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so Christ was sacrificed once to take away the sins of many; and he will appear a second time, not to bear sin, but to bring salvation to those who are waiting for him.” — Hebrews 9:28 Listen to chapter Copyright © 1973, 1978, 1984, 2011 by Biblica.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20年六月
« 5月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  

当保罗看到周围富丽堂皇的景象

当保罗看到周围富丽堂皇的景象,并看到全城沉溺于拜偶像之风时,他就为那位在各方面受到侮辱的上帝而大发热心;他的心对于雅典的人民也深表怜惜,因为他们虽有昌明的文化,却不认识真神上帝。

使徒并没有因在这学术中心所看到的事物而有所迷惑。他那属灵的天性敏于为天上的事物所吸引,以至在他的眼中,那四周的奢华壮丽若比起那永不衰残之丰盛所有的喜乐和光荣,就毫无价值了。当他看到雅典的宏伟时,他就体会到它对于爱好美术和科学之人的蛊惑力,而他心中也就深深地感到当前工作的重要了。

保罗在这不敬拜上帝的大城市中,颇为寂寞之感所困扰;而渴望他同工的同情与协助。就人类的友谊来说,他觉得自己是全然孤独的。在他写给帖撒罗尼迦人的书信中,他用“独自等在雅典”(帖前3:1)一句话来说明他当时的情绪。那些摆在他面前显然无法克服的障碍,使他几乎觉得并无希望企图打动人们的心。

保罗在等待西拉和提摩太的时候并不是闲懒的。他“在会堂里,与犹太人,和虔敬的人,并每日在市上所遇见的人辩论。”但是他在雅典城主要的工作,乃是要将救恩的信息传给那些对于上帝和他为堕落人类所有旨意并无明智观念的人。这位使徒很快就要遇见最诡谲最诱人方式的邪教了。

雅典人的大人物不久就听说有一位很特别的教师来到该城,向民众传扬一种新奇的道理。其中有几个人找到保罗,和他谈论。很快就有一大群听众聚集在他们周围。有些人蓄意要讥诮这位使徒,认为他在社会地位和知识上还不如他们,这些人互相嘲笑说:“这胡言乱语的,要说什么?”其他的人则“因保罗传讲耶稣与复活的道,”就说:“他似乎是传说外邦鬼神的。”

帖撒罗尼迦那些不信的犹太人

帖撒罗尼迦那些不信的犹太人对于使徒满怀嫉妒和仇恨,他们将使徒赶出他们的城还不以为足,竟追踪到庇哩亚来,鼓动下流社会之人暴怒的情绪来攻击使徒。弟兄们惟恐保罗仍留该处必遭毒害,便送他到雅典去,并派庇哩亚几个新近信道的人陪他同去。

逼迫就是这样逐城地追随着真理的教师。基督的仇敌不能阻止福音的进展。但他们却颇为成功地使使徒的工作非常艰苦。然而保罗竟冒着反对和冲突而稳步前进,坚决执行上帝在耶路撒冷的异象中所向他启示的旨意:“我要差你远远地他往外邦人那里去。”(徒22:21)

保罗的匆匆离开庇哩亚,致使他没有机会按照预定计划去访问帖撒罗尼迦的弟兄。

使徒到了雅典,就打发庇哩亚的弟兄带信回去,叫西拉和提摩太立即到他这里来。提摩太曾在保罗离开之前到了庇哩亚,并与西拉一同留在那里维持那已有良好成绩的工作,将信仰的原则教导那些新近悔改的人。

雅典城乃是当时信奉异教者的中心都市。保罗在这里所遇到的,并不是一群象在路司得城所遇到的那样无知而轻信的平民,而是一班以知识和文化而闻名的人。到处所见的尽是他们历史上和诗歌中的神祗与尊崇为神之英雄的塑像,又有伟大的建筑和绘画代表国家的光荣与对异教神明的普遍敬拜。

人们的感觉都因艺术的华美和壮丽而陶醉了。各处都有花费巨大、建筑宏伟的殿堂庙宇。也有许多雕刻、神龛、碑匾纪念军事的胜利和名人的事迹。这一切使雅典成了一个庞大的美术陈列馆。

