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Do not let any unwholesome talk come out of your mouths, but only what is helpful for building others up according to their needs, that it may benefit those who listen.” — Ephesians 4:29 Listen to chapter Copyright © 1973, 1978, 1984, 2011 by Biblica.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19年六月
« 5月   7月 »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数字战争新时代:黑客公司如何为威权政府服务

作者:ARK MAZZETTI, ADAM GOLDMAN, RONEN BERGMAN, NICOLE PERLROTH

作为沙特阿拉伯残酷的异见压制行动的负责人,他当时在想办法监视那些在他看来对王国构成威胁的人。他知道上哪儿去找:一家行事隐秘的以色列公司,可以提供由前情报人员开发的技术。

那是2017年底,沙特·卡塔尼(Saud al-Qahtani)当时是手握重权的沙特王储的高级顾问,他正在全世界追踪沙特异见人士,这一大范围监控行动最终导致了记者贾迈勒·卡舒吉(Jamal Khashoggi)的被害。在与这家名为NSO集团的公司的雇员交流时,卡塔尼谈及在诸如土耳其、卡塔尔、法国和英国等整个中东和欧洲地区使用其监控工具的庞大计划。

总部位于以色列荷兹利亚的私企NSO雇佣前任政府黑客为外国政府和富有私人客户服务。| CORINNA KER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沙特政府如此依赖几十年来的宿敌以色列的一家公司,让我们得以窥见一个数字战争的新时代。这个时代几乎没有规则可言,是一个日益增长、如今已价值120亿美元的经济体,而间谍则是收钱办事。

如今,即使是最小的国家也能购买数字间谍服务,这使它们得以实施曾一度专属于美国和俄罗斯这类大国的电子窃听或影响力行动。想调查竞争对手机密的公司,或对某个对手心怀不满的富有人士,也能出一笔钱发起情报行动,就好比国家安全局(National Security Agency,简称NSA)或摩萨德(Mossad)有公开发售的服务。

NSO及竞争对手阿联酋公司“暗物质”(DarkMatter)是私营间谍行动普及的例证。基于对效力于政府和私企的现任和前任黑客的采访,以及对相关文件的梳理,《纽约时报》一项持续数月的调查揭露了这个数字战斗世界中的一些秘密冲突。

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的前高级顾问曾谈及使用NSO的产品用于大规模监控。| GIUSEPPE CACACE/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这些公司不仅让政府可以对恐怖组织和贩毒集团这类犯罪分子进行黑客攻击,某些情况下还能满足比较见不得光的意图,瞄准活动人士和记者。由美国间谍机构所训练的黑客将美国商业人士和人权工作者揽入网中。效力于“暗物质”公司的网络雇佣兵会将婴儿监视器变成一台间谍设备。

据知情人士透露,联邦调查局(FBI)目前正在就潜在的网络犯罪对暗物质现任及前任美国员工展开调查。据路透社报道,在一名曾就职于该公司的前NSA黑客对其活动日益担忧,并联系了FBI之后,调查的力度开始加大。

这一全球高科技战场的迅速扩张,已促使人们对未来的危险与混乱状况发出警告。

“哪怕最小的国家,都能用很低的预算获得进攻能力,”或者发起对敌手的网络攻击,网络安全公司Adlumin创始人罗伯特·约翰斯顿(Robert Johnston)说,他也是俄罗斯2016年黑客攻击民主党全国委员会(Democratic National Committee)一案的关键调查人。

此前,NSO曾帮助沙特政府跟踪其在国境之外的敌手,还帮助墨西哥政府猎捕过大毒枭,并通过在六大洲为几十个国家提供服务获利数亿美元。这家公司由以色列北部两个高中时期的朋友建立。

凭借相当于NSA的以色列情报部门8200部队(Unit 8200)毕业生开发的技术,沙莱夫·胡里欧(Shalev Hulio)和奥姆里·拉维(Omri Lavie)于2008年创立了一家公司,其业务是协助手机公司对顾客设备进行远程控制以便维护。

