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When he had called together all the people’s chief priests and teachers of the law, he asked them where the Messiah was to be born. “In Bethlehem in Judea,” they replied, “for this is what the prophet has written: “‘But you, Bethlehem, in the land of Judah, are by no means least among the rulers of Judah; for out of you will come a ruler who will shepherd my people Israel.’”” — Matthew 2:4-6 Listen to chapter Copyright © 1973, 1978, 1984, 2011 by Biblica.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19年十二月
« 11月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号角先锋】统治世界-666共济会揭秘

天国文化传媒  1997年6月17日,发明家辛尔等人已在美国取得将微型芯片植入人体的专利注册。微型芯片有一粒可再充电的锂电池。这粒锂电池是靠体温的转变自行充电的。美国研究人员找出人体两处体温经常急速转变的地方,也就是最适合植入微型芯片的地方。你猜是哪里呢?答案是手背和额上。准确地应验圣经启示录13章16节:它又叫众人,都在右手或额上,受一个印记。 从前我以为是因为方便,所以将印记放在手上或额上,谁知背后原来有如此高科技的原因!微型芯片被用作制造兽印记,那么,圣经一千九百多年前的预言,竟然借20世纪的高科技应验,实在不可思议,叫人拍案叫绝!圣经实在是神的话,100%准确应验。

 

“第一位天使便去,把碗倒在地上,就有恶而且毒的疮,生在那些有兽印记、拜兽像的人身上。”(启十六2) 卡尔山德氏曾经向波士顿医务中心一位医生查询:“如果微型芯片受破坏,锂电池内含锂的液体泄漏出来,会对人体造成甚么影响呢?”答案是:“长毒疮。” 从前我认为生恶而且毒的疮,是因为细菌或病毒感染引致,所以要应验上述圣经的预言,就先要有一种不寻常的细菌或病毒,而这些细菌或病毒要懂得辨别和单单攻击受兽印记的人!很“科幻”,对吗?现在我才明白,答案原来如此简单直接,微型芯片若被用作制造兽印,而又在人体内爆裂,锂电池的液体泄漏出来,到时侯就生出恶而且毒的疮。有兽(偶像)印记者必生恶而且毒的疮,这是圣经神的话,任何人不可抗拒,无力避免。 前美国洛杉矶副郡治安官德利谷克在他的著作《The Mark of the New World Order》中罗列出多方面的发展趋势,指出不久的将来许多人都会被植入微型芯片。因为银行账户存取,市场交易等等都可以用人体芯片和相应的读写装置来实现。那时你可以不再携带任何现金和信用卡就可以上街购物了。 666这个预言“茁壮”了,并且呼之欲出。一切已经准备就绪,只等欧洲的十国联盟正式出现,敌基督就会登上历史的舞台,跟着末日兽印就会出现。 今天植入微型芯片好像没有什么,好像有很多的好处;但是兽的印记(偶像)也将植入到人的里面。这是魔鬼迷惑人的一贯策略:先给你一些好处,然后把人送入火湖。受兽印记者沉重的代价:永远失去宇宙至高神的救恩。 启示录14章9節:又有第三位天使接著他們,大声说:「若有人拜兽和兽像,在额上或在手上受了印记,這人也必喝神大怒的酒;此酒斟在神忿怒的杯中純一不杂。他要在圣天使和羔羊面前,在火与硫磺之中受痛苦,直到永永远远。」启示录20章15節:若有人名字沒記在生命冊上,他就被扔在火湖裏。原來,植入了芯片的人(偶像也将随着芯片进入人的里面),將永远失去神的救恩,在火与硫磺之中受痛苦,直到永永远远。 一、因為他接受了兽(偶像)的印記。 二、因为被晶片控制的人,也很难保护自己的意识,很难再自己选择相信神。這是敌基督更邪恶之目的。看到这里不得不让我们清醒过来! 一般商品都有条形码。条形码是商品产地、制造商、名称等信息的代号。人体芯片这三组线代表的数字刚好就是 666(准确地应验圣经启示录13章18节:“它的数字是666。”将来敌基督者该撒尼罗希伯来文字母所代表的数字也是666。) 美国政府已于2013年3月23日开始对美国公民植入人体芯片,2014年很有可能就会在全球施行,今后几年许多国家会开始对公民植入人体芯片,666晶片已被正式通过銷售专利,阴谋如箭在弦,正将人帶往无尽的痛苦之中。你怎樣选择你的人生?人体芯片的出台,意味着敌基督的时代很快就要来到: 如果你在手上受了666的印记,圣经启示录强烈的警告: 启示录 13:16  – 18 它又叫众人,无论大小贫富,自主的,为奴的,都在右手上,或是在额上,受一个印记。除了那受印记,有了兽名,或有兽名数目的,都不得作买卖。在这里有智慧。凡有聪明的,可以算计兽的数目,因为这是人的数目。它的数目是六百六十六。 启示录 14:9  – 11 又有第三位天使,接着他们,大声说,若有人拜兽和兽像,在额上,或在手上,受了印记,这人也必喝神大怒的酒,此酒斟在神忿怒的杯中纯一不杂。他要在圣天使和羔羊面前,在火与硫磺之中受痛苦。他受痛苦的烟往上冒,直到永永远远。那些拜兽和兽像受他名之印记的,昼夜不得安宁。  注:千万不可接受任何的芯片植入,只要植入了,你的思想就完全被控制了。 奥巴马医保法案与安装人体微型芯片背后的阴谋 现今生活在美国以及全世界的许多人,都知道奥巴马在2010年3月通过了一个《医保健康法案》,这个法案在美国国会中引起了许多议员们的反对,但是,现在这个计划不但没有被废除,反而愈演愈烈。 现今,在美国的基督教中正在广泛的传播,牧师们在大声呼吁信徒不要受“兽的印记”,他们认为人们若安装了这个芯片就是受了敌基督的记号,关于奥巴马《健康保险改革法案》背后的真相到底是什么呢? 我们要有所了解,有些人不以为然,认为在美国有这件事,又不会发生在中国,这与我们有什么关系呢?或者认为,在每个人的手上安装这个很小的芯片不是非常方便吗? 首先,要告诉大家,安装这个微型人体芯片的目的是要在将来控制每个人的经济,这个芯片被安装后,就会取消现金,人们到超市或商店买东西不需要现金,只要通过手上的芯片扫描一下就可以了,现在,一些国家已经在推行这个安装微型芯片的工作,不久的将来,世界将出现一个无现金的社会。 那么,这个很小的人体芯片有什么作用呢?被注入人体皮肤以下组织的超小型芯片,被移植到皮肤里面,扫描器(感知器)里有能读出16位数字的装置,这个扫描器读出的16个数字可通过卫星就能自动识别个人的身份,并把个人的情报传送到数据库基地。随着这芯片里装有通过卫星,将个人之间的对话和行动以及现位置,在地球的任何地方,即刻间追踪、监视的装置可以和数据库连接起来。这个数据库是国家安保部FBI联邦移民国等数据库的总汇,把庞大的个人情报继续积累发展下去。 通过人体芯片里的卫星追踪装置连接到数据库,输入的内容是以人名、出生年月日、生体情报、DNA遗传基因情报、疾病档案、血型、红血球、视网膜、脚印、指纹、声音、脸部特征、身体情报、身份证、护照、学生证、资格证、出生情报、职业记录、收入情报、简历、学历、家族关系、犯罪记录、财产情报、IRS、税务情报、银行账号、个人情报以及有详细的个人历史等等。并有想象不到的详细情报网,都被录在里面。 666总部,位于欧洲。是来管理verichip的移植者的被造建筑 最初发明人体芯片的是卡尔桑德斯博士,他是美国政府内最高的电子技术科学家,又是发明家,在电子产业上是屈指可数的顶级人物。有一天,他被特别邀请参加“新世界秩序”的会议〈New World Order〉。这“新世界秩序会议”是撒旦追随者中;美国内最高级人士主管的会议,这会议的具体目的是将来作为全世界单一政府的最高统治者;敌基督如何最强力地进行新的秩序,作为后盾的讨厌会议。 卡尔.桑德斯博士现今一面在美国各地举行聚会,警告人体芯片的危险性,另一方面向美国政府要求把自己开发的芯片索要回来,但遭到了政府的拒绝。特别是有名的前美国国务卿基辛格对卡尔桑德斯博士说过芯片的内容问题,他从基辛格那里得到的秘密,将来人体芯片在新世界秩序(世界单一政府里被使用)的秘密。不仅这些,卡尔桑德斯博士先后参加了十七次新世界会议。看清这新世界秩序〈New World Order〉在主宰世界宗教(追随撒但者的光明会及共济会),这就是他们的目的。 这也是意味着敌基督的时代即将要来到,这新世界秩序会议是在美国内追随撒但者最高级别的人士开的会议,是讨论将来自身所信的救世主那样的敌基督的世界是怎样组成的会议。所以结论必须要知道的重大事实是芯片,就是将来敌基督要统治的兽的政府(世界单一政府),把全世界的人一手抓住,成为罪大恶极的统治手段中被使用奴役的工具。 其结果,美国政府让卡尔桑德斯博士制造用注射器能识别管理全世界所有人、并能注入人体皮下的超小芯片,作为控制全地的人向兽(撒但代理人)屈服的手段!    在新世界秩序会议里有前美国国务卿亨利凯森、CIA的伯盖茨、麦克索伯特公司的比尔.盖茨等撒但追随者,它们对卡尔桑德斯博士授以最大历史性的任务。早在1968年,让卡尔桑德斯博士制造出将来使经济上的交易、买卖活动可以更便捷的工具,如货币、信用卡、存折等不必用这些来结算,而用移植在人体里的芯片,通过芯片里面的即时结算器才能作买卖的最理想的电子芯片。 彼尔德伯格集团吩咐微型芯片使用范围包括整个美国和世界所有人口。在医疗保健法案获得通过后,他们设定的目标日期为2013年开始,在美国及欧洲出生的每一个婴儿将会收到一个微型芯片。 . . . → Read More: 【号角先锋】统治世界-666共济会揭秘

