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e of the Day

“To them God has chosen to make known among the Gentiles the glorious riches of this mystery, which is Christ in you, the hope of glory. He is the one we proclaim, admonishing and teaching everyone with all wisdom, so that we may present everyone fully mature in Christ.” — Colossians 1:27-28 Listen to chapter Copyright © 1973, 1978, 1984, 2011 by Biblica. Powered by BibleGateway.com.

历史日志

2019年四月
« 3月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  

未得之民 2018年12月 歐洲猶太人 ( 二 )

來源:宣教日引-萬民福音使團。蒙允刊載。

歐洲猶太人:神眼中的瞳人
整理:穎穎
資料來自:An Overview of the Jewish Peoples of Eastern and Central Europe —by Avi Snyder of Jews for Jesus

歐洲的「猶太人歸主」機構Jews for Jesus in Europe

歷史上有13個偉大的歸主猶太人,當時羅馬政權指控他們為「攪亂天下的 人」,其中12位是耶穌基督的使徒,第13位就是被復活的主特別呼召的使徒保羅。保羅的生命曾經歷極震撼的轉變,今天在全球猶太人中,同樣的事仍然在發生。 「猶太人歸主」(Jews for Jesus)是一個向猶太人傳福音的前線機構,分布在全球14個國家與26個城市中,專向猶太人傳講彌賽亞的福音。在舊約中猶太人與神立約、等候彌賽亞到來,今天「猶太人歸主」的同工正是要向每個猶太人宣告「彌賽亞已經來了,並且祂將會再來」的好消息。一個歸主的猶太人肯定比基督徒更容易接觸他的同胞,因為他們不會像基督徒存有預設的立場,也不會使用讓猶太人感到陌生的基督教術語。「猶太人歸主」機構為了更有效接觸猶太人,使用嶄新、量身訂製的福音文學、音樂和戲劇,以便能在毫無文化障礙之下分享彌賽亞的真理。當猶太人醒悟到耶穌就是他們等候的彌賽亞時,就會樂於與家人和朋友傳福音,並聯合其他彌賽亞信徒一起過團契生活,堅固彼此的信仰。

天父,禱告如同聖經描述的最後日子,猶太人會與他們的彌賽亞面對面。求父神加添「猶太人歸主」足夠智慧和資源,能早日將福音傳遍歐洲每個國家。「弟兄們,我心裡所願的,向神所求的,是要以色列人得救。」但願歐洲各地的猶太社區能得著耶書亞的救恩。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宣教士傳記 亞倫•列文 Missionary Biography, Aaron Lewin

少年時期的亞倫•列文除了面對沉重的功課壓力以外,同時還承受尋找身分認同的尷尬。雖然列文來自一個在信仰上較開放的家庭,父親是彌賽亞猶太人;母親是基督徒,他可以自由尋求真理,但他還是陷入迷惘,甚至要以龐克搖滾樂來逃避和麻醉自己。儘管列文那段時期養成許多不好的生活習慣,但上帝沒有放棄他。16歲那年,列文經歷聖靈奇妙的引導,加上閱讀了母親推薦的一本關於真理的書以後,意識到自己 的過犯,也看到生命的意義只能在耶穌裡找到,他決定要將生命獻給主。從那天起,一切都不同了。聖經不再是與他無關的書,而是每個字都能直接對他說話。信主後,列文的生活和性情截然不同,連老師看見他的改變也感到很驚訝!亞倫•列文在加入「猶太人歸主」以前,先完成大學課程,然後才與新婚妻子,及後來的3個孩子一起在「猶太人歸主」服侍4年多,並於2016年5月在柏林成立「猶太人歸主」新據點。

天父,禱告福音能傳遍柏林的猶太人,特別是住在當地的2萬名以色列猶太人。「說了這話,他們正看的時候,他就被取上升,有一朵雲彩把他接去,便看不見他了。當他往上去,他們定睛望天的時候,忽然有兩個人身穿白衣,站在旁邊,說:加利利人哪,你們為什麼站著望天呢?這離開你們被接升天的耶穌,你們見他怎樣往天上去,他還要怎樣來。」禱告復活的真神能攪動許多年輕猶太人的心,使他們渴慕尋求從神而來的生命與永恆的昐望。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宣教士傳記 卡達塔 Missionary Biography, Kata Tar

我出生於共產主義時期的匈牙利,父母是無神論者,我自幼便接受無神的共產思想教育。大學時期,我開始懷疑共產主義,並且有意識地尋找真理。有一次,我參加一個招魂活動,意識到宇宙有一個看不見的世界,我決定拜訪一位基督徒朋友,希望他能為我解答困惑。那天晚上,朋友與我分享基督信仰,聖靈感動我,讓我知道神愛我,並看到自己的罪。三個星期後,我決定要接受耶穌為我個人救主,帶領我決志信主的牧師是來自匈牙利的彌賽亞猶太人(Messianic Jews)。後來,神奇妙的安排,我在匈牙利建立了彌賽亞猶太人教會。信主8年後,我加入「猶太人歸主」,以許多方式向猶太同胞傳福音,包括音樂、舞蹈或舉辦彌賽亞猶太藝術家的作品展覽。我們會到街頭分發福音單張,也會去採訪猶太音樂家、藝術家和學者。我也會主動探訪對彌賽亞感興趣的猶太人。

天父,為卡達塔的服侍禱告,祈求使用他帶領許多猶太人能擁抱彌賽亞,為他所牧養的教會禱告,求神讓這個教會能夠用生命力,能成為福音流通的管道。「因有一嬰孩為我們而生;有一子賜給我們。政權必擔在他的肩頭上;他名稱為奇妙策士、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他要為大,稱為至高者的兒子;主神要把他祖大衛的位給他。」為卡達塔和他所接觸的匈牙利猶太人禱告,但願這節經文真實地臨到他們的生命。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宣教士傳記 伊果•巴巴內爾 Missionary Biography, Igor Barbanel

我在烏克蘭的重要貿易港口城市敖得薩(Odessa)長大。來自於一個受高等教育和「猶太無神論」(Jewish Atheists)家庭,爸爸和哥哥都是畢業於高等軍事學院的軍官。我從小就很想知道為什麼猶太人會分散到世界各地?每次問起父親這個問題,他都只是輕描淡寫地回說:「這就是猶太人的命運。」然而,我對這答案並不滿意。成年後,我娶了一個猶太女孩為妻,陸續有了兩個孩子。我們購買了自己的房子、有一份良好的工作和一群知心朋友,日子過得相當舒坦。然而,我的內心始終有一個空缺,因為我還找不到答案。從1992年開始,我們一家人接受「猶太人歸主」機構的邀請,固定參與他們的聚會。3年後,在一個聖誕節聚會,當我聽到講員分享耶穌可以除去我的罪,因為祂已親身為我的罪死在十字架上,聖靈感動了我,當天我便接受了耶書亞(Yeshua,耶穌)為我個人救主。當晚聚會中,「猶太人歸主」的宣教士分享申命記28章的經文,是關於祝福和詛咒的命令,我這才明白為什麼猶太人會分散在世界各地。上帝回答了我的問題!同時也清楚呼召我去向猶太同胞傳福音,於是我決定加入「猶太人歸主」。