保罗在庇哩亚

保罗在庇哩亚,遇到一班愿意研究他所教导之真理的犹太人。路加的记载论到他们说:“这地方的人贤于帖撒罗尼迦的人,甘心领受这道,天天考查《圣经》,要晓得这道是与不是。所以他们中间多有相信的;又有希利尼尊贵的妇女,男子也不少。”

庇哩亚人并没有因偏见而心胸狭窄。他们乐愿研究使徒所传讲之道理的真实性。他们查考《圣经》,并不是出于好奇,而是为要学习其中有关应许之弥赛亚的写作。他们天天考查那出自灵感的记录;当他们将经文互相对照时,天上的使者就在他们身边,启发他们的思想并感动他们的心灵。

福音的真理无论在何处传开,总有一些诚心乐意行义的人因而殷勤查考《圣经》。在世界历史的最后几幕正在演变时,如果那些听见那具有考验作用之真理的人能效法庇哩亚人的榜样,天天查考《圣经》,并将那传给他们的信息与上帝的话作一比较,那么现今信主之人较为稀少的地方就必有很多人忠守上帝律法的训诲了。可惜每当那不受人欢迎的《圣经》真理提出时,许多人却不肯这样着手查考。

他们虽不能反驳《圣经》中简明的教训,却对研究所提供的凭据显出一种极端嫌厌的态度。还有一些人认为即使这些道理是真的,但接受这种新的亮光与否却是无关重要的;而且他们还拘守仇敌所用来引人陷入迷途的悦耳虚言。这样,他们的心就因谬道而昏蒙,于是他们就与上天隔绝了。

人人都要按照那已赐予的亮光受审判。主差遣衪的使者出去传扬救恩的信息;那些听他的人都要为他们以怎样的方式对待他仆人的话而负责。凡诚心寻求真理的人,必要根据上帝的圣言仔细研究所提供他们的道理。

当保罗以圣洁的勇敢在帖撒罗尼迦

当保罗以圣洁的勇敢在帖撒罗尼迦的会堂中宣讲福音时,便有充盈的亮光照明圣所崇祀之礼节和仪式的真义。他带领着听众的心思超越地上的崇祀和基督在天上圣所的工作,缅想到基督在完成他作中保的工作之后、有能力有大荣耀地复临、在地上建立衪国度的时候。保罗是笃信基督复临的;他对于这件事所陈述的真理是十分清楚而有力的,以至在许多听众的心中留下了永不磨灭的印象。

保罗一连三个安息向帖撒罗尼迦人传道,根据《圣经》向他们解明那“创世以来……被杀之羔羊”基督的生、死、复活、职务、和将来的荣耀。(启13:8)他高举了基督,因为惟有对于他的工作具有正确的了解,才是开启《旧约圣经》,得以获致其中丰富宝藏的钥匙。

保罗和西拉既没有找到,官方便将几个被告的信徒具结交保,以维治安。弟兄们惟恐再发生暴乱,“随即在夜间打发保罗和西拉往庇哩亚去。”

现今凡传讲不受人欢迎之真理的人,如果有时所受的待遇,甚至是从自命为基督徒者所受的待遇,并不比保罗和他的同工从他们为之工作的人所受的待遇更好,也毋须灰心。十字架的信使必须时刻儆醒祷告,凭着信心和勇敢向前迈进,经常奉耶稣的名从事工作。他们必须高举基督为人类在天上圣所中的中保,为旧约时代一切祭礼所集中的重心,借着衪赎罪的牺牲,违犯上帝律法的人方可获得平安与赦免。

福音的真理得以如此大力地在帖撒罗尼迦宣扬,就吸引了广大听众的注意。“他们中间有一些人听了劝,就附从保罗和西拉;并有许多虔敬的希利尼人,尊贵的妇女也不少。”

使徒在这里也象在他们以前所进入的地区一样,遇到了坚决的反对。“那不信的犹太人心里嫉妒。”这些犹太人当时不受罗马当局的信任,因为不久之前他们曾在罗马城引起一次叛乱。他们既遭受猜疑,因此他们的自由也受到了相当的限制。这时他们看出一个好机会,可因利乘便使他们重得宠信,同时还可以令使徒们和悔改信奉基督教的人遭受羞辱。

