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A Church Divided Over Leaders] I appeal to you, brothers and sisters, in the name of our Lord Jesus Christ, that all of you agree with one another in what you say and that there be no divisions among you, but that you be perfectly united in mind and thought.” — 1 Corinthians 1:10 Listen to chapter Copyright © 1973, 1978, 1984, 2011 by Biblica.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19年五月
« 4月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Hillsong United – “Oceans” (Live show at Caesarea)

20180930 盼望並等候神 – 蕭祥修 牧師

祈祷出来的能力 7

邦兹著 滕近辉译 七 “基督教的伟大领袖们与教师们,都在祈祷内发现了他们所得亮光的最高泉源。”就圣公会来讲,安德烈会督每日在膝上过五小时。那些在教会历史中使人类生活更加丰富美好的、最伟大而实用的决心与行动,都是在祈祷时获得的。 ——里登 不错,按照事理来说,许多私人的祈祷必须简短;公众面前的祈祷也必须不要过长;简短而诚恳的祷告满有它的地位与价值。但是在我们私人与神相交中,时间的长短与祈祷的价值很有关系。多用时间与神亲近,是使祈祷成功的秘决。那感觉大有力量与作用的祈祷,是长时间与神相交的直接产物或间接产物。我们的短祷所以有作用与效果,是因为先已有了长时间的祈祷。短而产生能力与效果的祈祷,不可能由一个未曾在长时间继续祷告的强烈挣扎中向神有能力的人所发出。如果雅各没有经过整夜的摔跤,他就不能获得信心的胜利。一个人不能藉着偶然的会见神,而成为他的深交。神不能把他的大恩赐,加给那些匆忙而来又匆忙而去的人。 常常独自与神同在,是认识神与在他面前有能力的秘决。神接受那认识他的人由信心所发坚持的恳求,而予以应允。神把最丰富的恩赐给予那些以继续不断极诚恳的祈求证明他们对这些恩赐的欣赏,与获得它们之强烈愿望的人。基督在这一件事上作了我们的榜样,他时常整夜祷告。他有常到的祈祷地点。许多长时间的祈祷,造成了他的历史。保罗昼夜祈祷,但以理必须在许多重要的事务上割取时间,才能每日祈祷三次。大卫的早晨、中午与晚间的祈祷中,无疑的有许多次是延续得很长的。我们虽然在圣经中没有看见这些圣徒们祈祷时间长短的记载,但是我们却有各种暗示,知道他们用很多的时间祷告,并且他们惯于在某些时候特别长的时间地祷告。 我们决不是说,他们祈祷的价值是以钟点来计算的,乃是说我们深感多多独自与神同在的必要。并且知道,如果我们的信心尚未产生这种表现,我们的信心就是微弱浮浅的一种。 那些在品格上将基督表现得最完全的人,以及那些带领人归向主最有能力的人,都是用很多时间亲近神的人。他们的祈祷成了他们生活中的突出点。西缅查理士将早晨四时至八时的时间献给神。卫斯理约翰每天用两个小时祷告,从早上四时开始。认识他极清楚的一个人说:“他认为祈祷比任何其他的事更是他的工作,我曾经看见他从内室出来,带着宁静满足的面容,几乎发光。”费莱契约翰祈祷时的呼吸,使他内室的墙变色。他有时整夜祈祷,他的祈祷是时常的,又带着极大的热切,他的一生是祈祷的一生。 他说:“如果我没有将心向神举起,就不肯从坐椅上站起。”他与朋友见面时总问这一句话:“你是在祈祷么?”马丁路德说:“如果我没有在早上用两个钟头祈祷,撒但就在这一天得到胜利。我的工作如此多,以致我若每日没有三个小时的祷告就不能继续工作下去。”他有一句格言:“祷告得好的人,学习(研究)得好。” 雷顿大主教亲近神这样多,好象时时都在默想。他的传记里说:“祈祷与颂赞是他的工作与乐趣。”肯恩会督因为亲近神甚多,所以有人称他的心灵,是“恋慕神的心灵”。他每晨在时钟敲三下以前,就起身祷告。阿斯伯利会督说:“我计划早晨四时起身,尽我的力量这样作,用两小时祈祷默想。”阿斯费的敬虔所发的馨香之气今日尤浓,他早晨三时起身祷告。阿蓝恩四时起身祷告至八时。如果他听见有商人在他以前起身作事,他就说:“这使我感到惭愧!我的主人所该得的,岂不应比他们的主人更多么!” 那学会了“祈祷之生意”的人,可以从天上永远丰富的银行里随意支取,不被拒绝。 苏格兰最圣洁有恩赐的传道人说:我应该用每天最好的时间来亲近神。这是我最高贵,最结果子的工作,决不可被放于角落里。早晨六时到八时是最安静不受搅扰的时间,应该用在祈祷上,午茶以后又是我最好的时间,应该肃静的献与神。我也不应放弃睡觉以前祈祷的良好习惯,但是必须留神提防睡意侵入。当我夜间醒来的时候,应该起身祈祷,早餐后可以将一点时间用在祈祷上。”这就是麦克世牧师的祷告计划。循道会最初那一班可纪念的人,在祈祷上使我们羞愧:“早晨四至五时,私人祈祷;下午五至六时,私人祈祷。” 威尔世约翰,苏格兰的圣洁而令人希奇的传道人,如果没有八小时或十小时祈祷,就觉得这一天过得不好,他预备好一件格子绒的外衣,在半夜起身祈祷时披在身上。当他的妻子发现他卧在地上流泪的时候,就要抱怨,他说:“妇人啊,有三千灵魂我要负责,其中有许多人,我不晓得情形如何!”