天父,懇求繼續使用「猶太人歸主」的事工,用適合的方式陪伴烏克蘭的猶太人,聖靈感動每一個接觸福音的猶太人願意轉向耶書亞。「我因錫安必不靜默,為耶路撒冷必不息聲,直到他的公義如光輝發出,他的救恩如明燈發亮。」為伊果•巴巴內爾的服侍禱告,求神賜他能力訓練許多門徒,使他們成為引導烏克蘭猶太人的屬靈之光。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波斯尼亞猶太人 Bosnian Jewish people

「我們感到很榮幸您來為我們主領 『聖潔日』(High Holy Days),但我們更希望早日能有自己的拉比。」住在塞拉耶佛(Sarajevo)的正統派猶太人雅各,誠摯地向來自以色列的拉比表達他們的心聲。雅各繼續分享道:「我們能與當地人融 洽地生活在一起,但卻不被他們同化。正如你所看到的,我們的會堂就夾在學校與公寓大樓之間,低調地融入在這個社區內。我們還是很珍惜「妥拉」,也堅持用希伯來文來敬拜上帝,恭敬地向我們祖先的上帝禱告。」波斯尼亞有許多穆斯林或基督徒,猶太人向來能和這些不同宗教信仰的族群相處融洽。只是他們的社區規模實在太小,很難有效傳承自己的文化傳統,這是他們在波斯尼亞(Bosnia) 和赫塞哥維納(Herzegovina)所面對的最大挑戰。目前在塞拉耶佛(Sarajevo)只有約 650個猶太人,已經是最多猶太人居住的地區了。

天父,祈求差派人去接觸波斯尼亞猶太人,向他們介紹耶穌的救恩,聖靈感動他們願意加入成為基督身體的一員。但願在波斯尼亞猶太人中興起門徒運動,好使福音能夠在猶太族群當中廣傳。「耶和華發明了他的救恩,在列邦人眼前顯出公義;記念他向以色列家所發的慈愛,所憑的信實。地的四極都看見我們神的救恩。」但願東歐的猶太人能了解神向他們所施的慈愛與信實。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克羅埃西亞猶太人 Croatian Jewish People

克羅埃西亞猶太人抵制「大屠殺紀念日」,因為他們想傳達一個訊息,就是他們認為克羅埃西亞政府並沒有盡全力對抗「現代納粹主義」這極端民族主義的形式。 克羅埃西亞政府支持「為祖國做準備」這類口號,但「祖國」這詞所指的是克羅埃西亞人所擁有的國家,並不包括在這國家生活的外國人,尤其是猶太人。事實上「只為祖國」正是「烏斯塔沙組織」(Ustase)的口號!這是一個正在克羅埃西亞興起的反猶運動。隨著反猶主義者的增加,許多克羅埃西亞猶太人感到憂心忡忡,有些人因為恐懼日益嚴重的反猶的情緒,不得以選擇離開克羅埃西亞。東克羅埃西亞的428萬人口中,幾乎全部人都是羅馬天主教徒。克羅埃西亞猶太人的數量很少,只有約2千名左右,其中3/4生活在首都劄格瑞布(Zagreb),其他人則定居在國內3個較小城鎮。儘管今天克羅埃西亞猶太人與 其他族群通婚的情況普遍,但多數猶太人還是擁有強烈的民族認同意識。在劄格瑞布的社區有一座猶太會堂、一座猶太藝術畫廊、一座猶太人圖書館,還有一座猶太大屠殺研究中心。

天父,祈求保護克羅埃西亞猶太人,使他們免受反猶者的傷害禱告。為克羅埃西亞的信徒能有智慧、愛和憐憫的心腸,願意想辦法去向克羅埃西亞猶太人傳福音。「看哪,我的僕人─我所扶持所揀選、心裡所喜悅的!我已將我的靈賜給他;他必將公理傳給外邦。」但願克羅埃西亞猶太人能早日知道,耶穌就是神所揀選、所喜悅,要來拯救他們的彌賽亞,求聖靈讓他們願意接受這份救恩。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塞爾維亞猶太人 Serbian Jewish People in Serbia

25年前,塞爾維亞以嚴重迫害少數群體穆斯林聞名於世;今天,「世界猶太人大會」(World Jewish Congress)的副會長卻讚揚塞爾維亞政府友好地對待猶太人。塞爾維亞在這方面經歷了何等大的改變!塞爾維亞政府承認猶太教是該國7個 傳統宗教之一,也重視並承認在歷史上曾發生屠殺猶太人的悲劇。甚至他們正努力補償塞爾維亞猶太人於二戰後,在共產政府統治下所失去的財產。塞爾維亞東正教(Serbian Orthodox Patriarch)的牧長清楚表明,基督教和猶太人相互關心十分重要,因為這是上帝所希望看到的。今天,塞爾維亞的猶太人社區逐漸強盛,越來越多人到猶太會堂參加聚會,人們也活躍地參與各種社區活動,包括帶有濃厚猶太色彩的戲劇文藝類活動。唯一不理想的是,在塞爾維亞只有約1,200名猶 太人,比起1990年代初期少了很多。

天父,為塞爾維亞的基督徒禱告,求主讓他們願與鄰舍猶太人建立關係,使他們有機會向猶太朋友分享福音。懇求聖靈打開塞爾維亞猶太人的眼睛,使他們看見自己需要彌賽亞。「我的僕人……許多人因他驚奇;他的面貌比別人憔悴;他的形容比世人枯槁。」但願塞爾維亞猶太人能早日接受這位受苦的彌賽亞,知道聖子是為了他們而受苦,為要拯救他們。願主的愛能深深吸引塞爾維亞猶太人。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說塞爾維亞語的馬其頓猶太人 Serbian speaking Jews in Macedonia

