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I have chosen the way of faithfulness; I have set my heart on your laws.” — Psalm 119:30 Listen to chapter Copyright © 1973, 1978, 1984, 2011 by Biblica.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19年七月
« 6月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辛班尼 香港圣灵恩膏医治特会03(见证篇)

成功神學不符聖經真理 知名醫治佈道家認走偏了路 

2018/02/26  編譯 / 吳書翔 綜合報導

辛班尼(Benny Hinn)牧師曾於2008年來台,於靈糧山莊及林口體育場,舉辦聖靈恩膏醫治佈道特會。 (照片來源/Benny Hinn ministries) 「先知以利亞有車嗎?沒有,甚至自行車也沒有,但他沒有缺乏;耶穌開名車或住豪宅嗎?沒有!但祂也同樣一無所缺。」

有感於著名佈道家葛理翰牧師(Rev. Billy Graham)的逝世,著名電視佈道家辛班尼坦承,多年來自己在錯誤的福音上走偏了路。 成功神學代表人物、曾來台的著名醫病佈道家辛班尼(Benny Hinn),曾因其侄子、加州奧蘭治縣使命聖經教會 (The Mission Bible Church) 執行牧師寇斯蒂(Costi Hinn)公開譴責家族奢華的生活方式,引來不少爭議。

「不,這不是基督教。」寇斯蒂曾公開稱,成功神學是「扭曲的」信仰。他向《今日基督教》(Christianity Today)表示:「成功神學帶來奇妙的收益。我們(辛班尼家族)住在1萬平方英尺的豪宅,入口有私人守衛,開2部賓士汽車,到充滿異國情調的渡假勝地渡假,並在最高價的商店中購物。」 辛班尼家族的優渥生活 「在辛班尼家族帝國中長大,感覺就像歸屬一個皇室與黑手黨的混合體。我們的生活方式奢華,我們所傳講的福音版本是一門大生意。雖然耶穌基督仍是我們福音的一部分,但祂更像是一個有魔力的精靈,而非萬王之王。」寇斯蒂生活在如此優渥的環境中,卻深感不安,開始對成功神學產生懷疑。

「我為著自己曾參與被貪婪操縱的事工、虛假教導而痛哭。」他感謝神以豐盛的憐憫和恩典,改變了自己的心,「我不再相信,(信)上帝的目的是讓我快樂、健康和有錢。而是看到祂要我為祂而活——不管我是否會從祂那裡得到什麼。」 辛班尼坦承:走偏了路 想不到,辛班尼本人於21日追思已故佈道家葛理翰牧師(Rev. Billy Graham)時,在臉書直播中,坦承自己多年來在錯誤的福音上走偏了路。

「我們因傳講成功神學遭受抨擊;聖經裡確實有成功神學,但遺憾的是,有些(牧者)走的太過極端。那並不是聖經的真實教導,在這點上,我認為我和其他(牧者)一樣有罪。有時候我們走偏了,但上帝會把你帶回正軌。」65歲的辛班尼說道。

他承認,隨著年齡增長,並更多理解聖經,而意識到自己過去從許多「名講員」那裡學到的講道法,及成功神學的流行解經——教導信徒有權享有健康、財富等祝福,並可透過正面的信仰宣告,及做好十一奉獻,而獲得這些祝福,事實上,這些教導並不符合聖經。 重新解釋「沒有缺乏」的定義 「你越理解聖經,你會變得更以聖經為基礎,因著所受的影響,你的觀點和想法也會變得更加平衡。」辛班尼表示,自己年輕時,受其他傳道人的教導影響,傳講「成功」的福音信息;然而,隨年歲增長,他知道所學的成功神學完全不符合聖經,也不符合現實。

「什麼是成功?我曾說過,就是沒有缺乏。」辛班尼重新解釋了其對「沒有缺乏」的定義。 何謂「不至缺乏」? 「先知以利亞有車嗎?沒有,甚至自行車也沒有,但他沒有缺乏……耶穌開名車或住豪宅嗎?沒有!但祂也沒有缺乏。使徒們呢?他們也一無所缺。」辛班尼接著說,「而今天,大家卻認為『沒有缺乏』就是富有、住超級住宅、開名車、存款豐厚,這樣的焦點是錯的……是嚴重錯誤。」

辛班尼認為,我們該忠於聖經而活,所有的一切都指向一個問題:我們愛耶穌嗎?如果我們愛耶穌,所有的信仰都與祂有關;如果我們不愛祂,那我們的信仰就是建立在錯誤的基礎上了。

同時澄清,過去有許多人批評他生活奢侈、擁有私人飛機,然而,這並非他目前的生活方式。「我的意思是請原諒我。大家對我也有些不實的指控,有個人寫評論:『哦,他身價4千萬。』,我多麼希望我把這一切都獻給神的國。」

作為一名牧師,辛班尼希望在上帝面前,自己一生的道路是正直的。

. . . → Read More: 成功神學不符聖經真理 知名醫治佈道家認走偏了路 

Kushner, Greenblatt begin peace push with visit to Moroccan king

The two senior Trump aides met with King Mohammed VI ahead of a conference in Bahrain scheduled for June.  By World Israel News Staff and AP U.S. presidential special adviser Jason Greenblatt is heralding a gathering with Moroccan officials on Tuesday that he and President Donald Trump’s son-in-law Jared Kushner attended as . . . → Read More: Kushner, Greenblatt begin peace push with visit to Moroccan king

PA officially boycotts US-led Bahrain conference, condemning ‘evil face of deal of the century’

