时候,我坐在学校的教室里想,我将来会怎么样?我问自己,我是个彻底的失败者吗?我能从生活中解脱出来吗?” 一天晚上,父亲把一家人都赶出了家门。这一切始于他对拉维母亲的口头谩骂,随后又开始辱骂孩子们。拉维记得,那是德里一个寒冷的夜晚,他们都穿着睡衣,在屋外瑟瑟发抖。母亲很快就把他们带到公寓间的楼梯旁。在那里,她把孩子们聚集在一起,打开她的纱丽温暖着大家。“我对妈妈说,我们为什么不去朋友里?‘不,不,’她回答。‘这样做会让你父亲在社区里的名声不好的。我们不能那样做。’于是我们坐在楼梯旁,裹着妈妈的纱丽,这是我们唯一的避难所。” 父亲很清楚,拉维的成绩是不会被好的大学录取的,所以他把社区大学看作是拯救拉维未来的唯一希望。拉维16岁进入社区大学。 有一天,他骑自行车回家后,像往常一样拐进后院,却发现父亲站在门口。那个时候他通常不在家。一看到父亲,拉维吓了一跳。他站在那里,好像要挡住拉维的路。“嗨,爸爸!”拉维尽可能一边用天真地语气打招呼,一边把自行车停在后院的树旁。他感到父亲正怒目而视。 “学校怎么样?”父亲问道。恐惧在拉维心中升起,父亲很少问这样的问题。“很好。”拉维边说边走到门口,试图像往常一样行事。但当拉维接近父亲时,却禁不住颤抖起来。父亲不让他进屋。 “我现在和他面对面了,这是我一生中最难受的一次。关键时刻到了。刹那间我恍然大悟,我的成绩单一定已经到了。他抓住我,把我拖进房子,释放前所未有的愤怒。他对我拳打脚踢,气势汹汹。一开始我本能地举起手来保护自己,但没有用。很快我就转过身来,蹲在那里,用后背挨他的拳头。每当我试图回答他那些愤怒的问题时,另一个拳头就随之而来。那天晚上,我站在受罚的地方。我的伪装结束了,但那并没有使我得到解脱。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被我内心的挣扎所禁锢。我父亲的鞭打从未奏效,只会加剧我的不适。” 拉维说,他没有因为自己的失败而责怪父亲,但他的确相信父亲犯了一个错误。“我自己也是个父亲,我相信我爸爸应该带我到一边去谈谈。他本应该说:‘孩子,坐下,我想和你谈谈。告诉我,你内心在想什么?你为什么要撒谎?你为什么要这样对自己?你想去哪里?我怎样才能帮你到达那里呢?’” 很多父亲都不想做这样的谈话。无论出于什么原因,他们宁愿避开它。他们似乎认为事情会自行纠正。或者,他们希望有人能进入他们儿女的生活,并提供答案和方向。拉维回忆:“我毫不怀疑,在父亲那个时代和当时的环境下,类似我们这样的父子关系并不少见。当然,就文化而言,我是他的羞耻之源。但事实是,他没有给我真正的帮助,也没有带来任何希望。这令人心痛。” “我不知如何活,也不知如何死” “我是谁,我在做什么?”拉维日复一日不断地问自己这些问题。法国存在主义者萨特说:“我问了自己很多问题并且回答了所有的问题。我不能回答的是我为什么不自杀。”拉维开始意识到自己有自杀的冲动,这种冲动潜伏在他的脑海里,作为最后的逃避。印度文化更倾向于这种想法。他多次听到一些同学谈到类似的事情。 1963年的一个早上,17岁的拉维走进了学校的化学实验室,里面一个人也没有。他一个货架接着一个货架地看,直到看到一些标有“剧毒”的包装。他抓了几个,塞进口袋。然后从学校直接回家,把放毒药的包藏了起来。“我不知道这些化学品是什么。据我所知,它们可能是某种酸性物质,可能会烧穿我的内脏。” 第二天,当家庭成员一个接一个地出门上学或工作,母亲奇怪拉维为什么还在家里。他告诉母亲,晚些时候才上课。然后,等家里的人都走了,拉维走进了浴室。他关上身后的门,然后闩上。“我打开瓶子,把里面的东西倒进杯子里。有毒的混合物开始冒泡。我做了最后一次呼吸,我想不出任何理由停下来。我必须喝下去,我的第一反应是恶心,因为它太咸了。几乎在一瞬间,我的身体似乎对它做出了反应。” 一旦呕吐反应开始,他不只是吐了毒药,而且还出现脱水症状,不久他就瘫倒在地。他试图抓住水槽,但几乎抓不住。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力量渐渐离开。最后,佣人听到了他的挣扎,冲进浴室,送他去医院。“我记得当时我躺在床上,身上扎着针,医生们拼命地抢救我。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突然我感到害怕。我不知道如何活着,而现在我也证明了我不知道如何去死。我在这两方面都失败了。” 大约过了一天,一个叫弗雷德·大卫(Fred David) 的人来拜访,他是青年归主协会(Youth for . . . → Read More: 拉维·撒迦利亚5月19日离世:与最优秀的头脑对话

