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Are not five sparrows sold for two pennies? Yet not one of them is forgotten by God. Indeed, the very hairs of your head are all numbered. Don’t be afraid; you are worth more than many sparrows.” — Luke 12:6-7 Listen to chapter .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20年八月
« 7月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上帝与万国 – 圣经人种学

人种学(ethnology--出自希腊文字根ethnos), 研究范围十分广阔,包括世 界各国各民及各种语言的起源与发展。它可以包括各种不同的学问,如考古学,人类学, 语言学,人口统计学等科学。为了了解原始世界的文化,及古代的各族历史,自然科学家,社会科学家,及历史学家所用的工具与方法,都必须使用。研究的领域显然如此广阔,如此重要,即使只论及其与圣经的关系及意义,也不可能只用一章的篇幅就能办到。

 当然,本书中心主题,旨在论及圣经与自然科学的关系,就是与物理科学及生命科学的关系。但又因为人种学正位于自然科学,社会科学, 人文科学的边界, 目前只在这方面概略论述已足,有兴趣之学子,可作进一步之钻研。  不幸的是,所有讲到人类社会关乎种族方面的文献中,到处充满了进化论人文主义的文字。这使得难于从进化论对真实资料的推测中,过滤出真实的资料来。 因为在社会科学中这种进化论的偏见,在追溯这些古代的发展上,圣经的启示就没有依所应该有的情形被重视。因此,本章的目的主要在于概括叙述圣经中对世界民族,文化,国家的记录,再以广阔的人种学的资料,证明其为真。

虽然世上有各种不同的民族,但所有的人都是人类。以生物学的观念看,他们仍然是同一种。『祂从一本(本:有古卷是血脉)造出万族的人,住在全地上,并且预先定准他们的年限和所住的疆界。』使徒行传 17:26 在巴别塔事件之后,只要有机会,人仍然自由交配,尤其是当那新的语言障碍逐渐被商业,教育打破之后,在历史中充满了许多这种混合,所属民族改变的情形。人种学家,语言学家,考古学家,及研究文化的人类学者,可以在研究古时与现代各个人群时,找出这些变动至相当程度。

列国的起源

  创世记第十章中的列国表,提供了列国起源的最重要资料。上述各种科学家在从事他们的研究时最好用它作为指南,不用那错误的进化论哲学。虽然一些人讥笑那个列国表,但那些曾经研究过它的真正有资格的科学家,却对其有关古代历史的看法的精确性感到惊异。比如,那位普世认为是现代最伟大的考古学家阿尔布来德博士(Dr. William F. Albright)曾作过这样的评估:『它在古文学中,完全孤立,….即使在希腊文学中,也找不着些微的平行的记载。….这列国表,保持了惊人的精确的文献。….它显明了对现代世界复杂的种族语言,具有『现代』的了解,学者们对作者关乎这题目所有的知识没有不留下深刻印象的。』注一

从创世记这些记录之中所得到的最明白的事实是,人类文明起源于中东,在亚拉腊山 (位于现今的土耳其) 及巴比伦 (现今的伊拉克) 附近。巴别塔之后列国的分散,可以相当程度的追溯到创世记第十章所记挪亚的后裔。这些原始的国家试着在图三十二的地图中加以辨识。一般说来,雅弗的各族都迁往欧洲西北。含的各族主要的迁徙到南方及西方进入非洲,及地中海东部地区,虽然,其中的一族,赫人,在西亚及土耳其建成了一个大帝国,其它的人可能去到远东。闪族则多少集中在中东。

列国表中所列雅弗的诸国创10:2-5中,已肯定辨识出来的是雅完 (希腊);玛各,米设,与土巴(俄罗斯);歌篾 (德国),提拉(色雷斯,埃特鲁斯坎) 玛代 (玛代),亚实基拿 (德国),陀迦玛 (亚美尼亚), 与多单(Dardanians)。他们大 多数都似乎移居欧洲,一般说来,成了所谓高加索人与亚利安人种的祖先。『当然,之后,他们再散布到美洲,南非,及许多海岛上去。 闪的后裔,创10:21-31特别包括希伯 (希伯来人),以拦 (波斯) 亚述 (亚述)及后来藉以实马利,以扫,及亚伯拉罕其它的后裔 (并摩押,亚们,及罗得的后裔) 的阿拉伯国家。

一些含的后裔创世纪 10:6-20,都相当清楚的辨认出来,尤其是麦西 (埃及),古实 (埃塞俄比亚) 迦南(迦南人,腓立基人,赫人) 及弗 (利比亚)。虽然谱系不容易追溯,很可能黑人的各民族也是含的后裔,因为,似乎只有含的后裔才迁到非洲去。最先的巴比伦人,苏美人,也是含的族系,属于宁录的一支。