消息传到了西方间谍服务机构那里,其情报人员看到了商机。当时,美国和欧洲官员正发出警告,称苹果、Facebook、谷歌及其它技术巨头在研发能使犯罪和恐怖分子通过情报及执法机构无法破译的加密渠道进行沟通。

胡里欧和拉维主动提供了绕过这一问题的办法:通过在通讯数据被破译后,对通讯系统的终端即手机发起黑客攻击。

到2011年,NSO已研发出第一代原型,他们把这款移动监视工具称作“珀加索斯”(Pegasus)。NSO的工具能做到看似不可能的事情:在空中不留痕迹地从智能手机收集大量先前无法访问的数据——包括电话、文本、邮件、联络人、位置及经由Facebook、WhatsApp和Skype这类应用程序传输的任何数据。

“一旦这些公司入侵你的手机,他们就占有了它。你只不过是把它带在身上而已,”以色列网络防务公司“凯梅拉技术”(Kaymera . . . → Read More: 数字战争新时代:黑客公司如何为威权政府服务

圣经预言中的未来战争

天国的奥秘–第三层天,新耶路撒冷的宝石 @Perry Stone @Sid Roth(中文字幕)

預言性代禱和以色列救恩的應許 (6)

申命記 4:27-31   以色列人的救恩。 30:1-10  以色列人從被俘之地歸鄉並得救恩。 33:26-29  神會釋放並援救以色列。 詩篇 37章/44章/45章3-5/ 65章/ 67章/79章/80章/85章/90章13-17/ 102章12-22/ 110章1-5/ 122章6-7/126章132章11 罗馬書 10:1   保羅為以色列救恩的祈禱。 11:12-15  保羅為外邦人靈性成熟和以色列救恩代禱。 11:25-27   全以色列必然得救。 附錄: 以賽亞63章15-64節 但以理9章4-19節 彌迦7章7-20節 哈巴谷3章2-19節 以斯拉9章5-15節 尼西米1章4-11節/ 9章5-38節 . . . → Read More: 預言性代禱和以色列救恩的應許 (6)

美国的伟大和焦虑都与川普无关

作者:临风

中国政法大学丛日云教授9月10日发表了一篇雄文《特朗普反对什么样的多元主义?》,这篇文章赢得了华人知识界许多的掌声。几位朋友很热心地转给我,要我拜读。我虽然对丛教授毫无认识,但对该文内容却生出极大的兴趣。

该文的主要论点有三:

(1)国内一般人对美国”误判”,特别是误解特朗普(川普)总统;

(2)美国当前的”多元文化主义”(multiculturalism)瓦解了国家的共同文化基础;

(3)”川普主义”将是阻止美国文明衰落的希望:”他的基本思路和大方向,是要阻止美国的衰落。”

隔岸观火,丛文自有其客观性和局限性。笔者身在美国,得以从近距离观察,所以也提出自己的看法。民选的国家领导人常常不过是选民的缩影。川普只不过是个现象,他的出现是果,不是因。因此,重点根本不在川普,他不过使问题深化。

 

美国今天真正的问题有两个:对”多元文化主义”和对”国家认同”的困惑。若要解读美国的现状,我觉得有三个关键点需要澄清:1)国家认同的混乱;(2)多元文化主义的纠结;3)民主社会的底线。

本文希望通过分析这三个关键点来了解美国的真相,并对前途做些展望。

国家认同的混乱

川普赢得2016年美国大选,使得许多人跌破眼镜。事后,华人界虽然分析很多,但很少有说到点子上的,反映出”对美国社会认识的大量偏见甚至无知”。

去年(2017)3月初,美联社与位于芝加哥大学的”国家意见研究中心”(NORC,National Opinion Research Center)对1004位成年人做的民调发现,美国有71%的人认为:”美国正在失去代表国家的信念和价值”。换句话说,超过三分之二的美国人认为,美国正在失去国家的认同(身份)。

有47%的人认为,非法移民威胁着美国式生活;15%的人认为合法移民威胁着美国式生活。57%的人认为,新移民应当融入美国的主流文化,同时有42%的人认为,由于新移民的入境,美国文化应当逐渐改变。

可见,”移民问题”,以及相关的,”保持多样性”与”同化”间的选择,这两者与国家认同关系巨大。

该民调发现,左右两翼都关心”国家认同”(国家身份),虽然他们关心的内容相反。右翼担心”基于基督教的文化价值”和”欧洲移民的传统”受到挑战,左翼担心”建国以来接纳世界各方移民” 的传统被打破。不论左右都说:我几乎不认识今天的美国。那么,到底什么才是美国真正的”国家认同”呢?

