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谁是上帝的余民

先回顾一下各书信所说明的对象,也就是在教会历史中教会角色的改变。以弗所教会时期,从主耶稣和使徒们产生了初代教会;随之有了假使徒和尼哥拉一党人,当然他们不是上帝的子民。

这时教会除了爱心冷淡了受到责备之外,还是比较纯洁的。士每拿教会时期,教会受到迫害,但非常忠诚,没有受到责备;有撒旦一伙的人行毁谤之事,他们却自称是犹太人。

别迦摩教会时期,虽然忠心者殉道,教会还坚守主名;但也有人服从了巴兰的教训,也有人服从了尼哥拉一党人的教训,这时主发出警戒,教会不再纯洁了,也就是说第一、第二教会时期,教会是单纯的一邦人,还有对立面。但第三教会时期,除了对立面始终存在之外,教会本身混杂着两等人了。

到第四教会时期,作为整体的教会,被耶洗别侵入,大淫妇及其党类发明了撒旦深奥之理,教会中也有其余的人是没有堕落的,主没有把两等人相提并论,但作为一个教会整体来说;警告、惩戒、报应、勉励一并发出。但这种堕落、黑暗的趋势到了一定的程度后,主发起了宗教改革运动,将改正教从天主教会中分离了出来,有了一次很大的分化,如同最初从犹太教中分离出基督教会一样。

此后,教会的角色和对象改变了,两等人分开了,主不再承认堕落而不悔改的天主教会为祂的教会,改正教会才是主引领的教会。所以,撒狄教会的信说明的对象,和教会角色就是改革之后的改正教团体。然而在这个团体总体上停滞不前,固步自封,分门别类的情形中,只有少数与主同行的继承者。

在非拉铁非教会时期,主再次兴起了普世教会奋兴和复临运动,其结果是教会再一次的大分化。那些追随亮光者走向了更亮的光,彻底从谬道中走出来,完成了改革运动未尽的工作,而那些拒绝者堕落了。改正教会名存实亡,成了大淫妇的阵营,而上帝引领复临教会产生了。

宗教改革运动和复临运动,都是产生新的教会的同时,抛弃了那些不悔改的百姓。在非拉铁非教会中,主引领遵守主道者前进,同时说谎话的被定为撒但一伙的。这样,到了老底嘉教会时期,涉及的对象和角色当然是复临教会团体,只有这个团体是主的教会,其它的都是巴比伦阵营。

以上的论述,不仅是要给老底嘉教会定位,而且是要看到一个重要的真理:在教会历史中,主一直关心祂的百姓,直到拒不悔改者被弃绝,只有余民保留了下来。谁是主的教会,这一点是明确的,绝不会含糊不清。

但教会中有问题,所以主发出证言,发动改革,直到成就洁净的工作,那些杂质到了时候就被弃绝了。所以每一次改革、复兴运动,既带来前进,又带来审判。这样的历史反复重演!所以主强调爱、信、真理、持守、与主同行、警醒、试炼、得胜!

前进还是倒退,改革还是保守,奋兴还是衰败,谦卑还是自满,悔改还是固执,随时都在决定着每个人的命运,审判一直在与亮光同时发生。我们每个人该当怎样省察、警醒啊!主究竟给了我们什么样的真理?怎样的信仰才算是主的百姓?我们有什么样的使命?我究竟属于谁?我们是行在光中吗?教会在发生什么样的变化?要带着怎样的理解来学习老底嘉教会的信?

教会历史到了这个结尾,像犹太教会被弃绝而诞生基督教会,天主教会被弃绝而诞生改正教会,改正教会被弃绝而诞生复临教会,这样的分化变革会再次发生吗?被弃绝不是指个人,而是指教会体系,因拒绝悔改而不再被主承认和使用,换句话说他们堕落成了撒旦一伙的。

主不得不让自己的子民分离出来。新约时代教会历史中这种发展模式和定律,在整个旧约时代人类和民族历史中也是有一样的。但是,老底嘉教会,即基督复临安息日会之后,不会再有一个新的教会了,因为真理完全赐下来了,上帝向人确认了拥有复临信仰的这个教会,就是在这个地上;上帝的教会,这是要确认的第二点内容。

老底嘉教会的证言 (信),主非常诚恳地发出严厉的责备,没有称赞,这不是对巴比伦教会说的,而是对整体教会说的。虽然那些描述同样适用于这个世界和巴比伦教会的情形,但是这不能说是对世界和巴比伦发言,而是说上帝教会的表现和世俗及巴比伦相似,所以问题很严重!

主自称“诚信真实见证的”,“创造万物之上为元首的”,是见证教会的特征的表达,即遵守创造的纪念的安息日,承认先知的证言,自然更要承认老底嘉教会的信是主给这个教会的证言。只有接受证言的指正,这个教会才有前途和希望,这是很根本的问题。这是要确认的第三点内容。

拥有无比荣耀的真理遗产的教会,最终为什么出现了如此令人失望的历史画面?主在自称中强调证言的“诚信,真实”,以免人不承认、不接受,也表达了信中的劝告和应许是实在的,也说明了责备管教诚然是出于爱和期盼!主在自称中强调自己是“元首”,好像表明这个遵守创造的安息日的教会,并没有真正以主耶稣为教会、家庭和个人的元首,也许这就是教会软弱,死气沉沉的原因,他们把教会领袖当成了元首,他们把教会组织变成了世俗的庞大机构。

这一点肯定表现在很多方面,若不是真正悔改,理解并传扬现代真理,不断在亮光中长进,坚守末时代教会的使命和目标。这样的人成为教会的负责人,那么不能指望教会百姓有好的表现。在整个教会历史中,谁是元首,要忠诚于谁,这是善恶之争的根本问题!