U.S. envoy Jason Greenblatt calls the Palestinian decision “a mistake,” saying that they have more to lose by staying away. By World Israel News Staff The Palestinian Authority (PA) has officially announced that it will boycott a conference in Bahrain next month that is touted as an economic precursor toward introducing the U.S. . . . → Read More: PA officially boycotts US-led Bahrain conference, condemning ‘evil face of deal of the century’

將天敞開 聖靈請你來充滿我心 只要有你在我左右 在耶穌的腳前 如鷹展翅上騰

【逝者】“方舟之家”创办人范尼云:在群体中看到生命的真相

《境界》独立出品【逝者】 请点击左下方“阅读原文”订阅“境界电台”,有全部音频节目更新。 5月7日范尼云辞世。他带人看到自己的爱无能和自私的阴暗。当人们不再隐藏自己、假装或证明自己的价值,真正的群体就产生了。每个人内心都有一种恐惧:害怕被否认、被抛弃、失去位置,被诱惑着要去赢。于是权力崇拜成为教会的最大危险,拦阻人被神的爱医治。 5月7日,一个带着孩子般笑容的90岁老人范尼云(Jean Vanier)去世了。有评论认为,他是我们这个时代为数不多的真正的“异数、奇葩”。作为加拿大一位显赫的高官之子,他曾经热爱军校的刺激与挑战,加入海军服役。而后只身前往巴黎,拿到哲学博士文凭后,广受欢迎的教书生涯无法持续吸引他,直到1964年,因为真切地看到智障与精神疾病患者的悲惨生活,他确定找到了自己人生的方向。 从那一年开始,他为照顾智障和残障人士、支持他们的家庭,在世界各地陆续创办了一百三十个“方舟之家”、九百个“信仰与光”群体。身为著名的慈善机构创办人、全球人道主义者,2015年他获得了有宗教界“诺贝尔奖”之称的邓普顿奖,以表彰他“对肯定生命的精神层面做出了杰出贡献”。 而中国读者知道范尼云,多半是因为看到灵修作家卢云在书中反复提及他如何深受范尼云的影响。最终他接受范尼云的邀请,放弃令人称羡的大学教职,在人生最后十年加入服事残障人士的行列。 “你愿意做我的朋友吗?” 1928年9月10日,范尼云出生在加拿大前总督乔治·范尼云(Georges Vanier)在日内瓦的家,他是五个孩子中的老四。当德国人越过马其诺防线向巴黎挺进时,他的父亲正担任加拿大派往法国的特使。这家人侥幸逃到英国,然后逃回加拿大。 受父亲影响,范尼云年少从军,曾在英国皇家海军和加拿大皇家海军服役。二十二岁时,他内心的“小罗盘”告诉他,他真正的呼召在别处,于是他放弃了军旅生涯,开始了十几年的“寻道”旅程。 1962年,他在巴黎天主教学院获得亚里士多德伦理学博士学位。不久,范尼云就成为大西洋两岸广受欢迎的讲师。在法国一家精神病院担任牧者的托马斯神父,邀请范尼云亲眼看看这个地方的恐怖:十几岁的青少年被锁在墙上,几十个男人被关在肮脏的房间里,被当作动物对待。在他离开的时候,其中一位病人拉斐尔·西米(Raphael Simi)问他:“你愿意做我的朋友吗?” 三十五岁的范尼云对自己在那所房子里看到的一切感到震惊和愤怒,多年后他回忆说:“我发现了一个充满痛苦和破碎的世界。”接下来,他可以回到成功的教师、教授生涯中,定期或不定期地捐献金钱资助慈善事业。然而,他做出了很少人会做出的另类决定,他邀请三个残疾人和他一起生活。他想和他们分享一切——他的家,他的时间,他的金钱,他的休息,他的闲暇,他的个性。 1964年8月,拉斐尔·西米和菲利普·苏克斯(Philippe Seux)这两个有着严重残障的男人搬了过来。另外一个人因为不习惯这样的生活,选择退出了。没有电,没有厕所,只有一个水龙头。“然后我开始发现残障人士难以置信的痛苦,他们被排挤,被压碎,没有人性,也没有价值。我再次看到他们对福音价值观的开放,他们渴望被爱。我能更深入地了解福音。” 这个意外的发现把一切都颠倒了。这位来自加拿大最显赫家庭之一的年轻哲学教师放弃了工作,搬到法国。他不知道他要在那里做什么,他只是想“跟随耶稣,发现福音的信息”。这里有两个智障人士向哲学老师展示生命的意义。有了这个小家庭,“方舟”运动就这样开始了。 方舟的部分使命是帮助残疾人过上充满欢笑、尊严和幸福的生活。但是那些来到方舟之家的健康人很快就会发现他们和残疾人一样需要帮助和治疗。范尼云感受到人性共同的部分:渴望爱和被爱,发展和分享我们的恩赐。他认识到,那些脆弱和痛苦的人,是群体的核心。