该研究发现,受访者对”美国价值”看法的同质性很高:第一,公正的法治系统(88%);第二,被宪法保护的个人自由(84%);第三,英语作为共同语言(73%)。

我认为,这三点对认识美国的国家认同有很重要的提示。

天主教徒,英国大文豪切斯特顿,于1921与1930两次访问美国。他说了一句名言:”美国是个有教会般灵魂的国家”。他不是说:美国是个基督教国家。他是说:美国是围绕着一组基于”神圣文献”(例如,独立宣言、宪法)的政治信念所建立的国家。

他指出,与欧洲国家不同,美国不依赖种族血缘,文化特征或”民族类型”来塑造其身份。美国这个”实验”之所以深刻,在于它冀望通过公民自发自动的意愿,以共同拥有的政治信念创建一个给”流浪者与流放者”居住的国家。

切斯特顿认识到,美国的国家认同根植于理念,而非种族或族群的认同。不靠君权,不靠教权,不靠世袭,美国第一个实现了全民自治,这是个何等革命性的想法!

今天美国右派的民粹主义和种族主义的浪潮,左派的过分高举少数族群的受害者心态,这些都带来部落思维和身份政治,对自己国家的了解还不及切斯特顿。

川普的当选,表面上是”爱国”( 让美国再度伟大,MAGA)情操的高涨——反对精英,反对移民,反对多元价值和政治正确,骨子里他抓住了美国人对失去国家认同的恐惧。这种”爱国”建立在对异类的疑惧和嫌恶上,表现出的就是国家主义、种族主义,而非爱国主义。

法国前总统戴高乐如此解释这两者的区别:爱国主义是,你第一个念头是爱自己的同胞;国家主义(民族主义)是,你第一个念头是仇恨其它族群。分裂族群的煽动家不是爱国,而是害国。

丛教授说:”只有深入他(川普)的内心,把握他的价值和信念,才能理解他的行为(维护保守主义)。”其实,川普并非什么保守主义。美国传统的保守主义公知绝大多数反川(NeverTrump运动)。难道这批对政治超级敏感的美国保守主义精英们全都没有深入川普的”内心”?

这批NeverTrumper了解川普煽动家的本质,他捕捉住当前美国白人对”国家认同”的彷徨,用种族主义和民粹主义煽动人心,以谎言建构另类真相。短短一年半,有记录的川普谎言,已经超过了5000个。就如名记者鲍勃·伍德沃德所说,川普的美国是在向事实和真相宣战,其灾难将无可估计!

如果有人以为谎言是”小节”,那你可能已经被极权统治麻木了。谎言的目的就是愚民,消灭人民的异声。老实说,川普的”内心”,以及”价值和信念”正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美国今天的一个焦点问题是:如何正确地认知,并加强国家认同,而不是深化族群间的仇恨和疑惧。

信念式国家认同

国家认同是凝聚国民向心力,提供文化融合的基础。切斯特顿指出,美国与欧洲不同,美国的国家认同建立在”神圣文献”所揭示的理念上。法兰西斯·福山把这个认同称之为”信念式国家认同”(creedal national identity),它建立在开国初期。

其实,切斯特顿不是第一个提出这个概念的人。早在19世纪中叶,托克维尔就提出一个新名词:”美国例外主义”(American Exceptionalism)。他指出,美国人有个信念,由于开发西部提供了无限的机会,每个自由人都可以靠着勤奋努力和自我牺牲达到他人生的目的。美国人认为自己得天独厚,是世界上唯一有宗教心,被启蒙,并拥有共和民主的国家。美国不是一个民族国家。

不过在知识界,这种认知近年来被亨廷顿打破。亨廷顿在《我们是谁?》(2004)里面声称,拉美移民快速增长,加上文化多元化,美国国内将会建立一个”西班牙国家”。他把美国国内的种族多样化看成是种”文明的冲突”!

