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Therefore God exalted him to the highest place and gave him the name that is above every name, that at the name of Jesus every knee should bow, in heaven and on earth and under the earth, and every tongue acknowledge that Jesus Christ is Lord, to the glory of God the Father.” — Philippians 2:9-11 Listen to chapter .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19年十一月
« 10月   12月 »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  

天堂地狱启示录 (10)

第十章  地狱的心

  晚上,我跟着主耶稣去到地狱,白天,地狱的情景一直在我的眼前,我尽量尝试告诉别人我所看到的一切,但他们不相信我。我感到很孤单,只有靠主的恩典,我才能够继续下去,所有的荣耀都归主耶稣。

  第二天晚上,主耶稣和我又下到地狱去,我们走在地狱腹部的边缘,我认出有一部分我们曾经走过,那空气依然是充满着同样的腐臭气味,那邪恶的味道和热气使我非常的疲倦。主知道我的心思,他说,“我绝对不会离开你或抛弃你,我知道你很疲惫,但我会给你力量。”

  主的手按在我的身上,就使我有了新的力量。我们继续前进,我看见在前头有一黑色的物体,面积如棒球场那么大,而且在上下走动。我就记起,这就是地狱的心了。

  从这地狱的心上,有很多手臂般的东西长出来,好象角一样。它们从地狱的心长出来,通过地狱伸到地面上和地球的上空。我想,这些角是不是圣经所说的角呢?地狱的心四周的泥土都是干燥的,褐色的,从它的各个方向,约有三十尺的地方,那些泥土都被烧到成为生锈般的颜色,那地狱的心是黑色中最黑的,也有好象蛇鳞的颜色搀杂在黑色里面。那心每一次跳动时,就有极难闻的味道发出来,那心好象真的心一样跳动,有一种邪恶的力量包围着它。

  我惊奇地看着那地狱的心,思考着到底这东西有什么作用,主说,“这些分支犹如连着心脏的血管,通到地面上,用来倾倒邪恶的势力,这些就是但以理先知所看到的角。那些角是代表地面上邪灵的国度。有些曾经存在了,有些将要来到,有些是现在存在的,邪恶的国度会起来。而那敌基督者将会统治许多人民,地方和东西,若是能够,那些被拣选的,也会被欺骗,很多人会离开真道,去拜那兽和兽的像。”从那些主要的分支或角上,又长出其它较小的分支管来。从这些小支管中就有邪灵、污鬼和各种各样的邪恶势力出来。它们被释放到地上,受了撒旦的命令,去行很邪恶的事情。这些国度和邪恶势力会顺服那兽,很多会跟随它到灭亡。这些事情是从地狱的心开始的。

  这些是主对我说的话,他吩咐我写下来,成一本书,来告诉全世界的人。这些话都是真实的,这些是主耶稣给我的启示,使所有的人能知道,且了解撒旦的工作,以及它那将来的邪恶计划。主说:“来,跟从我。”

  我们走上一层楼梯,进入那地狱的心。有一道门在我们面前打开。里面是完全的黑暗,我听到哭泣声,又闻到一种使人窒息的气味。在那黑暗中,我唯一能看到的只有主。突然间,主不见了。我不敢想象的事发生了。我单独的在地狱的心!恐怖紧紧抓住我,惧怕挤着我的心,死亡掌握着我!我向主呼叫:“主,你在哪里!你在哪里!主,请你回来!!”我一直地大声呼喊,却没有回应。我哭叫道:“我的神啊!我一定要离开这里!”我开始在黑暗中逃跑。我手摸到墙壁,发觉它好象是会呼吸,会在我手下蠕动,接着,我发觉我不再是单独的了。我听到笑声,看到两只污鬼,它们被一种暗黄色的光包围着。它们把我的双手抓住,很快的用锁链绑住了我,拖我到心的更深处。我呼喊主,却仍然没有回应。我呼叫又尽力挣扎,但却是徒然,我的反抗根本没有影响到它们。

  当我来到地狱的心的更深处,有一种能力摩擦我的身体。我感觉好象肉从我的身体被撕裂出来一般,恐怖、痛苦极了,我非常害怕地尖叫起来。这两个邪灵把我拖到一个囚房内,丢我在里面,它们讥笑说:“你哭泣是没有用的,当时间到了,你会被带去见我们的主人,它会折磨你来得到快乐。”地狱的心的那种气味现在充满了我的身体,我徒然地喊叫着:“为什么我会在这里!什么事不对了?我是发疯了吗?让我出去!让我出去!”过了一些时候,我开始去摸那囚房的墙,我感到它又软又圆,好象会动一般。哦,是活的!它开始移动,我尖叫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主耶稣,你在哪里呢!”我只听到自己说话的回声。那种最难受的惧怕抓住了我的心,自从主耶稣离开之后,我第一次感觉到我是失落了,绝望了,我哭泣着再次呼叫主。接着,我听见一个声音在黑暗里说,“你呼叫主耶稣是没有用的,他不在这里。”一种暗淡的光开始充满整个地方。我第一次看到其它的牢房是和我的一样,在地狱的心的墙壁内,有一种网状的东西,在我们前面隔着。