20190303 上帝必會回應你的禱告 – 蕭祥修 牧師

Hillsong – At the cross (HD with lyrics) (Worship Song to Jesus)

祈祷出来的能力 6

邦兹著 滕近辉译 六 “我的软弱与不能结果的主要原因,就是在祈祷上的无可推诿的落后。我随时能写作、读书、聆听;但是祈祷比这些更属灵、更属内心,而愈属灵的工作,我的属血气的心愈易远离。祈祷、忍耐、信心,永不会使人失望。我已经了解与学会:如果我想成为一个真传道人,必须藉信心与祈祷。当我发现我的心在祈祷上就绪,又感到自由无阻碍时,其余的一切就比较容易了。” ——牛顿利查尔 我们可以把这一句话作为属灵的格言:在每一个成功的传道人的工作里,祈祷都是一种显著与管制一切力量,在他的生活中是如此,在他工作的深刻属灵的质素上,也是如此。一个没有祈祷的传道人,可能很有思想,他可能不祈祷而获得名声与人的喜爱;他的生活与工作,可能象一部机器一样,完全没有油或只有极少的油而在那里转动;但是他的工作不能成为真正属灵的工作——不能在他自己身上与听众身上创造圣洁敬虔的品格。 祈祷的传道人,将神放入他的工作中。神进入传道人的工作中并不是一件自然的事,或是一件藉普通原则而成的事,乃是藉祈祷与特殊的恳切而获得的。我们全心寻求神就必寻见,这一句话对于悔改的罪人与传道人,都是一样的真实。有祈祷的工作,是神圣的工作,能使传道人向听众有同情心,深深感觉到他们的需要。祈祷使人与神连结,亦与人连结。惟独有祈祷的传道人,才有资格完成他所接受的崇高职务与责任。学位、书籍、神学、讲道,都不能造成一个真传道人,祈祷却能。主耶稣给予使徒们传福音的任命,在那藉祈祷求来的五旬节圣灵大浇灌以前,不过是一张空纸而已。 一个祈祷的传道人,已经超越了受人欢迎的水准,再不仅是一个办事的人,再不仅有讲台上的吸引力,再不仅是一个教会里的组织者或领袖,乃是升入了另一个更崇高的领域——属灵的领域,他工作的产品是成圣。那些因他的工作而变化的心灵与生活,显明了他工作的真实性与深入性。神与他同在,他的工作不是以属世或表面原则与方法而推进的。他在“神的事”上已深深受教,深有所得,他为了信徒与神长时间深刻地相交。这相交加上他属灵的摔跤所给予他的痛苦,使他在“神的事”上成为一个圣子。在迫切的祈祷之下,例行公事式的坚冰早已被融化了。 许多传道人只有表面上的工作效果,也有许多传道人的工作沉沉如死,其原因就是缺少祷告。没有人能不祈祷而有真正成功的工作。祈祷必须是持续的、日进的、非表面的。讲道时所用的经文与讲章,应该是由祈祷而得的。传道人的书室应该沉浸于祈祷的空气中,他一切的工作应该是由祈祷所孕育出来的。祈祷的态度与心情充满了他的一切。“令我忧伤的是我祈祷的太少。”这是神所拣选的一个传道人临死时所说的话——何等令人悲伤的一个遗憾!得特大主教说:“我要得到一个更伟大、更深入、更真实的祈祷生活。”愿我们都这样说,愿我们都获得这样的人生。 神的真传道人们,都有一个显著的特点作为能力,他们都是祈祷人。他们彼此之间有许多不同点,但是都有一个中心的相同点。他们可能从不同的角度开始,走过不同的路径,但是他们都汇集于一点,在祈祷上合一。对于他们,神是一切兴趣的中心,祈祷就是引他们到神那里去的路。他们不是“有时”祈祷,不是“偶然”祈祷,或经常的少量祈祷。他们乃是那样的祈祷以致祈祷进入并形成了他们的品格,影响了他们自己的生活,也影响了别人的生活,创造了教会的历史,改变了时代的潮流。他们将许多时间用在祈祷上,他们并不注意日规的移动或时针的进行,他们以祈祷为极其重大而决不可放弃的一项工作。 祈祷对于他们正象对于保罗一样,是心灵的一种迫切的努力与挣扎,祈祷对于他们又象对于基督一样:“他大声哀哭,流泪祷告。”他们“靠着圣灵随时多方祷告,并在此儆醒不倦。”“恒切祷告”是神大能的战士们的大能武器。圣经说:“以利亚是与我们有一样性情的人,他恳切的祷告,求不要下雨,雨就三年零六个月不下在地上,他又祷告,天就降下雨来,地也生出土产。”这几句话将历代那些引领他们本时代的人归向神的先知们与传道人们的经验,都包括在内,也指明了他们完成奇妙工作的工具是什么。

Netanyahu Thanks Trump for Supporting Israeli Control of Golan, a ‘Purim Miracle’!