批评者认为,亨廷顿轻视了美国政治与宪法的力量,以及维系美国的内在价值。他的学说显然是以欧洲白人为中心,助长了种族主义升温。在这点上,他的学生福山就比较冷静。福山(日裔)打破了亨廷顿部落思维的格局。

福山在今年9-10月号的《外交事务》上撰文说,一名美国公民可以被指责为”不美国”(un-American),而一名丹麦公民不可能被描述为”不丹麦”,日本公民也不能被指控为”不日本”。”美国主义”是一系列信念和生活方式,而不是一个族裔。

据我的观察,在年轻人,特别是第二代移民眼里,这个观念更为清晰。年轻人(特别是受过高等教育者)了解,自己有多重身份,对美国的价值认同很强,比较不容易被种族主义所煽动。

我能了解,人们喜欢念旧,美国人也是一样。但是,念的是糟粕还是精华,这点必须分辨。

如果怀念的是蓄奴时代白人的风光,或是怀念杀戮赶逐美洲原住民的历史,那么大可不必。什么是精华?共和宪政、三权分立、法治、人人生而平等,以及对上帝、先贤和公民道德的敬重。纵使不相信上帝,仍然对宇宙有敬畏之心,并能尊重他人的权益。

“美国特殊”,加上”信念式国家认同”,这构成了美国的身份。

文化是动态的。文化融合(或整合)的基础不是容忍、兼容,也不等于种族相同、宗教相同,甚或价值观完全相同。不过,国民必须在语言、公民道德,和”信念式国家认同”上一致,而不是坚持在”欧洲的文化精神上”团结一致。这才是真正的美国价值。

但是,我们从川普在波兰的演讲里,从他对夏洛茨维尔暴动的回应里,从他嘲笑穆斯林”金星勋章”阵亡军人家属的口气里,从他不信任拉美裔法官的态度里,从他嘲笑”粪坑国”的话语里,我听不到这样的信息,我更多听到狗哨声,教唆族群撕裂。

难道,这种”川普主义”将是阻止美国文明衰落的希望?我只能说:对一个像川普这样只懂得交易关系的人来说,这句话十分荒谬。

福山呼吁:要把美国的”信念式国家身份”重新树立起来,以抵御来自极端左、右翼双方的攻击。右翼中的白人民族主义者(另类右翼)希望用基于种族、族裔和宗教的国家身份治国,排斥多样性。左翼中的身份政治提倡者(非自由主义,illiberal)则通过强调受害者心态来摧毁国家叙事的合法性。

数百年来,美国是个被各地移民所不断塑造的国家。美国之所以伟大,与新移民不断涌入,注入新血这个现实不可分割。美国在科学和技术上领先与新移民更是密切相关。

. . . → Read More: 美国的伟大和焦虑都与川普无关

20190526 小人物大故事 _胡國慶 傳道

預言性代禱和以色列救恩的應許 (5)

何西亞书 2:14-23;3:5 神會完全重建醫治以色列。 5:15-6:3,11   神會將完全的恩典降臨在以色列。 14:1-8   神會醫治和重建以色列。 約珥书 2:28-32   神會傾注祂的靈。 3:17-20   以色列會成為聖潔並由神親手庇護。 撒迦利亞书 8:2-8   神會積極的重建以色列。 12:10-13:6  神會拯救並洗滌以色列。 哈該书 2:6-9.21-22   當神震動天地,搖撼海洋和萬國時,祂會使以色列的聖殿成為富麗堂皇。 西番雅书 3:8-20   以色列會因神的榮耀而得到重建。 瑪拉基书 4:1-6   . . . → Read More: 預言性代禱和以色列救恩的應許 (5)

来自锡安的信息

为什麽以色列政府正在震动中?  “过不多时,我必再一次震动天地、沧海与旱地。我必震动万国;万国的珍宝(羡慕的)必来到,我就使这殿满了荣耀。 “(哈该书 2章6-7节)

 