莎拉(Sarah)是一名馬其頓的法學生,她站在一群以色列猶太學生面前說:「我是住在馬其頓的猶太人。」「馬其頓是位於希臘(Greece)和保加利亞(Bulgaria)之間的一個國家,大約有200多萬人口,而我們猶太人只有250人。」「我們多數當年在西班牙宗教裁判(注)後,逃離西班牙和葡萄牙的猶太人,我們通常被稱為「塞法迪猶太人」(Sephardic Jews)。我們的母語是拉迪諾語(Ladino),是一種希伯來語與西班牙語的混合體。今天,我們外表看起來與塞爾維亞人沒分別,都會說流利的馬 其頓語。」「在1940年代,保加利亞占領了馬其頓。不久他們便與德國簽署一項協議,將所有猶太人驅逐出境,包括我大部分的親戚在內。那段時期,幾乎98%馬其頓猶太人都在大屠殺中被殲滅了。」今天,馬其頓的猶太社區正在慢慢恢復中。2000年3月,一個新猶太會堂在馬其頓首府斯科普里(Skopje)成立,可說是幾代人的第一個猶太會堂。歐洲規模第二大的猶太人大 屠殺博物館也是設在馬其頓。「我們會慶祝所有猶太節日,我也常參與馬其頓猶太人的青年俱樂部,努力將猶太人歷史融入馬其頓教育體系中,並制定防止「否認大屠殺法」。我之所以修讀法律,就是為了有這方面影響力。」大多數馬其頓猶太人被過去的恐懼束縛,他們們內心沒有真正的平安。注:1478年西班牙成立異端裁判所,用以打擊異教,維護天主教的正統性。

天父,祈求讓馬其頓猶太人能渴慕尋找在你裡面真正的平安,是不能被奪走的平安。「耶和華對我主說:你坐在我的右邊,等我使你仇敵作你的腳凳。耶和華必使你從錫安伸出能力的杖來;你要在你仇敵中掌權。當你掌權的日子,你的民要以聖潔的妝飾為衣,甘心犧牲自己;你的民多如清晨的甘露。耶和華起了誓,決不後悔,說:你是照著麥基洗德的等次永遠為祭司。」但願馬其頓猶太人知道彌賽亞比大衛更偉大,耶穌永遠為祭司,乃是永生神的心意。求天父讓他們不會錯失救恩。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斯洛伐克的猶太人 Jewish People in the Slovak Republic

在過去幾個世紀,中歐內陸國家斯洛伐克的猶太人口占很高比例,今天只剩2,600名猶太人居住在斯洛伐克。雖然斯洛伐克的憲法容許宗教自由,但隨著老一輩猶太人過世,猶太人的社區、習俗和語言也跟著漸漸式微,越來越多年輕人對自己的猶太人身分一無所知。今天在斯洛伐克還有一些猶太人試圖保存猶太人的文化,他們透過學校、猶太教研究、意第緒語和希伯來語課程,以及在社區中心舉辦猶太戲劇等文化活動,盡量發揮猶太文化的影響力。斯洛伐克猶太人相信上帝是宇宙的造物主和人類最終的審判者,但他們並不相信主耶穌就是所等候的彌賽亞。在斯洛伐克不同的猶太社區,信仰差異相當大。儘管多數斯洛伐克猶太人信仰猶太教,但也有許多人,尤其是年輕人不認為自己需要宗教信仰,他們也不像長輩們那 樣將猶太文化深植於心。目前已有斯洛伐克語版本的完整聖經、電影《耶穌傳》、影音和線上資源供使用。

天父,禱告福音在斯洛伐克猶太人當中傳揚時,不會被視為是「反猶主義」,或會威脅猶太文化,而是能看見是神給亞伯拉罕的應許實現。求主差派海內外信徒有感動在猶太社區生活與服侍。禱告在猶太社區能興起有生命力的教會,成為主的光和鹽,為主作美好的見證。「但願以色列的救恩從錫安而出。耶和華救回他被擄的子民那時,雅各要快樂,以色列要歡喜。」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說捷克語的猶太人 Czech Speaking Jewish People

目前只有約4千猶太人口住在捷克,僅僅是二戰前猶太人口的一小部分。少數說捷克語的老一輩猶太人分散住在捷克共和國。大屠殺以後,多數倖存者都不願談論自己的經歷,也不熱衷將猶太身分傳承給子女,反而希望下一代能融入當地的生活方式、宗教和文化。今天,年輕猶太人確實能夠融入捷克的文化,變得跟他們一樣世俗化。在他們看來,猶太社區過於僵化、老舊,不符合現代人的生活。許多人不認為自己需要任何宗教信仰,他們視自己為「不可知論者」(Agnostics)。 捷克政府允許宗教自由,為教會打開了一扇門。目前有一些信徒、家庭教會和小組正在成長中;植堂運動也開始形成。有不拘泥於傳統形式的教會領袖,用適合年輕猶太人的方式接觸他們,也已開始了門徒訓練。

天父,禱告真理的光能照亮捷克猶太人的每個層面,使他們能遇見這光。求神祝福在捷克的每個團契、門徒訓練和植堂事工,信徒的靈命能夠成長;福音能夠廣傳。「主耶和華如此說:我的民哪,我必開你們的墳墓,使你們從墳墓中出來……」禱告捷克猶太人能早日接受復活的主,得著復活的生命。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布拉格團契 Prague Fellowship

在1990年正式向捷克共和國文化部註冊成立的「基督徒團契」(Cirkev Krest’anska’–“KS”),是捷克當地的獨立地方教會。這些教會以當代音樂敬拜神、忠心教導聖經,定期有小組聚會來建立團契關係。目前在布拉格約有10多間「基督徒團契」教會,整個捷克共有近50多間教會。每間當地教會都有自己的牧師和長老。全國性的事工策動及各地教會的監督,則由各教會的牧者所組成的KS理事會來負責。1996年底以來,來自美國德州的馬倫牧師、師母(Pastors John and Kelsie Mullen)就一直負責帶領捷克的英語教會。捷克的英語「基督徒團契」教會以布拉格區的人數最多,由於會眾來自不同的國家和文化背景,他們的事工內容亦很多元化,比如以富表達性的敬拜音樂、著重教導神的話語和依賴聖靈引導來服事。他們十分看重活出對耶穌基督的信心,和信徒彼此相愛的生命。

天父,為捷克的「基督徒團契」教會禱告,求主讓他們不是宗教體系的一部分,而是那因彌賽亞而與永生神相交的團契。求神讓他們在每一個日益增長的事工上,都堅固而明顯地在基督裡合而為一。「神的命令就是叫我們信他兒子耶穌基督的名,且照他所賜給我們的命令彼此相愛。」禱告布拉格的基督徒團契能繼續遵守神的命令,活出愛的生命。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愛沙尼亞東部的猶太人 Eastern Yiddish Speakers in Estonia