Thousands of Iranians Seek Asylum – in Israel!

United with Israel Caught between an oppressive regime and the raging coronavirus pandemic, Israel’s Foreign Ministry says thousands of Iranians are requesting help to escape to Israel. By Yakir Benzion, United With Israel The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in Jerusalem said Wednesday it has seen a huge increase in the number of Iranians . . . → Read More: Thousands of Iranians Seek Asylum – in Israel!

祷告的教会 – ( 1 )

祷告的教会 CHURCHES THAT PRAY 彼得魏格纳   编著 赵瑜 译 读完这本书,有做了如下的评语:「在『祷告战』系列中,这必定是魔鬼最痛恨的一本书!」 我也如此相信。疑地,这本书比其他著作更能帮助许多投身于这波世界性的祷告运动中。魔鬼绝对有够的理由痛恶此书,因为他深知:组织严密的祷告军必对他的统治予以重创! 彼得魏格纳 献给我挚爱的双亲:葛瑞汉魏格纳(C.GrahamWagner) 菲丽丝魏格纳(PhyllisH.Wagner) 目录 第一章大规模的祷告运动 「不论到哪,我们都发现有祷告团体想和其他祷告团体接触,为那些仍在暗中的震动天界。」 第二章言语祷告或行动祷告 「言yi祷告若要变为行动祷告,需认清一个非常简单的眞理:祷告有功效!」 第三章聆听神的声音 「除非认识神,听到祂对我们说话,否则我们无法经历圣经的许多应许。」 第四章祷告的敎会 「祷告在你的敎会中应居优先位置,它在敎会活动中,应得到五颗星的等级。」 第五章团体祷告的原则 「敎会在五旬节后成立,团体祷告在当时并非是次要的。它是件主要的事。」 第六章祷告能改变你的社区 「当我们使敎会和社区之间的墙垣倒塌时,复兴便会来临。」 第七章 赞美行进 「为耶稣行进的目的,是在公开赞美神中,使整个基督肢体同心合一。」 第八章 祷告步行 「祷告步行的定义是:带着洞察在现场祷告。」 第九章祷告远征 「祷告远征的原因可以简单陈述如下:为神国拓展特定地区的属灵道路。」 第十章祷告之旅 「祷告之旅不是胆怯者的任务,是少数蒙全能神呼召、坚固、赐予权柄者的任务。」 第一章 大规模的祷吿运动 一九八九年我在马尼拉参加第二届洛桑世界福音会议(The Massive Lausanne II Congress on World Evangelization)。几十年来参加这类会议的经验使我下了一个结论:最重要的事通常是发生在走廊上和休息时间内,并非全体出席的会议中。 我在旅馆房间内埋首工作了几个小时后,便到会议中的展示区。我买了一罐可乐,用听得见的声音轻声祷吿:「主啊,请让我和祢所挑选的人交谈。」然后我漫步到书房。 我的朋友吉姆蒙蒙哥马利(Jim Montgomery)在那里,我很纳闷地向主问道:为何是蒙哥马利?他是我的邻居,我们几乎每周都会在加州帕莎迪那的主日学课堂上见面。我不需要绕半个地球来见蒙哥马利。 「你是讲员!」 蒙哥马利开启话题:「午餐会的报名很踊跃。」我起先不知道他所说的午餐会是什么,直到他吿诉我那是一项重要的活动,为要吿知并激励来自世界各地的领袖有关他所带领“使全国作门徒” (Discipling a Whole . . . → Read More: 祷告的教会 – ( 1 )