United with Israel The Global Movement for Israel ™ Netanyahu Thanks Trump for Supporting Israeli Control of Golan, a ‘Purim Miracle’! “The message that President Trump has given the world is that America stands by Israel,” Netanyahu said. “We have a Purim miracle here.” U.S. President Donald Trump declared recognition of Israeli sovereignty . . . → Read More: Netanyahu Thanks Trump for Supporting Israeli Control of Golan, a ‘Purim Miracle’!

What A Beautiful Name – Hillsong Worship

祈祷出来的能力 5

邦兹著 滕近辉译 五 “知道祈祷的价值,它的宝贵超出任何时代之上,永不可,永不可忽略它!” ——波克其顿爵士 “祈祷是传道人所必备的第一个条件,第二个条件,第三个条件。那么,我亲爱的弟兄,祈祷吧!祈祷,祈祷,祈祷!” ——倍逊 祈祷,在传道人的生活中,书房中,讲台上,都必须是一显著的孕育一切的力量,也是能将色彩给予一切的一个因素。它决不可占次要的地位,不可成为外衣。传道人与他的主一同“整夜祈祷”。为了在舍己的祈祷上训练自己,他应该看主的榜样:“天未亮的时候,耶稣起来,到旷野地方去,在那里祷告。”(可 1:35) 传道人的书室应该是一个内室,一个伯特利,一个祭坛,一个见异象之处,一个梯子。那里的每一个思想都是先向天升起,然后才向人发出。讲的每一部分,都被天风所熏化而具有重要性,因为神在其中。 火被点起以前,机器是不可能转动的,照样,除非祈祷之火先被点起而产生热气,讲道就其属灵的果效而论,是死的。不管它的词藻如何华丽,结果如何完全,或具有任何优越技巧,如果没有祈祷之巨大动力充于其内,包围于其前其后,讲章的美妙、力量、结构、内容,都不过象废物一样。传道人必须藉着祈祷把神放在他的讲章中,他必须先藉着祈祷使神靠近听众,然后才能使其讲章与听众的心灵相交。他向神有了打开的路,就必然向信徒有打开的路。 我们需要再三指明:将祈祷当成一种习惯,或一种履行的公事,它就成为死而腐败的东西。这不是我们所呼吁传道人要作的祈祷。我们所注重的是真祈祷,这样的祈祷才能使传道人生命里每一样优良的质素如火燃烧起来发生作用,它是产自与基督生命上的合一。圣灵的充满,满溢的温柔之爱,对人永远福份的关心,如火焚烧的寻求神的荣耀之热诚,对自己工作之困难以及各种微妙关系的洞察,以及需要神大能之助的深深感觉,建立在这些严肃而深入之信念与条件上的祈祷,才是唯一真实的祈祷。以这种祈祷为后盾的讲道才能将永远的生命的种子撒在人心中,并且建造人的灵性使之适于天家。 不错,有人祈祷很少或完全不祈祷而能讲出一篇吸引人的讲章,令人爱听,引人入胜,思想高超有力,词句美妙,外形优越。但是那能完成神目标的讲道,必定是由祈祷产生出来的,连经文与讲章都包括在内,而且是在祈祷的心情与能力中讲出来的;不但如此,讲后又随之以祈祷,使所传的信息带着能力在听众的心里存留,讲道虽毕,而其效果不止。 我们可能用许多理由来原谅自己在讲道上缺乏属灵的效果与能力,但是真正的原因,就是未曾恳切的祈求神藉圣灵的能力与所传的信息同在。有无数的传道人,能发出煌煌的讲章,但是其果效存留的时间极短,不能进入那有神与撒但激烈争战的灵里面而发生作用,因为他没有藉着祷告而获得强大的战斗力,在属灵的挣扎中得胜。 那些为神获得巨大战果的传道人们,就是那些在向听众呼吁以前,先向神作有力呼吁的人。在内室里祈祷有能力的人,就是在台上向人有能力的人。 传道人是人,所以可能被人类各种潮流所影响,事实上已经有许多传道人被他们冲动。祈祷是一种属灵的工作,人的天性不喜欢这种吃力的心灵的工作,只想在风平浪静的大海上,被顺风吹到天堂里去。祈祷是一种使人自卑的工作,它低看了智力,否定骄傲,钉死了虚荣,表明了我们属灵的破产;这一切都是血气所难以忍受的。不祈祷是易事,忍受祈祷上的这些要求是难事。所以我们就作了现时代中(也许各时代都是如此)最显著的恶事之一——少祈祷或全无祈祷,也许少祈祷比全无祈祷更坏,因为它是一种良心的麻醉剂,是一种讽刺,是一种欺骗,是一种伪装。 我们所给予祈祷的短少时间,指明了我们对它的低估,普通的传道人每日用于祈祷的时间,与用于其它事务上的时间,比较起来,几乎等于零。只在晚上在床旁祈祷几句,或者再在早晨穿衣之前匆促的加上几句,这并不是不常见的情形。这与圣经里或历史里的神人们的祈祷献上的时间与力量比较起来,是何等的可怜与卑微!我们儿童似的祈祷,放在历史中真正“神的人”祈祷旁边是何等的可怜与卑微!神实在将它国度的钥匙,交给那些认为祈祷是他们主要的工作,而按照他们对祈祷所估计之高价用大量时间去祈祷的人,神藉着他们在世上完成奇妙的工作,伟大的祈祷,是神所拣选伟大领袖的标号与印记,也是神必将那征服一切的能力加给他们的“质”。 传道人被委派去祈祷,正如被委派去讲道一样。如果他不将两者都做得好,就是没有完成他的任务。他可能用人类与天使一切的口才讲道,但是除非他会用那动用天上一切能力的信心来祈祷,他的讲道就其荣神救人的永久果效而言,只是响的锣鸣的钹一般。