一個擁有宗教自由的國家,不代表人民就會接受神的話,因為人們可以接受神的話,同時也可能向錯誤的話敞開大門,在愛沙尼亞就是如此。約1,800個猶太人住在愛沙尼亞,人數看起來不多,卻已是東歐最多猶太人口的地區之一了。愛沙尼亞猶太人普遍使用意第緒語(Yiddish),就是一種介於德語與希伯來語的方言。儘管目前已有完整的意第緒語聖經、電影《耶穌傳》和環球錄音網(Global Recordings Network,GRN)的語音材料,但當地尚沒有猶太人成為彌賽亞的信徒。愛沙尼亞猶太人相信上帝是宇宙的創造者、至高的審判官,他們也明白自己與亞伯拉罕盟約的關係。然而,他們卻拒絕相信耶穌基督是彌賽亞。

天父,禱告福音不會在猶太人社群中被誤以為是「反猶主義」,求主除去一切攔阻猶太人接觸福音的障礙,使他們在基督裡找到自己的身分,就是永生神的兒女。「我必在他們弟兄中間給他們興起一位先知像你。我要將當說的話傳給他;他要將我一切所吩咐的都傳給他們。誰不聽他奉我名所說的話,我必討誰的罪。」求神幫助說意第緒語的猶太人看見,沒有聽從彌賽亞親自說的話,需要付上的代價,他們就趕快回轉歸向主。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希臘猶太人 Greek Jewish People in Greece

在希臘的歷史名城科林斯(Corinth,新約的哥林多)這個地方,白髮蒼蒼的亞歷山德斯(Alexandros)緩慢地從一輛旅遊巴士走下車時,他的脖子上戴著「大衛之星」的徽章。遠處就是著名的羅馬時代古蹟。導遊領著亞歷山德斯和其他遊客走向 一些斷柱殘石,告訴他們:「專家認為在西元1世紀,使徒保羅就在這裡向 人傳教。你們有什麼問題想問嗎?」 亞歷山德斯問道:「請問保羅是猶太人嗎?」 導遊以他所知道的資訊回答說:「保羅自幼便在當時最頂尖的猶太學者門下學習。他深信耶穌是猶太人的彌賽亞,一生都在傳講耶穌。」亞歷山德斯心想,如果對保羅來說耶穌真的那麼好,或許他也應該認真尋求認識這位耶穌。大約在西元前300年,第一批猶太人抵達希臘。當保羅和使徒們在希臘建立教會時,許多猶太人已經住在那裡。今天大約有4,500名說希臘語的猶太人居住在希臘,比起過去居住在此地的猶太人數,明顯少了許多。第二次世界大戰後,許多猶太人選擇移民到以色列。

天父,為說希臘語的猶太人禱告,幫助他們能接受耶穌為期待已久的彌賽亞。求神差派忠心的工人、或他們身邊的基督徒,能突破各種障礙,把福音的好消息帶給希臘猶太人,努力幫助他們知道彌賽亞在2,000多年前被釘十字架,並且已經復活,有一天將要再來,審判活人死人。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希臘的塞法迪猶太人 Sephardic Jews in Greece 

瑪麗亞(Maria)是一位語文老師。這一天,她與教歷史的同事大衛(David)一起走在希臘的第二大城市塞薩洛尼基(Salonika,新約的帖撒羅尼迦)的街道上,一路上聽到一些老人正用他們不熟悉的語言在交談。身為語文老師的瑪麗亞,很自然想聽聽他們用什麼語言,卻只聽懂一些。大衛說:「聽起來像口音滑稽的西班牙語。」他們應該是塞法迪猶太 人(注),說的是拉迪諾語(Ladino)。西元1500年,第一個塞法迪猶太人抵達希臘後,便開始使用這語言。」拉迪諾語是其中一種西班牙語系,混合了幾種語言的詞彙,主要使用者是猶太人。1492年,當西班牙統治者費爾南多(Ferdinand)和伊莎貝拉(Isabella)驅逐所有在西班牙的猶太人時,許多猶太人遷往希臘定居,但他們並沒有信奉天主教。雖然他們居住在希臘,但與說希臘語的猶太人還是有分別的。多年以來,塞法迪猶太人不斷移居,留在希臘的人數越來越少,多數都是老人。很少住在希臘的塞法迪猶太人視耶穌為他們的救主。
注:塞法迪猶太人指中世紀住在西班牙和葡萄牙境內,講帶有希伯來和土耳其詞彙的西班牙語的猶太人。

天父,祈求差派宣教機構和宣教士,用耶穌的愛接觸希臘的塞法迪猶太人,求聖靈感動這族群能視耶穌為神的兒子,而非褻瀆神。求上帝打開他們的心,使彌賽亞的預言降臨在他們身上。「我必將那施恩叫人懇求的靈,澆灌大衛家和耶路撒冷的居民。」求聖靈恩膏塞法迪猶太人,使他們能呼求主耶穌的名,渴慕得著主為他們預備的救恩。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保加利亞猶太人 Bulgarian Jewish People

在保加利亞一間學校裡,9歲的伊萬(Ivan)在教室內閱讀一本歷史教科書。當他讀到其中一段時,不禁脫口而出:「天啊!我們最著名的一位女王竟然是猶太人?」老師走過來看看伊萬讀的是哪一段, 說:「喔!你說的是14世紀的亞歷山大國王(Tsar Alexander)。沒錯,他的皇后西奧多拉(Theodora)是猶太人。」 早在羅馬時代,就已有猶太人居住在保加利亞。西元7世紀,德國猶太人為躲避拜占庭帝國的迫害,逃亡到保加利亞。這些第一批猶太移民和信仰泛靈論的保加 利亞人一起生活。西元9世紀,保加利亞改信基督教,猶太人仍繼續留在那裡,並且對保加利亞法院有強大影響力,特別是在皇后西奧多拉的時代。1878年保加利亞獨立後,猶太人獲得柏林條約的平等權利。第二次世界大戰後,許多猶太人移民到以色列。今天僅有少數猶太人留在保加利亞,其中更少數猶太人相信耶穌是他們的彌賽亞救主。

天父,求神打開猶太人屬靈的眼睛,使他們能夠看見耶穌是誰。求主讓保加利亞的教會有感動與住在他們當中的猶太人分享耶穌的愛,預備他們的心成為好土,隨時能夠接受福音。「那時,他要在怒中責備他們,在烈怒中驚嚇他們,說:我已經立我的君在錫安─我的聖山上了。受膏者說:我要傳聖旨。耶和華曾對我說:你是我的兒子,我今日生你。」禱告全能的神向保加利亞猶太人顯現,使他們知道彌賽亞就是神的兒子。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俄國猶太人 Israelis in Russia