蒙古人的祖先较难找出来。但是,一些考虑似乎也显明这些民族也是含的后裔。第一,藉筛减法,因为闪及雅弗族系已经清楚找出来,其它的就该假设都属乎含族。第二,西尼人创世纪 10:17 被列为迦南的后裔,可能这个名字,与中国有字源上的关联。第三,中国的古名为 Cathay,有证据显明,这个名字出自 Khetae, Khetae 又可能出自赫人,赫则是迦南的儿子。第四,在身体特征及语言方面,蒙古人更像含族,与已知的闪族及雅弗族,则较少相似。

这些理由当然贫弱,诚然还有极大的空间可以研究这些人及他种早期人来源,而获得丰硕的成果。若是人种学家用创世记第十章与十一章作研究指南,以代替大多数现代古人类学家及考古学家的进化论的猜想,他们无疑的能够澄清许多不能确定的地方。一位在这方面写作甚丰立论精辟的古人类学家是库斯坦司博士(Dr. Arthur Custance)注二

 那著名的挪亚的预言创世纪 9:25-27 在这方面,是十分引人的。挪亚因知道洪水之后新世界中的万国都会是他三个儿子的后裔,就在上帝的领导之下,预言他们在未来团体生活上所将有的主要的贡献。

这项预言或者部分基于他对三个儿子品格的观察,知道他们的子孙由于遗传,及父母的教训,就会表现出一些父亲特别的性格来。人有三一性;灵,魂,体,并且,在每个人里面,这三者之一会得势。以挪亚的儿子说,显然含的兴趣主要的在于体,雅弗的兴趣则在于智,闪则追求虔诚。因此,从遗传及环境说,都可合理的说,那从他们所出的各国,这些性质也会得势。

或者由于闪深切的灵性及对他的关心,挪亚就论到闪说:『耶和华─闪的神是应当称颂的!』无疑的藉此预言闪系将是保存及传扬真神上帝知识的。犹太教,伊斯兰教,祅教, 与基督教伟大的一神教,诚然都是闪系的人所宣扬的 (其它世界宗教则都是泛神的或多神的)。同样重要的是,依人的遗传说,基督是由闪系而出。

依照挪亚的预言,『神使雅弗扩张,使他住在闪的帐棚里;』这项扩张主要指智的方面。雅弗的后裔要在文化,哲学,科学各方面,影响全世界。当然,这项智力的影响,必须也先由政治扩张所支持。

但是,在以后的世界历史中,经过长时期,这项预言才开始应验。含系的苏美人埃及人建立的国家,在已知的世界中得势了许多世纪,以后是闪系的亚述,巴比伦,波斯得势,但是,最后,希腊在亚历山大的领导下,征服了波斯。自此之后,雅弗系的国家在世上称霸。

古希腊人承认『Iapetos』(Japheth雅弗)为他们的祖先。他们似乎建立了古式雅弗文化。现在都承认,西方文化是希腊哲学及科学的继承。那造成希腊扩张的,是科学。纯科学及应用科学,而非人力。以后的罗马,法兰西,日耳曼,英格兰及美国也是一样。

而且,雅弗要『住在闪的帐棚里』。这种说法,其唯一的意义是,以某种意义说,雅弗系要成为闪系的一部分。但是,这项联合不可能意指实际组织上的吞并。其意显然是雅弗虽然对人类主要的贡献是学术,但他要分享闪的属灵生活。这在雅弗系国家接受亚伯拉罕的上帝及以色列的弥赛亚上,得到充分的应验。

若是闪与雅弗的品德与贡献主要的是分别在灵性与学问上,含的贡献则主要的在于体。但这并不指没有价值的小事,或作仆役。含的贡献曾是最使人印象深刻的。在他的后裔之中,我们相信有:苏美人,埃及人,腓尼基人,赫人,达罗毗荼地域人种. 中国人,日本人,埃塞俄比亚人,印加人,阿兹特克人,马雅人,以及现代的黑人,美国印第安人,阿斯基摩人,及太平洋岛屿的各部落。

这些人为人所知不是因为他们在属灵及学术上的贡献。但是他们在科技上,文化的生活舒适面有过许多进展。比如,他们在离开巴别塔,到偏远地区探险,是最先的先锋。发现美洲的不是艾利生或哥伦布,而是印第安人。很可能许多印第安人在洪水之后的冰河期渡过白令海峡,他们是蒙古人的后裔。愈来愈多的证据显明,其它的人由海路而来,可能从腓利基或埃及来。不管情形如何,他们都多半是含的后裔。

同样的,在含的族系中,有最先的航海者,最先的造城者,最先使用印刷术的,并多半是最先发展农业,蓄牧业,金属工业,及许多其它科技上的贡献。文字的发明,无论其为苏美人的蝌蚪文,埃及的象形文字,或腓利基的字母,似乎也是含的族系的贡献. 至少在从巴别塔之后的新文字的情形是如此 (闪族自己被认为参与巴别对宁录的背叛,多半继续使用所已经熟习的洪水前的文字)。印刷术是中国人发明的,航海用的指南针也是。总之,有关人类有组织的社会生活上的基本需要的供给;探险,食物,住处,衣服,交通,通讯,金属工业,与其它,都多半似乎是出于含的族系。

分享家:Addthis中国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