上帝与万国 – 圣经人种学 (3)

记录历史不正确   那仍然留下的问题是,实际记录下来的历史是否与乌社尔年代表相冲突。鉴于在所有实际测定年代方法中许多无法证实的假设,对人开始记录年代之前的任何年代,就永远不会有确实的把握。并且,由于人喜爱夸张,就是这些记录,也并不都可靠。

一般说来,最古老的两个文明,埃及及苏美人的文明,是我们已接受年代的根源。 『当然,史前的发现,因其性质,未伴随任何写下的记录。唯一可能有的资源是从已知找出未知。设法从有历史记录的埃及美索布达米亚历史文化向没有记载的周边探索。 比如,那以古代记录为基础的埃及历史年代,可以没有甚么问题的延伸到主前1900年,因为,记录中有天文的事件。因此,埃及的『帝王表』,虽然不是那么样使人完全放心,还可以用为建造成另一个再向前推十一个世纪,至主前3000 年的年代表。』注三三 这个年代,主前3000年,离乌社尔所算出的洪水年代不远。埃及第一个王美尼斯的年代,很可能与挪亚的孙子麦西时期相当。他可能是埃及国的创建者。(麦西这个名字在圣经中与埃及同义,曾十几次如此使用过)。

但是埃及的开始,及其它国家的开始,其年代必须从巴别塔人分散之后开始计算,依照圣经的说法,那是在洪水之后100年。 麦西,他的父亲含,可能在人分散之后,仍然活了一段长时期,因此,许多人用了相当长时间迁移到尼罗河,在那里奠定了立国的根基。埃及在圣经中也称为『含地』诗106:21-22

埃及长久分为两个帝国,上埃及,与下埃及。上埃及称为巴忒罗, 显然得名于 创世纪 10:14节,麦西的子孙帕斯鲁细。下埃及则继续与麦西本人相联。上面所提到的帝王表,尤其是曼内托的年代表(Maneto-约在主前290年)提供了埃及年代表主要的基础。而埃及年代表又成为发展其它古代国家年代表的基础。但是,有些迹象显出,他的年代表中包含了两个帝国同时代的王朝,而将它们的年代错误的加在一起。而且,曼内托历史所根据的数字,很可能得自早期帝王及文士们的夸张说法。因此,埃及第一王朝的主前3000年,应该大为减少。

同样的问题,可以放在苏美人的帝王表及年代记录上。在巴比伦,吾珥,基什,埃卜拉及这个区域其它城邑的最早的王朝,显然是在埃及第一王朝开始之时同时开始。一些学者相信,如像埃及的情形一样,可能类似的力量也在作用,使其扩张了几百年。