Here I am to Worship/Call – Hllsong (with Lyrics/Subtitles) (Worship Song)

祈祷出来的能力 4

邦兹著 滕近辉译 四 让我们时常在心目中看见布锐奈德在美洲的森林中,将他的心向神倾吐,为那些将要灭亡的土人祷告。除了他们的得救,什么都不能使他快乐。祷告——内室的、热诚的,出于信心的祈祷——是一切敬虔之心的根源。一个传教士除了能够熟练的运用其工作地区的语言以外,再加上温柔感人的性情,与一颗在“内室”的经验中奉献给神的心——这些资格比一切知识或其他的恩赐与才能,更能使人在救人的伟大工作上,成为合乎神用的器皿。 ——赛拉坡 服事神的人有两种极端的倾向:一种与人群没有接触,修道士与隐士们是明显的例子,他们脱离了人群,为要与神更多同在。当然,他们是失败的,因为只有当我们将其利益施于他人身上的时候,我们与神的同在才是有用的。我们所要追求的并不是这一个方面,我们容易将自己关在书房里,成了学者、书虫、讲章制造匠,企图以文学、思想与好讲章引人注意。但是人群与神到哪里去了?不在我们心中与思想中。那些同时是伟大思想家与学者的传道人,必须也是伟大的祈祷者,不然,他们就要成为后退的、无心的、挂名的传道人,只注重理智,结果在神的眼光中成为比最小的传道人还微小的传道人。 另一种极端是绝对的开放,传道人不再是神的人,乃是人的人,办事人。他不祈祷,因为他的工作是对人的,只要他能感动人,使人心中生出一种宗教上的兴趣与感觉,对教会里的工作肯伸手,他就满足了。他个人与神的关系,对于他的工作并无关系。在他的计划中,祈祷占很小地位或全无地位。他的工作因此所受的损害,是不能用地上的数字来计算的。一个传道人在祈祷上对神对自己对信徒如何,就决定了他使人真实得益及结果子的能力如何,也决定了他对神对人,现在与永远的真诚如何。 一个传道人没有祈祷,就不可能使他的心灵与他崇高地位的神圣性质互相和谐。想只藉劳苦工作与忠诚履行每日职务,而使自己适合神用,是一个严重的错误。甚至把讲章当作一种艺术,一种职责,一种工作或一种乐趣,而不断努力去创作,也能使一个传道人的心渐渐变硬而远离神。如果没有祈祷的话,科学家可能在大自然中失去神,照样,一个讲道人可能在讲章中失去神。 祈祷使传道人的心灵清新,与神和谐,向人体恤,并且把他的事奉工作提高至新的水准上,从冰冷的职业式中解救出来,除去履行公事的态度,以圣灵恩膏的能力与锐利,把每一个工作的轮子推动起来。 司布真说:“在一切之上,一个讲道人当然是一个以祈祷为特点的人。他与其他的信徒一样祈祷,不然便是一个伪善者。他比平信徒更多祈祷,不然他就失去了负担其职务的资格,如果你们传道人不多有祈祷就是可怜的。如果你们在神圣的灵修上松弛,不但你们需要可怜,你们的教友也必是如此。那日将到,那时你们将要羞愧痛苦,我们的图书馆与书房,与我们的内室比较起来,算不得什么。我的教会里禁食祈祷和日子,真实高潮的日子,天门向我们打开,没有比那时更宽大的,我们的心距离神荣耀的中心也没有比那时更近的。” 一个被称为祈祷的传道人的祈祷,并不是少许的祈祷,好象食物中加入一点味素一样,祈祷必须构成了他的血与骨。祈祷不是琐屑的一种责任,占着角落里无足轻重的地位。不是仅用一点从其他工作里勉强抽出的零碎时间就可以的,乃是用我们时间的最好部分与中心部分来祈祷,并且需要用力。祈祷和内室,不是沉没于研究之中或浸濡于工作计划之中的书房,内室第一,研究、工作第二。研究与工作,都因内室而成为新鲜与有效。那能影响工作的祈祷,必然给予其人以特殊的格调;那使品格获得特点的祈祷,决不是舒适轻松的或匆忙所作的祈祷。他必须强烈地进入心灵中与生活中,象基督“大声哀哭流泪祷告”一样(来 5:7)。它必须将心灵引入一种深切的愿望而生出的痛苦之中,象保罗一样。他必须成为内在的火与力象雅各所说的“恳切祷告”一样。它必须有一种品质,当放在金香炉中向神献上的时候,能产生大能力的属灵的生产之苦与彻底的更新。 祈祷并不是向我们幼年时所学的那种祈祷的小习惯,也不是象我们在用一个钟头吃饭以前所做十五钟的祈祷。它乃是我们最重要的岁月中最重要的工作,它比我们最长的宴席更费时间更需好胃口,祈祷使讲道成为极具重要性的一件事。所以我们必须以祈祷为重要,我们祈祷的质素如何,就决定了我们讲道的质素如何,浮浅的祈祷造成浮浅的讲道。祈祷使讲道强烈有力,予以恩膏使之留于人心中。在每一个有重量有效果的传道人的工作中,祈祷都占有重要的地位。 讲道人必须是一个祈祷人,他必须是一个祈祷学院毕业的学生,只有在一个祈祷学院里,一颗心灵才能学会讲道。任何学问都不能补足缺少祈祷的损失。任何热诚,任何勤劳,任何研究,任何恩赐,都不能填补它的空处。为神向人讲话是一件大事,但是为人向神讲话是一件更大的事。一个没有先学好为人向神讲话的人,永远不能为神向人讲的好而有成效。不但如此,讲台上所发出没有祈祷为后盾的话语,是使人心灵死亡的话语,在讲台下所说的话也是如此。