他们为要达成这个目的,便勾结了一些“市井匪类,”居然借此而成功地“耸动合城的人。”他们“闯进耶孙的家,”希望能找到使徒们,但他们既没有找到保罗,也没有找到西拉。暴徒既“找不着他们,”就因失望而发狂,“把耶孙和几个弟兄,拉到地方官那里,喊叫说:那扰乱天下的也到这里来了;耶孙收留他们。这些人都违背该撒的命令,说另有一个王耶稣。”

保罗指明上帝曾如何将献祭的礼节……

保罗指明上帝曾如何将献祭的礼节,与那些论到“象羊羔被牵到宰杀之地”的救主的预言紧密地联结起来。弥赛亚要献上祂自己的生命为“赎罪祭。”先知以赛亚曾预先看到若干世纪后救主为人赎罪的种种景象,便为上帝的羔羊作见证说:“祂将命倾倒,以至于死,祂也被列在罪犯之中。衪却担当多人的罪,又为罪犯代求。”(赛53:7,10,13)

预言中的救主要来,不是作地上的君王,拯救犹太国脱离属世的压迫者,乃是作人间之人,来度贫寒卑微的人生,最后被人藐视,弃绝,并被杀害。旧约中所预言的救主乃要为堕落的人类献上自己作祭物,如此满足那被违犯之律法的一切要求。在衪身上,祭礼的预表要与所预表的本体相会合,而且祂在十字架上的死,要显明整个犹太制度的意义。

保罗将他从前如何热心维护仪文律法,以及他在大马色城外所有的奇妙经验,都告诉帖撒罗尼迦的犹太人。在他悔改之前,他曾坚信一种祖传的敬虔,一种虚妄的指望。他的信心并未下碇在基督里;反而信靠一些形式和礼节。他为律法所发的热心,与相信基督毫无关连,所以是徒然的。他虽然夸耀自己在遵行律法的事上是无可指摘的,但他却拒绝了那使律法有价值的主。

但在他悔改的时候,一切都改变了。他在他圣徒身上所逼迫的拿撒勒人耶稣,竟向他显现为弥赛亚了。这个逼迫者看出祂是上帝的儿子,就是应验预言的话到世上来的那一位,也就是在祂的一生中已经实现《圣经》所详细说明的那一位。

以赛亚论到基督受苦受难的预言

以赛亚论到基督受苦受难的预言,该是多么清楚而不容误解啊!这位先知发问说:“我们所传的(或作所传与我们的)有谁信呢? 耶和华的膀臂向谁显露呢? 衪在耶和华面前生长如嫩芽,象根出于干地;他无佳形美容,我们看见衪的时候,也无美貌使我们羡慕衪。他被藐视,被人厌弃;多受痛苦,常经忧患;他被藐视,好象被人掩面不看的一样;我们也不尊重他。

“祂诚然担当我们的忧患,背负我们的痛苦:我们却以为祂受责罚,被上帝击打苦待了。哪知祂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衪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衪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

“我们都如羊走迷;各人偏行己路;耶和华使我们众人的罪孽、都归在衪身上。祂被欺压,在受苦的时候却不开口:祂象羊羔被牵到宰杀之地,又象羊在剪毛人的手下无声,祂也是这样不开口。因受欺压和审判祂被夺去;至于衪同世的人,谁想他受鞭打,从活人之地被剪除,是因我百姓的罪过呢?”(赛53:1-8)

甚至连基督死的方式也都预示过了。从前铜蛇怎样在旷野里被举起来,将来的救赎主也必照样被举起来,“叫一切信祂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必有人问祂说,你两臂中间是什么伤呢? 祂必回答说,这是我在亲友家中所受的伤。”(亚13:6)

“祂虽然未行强暴,口中也没有诡诈,人还使祂与恶人同埋;谁知死的时候与财主同葬。耶和华却定意将他压伤,使衪受痛苦。”(赛53:9-10)

然而那要在恶人手中受死的一位,却要以战胜罪恶与坟墓者的身份而复活。以色列的优美歌唱家在全能者的默示下,曾为复活之清晨的荣耀作见证。他欣然地宣称:“我的肉身也要安然居住。因为祢必不将我的灵魂撇在阴间;也不叫祢的圣者见朽坏。”(诗16:9-10)

