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Therefore, get rid of all moral filth and the evil that is so prevalent and humbly accept the word planted in you, which can save you.” — James 1:21 Listen to chapter Copyright © 1973, 1978, 1984, 2011 by Biblica.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19年七月
« 6月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早安,圣灵 (辛班尼) 第一章

早安,圣灵 (辛班尼)第一章

Posted by 白帆 on 十一月 18th, 2018

第一章 「我真的能认识你吗?」

一九七三年圣诞节的前三天,寒冷多湿的加拿大多伦多清晨,太阳仍高挂天空。突然间圣灵来了,祂进到我房间。那天清晨,祂对我而言是那么真实,好像你现在手中拿的这本书对你一样真实。

     接下来的八个小时,我和圣灵有一段不寻常的经历,祂改变了我生命的方向。当我翻开圣经,找到圣灵对我的问题所提出的答案时,不禁流下喜乐和赞叹的泪水。

那时我的房间好像是被举到了天堂一般。我真想永远待在那里。我才刚满二十一岁,圣灵的来访可说是我有生以来收到最棒的生日及圣诞礼物。

爸妈就坐在客厅里,他们绝对不会知道他们的班尼发生了什么事。老实说,要是他们知道,我和他们那早已濒临瓦解的关系,可能会崩溃的更快。因为,自从我把一生交托给主的那天起,几乎有两年的时间,我和父母之间完全没有沟通。那真是可怕!

我们家是从以色列移民来的,我这种违背传统的行为,对家人而言是极大的羞辱。我所做的事没有比这件事更具破坏力了。然而,在我房间却满溢著喜乐。那是无法言喻、充满荣耀的。

若你在四十八小时以前告诉我会发生什么事,我一定会说:「不可能。」但从这一刻起,圣灵在我生命中活了起来。祂不再是三位一体中那遥不可及的一位,祂像个人一样真实的存在。

     现在,我就要跟你分享有关祂的事。

朋友,若你期待和圣灵有一种远超乎你所能想像的个人关系,就继续往下读吧!

否则,我劝你现在就把这本书永远的搁起来。是的,把书搁起来,我要跟你分享的事将会改变你的属灵生命。

   我所分享的事,将会突然发生在你身上,也许是在你阅读时,祷告时或开车上班的途中。圣灵乐意回应你的邀请,成为你最亲密的朋友、导师、安慰者及一生之久的同伴。那时,你会对我说:「班尼,让我告诉你圣灵在我生命中所做的事!」

  • 神彰显祂的大能在匹兹堡的一晚

 我有一个朋友,叫做吉姆.波尹特(Jim Poynter) 。他邀我跟他一起搭游览车去宝州的匹兹堡参加聚会。我是在我聚会的教会认识吉姆的,他是循理会的牧师。他们一行人要去参加医病布道家凯撒琳.库而曼(Kathryn Kuhlman) 的聚会。

老实说,我对库而曼的服事知道的不多。我在电视上看过她,但对她一点儿也不感兴趣。我觉得她说话的样子很滑稽,长相也有点怪。所以我并没有很想去参加。但吉姆是我的好朋友,我不想令他失望。

  在车上时,我对吉姆说:「你绝对想不到我跟我爸妈说我要去匹兹堡时,有多么难受!自从我信主以来,我爸妈就尽可能地阻止我上教会。而现在要去匹兹堡,简直是不可能的事,但他们最后还是很勉强答应了。

我们大约是在星期四中午离开多伦多。结果,这趟为时应该是七小时的车程,因著一场突然的暴风雪而延长了。我们在凌晨一点才到达旅馆。吉姆说:「班尼,我们五点就得起床。」 「早上五点起床?为什么?」我不解地问。他说如果我们六点还到不了聚会处的大门口,就别想找到位子了!