祈祷出来的能力 – 3

邦兹著 滕近辉译 三 “在这受苦的时期中我比过去享受健康时,更详细而深入的在来世的亮光中省察自己,我检讨自己是否在作人的本分上,与牧师的责任上无可指责。自省的结果,我觉得良心无亏。但是在我与主关系方面,情形却不相同。我对主的感谢,及因爱而生出的顺服比起主自幼至老所加与我的一切恩典——拯救、保守,在一生的各种变化中支持我——真是太不成比例了。他先爱了我,为我成了如此多的事,而我对他的爱是如此淡漠,这使我极其惶悚而惭愧。我的败坏尚不止此。我不但未曾在他为了我的工作与职责赐给我的恩典上长进,反而在繁忙、挂虑与工作中,失去了起初的热诚与爱心,我感觉惶恐难过,在神面前自卑,恳求怜恤,与他重新立约,全无保留的将自己献给他。” ——麦肯得里会督 使人死的讲道,可能是,也时常是信仰纯正的讲道——在神学上无懈可击。我们喜欢信仰上的纯正,它是好的,是最好的与圣经清楚而洁净的教训相合。这纯正的信仰是真理与谬论作战而获得的胜利品;是信心所建筑藉以防堵谬信或不信之洪水的堤坝。但是这清晰如水晶、多疑而好战的纯真信仰,可能只是外形美观、名称可人的字句而已,仍是使人死的字句,什么都不能比没有生命的纯正信仰更死气沉沉——死的不能思想,不能研究学习,不能祷告。 使人死的讲道,可能具有对属灵原则的了解与把握,可能有博学及善于评论的气味。可能把圣经原文的文法与字源研究得很透彻,可能把字句砌成最完美的形式,而且加以闪烁发光的阐释,象阐释柏拉图与西塞罗的著作一样。但是这一切都使他象植物死的冷霜一样。字句的讲道可能口若悬河,镶嵌着诗词与美丽的词藻,饰以祈祷,调以情感的味素,横溢着天才。但其实不过是那些盖在尸体上的名贵鲜花,与美丽吸人注意的织锦罩而已。另一方面,使人死的讲道也可能没有博学的装饰,没有新鲜材料的面网,或者干脆是一篇俗调,及一堆无意味的专门术语、格式杂乱;既非内室的产物,又不是研究的果实,全无思想上或表现力上的优点。这样的讲道造成了广大而深入的恶影响!它造成的死亡是何等的可怕! 字句的讲道,只对付事物的表面与影子,而没有形成于其内部。他对于神的话语隐秘生命,没有深入的了解与强有力的把握。按外表而论,他与神的话相符合,但外麦只是壳子,必须先将之击破,才能深入核仁。字句可能披着吸引人的时髦外衣,但是他的吸引力并不是将人引到神那里去,他的时髦外衣也不是属天的。这种失败的原因是在讲道人身上。神在他身上的工作还未完成,他尚未在神的手中象泥土在窑匠的手中一样。他为了预备讲章的内容与修辞而忙碌,尽心设法使它吸引人、动人,却未曾渴求、研究、探讨,经验神更深的事物。他未曾站立于那“高高的宝座”之前,未曾听见过撒拉弗的歌唱,未曾见过耶和华的异象,未曾感到他可畏惧的圣洁,而深深认识自己的软弱与罪恶,因而绝望地呼喊说:“我有祸了!”然后获得生命的更新,心灵被神坛前的红炭所沾触、洁净、点燃。他的工作可能引人归向他自己,归向教会,归向形式,却不是真正的归向神。没有使人获得与神甜美的、神圣的、属天的相交。他的讲章使教会得到装饰,却未使信徒得到造就;使听众喜悦,却未使之成圣。生命的运行受了阻碍,象夏天里的一阵寒流,向已晒干的土地。神的城变为死人的城,教会成为墓园,而不是作战的军旅。颂赞与祈祷都受了窒息,敬拜也有死的气息。讲道人与其讲章不便无肋于成圣,反而对罪有力,不能救人进入天堂。 使人死的讲道,是没有祈祷的讲道。没有祈祷,讲道人只能造成死亡,而非生命。一个在祈祷上软弱的讲道人在给予生命的能力上,也是软弱。一个不以祈祷为其生活及工作中之显著特点的讲道人,他的信息就失去显然的给予生命的能力。职业式的祈祷,只能帮助讲道人完成他的死亡之工。职业式的祈祷使人冰冷,将讲道与祈祷都置于死地。会众懈弛无热诚的,懒洋洋缺少敬畏的祈祷,可以溯其源于讲道人的职业式的祈祷。许多讲台上所发出来的祈祷,是冗长的、散漫、干枯、虚空而不着实际的祈祷。它们没有圣灵的膏抹,也没有诚心,象一层寒霜落在崇拜上。它们是致死的祈祷。在它们的气息之下,一切虔诚的踪迹都消逝无存了。他们是越死越长,越长越死。 我们呼吁讲道人发出简短、活泼,而充满生命的祈祷,发出真诚、出自内心、直接、忠告、热诚、简单,在圣灵里面的祈祷,这是今日的需要。一个教导讲道人如何发出神所看为祈祷的祈祷学院,比任何神学院更有助于真正的敬虔、敬拜与讲道。停下来想一想!你的情形如何?你的讲道,是否使人的灵性走向死亡?你的祈祷是不是致死的祈祷?向神祈祷吧!向那创造诸世界,审判万人大而可畏之神祈祷吧!我们内心需要有何等的敬畏,何等的真诚,何等的单纯!我们必须是何等的真实与全心全意!对神的祈祷是一种高贵的操练与努力,是最真实的一件事!我们岂不愿丢弃那受诅咒的致死讲道与祈祷,而开始作那最真实最有能力的事——就是真祈祷与给予生命的讲道,以至使那最大的能力在天上地下显出,并且取用神无尽的丰富来满足人的需要么?