无论情形如何,实际年代记录的开始,不超过主前三千年。并且这些年代都可能是夸张的年代。寇飞利(Donovan Courville)注三四与费里可夫斯基注三五以及一些其它的学者,曾提出使人信服的理论说,这些古时的年代,都应该至少减少八百年。 这样,认为乌社尔年代表中洪水年代为主前2300年左右,是十分容易辩护的。 但在另一方面,许多基要派圣经考古学家辩称说,洪水的年代是主前是3500至4000年。这不仅是因为如帝王表,放射性碳及年轮测定等原因,也因为通常所定主前2000 年亚伯拉罕时代人所居住复杂世界的缘故。 许多保守派圣经学者提倡说,在创世记第十一章的族谱表中,可能有一两个间隙。比如在路加福音 3:35-36节与创世记十一章平行的族谱之中,该南的名字插在亚法撒与沙拉中间。那最可能存在着大间隙的地方是在法勒,『因为那时人就分地居住。』创世纪 10:25十一章中所列出法勒之前三个人的寿命是438,433,464岁,法勒及他的两个孩子的年龄则是239,241,230岁。因此,在寿命减少了一半的法勒与希伯之间,可能有一个长的间隙。

在法勒与希伯之间是否有,比如说,1500年的间隙呢?在这种情形下,创世纪 11: 16节,就可能译为:『希伯活了 430 年,生了法勒 (的祖先)。』在那个时代,这个间隙代表四五代人的寿命。这个长时期沉默的理由可能是因为巴别塔语言混乱,使记录中断所造成。这样,当法勒不知名的父亲过了一千年之后再继续记录 (在法勒的祖先希伯的儿子诞生之后,四百年闪去世之时记录中断) 之时,他为他的儿子起名法勒,以记念巴别塔悲惨的背叛及其后果。

这种说法是否合理,读者可以自己去衡量。是否要效法寇飞利与费里可夫斯基重新解释历史及考古学资料,以符合乌社尔年代表,也仍然是个争论中问题。无论如何,根据这些解释,使圣经年代及历史文化考古学年代彼此符合,诚然是可能的。进一步的研究应该可以解决那一种解释才是正确的问题。

文明之前   这样,圣经的人类早期历史,已充分得到新石器时代及其之后的考古学实际资料的支持。但是,对旧石器时代及中石器时代呢?那些旧石器时代的人,尼安德塔人,直立猿人,克罗麦格兰人呢?那些美国印第安人,南海岛民,爱斯基摩人,非洲的矮人,并其它被认为是原始民族的人呢?他们如何去到海岛,森林,北极及深山中的呢?

进化论的人类学家常说,在较低之处找到了石器时代的文明,甚至在较高之处发现较进步文化的文明同一地点发现。对他们说,这是讲说人类的进化。 但是,对这些资料,还有另一种解释。这种解释充分与发现的资料及圣经相吻合。洪水是普世性的,并造成极大的灾难。彼得说:『故此,当时的世界被水淹没就消灭了。』彼后 3:6所有洪水前的人及他们的文明,都被水淹没,毁灭,摧毁,世上没有任何地方留下一个城市及村庄。 因此,若有任何人的骨头或人的制品被保存下来,它们就几乎必然在流动的沉积中深深地,任意地被埋葬,使其以后不容易发现。人常问,若是洪水毁灭了洪水前的世界,为何我们没有发现更多的人类化石?实际说来,因为在洪水前,各大陆与诸海洋的地理情况与洪水前的完全不同,许多洪水前的人类尸体可能现在深深埋在海底的沉积之中。另外的一些可能深深埋在地壳的岩层里。但是,由于人的机动性,大多数洪水前的人,或者完全未被埋葬,是最后被水淹死,在地面干了之后,尸体分解了。

但是,为了辩论,我们可以假设,有十亿人被埋,在洪水的沉积中变成化石。地球的表面面积约为5x10的15次方。平均的沉积至少是一英哩厚。(5280英呎)因此,平均埋葬一个人的沉积容积为:   因此,人必须平均挖掘260亿立方英呎的沉积岩(或相当于地球表面面积一平方英哩深度947英呎的岩石)才能发现一个洪水前的人化石。因此,除了碰巧,人难于盼望找到洪水前的人化石。

因此,世界上数以百计的考古遗址,都不能代表洪水前的文明。它们没有一个例外,都是洪水后的移居与定居。这项结论也与其普遍所测定在更新世及鲜新世后期的年代相吻合。这更新世及鲜新世以圣经的地质学看,就是意指洪水之后。

虽然洪水前文明也是高等层次文明(创1-11章讲到城市,金属,农事,乐器,珠宝,蓄牧,及其它有组织文明的事),但都在洪水中毁灭了。只有那些能储存在方舟中的东西,惟有挪亚与他的三个儿子能储存在他们脑中的技艺,能在洪水后用以建造一个新文明。

洪水后的世界起初是荒凉,崎岖,常有暴风雨,与他们从前所居住的美丽的普世暖房环境大不相同,不适于人居住。经过许多年,或者几个世纪,为了生存,就耗用了他们大部分的精力。

仅仅为了先要寻找开发的矿源才能开矿炼铁,而他们根本没有时间去探勘,挪亚与他的家人,起先就无法使用铜器与铁器。他们的工具必然是石器与木器,在加上陶器,因为这些是他们可以获得的材料。他们所需要的食物起先必须藉打猎及收集获得,尤其是当他们出去探险,移民到新的地方居住之时。直到他们有时间自己种植庄稼,蓄养牛群及羊群的时候。

这样,考古学家在某一个地方,在一联串增高的层次中,似乎发现了证据,显明先有碎石文明,以后是磨石农村文明,然后是铜器与铁器文明时,并不代表自然的进化过程。它们只是显明了洪水后小群的人在困难的环境中,除了他们自己的聪明智能之外,没有任何装备的情况下,去努力建立一个有生机的社会时所遭遇的困难。这种情况与鲁宾生飘流记的情况相近,在孤立的荒原中必须藉他们的聪明与双手生存。 这些早期的人,不但不该贬低,视他们为『原始』,『野蛮』,反而为了他们惊人的成就,该受到尊重与崇敬,不仅是为了生存与繁殖,也因为他们在如此早期,就建立了,并如此迅速在古代世界的伟大民族及科技中,累积了丰富的文化基本要素,那些人坚决不肯依照上帝的吩咐分开,迁到新的地区去居住,而宁肯大家留在一处在亚拉腊特山附近在美索布达米亚南部士拿地区,在两河之间。所能找到最肥沃与舒适的地方。他们叫这两条河为底格里斯河,与幼发拉底河,以记念那两条从伊甸流出来的美丽的河流。