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都会发现自己的破碎和脆弱,意识到“他们”也是“我们”。 当范尼云邀请两名智障男性与他同住时,他确实帮助了他们,但后来他发现,他们也帮助了他。这些残障人士在找一个兄长,他们希望被倾听,需要有人理解他们。 在那之后的五十多年里,“方舟之家”已经遍布世界各地,为有认知和智力障碍的人创建了家园,让他们与那些帮助他们的人一起生活在圣约社区。这一切都是因为范尼云想要活出耶稣的爱。“方舟之家”已经激励了三十多个国家的约一百三十个社区。一个名为“信仰与光”的衍生运动(组织有智障儿童的家庭定期聚会),在75个国家拥有1500多个团体。 范尼云的残障朋友们的残疾通常是显而易见的。例如,唐氏综合症患者的矮小身材、粗壮的手指和结巴的语言都证明了他们的弱点,无法隐藏。但范尼云说,无形的残疾通常更为严重,恐惧、孤独、痛苦和愤怒使我们残废、失明。他领悟到,在我们的弱点上互相信任,就能带来和平;将我们的软弱交托给神,就能获得自由。 我们这才明白自己多么爱无能 在为英国广播公司录制的节目中,范尼云说:“我们生活在一个必须继续争战的世界。这是一场争取真理、争取正义的斗争,是一场反对一切形式的压迫、幻想和谎言的争战。”范尼云正面挑战人心里的谎言和幻想,对“为穷人做点好事”之类花哨的点缀不感兴趣。他说耶稣不需要不冷不热的门徒,耶稣想要的是充满爱的人,愿意用生命换取真相的精神战士。 他解释道:“人们知道我们应该对穷人行善,但很少有人知道穷人能给我们带来很多益处,能改变我们。”他藉着好撒玛利亚人的故事说,我们的邻居是最不像我们的人,是与我们联系最少、对我们吸引力最小的人。现在把身体健全的人想象成犹太人,把智障的人想象成撒玛利亚人。这是方舟之家的一个合适的形象,范尼云鼓励身体健全的人把残障人士视为自己的邻居。 《纽约邮报》专栏编辑苏赫拉布·阿马里(Sohrab Ahmari)问范尼云:“像我这样不能为了生活在社区而放弃婚姻和职业的人,能做些什么来帮助他们?”范尼云回答:“试着找一个孤独的人,当你去看他们的时候,他们会把你当作基督来看。去拜访一位没有朋友和家人的老太太,送花给她。人们会说,这没什么,这能代表什么呢,但这意味着一切。爱总是从小事开始。一切都始于伯利恒的小小马槽。” 范尼云继续说:“我们要相信上帝,相信我们自己是神的孩子,我们被呼召去看别人是按照神看他们的样子,而不是我们希望他们成为的样子。……只有当我们和另一个人在一起,当我们花时间去联系、去真正倾听故事背后的故事的时候,我们才能做到这一点。” 今天的城市由互不相识的邻人组成,人们把自己关在家里,对邻居和外来者感到害怕。不安全感促使人们用尽办法只为了爬上社会阶层的顶端,成为手拿VIP的成功人士。为了缓解孤独、寻找安全感,人们参加各种社交俱乐部,带着某种类似精英的优越感加入不同的圈子。一些人甚至把教会变成一个封闭的、不追求改变的“自己人”的俱乐部。 多年前,范尼云去智利,探访当地的方舟之家。他说:“从机场出发的路上,司机告诉我,左边是贫民窟,右边是富人的房子。没有人越过这条路。穷人怕富人,富人也怕穷人。穷人和富人不相往来,这条路像一堵墙。我们生活在一个因恐惧而筑起高墙的世界里,当我们害怕别人的时候,我们的心会被墙包围。” 每个现代都市中物质和灵魂陷入贫困的人,最深切的愿望是建立一种真正的关系,而这就是方舟之家的全部含义。“真正的关系意味着帮助别人发现他们真正是谁,在他们内心深处得到尊重和爱,并被呼召起来寻找自己在世界或教会中的位置。” 而智障人士就像所有边缘群体一样,特别容易感受到被排挤、没有价值、不被爱的痛苦。方舟之家呼召渴望活出福音的人,接受耶稣的邀请以特别的方式去爱人,去让智障人士感受到自己是蒙爱的,是珍贵的。 而被呼召来到方舟的那些健康人,正如范尼云所说:“我们独自一人时,很容易相信自己爱每一个人。现在,我们和别人在一起、时时刻刻在一起,才明白自己多么无能去爱、多么会拒绝别人、多么陷于自我当中。”许多人来到这里才认识到自己里面的有限、软弱、黑暗,这是他们来到方舟后获得的重要报偿。 凯瑟琳·法尔萨尼(Cathleen Falsani)是《芝加哥太阳报》的资深宗教记者,她回忆自己被报社派去听范尼云公开演讲的经历。范尼云讲了十分钟后,就谈起一个因为杀死了五名女士而坐牢的连环杀手。法尔萨尼很好奇:“他究竟想带出什么信息?” 范尼云接着说:“那囚犯需要有人指示给他看,在这囚牢的墙壁背后,有一个被上帝创造的小孩,他从来没有醒悟过。他会有一天找到人将他的美善展示出来吗?展示出他是上帝的孩子?展示他有宝贵的生命?” 一个连环杀手,尽管犯下了可怕的罪行,但对上帝来说仍然是珍贵的。有时人们一起找到一个共同的敌人,把邪恶当作外部事物对抗,为的是不在自己里面看到邪恶的部分。范尼云写道:“我们用精心设计的防御系统把自己孤立起来。这些防护墙使我们远离那些与众不同的人。恐惧和仇恨产生了,在个人和整个群体之间建立了边界。耶稣来,是要把我们各人从心里的网罗里释放出来,叫我们能像祂一样爱他们。”