Temple-Era Discovery: Underground Living Quarters Near Western Wall

United with Israel A unique subterranean system hewn in the bedrock from the Second Temple period was recently discovered beneath an impressive 1,400-year-old public building near the Western Wall, the first time such a system has been uncovered in the area. By TPS In honor of Jerusalem Day, celebrating Israel’s reunification of its . . . → Read More: Temple-Era Discovery: Underground Living Quarters Near Western Wall

CXCY〈誠心呈義〉基督教導致羅馬帝國滅亡?

Bethel live worship 18 2 18

王康 – (文化学者、民间思想家)在5月18日去世之前归信基督

(文化学者、民间思想家)  编辑 讨论13 上传视频 王康,1949年生,男,汉族,重庆人。文化学者、民间著名思想家。 曾任重庆陪都文化有限公司董事长、北京光华战略俱乐部副理事长、学术委员会主席。他对中美关系、台湾悬案、中日现状以及马克思主义、港台新儒家皆有独到心得,自谓“人世”未尽解,而“天命”已略知。先后拍摄了《大道》,《抗战陪都》,《卢作孚》,《中美西部开发启示录》,《重庆大轰炸》等著名电视政论片,在国内外引起广泛的关注,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多年来他一直研究中国人的人权意识、生命意识。 他成为一个宿命论者和天生的理想主义者。大学期间以独具的风骨和才华成为西南最高师范学府自 1967 年来第一个学生文学社社长,并因此自绝于中国式经济仕途、学院翰林之外。耽于沉思,疏于著述,不求闻达,不意被封“民间思想家”。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以布衣之身撰写 “中国改革宪章”,名动京畿;九十年代初以《大道》为题,撰写叩问“中国往何处去” 之五集政论片,论者称为 “冷战结束后对中国道路,运思甚深的先知式作品”。同期有长篇诗评《俄罗斯启示》传布四方。 抗战胜利 50 周年以九集电视片《抗战陪都》倾服众多业内人士;60 周年又组织巨型长卷史诗国画《浩气长流》,尚未问世,已臻不朽。对中美关系、台湾悬案、中日现状以及马克思主义、港台新儒家皆有独到心得,自谓 “人世” 未尽解,而 “天命” 已略知。尽管首届当代汉语贡献奖的授奖辞较之后来显得简单,但对王康的颁奖仍透露了足够多的内容: 王康是一个小众范围内的汉语人格,他的 生存之道 首先是影响周围,成全自身,进而推动他人生命的自我完善;王康又是一个关怀悠远的中国布衣,他的存在直接汉语的历史、世界的当下经验,并有着极为人性的愿景。在王康那里,连接了汉语世界的历史和未来。确实,在相当大的程度上,就积极健康的一面而言,王康是传统文化在当代的人格象征。 1989年,王康离开公职,过上了一种“流亡”式的生活。 1993 年,在“流亡”途中,他写下中国九十年代惟一一部 – 究诘中国道路的政论片,曾引起中国最高层和思想界以及海外媒体强烈关注。 1994 年,又成立了重庆陪都文化有限公司 1996年至1999年,“流亡”途中的王康又两度参与有关台湾问题和国家统一的国家级专题片,并任总撰稿,他特有的话语风格和独到的历史视野曾对亿万观众产生了无形的影响。让王康自慰的是,他与中央电视台和重庆电视台 都有多次合作,但 “从来没有拍过一部商业片”。 2001 年5 月,北京当代汉语研究所学术委员会公告了首届 当代汉语贡献奖,王康是首届得主之一。学术委员会 公布的授奖辞是:王康先生怀抱理想主义,他以布衣之身忧国忧民,对于 俄罗斯民族 的启示,对于中国的统一前景的展望,在小范围内流传,影响了年轻一代学人。 2005 年6 月、2007 年11月,凤凰卫视的 “世纪大讲坛” 分别邀请他在北大作的《世纪大讲坛:俄罗斯的道路》、《世纪大讲坛:俄罗斯的精神与梦想》两个精妙无比,既让人冷思,又让人亢奋的演讲也是例证。在流亡前后,老康的主体学识魅力先后得到了耀邦夫人 李昭、长子胡德平、前辈学人大师 – 梁漱溟、美国著名华人 陈香梅、政界开明要人 汪道涵 等的青睐或认同。认识王康的朋友都叹他因“自我淡薄名利”与“社会敏感过滤”的双重关系,而使文章多未公开发表或不能公开发表。 主要成绩 抗战巨卷史诗国画 . . . → Read More: 王康 – (文化学者、民间思想家)在5月18日去世之前归信基督