  每一个牢房中都有一种如烂泥般,浓浓粘粘的液体在流动着。一位妇人的声音从我隔壁的牢房中传出来:“你是已经失落在这折磨人的地方了,这里是没有任何出路的。”我在昏暗中,只可以隐约地看见她,她是清醒的,好象我一样。至于在其它牢房里的人,他们都好象是在睡觉或在幻觉中。我哭着说:“没有希望了,没有希望了!”一种极大的寂寞和绝望感临到我身上,那妇人的话帮不了我,她说:“这里是地狱的心,我们在这里被折磨,但是这里的折磨却不如地狱其它地方的折磨残酷。”后来,我发觉关于折磨方面,她说谎,因为这里的折磨决不比其它地方少,她又继续说:“有时,我们被带到撒旦面前,它用折磨来娱乐自己,撒旦把我们的痛苦当作它的食物,我们绝望悲伤的哭泣,使撒旦更加强大,我们的罪不断的呈现在我们眼前,我们知道我们不敬虔,我们知道我们曾经认识主耶稣,但是却拒绝了他。我们离开了上帝,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我还没有来这里的时候,是一个妓女,我把我的肉体卖给许多男人和女人,为了要得到钱,我们把我们做的叫作‘爱’。我毁坏了许多家庭,有很多的同性恋者和通奸者都在这里的牢房内。”

  我向着黑暗呼叫:“我不属于这里,我已经得救了,我是属于上帝的,为什么我会在这里呢!”但是,没有人回答我。接着,那些邪灵回来了,它们打开我的牢门,一个就拉着我,另一个就推着我,走在一条崎岖的路上。当那些邪灵动到我的身上,我就如被火烧一样,它们在伤害我。“主耶稣啊,你在哪里!请来帮助我吧!主啊!”我哭喊着。

  一阵带着怒吼声的火焰突然在我面前闪出来,停在我面前,没有摸到我,但我感到我的皮肉正在我的身上被剥裂开来,那种最剧烈的痛苦透过我的身,这是一种难以置信的痛苦,有一种看不见的东西正在撕裂我身上的肉,那些邪灵,犹如蝙蝠一般,正咬着我的身体,我呼喊着“亲爱的主啊,你在哪里!请让我出去!!”

  我被推拉着,来到了一个空旷的地方,我被丢在一个很肮脏的祭坛前,在祭坛上有一本很大的书打开,我听到撒旦邪恶的笑声,同时发觉到自己正躺在一堆赃物上面,我很怕地退缩,但是很快的发觉到撒旦不是在看着我,而是看着在我前面的人。撒旦说:“哈哈,至终我把你从地面上毁灭了,让我看看你的刑罚是什么?”它打开那本书,用手指翻着书页,然后,它叫出那灵魂的名字,并且施行刑罚。我哭着:“主啊,这些可是真的吗!?”现在轮到我了,那些邪灵推我上台,逼我在撒旦面前鞠躬。那同样的邪笑的声音又响起来“我等你,等了很久了,终于我得着了你!”它恶意地嬉笑说:“你想逃避我,但是现在我得着你了!”一种我从来没有经验过的惧怕来到我的身上,我的肉犹如从身上被剥下来一样,一条很大的链就缠住我的身体,我看到自己和其他灵魂一样,是一具灰色的骨骼,那些虫在我里面爬行,火从我的脚升起来,把我包裹。

  “主耶稣啊,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在哪里?”我喊叫着。撒旦一直大笑,“这里没有耶稣,我现在就是你的王了,你会永远与我同在这里,你现在是属于我的了!”我被一种最可怕的感情抓住,我不能感受到上帝,或爱,或平安,或温暖,但是我的五官感觉却很敏锐,感到的是惧怕怨恨,剧烈的痛苦和无法测量的悲伤,我呼叫主来救我,但是却没有回应。撒旦说:“我现在是你的王!”它举起手,命令一个邪灵过来。立刻,有一个丑陋的邪灵来到台上抓住我,它的身体很大,脸形象蝙蝠,手是爪子,一种邪恶的臭味从它身上发出来。那邪灵问道:“主撒旦,我应当如何处理她呢?”另外一个邪灵,满身是毛,脸如野猪的也上来抓住我。“把她带到地狱的心的最深处,那里的恐怖事会一直的呈现在她眼前,在那里,她会学叫我作主。”我被拖到一个很暗很暗的地方,然后又被扔进一个又冷又湿的地方。啊!一个人怎样同时感到冷与热呢?我不知道,但是在这冷湿的地方,那火却烧着我的身体,那些虫在我身上爬进爬出,死人的哀叫充满了整个空间。我绝望地哭叫着,“主啊,为什么我在这里呢?亲爱的上帝,让我死吧!”突然间,一道光亮充满了我坐的地方,主耶稣出现了!他伸出慈爱的双手来抱着我,我立刻就回到了我的家。

  我哭泣着,“主啊,你到哪里去了?”眼泪流满了我的腮颊。主很温柔地说:“我的孩子,地狱是真的!但是除非你自己经历过,你不可能真正知道的。现在,你认识了真理,也感受到失落在地狱的滋味,你可以告诉别人这些事,我必须让你经历这些,使你能毫无怀疑地认识。”我那时很悲伤,很疲倦,我在主的怀中倒了下去。虽然主使我恢复,我还是想要去到远远的地方——远离耶稣,远离家庭,远离每一个人。接下来的几天,我病了,我的心很悲伤,那地狱的情景一直呈现在我的眼前,经过了很多天才完全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