末日假救主的大骗局已非常近了!

祈祷出来的能力 – 2

邦兹著 滕近辉译 二 “在一切之上,他是一个在祈祷上有优越表现的人。他有内在属灵的涵养,灵性的重量。他的讲章与行为都表现敬虔与严肃,他的少而意义丰富的言语,甚至常使陌生者感到惊异而钦慕,他用这些话去安慰人、勉励人。在我所见所觉的一切事物中,最可畏、最敬虔的就是他的祈祷。他的祈祷是一个见证,他比其他的人更认识更亲近主。那些越熟识他的人,到他面前时就愈有一种最恭敬而畏服的态度与感觉。” ——宾威廉 最优美的品德,可能因稍微的变质而产生苦果。太阳将生命给予万物,但是日射病能使人死亡。讲道能使人得生命,但是它也能使人的灵性死亡。钥匙是在传道人的手中,他能开也能关。讲道是神为了灵命的孕育与成长而设立的重要工作。如果做的恰当,他的益处是不能概述的;但是如果做的不正确,它的恶果甚至过于任何恶行为。如果牧人疏忽职责或草场被毁坏,就可不费力的将羊群伤害;如果守望的士兵睡觉或水源与食物被下毒,就可不费力的取得敌人的城池或阵地。撒但既看见传道人身享受各种神所赐的特权,并且身上担着关系重大的各种责任,他如果不趁机以强大的力量来破坏他的品格与讲道,他以诡诈著称的威名便要扫地了。面对这一切的危险与仇敌,保罗所说的“谁能担当的起呢?”是十分合适的。 保罗说:“我们所能承担的,乃是出于神,他叫我们能承当这新约的执事,不是凭着字句,乃是凭着精意。因为那字句是叫人死,精意是叫人活”。真正传道人的工作(新约的执事)是神的手所摸过的,所帮助的,所完成的,神的灵带着他膏抹的大能与传道人同在,圣灵的果子存在于他的心中,使他与他的信息充满生命与能力。他的信息使人得生命,正如春天带来生命一样,正如复活使人得生命一样。他的信息更能使人得热烈丰盛的生命,如夏天所给于花卉的生命一样;也能使人得结果子的生命,像秋天使百果成熟一样。那能将生命给予人的传道人,是神人,他的心中时常渴慕神,他的灵时常“紧紧的跟随”神,他的眼对于神是专注的,肉体与世界在他里面已经因神的能力而被钉死了,他的服事与工作象那给予生命的滔滔河水。 使人死的讲道,是不属灵的讲道。其讲道的才能并不是由神来的,其力量与刺激乃是由较低的泉源而来的。圣灵的工作并不在讲道者的身上与讲章中显明。使人死的讲道,也可以发动各种的力量与作用,但是并不是属灵的力量。它们可能与属灵的力量相似,但仅是影子与赝品而已。它们似乎能给予生命,但仅是象临时所加的磁力而已。使人死的讲道是字句的讲道,可能十分文雅得体,但仍然只是字句—— 干枯、空洞、荒脊,象糠枇一样的字句。字句可能含有生命的种子在内,但是没有春天的温暖使它生长,它只是冬天的种子而已,与冬天的土地一样僵硬,与冬天的空气一样冰冷,不得暖力,没有芽蕊。 字句的讲道中不是没有真理,但是真理自己并没有给予生命的能力,必须有圣灵的能力来使用它,然后它才拥有神的大能。没有被圣灵充以生命的真理,与谬理一样的使人死。即使是纯净无杂质的真理,它的阴影与作用仍然置人于死地,其真理无异于谬理,其光亮无异于黑暗。字句的讲道是没有“恩膏”的讲道,既无成熟,又无圣灵之工。他可能使人流泪,但是眼泪并不能发动神工作的机器,眼泪可能只是冰山上一丝夏天的微风,除了表面的一触之外,别无作用。它可能造成新的感觉与热诚,但仅是人所造成的感情与演说家的热诚而已。 传道人可能因他自己所发出的火花而有情绪上的激动,可能解经时口若悬河,热心于将自己头脑的产物传讲出来;一个教授可能仿效使徒心灵里的火、头脑的智慧与精神的力量,可能冒充圣灵的工作。字句藉着这些辅助可能闪烁发光,很象圣灵的亮光所照耀着的一节经文,但是这样的闪烁没有生命,象一块撒满珍珠的田地没有生命一样。他的字句后面,气氛后面,态度后面,动作后面,所有的是死的质素。 那造成这种情形的基本原因,是在传道人自己身上;他里面没有那能产生生命的大能力。他可能在信仰上是纯正,动机是诚实的,具有热诚与洁净的生活,但是“他里面的人”在其深秘之处尚未在神面前破碎,尚未向神投降,他内在的生命与生活,尚未成为传达神的信息与能力的通道。仍然是自己居于心中的至圣所中,而不是神住在那里。在他里面的某处,仍有“不传导体”存在着,使神的电流不能通过。他内心的深处尚未感觉到他属灵的极度破产与绝对的无能,他尚未学会发出一种不能形容的对自己绝处的呼喊,直到神的能力与火进入他的心中,充满他,洁净他,加力量给他。那有毒的“重视自己”与“依靠自己”侵占并污秽了那应该归神为圣的心殿。传道人必须付上重大代价才能获得那能给予生命的讲道。处死自己,以死对世界以及心灵经历生产之苦。只有经过十字架的传道人才能有经过十字架的讲道。

