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利·杜兰特在法国圣经协会工作,四处售卖《圣经》。附近的一个营地里驻扎了一个团的法国士兵。亨利很关心那些即将上战场的士兵的灵魂。有一天,亨利去了营地,要求见长官汤姆斯上校。他获得准许,进了上校的办公室,亨利开门见山地说:

“长官,我知道我们的士兵很快就面临着上战场的危险,我可以得到一张通行证去看他们吗?我想鼓励鼓励他们,卖《圣经》给他们。”

“当然可以,“上校说,“我想我们不久就会接命令上战场。如果士兵们能随身带一本《圣经》,会是件好事。”

亨利得到了批准,就开始花时间去与不安心的士兵们交谈。他一边谈他们得救的需要,一边提出卖给他们每人一本《圣经》。其中一个健壮的年轻人听得很仔细,然后走上前来对他说:“我相信你所说的确实是真的,也很想买一本《圣经》。可我一分钱也没有。”

见年轻人这样有兴趣,亨利被深深地打动了,说:“先生,如果你是认真的,你当然该有一本《圣经》!我来替你付钱好了。”

说着,他将一本《圣经》递给士兵。出乎他的意料,士兵爆发出一阵大笑:“哈!成功了!我就知道我能骗住你,而且不费吹灰之力!”

过了好一阵子亨利才从震惊中缓过来,明白自己错了:他还以为这士兵是真心的呢。他尽量平静地说:“那么请把《圣经》还给我。”

“才不呢!”士兵咯咯笑着,“你送给了我,我可得保存它。我可以用书页来卷烟呢。”

说完他又大笑起来,转身离去。亨利在他后面叫道:“注意你用神的话作什么!落在永生神的手里是可怕的!”

亨利离开了这群怪笑的士兵,心里又难过又沮丧。回到家以后,他跪倒下来,急切地祷告:“哦,神啊,请饶恕那骗人的士兵,使用那本被骗去的《圣经》使他归正。”

几天以后,士兵们就拔营上了炮火连天的战场。本,那骗人的士兵依旧是满不在乎,一页又一页地撕着他的《圣经》。每一次其他士兵提起他是怎样骗那传道 士,他们都会为之笑个不停。航行了几天以后,上级通知他们次日上战场,而且他们的船被派到最危险的地带。这个消息让本吓了一跳,他头一次认真思考起来。突 然,那传道士的话像一道闪电,划过了他的心空:

“落在永生神的手里是可怕的!”

本那天晚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觉,他害怕极了。想来想去都是迫在眉睫的险境和一位公义的神。“要是明天发生了什么事情,我落入了神的手中,那可怎么办?”

他打了一个寒颤。自己邪恶的一生在眼前一幕一幕地晃过,他但愿自己能从头活过。

好不容易挨到天发白,本从他的箱子里拿出他的《圣经》。可他简直没有勇气去读它,以为会在每一页上都看见对他的定罪。这种恐惧也驱使他打开了破烂不堪的《圣经》。目光所及的第一句话就让他吃了一惊:“因为神差祂的儿子降世,不是要定世人的罪,乃是要叫世人因祂得救。”

他大受鼓舞,翻开另一页:“有子的人有生命。”

他沉思着读了下去:“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

这些话深深地打动了他,他陷入了沉思。就在这时,行动号吹响了。本与船上的士兵们一起上了战场。战斗很激烈,许多士兵阵亡了。本也被一颗流弹击中了胸 膛。船一靠岸,人们就将本抬到了医院。他的伤势很重,好几个星期都是奄奄一息。但就在他高烧不退的时间里,神的灵在他的心中作工。本越多地发现自己罪恶深 重,就越意识到他需要一位救主。只有耶稣的血才能洗净他的罪。

本被人送回家时,仍是一个重病号,每个人都看得出他是回来等死。但他们也发现本变了。他总在读他破破烂烂的《圣经》,还一再求他的母亲和朋友听神的话 语。他热切地告诉他们,落在永生神的手里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六个星期后,本死了,但他是怀着希望和信心死的。他接受了恩典,相信主和救主,耶稣基督。传 道士亨利并没有忘记那个满不在乎的士兵。他常为他祷告,求神怜悯他,记念他。有一天他回到了邂逅士兵的那个城市,正好碰见一个葬礼。晚上他去一家餐馆吃晚 饭,发现餐馆里有些异样。女招待们平时总是吵吵嚷嚷,上菜时满面笑容。但那天她们很安静,而且看上去很悲伤。亨利还注意到老板在柜台里躬身工作。他走到她 面前,问候道:“晚上好,皮埃尔太太。”

她抬起头,竟是满脸泪水。他关心地问道:“什么事使您这样悲伤?”

她呜咽着说:“先生啊,今天我亲爱的儿子下葬了。他是一个士兵,几个月前被送上前线,受了重伤,被送回家,死了。”

“我很难过,太太。请接受我的慰问。”亨利说,“我没有别的办法可以安慰你,但我有一本书,可以提供真正的安慰。”

亨利打开《圣经》,“让我们看看它说些什么。”

然后他开始读一段给人慰藉的经文。亨利专心读着,没有注意到皮埃尔太太脸上震惊的神情。过了一会儿,她打断他,尖叫道:“等等!我得给你看一样东西!”

她冲了出去,很快又返回来,手里拿着本的破《圣经》。“看!这是我儿子去世前给我的,是他最珍贵的财产。它看起来与你的一模一样!”

亨利接过书来,心里纳闷它怎么会这么破烂。打开封页,他看见了士兵写的一段话:“6月25日从一位传道士处得到。最初用来卷烟叶,后来读之,信之。它被神用来拯救我的灵魂。本杰明·皮埃尔。”

亨利立刻想起了对那群捉弄他的士兵谈话的那一天。他尤其记得那个耍弄他的士兵,那个他一直为之祈祷的士兵。那些嘲讽的话现在还常在他耳边回响。他听着 皮埃尔太太的故事,非常震惊。他的心赞美感谢着那听他祷告的神,几乎要飞扬起来。他想起了他冲着士兵喊出的警告;想起了自那以后,他是怎样经常感到沮丧。 他常觉得自己的全部努力都是白费劲儿。现在他看到了圣灵使用了那最后的警告,引年轻的士兵归正。带着满心的感激,亨利勇气百倍地继续他的传道征程。

分享家:Addthis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