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有谁会在日出前,冒著刺骨的寒风,排队上教会呢?但吉姆说我们必须如此。

天气冷极了!五点我就起床,穿上我所能找到的行头:靴子、手套、厚重的衣物,我看起来像个爱斯基摩人一样。

天色仍暗,我们就到了市中心的第一长老教会(First presbyterian Church) 。令我惊讶的是,已经有上百人在那里了。那时离大门打开的时间还有两个多小时呢。

个子小就是有一些好处,我朝大门口一吋一吋地移动,后面拉著吉姆。我看到甚至有人睡在前面几排的阶梯上呢!有位妇人告诉我:“他们整晚都在这里。”

当我站在那里时,突然开始抖了起来,就好像有人抓着我的身体猛摇一样。我一度以为是天气太冷的关系,但我穿得很暖和,而且当时我也不觉得太冷,但就是这样不由自主地颤动了起来。这种情形以前从未发生过,我抖得停不下来,也不好意思告诉吉姆。我感觉我的每根骨头都在抖动,膝盖、嘴唇都在抖动。‘我到底怎么了?’我自忖道:“难道这是神的大能吗?”我真的一点也不明白。

  • 冲进教会

大门快打开时,人群挤得我动弹不得,但我仍在抖。吉姆说:“班尼,大门打开时,尽快冲进去!” 我问他:“为什么?”  “你若不跑快一点,别人就会挤到你前面去。”他来过这里,所以可以料到会有这种状况。

我从来没想到自己有一天用“冲”的方式进教会,但现在正是如此。当教会的大门打开时,我就像奥运的短跑选手一样,开始起跑。我超越过每个人:男女老少,所有的人。事实上,我可以说是一路冲到第一排的位子。后来,有位招待同工告诉我第一排是保留区。后来我才知道,库尔曼的幕僚会挑一些人坐在第一排。库尔曼对圣灵很敏锐,所以她只让积极代祷的支持者坐在她正前方。

我因为有严重的口吃,自知跟招待同工理论是没有用的。第二排早已客满,因此我和吉姆只好坐在第三排的位子。

这时,离聚会开始还有一个小时。我把大衣、手套、靴子都脱下来,想好好先休息一下。就在我卸下所有行头,想放松一下时,我发现自己抖得更历害了,一直停不下来。那种抖动贯穿我的手脚,就好像我被贴在一部机器上一样。那种感觉对我而言是很陌生的,老实说,我很害怕。

当风琴声响起时,我心里所想的还是我身上的抖动。那不像是生病,也不像得了感冒或感染病毒。事实上,那感觉愈来愈美好,它似乎不像是出自肉体的。

就在那时候,库尔曼突然出现了。整栋建筑物的气氛顿时活跃了起来。我不知道要期待些什么。我感觉不到周遭发生的事。没有声音,也没有天使唱歌。什么都没有。我唯一清楚知道的是我已经抖了三个小时了。

开始唱诗歌了,我发现自已做了一件从来没有想过的事,我站起来,高举双手。唱“你真伟大”这首诗歌时,我的泪水沿著脸颊滑下。我好像崩溃一样,我从来没有那么快就掉下眼泪。那是一股非常强烈的荣耀感使我落泪。

当我唱诗时,和平日在教会时不一样。我是用“整个人”在唱。当我唱到“我歌唱,赞美救主我神”时,是发自内心灵在唱。我整个人陶醉在那首诗歌中,以致过了片刻之久,才发现自己已经完全不抖了。

但那聚会的气氛仍然持续著。我想我是完全被深深吸引了。我的敬拜远超乎以前所经历的任何事,那就好像是与纯净的属灵真理面对面一样。不管别人有没有感受到,我是感受到了。

在我初信主时,神已经触摸了我的生命,但从来没有像那天那么强烈地触摸我。

  • 像一阵波浪

当我继续站立敬拜主时,我张开眼睛四处望望,因为我感觉到有一阵风。我不知道它从何处来,它非常的轻柔徐缓,就像一阵微风。

 我看看教堂的彩绘玻璃窗,发现它们全部紧闭著,而且它们很高,风不可能进来。然而,我感受到的那阵不寻常的微风,不如说更像是一阵波浪,从我一边的手臂往下移动,然后又往上移动到另一边的手臂,我真的感觉到它在动。到底怎么一回事?我有勇气把我的感受告诉别人吗?他们会以为我神智不清哩!   大约有十分钟之久,那阵像波浪的风继续席卷我。我感觉就像有人用一条温暖毛毯把我裹住。

