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的敬拜能医治一切的伤害。”

我看到地平线上有一大朵白云渐渐逼近,光看着云就令我心中升起了盼望;不久,整个空气中就都充满了盼望,正如旭日东升,驱走了黑夜。当那云愈来盒靠近,我认出是那些从生命树上飞出的大白鹰,他们降落在山上的每一层,在一群群勇士身边俯就定位。

我小心地挨近降落在我附近的一只鹰,因为他的样子十分可畏,当他用锐利的目光看着我时,我知道我什么都逃不过他的眼睛。他的双眼既凶猛又果断,使我单是看着他的眼睛就全身战栗,我连问都还没回呢,他就回答我了。

“你想要知道我们是谁,我们是为此刻存留的隐藏先知;对于凡蒙神赐予大能武器的人,我们就是他们的眼睛。凡主正在做的事,以及仇敌计划要对付你的事,我们都看见了,我们在全地搜寻,面对这场战役所需要了解的一切,我们都知道了。”

“你们没看见刚才发生的那场战役吗?”我用我所敢表现出来的最大怒意问道:“你们难道不能帮助那些刚被俘虏的勇士吗?”

“是的,我们全看见了,假如他们觉得需要的话,我们早就帮忙了。我们会阻止他们前去,告诉他们坐下、安静,但我们只能照天父的命令去争战,也只能帮助那些相信我们的人。只有那些接受我们是先知的人,才能领受先知的奖赏,或是我们服事的好处。那些被袭击的人并没有像你们所穿的斗蓬,而没有斗篷的人就无法明白我们是谁。我们都互相需要,包括这里的伤患,以及许多你还未认识的人。”

鹰的心

当我跟鹰谈话时,我很快便具有像鹰一样的思想。经过刚才简短的对谈,我已经可以看透鹰的心,而且像他认识我一样地认识他,那只鹰也看出了这点。

“你有我们的些恩赐。”鹰说:“不过那些恩赐还没有好好地被发展,你并不常运用你的恩赐。我到这里来就是要唤起你,和许多像你这样之人里面的恩赐,并要教导你们如何运用这些恩赐,如此我们之间的沟通才能明确,并且非明确不可,否则我们都会遭受许多不必要的损失,甚至还会失去许多得胜的大好机会。”

“你们刚才从哪儿来?”我问。

“我们吃蛇。”鹰回答:“仇敌就是我们的粮食,我们乃是倚靠遵行天父旨意而活,父的旨意就是要我们去摧毁魔鬼的作为。每吃一条蛇,便有助于增广我们的异象,每拆毁十道仇敌的营垒,就能使我们更强壮,以至于我们可以飞得更高,在空中停留得更久。我们刚刚享用完丰盛的大餐,吃掉了那些捆绑许多你的弟兄姊妹的羞耻之蛇。他们不久就会到这里来了,我们有些鹰留在那里为他们引路,带他们朝这里来,也保护他们免遭仇敌的反击。”

这些鹰对自己十分有把握,但并不傲慢,他们知道自己是谁,也知道他们蒙召的使命为何。他们认识我们,也晓得未来。他们的自信使我安心,而对那些还躺在我们四周的伤兵更是如此。事实上,那些刚才还软弱得无法讲话的人,已经坐起来听我和鹰的对话。他们看着鹰,像迷路的孩子看着刚找着他们的父母一样。

圣灵的风

当鹰看着伤兵时,他的表情也改变了,不是先前我所面对的那样凶猛果断,他对伤兵像一个慈祥和霭的老爷爷。那鹰张开翅膀,轻轻地煽动,掀起一股凉爽清新的微风,拂过伤兵;那微风和以前我感受过的完全不同,每呼吸一下,我就感觉更有力量、心思更清明。很快那伤兵就站起来敬拜神,他的真挚令我不禁热泪盈眶。

我再次为自己曾讥讽留在这层的人而感到深深的羞愧,在我们这些往上爬的人眼中,他们似乎是如此的软弱、如此的愚昧,但他们所承受的却远比我们多,而且忠心持守到底。神保守了他们,他们也以极大的爱来爱祂。

我抬头向山望去,所有的鹰都在轻柔地煽动翅膀,山上的每个人都因这股由鹰掀起的微风而重新得力;也都开始敬拜主。刚开始从不同的阶层所发出的敬拜还有些不和谐,但过了一会儿,每个阶层上的每个人都完美和谐地歌唱。

在地上,我从未听过那么美的歌声,我希望这敬拜永不停止。不久我就认出这敬拜和我们在那园子里所经历的一样,可是现在听来更加丰富、更加完美。我知道那是因为我们正在仇敌面前,是在环绕这山四周的黑暗与邪恶中敬拜,所以敬拜显得更加美好。

我不知道这敬拜持续了多久,可是鹰最后终于停止煽翅,敬拜也停了。

“你们为什么要停?”我问刚才和我讲话的那只鹰。

“因为他们现在已经好了,”他边回答边指着那些伤兵,现在他们全站了起来,看上去状况极佳。“真实的敬拜能医治一切的伤害。”他补充了一句。

“请再来一遍。”我乞求说。

“我们会做很多遍的,但时间却不是由我们决定。你刚才所感受的微风就是圣灵。祂引导我们,不是我们引导祂。祂已医好伤者,也开始带出面对将临到的争战所需要的合一。真实的敬拜会使贵重的膏油倾倒在头上—-就是耶稣,然后这膏油便流遍全身,使我们与祂合一,彼此也合一。凡进入与祂合一之中的,就没有人会仍旧受伤或不洁净,祂的血就是纯净的生命。当我们与祂联合时,生命便涌流;当我们与祂联合,也与其他的肢体联合,祂的宝血就能流遍全身。你医治身上的伤口不就是这样吗?你会把伤口缝合起来,好让血可以流到受伤的部位而带来新生。当祂的身体有一个部位受了伤,我们就必须和那受伤的部位联合,直到它完全复原为止,我们都合而为一了。”

在敬拜中的幸福感还是很强,所以这小小的教导虽然听起来好像是个奥秘,然而我知道与神及人的合一是最基本的。当圣灵运行时,不管是多么基要的真理,每个字都带着荣耀,我里面也充满了许多的爱,令我想去拥抱每个入,包括凶猛的老鹰群。

然后,我突然想到刚才那些被掳的勇士,那鹰也感受到了,可是却没说什么,他只是目不转睛地注视我。最后,我开口了:“我们能挽回刚才所失去的弟兄吗?”

分享家:Addthis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