伊琳娜(Irina)在少年時期便和家人一起逃離出生地俄羅斯。她以為自己永遠不會再回到這片土地了。沒想到在15年後伊琳娜再次踏上這片熟悉又陌生的國土,因為她在莫斯科以色列大使館找到了一份工作,即將和數百名背景相似的同事一起工作。蘇聯時期約1百萬在俄羅斯出生的猶太人,為逃避蘇聯的鎮壓流亡到以色列。現今約有10 萬人返回俄羅斯,有人是為了這裡的就業機會;有人因為擔心中東的安全問題;有人無法適應新國家的生活。當中有些人保留了以色列的護照,也有人在兩國都置產。俄羅斯的總統普丁(Vladimir Putin)到以色列訪問之旅,代表著兩國關係的轉變。今天在東歐正發生一股猶太復興運動,擁有猶太背 景的人可以自由參與猶太社區的活動、到希伯來學校上課、慶祝逾越節、在猶太餐館吃飯、參觀猶太博物館等。然而,不代表反猶主義已經完全消失了。《多倫多星報》(Toronto Star)指出:「針對猶太人的襲擊仍然存在。觀察人士認為日益增長的猶太社區,已經開始引起俄羅斯民族主義者的反彈。」

天父,求你觸摸猶太族群,使多災多難的他們能在基督裡找到安息。為俄國的猶太人禱告,求神讓他們能透過各種管道和在身邊的基督徒朋友,接觸到基督教信仰,叫他們能尋見等候已久的彌賽亞。求聖靈預備他們的心,能夠擺脫傳統的束縛,有全新的眼光來看主耶穌的救恩,並且願意跨越一切障礙,憑信心接受成為神兒女的祝福。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俄國的高加索猶太人(又稱:山地猶太人)Jewish Tat (AKA, Mountain Jews) in Russia

「什麼?其他國家的猶太人不會綁架他們的新娘?」艾迪(Edik)發出驚訝的疑問。「是真的,似乎只有我們擁有這樣的傳統。」他的朋友雅各(Jacob)肯定地 回答。高加索猶太人社區向來有綁架新娘的習俗。艾迪和雅各經過討論後的結論是:「我們的拉比允許這個傳統。」這個理由對他們來說已經足夠了。高加索猶太人居住在俄羅斯已有1千多年歷史。他們的地理位置距離莫斯科有1千英哩之遠,因此不受共產政權影響,可以享有宗教自由。相比之下,他們的親屬阿什肯納茲猶太人(Ashkenazi)因為住在接近政治權力中心的地區,就無法像他們一樣保有猶太教習俗。幾個世紀以來,住在高加索的猶太人與穆斯林都能和平共處,然而自從蘇聯解體後,他們便身陷穆斯林叛軍和俄羅斯警察交火的衝突之中。過去20年,許多高加索猶太人紛紛逃亡到以色列,導致該地人口從原本的5萬人銳減到5千人。高加索猶太人使用猶太—塔特語(Judeo-Tat),是一種波斯語和希伯來語混合的語言。這種語言已被列為「世界瀕危語言」之一,而且是「明顯瀕危」的語言。

天父,求你向高加索猶太人彰顯自己,以致他們能認識你是供應者、醫治者和拯救主。「並且不用山羊和牛犢的血,乃用自己的血,只一次進入聖所,成了永遠贖罪的事。」祈求高加索猶太人能早日明瞭,並相信耶穌基督為他們的罪付上贖價,求聖靈柔軟他們的心,願意接受這份恩典。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烏克蘭的克里米亞韃靼猶太人 Jewish Tatars in Ukraine

住在烏克蘭的幾個族群都源自於克里米亞,大家的語言和文化非常接近,主要的區別只是擁有不同的宗教,當中包括伊斯蘭教、猶太教和東正教。信奉猶太教、自稱為「以色列的兒童」的克里米亞韃靼人(Judeo- Crimean Tatars),有著一段令人難過的屠殺、迫害和被驅逐的歷史。他們先是在史達林(Stalin)的統治下被禁止使用希伯來文,猶太會堂和宗教學校也被勒令關閉。俄羅斯人稱他們為「Krymchaks」(注),刻意將他們與其他猶太人分開來,逼他們在工廠和集體農莊作苦工。接下來,他們又面臨納粹的殲滅,至少6千人不幸喪生,許多人被驅逐到中亞各地區生活。近年,在烏克蘭又爆發暴力的反猶主義。在1,700個信奉猶太教的克里米亞韃靼人當中,沒有一個基督徒。新約尚未翻譯成他們的母語克里姆恰克語(Krimchak),其他基督教資源也沒有這語言版本。今天,克里米亞韃靼猶太教徒遍布前蘇聯的幾個國家,如烏克蘭(Ukraine)、格魯吉亞 (Georgia)、俄羅斯(Russia)和烏茲別克斯坦(Uzbekistan)。
注:Krymchaks是克里米亞的猶太社群,源於說土耳其語的猶太教正統派。

天父,祈求讓宣教士知道,當怎樣向曾遭受迫害的克里米亞韃靼猶太人,宣講基督使人得自由的福音。約600-700名克里米亞韃靼猶太人住在美國和以色列,求神讓他們能夠有機會接觸到福音,讓他們信主以後可以和其他猶太同胞來分享。禱告所有尋找真理的猶太人能夠尋見「道路、真理、生命」的主穌。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卡拉伊姆人 Karaite Judaism

卡拉伊姆人真的是猶太人嗎?其他猶太人認為是,所幸俄羅斯人和德國納粹分 子並不認為,他們才得以逃過在俄羅斯發生的反猶主義暴動,和第二次世界大戰在德國發生 的大屠殺。卡拉伊姆人是一個來自克里米亞,講突厥語的猶太教卡拉派信徒。「卡拉」(Karaite)的意思是閱讀希伯來文的人,他們認為每個猶太 人都有義務自己研究和詮釋希伯來經文,因此他們並不接受拉比的解釋。除此以外,他和一般猶太教徒一樣,會遵守安息日、潔淨禮,並與外邦人隔離。今天,大多數卡拉伊姆人居住在以色列,只有約 1,100名卡拉伊姆人住在烏克蘭。過去卡拉伊姆人一直都在烏克蘭生活,是法利賽人傳統的拉比猶太教 (Rabbinic Judaism)信徒。1783年,俄羅斯開放猶太人定居的區域,使猶太人成為抵抗土耳其人的堡壘。2014年,俄羅斯控制了克里米亞半島,令人驚訝的是克里米亞卡拉派的負責人說:「大部分卡拉伊姆人都支持與俄羅斯合併,我們會透過投票表達支持。我們在文化上與俄羅斯的連結比烏克蘭深。」「猶太人歸主」機構在該區服侍。他們的網站刊登了那些因為他們的事工而信主的烏克蘭猶太人的見證。目前尚未有卡拉伊姆語聖經,但已有烏克蘭語聖經。