对于我们得到的第二次机会,我们该如何回应呢?你们应该已经知道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今年春天没有能够组阁联合政府。这个僵局的形成是因为;已有长久政治势力的极端保守教派的政党,受到内塔尼亚胡领导的前任联合政府中一个政党的挑战,而这个政党也是这一次新政府中总理再次尝试要合作的政党。 因为无法达成妥协,所以以色列将在9月17日再次举行全国大选。我们相信这个僵局是神震动、挪去和抬起政治城门的结果, “众城门要抬起头来,荣耀君王将要进来。”(诗篇 24章7-9节) 多年来我们一直为深爱且尊敬的总理祷告,希望他能切断和极端保守教派政党不圣洁的政治联盟。这些政党长期以来用威胁和贿赂的手段,帮助内塔尼亚胡保住政权。这个越趋暴力的极端保守教派政党,在以色列握着不成比例的控制权。他们制度化地歧视信弥赛亚的犹太人,有时甚至以暴力的方式对待弥赛亚信徒。作为一些重要国家部门的掌权者,他们利用权力已经在以色列这片土地上巩固了敌弥赛亚的坚固营垒。感谢神,祂正在撼动这些营垒。 松动制度性的宗教控制对于以色列进入下一阶段恢复与神的立约关係是十分重要的。根据经文,犹太人的复兴是先归回本土,之后才能在灵里归向主。(以西结书 36-37章;马太福音 23章39节,罗马书 11章26节中的比喻)神所要的是包括极端保守派的激进份子在内的祂的百姓得到自由,在心灵和诚实中敬拜祂。 在今年四月全国选举的前夕,我(珊蒂)从主领受到的是主将赐给内塔尼亚胡总理在最后一刻的机会使他在政治上把他的心与神国度的旨意对齐。 有一天上午11点时,主用列王记上11章11节对我说话。那段经文是关于所罗门王的国权,因着他背离了神的旨意而被夺去。所罗门被神膏立。在他做王期间,以色列经历了一个充满和平和繁荣的季节。当时以色列在一定的程度上成为了列国的光。各国的王和女王来到锡安亲眼目睹神显在以色列的荣耀。(列王记上10章1节,9节)然而可悲的是,所罗门王的心随着他做王年日增加而背离了神。圣经中没有任何关于他悔改的记载。 在这里我们看到了某种程度上的相似性,现在可能是我们尊敬的总理在他的位上的最后的时刻。与所罗门一样,内塔尼亚胡卓越地领导以色列进入一个充满和平和繁荣的时期,这是以色列建国以来不曾有过的。这个季节会因为神所立的领袖没有把他的政府与神的律例和旨意对齐而结束吗? 虽然我们在为内塔尼亚胡总理和我们的政府代祷时心是沉重的,但是我们的信心却不软弱。我们相信属灵的恢复近在咫尺了。我们祷告属灵的恢复的到来是借着政权在敬畏神中运作,而以一种相对容易的方式到来,而不是借着极大的困难和苦难来到。 我们是以尊重和慎重的态度为内塔尼亚胡先生祷告。因着总理在其他政党中有很多政敌,所以他相信组成联合政府需要极端正统教派团体的支持。 但是神的话是这样说的”人所行的,若蒙耶和华喜悦,耶和华也使他的仇敌与他和好。”(箴言16章7节)我们相信如果内塔尼亚胡先生向神屈膝,神会扭转那些他定意要放到新一届政府中的政党领袖们的心。希望内塔尼亚胡得着神圣的恩典在神面前谦卑自己,从而神可以提升他。(雅各书4章10节) 虽然神正在震动当前的政治力量,但是极端正统教派在这片土地上是一股很强的政治势力。只有神可以倾覆他们的权势。同时,目前看起来只能二中择一:内塔尼亚胡领导的联盟,或是由他的政党领导的联盟。这个二者择一的选择看起来会出现一个受到全球化极大影响的自由派联盟。 这样的一个政府将会在这片土地上释放一定程度的不法性,例如同性婚姻,这在以色列现代历史上是未曾有过的。极少数信弥赛亚的以色列人支持这个选择,因为他们相信这个联盟也许会给他们表述自己信仰的更大的自由。 我们正在预备把即将到来的”狭窄海峡”(塔模斯月17日到埃波月9日-7月20日到8月3日)这段时间分别出来禁食祷告,其中一部分是为着当前政府的情势祷告。以色列祷告网在这段时间会聚集举行为国家的夜间祷告聚会。请你们考虑在这段日子在你们所在的地方按主的带领在灵里加入与我们一起的祷告和禁食。我们会尽快把详细信息发给你们。 在主的平安中, 珊蒂和凯瑞 泰普林斯基         Light of Zion, PO Box 27575, Anaheim, CA 92809 SafeUnsubscribe™ aulifang2002@yahoo.com.au Forward email | Update Profile | About our service provider Sent by lofzion@gmail.com in collaboration with Try email marketing for free . . . → Read More: 来自锡安的信息