救主在地上所要从事的工作

救主在地上所要从事的工作也在预言中充分说明了:“耶和华的灵必住在衪身上,就是使衪有智慧和聪明的灵、谋略和能力的灵、知识和敬畏耶和华的灵。衪必以敬畏耶和华为乐。”那如此受膏的一位将要“传好信息给谦卑的人,……医好伤心的人,报告被掳的得释放,被囚的出监牢;报告耶和华的恩年,和我们上帝报仇的日子,安慰一切悲哀的人;赐华冠与锡安悲哀的人,代替灰尘,喜乐油代替悲哀,赞美衣代替忧伤之灵;使他们称为公义树,是耶和华所栽的,叫他得荣耀。”(赛11:3;61:1-3)

“看哪,我的仆人,我所扶持、所拣选、心里所喜悦的,我已将我的灵赐给衪,祂必将公理传给外邦。祂不喧嚷,不扬声,也不使街上听见衪的声音。压伤的芦苇,衪不折断;将残的灯火,祂不吹灭。衪凭真实将公理传开。祂不灰心,也不丧胆,直到衪在地上设立公理。海岛都等候祂的训诲。”(赛42:1-4)

保罗以说服的能力,根据《旧约圣经》论证说:“基督必须受害,从死里复活。”弥迦岂不是预言他们“要用杖击打以色列行审判者的脸”吗?(弥5:1) 那应许的一位岂不曾借着以赛亚预言到自己说:“人打我的背,我任他打;人拔我腮颊的胡须,我由他拔;人辱我吐我,我并不掩面”么?(赛50:6) 基督曾借诗人预言到他要从世人受到的待遇说:“我是……被众人羞辱,被百姓藐视。

凡看见我的都嗤笑我,他们撇嘴摇头,说:他把自己交托耶和华,耶和华可以救他吧;耶和华既喜悦他,可以搭救衪吧。”“我的骨头,我都能数过:他们瞪着眼看我,他们分我的外衣,为我的里衣拈阄。”“我的弟兄看我为外路人;我的同胞看我为外邦人。因我为祢的殿心里焦急,如同火烧;并且辱骂祢人的辱骂,都落在我身上。”“辱骂伤破了我的心,我又满了忧愁:我指望有人体恤,却没有一个;我指望有人安慰,却找不着一个。”(诗22:6-8,17-18;69:8-9,20)

摩西在他作以色列的领袖和教师的工作行将结束时

摩西在他作以色列的领袖和教师的工作行将结束时,曾清楚地预言到弥赛亚将要来临。他向以色列会众宣布说:“耶和华你的上帝要从你们弟兄中间给你兴起一位先知象我,你们要听从衪。”摩西向以色列人保证,这是他在何烈山时上帝亲自指示他的,说:“我必在他们弟兄中间,给他们兴起一位先知象你,我要将当说的话传给祂;衪要将我一切所吩咐的都传给他们。”(申18:15,18)

弥赛亚将要出自王家的世系;因为在雅各所作的预言中,主说:“圭必不离犹大,杖必不离他两脚之间,直等细罗(就是赐平安者)来到,万民都必归顺。”(创49:10)

以赛亚预言说:“从耶西的本必发一条,从他根生的枝子必结果实。”“你们当就近我来,侧耳而听,就必得活。我必与你们立永约,就是应许大卫那可靠的恩典。我已立衪作万民的见证,为万民的君王和司令。你素不认识的国民,你也必召来;素不认识你的国民,也必向你奔跑,都因耶和华你的上帝以色列的圣者,因为衪已经荣耀你。”(赛11:1;55:3-5)

耶利米也曾见证救赎主降临作大卫家的君王:“耶和华说:日子将到,我要给大卫兴起一个公义的苗裔,他必掌王权,行事有智慧,在地上施行公平和公义。在他的日子,犹大必得救,以色列也要安然居住。他的名必称为耶和华我们的义。”他又说:“耶和华如此说:大卫必永不断人坐在以色列家的宝座上;祭司利未人在我面前也不断人献燔祭、烧素祭,时常办理献祭的事。”(耶23:5-6;33:17-18)

就连弥赛亚出生的地点也曾预先指明了:“伯利恒,以法他啊!你在犹大诸城中为小。将来必有一位从你那里出来,在以色列中为我作掌权的;他的根源从亘古,从太初就有。”(弥5:2)