教会最大的危险是权力崇拜 在方舟之家,经常会看到人们真实表现出来的恐惧。许多人害怕那些有残疾的人,视他们为讨厌的人、打扰他们生活的人,他们想要摆脱或隐藏它们。“似乎有一种东西使我们不可能去爱某些人。我们很快就能看出对方的缺点;他们的性格、个性或意见使我们烦恼。所以我们很快就对他们做出了判断。他们的文化与我们的文化不同,所以我们认为他们的文化不如我们。我们身上有一种东西会让我们贬低别人,并显示出我们比他们更好。” 不同文化、不同种族、不同国家、不同宗教之间的相遇,许多时候都处于这种光景里。当恐惧的墙倒塌时,我们可以开始相遇,发现对方脆弱和受伤的心。“我们都充满了害怕、偏见和创伤。我们害怕自己的限制、脆弱和死亡。我们害怕那些与众不同的人,害怕残疾人。如果我们放弃我们的防御,就会在自己的内心遇到那些同样受伤、残疾和虚弱的人。” 范尼云看到,我们常常不明白我们其实是被呼召去爱我们害怕、拒绝或憎恶的人。这是我们里面的恐惧在作祟。因为每个人内心深处都有一种恐惧:害怕不被承认,害怕被抛弃,害怕失去自己的位置。于是我们就容让自己被“一种心理力量驱使想要去赢,想要拥有最后的决定权,想要证明我们是重要的。对我们所有人,包括教会来说,最大的危险就是权力崇拜。权力能使我们迅速地改变自己,增强我们的自我意识。对我们来说,成为谦卑的仆人,被召来扶持我们的兄弟姐妹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群体绝对不能优先于每个人,因为群体是为了人的成长而存在的。当教会陷入自我关注,而不再看重人,就可能被朋霍费尔的名言说中——“谁爱群体,谁就拆毁了群体;谁爱弟兄,谁就建立起群体”。当教会和机构为了所谓整体利益而刻意压制个人良心,阻止人们思考,操控人的理智,就形成一种洗脑的文化。范尼云敏锐地看到,这类团体为人提供了虚假的安全感,其实是“一种潜在的勒索,个人被迫妥协,不敢离开”,因为“害怕那股隐秘的势力和报复”。 “爱比惧怕强壮。”范尼云说。当人们不再向别人隐藏自己,不再对别人假装或证明自己的价值,一个真正的群体就产生了。在群体中最能暴露我们心里总在两军交战:恨与爱、骄傲与谦卑、真实与谎言、敞开与封闭……每个人心中都有深深的伤口,期待一种无条件的爱,不会压制我们的自由权、不会操纵我们。在这样的团体当中,我们学习接纳自己的伤口和里面的怪物,被培养出宽大的胸怀和怜悯。教会才成为医治、释放和成长的地方。 在范尼云生命的最后几年,作为一名虔诚的人道主义工作者,他领导着方舟之家,范尼云不断被问及他对成为圣徒的看法。他解释说,他真的只是想成为耶稣的朋友,一个用爱和谦卑来诠释美好生命的人,而不是追求荣誉和世俗的成功。范尼云希望方舟这样一个群体,即使在充满挑战和困难的时候,它也会成为一所“爱的学校”。 《今日基督教》在一篇纪念文章中称,“范尼云发现了人类的弱点和脆弱是如何使我们建立真正的联系的”。圣公会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 · 韦尔比( Justin Welby )发文称,在个人主义和竞争占上风的世界里,范尼云帮助人们彼此背负重担,接受彼此的恩赐与局限,并找到归属感、喜乐与医治。 要成为舍己并祝福他人的人,范尼云给出的建议是像葡萄树一样勇敢接受神的修剪。“神是生命,赐给生命。我们也被呼召给予生命。为了给予生命,我们必须修剪。……葡萄枝需要被修剪。修剪是所有那些意外降到我们生活中的灾难,那些悲伤的时刻:失去工作、人际关系、名誉、健康……我们每个人都经历过那些带来悲伤的黑暗时刻。耶稣告诉我们,这些修剪是为了我们可以结出更多的果实。” (本文参考了范尼云的《The Gospel of John,The Gospel . . . → Read More: 【逝者】“方舟之家”创办人范尼云:在群体中看到生命的真相