川普和他的多元文化主义

以静 2019-05-31 15:02

 

我先来提一个问题:人类的文化有没有高低优次之分? 大多数人的回答应该是这样的:各个地区各个民族有不同的文化,每个群体的文化都应当被尊重,不应当有偏见。 这个答案看起来没毛病。 可是,人类社会的实践生活却是复杂的,不是一个简单的答案就能说清楚。 1 任何一个话题和主张,在我们决定支持与否之前,都必须先了解它的真正内涵,而不是仅仅看到文字词汇的优美。比如:人人平等是一个好词汇,但是这个词可以有太多含义, 首先需要了解它到底在说什么,然后才能来谈对此的看法。 美国是当前世界上实力最强的国家,在现代文明的各个方面都做出了巨大贡献,对世界格局有着决定性的影响。这些年虽然已经显出一些衰落的迹象,但是它本身具有纠错能力的制度却使之能及时做出修正,这也正是美国精神之关键。 美国总统川普自上台以来遭人诟病,其中一点就是说他反对多元主义。 多元主义分为政治多元主义和文化多元主义,这里我要谈的是文化多元主义。 文化多元主义就是接纳包容各族群不同文化,宗教,尊重边缘文化,弱势群体等等。这种对于异质文化的尊重和接纳,归根结底是基于美国的立国之本也是主流文化基督教文化。 2 多元文化主义是文明的象征,一个国家承认人类多元文化的事实,在宪法的基础上,尽可能接纳并尊重少数族裔和弱势群体,接纳不同种族不同人群并且尊重其文化,宗教信仰,承认各种文化相互竞争和批评的权利,保障个人权利和自由,这是非常开放和文明的体现。 美国容纳多元文化,但是这个多元文化是根基于主流文化的主导性。美国的主流文化就是基督教文化,国家立法和立宪都是根据人性不可靠因此权利必须被制约的共识。 对于多元文化的接纳,在美国已经根基深厚,并且有完善的法制来保障。不否认总有一些不尽人意的事件发生,但只是小概率,新闻也没有隐瞒,这是普遍人性的问题而不是美国主流文化的问题。 美国是世界上对异质文化最宽容的国家,这正是以川普为首的保守主义者所最珍视的文化。 3 可惜的是,这种在主流文化主导下的多元文化主义从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开始直到今天,几十年的时间渐渐发展出成另外一种形式:一种极端的多元文化主义。 极端多元主义将重心转移到多元性自身,认为文化多元本身就是值得追求的,并且为此极力贬低主流文化,甚至解构主流文化,忘记了多元文化的存在正是基于一个包容开放的主流文化氛围。于是很多原本不可思议的事情都发生了:比如同性婚姻合法化,比如男女共用洗手间,比如人的性别不再只有男性和女性而是多达近十种……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如果我因为信仰基督教,不愿违背基督教价值观拒绝为同性恋证婚,那我就是犯了歧视他人歧视同性恋的罪。 如此一来,我必须牺牲我的信仰来顾忌他人不被歧视。那么,我原本所拥有的权利呢?难道我不能坚持自己的价值观吗? 也就是说,为了尊崇多元文化主义者,我必须牺牲我本有的文化,牺牲我个人的价值观,不管这价值观是否是文明的象征,不管这价值观是否是人类用了几千年的代价所沉淀和形成的主流价值。 极端多元文化否定现代文明的普遍标准,没有了是非丑恶,不区分野蛮与文明,先进与落后。每个人群的声音都要得到尊重和承认,而主流文化却被挤到角落里。失去了价值衡量的标准,必将会破坏人类传统文化的精髓,破坏普世的价值观,不单单是对主流文化的挑战,更严重的是必将导致美国走向文明的衰败。 4 文化的核心说到底,是一套价值体系,价值本身是相对的,但是必须有一个价值基准的存在,否则价值本身就失去意义。 比如:一种文化主张男女平等,婚姻自由,另一种文化主张男尊女卑,一夫多妻;一种文化保护妇女儿童,一种文化无视家暴,雇佣童工。这里面哪种文化更文明?哪种价值观更正确? 在一切文化的背后,体现着人们不同的价值观。 人类如何能在一个缺乏价值体系基准的基础上尊重所有的文化? 缺乏价值观准则的文明不是真正的文明,长期发展下去必然会陷入混乱。因为这种的多元主义打着自由的旗号,却顺着人的私欲发展,越过了人类应当遵循的界限。 如果对于多元文化的追求和推崇,意味着放弃人类现代文明的基本准则,如果对于多元文化的尊重和包容,意味着否定主流文化的正当性,长远下去必将导致整个社会和国家治理都面临不可想象的困难,直接带来社会的混乱和文明的解体,这并不是耸人听闻,而是已经初现倪端。 这样的极端多元主义是对文明的破坏,是文明的自残。任由如此发展下去,美国必然走向慢性自杀。川普所反对的,正是这种极端多元主义。 5 尊重和接纳不同的文化是一种善吗?显然是的,善是好的吗?当然!而出于善的接纳,却导致了恶的滋生。 这就是人类的愚昧和贪婪。 为了维护以基督教文化为主流的多元文化不会被极端多元主义所吞噬,川普在努力。 当以色列亡国,人民被掳巴比伦之后,很快波斯帝国兴起,波斯王古列允许犹太人重返圣地建造耶路撒冷城和圣殿,恢复敬拜神的生活。 不是因为古列王认识神,而是因为神是历史的主宰。 . . . → Read More: 川普和他的多元文化主义