保罗和西拉离开腓立比之后

保罗和西拉离开腓立比之后,便往帖撒罗尼迦去。他们在这里获得机会,在犹太人的会堂里向人数很多的会众讲道。他们的外表证明他们新近受过人的凌辱,因此必须对所发生的事作一番解释。他们作解释时并没有高抬自己,却赞美了那位为他们施行拯救的主。

保罗向帖撒罗尼迦人传道的时候,引用了《旧约圣经》论到弥赛亚的预言。基督在衪传道时已经向他的门徒展示了这些预言:“从摩西和众先知起,凡经上所指着自己的话,都给他们讲解明白了。”(路24:27) 彼得传讲基督时,也曾引证《旧约圣经》。司提反也曾采用这相同的方法。

因此保罗在传道时,也常引用那些预指基督降生、受苦、舍命、复活,和升天的经文。他用摩西和众先知出于灵感的见证,清楚地证明拿撒勒人耶稣就是弥赛亚,并指明自从亚当的日子以来,那借着诸先祖与先知向人讲话的乃是基督的声音。

关于那位应许之救主的显现,曾有许多清楚而明确的预言赐下。有救赎主必要来临的保证赐予亚当。那向撒但所作的宣判:“我又要叫你和女人彼此为仇;你的后裔和女人的后裔,也彼此为仇。女人的后裔要伤你的头,你要伤他的脚跟,”(创3:15) 乃是给我们始祖论到那将要借基督成全之救赎的应许。

曾有应许赐与亚伯拉罕,说世界的救主必出自他的家系:“地上万国都必因你的后裔得福。”“上帝并不是说众子孙,指着许多人,乃是说你那一个子孙,指着一个人,就是基督。”(创22:18;加3:16)

使徒实行基督所给予的教训

使徒实行基督所给予的教训,不愿勉强居留在他们不受欢迎的地方。于是“二人出了监,往吕底亚家里去;见了弟兄们,劝慰他们一番,就走了。”

使徒并不认为自己在腓立比的工作乃是徒然的。他们曾经遭遇许多反对和逼迫;但上帝为他们的缘故而作的干预,以及禁卒和他一家的悔改,却适足以补偿他们所忍受的羞辱与苦难而有余。使徒受非法监禁以及神奇地蒙救的消息传遍了那一带地方,这事使他们的工作引起了许多用其他方法所不能接触之人的注意。

保罗在腓立比工作的结果,终于建立了一所教会,而且教友的人数不断增加。他的热心和专诚,尤其是他那乐意为基督受苦的心愿,在悔改信主的人身上发挥了深切而永久的影响。他们珍视使徒付出那么大的牺牲所传给他们的宝贵真理,并全心全意献身从事救赎主的圣工。

这个教会并未免于遭受逼迫;这事曾在保罗写给他们的书信中说明。他说:“因为你们蒙恩,不但得以信服基督,并要为他受苦。你们的争战,就与你们在我身上从前所看见的……一样。”然而他们在信仰上还是那么地坚定,以至保罗说:“我每逢想念你们,就感谢我的上帝;(每逢为你们众人祈求的时候,常是欢欢喜喜地祈求;)因为从头一天直到如今,你们是同心合意地兴旺福音。”(腓1:29-30,3-5)

在真理的使者所奉召从事工作的重要都市中,善恶两大势力之间的斗争是非常剧烈的。保罗说: “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争战。”(弗6:12)上帝的教会与那些在恶天使控制下的人之间必有斗争,直到末时。

禁卒看见上帝在地震中所显示的忿怒

禁卒看见上帝在地震中所显示的忿怒,因而恐惧战兢;当他想到囚犯都已逃走时,他曾准备自杀; 但这一切比起他心中所感受到的新奇的恐惧,以及他对于使徒在苦难凌辱之下所显示的平静与愉快所生羡慕的心情,那就似乎无足轻重了。

他在他们的面容上看到天上的荣光;他知道上帝曾以神奇的方式亲自干涉,要拯救他们的性命;同时那被巫鬼附着的妇人所说的话特别有力地打动了他的心,“这些人是至高上帝的仆人,对你们传说救人的道。”

他以深切自卑的心请求使徒给他指明生命之道。他们回答说:“当信主耶稣,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于是“他们就把主的道,讲给他和他全家的人听。”禁卒就在那时候洗了使徒的伤,并伺候他们,随后他和他一家的人都受了洗。有一种圣洁的影响普及监牢里一切的人,众人都敞开心门倾听使徒所讲的真理。他们深信这两个人所事奉的上帝曾经神奇地拯救他们脱离了捆绑。

腓利比的市民曾因地震而大起恐慌;到了早晨,管监的人将夜里所发生的事禀告官长,他们也感到惊慌,就打发差役去释放使徒。保罗却说:“我们是罗马人,并没有定罪,他们就在众人面前打了我们,又把我们下在监里;现在要私下撵我们出去吗?这是不行的。叫他们自己来领我们出去吧!”