天父,為「猶太人歸主」禱告,求你使他們能找到機會在卡拉伊姆人當中服侍,並打開卡拉伊姆人的眼睛,讓他們有全新的眼光看見彌賽亞耶穌。「匠人所棄的石頭已成了房角的頭塊石頭。這是耶和華所做的,在我們眼中看為希奇。」禱告卡拉伊姆人能尋找並尋見這位匠人所棄的房角石,使他們能得到永恆的新生命。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烏克蘭的哈西迪(正統派)猶太人 Hasidic (Orthodox) Jewish People in Ukraine

正統派哈西迪猶太人的發源地就在烏克蘭,他們向來給人一種比較極端、特立獨行的印象。18世紀,在烏克蘭和波蘭的猶太教內,出現強調深刻的宗教情操、渴慕上帝的憐憫、喜樂與主動的愛的宗教運動。這群人就是今天的哈西迪猶太人,他們非常反對律法主義式的信仰。儘管烏克蘭是一個斯拉夫民族的國家,但哈西迪猶太人在家中卻是說意第緒語(Yiddish),一種以希伯來字母所寫、源於日耳曼語系的言語。每逢猶太新年期間,猶太人會前往烏克蘭朝聖,參觀哈西迪派的拉比納西曼(Nachman)的墳墓,好讓自己得以從罪惡中解脫出來。朝聖地點在烏克蘭中部的烏曼(Uman)小鎮,距離首都基輔以南125英哩。當這些朝聖者湧入烏曼時,這小鎮會增加近4倍人潮,引起當地人的不滿。無奈烏曼的經濟卻依賴這些朝聖者。「猶太人歸主」(Jews for Jesus)的事工已外展至基輔(Kiev)、聶伯城(Dnepr)和敖得薩(Odessa)等城市,至今還沒去到烏曼。

天父,為「猶太人歸主」禱告,讓他們有機會在猶太新年期間同時接觸到烏克蘭和以色列的哈西迪猶太人,有適當管道與他們分享福音,並且能有跟進的機會。也為地方教會能積極傳福音給烏克蘭的猶太人,並以耶書亞的方式訓練門徒。但願很多哈西迪猶太人會接受福音,能在烏克蘭建立起彌賽亞猶太人社群,好叫他們能一起向其他猶太同胞分享福音的信息。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羅馬尼亞猶太人 Romanian Jewish People in Romania

兩千年很漫長!猶太人在兩千年前的羅馬時代,就已在羅馬尼亞生活。後來,文藝復興時期,住在波蘭和西班牙的猶太人也遷至羅馬尼亞,其中有些猶太人是在1496 年從天主教國家西班牙遷移過來的難民。19世紀,越來越多猶太人從東方遷往該區。其他尚有來自義大利、希臘和中東的猶太人。隨著時間推進,羅馬尼亞的猶太人社區就是由這些來自不同地區的猶太人所形成。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前,並非所有出生在羅馬尼亞的猶太人都能享有公民身分。戰爭期間他們更是被剝奪工作和受教育的機會。到了在二戰時期,即使羅馬尼亞政府試圖保護他們免受驅逐,但他們還是不能倖免於遭受財產損失,不少猶太人甚至失去生命。二戰結束後,大量猶太人選擇離開羅馬尼亞。目前,在布加勒斯特(Bucharest)、雅西(Iasi)、克盧日(Cluj)和奧拉迪亞(Oradea)等城市,有大約3千至2萬多名猶太人。今日,猶太人在羅馬尼亞有由猶太社區聯盟發行的報紙;在首都布加勒斯特(Bucharest)有意第緒劇院,也有像「查巴德之家」(Chabad House)這樣豉吹復興正統猶太主義的運動。事實上,羅馬尼亞是意第緒戲劇的發源地。不尋常的是,一些羅馬尼亞的拉比認為等候彌賽亞來臨是異端邪說。

天父,為羅馬尼亞猶太人禱告,求你使他們不滿足於傳統的教導,能渴望知道更多真理,尤其是關於彌賽亞的真理。禱告他們移民至他國、或在日常生活中遇到基督徒,都能使他們有機會接觸到福音。禱告羅馬尼亞的教會能關心猶太人的救恩,刻意尋找機會向他們活出基督的愛。求聖靈向羅馬尼亞猶太人顯明,叫他們能夠接受舊約許多經文都是預表耶穌。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格魯吉亞猶太人 Jewish People of Georgia

歷史上有一個關於以色列10個失落的支派的說法,就是在2,700年前,猶太人被亞述人驅逐出以色列後就下落不明,至今仍是個謎。格魯吉亞猶太人聲稱他們就是這10個支派的後裔,也有人說他們是2,500年前被巴比倫人流放的猶太人後裔。格魯吉亞首都提比里斯(Tbilisi)的猶太區,是今天大多數格魯吉亞猶太人居住的地方。在過去30年,許多猶太人選擇移民到以色列、美國或比利時。尚留在格魯吉亞的猶太人,多數是以格魯吉亞語為母語的東正教徒。留在格魯吉亞的,還有阿什肯納茲 (Askhenazi)猶太人,他們是當年在蘇俄政府安排下,從東歐遷至格魯吉亞的猶太人後裔。不少留在格魯吉亞的猶太人屬於中產階級,他們當中有醫生、大學教授、商人、藝術家、律師和作家等。許多猶太人積極參與政府和公共事務。目前格魯吉亞猶太人當中尚未有相信耶穌是彌賽亞的信徒。

天父,祈求軟化格魯吉亞猶太人的心,使他們願意放下傳統的束縛,多一些尋求真理,好叫他們能尋見愛他們、為他們死在十字架的主耶穌,也能驚喜地發現耶穌就是他們等候的彌賽亞。求父神把對猶太人的負擔,放在格魯吉亞基督徒心中,讓他們在日常的生活中,願意向猶太人鄰舍活出基督的愛,這愛能夠吸引猶太人尋求基督。但願在格魯吉亞猶太人當中能有充滿聖靈能力的教會。奉主 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說匈牙利語的猶太人 Hungarian Speaking Jews 

匈牙利是世上最多猶太人居住的國家之一;東歐最大的猶太人社區也在這裡。從西元二世紀起,就有猶太人居住在匈牙利的紀錄,而這些紀錄一直延續至今。在20世紀早期和中期反猶主義興起之前,猶太人與匈牙利當地居民向來都能融洽生活在一起。今天猶太人必須面對的其中一個問題,就是他們的年輕一代,由於成長過程中缺乏身分認同和對文化根源的認識,導致他們漸漸疏離猶太 傳統。如今要將猶太文化傳承給他們,是一件不容易、卻非常重要的事,因為東歐保存了許多猶太文化,一旦失去就可能永遠丟失了。猶太教與基督教有許多共同之處,因為基督教本來就是從猶太教開始的。兩者之間的主要區別是猶太教不相信耶穌是所應許的彌賽亞。