Trump tweets anger at Green Zone attack: War means ‘official end of Iran’

Trump sounds more bellicose note following rocket attack on Green Zone in Iraq. By David Isaac, World Israel News President Donald Trump sent a not-so-subtle warning to the Islamic Republic on Sunday, tweeting that “If Iran wants to fight, that will be the official end of Iran.” The president appeared to be responding to . . . → Read More: Trump tweets anger at Green Zone attack: War means ‘official end of Iran’

忏悔录 – 奥古斯丁 (5)

十四 为何当时我对于讴歌这些故事的希腊文觉得憎恨呢?的确荷马很巧妙地编写了这些故 事,是一个迷人的小说家,但对童年的我却真讨厌。我想味吉尔对于希腊儿童也如此,他们 被迫读味吉尔,和我被迫读荷马一样。读外国文字真是非常艰苦,甜蜜的希腊神话故事上面 好像撒上了一层苦胆。我一个字也不识,人们便用威吓责罚来督促我读。 当然拉丁文起初我 也不识,但我毫无恐惧,不受磨折地,在乳母们哄逗下,在共同笑语之中,在共同游戏之 时,留心学会了。我识字是没有遇到也没有忍受强迫责罚,我自己的意志促引我产生概念, 但不可能不先学会一些话,这些话,不是从教师那里,而是从同我谈话的人那里学来的,我 也把我的思想说给他们听。 于此可见,识字出于自由的好奇心,比之因被迫而勉强遵行的更有效果。但是,天父 啊,你用你的法律,从教师的戒尺到殉教者所受的酷刑,使胁迫约束着好奇心的奔放,你的 法律能渗入有益的辛酸,促使我们从离间你我的宴安鸩毒中重新趋向到你身畔。 十五 主,请你俯听我的祈祷,不要听凭我的灵魂受不住你的约束而堕落,也不要听凭我倦于 歌颂你救我于迷途的慈力,请使我感受到你的甘饴胜过我沉醉于种种佚乐时所感受的况味, 使我坚决爱你,全心全意握住你的手,使我有生之年从一切诱惑中获得挽救。主,你是我的 君王,我的天父,请容许我将幼时所获得的有用知识为你服务,说话、书写、阅读、计算都 为你服务。我读了虚浮的文字,你便惩罚我,又宽赦了我耽玩这些虚浮文字的罪过。的确我 在其中读到不少有用的字句,但这些字句也能在正经的典籍中求得,这是稳妥的道路,是儿 童们所应走的道路。 十六 人世间习俗的洪流真可怕!谁能抗御你?你几时才会枯竭?你几时才停止把夏娃的子孙 卷入无涯的苦海,即使登上十字架宝筏也不易渡过的苦海?我不是在你那里读到了驱策雷霆 和荒唐淫乱的优庇特吗?当然他不可能兼有这两方面;但这些故事却使人在虚幻的雷声勾引 之下犯了真正的奸淫时有所借口。 哪一个道貌暗然的夫子肯认真地听受一个和他们出于同一泥沼的人的呼喊:“荷马虚构 这些故事,把凡人的种种移在神身上,我宁愿把神的种种移在我们身上?”①说得更确切一 些:荷马编造这些故事,把神写成无恶不作的人,使罪恶不成为罪恶,使人犯罪作恶,不以 为仿效坏人,而自以为取法于天上神灵。   ①罗马作家西塞罗(公元前106—43)语,见所著《多斯古伦别墅辩论集》 (Fus-culanaeDisputationes)1章6节。 可是你这条地狱的河流,人们带了贽仪把孩子投入你的波涛之中为学习这些东西!而且 这还列为大事,在市场上,在国家制度私人的束修外另给薪金的法律之前公开进行!你那冲 击岩石的声浪响喊着:“在那里求得学问,在那里获得说服别人和发挥意见所必要的词 令。”假如不是铁伦提乌斯描写一个浪漫青年看见一幅绘着“优庇特把金雨落在达那埃怀 中,迷惑这妇人”①的壁画,便奉优庇特为奸淫的榜样,我们不会知道诗中所用:金雨、怀 中、迷惑、天宫等词句。瞧,这青年好像在神的诱掖之下,鼓励自己干放诞风流的勾当: “这是哪一路神道啊? 他说。 竟能发出雷霆振撼天宫。 我一个凡夫,不这样做吗? 我已经干了,真觉自豪。”② 这些词句并非通过淫亵的描写而更易记忆,这些词句不过更使人荒淫无度。我并不归罪 于这些文词,它们只是贵重精致的容器,我只归罪于迷人的酒,被沉醉的博士先生们斟在器 中要我们喝,不喝便打,而且不许向一个清醒的法官申诉。   ①见铁伦提乌斯(公元前195—159)诗剧《太监》,585,589,590句。 ②参看19页注②。 但是我的天父啊,在你面前,我毫无顾虑的回想过去,我自己是读得爱不释手,我可怜 地醉心于这些文字,然恰因此而有人说我这孩子是前程无量呢! 十七 我的天父,请许我一谈你所赐与我的聪慧和我滥用聪明而做出的傻事。有人给我一项使 我灵魂不安的功课,做得好可得荣誉,不好则失颜面,并以鞭挞威吓我。这课文是叫我写朱 诺女神因不能“阻止特洛伊人的国王进入意大利”①愤怒痛心而说的话。我知道朱诺并未说 . . . → Read More: 忏悔录 – 奥古斯丁 (5)

Danon’s UN Speech on Jews’ Biblical Rights to Land of Israel Goes Viral

United with Israel Israel’s UN Ambassador Danny Danon addressed the Security Council on the Jewish People’s rights to the Land of Israel, reading from the bible and recounting 2,000 years of history to make his case. On April 29, Israeli Ambassador to the United Nations Danny Danon, in an address to the UN . . . → Read More: Danon’s UN Speech on Jews’ Biblical Rights to Land of Israel Goes Viral

Netanyahu Thanks Egypt, Other Neighbors for Help Battling Israel’s Wildfires

United with Israel As Israel braces for more wildfires while temperatures spike, the Israeli prime minister thanked its neighbors Greece, Croatia, Italy, Egypt and Cyprus for sending help battling the blazes. By Associated Press Israel braced for renewed wildfires Friday amid a major heat wave that shows no signs of abating. At an . . . → Read More: Netanyahu Thanks Egypt, Other Neighbors for Help Battling Israel’s Wildfires

忏悔录 – 奥古斯丁 (4)