主对这个教会灵性状况的诊断有二点:不冷不热,自觉富足。他们拥有真理,但只是在书本上,而没有真正领受在信仰实践中,也没有与真理相称的热心。这个教会在传承真理、在学习和传讲上出了问题,他们有圣经和预言之灵,但他们没有真正学习,没有真正领会。有“文”质,但没有“献”身的人。

那些普普通通的东西通过教会领袖占据了讲台和牧养,甚至他们在谋求向世界妥协中转向巴比伦的东西,以耶稣基督为中心的义的信息日益为律法主义、形式主义所取代,文字布道、医疗布道、教育事业都没有热心地去做,证言所提出的标准和指示,不断被降低和忽视。

那些被主的证言唤醒的人,那些以此为镜反省已身的人,他们开始向主恳求圣灵的恩膏,渴望真正读懂圣经和预言之灵,他们开始能看见了!啊;原来这就是真理,原来上帝这样建立了末世代的教会,原来主赋予了这样的使命,原来现代真理的各方面是如此重要!他们开始向主恳求基督的义!主啊;我实在不行,只有你是救主,求你拯救我,我自身若没有义的经验,怎能造福与人,怎能传扬这伟大的信息!

真正悔改的生活和简明纯粹的信息结合起来,这样才有传道的力量。但是如何来传呢?在这个国家怎样才能完成传道的使命呢?主啊,赐给我信心,按预言之灵的指示去推进圣工的信心,这是主自己的工作,必定会兴起,扩展直到完成!于是,在整体上软弱、冷淡、乏味的教会中,兴起了少部分人,他们是领受了证言而悔改的人,他们是接受劝告而向主买眼药、白衣和金子的人,他们是真正的名符其实的复临信徒!

他们信圣经和预言之灵,他们按主的话语去生活,他们肩负着主赋予的使命!尽管他们可能得不到教会负责人的认可和支持,只有相同经验的人,才能相互认同和理解。他们不是为了分裂、不是为了另立门户、不是要攻击别人,不是要造成教会混乱,他们只不过是按主给教会的证言想要真诚地活着;虽然他们还有不足之处,还在成长当中,但是他们觉得 “主啊;我爱你,我爱真理,我要为主的事业献身,我只想为此而活在世上!”主因为疼爱而责备,是为了训练而管教。

当管教和责备相继临到的时候,主在他们身上寄托了深厚的希望!主啊;是的,我理解,领会你的责备,我也感谢领受你的管教,只要能洁净我!杠抬约柜的人,理当自洁!

啊!曾经主兴起了多么伟大的复临运动,那些先驱们何等高贵的生活,唯恐我们忘记!啊!曾几何时,那些追求人数不断扩大的教会却不知不觉冷淡退后;差得太远了,唯愿我们有正直的良心!啊,主引领了我们,真的不是我们自己要做什么,而是主要兴起我们,但我们的悔改和热心多么不够啊!求主随时责备管教我们!

教会是主的教会,主会一直包容、一直忍耐、一直引领,如同主曾经带领出埃及行在旷野的以色列民。但只有听见主的声音而打开心门让主住在心中的人,只有与主亲密交往、一同在真理中成长的人,这样的人才能成为最后的得胜者!只有这样的人才能成为真正传讲真理,向巴比伦呼喊的人,拿着真理向世界收割的人!他们是预备一些子民迎接耶稣再来的人!

作为上帝教会的百姓,我们是名录生命册上的人吗?我们是真正拥有现代真理并按真理生活、献身的人吗?我们是预备好可以被圣灵充满的人吗?在大考验来到的时候,我们是可以站立得稳、忠诚到底的人吗?我们是按预言之灵教导生活和作工的人吗?我们是努力推进传道事业、媒体布道、医疗布道、圣经教育、乡村生活、科学农作、卫生改良、救济善工、信仰自由等各项教会事工的人吗?

我们是时刻预备查案,审判、期待罪的涂抹的人吗?我们是为基督复临而毫无保留,完全献身的人吗?教会每个信徒都要扪心自问!我们每个人都将面临最后的大试验,谁能存留到最后,成为末时代的余民呢?老底嘉教会信的全部意义就在于此!到了世界历史就要结束的时代,上帝的教会负有严肃的责任,每个人都要面临审判,不会再有另一个恩典时期,最终全世界,全教会只会分成两等人:上帝的印记或兽的印记!

所有一切毫无意义的辩论、一切无关紧要的争议都当停止,只有一件事:认识耶稣,成为主认证的百姓!这是个人性的事情,这是个人与主的关系,人的认可是无益的,教会的名称也是无济于事的,只有真实救恩的经验是属于你的。唯愿我们人生的全部都献给主!

用如此多的笔墨来学习最后的书信,诚然是需要的,虽然每一书信对我们都有重要意义,正如上面所学习的。但是从历史预言的角度来看,第七信是针对这个末世代的话语。“我知道你的行为……我劝你……若有……得胜的……”主诚恳地以爱心来责备、劝导、应许,主在期待,也在寻找,“若有……我要……”谁是上帝的余民?这就是本书信的主题!

分享家:Addthis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