他们抗命的结果,就是上帝在巴别塔的惩罚,变乱了他们的语言,使他们不得不分散。此后的历史考古学家们正在逐渐找出来(虽然他们大多数自己并不知道),他们挖掘出这些人所居住过的山洞,所建造的村庄,以及他们在全球移居及定居的证据。

当人口增加,争取最好地方的竞争也随之增加。那最强的,最有科技头脑的家族(最先是一些含的后裔)就在美索布达米亚南部及在尼罗河谷获得及开发了一些最好的地方。迦南人在地中海东岸及东北岸定居下来。雅弗族的人迁到较不适于居住的北区与西区,尤其是进入欧洲。闪族人则留在亚拉腊山近处,但是逐渐散布到东方及南方,进入阿拉伯,亚述,波斯等处。

进一步的人口增长及竞争引起战争,及其后战败一方移居到更远的地区去。一般说来,当每一个战败的民族被迫继续迁移,那些存活的人,就必须再一次有石器时代,铜器及铁器时代,建城等文化经历,

战败的民族永不能再回来,将那已经建立,安定下来的文明社会夺回。他们只能继续向前,到一些新的地区去,再一次过猎人,食物收集者的生活,直到他们在一个地区安居下来的时间够久,能发展出他们自己的文化及资源。『一般说来,规则是,若猎人扩张他们的地区,实质上只是进入空的领土,也不会使从前安居下来的居民受损。这项规则明显例子是像美洲新大陆的最初占领。那必然是个单一事件,而非一连串的移民波。』注三六

怪不得对最早期的所谓原始人的研究 (如尼安德塔人,克罗麦格兰人,以及直立猿人)都集中在西欧,东亚,及南非。这些地区都远离巴比伦,是人类在巴别塔分散之后早期居住的最外围。住在那里的人被强迫离开比他们更成功的亲戚,为了生存,必须住在洞中,深山里或森林中,以求生存。在大多数情形下,虽然是近亲生殖,食物不足,(比如尼安德塔人有佝髅病)并有一般性的退化,他们身体外表多少有些变形,甚至最终可能绝种。

但是,大多数的情形,他们迁到资源丰富的新地区中居住,渐渐某种形成安定有效的社会。 这一切事情,可能都发生在冰河时期。同时尼安德塔人正在欧洲近冰帽之处,努力求生存。在亚洲的西伯利亚族,埃及,苏美,及其它古代伟大的文明,则正在较低的纬度,没有冰的地方,但有更丰富的雨量,气候更怡人的地方发展。

我们相信,所有真实的人类学及考古学资料,都与上列事情的顺序相一致。比如在西伯利亚,那些移居的民族曾在那北边所有的地方,在河流村庄的岩石上,留下了图画,作为他们文化的记录。『这些发现,是古代岩石画,在大陆北边从斯堪的纳维亚直到西伯利亚极东的阿穆尔河床都有发现。』注三七

. . . → Read More: 上帝与万国 – 圣经人种学 (3)

讚美之泉 仰望恩典 (敬拜版)

上帝与万国 – 圣经人种学 (2)

文明的起源   进化理论系统,其范围,在传统上,包括人的身体,也包括人的社会。他们认为,人从类猿的祖先获得生物上的进化之后,就跟着有社会与文化上的进化,从原始猎食及采集食物的人群,经过各种阶段进化到文明的都市生活。

实际说来,那可靠的证据都反对这种进化的看法,圣经如此,真科学也如此。何处寻得可靠人类社会的证据,在那里就可寻到在十分早期的历史中就有高度学术与科技的证据。

考古学家与人类学家曾企图将早期人类历史分为几个时期,就像地质学家对人类出现之前的进化历史所行的一样,认为可藉这些时期的工具及艺术品而得辨识。所使用的多多少少平行的名称如下:

1.  旧石器时代-----蛮荒时代  = 食物收集阶段  2.中石器时代-----野蛮时代  = 开始耕种  3.新石器时代-----文明时期  = 村庄制度       石器时代之后,人被认为已学会怎样使用金属。接着就有铜器时代,以后是铁器时代。这些名词清楚显明了这些学者进化论的思想架构。这种人工分法,当用为年代的次序时,就会显出有住在蛮荒时代猎食文化的人在今天各处地方居住。今天的情形若是如此,在人类历史的各时期也多半是如此。 而且,许多证据指明,这些『原始部落』已经从过去更复杂的现在,只保存在他们传说中的文明退化了。因此,这样的进化区分,当其以时间为基础去解释时,就毫无意义了。人可以借着供给适当的训练及机会,将一个石器时代的人,在短短几年内,变成一个二十世纪的大学毕业生,与进化阶段毫无关系。 无论情形如何,那人类学者藉以辨别文明景况的进化论标准,是值得我们简单研究一下的。他们称这种状态中的发展为『新石器革命』。那粗糙的石制工具为磨光的石斧及精密形状的箭头所取代;陶器被使用,农业发展,动物家畜化。还有,不久就发展出金属工具, 此时才真正被认为是文明。城 市化不久就伴随着这些发展出现。 这样,对文明起源的讨论,必须主要的论到这五种文明装备: (1)陶器,(2)农业,(3)蓄牧,(4)金属工业,(5)城市。这五样将在下面作简略讨论。对所提出的年代则不可太认真,因为这些年代主要是基于某些关键性放射性碳及树的年轮测定,再加以修改而来。这些年代问题将简略讨论,同时,重要的是,我们必须注意,这些文明的性质,在近东,正如圣经所说,约在同时出现。

比如,试考虑陶器的发明及经过烧窑的砖用于建筑,并雕刻等,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施密斯博士(Dr. Cyril S. Smith)说: 『在中东,主前九千年就烧成了小装饰品了。….当陶罐不仅发现有用,并且悦目之时,当陶匠发现,用更高的温度,加上各种矿物质能产生富丽的颜色与细致的质料,增加他们产品的美丽及用处时,陶器正顺利的要成为火的科技艺术品中最高贵的。….即使今天,我们对陶器制造,也只是原则上知道一点其所使用的物理与化学性质及其之间的关系。』注三

