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另一半

智慧继续说:

“爱慕主有时,而用最大的敬畏与尊重来尊荣祂也有时;就像栽种有时、收获也有时一样。知道分辨不同时刻就是智慧,真智慧知道神的时间与季节。我带你来此,乃因刚才是在祂爱的荣耀中敬拜祂的时间,那是你在如此的战役后最需要的。而我现在要带你去另一个地方,因为现在是你由于敬畏祂的审判而敬拜祂的时候,等到你认识这二者,我们才可以分手。”

“你的意思是说,假如我还一直留在刚才那个荣耀的敬拜中,就会失去你?”我无法置信地问。

“是的。虽然我已经尽可能地来找你谈话,但是我们相会的机会并不多。离开那样的荣耀与平安是很难的,但那并不是王的启示的全部。祂既是狮子,也是羔羊。对属灵的儿女,祂是羔羊;对成长中的儿女,祂是狮子;但对完全长大成熟的,祂既是狮子,也是羔羊。同样的,我知道你了解这些,但那是你的头脑知道,很快你就会从心里知道,因你即将经历基督的审判台。”

回到战场

在离开园子大门之前,我问智慧:我是否能坐一会儿来深思刚才所经历的。

他回答:“可以,你应该如此做。但我带你去一个更适合的地方。”

我跟着智慧出了大门,接着就开始下山了,我很惊讶战争竟还继续进行着,但已不如我们登山时那么激烈了。虽然在较低的阶层中,仍有控告与毁谤的箭飞来飞去,但残存的敌军正猛烈地攻击那些大白鹰,而那些鹰轻易地就占了上风。

我们继续下山,几乎走到最底部。在“救恩”与“成圣”之上的,正是“感谢与赞美”这一层。我对这层记忆深刻,因为当我第一次要爬上这层时,就遇到敌军最猛烈的攻击。一旦我们爬上这里后,再往上爬就容易多了,而且如果被箭射穿军装,也可以很快得医治。

当敌人一看到我在这层(敌人看不见智慧),箭就开始像雨一样射向我。我用盾牌很轻易地就箭挡掉了,于是敌人便停止射击。现在他们的箭差不多用光了,所以不容浪费。那些站在这层继续争战的士兵惊奇地看着我,他们那带着敬意的眼光使我很不舒服,那时我才第一次注意到,原来主的荣耀从我的军装与盾牌上散发出来。我告诉他们,只要不停地一直爬到山顶,他们就会看到主。当他们刚同意要往上爬时了,就看见了智慧。他们开始跪下来要敬拜他,但他不准他们那样做,催促他们赶快上路。

忠信者

我对这些士兵充满了爱,其中很多是妇女和小孩。他们的军装乱七八糟,身上虽布满了血迹,但他们却没有放弃。事实上,他们仍是欢欣鼓舞的,我告诉他们,他们比我更配得尊荣,因为他们背负了这场战争中最大的重担,并且坚守了他们的阵地。他们好像不相信,但仍对我这么说表示感谢,其实,我真的觉得是这样。

这座山的每一层都必须有人驻守,否则剩余的秃鹰就会来,用它们呕吐的秽物和排泄物把地上弄得很脏,使人很难站立。几乎每一层都有士兵驻守,我认出他们是属于不同的宗派或运动,各自强调所坚守的那一层的真理。我为自已向来对其中某些群体所抱持的态度感到很不好意思。以前我对他们最好的看法是:他们没有经历过主,他们是冷淡退后的,可是他们却在这里,虽然面对敌人可怕的杀戮,却忠信地争战下去。我之所以能一直往上爬,可能就是因着他们保卫了阵地。

有些阶层的位置很好,能看到山岭与战场的大部分,可是有些阶层的位置却是孤立的,在其上的士兵只看得到自己的位置,似乎不晓得还有其祂的战争在进行,也不知道还有其他部队在打这场仗。他们多半被毁谤与控告的箭伤得很重,以致他们拒绝任何从较高阶层下来鼓舞他们往上爬的人。然而,当有身上反映出主荣光的人从山顶下来时,他们几乎都会以极大的喜乐倾听那些人所说的,而且很快就开始带着勇气与决心往上爬。当我注视着这一切时,智慧没说什么,但似乎对我的反应很有兴趣。

发现事实

我看到许多已登山顶的士兵开始下到各层,去减轻那些驻守真理岗位之人的担子,当他们如此做时,每一层便开始闪耀着他们所带来的荣光;不久整座山便荣光四射,刺得剩余的秃鹰与邪灵都睁不开眼,不久,荣光就大到使整座山的搏觉好像那园子。

我开始感谢、赞美主,当下便又进入祂的同在中,涌溢在我内心深处的情感与荣光,几乎快容纳不下了,那撼受太强烈了,使我不得不得不停下来。

智慧站在我身边,把手放在我肩上说:“你要以感谢进入祂的门,以赞美进入祂的院。”

“那竟然那么真实!我觉得好像又回到了那里。”我叫道。

智慧答道:

“你是在那里,不是环境,而是你自己变得更真实,正如主对那同钉十架的强盗说:‘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你也一样可以在任何时候进入乐园。主、祂的乐园,还有这座山,都在你里面,因为祂就在你里面;以前你不过预尝一点,如今对你而言却是如此真实,因为你已登过山了,能看得到我而别人看不见的原因,并非因我进入你的领域,而是你进入我的领域,这就是历世历代的先知所认识的真实。这真实使他们即使独自面对大军时,也有大无畏的勇气。他们不单是看到摆阵中与他们敌对的地上军队,更看到了为他们争战的天使大军。”

分享家:Addthis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