特朗普正在破除“世界新秩序”

全面揭露Event 2018-05-09 原文:https://aim4truth.org/2017/11/05/trump-conquers-the-new-world-order/ 在上一篇文章中,“匿名爱国者”(Anonymous)提出了一个清除华盛顿死气沉沉、腐败腐朽的“流沙沼泽”的程序。这是一份结束乔治·H·W·布什(以下简称老布什)企图从白宫内部篡夺《美国宪法》和《权利法案》并创建一个“世界新秩序”的任务清单。在这篇文章中,我们会提醒读者这个列表,并向你介绍最新的情报更新。 伙计们,我们要赢了! 继老布什之后的白宫黑手党的头目们,都向老布什磕头作揖,好像他是英国的国王一样。他在“刺杀肯尼迪”事件中扮演的CIA(以下简称中情局)领导角色已经被曝光,正如他通过中情局的秘密活动,企图刺杀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用伊朗门丑闻来造成里根政府的严重政治危机,制造“911恐怖袭击”事件,以及被腐败的联邦调查局(FBI)、司法部和国会拒绝诚实调查和起诉的许多其他罪行一样,这也彻底暴露了老布什对苏联的欺诈行为。

 

他们认为他们的罪恶会比我们人民更强大。然而,布什/奥巴马/克林顿的犯罪集团失败了,接下来的时间是属于我们的,绝对不是他们的。他们根深蒂固的腐败官僚机构、代理机构和秘密行动将在特朗普执政的八年中暴露、缩减、破产和关闭。这些罪犯将衰老、失败并死亡,留下的只是他们的罪恶尸首,由历史和比我们的更高级的力量来审判。 我们需要继续教育和启发我们身边的人们,以便我们能够保持每天摧毁老布什的“世界新秩序”的势头。我们需要继续把重点放在拆除这个邪恶的议程上: 执行法治 特朗普在恢复“执行法治”方面发动了一场全面的战争,而心惊胆战的老鼠们却正在跳船。即使是华盛顿特区最糟糕(伪造)的刑事执法者和最高的律师“纠察员”,比如科米、米勒、麦凯布、布兰南、罗杰斯、克拉珀、罗森斯坦、魏斯曼和其他许多人都拿起“法律”来作为与现任特朗普总统对抗的武器,并尝试他们能做的一切法律欺骗,但他们不会得逞,这些努力都是白费力气。华盛顿特区的罪犯将被起诉,而特朗普则依然坚不可摧。 结束美国与联合国的关系 特朗普开诚布公地说,明年美国对联合国的捐款将减少50%!他已经停止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供10亿美元的资助。他“高呼”联合国的“难民计划”是一个骗局,并指出了联合国“维和部队”的滥用行为。看起来,联合国很快就会成为过去。 退出《气候协议》 我们主张美国应该退出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的《巴黎气候协定》的5万亿美元的承诺,我们称之为“为阿尔・戈尔举办的筹款会”。