显然,这些『原始人』在十分早期就对那十分复杂的陶瓷及材料科学,所知甚多。陶器已经成为考古学家的宝藏,其整个年代系统建造在他所挖出的陶器破片上。 实用的农学与蓄牧的成就,对有组织的人类社会乃是必要的。人必须学到生产比他仅仅为家人需要去收藏或猎取的更多的食物,他才能在求生存之外,作一点别的事。因此,蓄牧及耕种,尤其是种植小麦,具有无比的重要性。 考古学家对这个问题进行了许多研究。『因此,从今日的分布研究,我们可以作结论说,古老世界农业的摇篮是从扎格罗斯山西部山脚 (伊拉克,伊朗),托罗斯山脉 (土耳其南部),及加利利高地 (巴勒斯坦北部) 所构成的弧形地带。』注四至于农业及蓄牧业开始年代,现代顶尖的考古学家芝加哥大学东方研究所的布来伍德 (Robert Braidwood) 及伊斯坦堡大学的康贝尔(Halet Cambel)说: 『十分粗略的估计是,现在所有的证据显明,在近东,在主前九千年,农业,蓄牧业,及大量食物收藏,已经开始。』注五请注意同时代同样地点同时有的现象,不仅最先的农业与蓄牧业,甚至也有陶业,也有所谓的大量食物收藏,但以先却认为属于较早的进化阶段。『我们认为村庄就代表农夫的旧观念,已经丢弃。』注六

宾州大学的戴生(Robert Dyson)证实了家庭农业,蓄牧业的同时及复杂的起源。『但是,现在的研究已清楚显明,问题比这个简单的问题所提出的更加复杂。可能实际上农业并不比蓄牧早。它们可能在时间与空间中分开成为家庭的正业。现在也不再有农业与蓄牧业的先后问题。每一种动物与植物为人的家庭所培养,其本身不视为问题。』注七

换句话说,近东与中东许多不同的社区,约在同时达到了文明地位。  为了文明社会的安定,蓄牧与农耕几乎同等重要。打猎需要狗,制作衣服需要牛羊,交通需要马与骆驼。一件有意义的与圣经意思相同的是,显然,人最早蓄养的动物是羊。『根据沙尼达尔洞穴及其附近的发现统计资料看,绵羊似乎在主前九千年就已经为人所蓄养,远在最早的狗与公山羊的证据之前。』注八

我们该记得,亚当的儿子亚伯是牧羊的,因此,无疑的,那带进方舟的羊是家中蓄养的羊。并且,至少挪亚自己的一些儿女也为了祭物,食物,与衣服而牧羊过。 但是,不仅羊,也有牛,狗,及其它的动物,显然,在同一个地方,就是近东与中东,为人所眷养。艾赛克(Eric Esaac)写道:『考古学的证据支持家畜为人眷养是在西亚。』注九狄生(Dyson)告诉我们说:『驴是在埃及为人饲养,在主前三千年,再向东方传播到美索布达米亚。』注十

关于狗,山羊,骆驼,马,猪,并大多数其它的家畜,都可以讲述类似的故事。 金属的使用,也如同圣经所说,在人类历史十分早期发生。施密斯博士说:『所知最早人工打造的金属物品,是在伊拉克北部发现的一些紫铜珠,年代在主前九千年。』注十一,

同样的,古代金属物品,已在土耳其发现,显明了金属手艺技术不弱。『事实是,在主前七千年前,住在特皮西 (Cayonu Tepesi) 的人不仅熟识金属,并用天然的紫铜磨成及锤成各种形状的物品。』注十二 虽然,紫铜是最先使用的金属,其它的金属几乎在同样早的时候就为人所知。『这些金属的发现显明了,到了主前五千年,紫铜,铅,银,与金,在中东一带,已为人所知。』注十三

所谓铁器时代的来临,也在十分早期。甚至钢的使用,也可追溯至远古之时。 『在时间的某一点,--尚不能确定,但多半在主前五千年之后不久,在那构成肥沃新月地带北疆的山中,人发现,将某种绿色的矿物在适当的火中加热,就能制造出金属,换句话说,一些东西已经发现。』注十四

『人造的铁的箭头出现在主前三千年。在主前1500年,在赫人的国家里,铁已不是稀有的东西。….好钢已被路易斯坦(伊朗西部山中)的铁匠,在主前一千年左右(上下不出两百年)打造出来。』注十五

因此,虽然,铁器的发现不如铜器及其它金属那样早,但它们的年代已在摩西时代之前(约在主前1400年)。看起来有些奇怪,铜为人所知所用,竟会在铁七千年之前。可能是,早期已经使用铁器,但未经挖掘出来,或者,那较古的考古遗址年代,因为过于相信放射性碳的年代测定,而被夸张。在下一段将会更多讨论年代测定技术。

另一个人类文明的一面是城市化。有组织的社会发展无疑的受到上述其它文明的作为所刺激,但是,其为因或为果,则不甚清楚,因为城市似乎是与其它的东西同时兴起。因此,一些城镇十分古老。

. . . → Read More: 上帝与万国 – 圣经人种学 (2)

我們呼求 We Cry Out – 讚美之泉敬拜讚美專輯(12) 永遠尊貴

Heart Surgery in Jerusalem Performed Using Sound Waves

United with Israel For the first time in Israel, the Shaare Zedek Medical Center in Jerusalem successfully performed a cardiac catheterization using sound waves to treat a complex case of severe arterial congestion. By TPS The new catheterization was performed on Sunday with the use of special equipment developed by SHOCKWAVE on . . . → Read More: Heart Surgery in Jerusalem Performed Using Sound Waves

找一個地方 I Want to Go to a Place – 讚美之泉敬拜讚美專輯(20) 新的事將要成就

「火焰佈道家」布永康牧師安息主懷 用79年光陰訴說神的恩典

   A+ 布永康(Reinhard Bonnke)牧師一生致力於福音佈道。(圖/「基督傳萬邦」 臉書)

「基督傳萬邦」佈道事工創辦人布永康(Reinhard Bonnke)牧師於昨(7)日安息主懷,享年79歲(1940年4.19出生)。

布永康牧師的夫人安妮(Anni)在臉書中發佈夫婿布永康牧師安息主懷的消息,她不捨的說,他(布永康)在孩子及8個孫子的環繞下安詳的過世;我們要向所有在基督裡的弟兄姊妹告知這個消息。 安妮師母表示,布永康牧師在過去的60年中,以熱情像向世界宣講了神無比榮耀的福音,她謹代表所有家人感謝在過去日子裡面對布永康牧師的的關懷與支持,肢體們的肯定讓他能夠勇敢無懼、充滿熱情的傳揚救恩。 「基督傳萬邦」的繼任主席丹尼爾.柯倫達(Daniel Kolenda)也在臉書中分享了布永康牧師過世的訊息。他表示,對於「基督傳萬邦」事工的創辦人布永康牧師的安息感到非常的悲傷,他是我的好朋友,同時也是我的屬靈父親。 丹尼爾.柯倫達說,布永康牧師的佈道生涯事奉中,帶領了超過7900萬人接受了福音,尤其他在非洲地區的事奉,極大的改變了非洲的人心。 布永康牧師曾經在事工上面對經濟上的缺乏,神在異象中要賜給他100萬美金,那時他回應神說,「我要看見地獄淨空,天堂爆滿!主啊!我不要100萬美金,我要100萬個靈魂!讓我看見地獄少100萬個靈魂,天堂多100萬個靈魂!」神對他說:「我將會與你擄掠地獄,將天堂塞爆!」 . . . → Read More: 「火焰佈道家」布永康牧師安息主懷 用79年光陰訴說神的恩典