天父,為匈牙利猶太人禱告,使他們能將良好的猶太文化傳承給下一代,特別是對上帝的敬畏和尊崇。禱告猶太人能每一代都對彌賽亞的啟示有對的認知,以致他們的家庭不會失去得到救恩的機會。「對膽怯的人說:你們要剛強,不要懼怕。看哪,你們的神必來報仇,必來施行極大的報應;他必來拯救你們。」為匈牙利猶太人禱告,使他們讀到這段預言,能了解他們的彌賽亞不僅已經降臨,而且已完成救贖大工了。求聖靈引領匈牙利猶太人能早日歸入基督的身體。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說德文的猶太人 German Speaking Jewish People

猶太人居住在歐洲大陸已超過兩千年。今天許多被認為是猶太人的事物,都源自歐洲的猶太人。他們有兩個分支:阿什肯納茲猶太人(Ashkenazi Jews)和塞法迪猶太人(Sephardic Jews)。塞法迪猶太人向來住在屬於西班牙和葡萄牙的伊比利亞(又稱比利牛斯)半島(Iberian Peninsula),直到1492年被驅逐出境,才分散到歐洲各地。今天塞法迪猶太人主要使用「拉迪諾語」(Ladino)。阿什肯納茲猶太人則來自日耳曼地區,他們主要使用「意第緒語」(Yiddish)。歐洲各地 猶太人的宗教習俗不相同,派別 之間的差異也很大。也有猶太人 是沒有宗教生活和信仰的。今天,說德語的猶太人與反猶主義的陣營,就像歷史上曾上演的,不少困難有待克服。在奧地利,反猶主義源自基層人民,但也有人認為是來自當地政府。

天父,為歐洲猶太人的平安禱告,使他們能在人民與政府眼前蒙恩,不受反猶主義影響和傷害。為猶太人的眼光能夠被聖靈開啟,看見他們的彌賽亞就是為拯救罪人釘在十字架的主耶穌,並且被主的愛深深吸引,願意回轉歸向祂。「他雖然未行強暴,口中也沒有詭詐,人還使他與惡人同埋;誰知死的時候與財主同葬。耶和華卻定意將他壓傷,使他受痛苦。耶和華以他為贖罪祭。他必看見後裔,並且延長年日。耶和華所喜悅的事必在他手中亨通。」但願德國猶太人能看 見彌賽亞為他們付出的代價,以至他們願意單單向祂跪拜。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波蘭的猶太人 Polish Speaking Jewish People in Poland

男孩問父親:「為什麼波蘭人會恨我們?」 「他們不是恨我們,他們只是害怕, 因為他們不了解我們。人們會害怕他們所不知道的事。」停頓片刻,父親接著說:「你還記得爸爸曾經告訴你,關於我們民族的故事嗎?」男孩點點頭說:「記得。很多人在二戰中不幸喪生,那些幸運沒遭害的人,多數都逃到了美國或歐洲其他國家。」男孩不解地問:「為什麼我們的家人不逃離呢?」「你的曾祖父母非常勇敢。波蘭是他們的家,所以他們決定留下來。」父親有點自豪地回答。男孩皺起眉毛問道:「現在我們還得留下嗎?我們不能逃到美國嗎?」父親搖搖頭說:「孩子,逃跑並不能解決問題。」在1940年代,超過300萬猶太人口住在波蘭,大部分人死在戰爭和集中營中,也有人在猶太社區中活活餓死。當年德國人和波蘭人摧毀了幾百所猶太會堂,他們甚至強迫猶太人自己點火,親手燒掉這些會堂。沒被燒毀的會堂則成為工廠、監獄或者娛樂場所。其實波蘭人也是受害者,他們的財產被德國人沒收,隨後又被共產黨沒收。今天依然存活的猶太人還不到波蘭的百分之一人口。儘管人數不多,到今天他們依然還得面臨日益增長的反猶主義的威脅。

天父,求主保護苦難的波蘭猶太人免受災害。禱告在今天這樣困難的局勢,反而讓猶太人感到靈裡的飢渴,渴慕尋求可以帶給他們平安的救世主。「救恩屬乎耶和華;願你賜福給你的百姓。」禱告波蘭剩餘的猶太人會透過這篇詩篇,尋求來自神所預備的救恩。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拉脫維亞的猶太人 Latvian Jewish People

下班前,安德里斯(Andris)看見他的同事埃德加(Edgars)戴上一頂小圓帽(希伯來語中叫「基帕」Kipa),感到新奇、有趣地問道:「嘿,埃德加,為什麼你要戴上這頂毛帽?」埃德加有點不高興地瞪著他說:「這不是毛帽!毛帽是給卡通人物戴的。我這頂小圓帽是猶太人去聖殿時都會戴的。」安德烈斯隨埃德加走出辦公室,感興趣地繼續問:「你已經信教了嗎?」埃德加翻了個白眼回答他:「這跟宗教無關!我是猶太人,這是我們逾越節的傳統,猶太人都會這樣守逾越節的。」安德烈斯感覺到埃德加的不耐煩,不敢再問什麼是逾越節,只能目送埃德加離去。在拉脫維亞,猶太人一般穿著與其他人無異,所以人們通常不知道他們是猶太人。他們在拉脫維亞比較少遇到反猶行為,不久前還隆重舉行二戰期間猶太人被屠殺日的紀念儀式,呼籲人們吸取歷史的慘痛教訓,尊重人類平等、和平和自由。紀念儀式就在二戰期間被焚毀的猶太人會堂廢墟上舉行。當年,德國納粹將上千名 猶太人集中在這裡,放火活活燒死他們。拉脫維亞猶太人如同其他兩個波羅的海國家(立陶宛和愛沙尼亞)的猶太人一樣,使用俄語作為貿易語言,目前已有許 多俄語的福音材料可供他們使用。

天父,求你讓拉脫維亞猶太人閱讀新約聖經,認真尋求真理,並從聖經中發現彌賽亞的真理。祈禱有拉脫維亞信徒願意和猶太人成為朋友,向他們活出美好的見證。「他誠然擔當我們的憂患,背負我們的痛苦;我們卻以為他受責罰,被神擊打苦待了。哪知他為我們的過犯受害,為我們的罪孽壓傷。因他受的刑罰,我們得平安;因他受的鞭傷,我們得醫治。我們都如羊走迷;各人偏行己路;耶和華使我們眾人的罪孽都歸在他身上。」禱告聖靈能攪動拉脫維亞猶太人的心,使他們悔改,願意接受耶穌的救贖。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說芬蘭語的猶太人 Finnish Speaking Jewish People