十一 我童年时代已经听到我们的主、天父谦逊俯就我们的骄傲而许诺给与的永生。我的母亲 是非常信靠你的,我一出母胎便已给我划上十字的记号,并受你的盐的调理。①主,你也看 到我童年时,一天由于胃痛,突然发热,濒 于死亡;我的天父,你既然是我的守护者,你也看到我怀着多大热情和多大信心,向我 的母亲,向我们全体的母亲、你的教会要求给我施行你的基督、我的主和我的天父的“洗 礼”。   ①译者按:这是指当时对“望教者”(即有志奉基督教者)举行的一种宗教仪式, 并非正式入教时举行的“洗礼”。奥氏在所著《论怎样向不明教义的人讲授教义》一书中, 也提到这仪式。现代天主教“洗礼”的第一部分尚保留着这仪式的痕迹,主要是主礼者以手 指在望教者的额上和胸前划一“十字”,并以少许食盐置于望教者口中。 我的生身之母,忧心如捣,更愿意用她纯洁的心灵将我永久的生命诞生于你的信仰之 中;她急急筹备为我施行使人得救的“洗礼”,希望我承认你、主耶稣而获得罪恶的赦免。 但我的病霍然而愈,“洗礼”亦因此中止,好像我仍然活着,则必须仍然沾受罪恶,因为顾 虑我受洗后如再陷入罪秽,则罪责将更严重,危害性也更大。 这时我、我的母亲和合家都已有信仰,只有父亲一人除外;但他并不能胜过慈母在我身 上的权力,使我和他一样不信基督;因为我的母亲是竭力使你、我的天父,使你成为我的父 亲,她宁愿你做我的父亲;你也帮助她使她优越于她的丈夫,更好地服侍丈夫,因为你命她 如此,她这样做也就是服侍你。 我求你,我的天父,我愿知道为何使我延期受洗礼,是否为了我的利益而放松犯罪的羁 绊?为何我至今还到处听到对于某人、某人说这样的话:“听凭他,由他做去,他还没有受 洗礼。”但对于肉体的健康,我们不说:“让他再受些伤,因为他还没有痊愈。”倘我灵魂 早些治愈,则我自己和家人定必更努力使得救后的我在你的庇护中获得安全,这岂不是更好 吗? 这当然更好。但在我童年之后,险恶的风波胁迫我、考验我,母亲早已料到,她宁愿让 泥土去遭受风波,以后再加搏塑,不愿已经成形的肖像遭受蹂躏。 十二 旁人对我青年时代的担心过于童年。我童年不欢喜读书,并且恨别人强迫我读书;但我 仍受到强迫,这为我是好的,而我并不好好地做:不受强迫,我便不读书。虽是好事,不情 愿做也不会做好。况且强迫我的人也并不做得好;但我的天父,你却使之有益于我。因为他 们除了想满足对傥来的财富与可耻的光荣贪得无餍的欲壑之外,何尝想到强迫我读书有什么 其他目的。“你对我们每人头发的数目也清楚的”,①你利用一切催促我读书的人的错误使 我得益,又利用我怠于学业的错误而加之惩罚;我年龄虽小,但已罪大恶极,确应受惩罚。 你利用那些不为我利益打算的人来造就我,又使犯罪的我受到应受的处分。你促使一切不正 常的思想化成本人的罪刑,事实确然如此。   ①见《马太福音》10章30节。 十三 我自小就憎恨读希腊文,究竟什么原因,即在今天我还是不能明白。我酷爱拉丁文,当 然不是启蒙老师教的,而是所谓文法先生教的拉丁文,因为学习阅读、书写、计算时所读的 初步拉丁文,和一切希腊文一样,在我是同样感到艰涩而厌倦。什么缘故?当然是随着罪恶 和渺茫的生命而来的:“我是血气,不过是一阵去而不返的风。”①我过去和现在所以能阅 读各种书籍和写出我所要写的文字都靠我早年所读的书;这些最早获得的学识,比了逼我背 诵的不知哪一个埃涅阿斯的流浪故事②,当然更好、更可靠。当时我为狄多的死,为她的失 恋自尽③而流泪;而同时,这可怜的我,对那些故事使我离弃你天父而死亡,却不曾流一滴 泪。   ①见《诗篇》77首39节。 ②埃涅阿斯(Aeneas)是罗马诗人味吉尔(公元前70—19)所著《埃涅依斯》史诗中 的主角。 ③《埃涅依斯》诗中迦太基女王。 还有比我这个不知可怜自己的可怜人,只知哭狄多的殉情而不知哭自己因不爱你天父、 我心灵的光明、灵魂的粮食、孕育我精神思想的力量而死亡的人更可怜吗?我不爱你,我背 弃你而趋向邪途,我在荒邪中到处听到“好啊!好啊!”的声音。人世间的友谊是背弃你而 趋于淫乱,“好啊!好啊!”的喝采声,是为了使我以不随波逐浪为可耻。对这些我不痛 哭,却去痛哭: . . . → Read More: 忏悔录 – 奥古斯丁 (4)

UAE, Saudi participation in Trump’s Bahrain peace conference confirmed

“The UAE supports all international efforts aimed at supporting economic progress and increasing opportunities in the region,” said its foreign ministry. By JNS Following an announcement Sunday that Bahrain and the United States will host an economic leadership “workshop” to “share ideas, discuss strategies, and galvanize support for potential economic investments and initiatives that . . . → Read More: UAE, Saudi participation in Trump’s Bahrain peace conference confirmed

忏悔录 – 奥古斯丁 (3)