Bombing Iran to stop nuclear program ‘is an option’, says Israel’s foreign minister

Yisrael Katz tells an Italian paper that “the only deterrent is a military threat directed against the regime.” By Batya Jerenberg, World Israel News Foreign Minister Yisrael Katz told the Italian newspaper Corriere della Sera on Friday that Israel’s commitment to prevent a nuclear Iran included risking a war by bombing the Islamic . . . → Read More: Bombing Iran to stop nuclear program ‘is an option’, says Israel’s foreign minister

上帝与万国 – 圣经人种学

人种学(ethnology--出自希腊文字根ethnos), 研究范围十分广阔,包括世 界各国各民及各种语言的起源与发展。它可以包括各种不同的学问,如考古学,人类学, 语言学,人口统计学等科学。为了了解原始世界的文化,及古代的各族历史,自然科学家,社会科学家,及历史学家所用的工具与方法,都必须使用。研究的领域显然如此广阔,如此重要,即使只论及其与圣经的关系及意义,也不可能只用一章的篇幅就能办到。  当然,本书中心主题,旨在论及圣经与自然科学的关系,就是与物理科学及生命科学的关系。但又因为人种学正位于自然科学,社会科学, 人文科学的边界, 目前只在这方面概略论述已足,有兴趣之学子,可作进一步之钻研。  不幸的是,所有讲到人类社会关乎种族方面的文献中,到处充满了进化论人文主义的文字。这使得难于从进化论对真实资料的推测中,过滤出真实的资料来。 因为在社会科学中这种进化论的偏见,在追溯这些古代的发展上,圣经的启示就没有依所应该有的情形被重视。因此,本章的目的主要在于概括叙述圣经中对世界民族,文化,国家的记录,再以广阔的人种学的资料,证明其为真。 虽然世上有各种不同的民族,但所有的人都是人类。以生物学的观念看,他们仍然是同一种。『祂从一本(本:有古卷是血脉)造出万族的人,住在全地上,并且预先定准他们的年限和所住的疆界。』使徒行传 17:26 在巴别塔事件之后,只要有机会,人仍然自由交配,尤其是当那新的语言障碍逐渐被商业,教育打破之后,在历史中充满了许多这种混合,所属民族改变的情形。人种学家,语言学家,考古学家,及研究文化的人类学者,可以在研究古时与现代各个人群时,找出这些变动至相当程度。 列国的起源   创世记第十章中的列国表,提供了列国起源的最重要资料。上述各种科学家在从事他们的研究时最好用它作为指南,不用那错误的进化论哲学。虽然一些人讥笑那个列国表,但那些曾经研究过它的真正有资格的科学家,却对其有关古代历史的看法的精确性感到惊异。比如,那位普世认为是现代最伟大的考古学家阿尔布来德博士(Dr. William F. Albright)曾作过这样的评估:『它在古文学中,完全孤立,….即使在希腊文学中,也找不着些微的平行的记载。….这列国表,保持了惊人的精确的文献。….它显明了对现代世界复杂的种族语言,具有『现代』的了解,学者们对作者关乎这题目所有的知识没有不留下深刻印象的。』注一 从创世记这些记录之中所得到的最明白的事实是,人类文明起源于中东,在亚拉腊山 (位于现今的土耳其) 及巴比伦 (现今的伊拉克) 附近。巴别塔之后列国的分散,可以相当程度的追溯到创世记第十章所记挪亚的后裔。这些原始的国家试着在图三十二的地图中加以辨识。一般说来,雅弗的各族都迁往欧洲西北。含的各族主要的迁徙到南方及西方进入非洲,及地中海东部地区,虽然,其中的一族,赫人,在西亚及土耳其建成了一个大帝国,其它的人可能去到远东。闪族则多少集中在中东。 列国表中所列雅弗的诸国创10:2-5中,已肯定辨识出来的是雅完 (希腊);玛各,米设,与土巴(俄罗斯);歌篾 (德国),提拉(色雷斯,埃特鲁斯坎) 玛代 (玛代),亚实基拿 (德国),陀迦玛 (亚美尼亚), 与多单(Dardanians)。他们大 多数都似乎移居欧洲,一般说来,成了所谓高加索人与亚利安人种的祖先。『当然,之后,他们再散布到美洲,南非,及许多海岛上去。 闪的后裔,创10:21-31特别包括希伯 (希伯来人),以拦 (波斯) 亚述 (亚述)及后来藉以实马利,以扫,及亚伯拉罕其它的后裔 (并摩押,亚们,及罗得的后裔) 的阿拉伯国家。 一些含的后裔创世纪 10:6-20,都相当清楚的辨认出来,尤其是麦西 (埃及),古实 (埃塞俄比亚) 迦南(迦南人,腓立基人,赫人) 及弗 (利比亚)。虽然谱系不容易追溯,很可能黑人的各民族也是含的后裔,因为,似乎只有含的后裔才迁到非洲去。最先的巴比伦人,苏美人,也是含的族系,属于宁录的一支。 蒙古人的祖先较难找出来。但是,一些考虑似乎也显明这些民族也是含的后裔。第一,藉筛减法,因为闪及雅弗族系已经清楚找出来,其它的就该假设都属乎含族。第二,西尼人创世纪 10:17 被列为迦南的后裔,可能这个名字,与中国有字源上的关联。第三,中国的古名为 Cathay,有证据显明,这个名字出自 Khetae, Khetae 又可能出自赫人,赫则是迦南的儿子。第四,在身体特征及语言方面,蒙古人更像含族,与已知的闪族及雅弗族,则较少相似。 这些理由当然贫弱,诚然还有极大的空间可以研究这些人及他种早期人来源,而获得丰硕的成果。若是人种学家用创世记第十章与十一章作研究指南,以代替大多数现代古人类学家及考古学家的进化论的猜想,他们无疑的能够澄清许多不能确定的地方。一位在这方面写作甚丰立论精辟的古人类学家是库斯坦司博士(Dr. Arthur . . . → Read More: 上帝与万国 – 圣经人种学