20190526 小人物大故事 _胡國慶 傳道

預言性代禱和以色列救恩的應許 (4)

以西結 11:17-20   神會聚集以色列並拯救他們。 16:60-63  神會重整以色列並永遠除去她的羞辱。 20:33-44  神會為以色列淨化並贖罪。 34:11-31  神會完全重建醫治以色列。 36:22-38  神會使以色列完全得救。 37:1-28  神的祝福與承諾因合一的力量彰顯。

20190519 小人物大故事 _顏培寧 弟兄

預言性代禱和以色列救恩的應許 (3)

以西結书 11:17-20   神會聚集以色列並拯救他們。 16:60-63  神會重整以色列並永遠除去她的羞辱。 20:33-44  神會為以色列淨化並贖罪。 34:11-31  神會完全重建醫治以色列。 36:22-38  神會使以色列完全得救。 37:1-28  神的祝福與承諾因合一的力量彰顯。

20190609 為什麼贏了,卻仍然感覺像輸了? 周巽正 牧師

預言性代禱和以色列救恩的應許 (2)

耶利米书 3:14-20   猶太餘民將重返家鄉,團結起來。神會賜合神心意的牧人照顧他們。 16:14-21   神要帶領以色列人離開北方之地。直到神聚集自己全部的子民回以色列。 30:16-23   神會洗清以色列的罪並大賜祝福。 31:1-14   神的大能與恩慈會降在以色列。 32:37-42   神的大能與憐憫會為以色列帶來合一與美善。 33:6-26   當神重建以色列時,祝福與大能必臨到。 50:4-34   以色列會尋求主並體驗祂的救恩。

 

耶利米哀歌 (耶利米禱告体验) 1:9,11, 16; 2:12-13, 18-20; 3:20-33; 51:1-22

1 2 3 4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