现在,到处都能看到真实的数据,显示了用2000亿美元去解决所谓的“气候变暖将很快威胁到人类的生存问题”,这其实是一场骗局——这是政府资助的宣传,目的是为了重新分配财富和摧毁中产阶级的计划。 这个可悲的谎言是根据那些“伪科学家”所提供的欺骗性数据来编造的。为了获得政府“对进一步的研究”的资助,他们不得不继续捏造“气候变暖”的谎言。谢谢你,特朗普,你为美国节省了5万亿美元。 结束所有全球主义协议 我们希望所有“全球主义协议”都被终止,这些协议通过不公正的联邦税收来将美国人榨干,然后再通过北美自由贸易协议、伊朗核协议、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TIPP)、北约和许多其他组织、条约、条款和联盟而重新分配给其他国家。特朗普的“交易艺术(特朗普曾是商人)”拯救了共和国,使之免遭几十年来一直在出卖美国的跨国公司的侵害。 债务违约 因为拖欠美联储的债务,美国人被永久地困在了虚假的“战争”债务中。只有等到美联储被审计后,所有属于美利坚合众国的资产才会从这个欺诈计划中被收回,否则,美国这个经济监狱国家就不会有真正的变化。

对美联储(一家私营公司)及其中央银行的调查、审计和夺回控制权将受到谨慎的对待。对美国黄金储备和美国所有央行持有黄金的全面审计都需要同步进行配合。一旦美联储被美国财政部审计并冻结其所有资产,我们建议美国不要偿还其对这家腐败私人公司的一切债务。 在拆除“世界新秩序”的计划中,美联储将宣布破产,美国财政部将没收联邦储备系统的所有资产,其中包括美国各地的12家中央银行。黄金、法定货币和债券将交给财政部的外汇稳定基金,该基金曾经为美联储制定了美国的货币政策。 欠美联储的24.5万亿美元债务,要么会在美联储破产时被取消,要么财政部可以印制无用的法定货币来进行偿还,就像他们最近为了购买中国、沙特阿拉伯和其他国家在“非账面交易”中出售的美国债券所支付的4.5万亿美元那样。 重要的是要记住,结束美联储不会使货币、债券或股票市场崩溃。目前,所有这三个市场都由外汇稳定基金通过欧洲社会基金(ESF)和美国财政部的后门交易控制。事实证明, 欧洲社会基金控制着所有这三个“自由”市场。 正如我们所看到的,美国财政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和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对主要国际银行提起的许多黄金、白银和利率的诉讼都是“处于控制中”的,他们都知道市场是“固定的”。他们对这些大银行进行了数十亿美元的罚款,因为美国财政部不允许市场“失控”。

 