19世紀中葉以前,猶太人不允許居住在今日的芬蘭境內。後來即使這禁令取消後,芬蘭猶太人的生活仍受制於那些對他們有偏見、針對他們的行政命令。今天,只有約1,300名猶太人居住在芬蘭,他們在音樂、政治、科學和文學等文化領域上均有出色表現。「猶太社區中央委員會」(The Central Council of Jewish Communities)在推動猶太文化、防止猶太人被同化上,扮演了重要的角色。除了鼓勵住在芬蘭的猶太人學習希伯來語、參加以猶太文化遺產為重點的課外教育活動之外,也讓芬蘭猶太學生有機會訪問以色列,使他們能與猶太身分保持 連結。在芬蘭只有兩座猶太會堂,一座位於首都赫爾辛基(Helsinki),另一座在圖爾庫(Turku)。雖然這些猶太會堂按照正統猶太教運作,但大多數芬蘭猶太人在遵循信仰上並不太認真。

天父,但願在芬蘭為數不多的猶太人不定睛在世界,更願關心屬靈的事,常常渴慕尋求真理,並且能夠尋見就是「道路、真理、生命」的主耶穌。但願芬蘭猶太人承認耶穌是彌賽亞,是所有問題和渴望的答案。「有許多人因認識我的義僕得稱為義;並且他要擔當他們的罪孽。」求天父幫助芬蘭猶太人能被耶穌稱為義。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說義大利語的猶太人 Italian-speaking Jewish People

「神並沒有棄絕他預先所知道的百姓。」羅馬書11:2 猶太人居住在義大利已有超過2,000年歷史了。當年使徒保羅寫給羅馬人的書信中,就提到了猶太人。猶太人在義大利的歷史一直是在容忍和迫害之間演進。從古羅馬帝國時期,到二次世界大戰,猶太人都是大量被捕、被殺害,一路走來十分艱難。今天在義大利的猶太人數約2.8萬左右,他們大多數住在羅馬。一位猶太義大利畫家曾用畫作, 深刻描繪住在義大利的猶太人曾經歷的漫長、飽受壓迫的歷史。最後他想表達的是:「雖然我們的社區經歷了重挫,仍能倖存下來。我們是一個浴火重生的族群,今天在義大利仍扮演重要的角色!」近年好些歐洲地區興起反猶主義,義大利也不例外,猶太人發現自己再次成為箭靶。但義大利猶太人領導卻意外地十分樂觀。他們認為相對於其他人口減少、青年搬到其他國家、與外族通婚率高的社區,義大利猶太人社區還是充滿生命力的。義大利多元化的猶太社區有著深厚的文化和宗教根基,卻幾乎沒有一個基督追隨者。作為神的選民,他們能深刻理解與亞伯拉罕之約的關係,卻拒絕那位完成盟約的彌賽亞耶穌。

天父,禱告義大利猶太人的心能變柔軟,願意接受耶穌作為他們的救主。求父差派愛主的信徒在義大利猶太社區服務,向猶太人活出基督的愛和美好的見證。禱告有宣教士專門用適合猶太人的方式,與他們分享關於彌賽亞的真理。「他被欺壓,在受苦的時候卻不開口;他像羊羔被牽到宰殺之地……」為每個猶太人獻祭時,能想起這段經文所預言的神羔羊,能趕快接受祂的救恩。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說法文的瑞士猶太人French Speaking Jewish People in Switzerland 

或許沒有任何民族會像猶太人那樣,成功地適應和融入所居住的環境。猶太人幾乎遍布世界各地,並且在所在地的成就十分出色。世界上沒有一個民族比猶太人得到更多諾貝爾獎。幾個世紀以來,瑞士人已經學會了生存藝術,他們十分團結,相信團結的力量最大。「人人為我,我為人人」是他們的哲學。因此他們也會期待說法語的瑞士猶太人,能夠適應這樣的生活方式。然而,有些猶太人卻無法認同瑞士人的某些生活方式,比如由於人道屠宰動物的舊法例,瑞士沒有潔食 (Kosher Meat,符合猶太教規的肉食);瑞士兒童的各種體育活動總是定在週六舉辦,這讓猶太家庭很難遵守安息日的禮拜。雖然瑞士並無明顯反猶太情結,但這些不著痕跡的安排和做法,似乎忽略了猶太人。

父,禱告瑞士信徒能愛他們的猶太人鄰舍,尊重他們的宗教,對他們的文化表現出興趣,以便能與他們建立美好的關係,增加與他們分享耶穌的機會。「應當歌頌居錫安的耶和華,將他所行的傳揚在眾民中。」禱告猶太人能盡快知道主多麼渴望能使用他們將福音傳給萬民。但願猶太人會使用神給他們的恩賜,幫助萬國看見神的榮耀、智慧和大能。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歐洲倡議 European Initiative 

第一個宣教運動始於歐洲,可惜今天歐洲卻不再是基督教的中心,反而成了「宣教的禾場」。然而,上帝仍然關心歐洲。「歐洲倡議」(EI)始於美國,目的是努力接觸歐洲屬靈飢渴的人群,將美國宣教團隊差往歐洲與當地的教會和宣教機 構,在以下5項倡議上合作,包括傳福音、憐憫、教導、禱告和猶太事工。當中被譽為全球八大貝多芬鋼琴家之一的塞繆爾•羅特曼(Samuel Rotman),在吸引歐洲猶太人認識耶穌的事工上發揮重要作用。EI透過在全歐洲舉辦他的音樂會來接觸猶太人。羅特曼會在每場音樂會上為主做見證。羅特曼是一位在美國長大的虔誠正統派猶太人,有一次他得到一本新約聖經,當他打開閱讀時,震驚地發現新約聖經不是關於外邦人的書卷,而是與猶太人有密切關係!他才知道原來耶穌竟然是猶太人,而且是猶太人等候的彌賽亞!羅特曼決定把自己的生命交給耶穌,雖然他知道可能要為此付出巨大代價。當羅特曼把這決定告訴父母時,父親傷心地說:「你不再是我的兒子!對我來說,你已經死了。」決志信主的代價很大,但耶穌已為羅特曼付上更大的代價,他決定要義無反顧地跟隨主的腳蹤。

天父,為每一位歐洲猶太人祈禱,求父讓他們有機會聽到耶穌為了使他們能重新恢復與天父的關係,付上了最高的代價,這是主耶穌向他們顯明的愛。「你求我,我就將列國賜你為基業,將地極賜你為田產。」求主興起更多工人加入歐洲倡議,將基督的名字帶回到福音的第一站歐洲,尤其向在歐洲的猶太人傳講彌賽亞的福音。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這一天(12.31),請按聖靈感動,寫下你為歐洲猶太人的禱告。

親愛的天父,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奉主耶穌基督的聖名,阿們。

分享家:Addthis中国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