福音布道家布永康安息主怀 享年79岁 曾带领7700万人相信耶稣

作者: 编译:May,Ruth 来源:基督时报2019年12月08日 16:20

当地时间2019年12月7日,国际布道家、“基督传万邦”(CfaN :Christ for all Nations)的创立者布永康(Reinhard Bonnke) 安息主怀,享年79岁。  他的家人发布了消息:“布永康家族沉痛地宣布,我们身为敬爱的丈夫、父亲和祖父、福音布道家布永康于2019年12月7日在家人的陪伴下安静地离世。” 布永康的后继者丹尼尔·柯伦达12月7日在社交媒体上也分享了这一消息,他说:“我本人并代表‘基督传万邦’沉痛宣告:我们的‘基督传万邦’创立者、朋友和属灵父亲(Spiritual father)布道家布永康去世。布永康家人请求以捐款代替鲜花来纪念,该捐款作为福音布道会的专项奉献。”

布永康花了数年时间制作完成了“烈火雄心(复兴烈焰) (Full Flame)系列影片”,这是一个由八部鼓舞人心的影片组成的系列,旨在激励和挑战教会以圣灵为指导传福音。他身后留下他的妻子安妮(Anni),他们的孩子凯·乌(Kai –Uwe),加布丽埃勒(Gabrielle)和苏茜(Susie),以及八个孙子辈成员。 布永康出生在一个牧师的家庭,九岁奉献给主,少年时就领受了非洲宣教的呼召。在德国牧会七年后,他开始了宣教之路。这位有“火焰布道家”之称的德国牧师在他60年的传道生涯中,曾向数亿人传道,尤其是在非洲服侍了50多年,这期间带领了数百万人归向耶稣基督,并因此曾获得了终身全球影响大奖(Lifetime Global Impact)。有统计说,在过去的35年里,他已激励了7700万人决志信主成为基督徒。 2017年11月,当时77岁的布永康在尼日利亚举行了五天的“告别布道会”,共有170万人参加,一个月后,决志人数大约已达84万5,875人,8,000家教会接待他们,并对他们作跟进和门徒训练。

告别布道会上,布永康宣布了自己将他手中的工作交给了“很有恩赐第五代布道家”柯伦达。柯伦达是基督传万邦的总裁兼执行长,他已在若干最危险、困难且偏远的地区,透过大规模露天布道会,带领1700万人信主。布永康说:“我也不想让它就此衰落,而是迫切希望能借此无缝交接能继续提升。世界辽阔无垠、长阔高深,我是如此欣喜看到神赐予我的丹尼尔·柯伦达来接班。 在宣布他去世消息后不久,基督徒群体中许多牧师和领袖纷纷向这位布道家致以深切敬意:

向你深情道别,再见!布永康牧师!你曾经触动如此多灵魂,而由此改变如此多生命转向基督。我认为你是继葛培理牧师之后最出色的布道家。你在家安详离世并得以永恒安息!——基普丘巴·穆尔科门(KIPCHUMBA MURKOMEN, E.G.H) 2019年12月7日 我为所有被你的生命和事工所打动和折服的家庭、朋友和生命祈祷。你出色地服侍好耶稣并且不负重任地完成你的使命。你是我们这个时代最伟大的布道家之一!我很荣幸能有多次机会与你共事。——宝拉· 怀特(Paula White) 2019年12月7日 福音布道家布永康圆满完成他的使命,当跑之路已跑尽,所信之道已守住,胜利的冠冕正在世界另一头等着他。 “基督传万邦”(CFAN)触动灵魂,感动生命! 安息吧,布永康,这是最后一场的强劲比赛! 愿我们最终都能完美落幕! ——贝米·丹尼斯(Gbemi Dennis)2019年12月7日 我和“基督传万邦”的福音布道家布永康家人一起,为今天早些时候安息主怀的布永康祈祷,他的事工遍布世界各地,尤其是在非洲,他曾支持和帮忙数百万并且跨越几代人的信徒皈依基督信仰,他将被人深深地怀念。——伊芬·尼阿瑟·奥科瓦博士((Dr. Ifeanyi Arthur Okowa)) 2019年12月7日 庆祝我亲爱的朋友和福音布道家布永康庆回天家的活动已经开始了。很少有人能像他那样深深感动我的生命。我为他的妻子安妮和他的家人感到心碎,但我会和他们一道缅怀他留下的美好生活的非凡精神遗产!——辛班尼(Benny Hinn)  2019年12月7日 我们很悲痛地听到布永康去世消息。他曾对神的国度产生过如此大的影响力,如今有数以百万人只因他心甘情愿服侍而认识基督。我们非常感谢他的遗产,并将在这艰难哀伤时刻为他的家人祈祷!—乔伊斯·梅尔( Joyce Meyer) 2019年12月7日 . . . → Read More: 福音布道家布永康安息主怀 享年79岁 曾带领7700万人相信耶稣

Iranian defector: ‘Netanyahu has made Israel popular in Iran’

United with Israel “Every time there is a story [on Instagram] about Israel, a vast majority of comments are in praise of Netanyahu and Israel,” Shay Khatiri writes in The Jerusalem Post. By World Israel News Staff An Iranian national who is seeking asylum in the United States – Shay Khatiri – is . . . → Read More: Iranian defector: ‘Netanyahu has made Israel popular in Iran’

海湾战争笔记——伊拉克视角(之一)

写文章

苏翻译 932 人赞同了该文章

几十年来关于海湾战争的叙述已经汗牛充栋。不过在这之中,绝大多数是多国部队方面或者第三方的叙述,而作为这场战争的失败方伊拉克的叙述却很少能见到。缺乏战争一方叙述的战争叙事显然是不完整的。

不过这一空缺事实上早已得到了填补:美国防务研究学院的Kevin M. Woods在2008年出版了《Um Al-Ma’arik (The Mother of All Battles): Operational and Strategic Insights from an Iraqi Perspective》。该书基于2003年缴获的伊拉克当局资料和档案以及对伊军相关人员的采访,为我们提供了海湾战争的一个独特视角,解释了伊军很多行动与措施的内在逻辑,打破了多国部队宣传和认识中的一些“神话”,也为我们展现了伊拉克军队作为自吹自擂中的“世界第四大武装力量”在光鲜外表下的诸多问题,以及这个庞然大物是怎么在海湾战争中轰然倒塌的。