库尔曼开始服事众人,但我太陶醉在圣灵里,以致完全不在乎周遭发生的事。此刻,主似乎比以往更加亲近我。我觉得需要跟主交谈,但我口中只能轻声地说:“亲爱的耶稣,怜悯我。”我又说了一遍:“耶稣,求你怜悯我。”

我觉得自己很不配,就像先知以赛亚进到神的面前一样。

“祸哉!我灭亡了!因为我是嘴唇不洁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洁的民中,又因我眼见大君王,万军之耶和华。”(赛六5)

当人们看见基督时,同样的事会发生。他们会立刻看出自己的污秽和极需要洁净。那正是我。就像有个巨大的聚光灯照著我,使我看到自己的软弱、错误及罪。我一再地说:“亲爱的耶酥,求你怜悯我。”

后来我听到一个声音,我知道那一定是神的声音,它非常的温和,但绝对错不了。主对我说:“我对你的怜悯是极其丰富的!”

在这之前,我的祷告生活就像一般基督徒一样。但现在,我不只是在对神说话,神也在对我说话。多么美好的交通啊!

其实,当时我并不知道我在匹兹堡第一长老教会第三排座位上所经历的事,只不过是预尝神对我未来的计划罢了。

“我对你的怜悯是极其丰富的!”这句话一直在我耳边环绕。我坐在位子上哭泣。这一生中,没有任何事堪与那时刻相比。我被圣灵充满,被圣灵更新,以致其他事都无关紧要了。我不在乎这时是否有原子弹命中匹兹堡,或把全世界都炸了。那时我的感受就像圣经上所说的:“出人意外的平安”(腓四7 )。

吉姆曾经告诉过我,在库尔曼的聚会中有神迹奇事。但我没想到在接下来的三小时会亲眼目睹这些事发生,耳聋的人突然听得见了;有位妇人从轮椅上站了起来;肿瘤、关节炎、头痛及其他病症得医治的见证,比比皆是。就连那些严厉批评她的人,也不得不承认在聚会中有真正的医治发生。

聚会的时间很长,但却像转瞬之间一样。我一生中从未这么感动及被圣灵触摸过。

  • 她为什么要哭?

聚会继续进行,而我默默地祷告。突然间,一切活动都停止了。我心想:‘主啊,求你不要让这聚会结束。’我抬起头来,看到库尔曼把头深埋在手掌心,开始哭了起来。她哭得好大声,而周遭一切都静悄悄的。音乐停了,招待也停在他们原来的位子上。每个人都看著她。我搞不懂她为什么要哭。我从未见过有传道人这么做过。她在哭什么呢?

我後来得知她也从未那样做过,她的同工至今仍记得此事。这样的情形约持续了两分钟,然後她突然抬起头来。她就站在我前面几公尺而已,眼里闪著火花,整个人充满了热力。就在那一刻,她流露出一种我从未见过的勇气  她以无比的力量及情感-甚至痛苦,用手向前一指。我想若撒但也在场,她只要轻轻一拍,就能把它弹开。

那一刻真是不可思义 。库尔曼仍在哭泣,她注视著会众,痛苦地恳求:“拜托!”她脱口而出:“拜…托不要让圣灵担忧!” 她在恳求大家。你若能想像一个母亲向杀手求饶,求他不要杀死她的小孩,当时的情形就像是那样了。她苦苦地哀求著。“拜托!”  她哭著说:“不要让圣灵担忧!” 直到今天,我仍记得她的眼神,就好像直瞪著我看一样。

当她说这些话时,四周静得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听得见。我吓得不敢喘气,也不敢乱动。我紧抓住我前一排的位子,心里正纳闷接下来会有什么事发生。突然,她说:“你们不明白吗?祂是我的一切!” 我心想:她到底在说什么?然後她继续用充满情感的声音恳求说:“拜托,不要伤害祂,祂是我的一切 ,不要伤害我所爱的那一位!”