这两位使徒都是罗马的公民;一个罗马人除非犯了穷凶极恶的罪,鞭打他就是非法的;况且没有经过公正的审判就剥夺他们自由,也是不合法的。保罗和西拉曾公开地被监禁,如今他们非经官长说明正当的理由,就不肯私下被释放。

当这话传到官长那里时,他们惟恐使徒会向皇帝申诉,所以十分惊惧;于是立刻到监牢里去,为不公平和残酷的待遇向保罗和西拉道歉,并亲自领他们出监,请他们离开那城。官长害怕使徒所加在百姓身上的影响,同时他们也惧怕那为这两位无辜之人出面干涉的大能者

禁卒曾惊异地听到在囚禁中的使徒的祷告和唱诗

禁卒曾惊异地听到在囚禁中的使徒的祷告和唱诗。当他们关进来的时候,他曾看到他们身上青肿流血的伤痕,他又亲手将他们的脚锁在木狗上。他原想一定会听到他们发出痛苦的呻吟和咒诅;不料他所听到的却是喜乐和赞美的歌声。当这些声音正在他耳中萦回时,禁卒便睡着了,随后就被地震和监狱墙壁的摇动所惊醒。

15  他在惶恐中惊醒过来,只见监门全开,便惊慌失措,以为囚犯都已逃走。他想起了昨晚将保罗、西拉交给他留心看管的明令,确知自己这一次显然的失职一定会受到死刑的处分。因此他在悲苦心情之中觉得不如自杀,以免遭受可耻死刑的执行。在他正要拔刀自刎时,却听见保罗出声说着安慰的话:“不要伤害自己,我们都在这里。”每一个人都被上帝借着一个同监的囚犯所施展的能力禁制住了,留在原处未动。

禁卒所加于使徒的严酷待遇,并没有引起他们的愤恨。保罗和西位所具有的乃是基督的精神,而不是报复的精神。他们心中既充满救主的爱,就没有仇恨那逼迫他们之人的余地了。

禁卒放下他的刀,叫人拿灯来,赶紧到内监里去。他要看一看这些遭受残酷待遇而以德报怨的人到底是怎样的人。他到了使徒所在的地方,就俯伏在他们面前,请求他们饶恕。随后又领他们出到外院,问他们说:“二位先生,我当怎样行才可以得救?”

使徒因为置身困境

使徒因为置身困境、足带刑具而感到痛苦非常,但他们并没有发怨言。反而在那暗无天日而寂寞凄凉的牢狱中,彼此用祈祷的话互相勉励,并因配为主的缘故受羞辱而赞美上帝。他们的心因深切爱护救赎主的圣工而鼓舞欢欣。保罗想起自己从前被利用作为工具逼迫基督的门徒,如今他的眼睛终于看到、心灵也感到他过去所一度轻视之光荣真理的能力,因而感到快乐。

其他囚犯听见从内监发出来的祷告和唱诗的声音,不禁大为惊异。他们在更深夜静时听惯了尖叫、呻吟、咒诅和谩骂,却从未听到有祷告和颂赞的话语出自那幽暗的囚室中。卫兵和囚犯都感到惊奇,心想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怎么能在饥寒磨难之中仍然快乐呢?