本文是笔者在阅读该书时的读书笔记。

本文章是本文的第一部分。主要包括伊拉克入侵科威特的作战、作战准备阶段和海夫吉战斗(原文未按照时间顺序)

第二部分:海湾战争笔记——伊拉克视角(之二)

第三部分:海湾战争笔记——伊拉克视角(之三)

==============================

伊拉克入侵科威特:

·入侵科威特的行动涉及到共和国卫队6个师2个旅:汉谟拉比师、法奥师、倚赖真主师、麦地那师、阿德南师、巴格达师,以及雷霆师的第3、16特战旅,基本是共和国卫队的全部可用力量。此外,正规军的第6装甲师作为战役预备队。在实际作战中,第410海军步兵旅和共和国卫队尼布甲尼撒师等部队也加入进来,最终将参战伊军部队规模增加到11个师。

·由共和国卫队执行入侵科威特任务的原因是为了对陆军保密;连陆军总参谋长都对这一计划一无所知,直到最后时刻才被通知。

·尽管是自己的邻国,但伊拉克方面严重缺乏对科威特的情报——一方面对科军的六个旅的具体态势不清楚,一方面缺乏高精度地图。为此,共和国卫队的师旅级军官们不得不在行动开始前亲自侦察科威特-伊拉克边境地区,甚至化妆潜入科威特境内侦察。

·每个共和国卫队装甲师被配属了一个步兵旅,负责扫清沿途的检查站;所有车辆都加装了简易水箱(至少汉谟拉比师如此),这是吸取了两伊战争夏季作战缺水的教训。

·有苏联专家协助了至少是伊拉克海军的行动。当时苏联在伊拉克尚有190名军事观察员和5000-7000名专家活动。不知道这些苏联专家对伊拉克的计划了解多少。

·在夺取科威特海军基地后,带队的伊拉克第410海军步兵旅旅长遇见了被俘的科威特基地司令官。两人此前早就认识,后者于是问他这是军事演习还是怎么个意思。伊拉克旅长告诉科威特司令官,这是一场演习,很快就会结束,结果科威特司令官当即就相信了。科威特司令官直到走进战俘营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纸面上强大的伊拉克空军甚至不能阻止科威特空军的A-4在8月2日清晨轰炸共和国卫队车队。伊拉克飞机破坏了机场跑道,结果科威特空军利用空军基地周边的公路起降。伊拉克空军司令对此辩解称,如果不是伊拉克空军的努力,共和国卫队挨的炸还会多十倍。

·共和国卫队在地面的推进速度超过了哪怕最乐观的预计。一个共和国卫队旅长发现,他所计划的推进速度是20千米每小时,实际却是40千米每小时。

·负责运输两个共和国卫队特战旅深入科威特腹地的伊拉克陆航部队直到8月1日午夜才被告知作战行动,而2日凌晨0425时直升机编队就已经出发了。更糟糕的是,大部分伊拉克直升机飞行员根本没有夜航经验。结果,伊拉克陆航部队和其搭载的共和国卫队特种部队都遭到了惨重损失,损失近40架直升机。

“降落点是沙地,太难搞了。”一名伊拉克直升机飞行员如此抱怨。 “科威特全境都是沙地。”一名共和国卫队特种部队军官回应道。

·由于采取无线电静默,且又不熟悉无线电静默,伊军的行动反而造成了自身的恐慌。汉谟拉比师的第17装甲旅在离开攻击出发点后几小时没收到任何无线电信号,旅部的参谋们甚至开始怀疑攻击已经被取消了,只有他们一个旅越过了边境。

·汉谟拉比师第17装甲旅的T-72坦克在行军中钻进了同样在行军中的科威特第35装甲旅的酋长坦克的队形里。在伊军T-72发炮后,科威特坦克手弃车作鸟兽散,把完好的坦克留给了伊军。此类情景似乎经常出现在中东国家的坦克部队上。

·就像很多类似的作战一样,伊军面临的最强大的阻滞力量来自惊慌失措的科威特平民。仓皇出逃的平民在科威特市内造成了大塞车,严重阻碍了伊军装甲部队的推进。

·对科威特的入侵持续2天,到8月3日末基本结束。参战各伊军师平均付出了不到100人战死的代价。

——————————————

伊拉克的防御计划:

·萨达姆本来认为多国部队不会以历史上的形式干涉,而会采取长期封锁和空中打击的方式,并相信民主党占据的参众两院会给总统老布什拖后腿。这显然错判了美国的决心,也夸大想象了美国政界的矛盾。

·在发现多国部队向沙特阿拉伯派驻大批地面部队后,萨达姆的防御策略变成了“河豚”策略——换句话说就是“吓阻”战略,即寄希望于让多国部队付出不可接受的代价以阻挡其攻势。

·在1990年8月-91年1月间,伊拉克一口气组建了35个新的正规军师。这些师的质量完全可以想象。

·在海湾战争结束后,伊拉克军事决策机关才逐渐意识到,在战争中他们最重要也是最精确的关于多国部队战略战役意图的信息源是——西方媒体。有伊拉克军官后来回忆说,假设《华盛顿邮报》一类的报纸上某日登载了某种“作战计划”,那么伊拉克决策机关就会倾向于相信这就是真实计划。

·虽然往往准确,但西方媒体的报道不总是即时的。91年1月17日之后多国部队的部署开始大规模西移(为执行“左勾拳”),然而在西方媒体报道此事时,对伊拉克人来说已经太晚了……

·虽然有限,但伊拉克对其战略侦察能力的利用是有效的。伊军的感知范围限制在沙特边境40千米以内,不过这对早期的作战(如海夫吉)而言有价值。伊军同样尝试判别联军参战部队的战斗序列,动员状况和具体进攻时间。兢兢业业的伊军情报部门至少……判别出了多国部队刻意伪装出的防御态势的总体状况。

·伊拉克军队花了大量精力伪装其掩体和工事,还在政府部门中举办最佳伪装样式竞标活动。甚至在90年12月还做了一系列实弹测试和演习验证这些伪装和工事的效用,并邀请了很多前线将领(如第三军的军长)来观看。结果“很成功”。伊拉克将领们回到各自单位之后又向手下吹嘘一番,据说提高了伊军的士气。

. . . → Read More: 海湾战争笔记——伊拉克视角(之一)

讓我得見祢的榮面 See You Face to Face 敬拜MV – 讚美之泉敬拜讚美專輯(21) 我要看見

20191020贏在生命彎道-謙遜與幽默_廖文華牧師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 1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