我永远也不会忘记这些话,至今我仍记得她在说这些话时,那种呼吸急促的样子。

我教会的牧师也讲到圣灵,但却不像她这样子讲。牧师讲到圣灵时,会提到恩赐、方言预言,但并没有说:‘祂是我最亲密、最知心、最爱的朋友。’库尔曼是在介绍一个像你我一样真实的人。

然後,她用修长的手指指向我,以清晰有力的声音说:“祂比世上的一切更真实!我一定要得到!”当她看著我说这句话时,她的话抓住了我的心。我哭喊著说:“我一定要得到这个!”

我想那次聚会中的每个人也有同样的感受,但神对每个人的带领都是独特的。我深信那次聚会是为我预备的。其实,我才刚信主不久,并不全然了解聚会当中发生的事,但我无法否认我在其中感受到神的真实和能力。

当聚会接近尾声时,我抬头看这位女布道家,我看到她四周及上方彷佛有烟雾笼罩著。起初我以为是自己眼花了,但真的是有雾。她的脸发光,就像有一道光穿透那片雾一样。

我绝不认为神在高举库尔曼,但我的确相信神是用那聚会来彰显祂的大能。散会时,会众鱼贯而出,但我却不想动。我是跑著进来的,但我现在只想留在位子上,回想刚刚发生的事。我在这楝建筑物中所感受到的,是我个人生活中从未有过的经历。我知道当我回到家,家人还是会继续逼迫我。

由於我有口吃的毛病,所以我的自我形象根本地被摧毁了。早在我读天主教小学时,口吃就使我和别人孤立起来,几乎找不到人可以讲话。即使成了基督徒,我的朋友还是很少。当我无法跟人正常地沟通时,又怎能期待结交到新朋友呢?因此,我很不希望我在匹兹堡得著的一切会失去。我惟一拥有的就是耶稣,生命中的其他事物对我都没有多大意义了。我没有真正的未来,我的家人也几乎都不理我。虽然我知道他们爱我,但自从我决定服事主,我们之间的鸿沟就愈来愈大。  我只想待在那里。毕竟,上过天堂的人有谁还会想下来?

但我别无选择,游览车在等著,我必须走。我在会堂的後面做了最後的驻足,心里想著:当库尔曼提到圣灵时,她的意思是什么?在回多伦多的路上,我一直在想:她到底指的是什么意思?甚至我还问了车上的其他人,但他们也没有回答我。

不用说,我一回到家,整个人就瘫了。由於睡眠不足,又坐了好几个小时的车子,再加上情绪上有一种像坐云霄飞车的属灵经历,我的身体已经准备好要彻底休息了。但我睡不著。虽然我的身体疲惫极了,但灵里仍然很亢奋,就像有一座不休不眠的活火山在我里面不断爆发一样。

   认识神的同在谁在推我?

当我躺在床上时,我觉得好像有人把我从床上推下去,使我跪了下来。那是一种很奇怪、很强烈以致无法抗拒的感觉。於是,我就这样跪在黑漆漆的房间里。神身上的工作还没有结束,祂要我回应祂的带领。

我知道我心里想要什么,但我却不大知道要如何启齿。其实我要的,就是匹兹堡那位女布道家所得到的。我一心一意想得到它。我渴望得到她所拥有的,虽然我还不了解那是什么。是的,我知道我想要廾么,只是不知道该如何说出来。所以我决定用我惟一知道的方式去求,用自己简单的话去求。

我想跟圣灵说话,但我从未这样做过。我心想:我这样做对吗?毕竟,我从来没有跟圣灵说过话,也从未想过祂是一个可以交谈的人。我不知道怎样开始这个祷告,但我知道,我心里惟一想要的,就是像库尔曼认识圣灵一样地认识。於是我做了以下的祷告:“圣灵啊,库尔曼说你是她的朋友。在今天以前,我以为我认识你。经过这次聚会後,我才发现我并不真的认识你。”

然後我像小孩子一样把手举高,问:“我能遇见你吗?我真的能遇见你吗?”我心中有点迟疑:我这样说对吗?我该这样跟圣灵说话吗?神一定会指教我。若是库尔曼错了,我也可以发现。在我说完这些话之後,似乎没有什么事发生。於是我怀疑真的有遇见圣灵这回事吗?真的会发生吗?