这时官长均已回家,并因所作迅速而断然的措施竟平息了一次暴乱而深自庆幸。但是他们在路上又听到一些特别有关他们所判处责打囚禁之人的品格和工作的话。他们看到那脱离撒但权势的妇女,并因她容貌举止的改变而大为惊异。她在过去曾使该城受到许多困扰;如今竟成为安静温和的了。

当他们觉察到自己很可能已在两个无辜的人身上施用了罗马律例苛酷的刑罚,他们就深自懊恼,并决定次日早晨下令私下释放使徒,护送他们出城,以免有遭遇暴徒逞凶的危险。

然而正当世人表现残酷复仇的精神,或违命忽略那属于他们的严肃责任时,上帝却没有忘记恩待他的仆人。全天庭都注意那为基督的缘故受苦的人;有天使奉命到监牢中来了。他们一到,地就震动起来。深锁紧闩着的监门敞开了;锁链桎梏从囚犯的手脚上脱落了;监牢里也洋溢着灿烂的光辉。

当十字架的信使出去正要从事教训人的工作时

当十字架的信使出去正要从事教训人的工作时,有一个被巫鬼附着的妇人跟随他们喊着说:“这些人是至高上帝的仆人,对你们传说救人的道。她一连多日这样喊叫。”

这个妇人是撒但的一个特别工具,她曾用法术叫她的主人们大得财利。她的影响曾加强了拜偶像的风习。撒但知道自己的国度在遭受着攻击,所以他采用这个手段来反对上帝的工作,希望以他的诡辩来混淆那些传福音信息之人所教导的真理。

这个妇人所说推荐的话乃是有害于真理事业的,会使众人分心不注意使徒的教训,使福音受到羞辱;并使许多人相信那些本乎上帝的圣灵和能力说话的人,也是被这个撒但使者的同一个灵所鼓动的。

使徒一时忍耐了这种反对;后来保罗在圣灵的感动之下吩咐邪灵离开那妇人。她的立时安静下来就证明使徒乃是上帝的仆人,鬼魔也认识他们,因而服从他们的命令。

那妇人身上的邪灵既被赶出并且恢复了理智,她就愿意作基督的门徒。于是她的主人们为自己的职业恐慌了。他们看出借着这妇人的法术和占卜得利的一切指望都已没有了,而且如果容许使徒继续宣传福音,则他们发财的门路不久就必完全断绝了。

城内还有许多其他的人也是借着撒但的欺骗而得利的;这些人也害怕这一有力的影响足以停止他们的事业,就大声喊叫攻击上帝的仆人。他们把使徒带到官长面前,控告他们说:“这些人原是犹太人,竟骚扰我们的城,传我们罗马人所不可受、不可行的规矩。”

众人被一种疯狂的情绪所鼓动,一同起来攻击门徒。暴乱的精神得了势,官长也默许他们,并吩咐剥下使徒的外衣,“用棍打。打了许多棍,便将他们下在监里,嘱咐禁卒严紧看守。禁卒领了这样的命,就把他们下在监里,两脚上了木狗。”

人若没有十字架就不能与天父联合

人若没有十字架就不能与天父联合。我们一切的指望全在于此。十字架放射出救主爱的光辉;所以当罪人在十字架跟前仰望那位舍命救他的主时,他就必有满足的喜乐;因为他的罪已蒙赦免。他既凭信心跪在十字架前,就已到达人类所能到达的最高处了。

我们从十字架得悉天父以无限的慈爱爱我们。保罗感叹道:“我断不以别的夸口,只夸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十字架。”(加6:14) 我们还能认为奇怪吗?我们也有特权可以凭十字架夸口,并有特权将我们自己全然献与那位将他自己赐给我们的主,然后我们就可以凭那从髑髅地所放射出来照耀在我们脸上的光辉,出去将这光显示给那些仍处在黑暗中的人。

时候已到,福音必须传到小亚细亚境外。保罗和他的同工渡海到欧洲去的道路已经准备好了。在近地中海边的特罗亚,“夜间有异象现与保罗:有一个马其顿人站着求他说:请你过到马其顿来帮助我们。”

呼召紧急,不容迟延。那陪同保罗、西拉,和提摩太往欧洲去的路加说:“保罗既看见这异象,我们随即想要往马其顿去,以为上帝召我们传福音给那里的人听。于是从特罗亚开船,一直行到撒摩特喇,第二天到了尼亚波利;从那里来到腓立比,就是马其顿这一方的头一个城,也是罗马的驻防城。”

路加继续说:“当安息日,我们出城门,到了河边,知道那里有一个祷告的地方;我们就坐下对那聚会的妇女讲道。有一个卖紫色布匹的妇人,名叫吕底亚,是推雅推喇城的人,素来敬拜上帝;她听见了,主就开导她的心。”吕底亚欣然接受了真理。她和她一家的人都悔改领了洗,并强留使徒住在她家里。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 6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