祈祷出来的能力 – 1

邦兹著 滕近辉译一

“你的有用与否,完全在于你是否有圣洁的生活,因为你的讲章不过是一两个钟头的事,但是你的生活却时时在发生讲道。如果撒但能使一个传道人爱人的称赞,爱美食、爱安逸与享乐,他便已经毁坏了他的工作。你要专心祈祷,从父神那里得到你讲道时所用的经文、字句及思想。马丁路德把每日最好的三个钟头用在祈祷上。”——麦克世 我们不断的费心力寻求各种新方法、新计划、新组织,藉以推进教会的工作,发挥福音的效果。今天的潮流极易使人只注意计划与组织,而忽略了个人。但父神在他的计划中,却是注意“人”的质素过于任何其他的事物。他作工的方法是藉着那些合用的人。教会寻求更合用的方法,而父神寻求更合用的人。“有一个人名叫约翰,是从神那里差来的。”基督降世以前预备时期的一切都可以归纳于约翰身上。保罗指出,那些将福音的基础坚立于世上之人之所以能成功,是在于他们的品格。福音的荣耀与效果与那些传福音的人有密切的关系。神说“耶和华的眼目遍察全地,要显大能帮助向他心存诚实的人”(代下 16:9)。他的意思就是说,他需要合用的人。以他们为器皿,藉其将他的权能运行在世上。这是机器时代的人所容易忘记的一个重要而急切的真理。忽略了这真理,更使神的工作受到极大的损害,正如世界因缺少阳光而受到损害一样,黑暗、混乱、死亡是必然的结果。 今天的教会所需要的,不是更多与更好的机械式的新组织与新方法,而是圣灵所能使用的人——在祈祷上有能力的人。圣灵的能力不是藉方法流出的,乃是藉着人;他不是降临于方法中,乃是降临于人身上;他不是膏抹计划,乃是膏抹人——祈祷的人。 一位著名的历史家说:“个人的品格对于各国革命的影响,是许多专重理论的历史学者与提倡民主的政治家所没有注意到的。”这一句的真理可以应用于福音的工作上;基督徒的品格与行动,能改变列国与个人,使之基督化,传道人尤其如此。 福音的效果与兴衰,是系于传道人身上。他能成全也能破坏神对人的信息。传道人是那金灯台上的一条金管,神的膏油可以藉之流出。这条管子不但需要是金质的,并且必须有敞开的口与无疑的通道,使其中的油得以顺利的毫无耗费的流出。 造成一个好传道人的材料,是好的品质,而好的品质是神造成的。传信息的人在他的信息之外,还必须有其他的条件与因素。一个传道人自己应该就是他所传的。那从母亲胸前流出来能使婴孩保持生命的乳汁,正是母亲的生命所制成的。照样一个传道人所讲的应该是他的生命所孕育出来的。“宝贝在瓦器里”:这瓦器可以影响他里面东西的味道与颜色。讲章的背景是讲道人了解的人。讲道并不是一小时中的事乃是一生的流露。二十年才能成为一篇讲章,因为二十年时间才能造成一个合用的传道人,真讲章是生命与生活的事。讲章是日渐成长的,因为传道人是日渐成长的。有力量的传道人发出有力量的信息;圣洁的传道人发出神圣的信息;满有恩膏的传道人发出满有恩膏的信息。 保罗说:“我的福音”,他并没有将他个人的意思加到福音里面去,也没有把福音作为他的私有物。这一句话乃是显示神将他的福音放在保罗的心中与生命中,作为对他个人的托付,藉他特有的性格而将福音宣讲出来。他如火一般的心灵所产生如火一般的力量,把福音如火一般地传出去。保罗的讲章不过象启示之海上漂浮着的碎片而已,保罗其人比他的讲章伟大得多,永远活着,他的身量与样式今日仍然毕显,他的手仍然在影响着教会。讲章只不过是声音而已,讲后即行消逝,被人忘记,但是讲道人却继续活下去。 