我闭著双眼,然後,就像触了电一样,我全身都抖动了起来,就和我在教堂外等著要进去聚会的那两个小时一样。这种触电的情形持续了一小时之久。我心里想:‘哦,又来了!’只是这一次没有人群,没有厚重的衣物。我穿著睡衣,在自己温暖的房间里,从头到脚都在颤抖。我不敢张开眼睛。聚会中所发生的事,又再度重演。我不停地抖著,同时也再次感受到神的大能像温暖的毯子一样把我裹住。

我觉得我好像在天堂一样。当然我并没有上天堂,但我真的觉得天堂也不会比那一刻更美好。事实上,我心里真的在想:当我张开眼睛时,若不是在匹兹堡,就是在天堂的碧玉城里。过了一阵子,我打开眼睛,令我惊讶的是,我还是在自己的房间里。同样的地板、同样的睡衣,只是我仍然因著圣灵的大能而兴奋。

那天晚上,当我不知不觉的睡著时,我却不知自己的生命有了什么样的新进展。

次日清晨,我很早就醒来了,迫不急待地要和我的‘新朋友’谈话。我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早安,圣灵!”

就在我说这句话的时候,那种荣耀感又重回我的房间。虽然这一次我没有颤抖,但我感觉被神的同在包裹著。当我说 ‘早安,圣灵 ’时,我知道祂和我同在这房间里。我不只在那天早上被圣灵充满,每常我祷告,每一次都会领受新的充满。

我所指的不只是说方言。没错,我也说方言,但不仅止於此而已。圣灵乃是成了活生生的一位,成为我的朋友、同伴和保惠师。

那天早上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圣经,因为我想要确定一下。而就在我打开圣经时,我知道圣灵与我同在,就像坐在我旁边一样。不,我并没有看到祂的脸或外貌,但我知道祂在,而我也开始了解祂的性格。

就从那时起,我对圣经有了崭新的认识。我会说:“圣灵,请用圣经指示我。”  我想知道圣灵为什么要来,於是祂就带领我看以下的话:我们所领受的,并不是世上的灵,乃是从神来的灵,叫我们能知道神开恩赐给我们的事。(林前二12)当我问圣灵为什么愿意成为我的朋友时,祂带领我去看保罗的话:愿主耶稣基督的恩惠、神的慈爱、圣灵的感动常与你们众人同在!(林後十三14)

对我而言,圣经变得好真实,我这才了解万军之耶和华说:不是倚靠势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灵方能成事(亚四6)。

圣灵一再地用圣经的话来印证祂要在我生命中成就的事。第一天就用了八个小时以上,然後日复一日,我愈来愈认识祂。我的祷告生活也开始有了改变。我会说:‘圣灵,既然你那么认识天父,可否帮助我祷告?’於是,当我开始祷告时,突然觉得天父对我而言,比过去更真实,就好像有人打开了一扇门,然後对我说:‘就是祂!’

  • 我的教师和向导

父神的真实超过我先前所感受到的,然而,我不是藉著研读一本书或遵循一套公式而体会到父神的真实,乃是藉著圣灵向我开启圣经上的话,而祂果然这么做了。因为凡被神的灵引导的,都是神的儿子。你们所受的,不是奴仆的心,仍旧害怕;所受的,乃是儿子的心,因此我们呼叫 ‘阿爸!父!’(罗八14~15)

我开始了解耶稣所提到的关於圣灵的一切。祂是我的保惠师、我的教师和向导。我生平第一次了解耶稣为什么对门徒说:‘来跟从我!’然後突然有一天又说:‘不要跟从我,因为我去的地方你们不能去。’他又说:‘但圣灵会指引你们,带领你们往前走。’

耶稣在做什么?祂赐给门徒另一个领袖,另一个效法跟从的对象。我日复一日地让圣灵引导我读经,持续好几周,直到所有疑问都得到回答为止。在那段期间,我更加认识圣灵,而那样的交通至今仍持续著。我明白圣灵和我在一起,我整个生命全然改变了,我相信你也会如此。

今天早上,当我起床时,我又对祂说了一遍:“早安,圣灵!”

分享家:Addthis中国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