七 天父,请你俯听我。人们的罪恶真可恨!一个人说了这话,你就怜悯他,因为你造了 他,但没有造他身上的罪恶。 谁能告诉我幼时的罪恶,因为在你面前没有一人是纯洁无罪的,即使是出世一天的婴孩 亦然如此。 谁能向我追述我的往事?不是任何一个小孩都能吗?在他们身上我可以看到记忆 所不及的我。 但这时我犯什么罪呢?是否因为我哭着要饮乳?如果我现在如此迫不及待地,不是饮乳 而是取食合乎我年龄的食物,一定会被人嘲笑,理应受到斥责。 于此可见我当时做了应受斥 责的事了,但我那时既然不可能明了别人的斥责,准情酌理也不应受此苛责;况且我们长大 以后便完全铲除了这些状态,我也从未看到一人不分良莠而一并芟除的。但如哭着要有害的 东西,对行动自由的大人们、对我的父母以及一些审慎的人不顺从我有害的要求,我发怒, 要打他们、损害他们,责罚他们不曲从我的意志,这种种行动在当时能视为是好事情吗? 可见婴儿的纯洁不过是肢体的稚弱,而不是本心的无辜。我见过也体验到孩子的妒忌: 还不会说话,就面若死灰,眼光狠狠盯着一同吃奶的孩子。谁不知道这种情况?母亲和乳母 自称能用什么方法来加以补救。不让一个极端需要生命粮食的弟兄靠近丰满的乳源,这是无 罪的吗?但人们对此都迁就容忍,并非因为这是小事或不以为事,而是因为这一切将随年龄 长大而消失。 这是唯一的理由,因为如果在年龄较大的孩子身上发现同样的情况,人们决不 会熟视无睹的。 主,我的天父,你给孩子生命和肉体,一如我们看见的,你使肉体具有官能、四肢、美 丽的容貌,又渗入生命的全部力量,使之保持全身的和谐。你命我在这一切之中歌颂你, “赞美你,歌颂你至高者的圣名”,①因为你是全能全善的天父,即使你仅仅创造这一些, 也没有一人能够做到:你是万有的唯一真原,化育万类的至美者,你的法则制度一切。 主啊,我记不起这个时代的生活,仅能听信别人的话,并从其他孩子身上比较可靠地推 测这一段生活,我很惭愧把它列入我生命史的一部分。 这个时代和我在胚胎中的生活一样, 都已遗忘于幽隐之中。“我是在罪业中生成的,我在胚胎中就有了罪”,②我的天父,何时 何地你的仆人曾是无罪的?现在我撇开这时期吧;既然我已记不起一些踪影,则我和它还有 什么关系?   ①见《诗篇》91首2节。 ②同上,50首7节。 八 是否我离开了幼年时代而到达童年时代,或童年到我身上替代了幼年?但前者并没有离 去,它能往何处去呢?可是它已经不存在了。我已经不是一个不言不语的婴儿,已经成为呀 呀学语的孩子了。据我记忆所及,从此以后,我开始学语了,这也是我以后注意到的。 并不 是大人们依照一定程序教我言语,和稍后读书一样;是我自己,凭仗你,我的天父赋给我的 理智,用呻吟、用各种声音、用肢体的种种动作,想表达出我内心的思想,使之服从我的意 志;但不可能表达我所要的一切,使人人领会我所有的心情。 为此,听到别人指称一件东 西,或看到别人随着某一种声音做某一种动作,我便记下来:我记住了这东西叫什么,要指 那件东西时,便发出那种声音。又从别人的动作了解别人的意愿,这是各民族的自然语言: 用面上的表情、用目光和其他肢体的顾盼动作、用声音表达内心的情感,或为要求、或为保 留、或是拒绝、或是逃避。这样一再听到那些语言,按各种语句中的先后次序,我逐渐通解 它们的意义,便勉强鼓动唇舌,借以表达我的意愿。 从此,我开始和周围的人们使用互相达意的信号,在父母的约束下、在尊长的指导下, 更进一步踏入人类生活翻复动荡的社会。 九 天父、我的天父,这时我经受了多少忧患、多少欺骗!当时对童年的我提示出正当生活 是在乎听从教诲,为了日后能出人头地,为了擅长于为人间荣华富贵服务的词令。因此,我 被送进学校去读书,那时我还不识读书的用处,但如果读得懈怠,便受责打。 大人们都赞成 . . . → Read More: 忏悔录 – 奥古斯丁 (3)

prepare the war

From News 444 Daughter speak to the women of Babylon (USA). Your men will be busy fighting in a war. . What will you be doing . ? Have you prepared your household as I have instructed you to do?. The enemy wants you and your children.You have value being alive. Have you made . . . → Read More: prepare the war