一篇讲章所含使听众生命增长的能力,决不能多于讲道者本身的生命所具有的能力,死人传死信息,而死信息使人死,一切都由传道人的灵品质来决定。在旧约时候,大祭司的额前戴着一块金牌,上面以宝石镶着“归耶和华为圣”六字,照样,每一个服事主的传道人,应该用这六个字来铸造并管理自己。传道人若在品格的圣洁上与目标的纯洁上,低于旧约祭司水准是可羞愧的一件事。爱德华约拿单说:“我恳切地继续追求更加圣洁,效法基督的样式。我所切慕的天家,是一个圣洁的天家。” 基督的福音并不是藉普通的浪潮而推进的;它也不能把自己传开。当照管它的人动时,它才能随着动。传福音的人必须成为福音的化身,福音所具属神的与明显的性质,必须表现于他的身上。爱的激动力,必须在他的心中成为一种突出的、反射的、特殊的,推动一切的忘我的力量。舍己的能力必须为他的生命,化为他的心脏、血液与骨骼。一方面他必须以人群一份子的身份出去工作,处于谦卑柔和之中,象蛇一样灵巧,像鸽子一样驯良,以仆人的地位自束;但是另一方面他里面却有一颗君王的心灵,也有君王的高贵、尊严与自由的举止;虽然如此,却仍不失去儿童的单纯和甜美的性格。一个传道人必须抱着那具有倒空自己之作用的完全信心,与牺牲自我的热心,投身于救人的圣工之中,那些全心全意、英勇的、满有爱心的,无惧的工人 ,才能为神获得和造就一代的信徒。如果他们是怯弱的,看风驶船的,寻求地位的,讨人喜悦的;如果他们缺少那能握住神与其言语的信心;如果他们被自己与世界所攻入;他们就不能带领教会走近神,也不能使世人归向神。 传道人应该把他锐利最强烈的讲章向自己讲。他的最困难、最卑微、最劳力、最彻底的工作,乃是在自己身上的工作。基督最重大、最困难而效果最持久的工作,是他在十二个门徒身上的训练工作。传道人并不仅是讲章制造者,更是圣徒制造者。唯一有这资格的传道人,是那已经将自己造成圣徒的人。神所需要的并不是那些具有大才能大学问的传道人,乃是在圣洁上、信心上、爱心上、忠心上有伟大表现的人,就是那些在讲台上用神圣的生活讲道的人,他们才能为神造就人。 初期的信徒正是在这一条路线上。他们是坚实型与属天型的信徒与传道人—— 英勇、刚强、有战士气概、圣洁。对于他们,讲道是严重劳苦,需要舍己、钉死自己,甚至殉道的一件事。人这样实行了,所以在当时的人身上产生了效果,也影响了未来的世代。 讲道人应该也是一个祈祷人,祈祷是讲道者最强有力的武器,它将生命与力量加于他所作的一切事上,它本身就是无敌的力量之源。真正的讲章是在内室里获得的。神所用的人也是在内室里造成的。他的生命、生活有最深的信念,都是在内室里与神相交时所产生的。他心灵中那种有负担的、流泪的生产之苦,与他最有力最甜美的信息,都是在与神同在时获得的。祈祷造成品格,祈祷造成合用的讲道人,祈祷造成好牧人。 那些占据今日讲坛的人在祷告上常是软弱的,常识上的骄傲破坏了谦卑依靠神的祈祷。祈祷对于许多传道人已经成为一种仪式,一项节目。祈祷不再是一种巨大的能力,象过去在保罗的一生中与工作中所表现的一样。每一个不把祈祷作为工作中的重要因素的传道人,在神的工作上必成为一个弱者。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 6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