最终,特朗普可以终结美国现有的法定货币——美元,并创造一种新的货币,用包括黄金、白银、其他贵金属和大宗商品在内的一篮子大宗商品来进行支撑。旧有的“联邦储备债券(美元)”将变得毫无用处,因为它们已经成了未被征税的那部分资金的离岸账户和避税天堂。 这一行动会立即根除非法离开美国的所有海外避税资金,非法毒品资金,被盗和通过洗钱以及外国持有的货币。新货币将在美国中央情报局(CIA,以下简称中情局)隐藏的黄金和资产被美国财政部进行审计和没收后建立。 没人知道中情局(老布什的巴里克黄金公司)已经积累了多少吨被盗的战争黄金,但这足以将世界黄金储备的天平倒向美国。这些黄金将缓和为消除当前美国体制中的“全球主义”所必须发生的根本性而又简单的变革,这些“全球主义”制度由持有顶级国防公司大多数股份的同一股东控制。顺便说一句,这些股东几乎都是“全球主义者”,他们借钱给我们所对抗的敌人,并向他们出售武器。 在我们的民族主义者特朗普的乌托邦中,我们曾希望世界经济的最大威胁——世界上最腐败的银行——国际清算银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被关闭,它控制的500万亿美元的金融衍生品市场,必须与所有衍生品和对冲基金押注一起被废除。 解散外交关系委员会 爱国者们继续要求解散跨国的、国际性的、全球化的、耶稣会控制的、洛克菲勒资助的、被称为“外交关系委员会(CFR)”的战争机器,并摧毁其鹰派政策。这个反美组织几十年来一直在决定美国的外交政策,并告诉总统们他们将要做什么而不能做什么。 特朗普会见了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 天龙人),并对基辛格的建议表示“不,谢谢”。基辛格是“外交关系委员会”中最强大、最邪恶的政治军阀,他因反人类罪在多个国家受到通缉。不过,特朗普根本不听这些贪婪的银行家、代理人和军阀所说的“全球主义”。 废除“国防授权法” 我们主张废除奥巴马政府在《国防授权法》上的所有越权行为。这些史无前例的增补令使国防部在美国运作合法化——这在历史上是第一次。美国人现在成为了“战争角色”和“国家的敌人”。奥巴马创建了一个警察国家,对特朗普和所有美国人进行非法监视。现在,是时候让特朗普扭转我们国家的真正敌人——企业情报机构和企业军阀的立场了。

 

退出北大西洋公约组织 废除老布什的“世界新秩序”的一个关键行动是:退出“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大西洋理事会(Atlantic Council)以及要求美国保护其他国家的所有条约或协议。特朗普曾多次暗示北约已经过时,成员国没有支付自己的公平份额。 关闭纽约证券交易所 与纽约证券交易所及其所有者的“美国洲际交易所”(以下简称ICE)断绝关系。在股票、债券、抵押贷款支持证券(MBS)、期货和衍生品方面,ICE是最强大的参与者。基本上,ICE是世界上最大的“赌博娱乐场”,这里有部分投资,高速交易,以及所谓的“私人避税所”,完全控制着市场、规则、美国的投资和退休资本。 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每年有1千万亿美元的交易——所有这些在投资的一年里基本上都是免税的。市场是ICE赌场经营的骗局,它们根本不该存在。在纽约证券交易所的大约1.2万家公司中,每家公司都可以私下筹集资金,这样就看不出里面有“多头和空头”、“看跌和看涨”、期货、对冲、衍生品或其他的“合法赌博形式”。 股票市场可以简单地关闭——这是努力从美国纳税人那里窃取财富的私人公司。 终止抵押贷款电子注册系统 取消抵押贷款电子注册系统(MERS),停止其在股票市场上与美国住房抵押贷款进行赌博,因为将其捆绑到“抵押贷款支持证券(MBS)”中已经导致一次股市崩盘。改用美国土地抵押贷款来作为一种新型的土地银行抵押贷款,它是由发行所有权的州县(使用区块链技术)跟踪的,而不是由“抵押贷款电子注册系统”控制的贷款机构和银行来进行发放。 改变银行规则 商业银行家不应该是投资银行家——这只不过是内幕交易。结束衍生品互换、部分银行业务、投资银行业务,并以国有银行、土地银行、社区银行和邮政银行取而代之。特朗普已经多次直接处理这些问题,一旦他进入第二个任期,就可能真正改变银行和经纪人的犯罪活动。 结束企业对食品药品管理局的控制 . . . → Read More: 特朗普正在破除“世界新秩序”

CXCY〈誠心呈義〉功過爭論中的馬丁路德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 5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