紧急信息!!逃离兽的印记,和非人类实体

摘自天国近了,当悔改信福音 Julie Whedbee repentbeholy2019年5月22日美国, DNA, 逼迫与殉道, 先知预言异梦异象启示等, 兽印, 基因增强, 教会, 混合怪物, 主耶稣基督再来 文章导航 先前 2019年5月16日晚上,我大女儿和我都得到了预言性的异梦。它们呈现了即将要来的事情,就是在敌基督和兽系统的印记的时间里,许多人都要面对的事情。 在我的梦里,我经历了一种将发生在那些必须逃离兽系统之人身上的情况。我在另一个人的身体里,目睹并亲身经历了,被那时的当权者追杀的恐怖。我和我的家人在逃命。我们正尽我们最大的努力在夜晚旅行,为了避免被抓住,从一个偏远的地点到另一个地点。无论我们旅行到那里,我们总是被追踪,跟踪,被攻击性地追逐。我们所做的一切都在监控之下。 这个时候的人口,已经因着审判而被大大地减少,初熟果子余民已经被转化了。那些依然在公众面前露面的人,就是那些已经接受了兽的印记并被“改变了”的人。作为一名信徒,我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如果你们接受了这个印记,这个系统所呈现的诱惑就是你们可以长生不老——你们永远不会生病,永远不会变老,永远不会死亡。 但是,我知道这是一个谎言,它的目的只是让尽可能多的人,在不真正理解它的含义的情况下接受兽的印记。 许多,许多的人自愿地接受印记,被永远地改变了,因为它重组了他们的DNA,然后他们就不再是完全的人类了,这意味着,他们不能再通过父(主耶稣基督与父原为一)在十字架上的血祭而被救赎了。他们已经变成了撒旦国度的一部分,变得比人类更像机器人,更容易控制,几乎没有情感,因为他们不再为他们自己考虑了,他们只是做他们被告知要去做的事情。 对我来说,恐怖是显而易见的,因为我像一个动物那样地被追杀。我记得感觉到了极大的恐惧,因为似乎没有办法,从系统的技术监控中逃脱。 当那些被派来抓我的人,最终追上我和我的家人时,我知道这意味着他们会强行给我打上‘印记’,否则我会死在拒绝之中。然后我就从梦中醒来了。 我女儿的梦,发现她和我们的家人们在一个家里,也在躲避这个系统。我们的家人被安全地保护和供应着。因为第一次转化已经发生,我们在那里帮助其他寻求庇护的人。 我们在一个家里,在那里,我们已经被指示要呆在室内,不允许任何人进来,除非他们是被父亲所差派来的。我们被赐予了分辨力,知道谁是父差来的,谁不是来自于父的。许多人不顾一切,大声呼喊,乞求我们允许他们进来。 但是,我们被告知,由于外面恶魔活动的增加,以及印记的实施,许多人已经被“改变”了,不再是他的百姓了,即使他们把自己装扮成朋友、家人、亲人,甚至是非常年幼的孩子们。 我的女儿告诉我,最困难的部分是不能允许某些孩子们进来,因为他们哭泣,害怕,显然处于困境之中。 但是,我们的灵知道,他们不是完全的人类。他们是那些已经被撒旦的种子所败坏,已经接受了兽的印记的父母们的后代,他们不是来自于父的。 她告诉我,我们的家人被完全地保护着,我们被告知要严格遵守我们的指示,不允许任何人,除了来自于父的人进入他的避难所。 她的梦结束了。 我现在所呈现的一切,请把这带给父和圣灵,为分辨祷告。我们向你们所呈现的这些事情,你们可以在上帝的话语里找到。所有即将发生的事情,都已经被预先告知了,它将正如预言的那样发生。 无论何时,我从Yahushua(耶稣)那里得到一个梦或异象,我总是问他是否愿意对此说话,分享任何的启示。接下来的就是他对所有他的孩子们的话语。 Yahushua(耶稣)说: REPORT THIS AD 女儿,告诉他们,这是出于我对我的孩子们伟大的爱,我才赐给你们这些异象,和梦,以及以前如此之多,发自我内心的话语和警告。 我希望没有人灭亡,但可悲的是,许多,许多的人会灭亡。这已经被显示,以及许多已经被预言的其它事情,都将发生。 我的话语不会徒然地返回到我这里。我警告,我揭示将要来临的是什么,甚至现在就已经在这里的事情,以便更多的人会屈膝,破碎,谦卑地到我这里来,为他们的罪,他们刚硬的心,他们的不顺从,而来寻求饶恕。 我会被所有那些寻求我的人找到,我会保守那些人免于现在就临到地球上的试炼,如果他们会只寻求我的面,和我给他们生命的旨意的话。 没有人会站在他/她自己的力量里,因为在这里的黑暗,远比这个地球曾经经历过的更大。你们不是敌人和牠的地狱军团的对手,没有我,你们就会被压垮。 一旦我剥夺了你们所有的物质享受;一旦我移除了所有你们寄予希望的根基;一旦我毁灭了所有你们的偶像们,把荒凉留给你们,那时,为了要生存下来,你们会转向谁呢? 那些现在没有完全与我同行的人,将会在我带走我初熟的果子之后被留下来,他们会发现他们自己正处于他们生命中最绝望的境地。 你们所能想象的任何事情,都无法与未来的相比,你们所能做的任何事情,都无法改变你们突然发现你们自己所处的境况。 这就是为什么,我已经教导了如此长的时间,唯一的安全避难所就是我,我是磐石,我是堡垒,你们的高塔,你们的防护。没有别的可以,并拯救你们。这是真理,在这些事情发生之后,那时,你们就会知道,已经在这里说过的,和在我的话语中的,都是真理和光,已经赐给了你们去照亮道路。 那些在初熟果子已经被转化之后的人,将被追杀。他们将被史无前例地迫害。那些活过饥荒,瘟疫和战争,被风暴和大火所毁坏之审判的人,将会发现他们自己,为了他们的生命而逃亡。 这些话语不是要引起惧怕,而是要搅动你们去悔改,去彻底地转变,为了使你们知罪,因为你们继续在你们的罪中,走在通向毁灭的宽阔路径上。 那些必须逃离的人,向我降服的人,如果他们真正地拥有一颗改变的心,并且只依赖我作为他们的避难所的话,他们就依然可以被保护和供应。 独有我可以为那些前往我的避难场所的人,和那些协助的人隐形,而不被撒旦已经设计来追踪你们的任何科技方式检测成为可能。我的天使们也会协助你们,因为我的女儿和其他人,现在已经被显示许多年了。 那些隐藏在这些地方的人,在我再次回来,也把他们转化之前,将会有机会在与我的关系中,进一步地成熟和成长。 我的警告再一次地对你们大声呼喊:不要接受兽的印记!! 不要为了买,或卖,或经商,而在你们的身体里,在你们的前额上,或在你们的手上接受任何东西。因为通过这样做,你们的DNA就将被改变,被重组,被编程。你们就将不再是完全的人类了,你们将不属于我。 许多,许多在那个时候声称我的名,并拒绝印记的人,将殉道,但是,这是给那些为了我的名的缘故而受苦之人的,一个极大的荣誉。 一旦接受了兽印,那些有印记的人将被敌人使用,去引诱那些还没有接受印记的人,进入圈套来欺骗他们。 REPORT THIS AD 这些已经被改变了的,被编程的个体,不再是我的了,为了捕获你们,他们会以你们所认识,和所爱的人的形式出现。 在它们发生之前,你们知道这些事情是必要的,这样你们就会被告知,并非常的小心谨慎。 如此多的人会因为缺乏知识而灭亡。不要成为他们的其中之一!比你们所意识到的更多的人,甚至就是现在,他们正行走在你们当中,却不是完全的人类。他们是没有魂的生命,可以采用形态,或任何熟悉的形式来欺骗你们。 只有那些与我亲密同行的人被赐予了分辨的恩赐,来区分这些改变了的生命和我的创造物。 正如我在过去,已经通过我的女儿所说过的,曾经知道的混合怪物和后代,也正被释放出来,再次作为敌人对我的百姓的大战的一部分。牠已经竭尽全力集结一支军队,在这最后的日子里,与我和我的百姓作战。 . . . → Read More: 紧急信息!!逃离兽的印记,和非人类实体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 50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