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珊是一位寡妇,与女儿玛莉相依为命。她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满心希望小玛莉也能归正。她教孩子认识主和救恩的道路,为玛莉读《圣经》,帮孩子背诵上 面的许多章节。可是玛莉一点儿也不喜欢圣经课。从头到尾她都不耐烦地扭来扭去,坐立不安。一下课,她会马上冲出去,与她的朋友混在一起。有一个礼拜天,玛 莉没有征求妈妈的同意,就同一些邻居的孩子出去了。苏珊担心极了。最后玛莉终于回家了,苏珊拉她坐下,向她指出她的所作所为错到什么地步。她说:“玛莉, 你得记住今天是礼拜天,是主日。你不能跑出去与你的朋友玩,而应跟我呆在家里,我们一起读《圣经》,向神祷告,求祂给你一颗新心。

玛莉可听不进去妈妈的话,还对妈妈非常粗鲁。苏珊见玛莉这样不听话,还这么顽梗,心里难过极了。她回到自己屋里,十分忧伤痛苦。她跪倒在床边,一边哭,一边为她亲爱的女儿向主祈祷,恳求神给玛莉一颗新心。

玛莉自个儿呆在厨房里,听见妈妈的声音。开始她以为妈妈正向别人诉说她多么坏,于是悄悄爬到她的门边,透过钥匙孔往里偷看。她惊讶地发现妈妈是独自一 人!她听见妈妈正在为她祈祷!但妈妈的祈祷并没引起玛莉的注意,她蹑手蹑脚地又爬走了,还大大地松了一口气:没有别人与妈妈在一起。她自顾跑出去与朋友们 玩耍,全然忘记了妈妈跟她说的话。

几年过去了,玛莉长成了少女。她变得更顽梗,更任性。她结了婚,成了家,但她既不善待丈夫,也不是一个好母亲。她那虔敬的母亲在她的婚礼后不久就去世 了。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她也没有忘记怀着信心为玛莉的归正祈祷。玛莉搬到远离教会的乡村,将妈妈的《圣经》扔在一边,更别提为孩子们朗读神的话语了。

不久华特斯先生搬到了这个社区。他是一个基督徒,看到这个社区的孩子们需要一间主日学。但他不知道哪个地方可以用来办学。他决定召集一次会议以征求家 长们的意见,看他们是否愿意为子女们成立一间主日学校。许多家长对这个想法表示赞同和感激,乐意轮流开放他们的家,作为上课的地方。

玛莉可不想让人们使用她的家,也不想让她的孩子们参加。但她怕邻居们会怎么想她,于是勉强同意了。她没有像大多数家长那样陪孩子们去主日学。轮到在她 家上课时,她就想方设法搅乱课堂。她会在屋里晃来晃去,把碗橱的门关得乒乓作响,锅碗瓢盆丁丁当当,吵得要命。华特斯先生试着与玛莉谈了谈,可玛莉连听都 不想听,而是照样我行我素。华特斯先生不想再烦她,决定不再与她谈这事。没想到几个月以后,玛莉居然安安静静地站在门边,听华先生讲课。第二个礼拜天,她 同孩子们一起来到主日学,还是静静地站着倾听。几个星期后,玛莉带来她母亲的《圣经》,与孩子们坐在一起,加入读经文的队伍。华先生觉得最好先别问玛莉, 但很快他就听说她的变化很大。于是他走近她,问道:

“玛莉,你看起来不一样了。发生什么事吗?”

“是啊!”玛莉说,“我变了,因为简的缘故变了。”

“简?”华先生很惊奇,转头去看简,玛莉六岁的女儿,“她只是个孩子啊!”

“没错,是简。是因为她作的事情。有一天我看见她透过钥匙孔偷听!当我还是她那么大时,我是个很顽劣的孩子。我不听妈妈的话,在礼拜天任意妄为。有一 个礼拜天,妈妈训斥了我,然后我听见她在与什么人说话。我猜想她是在告诉别人我是怎样的坏,于是我爬到她的门前偷听。我透过钥匙孔,看见我亲爱的母亲正为 我祈祷!她哀求神给我一颗新心。我心里暗笑她,继续为所欲为。当我看见简透过钥匙孔偷看时,我猛地觉醒了,觉悟到我是多么的罪孽深重!我想起母亲为我所作 的祈祷。神怎么会这么多年都饶恕了我?我自己的女儿从钥匙孔里偷看,她却从未见过她的母亲祈祷。我内疚极了,不由跪下,作了我平生第一次的祈祷。我祈祷了 又祈祷,求神可怜我这个罪人。说到这里,玛莉热泪盈眶,但她继续热切地说:“神听了我的祈祷。虽然我如此邪恶,祂并没有撇弃我。祂慈爱地垂听了我母亲的祷 告,给了我一颗新心。”

玛莉的的确确是变了,这是每个人都亲眼目睹了的。神为着死在十字架上的主耶稣基督的缘故,饶恕了玛莉,为她披戴上了祂的义。苏珊没有活着亲眼看见这一 天,但神知道什么是对苏珊最好的,祂也知道什么是对祂每一个孩子最好的。苏珊去世时,是神将她接去,在祂那儿她找到了永远的完满的喜乐。

分享家:Addthis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